騎馬訓練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但是詩詩卻說:「如果有可以不要賠調制解調器的方式,你要不要?」  我不疑有它,便爽快地說:「好ㄚ,我答應妳」「那麽我來當主人,你來當

 (一)

  這是去年暑假發生的事,女主角是我的學伴,文中我以假名指涉她。

  上個星期四去找詩詩,由于不小心弄壞了她的調制解調器,心理很過意不去

,連忙向她賠不是,也說要賠她一個新的。

  但是詩詩卻說:「如果有可以不要賠調制解調器的方式,你要不要?」

  我不疑有它,便爽快地說:「好ㄚ,我答應妳」「那麽我來當主人,你來當

畜生,伺候我一下午,可以嗎?」

  「好ㄚ好ㄚ,女主人」我聽到她要對我性虐待,心情簡直是爽到暴,當然毫

不猶豫地答應啦。

  接下來整個下午,我成了她的性奴隸,被她所支配。

  中午吃飯過后,詩詩帶我到她的新家,那是一座在山區的獨棟別墅。

  我才一站到門口,她突然轉過身來一個巴掌打在我臉上「你這個畜生真不懂

禮貌!還不快趴下!」

  我連忙趴下來向主人說:「對不起主人!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很好,用爬的進來!」

  于是,我跟在詩詩身后爬著進屋里。

  在屋里,她命令我脫下她腳上的襪子然后舔她的腳,我乖乖地照做。

  她的腳並不小,而且有些地方皮有點粗,但玩慣粉嫩小腳的我,偶爾把玩「

粗犷型」的腳,覺得非常有新鮮感。

  而當我用舌頭舔腳指和用嘴唇吸吮的時候,她的腳趾頭不斷地扭動,非常好

玩,腳所散發出來的汗臭對我而言,是種享受。

  我把她兩支腳從腳踝,到腳背,到腳底全部舔過和吸吮過后,她命令我學狗

爬入房間,然后把我兩手綁起來舉起,那繩子是固定在天花板上。

  這時詩詩竟然換上了跆拳道的道袍,穿上道袍的詩詩,白色的衣服和長褲,

配上黑帶,看起來充滿侵略性。

  她二話不說,開始對于被綁起來的我拳打腳踢。

  我的腿,肚子,背,屁股早已被她打遍了,雖然肉體疼痛,然而我心里卻是

很爽的。

  在她對我拳打腳踢的過程中,我不斷地注視著她的那雙美腳。

  不知爲什麽,總覺得女人的腳在跆拳道袍的那白色長褲的襯托下,顯得格外

迷人。

  被這腳重重地踢了好幾下,我心里的爽遠超過肉體的疼痛!好不容易她打我

打過瘾了,把我的繩子解開,但是又接著說:「本小姐想喝水,妳爬在地上當馬

載我過去」我只好爬下來當馬,很快地我感受到一個富有彈性的物體壓在我的背

上,我知道是詩詩騎上來了,就開始往前爬。

  結果她用手用力推我的頭罵道:「笨馬!我還沒坐穩你就開始走!只有我喊

開始走,你才可以走,知不知道!」

  我連忙回答:「奴才遵命奴才遵命!」

  詩詩調整了一下在我背上騎的位置后,說:「走!」

  于是我開始往前爬行。

  由于她不重,馱起來不會吃力,而由于她個子比我小很多,比我矮了幾乎一

個頭,所以騎在我背上的時候兩腳是懸在半空中的,離地板還有數公分的距離。

  我載著她到餐廳,一路上看著她那雙懸在半空中的腳,心里有著說不盡的快

感。

  到了餐廳她「下馬「來喝了幾口水,最后一口水她叫我頭擡起來並張開嘴巴

,然后吐進我的嘴巴。

  雖然吃了她的口水,但是這一切讓我這個被虐待狂心理直喊爽,連忙說:「

主人的口水好喝ㄚ!」

  詩詩聽了很高興,又騎上我的背,命令我爬回房間。

  在回房間的路上,詩詩說道:「呵呵,我最喜歡教你們這些高個子的當馬給

我騎,這樣子每次騎的時候腳都碰不到地,懸在半空中,才像是在騎真的馬。」

  而我馱著她往前走,眼睛還不時去瞄她那雙懸在半空中的可愛肉腳,只有過

瘾兩個字能形容。

  在我馱著詩詩回到房間后,詩詩「下馬「后坐在椅子上馬上便問我:「以后

每個禮拜只要有空,你都來當馬給我騎,好不好?」

  我哪敢說不好,只得說:「奴才遵命,奴才願意當主人的小馬,供主人騎乘

。」

  「待會我想要練「跑馬「,你當我的馬,知不知道!」

  「奴才遵命!」

  詩詩又來換衣服了,想不到這次她居然換了一套騎馬裝呢!黑色的馬術外套

,白色馬褲,黑色馬靴,黑色騎馬帽。

  她還在我頭上套了馬辔頭,上面系著勒馬繩,臀部系上馬尾,還在我背上固

定了一具馬鞍。

  我真的成了一匹馬。

  詩詩領著我走到房子的后院,她家的后院有個遊泳池,我被她帶到遊泳池旁

,隨即她便騎上我的背。

  我頭低下來看到了她那雙穿著馬靴的腳懸在半空中,老二不由自主地勃起。

  忽然,詩詩的兩腿夾緊我的身體,馬鞭在我屁股抽了一下,大喊:「駕!」

  我順勢開始往前爬,延著遊泳池繞圈子。

  爲了讓騎馬更加逼真,我不時地用馬的叫聲來鳴叫,把我背上的她逗得非常

開心,她笑著說:「呵呵,果然是個好奴隸,當馬當得那麽像,還懂得學馬的叫

聲。」

  繞完一圈,她「下馬「來稍做休息,然后拿了一碗流質食物放在地上供我食

用。

  干!還真的把我當馬,給我吃畜牲的東西! 等我吃完后,詩詩說:「剛才

是熱身,現在我要開始練習騎術。

  我現在要練騎馬的速度。

  看看繞完一圈遊泳池要多少時間,如果你跑得太慢,可是要受懲罰的呦!」

  我連忙說:「是,是,是。奴隸一定盡我所能跑出最佳成績。」

  這時候詩詩的妹妹剛好回來,進來后院。

  詩詩就對她說:「姊姊要練習跑馬,妳幫忙計算時間,看看我一圈花多少時

間。」

  于是詩詩的妹妹拿出碼表和哨子,詩詩騎上我的背,她的妹妹哨音一響,一

道馬鞭狠狠地抽在我屁股上,我立刻開始跑。

  一路上,詩詩不停地大喊:「駕!駕!跑快一點!」

  我的肩膀和屁股也挨了好幾鞭。

  爲了跑出好成績,我只能不停地往前快速地爬。

  由于地板是硬的,我一直爬著走,膝蓋也開始會痛,但是一想到是給女生當

馬騎,我的被虐待傾向讓我忘了一切的痛苦,全心全力來當一匹好馬。

  我馱著詩詩用力地不斷往前沖刺,每跑完一圈,她的妹妹都會計一次時間,

而詩詩大概騎完三圈會「下馬「休息一下,再騎。

  我總共跑了九圈。

  僅管精疲力盡,但是想到這是爲我的女主人來 服務,就覺得甘之如饴。

  而且當馬給詩詩騎這麽久,想必她的陰部已經得到充分的壓迫和磨擦,她應

該覺得很爽的。

  果然,當我跑完第九圈,她從我身上下來之后說道:「我的雞掰好舒服,真

喜歡騎馬!」

  她把我身上的馬鞍和馬辔頭以及勒馬繩全部解下來,然后把馬鞍拿給我聞。

  我興奮地接下馬鞍,把鼻子緊靠著詩詩騎坐的地方聞她留下的那種陰部和尿

道的騷味,直覺得爽! 終于,詩詩準許我站起來了,她說:「當馬的感覺好不

好ㄚ?」

  我連忙說:「感覺超好的,尤其是被妳這個富有騎馬經驗的女人騎乘,真是

我的榮幸!」

  于是后來的日子,我每個星期都會抽出兩天的時間去她家當馬給她騎,也讓

她施以各種性虐待,我成了她的專業奴隸!

  (二)

  從我成爲詩詩的專業性奴隸開始,一星期兩次去供她性虐待,說是她虐待我

,但是我也滿足了被女生欺淩的那種被虐待的快感。

  所以啦,我覺得我和詩評是各自在享受呢。

  有一天她問我:「想不想換換口味,給別的女生虐待呢?」

  我聽了興奮不已,哪會說拒絕呀!她又說:「我有一個要好的同學,她也是

很喜歡對男生進行性虐待,她可是美女級的呦!」

  「真的呦,嘿嘿,那再好不過了,馬上請她來吧。」

  詩詩立即call她的那爲同學來。

  不久之后,外面傳出門鈴聲,詩評去開了門,一位性感的女孩子走了進來-

------看起來約160多一點,個子並不高,但她有著均稱的身材,有著

甜美的笑容,紅潤的嘴唇,留著長發,穿著短繡緊身衣和牛仔短褲,腳上套著的

是雙高根涼鞋-------這是我心目中的美女形象!

  正當我看得入神時,詩詩爲我介紹這位美女:「她叫沛沛,是我班上的好朋

友。還不快點跪上前去!」

  我趕緊跪在沛沛面前,恭敬地說道:「拜見沛沛主人。」

  只聽見沛沛一陣冷笑,然后她穿著涼鞋的腳就踩在我的肩膀上面。

  她似乎是故意要用力往下踩我的肩膀,我用力地撐住在此同時我瞄見沛沛那

只踩在我肩膀上的腳,她的腳看起來並不小,但是皮膚非常的白皙。

  忽然,沛沛的腳往我臉頰一踢,我一個重心不穩便跌坐到一旁。

  其實沛沛這一踢並不重,或許是初次見面,所以對我比較客氣吧。

  只見地上有一支高跟涼鞋,那是沛沛踢我時掉下來的。

  懂得討好女生的我,連忙爬過去把這支涼鞋撿起來,雙手捧著給她穿上。

  沛沛說:「賤奴!替我穿上涼鞋之前,先聞聞我的玉腳吧!」

  「奴才遵命!肯請沛沛主人恩賜玉足」「很好,給我用爬的過來!」

  她在一旁的沙發坐了下來,我馬上爬了過去。

  她把美腳伸起來頂著我的臉,我用雙手握著這美腳,將鼻子貼上去聞腳底散

發的汗臭味。

  雖然臭,但是我覺得很爽!在美女面前變得如此低微,是最快樂不過了。

  沛沛問我:「香不香ㄚ?」

  我連忙回答:「主人的玉足好香ㄚ!」

  「那就給我舔干淨!」

  「遵命!主人。」

  我先用親吻的方式吻遍了整只腳,然后再把腳趾一個個吸吮過,再用舌頭舔

遍整只腳。

  沛沛的腳比詩詩的大一些,但是兩人的都一樣有點粗糙且有陽剛性,不像一

般女孩子的腳那樣秀氣。

  但是這種腳就是深深地吸引著我。

  好不容易我把沛沛的兩只腳都服侍完畢,她要我把涼鞋套回她的腳上,我恭

敬地雙手捧著涼鞋慢慢套回她的美腳。

  沛沛馬上脫下她的牛仔短褲,讓我眼睛爲之一亮------她沒有穿內褲

!而且陰毛剃得很干淨。

  她馬上命令我把頭躺在椅子上,二話不說就一屁股坐在我的臉上,然后和一

旁的詩詩聊天起來。

  沛沛的體重完全用我的臉來支撐,雖然這種壓力不好受,但是看到貼在我臉

上的正是她那我夢寐以求的陰部,就覺得很興奮,這種興奮的心情早已讓我忘了

她身體的重量。

  「沛沛呀,我的這個賤奴不但平日對我百依百順,而且還是一匹耐操的好馬

呦!」

  「真的啊?太好了,今天有馬可騎。」

  「跟妳說ㄛ,這匹馬個子蠻高的,騎在馬背上腳都碰不到地,很過瘾哩。」

  「哇!聽妳這麽說,這匹馬不好好來騎牠個好一下子就太可惜了。」

  聽到她們的言談,我已經知道自己呆會的命運了------當馬給她們騎

  一方面,我一面用舌頭伸出來舔沛沛的陰部,一方面親吻她的陰部。

  沛沛似乎被我弄得很舒服,淫水一直流出來,還不時發出喘氣聲,甚至后來

她的下部一直在我臉上扭動,享受著我的嘴上功夫。

  過了好一陣子,沛沛整個人往后仰,倒坐在沙發上,我知道我用我的嘴巴把

她弄到高潮了,而沛沛也在我臉上留下不少淫水。

  當我聞起那淫水的騷味,老二忍不住勃起,覺得那是上天恩賜的聖水!

  我把臉上的淫水都吃了下去。

  沛沛坐在沙發上高興地說:「呵呵,你這個賤奴兒還真有本事阿,把我的雞

掰弄得那麽舒服。」

  我趕緊回答:「沛沛主人的舒服就是我的榮興!」

  「好,剛才只是熱身,現在真正的考驗才要來到,給我爬到隔壁的和式房間

里去!」

  「奴才遵命!」

  我立刻爬進和式房間里。

  沛沛緊接著走進來,光著屁股的她把剩下的上衣也給脫了,我看見了她那對

豐滿的酥胸,深色的奶頭(似乎是常常有性生活呦)而且還隨著她腳步的移動而

不停地晃動-------這一幕好癢眼呦!沛沛從她的背包里取出一套跆拳道

的道袍,將它穿上。

  我仔細一看,沛沛竟然是黑帶的!真沒想到,這麽一個性感而富有女人味的

美女,也會是個跆拳道高手。

  穿上道袍的沛沛,看起來像是充滿侵略性的美女,不時地對我發出冷笑。

  笑容使我覺得她既美麗又危險。

  而她的美腳,在跆拳道褲子的襯托下,顯得格外迷人。

  她的褲子很長,褲管埋住了大半只腳,腳跟埋在褲管里,只讓腳露出前半部

-------不知爲什麽,看到這樣我更渴望被那雙腳給狂踢!

  詩詩對我說:「賤奴ㄚ,沛沛也是很愛打跆拳道的,她可是和我一起學跆拳

道的呦。你就好好當她的沙包吧。」

  我站起來和沛沛面對面,「喝!」

  我只覺得腰部受到一撞擊,忍不住往旁邊彎了一下,原來是沛沛給了我一記

側踢。

  「喝!」

  「喝!」

  「喝!」……沛沛連續踢了我好幾下。

  我的肚子,腰,背,胸口都被她給踢遍了。

  雖然被踢的地方覺得疼痛,但是我的被虐待傾向早已讓我能夠忍受這一切。

  這時沛沛仍做好攻擊的姿勢,兩手握拳,在我四周不停地跳動。

  我看到了她那雙美麗的腳,在白色的跆拳道褲子的襯托之下顯得既美麗又充

滿危險。

  這時她忽然由后面一腳踢中我的屁股,讓我跪到地上,然后再連續幾腳逼得

我連滾帶爬地蹲坐在牆邊。

  接著,沛沛的腳忽然朝我的臉踢來,我緊張了一下,然而她的腳只停在我的

鼻子上,沛沛大聲斥喝:「給我用力聞!」

  我開始用鼻子用力地聞著沛沛的腳臭味,我甚至把鼻子直接貼在她的腳底來

聞。

  對我而言,這是芬芳的香氣,使我興奮不已。

  等我把她兩只腳都聞完后,在旁邊觀看整個武打場面的詩詩大聲對我說:「

賤奴,還不快向勝利者稱臣!」

  我趕快對著沛沛下跪磕頭。

  當我頭磕下去的時候,沛沛的其中一只腳踩在我頭上,我被她的腳壓得擡不

起頭來。

  沛沛笑著說:「你不賴嘛!把我的腳服侍得那麽好,又對我那麽恭敬,還讓

我有機會好好練跆拳道。」

  我說:「這是奴才該做的。」

  「好,爲了表示你對于我的跆拳道功夫的心悅誠服,給我爬著當馬!」

  「奴才準備好了,請主人上馬!」

  很快地我就感受到沛沛騎上我的背,我低頭一看,她的兩只腳也是懸在半空

中,沒有碰到地。

  這時沛沛以興奮的口吻說:「嗯,這匹馬蠻高的,騎上去腳都碰不到地,這

樣高高的很過瘾耶!」

  詩詩說:「這匹馬我騎過好幾次啦,可是一匹上好的馬呦!妳好好來享用吧

。」

  沛沛雙手抓著我的頭發,說道:「走!在這房間里繞圈圈!」

  于是我馱著沛沛開始一直繞這個房間。

  在爬行的過程中,我不時低下頭來看沛沛那浮在半空中的美腳和那白色的跆

拳道長褲的褲管,她的腳趾還不時地在扭動,這樣視覺的享受使得老二一直保持

勃起的狀態。

  也不知道繞了多少圈,沛沛要我停在這房間里的玻璃鏡前對著玻璃鏡,她開

始看著玻璃鏡前后扭動來推浪,彷佛是騎著一匹野馬在草原上快速地馳騁。

  我擡起頭來看見鏡子里面的沛沛,她穿著白色的跆拳道服,威風凜凜地騎著

被她以跆拳道征服的俘虜。

  而鏡子里沛沛的臉上展現著愉悅的笑容。

  我想,她一定很滿意鏡子中她騎馬的英姿,一方面也享受著駕馭別人的優越

感,另一方面她的陰部在我背上不停地磨擦,一定也讓她很舒服,所以會一直在

微笑。

  這時的我,真的好想打手槍呦!

  只是我現在是一匹馬,必須供我的主人沛沛來騎乘,所以只好一直忍耐下去

啦。

  「呼,好爽!下來休息一下」「怎樣,騎得很過瘾吧?」

  「是阿,這匹奴隸夠高也夠壯,我彷佛是在騎一匹真的馬!」

  「妳的雞掰也很舒服吧!」

  「當然摟,我一騎上去的時候,我的雞掰就勃起了!而且后來我下半身不停

地推浪也把我的雞掰弄得很爽快哩!」

  聽到她們的對話內容,要我不打手槍還真是難受ㄚ!這時沛沛準許我起來改

用跪姿,她把跆拳道服脫了下來,其中把褲子遞給我,我一看,發現褲子里面跨

下的部份已經濕淋淋的,尤其她又不穿內褲,所以淫水一流出來便直接把跆拳道

褲子弄濕,而且還滲到外面來了!我忍不住去吃那些淫水,去聞那褲底的騷味,

只覺得那是人間美味。

  「詩詩ㄚ,去拿全套的騎馬裝備過來,我要對這奴隸施以更進一步的訓練

  「我有一整套的騎馬裝備,包括缰繩,辔頭,馬鞍,馬尾,馬鞭,包妳滿意

呦!」

  「喝喝,太好了,賤奴!妳聽好了,接下來將會是今天最精彩的活動。我的

訓練可是以嚴格著稱的呦,到時候不準給我喊痛苦,否則今晚罰你關狗籠!」

  「是是……奴才一定認真接受主人的訓練。」

  「告訴你!賤奴,本小姐小時候最愛玩的遊戲就是騎馬打仗,每次我都是當

騎士,我可是有豐富的騎馬經驗的!」

  「奴才誠心誠意來體會主人的馬術!」

  詩詩把一系列裝備通通拿來給沛沛,這時我擡頭一看,哇塞!

  她已經換上騎士服了。

  沛沛穿著白色馬褲,白色襯衫,紅色馬術外套,黑色平底馬靴和黑色騎士帽

,戴著白色手套手里拿著馬鞭,成爲一名專業的騎士。

  沛沛先給我套上馬尾巴,再套上辔頭和缰繩,再固定上馬鞍,我成了一匹蓄

勢待發的馬。

  她拉著我身上的勒馬繩,引領我走到后院去,這個后院是平常詩評訓練我的

地方,而今天要由我新的主人沛沛來訓練。

  沛沛要我原地停下來,然后命令道:「馬兒,來舔我的馬靴。」

  我馬上爬到她的腳邊,低頭去舔起沛沛的黑色馬靴。

  黑色馬靴-------那充滿挑逗性的物品,我正在享用著,雖說是奴隸

在服侍女主人,是被女主人當作下賤的動物來看待,但這對男生而言何嘗不是另

類的享受呢?沛沛的馬靴,和她的美腳一樣迷人,舔著舔著我腦海里已經開始浮

現待會沛沛騎在我背上時兩只穿著馬靴的腳懸著的景象了!

  「很好,停下來!現在來給我學馬叫。」

  話才一說玩,一記鞭子啪一聲打在我的屁股上,我立刻學起馬的嘶叫聲。

  「叫!叫!兩支前腳擡起來!」

  就這樣,沛沛連續打了我的屁股好幾下,我一邊學馬鳴叫還一邊擡起兩手。

  「呵呵,這匹馬很聽話呦,希望載著我的時候不但聽話,而且還很耐操喔!

  從剛剛就一直在旁邊當觀衆的詩詩對著沛沛說:「我推薦的馬匹準沒錯的啦

!趕快騎吧!我等很久了。」

  「詩詩,妳那麽想看我騎馬呀,我不會讓妳失望的,一定讓妳大飽眼福呦。

  沛沛邊說,邊脫下紅色的馬術外套和騎士帽,話一說完就騎上我的背了。

  果然,她那雙穿著馬靴的腳懸在半空中-------真是視覺享受ㄚ!沛

沛用鞭子用力抽打我的屁股「駕!走到盡頭再走回來!」

  她命令我先在后院旁的長廊行走。

  走沒幾部,沛沛忽然兩手壓著我的肩膀,把她自己用力往上一撐,整個人先

躍起,然后再重重地壓回我背上,好在我耐力夠,手腳馬上支撐住身體,頂住這

突如其來的「壓力「。

  我馱著沛沛來回走完這條走廊,一路上沛沛用這種方式在我背上跳了好幾下

,而我始終「屹立不搖「!走回來之后,沛沛將勒馬繩用力一拉,我馬上停下來

,而沛沛依舊繼續騎在我背上,詩詩對她說:「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這種方式來

虐待男奴哩!」

  「呵呵,這是對男奴的高難度測試,不但可以一邊操男奴,還可以藉由身體

掉下來的撞擊來玩弄我的雞掰喔!」

  沛沛笑著回答。

  我覺得沛沛的性欲真的很強,那麽喜歡用騎馬的方式來玩弄自己的雞掰。

  當然啦,遇到性欲這麽強的女生,我也玩得更起勁啦。

  「沛沛,我去拿V8來拍攝妳把奴隸當馬騎的實況。」

  「好ㄚ!快點拿來,我要開始下一項訓練了。」

  這時沛沛從我身上下來,把我牽回泳池旁邊,我待在泳池旁邊等候指示,沛

沛則在一旁再把她那紅色的馬術外套和黑色騎士帽給穿戴上。

  詩詩也把V8拿來了,她對沛沛說:「女騎士,妳就盡情地做妳愛做的事吧

!」

  沛沛對我說:「馬兒過來!來聞我的雞掰。」

  我乖乖地爬到她前面,擡起頭來。

  她略爲張開雙腿,把她的下部貼在我的臉部。

  我開始用鼻子聞她那從尿道和陰道散發出來的騷味。

  由于隔著褲子,所以騷味並不濃,但哪怕只是那麽一點點味道,都讓我爽到

不可言語。

  當我聞得正過瘾時,沛沛用鞭子抽了我大腿一下,說道:「好了!我要上馬

了!你那麽喜歡雞掰的味道,我就讓我雞掰的味道永遠留在你的背上。」

  她走到我側邊,腳一跨便騎上我的背。

  沛沛騎上來之后,一手抓著勒馬繩,一手拿馬鞭,對詩詩說:「趕快拍我騎

馬的英姿呀!」

  詩詩拿著V8在我們四周環繞來拍我跟沛沛的特寫。

  我瞄到詩詩在拍沛沛穿馬靴的雙腳,她的下部等等的特寫鏡頭。

  等到詩詩把特寫拍完之后,沛沛對我說:「馬兒,現在給我繞這個遊泳池跑

,駕!」

  就這樣,我開始賣力地馱負著沛沛繞泳池爬,每當我速度稍微慢下來,沛沛

就會用鞭子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抽個好幾下,而且大喊:「駕!駕!……」

  我的已經在這硬的地板上爬這麽久了,膝蓋的疼痛可想而知,屁股又得隨時

挨鞭打,皮肉的痛不可言語,然而能夠當馬給沛沛這樣美麗而又有施虐傾向的女

子騎,我早已把皮肉的痛苦抛到腦后了。

  等我跑完三圈,沛沛將勒馬繩用力一拉,我立刻停下來,她也馬上「下馬「

來,並且把我背上的馬鞍取下,讓我能稍事休息一下。

  然而,我的想法錯了,沛沛根本不是要讓我休息,而是要對我進行言語怒罵

以及其它的肉體虐待。

  她抓著我的頭發對我說:「你這個奴隸還真賤ㄚ!上背子是馬丫,難怪這背

子還跟馬一樣!你只是我和詩詩的寵物,我們的交通工具,不配當人!」

  我趕緊說:「這些都是奴才願意的!」

  「哦,哈哈哈,你這個賤種,我要讓你永遠被我采在腳底下,活在我的胯下

,讓你擡不起頭來!」

  話才一說完,沛沛用她那穿著馬靴的腳用力踢了我側身一下,我被她這一踢

,翻倒在一旁,然后連續好幾下鞭子落在我身上。

  她大喊:「學馬叫!」

  我立刻學馬叫,「站起來把前腳擡起!」

  我立刻回複先前的爬姿然后舉起她口中我的前腳------兩只手,頭也

擡起。

  「啪!」

  「媽的!頭擡得這麽低,還不會叫!」

  我趕快修正姿勢而且鳴叫。

  「角落有個飛盤,去用嘴叼過來!」

  我馬上爬過去用嘴巴咬著爬回來給沛沛。

  姵君二話不說,用力往旁邊一抛出,只見飛盤落在牆角,沛沛說:「去給我

叼回來!」

  我爬過去把飛盤叼回來,但是她又抛到別處去,我又再爬去叼,然后她又抛

……就這樣她丟了好幾次,我也跑了好幾遍。

  等我好不容易爬完了,早已精疲力盡,爬都快爬不穩了。

  沛沛也不給我喘息的機會,馬上又給我裝上馬鞍,然后說道:「我要再來做

下部運動。」

  于是沛沛又騎上我的背,她抓著勒馬繩,開始前后不停地扭動起下部,磨擦

她的雞掰。

  我雖然累,但是卻心甘情願,我的四肢努力地稱住自己的身體,爲的就是提

供沛沛舒服的享受。

  而沛沛似乎很興奮,在我背上越扭越快,兩腿緊夾著我的身體,一手還緊抓

著我的頭發。

  也不知多久,沛沛終于停下來了。

  她對詩詩說:「嗯,果然是匹好馬,讓我滿足了駕馭的快感。」

  詩詩笑著回答:「妳以后可以常來享受呀」「一定的,這樣好的一匹奴隸怎

麽只能由妳一個人獨想嬷!」

  沛沛邊說,邊取下我身上各式的裝備,然后又脫下騎馬裝,她對我說:「賤

奴,馬鞍和馬褲好好拿去聞吧。」

  我迫不及待就把這馬鞍和馬褲拿來到鼻子前聞。

  馬鞍上已充滿了沛沛留下的「芳香「,馬褲的「芳香「更濃,而且馬褲內靠

陰部的地方還留著淫水,我趕緊去吸食這「人間極品「,感謝沛沛給我的「聖水

「。

  「好啦!以后多得是可以品嘗,給我爬回屋子里去。」

  沛沛說完,一腳踢在我屁股上,要我爬進屋里。

  我按照她的指示爬進屋里,爬進餐廳,這時沛沛要我爬進一旁的大狗籠,我

不敢不從,只好乖乖地爬進去,被鎖起來。

  在小小的狗籠里,我只能蹲著或爬著,我忽然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是畜牲,不

是人,人的尊嚴-------那早已遠離我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