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亂倫母親的自述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提起我老公,大凡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的脾氣有多麼暴躁。他這個人平時還好,也挺愛講朋友義氣,可誰要是惹毛了他,他會發了瘋似的把人往死裡打,鄰居們大都知道他的脾氣,所以也都不去惹他。

(上)

有些話我已經憋在心裡很久了,一直想找個什麼人傾訴一番,可是又苦於找不到合適的傾訴物件,所以心裡十分苦悶。

我之所以說找不到合適的傾訴物件,並不是說我這個人連一個要好的朋友也沒有,而是因為我想說的事情太過於私密,甚至於太過荒謬和驚世駭俗,讓我不能也不敢跟我的朋友們講。

可是就這麼憋在心裡又太難受。有一段時間我懷疑自己會因此而瘋掉!就在我最彷徨的時候,我通過一個偶然的管道進入了第一會所網站,在這裡我看到了許多關於母子亂倫的文章,我不知道這些文章究竟有多少真實性,但我想既然有那麼多的人在寫這些東西,又有那麼多的人在流覽這些東西,至少說明母子亂倫這種事情還是存在的,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做,也不像我之前所想像的那樣十惡不赦。

諸位大概已經猜到我想說的是什麼事情了,不錯——我和我的親生兒子亂倫了!

說出這一秘密後,我感到渾身輕鬆自在了許多,仿佛常年壓在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了地。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是一位中年婦女了。年輕時我也曾經漂亮過——長著一張標準的瓜子臉,身材高挑,皮膚白皙,兩腿修長。有人說我長得有點像王祖賢,我自己也這樣覺得,只是沒有她那麼狐媚罷了。現在都快上四十的人了,身材長相都已大不如前了,雖然兒子常說我很性感,但那只是他安慰我的話罷了,當不得真的。我上過中專,文化程度應該還不算太低。記得讀中學時,我們班的語文老師一直都很喜歡我,誇我的作文寫得好,而且還經常在班上念我的作文。現在我想把我的經歷寫下來給大家看,一方面算是一種傾訴吧,另一方面也是想聽一聽大家的反應。

下面就是我想要講的故事。

三年前,我們家還沒買新房子,一家三口擠在一套只有三十平米的小屋子裡。由於只有一個臥室,已經十三歲的兒子還和我們夫妻倆睡在一張床上。

提起我老公,大凡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的脾氣有多麼暴躁。他這個人平時還好,也挺愛講朋友義氣,可誰要是惹毛了他,他會發了瘋似的把人往死裡打,鄰居們大都知道他的脾氣,所以也都不去惹他。

我和老公結婚已經有十六年了,當初我之所以同意和他結婚,主要還是看上他在一家大型國企工作。誰知道結婚不到兩年,這家國企就不行了,每個月只能發一點最低生活費。

以前單位效益好的時候,我老公的脾氣還不算太差,工作也還努力,後來效益不行了,廠裡也沒多少事情可幹了,他的脾氣就一天天地變壞了,還愛上了酗酒。每次喝多了酒回來,稍不順心就拿我和兒子發飆,所以我和兒子都怕了他。

我老公的性欲很強,差不多每隔兩天就要和我性交一次,性交的時候也不怕被兒子看到,常常當著兒子的面就扒光了我的衣褲。我說:「別這樣,兒子在一旁看著呢。」他卻說:「怕什麼!兒子又不是外人。」我說:「你就不怕他學壞啊?」他卻說:「他年齡也不小了,也該知道怎麼玩女人了。」

我不敢違拗他,只得任他胡來。

有個這麼無賴的老爸,兒子自然也好不到哪去。每次我和老公性交時,他都要躲在一邊偷偷地看,我再怎麼說他也沒有用,次數多了,我也就懶得去理他了,只不過在和老公做的時候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有一次,我和老公做完愛之後,我剛要睡著,就感覺有人在摸我的陰部,不用看我就知道是兒子在摸我。因為一來老公每次完事之後總是很快就睡得跟死豬似的,從來不會再來摸我;二來摸我陰部的那只手又嫩又小,絕不可能是我老公的手。

當時我的心裡非常氣憤,真想一腳把他踹到床底下去,可又怕驚動了老公,所以就沒敢吱聲,只好繼續裝睡。因為如果讓老公知道了,他一定不會原諒兒子,可能還會連我一塊打。也許是我的縱容吧,後來兒子就經常摸我的陰部,而我也只能裝著不知道,真是讓人頭痛。

有一天,老公在外面喝醉了酒,回來倒頭就睡了。我剛睡下沒一會兒,兒子就把手伸過來在我陰部亂摸一氣。我還是和平日裡一樣裝睡,反正被他這樣摸我也不是頭一回了,我也已經習以為常了。可是沒想到被他摸了一陣子後,我的陰道裡竟然有些潤濕了,一股水噴了出來。我想可能是有幾天沒有被老公肏了,性欲沒有得到釋放的緣故吧?

說來令人害羞,我的淫水直接就噴在了兒子的手上,嚇得他有一會兒沒有動。在確認我沒有醒來後,兒子又繼續摸了起來,也許是我的陰道裡有了淫水的滋潤變得很滑,這一回他竟然把手指伸進了我的陰道裡面,還學老公平常跟我性交的樣子,用手指當做雞巴在我的陰道裡戳弄,弄得我十分難受,可我又不能發飆,只好將屁股往他那邊湊過去,因為那種姿勢會讓我感覺更舒服一些。

我正在左右為難,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出聲制止他的時候,兒子的手卻突然抽離了我的陰道,我心想:大概是他摸夠了吧?我這時反倒有些遺憾,覺得陰道裡面空落落的很是不爽。

我當時矛盾的心情其實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因為當一個女人的性欲被挑逗起來以後,總是會有一種本能的反應,會忍不住期待一次高潮的到來。

就在我內心陷入矛盾時,我身後的兒子又有了新的舉動!這一次他竟然把身子貼了上來。我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因為我發覺兒子已經脫掉了他的褲衩,一根硬邦邦的肉棍子直接戳在了我的陰戶上。

我的一顆心狂跳不止,我當然知道他接下來想要做什麼,我也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不行,我一定要制止他!可是我應該怎樣做才好呢?老公就睡在身邊,而且又喝多了酒,若是吵醒了他,我跟兒子只怕都得脫層皮!

兒子的肉棒很輕很小心地在我的兩腿之間探索著,他顯然也很忌憚他老爸,不敢弄出半點聲響。

可能是兒子缺乏性愛方面的經驗吧,他的肉棒好幾次都劃門而過。我心想:不能讓他再這樣放肆下去了,不然的話我的神秘之門終歸會被他破門而入!

我想要制止他卻又沒有去制止。就在我猶豫不決之際(其實只是很短的幾秒鐘),兒子的肉棍已經找到了他要找的那條肉縫兒,「哧溜」的一下就將我生給他的那根陽具插入了我曾經生出他的陰道(應該說用「滑入」才更貼切,因為當時我的陰道裡面已經非常的濕滑,感覺兒子並沒有怎麼太費勁)。雖然插進來的只是一小截兒,但我敏感的陰道內壁已經感覺到了兒子雞巴的存在。

唉!這是造的什麼孽呀!兒子的雞巴竟然鑽進了他親娘的屄裡!現在就是再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兒子的雞巴都已經插進來了,再去制止他還有什麼意義呢?母子亂倫已經成為了事實!

當時的我是又驚又怕!驚的是兒子居然會這麼大膽無賴,連自己的親生母親都敢肏;怕的是我和兒子居然真的亂倫了,這事若是被老公知道了我們母子倆的下場一定很慘。

那一刻我的頭腦裡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我思來想去也沒拿定個主意,反倒是陰道裡的淫水被兒子肏得越來越多,最後只好決定繼續裝睡。

還好,老公醉得不省人事,睡在旁邊跟死豬一樣,還打著鼾。雖然我也知道母子亂倫是一種為世人所不恥的禁忌行為,在過去那是要浸豬籠的,可兒子的雞巴都已經插進來了,說亂倫也已經亂倫了,反正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再害怕也沒有用,於是我索性什麼也不去想,還在潛意識裡暗示著自己:我是睡著了的!我是睡著了的!!

就這樣,我對兒子的初次侵犯並未做任何的抵抗,反倒撅著個屁股任由兒子的肉棒在我的陰道中一進一出地抽插著。唉,說來也真是羞人啊!我明明知道跟兒子性交是違倫背德的醜事,卻偏偏有一種罪惡的快感。

不過讓我稍感遺憾的是,兒子沒能堅持多久就射了,並且全都射在了我的陰道裡面。射完精後,兒子的肉棒還繼續留在我陰道裡,直到慢慢軟下來才滑出了我的陰道。

我繼續保持著原來的姿勢,用屁股貼緊兒子的下身,兒子變軟了的肉棒雖然滑出了我的陰道,但龜頭部分依然被夾在了我的屁股縫裡。我和兒子保持著這種下身緊貼的曖昧姿勢睡在被窩裡,直到估摸著兒子睡著以後,我才敢爬起來去廁所清洗下身。

當我用手接住從我陰道裡流出來的那些乳白色精液時,我當時的心情是非常複雜的,我心想:這些就是我親生兒子的精液!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親生兒子給內射了!兒子還不滿十四歲,尚未成年,他就算是做出了什麼出格的事情也都不奇怪,奇怪的是身為他母親的我竟然沒有及時地制止他!

我輕輕地歎了一口氣,把自己的陰道內外清洗了一遍,又拿了條毛巾回臥室小心地替兒子擦乾淨他的肉棒,幫他把褲衩穿好,這才又重新睡下了。

那一晚我胡思亂想了很多,翻來覆去的沒有睡好覺。

第二天起床時,兒子看我的眼神有點怪怪的,我猜想他一定是在琢磨著為什麼我竟然沒有生他的氣。作為母親我當然有我的自尊,我不是不想生他的氣,而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這一次兒子犯的錯與以往不同,難道要我對他講:「臭小子,昨晚上你為什麼要肏你娘的屄?」

事已至此,我只好裝作什麼也不知情。雖然明知這只是一種鴕鳥心態(不敢面對威脅時就把腦袋埋進沙子裡來逃避現實),其實我們母子兩個都心知肚明,可只要是嘴上不說,面子上就不會覺得太過尷尬。

俗話說:萬事開頭難。自從有了這第一次之後,第二次、第三次……就似乎變得順理成章了。打那以後,每次老公在我身上發洩完,只要鼾聲一響,兒子就會很小心地從後面將肉棒插進來,就好像父子兩個在床上跟我玩性交接力似的。起初我還有點不好意思,也給過他一些暗示,不想任由他這麼胡來;可他卻根本沒把我的警告當一回事。舉個例子說吧,比如有一回在他把雞巴戳過來的時候,我故意輕輕翻了個身,這意思很清楚,就是告訴他:你別弄了,媽還醒著吶!可你們猜猜他怎麼著?他根本就沒理我這一套!直接就把我的下身往他那邊一拉,又讓我的屁股對著他的雞巴了。我擔心動靜太大會吵醒他老爸,只是象徵性的抵抗了一下就被他給肏了進來。

我每次跟兒子的這種較量都無一例外的以我的肉屄被他的雞巴攻佔而宣告結束,次數一多也就麻木了,索性不作抵抗,並且還樂在其中,只不過表面上裝作睡著了而已。

那陣子除了晚上的亂倫性交外,白天我和兒子還是維持著一種正常的母子關係,他淘氣或者不聽話的時候,我還是照樣地教訓他,只是有時候我在訓斥他時會突然想到他晚上肏幹我的事實,心裡未免有些發虛,生怕他會反過來頂我一句:「你的屄都被我肏過了,還有什麼資格來教訓我?」還好,兒子從來沒有這樣頂撞過我,而且在我看來,自從他肏過我以後,他好像變得比以前聽話了,學習方面也比過去進步了不少。

現在回憶起來,兒子大多數時候還是蠻乖的,也願意替我分擔家務活,只是偶爾也會放肆一下,特別是他老爸出去打牌,明知道老爸一時半會回不來,他就會變得很放肆。比如說在我做家務時他會突然過來摸我的屁股,任我怎麼罵他反正就給我個不理不睬。

我見他並沒有太過分的舉動,也就隨他摸了。開始他只是隔著褲子摸我,後來見我沒怎麼說他,就把手伸進我的褲襠裡,貼著肉摸我的屁股。好久以來我都已經被他摸習慣了,所以也就由著他。誰知他又得寸進尺,來扒我的褲子。我不准,用力打他的手,他可能被我打得有些痛吧,於是將手縮了回去。

但過了幾天他又忘記了痛,又來扒我的褲子,就這樣一來二去的我又順從了他,由著他將我的褲子脫到腳踝處,我一邊做著家務,一邊任他摸我的屁股,這還不夠,他又發展到摸我的陰戶。我常常被他摸得陰道裡癢癢的,淫水直流,但無論如何我也不准他插進來,因為這是我的底線,晚上睡覺的時候我還可以裝作不知情,但大白天的被他插進來可就很難自圓其說了。

有一次我在廁所裡洗澡,兒子突然推門就進來了,說是要小便。他當著我的面就掏出了那根半硬不軟的肉棒,我見他好半天也沒拉出尿來,只是一個勁兒地玩弄著他那肉棒,把肉棒玩得又大又硬,就說:「臭小子,你這是在幹嘛呢?」

兒子不懷好意地看著我說:「媽,你看我尿不出來咋辦?」

我說:「尿不出來就別尿了唄!」

兒子腆著臉笑道:「媽,不尿出來我憋得慌啊。」

我當然知道他想幹嘛,就沒有搭理他,他卻索性脫下了褲衩,挺著根傢伙就上來弄我。

說實話我那時也有些心動,陰道裡面已經濕得一塌糊塗,但母子亂倫的罪名卻不是我所能夠承受得起的,於是我拼命地反抗,兒子見我如此堅決,也就只好放棄了姦污我的想法,說:「媽,你讓我摸一下總可以吧?」

我見他那可憐巴巴的樣子,心頭一軟就順從了他。就這樣我又向他妥協了一步,以後每次洗澡的時候他都要進來摸我,口說是要幫我擦身子,其實卻是上下其手,從乳房到屁股,從大小陰唇到陰蒂和陰道全都不放過。

我呢,雖然嘴上罵他耍無賴,內心裡卻是挺喜歡被他這樣愛撫的,女人嘛都有被人需要的渴求,我自然也不能例外,所以每次洗澡我都會故意挑老公不在家的時候洗,好方便兒子進來摸我。

只是不管怎樣我也不許他在大白天侵犯我,母子兩個僅止於撫摸,他在經過了幾次失敗的嘗試之後,只好放棄了大白天公然與我通姦的想法,繼續滿足于白天明著摸,夜裡偷著幹的局面。

其實那段日子我絕非心安理得,而是一直都處在一種十分矛盾的狀態之中:一方面聽任兒子對我的性侵犯,另一方面又要在他面前維持一個正常母親的形象。

那陣子,我和兒子在白天依舊是相安無事,但一到了晚上,等老公睡著了以後,兒子就會挺著雞巴上來弄我。夜裡黑燈瞎火的,反正我看不清他,他也看不清我,我就由著他插進來。兒子越弄越能弄,頭兩個月我還常常為達不到性高潮而發愁,後來就每次都能達到性高潮了,有時碰到老公出去打麻將了,兒子能一連跟我做上幾次,射得我陰道裡全都是他的精液。

不過兒子也是個機靈鬼,他知道他老爸一般什麼時間回來,總會留出個十幾分鐘給我做善後,而我也顧不上害羞,每次做完之後,不等兒子睡著就光著屁股去廁所處理陰道裡的精液,完了還要用濕毛巾幫兒子把雞巴弄乾淨。

每次我幫他擦肉棒時,兒子就笑呵呵地看著我,一副很享受的模樣,只是我們兩個誰都不說話,仿佛只要不說,母子倆就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似的。

我就這麼在我的親生兒子面前不斷變換著嚴母與淫婦這兩個截然不同的角色。但畢竟我跟他已經有了肉體關係,所以有時候凶他時難免顯得有些底氣不足,甚至會表現得色厲內荏。

記得有一次期中考試兒子考砸了,我質問他為什麼會考成這樣,是不是沒有認真複習;他卻用滿不在乎的口氣說:「媽,我只是考試的時候有點粗心罷了,期末考試准能考好的。」當時我很討厭他那種無所謂的態度,又懷疑他可能是因為上過我了,所以根本沒把我說的話當一回事,那一刻我也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就發起了無名大火,竟然當著老公的面就給了他一巴掌,打得他那半邊臉上清清楚楚地印上了我的五個手指印。

兒子像是被我給打懵了,都忘記了哭,我也被自己給嚇到了,一時說不出話來。還是老公最先反應過來,他「哼」地一聲罵道:「臭娘們,他就是該打也輪不到你來打。」

說完,用力一腳踹在了兒子的屁股上。

那天下午等老公上班去了以後,我因為後悔打兒子打得太重,就想跟他道個歉,卻又苦於說不出口,急得我出了一身的汗。我打算先沖個涼再說,才剛脫光了衣褲,兒子就嬉皮笑臉地進來了,臉上那五個手指印還沒褪盡呢!我白了他一眼,說:「沒看見老娘在洗澡啊,你進來幹嘛?」兒

子厚著臉皮說:「媽,我這不是想將功贖罪,幫您擦擦身子嘛!」

我心疼他剛才挨的那一巴掌,就順水推舟的道:「算你識相!以後若是再考成這樣,看我不把你給閹了!」

兒子三五兩下就脫了個精光,他聽我這麼一說,諂笑著把雞巴遞到我手邊,道:「媽,這次純屬意外,如果再有下一次,您只管把它割了去。」

我被他逗得「撲哧」一笑,心中的悔意就此煙消雲散。接下來的事情各位不用我多說可能也猜到了,我很快就由一位嚴母變成了一個淫婦兒,兒子借著幫我洗澡的份兒把我渾身上下摸了個遍,末了還將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插入我的陰道裡面放肆地摳弄,直弄得我淫水如注,竟被他玩得直接地泄了身。

兒子見我那樣,還以為可以趁虛而入呢,挺著他那根硬如鐵棍的傢伙就往我下身戳,卻被我一腳給蹬了開去。他一時沒轍,只好自己打手槍泄火。

由於兒子的大度,那一次的事情就這樣順利的過去了,我們的關係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我嘴上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心裡其實還是很領他的情。

我跟兒子就這麼玩著貓捉老鼠欲擒故縱的遊戲,雖說礙於母子身份不能盡興而為,可也是其樂無窮,樂在其中。

然而有一天晚上卻出了點小意外。

(中)

那天也不知道為什麼,老公和他的牌友們突然決定在我們家打牌。這種事情以前從來都沒有過,因為我們家地方太窄,就兩間房,他們在外面的客廳裡打牌,我跟兒子在裡面的臥室睡覺,哪怕只有一點動靜外面都能聽得到,所以我們什麼事情都不敢做。

牌一直打到夜裡十二點多才散,等老公上床睡覺的時候已經快到午夜一點鐘了,兒子早就熬不住睡著了。

第二天中午,老公上班去了,兒子因為昨晚上沒有和我搞成,所以猴急得很,等他老爸剛一出門,就丟下碗筷上來扒我的褲子。

我原以為他只是跟平常一樣摸一摸就算了,沒想到他扒下我的褲子後又飛快地脫光了自己的褲子,只見他兩腿之間的那根肉棒沖天而立,龜頭都快貼到肚皮上了。

我忙問:「你這是想幹嘛?」

兒子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道:「媽,你看我的雞巴都快脹破了,就讓我幹一下吧。」

我一時心軟,但也可能是自己也有那種需求吧,就背轉身去裝鴕鳥,還故意走到桌子旁邊,裝出擦桌子的模樣。聰明的兒子自然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從身後一把將我給抱住了,硬邦邦的大雞巴直接就頂在了我的陰戶上。

我什麼話也沒有說,而是稍稍將屁股往後翹了翹,讓他的龜頭很容易地就找到了我的陰道入口。

兒子用龜頭在我的屄縫上來回地磨蹭了幾下,知道我陰道裡面已經濕透了,就說了聲:「媽,我可要插進去了!」

我自然不好意思回答他的問話,就故意把話題岔開道:「這桌子還真的舊了,怎麼擦也擦不乾淨。」

兒子沒等我把話說完,就一挺下身,將他那根罪惡的雞巴捅了進來。

那是我頭一回在大白天被他插進來。

雖然我的肉屄已經不知道被他肏過幾多次了,但是對母子亂倫禁忌的恐懼還是令我不敢面對這個現實。

於是我一邊翹起屁股以方便兒子在我的身後抽插,一邊裝作在做家務的樣子,還偶爾跟他聊一聊他們學校發生的事情。

兒子似乎很瞭解我的內心感受,所以他也非常乖巧地跟我東拉西扯,仿佛我們母子倆什麼事也沒幹,只是在拉著家常似的。

但他下面的雞巴卻絲毫也沒有閑著,堅挺的陽具像鑽孔機的鑽頭般一下又一下地鑽進我的陰道,碩大的龜頭頂在我的陰道內壁上,戳得我屄水直流;一雙手也不老實地伸到我的胸衣內放肆地摸我的乳房。

當時我是又害臊又害怕,可是無比強烈的肉體需求戰勝了一切恐懼,讓我沉溺于與親生兒子亂倫的快樂中不能自拔。我清楚的記得兒子的腹部撞擊我的屁股發出「啪啪啪」的響聲,兒子的雞巴在我濕滑的陰道中快速抽插發出「噗嗤噗嗤」的響聲,這些聲音令我既難堪又刺激。

也許是在大白天吧,我那一次的高潮來得特別快也特別強烈。高潮到來的時候,我實在忍不住發出了「喔……啊……」的呻吟聲。

兒子看到我那騷模樣,他也非常興奮,使勁地用他那根大雞巴肏我,口裡也放肆起來,邊插邊說:「媽,兒子的雞巴肏得你爽不爽?」

我哪裡好意思說爽?只是一個勁地搖頭,他就故意捉弄我說:「媽的意思是不爽嘍!那我抽出來好啦!」

我還真的怕他一下子把雞巴抽出去,不過他並沒有那麼做,他還是挺在意我的感受的。

那一次兒子的表現真的很棒。他的雙手像是有魔力似的,摸乳頭乳頭硬,摸陰蒂陰蒂硬。那根我生給他的雞巴就更不用說了,像鐵棍般硬挺,龜頭又熱又粗,頂在屄心上比什麼都舒服。他也沒做什麼,只是跟往常一樣地抽出和插入,我卻覺得格外的舒爽,仿佛每一次的抽插都是一次愉快的旅行,他那可愛的大龜頭在我的陰道裡滑行著,一下又一下地頂撞著我的屄心,頂得我乳波臀浪,嬌喘連連;頂得我花心亂顫,整條陰道時緊時鬆,像只吸盤似的緊緊吸住我親生兒子的肉棒,像是要將它吸幹一般。

兒子的表現就像是一個肏屄的老手,他時而用硬邦邦的大雞巴使勁地拍打我著的穴口,打得啪啪作響,然後猛的一下用力捅進去;時而又抽出雞巴,拿龜頭撥弄我的陰蒂,弄得我淫癢難耐,又不好開口求他,只好輕搖肥臀,肉穴裡的淫水止不住地往外流,卻又被兒子用雞巴頂了回去。

總之,那一次光天化日之下的母子亂倫性交,我被自己的親生兒子肆意玩弄,肏得一連達到了三次高潮,而他也在我的陰道裡連著射了兩次精。

第一次射完精他只休息了一兩分鐘,雞巴一直插在我的陰道裡面沒有變軟,還說要堵住我的穴口,不讓他的精子流出來。

很快兒子又重振旗鼓,接著又繼續幹我。

由於我的陰道裡面全都是兒子射入的精液,腔道變得更加的泥濘濕滑,陰道內壁的嫩肉也變得格外敏感,兒子的雞巴在我陰道裡的每一次抽送都能夠給我帶來極大的快感。

被兒子連續兩次內射之後,我也達到了第三次高潮。當時我的感覺就是既爽又累,雙腿哆嗦得快要站不住了,兒子的雞巴還沒有抽出,陰道內我自己的陰精與兒子陽精的混合液就順著母子兩個性器官的交接處流了出來,流得我滿腿都是。

等到兒子將雞巴抽出時,又有更多的粘液像瀑布似的從我的陰道裡狂泄而出,將我身下的地板打濕了一大片。

由於渾身乏力,我也顧不上害羞,就地蹲下身來,像屙尿似的讓陰道裡的精液流到身下的地板上。兒子還是頭一次看到我這副模樣,他非常好奇地蹲在我面前看著我屙精,他大概想問我什麼問題卻又忍住了沒有問出來,我紅著臉也沒有說話,母子倆依舊保持著帶有某種默契的沉默。

等到陰道裡的精液流得差不多了,我也基本上恢復了體力,於是我趕緊起身去廁所洗了洗下身,又拿了條毛巾出來幫兒子擦他的肉棒,以前每次都是由我替他做善後,所以我習慣性的就這麼做了,直到兒子笑嘻嘻地看著我,我才意識到現在是在大白天,我的臉兒一熱,慌裡慌張地就跑進廁所裡去了。

頁: 1 2 3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