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务员小姐的性服务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她低头看了看胯间两人的交合处,然后又略带羞意地看着我,小声说:“……你……你的好大……”
我心头一酥!这句话竟比千言万语还要令我激动,它带给我的是一种震撼!
乘务员小姐开始逐渐扭动着玉臀,由缓而快,由温柔到激烈,她有着非常高超的技巧,她丰满的胴体在我身上起伏,一次次地吞噬着我粗大的肉棒,她那似鲍鱼般的阴户,此时显得那样的贪厌。
我也猛烈地回击着,一次次地向她阴户的深处进入,龟头不停地撞击着她的子宫口,然后退出来,再深入。
我们就这样放浪地做爱,也没有改变姿势,一直是她在我身上驰骋。
我把她的上衣和衬衣掀开,她并没有阻止我。
我感到眼前一亮,我看到了一对性感而完美如维纳斯般的乳房。
我注视着她洁白的胸膛,她的双乳颤巍巍浑圆高耸,两只乳尖上突起着两个晶莹透红的乳蒂,它们骄傲地挺立,仿佛傲视着一切。
我伸出双手,一左一右地握住那对乳峰,感觉着它们的柔软、滑嫩和弹性。
真的好软好嫩!
我的手不由地捏挤着。
两只乳蒂因为我的捏挤而变得更加向上突起,而乳晕也开始向周围扩散变大。我注视着那两只乳蒂,感到它们是那么娇嫩,那么骄傲!
我低下头来用舌尖在两只乳蒂上来回舔动,我明显的感觉到两只乳蒂在我的舌尖下开始勃起变硬。
乘务员小姐开始发出轻轻的哼声,她的胸也微微地扭动着,“骑马”的姿势也变了形,呻吟道:“先……先生……我快不行了……”
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我把她放下来,改让她背对自己跨坐在腿上,双手绕到前面用力抓着她的的乳房,配合膝盖的一开一合,有节奏地抽送着。
“啊……啊……啊……啊……”
乘务员小姐也随着发出短促的欢吟。
我抱着她的腰站了起来,她唯恐分开般紧紧的往后顶。
我配合以心荡神迷的乘务员小姐,使劲地抽送着。我想动得更急,可是以经达到极限。
乘务员小姐用双手扶在前面的墙壁上做支撑,翘起臀部,同时不停扭动腰肢。
我在后面抱紧她的身体,开始做长距离的抽插。
插入时在肉壁上摩擦后,一口气用力插到根部,子宫口被巨大的龟头压扁,每一次抽插时也刺激到直肠。
“啊!”
大概和她以前的经历不同,肉棒的长度和粗度都不能比较,乘务员小姐仰望天花板,后背向上弯曲。
巨大的肉棒插入时,丰满的乳房随之摇曳,腹部的曲线如波浪般起伏。
“啊……唔……”
我的全身向后仰,肉棒从下向上猛冲。我这样猛烈的动作,如果是一般男人,可能维持不了十分钟吧。
“啊……”
肉棒顶到子宫上,乘务员小姐只能用脚尖站立,美丽的臀部向上翘,可能是平时就从事运动,修长双腿的曲线使人联想到欧美的运动选手。
她皱起眉头,美丽的脸颊扭曲,脸色红润,从张开的嘴露出舌尖,非常妖艳的表情。
阴唇缠绕在肉棒上,抽插时随着棒身在洞口里进出,从阴户里发出噗吱噗吱的淫糜声。
我让龟头顶在子宫口上作支点,然后做旋转。
“要泄了!”
乘务员小姐很快就达到性高潮。
“嘿……这种感觉很好吧。”
紧贴在一起的下体,开始摩擦,旋转的动作使我的阴毛刺激到大阴唇。
“啊……啊……”
随着乘务员小姐的淫浪哼声,我又改变方式,准备让她达到性感的颠峰。
“唔……唔……”
插到根部时,一定会顶在子宫口上,让她为快感陶醉,但很从容,不致于射精。
噗吱噗吱的抽插声,在列车的房间中发出回响,可见是充满力量的活塞运动。
“唔……唔……唔……”
冲到子宫口上时,乘务员小姐从喉嘴深处发出哼声,丰满的乳房不停地摇动。
“这样觉得如何?”
我抓住臀部的右手伸到前面,找到阴核,剥开包皮,露出敏感的肉芽,用中指用力挤压。
“啊……啊……”
阴核充血,膨胀至极限。我在那里用手指旋转揉搓,当然此时也没有停止活塞运动,强烈的冲刺几乎使乘务员小姐的双脚浮在空中。
“泄了啊……”乘务员小姐转过头来叫着。
“你不怕别人听见吗?”我故意逗她。
“没关系,这个隔间装有隔音材料的啦!”乘务员小姐在甜美的陶醉中,全身无力地滑落到地板上,我像黏着般也跟着倒下去,仍不断对俯趴着的她用力地来回冲刺。
又抽送了上百次,乘务员小姐早就被我顶得语无伦次:“从来……都没有男人让我这么
High……”
我猛力一抽再一挺,再往深处倾尽全力用我的肉棒摩擦她的阴道壁:“要射了……”
最近工作烦忙,一个月都没空清出弹药,早忍耐得受不了了,累积的量应该相当多了。
乘务员小姐似乎从我膨胀到极限的肉棒体会出我的欲望。
“待会儿你要……呃……射在哪里?”她停下动作问道。
“呃?还可以有选择吗?”
“当然,每个人的爱好都不一样呢,我们当然要为乘客考虑。”
“那么……在你美丽的脸庞上好不好?”我不假思索地说。
“讨厌!”乘务员小姐轻声娇嗲,“那你要注意不要弄到制服喔!在火车上不好清理,被发现就不好了。”
她似乎不对我大胆的提议有任何反感,反而只是提醒不要闹得太过火。
她反过身取下肉棒上的保险套,然后把肉棒吸进嘴里,回复刚刚口交的动作。
一时间,房间里除了两人的心跳声,就只有乘务员小姐那妖媚的哼声以及红唇和肉棒相摩擦发出的“啾啾”声。
她似不要命地以嘴巴快速吞吐,那失控的媚态使我再也忍耐不住了。
出……出来了!
我感到控制射精的肌肉开始不自主地收缩,阵阵快感由脊髓直冲脑门。我立即一手粗暴地抓住乘务员小姐的头发,取得对方头部的控制权,另一手则抓住肉棒对准这张任何男人都会疯狂的脸庞,用力一个拉扯。乘务员小姐娇呼一声往侧一跌失去平衡,原本跪姿的双腿侧身跌坐地上,双方的相对高度差距更大,使我能将乘务员小姐的脸庞完全转到正上方仰望着我,下压肉棒,正对门面。
龟头迅速张开,一道又一道温热的精液源源不绝地喷射出来。
第一次的喷射最浓最烈,白稠的一道精液暴射出来落在乘务员小姐的脸庞上,一道精液由下巴沿嘴唇横跨过鼻梁直达额际,连浏海也沾了少许,第二次喷射则硬将乘务员小姐的头转侧,射在打上粉彩丰润微鼓的脸颊上,角度刚好与第一发交叉,尾劲端则堆积在脸颊上,第三发则瞄准眉间垂直入射,精液飞溅出来弹射在眉毛及捷毛上,第四次……第五次……摇晃着肉棒漫无章法地漫洒在脸庞上…随着阵阵抽畜弹药已狂射出去,开始清膛。用手套弄肉棒将剩余的精液推压出来,一滴滴的精液落在嘴唇部位。
射出的一剎那乘务员小姐的美目紧闭了一下,但乘务员小姐除了刚开始的惊吓外立即放松了脸部肌肉,脸庞由轻微的扭曲变形渐渐转变回端庄的微笑,如同一般服务小姐予人的职业甜美笑容,恭敬地维持应有的微笑,闭着眼抬着头静静地随我抓住头发的手部动作让我尽情完成这破坏工作。
最后对方一动不动,只微微呼吸喘息,容我细细检视眼前美丽乘务员小姐的脸庞。
乘务员小姐化妆的细致脸蛋被突如其来腥臭的白色浓稠液体涂布满面,脸颊、嘴唇、额头及鼻梁都是一榻胡涂,嘴唇的口红早因剧烈的活塞运动而脱妆使嘴角是一片红晕,精液粘附的作用使脸上部分的粉妆脱落与白稠的精液混为一体。左眼则刚好被一堆顺脸部轮廓流下的精液完全盖住。
结束了,我翻身在一边,理性也回到脑袋中了。
“幸不负命,没弄脏衣服!”我看了看乘务员小姐的制服道。
欣赏完这绮丽的景观后,我从旁边取出面纸,轻轻擦拭掉沾粘在乘务员小姐眼上的精渍。
“谢谢……”乘务员小姐感谢道,张开双目缓缓起身。
此时乘务员小姐脸上挂满精液,满脸娇红。
“好…好多!”乘务员小姐对着休息室的镜子颇为惊讶道。
“我来帮你擦好了。”面对这位被自己糟蹋的美人,我也不好意思道。
乘务员小姐不反对地闭目而立,我取出面纸开始擦拭脸上的精液,避面流到衣襟里去。擦拭中可感到乘务员小姐的脸旁肌肤具有相当的弹性,尤其是脸颊部分。
“剩下我自己来就好,谢谢!”拭去大半的精液后,乘务员小姐的脸庞也渐渐恢复清新的样子。
“对不起……我要洗脸补妆……失礼了……”乘务员小姐转过身去。
我则会意开门先出来了。
出来时刚好又遇见另一位乘务员小姐,我尴尬地笑笑,对方也响应一个甜美的微笑。她让出走道,当我走过这位乘务员小姐的身边时,突然感到这位乘务员小姐样态与刚刚和我欢好的那位小姐有某种程度上的相似……
我开始走往自己的包厢,沿途的遇到几个男性乘客露出暧昧的神色,似乎看穿了刚刚干的好事,一阵尴尬催促我加快脚步。
躺回舒适的铺位,我开始回味刚刚的光景,完全不觉时间的飞逝。
渐渐地,我睡着了……
―――――――――――――――――――――――――――――――――――――
“各位旅客您好,列车前方到站就是本次运行的终点站——北京车站了,请您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做好准备。”
播音小姐甜美的车内广播声让我从睡梦中惊醒。
坐起来后不久,乘务员小姐推开包厢门,招呼着其他旅客。
“睡得好吗?”乘务员小姐微微曲身,低头向我问道。
她已经补好脸上的妆,恢复典雅的面貌,外观神色就像昨晚没发生过任何事般,如不是因主角是我,我也不相信适才发生的“真实体验”。
“嗯!很好!”我向她点头示意。
乘务员小姐再次展现她高贵端庄的招牌微笑后,点头还礼回到工作岗位。
我则静静地思考整个客服程序。
乘务员小姐们对乘客会依个人评断决定要提供服务的对象,因此早删除了一些具有危险因素(或者是太差劲)的乘客,而享受过车上服务的乘客并不会将此事公开,如有经验的男士再次搭乘时则可视个人喜好对乘务员小姐要求车上服务,在无形中形成的这种独特心理平衡,间接地维持乘客水准及保障乘务员小姐们自身的安全,故至今外界并未传出不良的流言。
毕竟如果每次都是一堆低级俗气的“炮兵团”组队搭乘,那还开什么直达特快列车,早沦落为特种行业的水准,这种条件下也将无法吸引高素质的女性投入新型列车服务团队内,相对亦是乘客的损失。
严格的专业训练与安全保证下,辅以有关部门提供如此的列车服务,良性的经营获利循环下,越多的资金来源,便可提供越好的服务与设备,相对越多的回馈到乘客上。
乘务员小姐们在视线内不断穿梭,为乘客提供下车前所需要的服务。呃……我当然是指正常服务。
看着这群乘务员小姐们的神态,我也可以感觉到她们对乘务员小姐这份职业的热爱。对她们而言,这一身新型列车制服就是荣誉的象征。如同昨夜和我在一起的那位乘务员小姐所说的把她们当成特种行业是最最严重的侮辱!同时也是承认了说话者本身低俗的格调。乘务员小姐们提供的车上服务乃职业上的要求,无关个人的操守与婚姻状况。但也并非指她们对这种事麻木不仁或寡廉鲜耻,应该说是荣誉感使其升华成为对工作的一种出,尽力为工作而奉献出自己。
想到此,心中对这些Z
字列车乘务员小姐的感觉绝非鄙视,而是令人钦佩她们的使命感。
―――――――――――――――――――――――――――――――――――――
列车减速后,缓缓驶进北京西客站,停在指定的车道上。不久车门被一一打开,车上的旅客也纷纷起身离车。
我是最后一个动身的,为的就是多看乘务员小姐一眼。
走到车门的时候,乘务员小姐已站立在门边,正在向其他乘客挥手告别。
我大胆地望向乘务员小姐,四目交接的同时对方似因回想起昨夜的景况,垂下目光,端庄秀丽的脸庞泛起红霞。
乘客们大多数已离开,所以乘务员小姐脸上暧昧的神色倒不虑被察觉。
乘务员小姐被我盯得手足无措,忙示意地望向其它旅客,最后喜孜孜地白了一眼,我则知机见好就收地移开自己的目光。
“谢谢你的服务!……我们……有机会再见吗?”
乘务员小姐笑了笑,说:“我固定都是服勤于Z17
列车,还会有为您服务的机会!”
“那我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搭你这趟列车的,美丽的乘务员小姐!”
乘务员小姐脸庞泛起红霞,模样娇恬可人。
“那时乘务员应该轮到别人了!”她提醒道,“我们有好几个包车组呢。”
最后乘务员小姐对我轻轻地弯身行礼,我亦点头响应,便转身融入离去的人群中。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