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劍奇俠傳H版 第十章 比武招親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怎麼了?」打開門,只見芷青就站在門外;她穿上一襲淡紅色的絲質棉衣,只是臉上卻有微微的黑眼圈?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第二天一大早,天似乎才蒙蒙亮,逍遙便被門口的細碎腳步聲給驚醒。

「…?」逍遙疑惑的套上衣服,然後開口問道:「是誰?」

門外的人似乎吃了一驚,遲疑的許久…

「是、是我…」一開口,逍遙便知道是誰了,原來是芷青。

「怎麼了?」打開門,只見芷青就站在門外;她穿上一襲淡紅色的絲質棉衣,只是臉上卻有微微的黑眼圈?

「大、大哥早安…」芷青一看到逍遙,臉上不自覺的紅了起來,顯得有些別扭。

「嗯?青妹,你臉上有黑眼圈呢,沒睡好?」逍遙關心的問道。

「呃、呃…嗯…」芷青聽了,心頭登時微微一跳,雖然逍遙應該不知道昨晚的事,但芷青仍覺得有些心虛。

「那個…我要先走了,你跟趙姊姊再休息一陣子吧。」芷青說道。

「疑?這麼早,你要去哪呢?」逍遙問道。

「反正也睡不著,我就出去走走啦…」芷青答道。事實上,她是想出去看能不能轉移注意力不去想它。

「這樣啊…那好吧,青妹,自己小心點哦。」逍遙說道。

「嗯!」說著,芷青便自行下樓去了。

關起房門,逍遙回到了靈兒身邊。

(青妹剛剛一大早在房門外徘徊做啥啊?)想了一下,已明其理。

(大概是不敢叫我起來,又不想不告而別,所以才在門口猶豫吧。)想著,逍遙望向靈兒的睡臉…

看著她那甜美的睡容,逍遙禁不住在她臉頰上輕輕一吻。

「啊…對了。」突然間,逍遙想到了一件事,他趕緊坐起身,試著運運功力。

果然不出逍遙所料,他的內力又停滯不前了。

(不過,功力似乎比之前又往前一點點了…看來,只要多用酒做媒介,芙蓉姊姊的功力我就能全部運用了。)逍遙想著,只要一想到到時候武功能隨心所欲的施展,逍遙不由得興奮了起來。不過,他可沒忘筱筠的叮嚀…

「不行…姊姊說過凡事不要太自滿的,對了…」一想到筱筠,逍遙就自然而然的想到那兩本秘笈抄本。

(閑來無事,趁現在練一練。)於是,逍遙從袋子裡拿出那兩本,開始翻閱。

經過與那野蠻女的戰鬥,逍遙也開始重視擒拿手方面的武功了;由於劍法的前提還是要劍,倘若沒劍,那豈不就束手待斃?所以,空手搏鬥也是很重要的。

「飛龍探雲手」,這招乃是逍遙的父親李三思的成名絕技,此招的基礎為鳳凰訣中的:「無影鳳爪」,無聲無息,攻前毫無預兆,出招時快到匪夷所思,讓敵人根本來不及擋,打從李三思創出這招以來,還未有人能摸清這招的動作。

「冰心訣」則是一種自我冷靜的內功,它主要在調節內力的流動與刺激醒腦的作用,這可以幫助戰鬥中內力流動不會被干擾等等…

約莫練了幾個時辰,逍遙終於將這兩招學完了。「飛龍探雲手」招式不難,難在實際運用,而「冰心訣」只是內力的調節控制,這憑逍遙的天資,也是花不到常人的二分之一的時間就學完了。

一看時間,已經接近中午了…

「靈兒,起來棉…。」逍遙貼到靈兒的耳邊輕聲喚道。

「唔…」靈兒下意識的拉緊被子,似乎不想離開被窩。

「快起來啦,再不起來,逍遙哥哥不帶你去逛街了哦。」逍遙笑道。

「人家要去!」這招有效,靈兒馬上從床上跳起來道。

「真像個小孩子。」看著她興奮的模樣,逍遙取笑道。

「才沒有呢。」靈兒臉微紅,連忙否定道。這也難怪,這是她最期待的事情啊。

於是,兩人開始著手整理一下。看著靈兒整理著那頭有些凌亂的秀發,逍遙主動的上去幫忙,但是…

「好、好痛…!」靈兒吃痛,叫了出來。

「逍遙哥哥,頭發不能硬拉啊…」說著,靈兒教導逍遙如何梳頭發。

「對不起,我真是倒幫忙…」逍遙歉道,逍遙是男人,他自己可沒這麼講究梳頭的技巧,當然是胡亂整理的。

「不會啊,多練習就會了。況且,讓逍遙哥哥幫我,我覺得很幸福啊…」靈兒輕聲的道。

「靈兒…」逍遙聽了,也是感到心頭甜甜的。幫心愛的人梳頭發,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

幫靈兒整理好頭發以後,靈兒也看見逍遙的頭發有些亂亂的,似乎是草草整理過而已,靈兒便要逍遙坐下,幫逍遙整理頭發。

感覺到靈兒那溫暖的雙手在逍遙的頭上輕撫整理,逍遙只覺得心中浮起了一陣滿足感,他終於體會,靈兒所說的幸福的感覺了…那是一種唯有相愛的人能夠感受到的…

兩人退了房後,便步出了客棧。

「鐵口直斷…兩位要算命嗎?」才剛走出門口,便有一名相士向前問道。

「不…」逍遙最不信這種東西了,他微一皺眉,想婉言拒絕。

「相見即是有緣,兩位就算個命吧,不靈免錢。」相士像是看出逍遙想拒絕似的,又補上了一句。

「…好吧。」看到靈兒那個躍躍欲試的模樣,逍遙也就答應了。

「唔…公子命勢不凡,將來似會做出一番大事,此事有好有壞,對世間影響甚鉅。」相士掐指一算,緩緩說道。

「嗯…」逍遙隨口應道。他早就猜到相士都是會這麼說的。

「而且,公子命帶桃花,准是桃花運了,且在近日內必定會發生。切記,女子為水,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謹慎之。」相士又續道。

「桃花運…」逍遙聽了,不由得心頭一生苦笑,什麼近日內會發生,他之前就領教過了。

「那我呢?」靈兒迫不及待的說道。她和逍遙不同,是滿信這類事情的,因為她是學法術的啊。

「唔…」只見相士又掐指一算,突然間,相士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真令人訝異…姑娘瑤光聚頂,靈氣逼人,實乃絕代人傑也。但是…如我所料不錯,姑娘近日內必有劫難。」相士這一說,逍遙和靈兒不由得一怔。

「呸呸呸!不靈不靈,我走了!」逍遙不高興的道,他帶著靈兒快步離去。

「…唉,現在年輕人都是這樣,不肯聽真話…」相士並沒有追上前去,他只是望著逍遙及靈兒的背影。

「…真想不到,時代的動亂會是因他們而起,但至於是否會因他們而終,這就要看他們造化了…」相士喃喃的道,他轉身,與逍遙的方向背道而馳,自行離去。

走了一陣,逍遙確定那相士未追來,便放慢了腳步。

逍遙心中覺得很奇怪,平常相士都是說些好話讓人高興,這樣才有錢賺啊,怎麼那個相士與眾不同?莫非他說的是真的?當然,打死他也不會去相信這是真的。

「靈兒,別在意那相士說的,他們最愛騙人了。」逍遙擔心靈兒會不高興,趕緊說道。

「嗯…可是,師父曾說過,算命這種事,有時候是真的有人有這本領的…」靈兒緩緩說道,看來,她真的有受到影響。

「好吧,就算他說的是真的,但我覺得,命運這種東西,絕對不是定好的,命運應該是由自己掌握的。」逍遙說道,這句話是筱筠教他的,他現在又把這句話教給靈兒。

「況且,別怕,有什麼劫難,有逍遙哥哥在!」逍遙拍拍胸脯道。

「…嗯!」靈兒總算笑了。

蘇州不愧是一個繁華的地方,雖還比不上京城,但該有的還是都有,逍遙帶著靈兒到處逛逛,吃些小吃零食。

對於靈兒來說,這一切都好新鮮,什麼都沒見過,她興奮的拉著逍遙到處看看,反倒變成靈兒在帶路了,當然,看到靈兒這麼高興,逍遙也是滿意不已。

「酸……!」一口吃下糖葫蘆,逍遙故意裝出了誇大的神色,逗得靈兒開心的笑著。

「這個這個!」靈兒又馬上拉著逍遙到另一個攤位去…。

那是一個賣首飾的攤位,靈兒到底是個女孩子,很快的便被這炫麗的珠寶首飾給吸引住了…

「……」逍遙看了看,他想知道靈兒喜歡什麼,瞄了瞄,只見靈兒的目光,停留在一個相當美麗的銀釵上。

「你喜歡這個?」逍遙開口問道。

「但…這好像很貴耶…」靈兒說道,她是很想戴看看,但她又不肯讓逍遙破費。

「喜歡就買給你啊,老板,這多少?」逍遙問道。

「公子好眼光,要送女友的哦?呵呵…那我做個人情,原本一百兩,算你八十兩吧!」老板看了看逍遙和靈兒,笑著說道。

「八十兩…」這可不算一筆小數目,逍遙拿出了筱筠所給的錢袋,往裡頭一看,登時一愣,沒想到裡頭的錢兩,居然如此之多,少說也有一千多兩啊…!

(哇…!姊姊居然存了這麼多錢,為了我…)逍遙不由得感激不已,平常客棧的生意可不是說很好,這麼多錢,可見筱筠是存了多久。

逍遙知道筱筠一定也同意他花錢替靈兒打扮打扮的,他開始數錢,打算買下來。

「逍遙哥哥,不用了啦。」靈兒擔心逍遙的錢不夠,趕緊說道,見逍遙不理,執意要買下來,靈兒轉身就要跑開。

逍遙一笑,那一瞬間,內力一運,直貫右手,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動,手中的銀釵竟然插在靈兒的頭上了!?

「疑…?」靈兒只覺得頭頂似乎有物體碰觸,一摸,才發現銀釵不知何時,已插在頭上了。

「逍、逍遙哥哥…」靈兒又驚又疑的看著逍遙。既然都已經插到頭上了,靈兒也不好意思再還回去,只能就這樣看著逍遙付錢買下。

「傻瓜,女生就是要好好打扮啊,這點錢是值得的。嗯…好漂亮哦…」逍遙贊賞的道,稍微打扮一下,果然又美了幾分。

「但是…」靈兒還是有些不安的道。再怎麼說,這東西也是很貴的。

「別可是了,難道,你不喜歡逍遙哥哥送你的東西?」逍遙裝出難過的樣子,單純的靈兒連忙直搖頭否認。

「那不就成了,別擔心錢的問題,我做店小二這麼久了,錢的掌控我自己曉得的。」逍遙微笑道。

「謝謝…」靈兒也就不再堅持,她輕輕的調整銀釵的位置,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逍遙哥哥,你那招…就是『飛龍探雲手』棉?」靈兒問道。逍遙這招是空手類的武學,那也只有那招而已,所以並不難猜。

「嗯,不過,真沒想到這招如此厲害。」逍遙笑了笑道。

那招正是「飛龍探雲手」,逍遙首度使用,果然是厲害無比,逍遙自己也是有些訝異,他沒想到速度竟有如此之快,這樣一來,這在臨敵時一定相當有用,想到這兒,逍遙不禁得意不已。

不一會兒,逍遙便帶她到服飾店去。

經過剛剛那次,他才注意到,靈兒可是女孩子,不像他,是需要好好打扮的,因此他要來替靈兒好好打扮一下。

靈兒倒是沒看過這麼多種類的衣物,有些不知所措,逍遙便開始替靈兒挑衣物。

「老板,最近是什麼日子,怎麼我覺得今天蘇州人特別多?」逍遙一面拿挑衣服,一面問道。

「你不知道?這兩天是我們蘇州名門--林家堡的女兒比武招親的日子。」老板露出了職業笑容說道。

「哦?你是說林家堡該不會是當今『南武林盟主』林天南吧。」逍遙說道,他把筱筠給他的心得筆記給看過,故知道了一些事。

「沒錯沒錯,林家堡這一代只生一個女孩,林盟主一直渴望能招賢才入贅,好繼承家業。

但是啊,林大小姐總是挑三檢四,把進來求婚的人給罵了個臭頭,更可怕的是她居然在一次丟彩球選親上,在彩球裡放炸藥,據說某個名門少爺的頭發給燒了個精光。」

老板說著,不由得搖頭苦笑。看老板述說時的表情,當時的情況一定是很讓人哭笑不得。

「怪怪…這女生可蠻了哦,她有這麼漂亮嗎,不然這次比武招親怎麼會有這麼多人來參加?」逍遙不由得問道,照老板的敘述,這女生可恐怖了,怎麼會有男生不怕死的想入贅?

「嘿,她長的也不差,比之公子的女友雖是遜色了點,但還是美的,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想娶她是假的,想要林家的財產武功才是真的。」老板答道。

「哦。」逍遙聽了,不由得對外頭那些想參加者產生不屑的感覺。那樣的話,那林家千金算什麼?陪贈品?

「哇…」換上新衣服的靈兒,逍遙不由得發出一聲贊嘆;果然,靈兒的美,是其他女性有所不及的。

靈兒看到逍遙那贊賞的眼光,臉上微微一羞,心頭感到十分喜悅。

買好衣服,逍遙帶著靈兒走出服飾店。身旁的男子一看見靈兒,都是不由得發出陣陣的贊嘆,逍遙看在眼裡,十分的得意。而靈兒感受到眾人那忌妒與羨慕的視線,愈來愈害羞,只得緊貼在逍遙的身旁。

突然,逍遙一個不注意,一位匆匆趕路的女子一頭撞上了他,兩人登時跌倒在地。

「對、對不起!」女子忍住疼痛,驚慌的道歉道。

「我才該道歉呢,有沒有怎樣?」逍遙趕緊起身,扶起了女子,女子似乎錯愕了一會兒,才愣愣的讓逍遙扶起。

看到女子的籃子裡的水果滾了一地,逍遙低下身替她收拾。

「不、不用了…」女子有些訝異,連忙搶著去撿,但逍遙制止了她。

「別這樣,讓我來吧。」逍遙微微一笑,繼續替她將水果收拾好。

「……」女子怔怔的望著他,直到逍遙將籃子交給她。

「對不起,都怪我走路不長眼睛。」逍遙歉道。

「啊…你、你的衣服…」女子擔心的道。

她這麼一說,逍遙才注意到,新買的衣服已經弄髒了。

「沒關系,灰塵而已,倒是你,你的衣服也髒了。」逍遙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衣服,反而擔心女子的。

「你…」女子不可思議的看著逍遙…

「怎麼?男生一點點髒算得了什麼,倒是你,女孩子衣服弄髒了就不好了。」逍遙對於女子的反應有些疑惑。

「…沒事的,我就住在這附近,等等去換了就好。」女子對著逍遙笑了笑,說道。

「嗯,那…走路小心點,可別再撞到人啦。」逍遙說著,帶著靈兒繼續逛去。

「……」看著逍遙的背影,女子的臉微微一紅,她往反方向快步走去…

逛著,兩人逛到了一家武器店,逍遙指了指,意示想過去看看,靈兒點點頭。於是,兩人便步入了武器店。

「哦…」放眼看去,只見武器裡陳列著各式的武器,琳琅滿目,逍遙好奇的看了看。

「客倌要些什麼?」老板走過來問道。

「呃…有什麼好劍嗎?」逍遙問道。

「劍?有、有…」說著,老板便帶領著逍遙到放置長劍的地方。

「唔…」看著看著,逍遙不知該怎麼選擇,他從來就沒買過這玩意兒啊。

便在這時,他的腦中突然想起了筱筠所教的一些武器知識…

(看劍身…再來是看硬度、鋒利度、還有適不適合自己的武功,唔…)一一回想,再慢慢挑選,逍遙選了之中的一把劍,稍微揮一揮,重量剛好,逍遙將劍拿給老板。

「哦,客倌厲害!這把長劍可是這裡頭數一數二的好貨哦,好眼光!」老板贊道。

逍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想不到自己這種外行人還能得到老板這種行家的誇獎呢。

「靈兒,你的武器?」逍遙問道。

「不了,我目前這對比較順手…」靈兒答道。

「沒錯沒錯,武器還是要順手才好,拿不順手的武器,不但自身的武功會大打折扣,甚至會害到自己性命的。」老板在一旁說道。

逍遙一聽,便知道這老板應該是個好人。一般人一定會說買把新的比較好之類的話來勸別人買,他卻沒有,逍遙便像他請教一些武器的知識,老板更是不隱瞞,滔滔不絕的說著。

「…所以啊,武器是很深奧的,我雖然不敢說是個行家,但至少還是懂些的,只要讓我看過,我應該都認識的。」老板說到這兒,逍遙登時想到,他這兒正有一把劍…

「老板,我這兒有一把劍,你來幫我瞧瞧吧。」說著,逍遙從行李中取出一個用布包起來的劍。

「哦!這、這是…!」老板一看,登時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

一會兒,他才回過神來,只見他摸了摸,由上往下看來看去,嘴裡不停的嘖嘖稱奇。

「這把…名叫『雷魂』,是把相當有名的名劍。你瞧,它的劍身堅韌,不易折斷,那些金黃色的閃電刻痕,傳說在舞劍時會金光閃亮,像雷光一般,看這光澤…鋒利無比啊…」老板越說越是著迷,恨不得這把現在變成他的。

「你…你怎麼會有這把?」老板疑惑的問道。

「呃…有些緣故啦…」逍遙含糊的道。

怎麼會有這把?逍遙怎麼可能不知道,他正是被這把所砍了一刀啊!

沒錯,這就是那名野蠻女的劍,她在砍了逍遙一刀後,似乎太過於慌張,將劍丟在地上了,事後逍遙看這把的外型如此美麗,應是滿珍貴的,所以就把它給撿走了。

想到這兒,逍遙猛然想到,這把這麼利,沒把自己砍死,還真是命大…也許是當時的情況太亂,隨便砍的吧。只是光聽這劍的來歷,逍遙知道,那女子的家世鐵定不凡…

「老板,這可抱歉棉,這把劍我不能割讓啊。」逍遙看出老板的想要,趕緊說道。

「唉…我知道。」老板惋惜的道。

「…如果能把這把劍獻給林盟主,那蛇妖應該就可以清除了。」老板嘆息道。

「蛇妖?」老板的話引起了逍遙的注意。

「嗯,蘇州這附近一陣子以前來了一只半蛇妖,聽說他生性淫邪,附近有許多人家的妻女都被它抓去了,到現在還沒找到,恐怕…唉…」老板說著,不由得搖頭嘆息。

逍遙和靈兒一聽,均是一怔,只是,一個立刻轉為滿面怒容,一個卻是低下頭,神色有些復雜。

「哼!這等邪惡的妖怪,若是被我李逍遙看到,不拆了它的骨,扒了它的皮才怪!」逍遙氣憤的道。

「少俠果然是個正義之人啊。」老板見到逍遙不但不怕,還想替民除害,便贊美道。

「當然!我最恨那些作惡多端的妖怪了,半蛇妖?嘿!光想到下半身是蛇的模樣,想了就惡心!」逍遙說道。不知為何,他心中一想到半蛇妖,就不由得心生厭惡感。

當然,他不知道,其實這是因為姥姥那時候的模樣,深深的映在腦海中,雖然失去了記憶,但淺意識裡還是有種恐懼厭惡感。

只是…他更不知道,這句話已經傷到人了……

「……」靈兒站在一旁,不敢置信的看著逍遙。她不相信,逍遙居然說出了這種話…

「逍遙哥哥,你說的…是真的?」靈兒輕聲問道,語氣有些顫抖。

「對啊!我可不是在說笑耶,我最恨妖怪了,尤其是蛇妖!只要被我看到它,我一定宰了它。」逍遙以為靈兒認為他開玩笑,便肯定的再說一次。

「……」這次,靈兒真的是怔住了,再一次,從逍遙的口中,聽到了比利刃插進心口還要痛的話。

“我最恨妖怪了,尤其是蛇妖……”這句話,不斷的回響在靈兒腦海中。

走出武器店,逍遙悠閑的走著,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剛剛說了多麼嚴重的話。

在逍遙後頭的靈兒,望著逍遙的背影。她實在不敢相信,逍遙會說出這種話,那麼,他又為什麼對她這麼好?是因為她現在還是人?那要是…她不再是人的時候呢?

不停的胡思亂想,靈兒只覺得腦筋一片混亂,她似乎快要崩潰了……

「怎麼了?靈兒,臉色怪怪的…」逍遙看到了靈兒那復雜的臉色,疑問道。

「沒、沒什麼…我有點累而已…」靈兒低下頭,不敢直視逍遙的目光。

「哦…對哦,都走了一個下午了,也有些累啦,那我們回客棧吧。」逍遙說道。兩人緩步往客棧的方向走去。

時間已經是傍晚,太陽已經沒入山頭一小角了,逍遙踏著輕快的步伐走著,相較之下,靈兒的步伐異於平常,顯得沉重了許多。

便在這時,逍遙注意到不遠處的人潮,那兒似乎有什麼熱鬧,只見一群人均聚在那兒,不知道在看什麼。

「嘿!靈兒,那兒看起來滿熱鬧的耶,我們去看看。」說著,逍遙拉著靈兒的手,往那兒走去。

到了那兒,逍遙馬上就知道是在干麻了,原來是比武招親的擂台戰。

只見一群人潮均圍繞在擂台旁邊,他們正仰頭觀看一場戰鬥。只聽得武器的撞擊聲,身為學武之人的逍遙,好奇的想看看到底他們所說的林盟主的千金有多厲害,於是,逍遙拉著靈兒在人群中鑽來鑽去,好不容易,鑽到了前方的位置。

「嗯?」剛鑽到前方,逍遙便注意到,前方有個熟悉的人影,那是…

「疑…青妹?」逍遙驚訝的道。想不到在這兒遇見了芷青。

「大哥!?你怎麼來了…」芷青也看見了逍遙,一臉訝異。

「沒啊,就看到這兒熱鬧,就來看看了。」逍遙答道。

「哦…」芷青應道。她偷偷的看了逍遙一眼,臉又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你呢?青妹,你怎麼會到這兒呢?」逍遙問道。

「啊,因為…我來看月如姊的比武啊。」芷青說道。

「哦?對哦…你說過你和林家的千金是一同長大的好姊妹。她武功很好?我來看看…」說著,逍遙抬起頭,觀看這場比武。

只見一名全身肌肉的男子,他的臉像是抽筋一般似的,痛苦不已的表情,全身汗流浹背,幾乎是揮汗如雨的情形似的,兩手的銅槌不斷的格檔防御;相較之
下,背對著逍遙的女子,動作輕快,招式狠辣,幾乎招招都是要害,手中的長劍不停的狂舞著,十成都是采攻勢,男子只怕撐不了多久了…

「唔…不錯嘛…」逍遙點頭道。只是…

(怪怪…這背影…??)不知為什麼,逍遙對那女子的背影十分熟悉,聽到那女子的吆喝聲,逍遙只覺得自己似曾聽過。

就在逍遙陷入沉思時…

「逍遙哥哥!」靈兒出聲警告,但似乎已太遲了。原來那女子趁著空檔,突然一閃身,繞到男子背後,往他的臀部就是一踢,男子登時摔出擂台,並且…壓中了逍遙。

「哇!」男子那八十多公斤的體重,重重的往逍遙壓下去,逍遙慘叫了一聲,壓了個五體投地。

「哼!沒用…」台上的女子發出了不屑的聲音。

「喂!還有誰想上來挨打的,來啊!」女子用著挑釁的語氣道。

台下是一片沉默,雖然是不滿,但她的武功可不是蓋的…

「爹,他們沒一個像樣的,今天就比到這裡算了!」女子轉過頭,對著站在擂台旁的一位男子道。

威嚴的面孔,冷俊的眼神,那穩重如泰山般站在那兒,顯示出那股威勢。他,就是南武林盟主:林天南。

「如兒,你真是一點也沒節制,出手那麼重,你看,被你打下場的根本就沒幾個無事的。」林天南責怪道。

「怪我?哼!干麻不怪他們沒用,我是女生耶,是他們太遜了!」女子愛理不理的道。

「唉…」面對女兒的任性,林天南只能搖頭苦笑,實在太寵她了…

「痛死我了…」將昏迷的壯漢推開,逍遙扭了扭身子道。

女子聽到逍遙的聲音,登時大驚,轉頭一看…

「喂,你這…呃!?」逍遙轉頭正要向台上的女子抱怨,這一轉頭,兩人的目光登時相接,兩人的表情都是一驚。

「是你(你)!?」兩人異口同聲的叫道。不同的是,逍遙的語氣是驚訝,而女子的語氣卻是驚訝中帶著喜悅。

沒錯,台上的女子,正是那位刁蠻女…

「怎…怎麼是你…」逍遙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看著眼前的女子。

「嘿!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呆瓜小賊!」女子還是一樣,盛氣凌人的樣子。

「哼…野蠻丫頭!」逍遙也不甘示弱的回道。

「…你們認識?」在一旁的芷青,滿是疑惑的看著逍遙。

「呃…先前有些誤會,沒想到她原來是…」逍遙到現在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這難道就是人家常說的「冤家路窄」嗎…

「爹!就是他!他欺負我,又搶走了我的『雷魂』,還把我綁在樹上!根本就無視我們林家嘛,爹爹要替我做主啦!」女子轉頭向林天南告狀道。

「……」逍遙在一旁無言的看著她。想不到她居然就是林家的千金,也是芷青的口中的好姊姊:林月如。記得芷青那晚說的,她心中的月如姊姊是個很漂亮,又十分照顧她,又很袒護她的好姊姊,但…這跟眼前的女子到底哪一點像啊!?

「他搶走了『雷魂』…他打贏你了?」月如這麼一說,林天南的目光登時陡然一亮,有人打贏她了?

「才、才沒有呢!他可是被我打的滿地找牙,哭天喊地的呢!」月如慌忙的辯解道。

(哇勒…還滿地找牙勒。)逍遙聽了,只覺得哭笑不得,這女的怎麼這麼愛面子啊。

「那你又怎麼被他綁在樹上?」林天南怎麼會看不出女兒的謊言,他又問道。

「那、那是因為…呃…」這一次可沒辦法自圓其說了,月如當場是尷尬不已,想不到自己的牛皮倒被自己給戳破了。

「喂!死小賊!上來跟我打一場,好讓爹爹知道你的實力有多爛!」惱羞成怒的月如,苗頭馬上就轉向逍遙了…

「喂喂…林姑娘,在下的確是冒犯你在先,但我可也挨了你一劍,這樣總該抵過,兩不相欠了吧…」逍遙再也忍不住,開口道。

「少來!你害我們失去一名長工和丫環,這帳還沒跟你算呢!」月如立刻回嘴道。

「去…明明就是你阻擾人家的鴛鴦雙飛…」逍遙小聲的嘀咕著。當然,這是不會讓台上的人聽見的。

「要是你贏了,所有的事都一筆勾消;反之,你得要代替他們做一年的長工!」月如說道。

「如兒,別這樣,這可是比武招親,不是武鬥大賽啊…」林天南出聲制止道。

「爹,你別管!女兒自有主張。」月如絲毫不在意林天南的制止,執意要行。

「唉…適可而止啊…」林天南搖頭嘆息道。堂堂南武林盟主,遇上了自己的女兒,還真的是無計可施。

「好!這可是你說的,在場的都是證人,可別賴皮。」說著,逍遙輕功一躍,輕輕巧巧的落在擂台上。他知道,若不上台,她鐵定是不會罷休的。

「嘿…這還差不多!」月如見逍遙上了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月如怎麼會這麼提議?當然,因為她知道,當初是靠二打一,再加上使用巧計才贏她的,真正打起來逍遙怎麼會是她對手。月如已經打定,她要逍遙來他家做長工,這樣,她才能好好的「管管」逍遙。

只是,她可沒料到,現在的逍遙,可不比昨天的逍遙了……

咕嚕、咕嚕…打開水壺,逍遙喝了幾口,那可不是水,那是酒;今天出門前,逍遙特地將水壺裡的水改成酒,為了什麼用?當然是為了發揮功力了。

「喂!拿去吧…」說著,逍遙將那把「雷魂」拋給了她。

「本來要拿去當掉的,感謝我的良心吧。」逍遙說道。

「哼…!」月如接過了劍,看了看,便往角落一擲,只聽得”嚓”的一聲,「雷魂」整支劍身登時沒入石磚裡,在場人都是一陣驚呼,他們均以為月如的勁道竟是如此之大,而逍遙卻知那是因為那把劍非常鋒利的關系…

「怎麼?不用那把劍哦?」逍遙問道。

「…殺一只死耗子何必用牛刀呢。」月如答道,她從一旁抽出一把劍,揮了揮,只覺金光閃閃,似乎也是一把不錯的劍。

(好啊!罵我死耗子…這個死丫頭!)逍遙心中罵道。「殺雞焉用牛刀」她刻意將雞改成死耗子,那當然是在罵他了…

「也對也對…你怎麼可以拿那把牛刀呢,那豈不是咒自己嗎,不吉利啊…」逍遙也不甘示弱的諷道。

月如先是一怔,才聽出了逍遙的話中意…

(咒自己…好啊!你罵我是牛!)月如可沒逍遙那種好脾氣,她右足一蹬,一箭步的衝上前去,往逍遙就是一劍!戰鬥已然開打……

刷刷刷!接連三劍,每一劍都只相距逍遙不到三公分,只看得靈兒在台下驚慌不已,這次情況不同,可不能上去幫忙了,因此她只能在場下乾著急…

逍遙何嘗不知道這有多危險,但他可不是故意讓月如的,逍遙實在沒料到,這野丫頭的劍法竟是如此好。

左跑又閃,逍遙不斷的閃避她的狂襲而來的劍,每一個位置居然都在要害上,這女子簡直就是想殺了他一樣!

「死小子!還不拔劍,你想死嗎!?」月如愈打愈火大,逍遙居然都不拔劍,這不是在輕視她嗎…

「嘿!我是看你可憐,要是我拔劍了,這場決鬥就結束啦,為了你面子著想,我還是晚點拔吧。」逍遙邊閃邊笑道,只說的月如更是火大,攻勢越來越急促。

為何不拔劍?逍遙可不是因為輕視她才這樣的,當然主要還是有激怒她的意思,但事實上,是逍遙的真氣尚未能提升到十成的境界,酒的效果似乎還要一下子才能發作…

「好,那你就等著死吧!!」月如說著,突然向後一躍,然後運起真氣,貫入右手,直達劍尖…

「如兒!不可!」林天南似乎吃了一驚,連忙開口道。

「喝!」已經太遲了,月如手中的劍橫劈而去,一道白光劍氣射出!

逍遙早有准備,他奔向擂台旁的旗子,往旗竿輕功一點,藉助旗竿之力向上一躍,在空中翻了兩圈,閃過那道劍氣。只聽得啪的一聲,旗竿斷成兩節。

(好厲害…!)逍遙暗吐舌頭的想道。這招和黑苗頭領的劍氣比較,雖不及他威猛,但速度之快難以閃避。若不是聽到林天南警告,自己恐怕就要步上旗竿的後塵了…

「如兒!你太胡鬧了!怎麼可以用這招!」林天南有些生氣的道。

那招正是林家成名絕技「七訣劍氣」裡頭的初階:氣劍指。月如用出這招,那不是想致人於死地嗎?

「我…」月如也知道自己太過分了…

「厲害!不過還不是打不中,好招式用起來也是因人而異的啊。」逍遙笑道。

「你!」月如一聽,這分明是在污辱她學的武功好,但使用的人爛嘛,月如可真被氣炸了。

「你完了!」月如原本還在擔心是否用的過火,但現在…

刷刷!一劍一劍的猛力狂刺猛斬,還不時的想招機會運起氣劍指來攻擊,月如已是全力以赴。

然而,逍遙的速度愈來愈快,輕功回避愈來愈流暢,他知道,內力已經可以全部發揮了。

(好!這樣她就沒藉口了吧…)逍遙想道。

沒錯,逍遙就是要激怒她,一方面可以讓她的攻擊出現漏洞,還要她使出全力,不然到時就算打敗她,她的個性是絕對不服氣的。

「喂!死丫頭,接招吧!」說完,逍遙內力一灌,長劍從背後的劍鞘衝出,飛至半空中。

只見逍遙腳尖一點,直衝而上,握住劍後,順著墜地之力刺向月如;月如一驚,迅速往旁躲去,突然眼睛一閃,驚覺不妙,連忙持劍格擋,當的一聲,居然是逍遙的劍鞘飛過來攻擊!

「什、什麼!?」月如大吃一驚,想不到劍鞘居然自己凌空飛來攻擊,只見劍鞘彷佛有人在操縱似的,連刺連劈,力道還不小,月如只擋得手腕發麻,而逍遙更是藉機而上,與月如鬥了起來。

那正是逍遙的傑作,只要內力夠,想要駕馭幾把劍都沒問題。只是,逍遙不知道,他內力得到「大地之石」些許的力量,功力又提升了一成多,不然他豈能駕馭兩把武器。

(好、好厲害!)月如左閃右擋,已是絲毫沒有反擊的機會,從逍遙拔劍開始,情勢大逆轉,變成了全是逍遙在攻擊。

(為什麼…昨天他根本就沒這麼強啊。可惡…)月如急的想使用氣劍指來反擊,可是逍遙早就看穿氣劍指需要將氣運至劍上,是需要一點時間的,他運起水芙蓉所傳的劍法,如狂風急雨般的攻擊著,令她毫無機會可言。

(怎麼會…)月如格擋著,只見逍遙的動作似狂似癲,竟有點像喝醉酒的模樣,但是又是如此的瀟灑豪邁,旁人看了都嘖嘖稱奇,施展武功也能這樣好看。

事實上,水芙蓉傳他武功時,到底她是女孩子,那醉仙劍施展起來嫵媚不已,像是女子微醉時的嬌怯模樣,逍遙將之改進,加入了狂放豪邁的樣子,施展起來,竟是如此的帥氣,只怕他也始料未及了。

(好…好帥…)不知不覺,月如竟被逍遙那瀟灑的武功動作所著迷了,微一分神,只覺劍勢遭到牽引,大驚之下,連忙穩住劍勢,擋住逍遙的左方來劍偷襲。

逍遙嘿的一聲,猛然滴向後一退,竟與月如相距兩步之外,這不是擺明了要她使用絕招了嗎…?

「你!」月如見逍遙居然如此瞧不起她,憤怒不已,但想到適才居然被他的招式所著迷,隨即又臉一紅。

「在下使用不光明的方法僥幸占上風,想必你也不服,不如我們各使出絕招,一招定勝負吧!」逍遙用略微大聲的音量說道。

「什…」月如一怔,才恍然大悟,原來逍遙是為了顧及她面子,才說出了什麼不光明的方法,但他又執意要月如出絕招,分明表示說要讓她輸的徹底,好叫她沒有藉口。

「好!就如你所願!」月如說道,她運起全身內力,全數貫入右手及劍上,霎時頭頂散出淡淡的白氣,場上民眾都是一陣驚呼,想不到這女子年紀輕輕,竟也有二十多年的功力。

逍遙一笑,同樣也是運起全身的真氣,面對氣劍指這種速度快殺傷力高的武功,也不能太大意。煞那間,逍遙全身上下冒出微濃的白色蒸氣,大家更是驚訝萬分,逍遙的功力竟還在她之上!?

兩方站住不動,全身的功力已飆至頂點,只見月如一手捏著劍訣,一手持劍蓄勢待發;相較於逍遙反而像是處之泰然的模樣,持劍的右手垂向地面,一點也沒有像要使絕招的樣子,難道,看過一次,逍遙已有把握破她絕招了?

「逍遙哥哥…」靈兒擔心的望著這場隨時就會開打的惡鬥,不由得心急不已。

「大哥…」站在靈兒旁的芷青的心情就更是復雜了,本來月如是她的青梅竹馬,照理說是應該期望她贏的,但是…逍遙是她的大哥,她也不希望他輸,她猶豫不決,不知該替誰加油。

「喝!」隨著月如一聲大喝,生死之鬥已經展開。

氣劍指隨著月如的劍一揮,橫空斬至,速度之快難以想像,逍遙猛然的往旁邊一躺,整個人在一瞬間躺到地面上,氣劍指從逍遙的上方不到一公分處掠過,只嚇得靈兒驚叫了出來。

「天真!」月如叫道,逍遙大吃一驚,原來居然有一道氣劍指貼地而至,沒想到居然有兩道!?

「逍遙哥哥!!」靈兒驚叫道,她身子一動,就要往台上衝去…!

就在那十萬火急之際,逍遙急中生智,長劍猛然地往地面一插,順著那插進地面的力道右手用力往下一頂,逍遙的身子登時如彈簧般彈了起來,氣劍指也剛好從逍遙的底下掠過,當的一聲,逍遙的長劍斷成兩截。

「!?」靈兒一愣,登時停下動作,但是隨即卻又見逍遙的左手故意往下,氣劍指的余勁竟在逍遙的左手臂劃了一刀!這一瞬息的動作,在場卻只有月如、靈兒、林天南等武功好手注意到,他們均不明逍遙為何要挨一刀。

「疾!」逍遙忍痛,將劍鞘一擲,瞬間御劍術一使,劍鞘幻化為二十多柄,擊向月如而來!

月如一驚,只見劍鞘四面八方圍攻而來,月如擋之不及,只覺手中的劍一沉,一把劍鞘套上月如的劍,緊接著另一柄劍鞘往月如手腕一擊,月如吃痛,手一松,劍被劍鞘所奪,眨眼之際,劍鞘又變回一柄,回到逍遙手中,劍被奪,勝負已分…

「多謝姑娘手下留情,沒將在下的手給斬下來…」逍遙微笑道。眾人見逍遙的左手鮮血直流,聽他這麼說,真以為月如手下留情,即時收手,沒斬斷他的手臂。

「你…」月如只覺不知如何是好,逍遙這麼說,那適才故意給斬一劍明明就是為了幫自己留面子,自己已經輸了,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跟他爭論了…

「哈哈哈…少俠功夫好,人品也不錯啊。」林天南笑了笑,走到擂台上來。

「如兒,你輸了。」林天南這一說,月如彷佛大夢初醒一般,愣了一下。

(我…輸了…?不可能!)呆了半膂,月如才驚覺…

「我…!」月如又露出了滿臉的不服氣,要她承認輸,難的很。

「月如!人家已是手下留情,又處處留面子,你還胡鬧!」林天南小聲的叱道。

逍遙聽了,不由得又驚又配,他從懷中拿出一樣東西,月如一看,又是一驚,原來是自個兒頭上的金釵!

原來逍遙在戰鬥中以飛龍探雲手偷得,主要是到時候她不認輸時告訴她逍遙是讓她的,要是當時使用這招,她早就輸了。然而這一瞬間的動作,林天南居然看在眼裡,逍遙不由得對他露出欽佩的神色。

「我、我…」接過金釵,月如緊咬下唇,不知如何是好,認輸這件事,她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

「各位鄉親父老,今日小女的比武招親已有結果,多謝大家的共襄盛舉,明日起我林某人將於林家堡宴客三日,大家請務必賞光啊!」林天南一笑,大聲宣布道,眾人登時嘩然。

在場,只有逍遙、月如、靈兒、芷青露出了錯愕的面容…

(我…我要跟他結婚…)月如呆呆的,彷佛不相信自己耳朵所聽見。

原本,她叫他上台只是為了讓他在她們家做工,受她使喚啊,可是…如今,卻轉變成了要嫁給他!?

一想到要嫁給他,月如突然滿臉紅韻,她心中竟隱約覺得,嫁給他其實也不錯啊…

「人家…人家才不依呢!」突然,月如驚覺自己居然會有這種想法,登時羞愧不已,輕功一使,急急奔入了家門內……

「哈哈哈…難得、難得,想不到如兒也會害臊呢…」林天南看了,呵呵笑道。

「小子,快跟著如兒去啊,還愣在那兒做什麼?」林天南笑道。

「嗄…我…為什麼?」逍遙還搞不清楚狀況…

「裝傻?比武招親上,你勝了我女兒,自然就是我們家的女婿啦。」林天南這一說,逍遙彷佛被雷擊中般的嚇了一大跳。

「等、等一下…!」逍遙結結巴巴的說著,卻見人潮逐漸散去,丫鬟們收拾著東西,芷青以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望著他,而靈兒則是以復雜的神色看著逍遙,逍遙有苦難言,不知該怎麼說才好。

寫的不錯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