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貼紙

  • A+
所属分类:情慾校園 情色文學
摘要

  於是直到他三年前去世,小姨依舊是單身一人。  我的性格比較內向甚至沉悶,沒什麼朋友,所以經常上網聊天和逛一些催眠吧。

我叫李?,普通的高一新生,普通的家世,普通的相貌,沒有一點討人喜歡的地方。

  由於在外地讀書,所以暫時寄宿在U市小姨家。

  小姨余傾是個二十六歲大美女,由於老來得女,外公對小姨寵愛到了極點。

  聽我爸說當年好多男人都去找我外公提親,卻沒一個入了我外公的眼。

  於是直到他三年前去世,小姨依舊是單身一人。

  我的性格比較內向甚至沉悶,沒什麼朋友,所以經常上網聊天和逛一些催眠吧。

  甚至經常幻想要是我自己會了催眠?就能做自己愛做的事,比如…我的小姨。

  我承認,我喜歡小姨,本來青春期就對女性的身体比較好奇,尤其是那個晚上過后,我就對小姨有了那份心。

  那是高一上半學期的一個禮拜六晚上,我半夜渴醒,起身去客廳倒水喝,卻意外聽到小姨房間傳來一些怪聲。

  於是我躡手躡腳走到小姨的門前,聽見里面傳來「嗯…啊…」的喘息聲。

  是小姨的聲音!我記得家里並沒有來人,那就是說,小姨是在自慰,三更半夜,小姨偷偷在自慰!一想到這里,我的分 身情不自禁的硬了,連忙回了自己的房間去解決。

  第二天,小姨的臉色紅潤,看起來竟比平常美了几分,看得我一陣失神,連忙低頭吃早餐。

  再想起昨晚的事,不由小腹一熱。

  「小?,你的包裹。」

  小姨在客廳叫我。

  由於在外地讀書,所以我暑假也以學業繁忙為理由留在了U市小姨家,剛好我們英語老師林絮跟小姨是好朋友,於是小姨請她偶爾來幫我補習。

  林絮也是一個美女,雖然她的女儿跟我一樣大,但她卻還是二十歲的模樣,跟她女儿我們的班花霍斯寧是我們這群男生的暗戀對象。

  「來了。」

  我放下筆走了出去,一邊還在疑惑,都放假了,誰會給我寄來包裹?李?收

  ---K包裹上面只有這几個字,卻更加讓我疑惑,K,好吧,這是我在網站里的一個好友的名字,但那小子都半年沒出來冒過泡了,個人說明是什麼他回自己的星球了,勿念。

  我道了謝拿著包裹走進房間,打開一看,一片上面畫了八卦圖的紙,我捏了捏,大概是一張貼畫。

  還有一封信。

  13(我在網上的外號)多謝你給我的啟發,我成功做了這個催眠貼紙,送你一片,附帶使用說明。

  另:我終於回家了,勿尋。

  K催眠貼紙?不會吧,這難道就是小說里面那些可以催眠別人的東西?我連忙打開使用說明,按說明上的把貼紙貼在了右手的背面,使勁摁壓,過了半小時把紙撕下來。

  一個很普通的八卦圖出現在我手背上,我用水洗了洗,手都搓紅了愣是沒掉,果然跟說明上的敘述一樣,那我就要測試一下了。

  當然,第一個也是最合適的就是我的小姨了,我走出去坐在小姨旁邊,心里不由有點忐忑。

  深吸了一口氣,我抬起了右手,「小姨,你看我這個紋身怎麼樣?」

  小姨放下遙控器,側過臉看著我手上的八卦圖形,「紋身?你也不怕你爸…」

  我在心里默念「催眠貼紙」,就看到小姨身体一直,眼神空洞的對著我,話也沒說完。

  成功了!真的成功了!我拿著手在小姨眼前晃了晃。

  看她沒反應刻意放緩了聲音。

  「你叫什麼名字?」

  「…余傾…」

  「在你面前的是誰?」

  「…我姐姐的儿子,李?」

  「你覺得他怎麼樣?」

  「…很悶,內向,有時候的眼神讓人有點怕怕的。」

  「你有沒有男朋友?」

  「沒有。」

  就知道小姨沒有男朋友,我看著她不由舔了舔嘴。

  「你姐姐是不是你的親人,你最愛的親人?」

  「是。」

  「她的儿子是她最愛的人哦,那她的儿子也是你最愛的人,對不對?」

  小姨皺起了眉,似乎有點抗拒,過了一會儿點了點頭:「是。」

  「可是李?不喜歡你,所以你只能慢慢吸引他的注意力。」

  「是…吸引…李?…注意。」

  我看了看小姨身上的居家T恤,有點不滿。

  「看到他你就會有快感,會在他面前穿性感的衣服,對了,你晚上會一邊做春夢一邊手淫,而你做夢的對象都是李?,你會越來越想勾引他,越來越想把身心交給他。」

  「是…看到…性感…做夢…勾引…」

  「你醒來后不會記得我把你催眠了,你會認為這是你自己的想法,嗯,當你聽到我說『傾國傾城』時你會回到這個狀態。」

  「…自己的想法…傾國傾城…」

  「當李?抹著鼻子說話的時候,你不會明白他說話的意思,卻會把它當做自己的意思照做。記住了沒有?」

  「……是…」

  「那麼,當你聽到我說『3』你會醒過來,只記得我在跟你聊天但是你走神了。」

  「3。」

  小姨眨了眨眼睛,慢慢回神,看到我不由臉上一紅,微微蹭了蹭雙腿。

  我摸著鼻子,「你現在覺得很熱,但是空調壞了,所以你只能脫了衣服,你會覺得李?看到你的裸体是很正常的。」

  小姨扯了扯領口,覺得很熱,很直接的脫下了T恤,露出了粉色的內衣,32D的胸部看得我兩眼發直。

  小姨看到我的表情,衝我妖嬈一笑,慢慢褪下了牛仔褲,跟內衣同色系的內褲下面濕濕的。

  這樣過了三天,小姨的穿著越來越性感,甚至我半夜去喝水都能聽到她的呻吟,看我的眼神越來越露骨。

  我終於把催眠貼紙的使用方法給明白了個透徹,我決定,就是今天了。

  「小?,吃飯了。」

  小姨現在叫我的名字語氣很溫柔,像叫男朋友似的。

  我走過去坐在餐桌前,就見她衝我跑了個媚眼,那眼神,勾人。

  我吞了吞口水,看著小姨去開了音樂,不由靈光一閃,摸著鼻子。

  「你想讓我一邊吃飯一邊看你跳脫衣舞,當我盯著你看的時候你會覺得快感越來越?烈,然后你會跳的更投入,當第二首歌結束的時候,你會不過一切扑在我身上讓我佔有你。」

  我放下手,小姨對我說,「小?,我跳舞給你看。」

  吃著晚飯,我看著小姨的動作從生疏到流暢,看著她慢慢揭開一顆紐扣,慢慢把衣服里的風景展現在我面前。

  那飽滿的雙峰,半遮半露的蜜穴讓我几乎控制不住。

  她感覺到我的注視,微微一頓,身体慢慢變得粉紅,下身涌出一股液体,動作更加投入。

  我終於吃完了飯,第二首歌也結束了,甚至地面上都有了水漬。

  小姨赤裸著扑到我身上,瘋狂的吻著我。

  我回應著,一只手揉捏著小姨豐滿的胸部,一只手摸著小姨的下体,果然已經泥濘不堪。

  小姨為我脫了衣服,直接將小 穴對著我的肉 棒坐下去,卻繃緊了身子。

  我感受到里面的緊致,小姨竟然還是處女!我摸著鼻子,「當我捅破你的處女膜時,你不會感覺到痛,反而會達到一個高潮。」

  然后我猛地一挺身,小姨尖叫著到了高潮。

  我不等她恢復就開始抽插,看她在我身下呻吟,想起以前她對我冷漠的態度,不由加快了速度。

  「啊啊…嗯…唔。小?…小?…」

  「怎麼樣…舒服嗎?」

  「。嗯…好。舒服…再深點…啊…我。我…不行了…我要去了…啊啊啊…嗯」

  小姨身体抽動著,我也忍不住和她一起到了高潮。

  溫存了一會儿,我抱著小姨坐在沙發上,摸著鼻子「現在你打電話給林絮,邀請她跟她女儿明天來家里玩,要用平常的聲音。」

  英語老師跟她的班花女儿都是高傲的人,那麼,讓她們做低賤的事應該會很有趣吧。

  既然摸清了催眠貼紙的使用方法,那麼游戲可以開始了。

  小姨一邊隨我擺動著腰肢,一邊拿起電話撥號。

  「林姐,是我,嗯。」

  「我想請你明天來我家,對,有好東西給你看,帶上斯寧吧。」

  我壞心的猛然加快了速度,小姨瞬間達到了高潮,聲音卻還是很平靜。

  「那,晚安,明天見。」

  「…好深啊。再…動一下…我又…又要丟了…不行啊。啊啊。」

  又一次的高潮,看小姨無力的閉著雙眼,我輕輕說了句「傾國傾城」。

  小姨瞬間停止了喘息,只有胸口還不停地起伏著。

  「等下你去洗完澡就睡覺,今天晚上的一切,你會覺得是在做夢,身体的不適感你會覺得不重要。」

  「你依舊會勾引我,你會覺得這是不對的,然后討厭自己,但是你會更加愛我,更加想得到我。」

  「只要我碰到你,或者叫你小姨,你都會達到高潮,然后更加愛我。」

  「你同樣不會記得我催眠了你,那是你自己的想法。」

  「當我說『3』你就會醒過來,然后洗澡睡覺,對了,明天早上醒過來,你會叫著我的名字手淫到高潮。」

  「3」

  看小姨顫抖著回房間,我處理了客廳的痕跡,明天,應該會更好玩。

  第二天我大清早就到小姨門口,剛好趕上她在自慰,聽她在門里叫著。

  「小?…給我。我…我…要…啊。唔…小?…我愛…愛…啊啊啊…愛你…」

  惹得我差點忍不住破門而入,想起今天的計划,才又忍了忍。

  吃過早餐,我跟小姨一起看電視等著老師的到來,我表現的目不側視,卻一直注意著小姨的動靜。

  小姨一直在偷看我,然后皺起眉頭,之后卻又忍不住偷偷看我,兩條腿也越加越緊,不住的摩擦著。

  我邪惡的勾起嘴角,輕輕說,「小姨?」

  小姨扭頭看我,身子一僵,到了高潮:「怎…啊。啊…怎。怎麼了?」

  我心中暗笑,卻一臉疑惑的伸手輕扶了扶小姨的胳膊,「小姨,你怎麼了?」

  小姨突然趴在了沙發上,連續三次的高潮讓她身体不停地顫抖,我甚至都看到愛液順著她的大腿流到了沙發上。

  小腹不由升起一股欲望,我?忍著,「是不是不舒服?你要不要緊?」

  小姨彷彿怕我看到她尷尬的樣子,?撐著站起來。

  「我沒事,就是想睡了,林老師就交給你招待了。」

  然后扶著牆回了房間。

  看著她關門,我輕輕應道,「知道了,小姨。」

  她的臉色漲紅,『啪』的關上了門,然后我就聽到一陣喘息和人落地的聲音。

  「叮鈴。」

  客人來了,我邪笑,來得正好。

  「林老師,請進,霍同學,請進。」

  我關上門,伸出右手在她們面前一晃,作勢請她們進來。

  看著她們連眼中的鄙夷都來不及收就僵直了身子,雙目無神的望著前方。

  我冷冷一笑,「都跟我過來,坐在沙發上。」

  等她門坐了下來,我看著霍斯寧,我們的班花,柳葉眉,櫻桃嘴,丹鳳眼,膚色白皙,果然跟老師一樣是不可多得的美女。

  「以后當你們聽到我說『淫蕩母女花』的時候,就會回到這個狀態,把你們的思想交給我控制。」

  「是,聽到…狀態…控制。」

  看著女老師毫無防備的美麗酮体,我興奮的再次硬了起來。

  我到小姨的門前,輕輕敲了敲門。

  「傾國傾城,打開門,走出來。」

  小姨打開了房門,兩眼呆滯的望著我。

  「待會不管你看到什麼,聽到什麼,你都不會去管,也不會記得,除非我用手摸你的額頭,否則你會一直保持這個狀態。」

  把小姨也領到沙發上坐好,我又對霍斯寧說「除非我用手摸你的額頭,否則你什麼也看不到聽不到。」

  林老師,這麼完美成熟的人妻老師,果然最適合當老師了。

  「林絮,你的職業是什麼?」

  「老師。」

  「那你就有義務熱愛學生,教導學生,幫助學生解決問題了?」

  「是。」

  「在你面前的李?也是你的學生是嗎?」

  「是。」

  「那你就有責任愛他,並幫他解決問題,這是你身為教師的責任,對吧?」

  林老師皺眉卻又松了下來,「是。」

  「那麼,只要他說『拜託了,老師』你就會答應他提出的要求,因為這是你的責任,因為你愛他。」

  「拜託了老師…答應…責任…愛…」

  「那麼,當我說『3』的時候你就會醒過來,你會忘了我把你催眠了,只記得你是在給我教學,並且只有我們兩個人。」

  「3」

  林老師眨了眨眼,看著我問:「李?,你有什麼不會的都可以問我,這是我作為教師的責任。」

  我立馬擺出一副很疑惑的樣子,「老師,我想知道,援助小姐是怎樣對待客人的。」

  林老師神色僵硬,「援交小姐?」

  下面,就好玩了。

  我的生活,會變得不一樣。……..  文筆不好,諸君見諒。……..  我裝作一副疑惑的樣子:「老師,我想知道,援交小姐是怎麼樣對待客人的。」

  老師明顯一愣,「援交小姐?」

  「是啊,我想知道,拜託了,老師」

  我依舊是一副疑惑的樣子,看著美麗的人妻老師在聽到我的關鍵詞后放下了滿臉的糾結。

  進一步為我所控。

  「她們大概就是滿臉微笑,對著客人拋媚眼吧。」

  老師邊說邊作勢衝我嫣然一笑,看的我眼睛發直,什麼叫做媚眼如絲,不外如是。

  我吞了吞口水,「解釋問題要用實際例子,你現在就是援交小姐,而我就是你的客人,拜託了,老師。」

  老師的表情微微僵硬,但作為教師的責任和我的請求使她不得不妥協。

  於是她扭動著身子靠近我,「老闆,來玩嘛」

  我故作不屑的看她一眼,並未出聲。

  老師見此拉過我的左手輕輕的摩擦她的胸部,隔著衣服,我依舊能感覺到她的乳頭硬了起來。

  她臉色微紅,引著我的手一路向下,順著小腹到了女人最私密的山谷。

  我忍不住輕輕揉弄几下,就收回了手,「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料,值不值得玩。」

  老師似乎進入了角色,毫不猶豫的脫下襯衫,褪去牛仔褲。

  青色的文胸內呼之欲出的雪白雙峰出現在我面前,同色的丁字褲以及茂密的黑色森林更是讓我的下体迅速崛起發脹。

  老師發現了我的情況,很是驕傲的挺起傲人的雙峰,據我目測至少有34D,果然,當教師實在是太屈才了。

  「嗯,身材不錯,」

  我玩味的伸手扯了扯老師的丁字褲,「你果然很淫蕩啊,穿這麼邪惡的內褲。

  那麼,就請手淫給我看吧。」

  老師點頭,一只手用力揉捏著自己的豐滿,另一只手則在肉穴附近來回摩擦。

  「嗯……我、啊」

  「把你的感受說出來,手淫舒服嗎?」

  「嗯……好…好舒服…我…我的小騷穴好舒服……好…」

  「嗯呼嗚……、呼啊!哈啊啊……嗯嗯嗯!」

  「啊啊啊啊……要出來了…我…我我不行了……」

  老師抽動著身子,臉色通紅。

  「我要……要…要高潮……高潮了……啊啊啊啊…嗯」

  伴隨著話音,一股白濁的愛液自青色的丁字褲兩側噴涌而出,順著老師潔白的大腿內側向下流。

  「沒脫內褲就高潮了,這樣不行哦,那就罰你用你的小穴裝下我的肉棒。」

  老師直起身,臉上還泛著高潮后的余韻,脫下了丁字褲,「那就請你用你高貴的肉棒狠狠地懲罰我的小騷穴吧!」

  我躺著讓她脫下我的褲子,露出我早就發脹的老二。

  老師似乎皺了皺眉,但隨即想到她是在為我解釋問題,於是不再疑惑。

  用肉穴對准我的老二,緩緩坐了下去。

  溫潤的肉穴緊緊包裹著我的老二,那緊致的感覺讓我几乎繃不住差點泄了。

  「嗚…嗯…嗚……好大…好……舒服…」

  老師扭動著腰,在我身上起伏著。

  沒想到,老師都生了孩子,還是這麼緊致,那肉壁一陣一陣吸允,蜜汁氾濫卻緩緩收緊,不會是傳說中的名器吧!我把手放在老師的玉乳上,輕輕彈了彈,引起老師的一個顫抖,之后在我身上扭動的更加快了,敏感點嗎?我笑,把雙手都放在老師的乳頭上,更加賣力地揉捏著。

  「嗯……哼…我……我又……又不行了……我……啊啊啊啊…」

  老師粗喘著,胸部一起一伏的,我也忍不住在她的身体里爆發出來。

  這麼極品的人妻,這麼淫蕩的身体,我怎麼可能放棄。

  「淫蕩母女」

  我輕輕在老師耳邊說,看著她再次恢復到催眠狀態。

  「林老師,剛才舒服嗎?」

  「…舒服……」

  機械般的聲音,完全沒有平常高傲的樣子。

  「那你還想要那麼舒服嗎?」

  「想…」

  老師毫不猶豫,彷彿想起了之前的快感,身体微顫。

  「但是只有淫蕩的女人才能這樣舒服哦,你願意做一個淫蕩的女人嗎?」

  「我…我……我願意…」

  似乎經過了?烈的心里斗爭,老師過了片刻才點頭。

  「我允許你做一個淫蕩的女人。」

  老師翹起嘴角,笑得很滿足。

  「那麼,你從今天起每天晚上都會做春夢,夢里的對象都是我,你會覺得你的老公不能滿足你而不想和他做愛。」

  「是……做春夢……不能滿足…」

  「你會越來越愛手淫,每次高潮你的腦海里都會出現我的身影,你會越來越愛我。」

  「是………愛你」

  「只有我能給你舒服,所以當我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你所有的一切,你的女儿你都不會在乎,你只想要我,只想舒服。」

  「是……舒服……只想…………舒服」

  「當然,在外面,你要繼續保持本來的樣子,但是當你想要我的時候你會拚命忍著,實在忍不住就會手淫,知道我們兩個單獨在一起為止。」

  「是……保持…………忍……」

  「當我摸著鼻子說話的時候,你不會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是你會照做。」

  「是……摸……」

  「那麼,當你聽到我說『3』你會醒過來,你不會記得我催眠了你,但我說的話你會當成你自己的意思。」

  「是………自己的……意思…」

  「醒過來后你會對看到的一切無動於衷,因為你在乎的只有我。

  無論我跟你說什麼你都會覺得是對的。」

  「是………………」

  「那麼,3」

  老師眼中慢慢恢復了神采,卻依舊坐在地毯上看著我,目光柔和,只隨著我轉動。

  我抬頭看了看時間,十一點了,一個早上就這樣過去了。

  可是我的游戲才剛剛開始,我們的班花,霍斯寧同學可還什麼都沒做呢。

  我輕輕撫摸班花的臉,「我叫你小寧,可以嗎?」

  班花抬頭雙目空洞,「是…」

  「小寧,當你聽到我說『3』的時候,你會清醒過來,你會發現我要?暴你,但是你沒有任何能力反抗,也不會怨恨我。」

  「是……?暴…」

  「你會發現你的媽媽也在旁邊,可是無論你怎麼叫她她都不來救你,直到你第一次高潮,你會徹底的絕望。」

  「是……媽媽…絕望…」

  「然后你會隨著快感愛上我,我就是你的一切,你不會在意其他的任何人,因為你最愛的媽媽也讓你絕望了。」

  「是……愛…任何人………」

  「當我摸著鼻子說話的時候,你不會懂的我說了什麼,但你會照做。」

  「是…摸鼻子……照做…」

  「你不會記得我催眠了你,我說的話你會認為那是你自己的想法。」

  「是……自己的…想法…」

  「那麼,3」

  小寧眼中慢慢恢復了清明,雙手抱胸看著我,「你想做什麼?」

  我一把把她推到在沙發上,俯身雙手撐在她的兩側,「你覺得呢?」

  小寧拚命的的掙扎,卻依舊推不開我,突然看到了林老師,「媽媽,媽媽,救救我!」

  我笑,「她不會救你的。」

  林老師聽到我的話后點頭,「對,我不會救你的。」

  小寧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媽媽,你怎麼了?救救我!」

  我解開小寧的襯衫,眼前的景色令我吞了吞口水。

  可能是遺傳的原因,小寧的胸部發育良好,白色的文胸襯得她的肌膚雪白,兩團雪白也隨著呼吸一起一伏,加上臉上的紅暈,令我色心大起。

  我脫下她的衣服,用雙手挑逗小寧的兩顆紅櫻桃,看她繼續呼救,「因為你的出生本就是個錯誤,你的媽媽不愛你爸爸,更不愛你。」

  老師依舊只看著我,絲毫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對,我不愛你爸爸,更不愛你。」

  小寧身体僵硬,美目中蓄滿淚水,卻倔?的不哭出來,「媽媽,怎麼會?怎麼?我…啊…」

  我趁機脫下小寧的褲子,用力的貫穿她,看著她的處女血從交合的地方流下。

  「啊…痛……嗯……唔…」

  「你的媽媽不要你了,因為你是個多余的。」

  「對,」

  老師接口,「我不要你了,你是多余。」

  「嗯……唔…不……媽媽…」

  「不……嗯嗯…不………啊啊啊啊……」

  小寧在痛苦中達到了高潮,小穴抽動著,我也忍不住射了。

  我再次抽插起來,隨著快感的增加,小寧看我的眼神越來越溫柔,並努力配合著我扭動腰肢。

  「嗯嗯……好……好愛…我…」

  終於,她的眼中只有我,在也不在乎其他的一切。

  看著班花在我身下呻吟,我不由苦笑,以前的我,從來都只是她嘲笑諷刺的對象,要是沒有催眠貼紙,我怎麼可能會大翻身。

  三個曾經高傲,對我不屑一顧的女人,每天都給我緩解欲望。

  我等待著,等待著下個獵物。

 

 

  催眠貼紙番外篇

  諸君,再次?調,lz不是太監!不是!嗯,文筆不好。見諒哈。

  另,提前祝諸君端午節快樂!  由於昨天催眠了我的新鄰居,我的好心情從早上起床,到現在都沒減退,我決定出去走走。

  可是我還沒出門,門鈴就響了,小姨去開了門,我從房間出來,就看到了我的又一個新獵物--我們的美女房東沈佳。

  她可是除小姨外最讓我垂涎的人。

  沈佳去年奉子成婚,今年只有二十一歲,她父母在她婚后移民了,給她留下這座大樓。

  而她在三月份生下一個女儿,五月份跟她丈夫去了c市出差。

  小姨連忙把沈佳請進了客廳,「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說一聲。」

  我偷偷瞄著她,可能是剛生孩子不久的原因吧,她的臉蛋白里透紅,圓潤了不少,但是卻比以前有了更加風韻,美艷的讓人移不開目光。

  沈佳似乎感覺到我的注視,皺了皺眉,「我前天才到,今天孩子剛睡不就來了。」

  跟以前一樣的聲音,卻少了青澀。

  我伸出右手摸摸鼻子,「沈姐,你不會是回來收房租吧。」

  沈佳抬頭看我,視線在我手背的貼紙上停下來,眨了眨眼,瞬間目光呆滯,兩眼無神,雙手垂直在身体兩邊,頭微微低下。

  我摸了摸鼻子,對小姨說:「回房睡覺去吧。」

  小姨身体一滯,面無表情的回了房間。

  「沈佳,聽得到我說話嗎?」

  「…聽得到…」

  「你老公呢?」

  「……他在c市工作」

  「什麼時候回來?」

  「…工作調動……大概要半年…」

  半年嗎?剛剛新婚就兩地分居,看來沈姐的欲望,就只能由我幫她緩解了。

  「你的孩子呢?」

  「…她在樓上睡覺」

  嗯,三個月大的孩子,還要哺乳吧。

  我把手放在她頭上,作勢取出了什麼東西。

  「看著我的手,上面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

  「這是你關於性和育嬰的所有記憶,現在我把它拿走了」

  「是……記憶…拿走…」

  「那麼你就沒有這方面的記憶了」

  「是……沒有……記憶……」

  「可是每個人都有這方面的記憶,你沒有,就不是正常人了。」

  沈佳皺起眉,表情惶恐。

  我又作勢把手放在她頭上,再輕輕拿開。

  「現在我把它還給你,允許你有這部分記憶。」

  她滿足的笑了,「是…還…」

  「但是你在我面前會不記得關於性和育嬰的一切記憶,不論我做什麼都是對的。」

  「是……不記得……對的…」

  「我是你最相信的人,你有什麼話都會跟我說。」

  「是……最信任…說…」

  「當你聽到我說『沈佳,睡吧』,你就會回到這個狀態,並且忘了我催眠你所發生的事,我的指令,你會當成自己的意思。」

  「是…沈佳,睡吧…狀態…………」

  「你不在意別人的話,我是你最信任的人,我做的都是對的。」

  「是…不在意……最信任……對的…」

  「當你聽見我說『3』的時候你會醒過來,會忘了我催眠你所發生的事,然后請我去你家看你的寶寶。」

  「是…醒……忘記……看…」

  「那麼,3」

  沈佳閉了閉眼,再睜開時眼睛一片清明。

  「沈姐,你真的是為收房租回來的?」

  「哪能呢,你姐夫他要在那邊工作半年,我不喜歡那里,就回來了」

  沈姐的語氣很平和,她以前跟小姨就是用這中語氣說話的。

  我點頭,一時無話。

  沈姐好像想起了什麼,「小?,跟我一起上去看看寶寶吧,你還沒見過她呢。」

  我點頭,隨著她去了樓上。

  「小?,來看看吧。」

  沈姐真的把我當成她最信任的人,把在上海的事都告訴了我,包括她們夫妻的事。

  我低頭看了看沈姐的女儿,五個月大小就已經精雕玉致,看起來非常可愛。

  「沈姐,你是喂母乳嗎?」

  「是啊,母乳比較健康嘛。」

  「那沈姐你知道,喂乳前母親最好運動一下會對寶寶很好嗎?」

  沈姐皺眉,「是嗎?我不知道,要怎麼做?」

  我微微一笑,「我來教你。」

  沈姐聽從我的安排坐在了床上,白色的短裙下面修長的美腿吸引著我的注意,可能是有點緊張吧,她的腿輕輕動了動,我眼尖的看到了她穿著白色的內褲。

  她的面部表情很正常,胸口卻不斷起伏著,就算隔著白色的襯衫也能看到黑色的文胸中隨著呼吸緩緩搖動的雙乳。

  「沈姐,脫下你的襯衫。對,就是這樣。」

  我伸手解開文胸的暗扣,兩手托起她的渾圓,卻無法用一只手把它完全掌控,白皙的乳肉從我的指縫間隙中滑出。

  我用力揉捏她的雙乳,一絲絲白色的乳汁從紅色的櫻桃里流下,我再也忍不住,張口含住一顆紅櫻桃,用牙齒輕輕的囁嚅,感覺到它在我的嘴里硬挺起來。

  「小?,這,身体好,嗯奇怪。」

  我吸允著沈佳的乳頭,一股甜美的乳汁順著我的喉嚨進入我的胃。

  「哪里奇怪?」

  「下,嗯,下面」

  我解開她的褲子,摸了一把暗紅色的內褲,已經濕透了,聽說女人懷孕和哺乳期容易動情,果然是真的。

  「那個地方叫小騷穴,記住了。」

  「嗯,小騷穴,我記住了。」

  忘了關於性的一切,單純的沈姐更加讓我興奮。

  「小騷穴怎麼樣難受?」

  我繼續手上的動作,不停的把她的一對大白兔變換形狀,有規律的玩弄著。

  「嗯,嗯、小騷穴里面好癢,嗯,好難受,嗯哼。」

  沈姐扭動著身子,紅唇微啟,面上一片潮紅。

  我在也忍受不住,扯下她的內褲,把早已怒漲的分身挺近她的小穴。

  我的雙手在她膩滑的玉背上、香臀上四下游走,奮力點火, 她嬌喘著,不一會儿就無力的癱軟在我懷里。

  「怎麼樣,小騷穴被肉棒玩的舒服嗎?」

  「嗯,小,小騷穴,被,嗯玩的好啊,好舒服嗯啊,好舒服」

  我停下動作,「現在呢?」

  沈姐早已欲火焚身,慌亂的動著下体,「玩啊,小?,啊,拜託你繼續玩我的小騷穴,哈,我想要你玩。嗯」

  我聽著她的淫蕩的話語,分身更加硬挺,用力頂至她的小穴深處。

  「對……啊啊……就…就是這樣……啊啊啊用力的玩……嗯…啊啊啊啊……好舒服………小?嗯啊……小?」

  「喔……喔……用力……對……用力玩……小…?…啊……哦……小?……用力干……爽死了……小騷穴爽死了……好……好爽……用力……啊……太舒服了……」

  「啊啊啊……我不……不行了……姐姐……的小……騷穴……呃呃……要被你……啊啊…玩壞了…壞了…啊啊啊啊……哇啊…」

  沈姐放開雙手雙腳,成「大」字形躺在床上,張大嘴粗喘著氣,緊緊閉著雙眼休息。

  我發泄后抽出老二,只見沈姐的陰戶不似未插時一條紅縫,於今變成一紅圓洞,淫水不停往外流,順著美臀流在床單上,濕了一大片。

  我也躺在一旁,用手輕揉著她的乳房與乳頭,沈姐休息片刻睜開美目,用嬌媚含春的眼光,注視著我。

  「小?,就,就是這樣運動嗎?」

  我點頭,一臉嚴肅,「對,就是這樣的,一定要跟你最信任的人一塊儿才行。」

  「最信任的人,」

  沈姐的眼神突然一滯,又恢復清明,「那小?你願意幫我做運動嗎?」

  「可是沈姐,我馬上就開學了,不會每天都有空過來這邊。」

  沈姐蹙著眉,表情慌亂,就快哭了,「那怎麼辦?寶寶每天都要吃奶的。」

  我咬著唇建議,「要不,沈姐你搬我家去住?」

  沈姐一把扑在我懷里,用力的點頭,豐滿的雙乳摩擦著我的胸膛,使得我一個輕顫,老二又挺了起來。

  我忍不住再次把她摁倒在地下,沈姐的表情很興奮,「小?,你又要給我做運動,玩我的小騷穴嗎?」

  我不說話,把老二在她的乳房上一頂,她立馬韁硬了身子,一股淫水從小穴里流了出來。

  我雙手用力架起她的雙腿,長長的肉棒對准她粉紅色的小穴,「沈姐,你想和我做運動嗎?」

  沈姐大聲說:「我想和你做運動,我想你玩我的小騷穴!」

  聽到沈姐的話,我再次挺身進入了她的小穴,在那片溫暖而緊致的密地中使勁抽插,一挺一點一磨一轉,沈姐隨著我的動作扭著身子把交合處貼的更緊,小穴里淫水氾濫,不斷流到地板上。

  「啊………………好……舒…服……小穴里……好漲……好滿……小?……小?……我……」

  「好……嗯……小……啊……我……小?…………運動………嗯……啊………」

  「……我……嗯………哼……嗯……我好喜歡………我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

  沈姐猛地僵直了身子,小穴一陣陣緊縮,一大股津液噴涌而出,,燙的我的老二也把持不住,又抽插了几下,滾燙的精液直射進她的小穴。

  我放下沉姐,她的下体通紅淫液橫流,四肢無力地癱軟在地板上。

  我親了親沈姐滿是薄汗的臉頰,起身收拾好自己,把她的孩子抱了過來。

  「沈姐,可以給她喂奶了。」

  沈姐大口呼著氣,顫抖著站起身接過寶寶坐在床上,精液順著她的下体在地板上流到床上。

  我坐在旁邊觀望沈姐喂奶,可能是寶寶太用力了,沈姐那通紅的下体又流出一股愛液。

  我突然想到一件好玩的事。

  「沈佳,睡吧。」

  沈姐身子一晃,目光呆滯,雙眼空洞無神,雙手卻無意識的摟著她的寶寶。

  「你現在的身体敏感度在提升,當我數到9的時候,你會變得無比敏感,就連走路時衣服的摩擦都會讓你忍不住高潮。」

  「是……敏感度………提升…………敏感……9………衣服……………高潮…」

  「1,你開始變敏感了。」

  「2,3,4,5,6,7,8,9」

  隨著數字的增加,沈姐的身上浮起一片紅暈,寶寶的吸允讓她在6的時候就忍不住泄身了,愛液不停的流出,她的雙腿也開始輕顫。

  「當你聽到我說『3』的時候你就會醒過來,然后收拾東西跟我去樓下住,你不會記得我催眠了你。」

  「是…3………收拾………忘記…」

  「那麼,3」

  沈姐的眼中慢慢恢復了神采,連忙把寶寶放在床上,她也立馬倒在床上,身体與被子剛剛接觸到,她又僵硬了身体。

  我也趴在床上,憐惜的親吻著沈姐的臉頰,看她一次又一次的繃緊身子。

  一個隨時隨地都會不小心高潮的少婦,加上老師,小寧,小姨,雨星,雨辰,陳阿姨,我的后宮已初具雛形。

  就在這天,沈姐住進了小姨家,我很高興,畢竟也肖想了她很久。  馬上就開學了,我越來越期待學校里的,我的新獵物。

 

  催眠貼紙番外篇(二)

  有了第一篇就有第二篇,為了證明ll3君我不是太監,居然到現在都還在填這個認為早就滿了的坑,淚了……恩,文筆不好,諸君勿怪。

  在我的期盼中,作為高二三班的新生,我終於迎來了開學。

  林老師還是我們的英語老師,還擔任了我們的班主任,小寧也成為了我的新同桌。

  最令我沒想到的是去年學生會里被人稱冰山美女的万丹居然也被分到了這個班,還坐小寧隔壁,我不由為我的幸運高興,似乎有了催眠貼紙后我整個轉運了。

  我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万丹,既然你出現在我面前,那麼就只能做為我的新獵物了。

  由於種種原因,學校需要一些精英學生,所以允許班主任隨時給一些同學輪流補課,而我也想辦法成為了其中的一員,這樣我就有理由逃課了。

  今天上午林老師沒課,於是我帶著小寧去了她的辦公室,讓她把万丹以補課的理由也叫了過來。

  不一會儿,我們就聽到万丹在外面敲門,「報告。」

  小寧從我腿上起身開門,林老師坐在一旁整理衣服。

  我抬頭看著她走進來,天藍色的針織毛衣背心,純白色的襯衫充分展現了少女妙曼的身姿,齊膝的格子短裙,配上她毫無波動的眼神,讓我的欲望從心底咆哮著,很想看到她在我身下無助的呻吟。

  万丹就像沒看到我和小寧一樣走到林老師面前:「不是單獨補課嗎?」

  聲音冷清,卻意外好聽。

  林老師看了我一眼,我忙走了過去,抬起右手沖万丹做了個握手的姿勢,她看我一眼,只是輕點了點頭。

  卻在看到我手上的八卦圖時身子一僵,緊接著就目光呆滯,雙眼空洞無神的垂下了頭,手臂也無力的放在身側。

  我靜靜打量著万丹,利落而純粹的黑色短發,膚白勝雪,很和她清冷的性子,精緻的五官比小寧有過之而無不及。

  同一套校服,在小寧身上就顯得她很是驕傲,但在万丹身上就很空靈,很有現代版小龍女的感覺。

  「你叫什麼名字?」

  「……万丹」

  「你有男朋友嗎?」

  「沒有……」

  「為什麼?」

  「男生……都很…討厭………」

  都很討厭?「你怎麼會討厭男生?」

  「他們……總是……湊上來………眼神…不舒服……」

  「不對哦,李?沒有湊上去啊。」

  「李?…是…」

  「所以,李?是不同的。」

  「是……李?……不同……」

  「那你就應該也對他不同。」

  「是……對他……不同……」

  「你會愛上他,因為他是不同的。」

  「是……愛…………他……不同……」

  「你會想要和他在一起,會在任何時候偷偷看他,然后會有快感。」

  「是………偷……看他………快感…」

  「每當你聽到我說『清雅牡丹』這四個字的時候,不管在什麼時間,什麼地方,你都會立馬回到現在的狀態。」

  「是……清雅牡丹…………狀態…」

  「當你看到我捂著嘴的時候,你不會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也不會記得,但是潛意識里會照做。」

  「是……捂嘴………不明白………照做…」

  「當你聽到我說『3』的時候你會清醒過來,你會發現我們正在在補課,而你走神了。」

  「是……3……清醒…………走神……」

  「慢慢的你會感到体內升騰起一股從未有過的?烈欲望,會偷偷看我,聽到我用指頭敲桌子時你的欲望會被壓制,然后更加?烈。」

  「是………欲望…………偷看………壓制…」

  「但我第三次用指頭敲桌子時你會達到一個小高潮,然后不會管這里還有其他人,就緊緊抱著我,拜託我佔有你,把你最嬌媚的一面展現給我看。」

  「是………敲………高潮…………不管……抱……嬌媚……」

  「對了,你不會記得我催眠你時發生的一切,但我的指令你會當做自己的意思。」

  「是………不記得……自己的……意思…」

  我又給讓老師和小寧發指令,讓她們都當作在補課,不記得也不會關心所有的事。

  「那麼,3」

  万丹眨了眨眼睛,慢慢回神,然后側頭看看我們,在發現我們只是在講題,沒有發現她的異常后把注意力放回書上。

  慢慢的,万丹開始感覺身体內部熱了起來,她用力集中注意力,卻發現欲望越來越?烈,不由眼神迷濛,雙頰暈紅的看了我一眼。

  我被她的眼神看的抽了一口氣,果然是冰山美女,猛地發起情,簡直讓人無法自持。

  我用手敲了敲桌子,万丹突然覺得身体不再發熱於是放長呼吸緩緩神,卻又在同時感覺到更加猛烈的欲望在她体內燃燒,不由得夾緊了雙腿,又猛地握住拳頭,五指發白,奮力忍耐欲望。

  看到她隱忍的很辛苦,我又敲了敲桌子。

  万丹再次感覺身体內沒了欲望,不由深呼一口氣,抬頭偷偷看我。

  又在下一刻感受到來自身体里更加?烈的需求,癢,熱,全身每個細胞都在燃燒著欲火,生理的?烈需求在侵犯著她的意志,她的理智。

  她一次又一次的磨蹭大腿兩側,卻發現這樣只會使身体里更加空虛,她所有的動作只是徒勞的增加欲望罷了,慢慢的她的眼神也不再躲避,開始直視我,眼睛深處那燃燒起的欲火看的我也感覺身体開始發燙。

  我又再次敲敲桌子,万丹感覺她身体里的快感在瞬間到達了極點,她咬住唇,?忍著不發出呻吟聲,忽然僵直了身子趴在桌上,我聽到她在低聲喘息著,低頭正好看到她的陰精順著大腿流到沙發上。

  万丹緊捂著嘴趴著,深怕發出一點聲音被我們察覺。

  那高潮的快感還沒完全消失,身体里就又再次燃燒起比剛才更?烈的欲火,這股欲火焚燒了她所有的理智和羞恥,讓她的腦海里一片空白,她的心里只剩下一個念頭,她愛著我,她想要我。

  万丹抬起紅彤彤的臉,再也顧不得其他人猛地起身抱住我,少女的獨有馨香頓時盈滿我的鼻腔,她的胸部在我的懷里不停的的磨蹭,腿更是抬起來挑逗著我敏感的大腿。

  我的小腹一熱,老二不由硬挺了起來。

  万丹在我耳邊輕輕說著:「……李?……李?…我愛……你………要了我吧……」

  聲音依舊冷清,此時在我感覺卻更似情人間親暱的低喃,多了几分誘惑。

  我再也忍受不了,起身把她推到在桌子上,一邊狂暴的脫著她的衣服,一邊在她嘴里竊吻。

  她的唇涼絲絲的,甚至帶著一絲甘甜。

  我終於脫下她的衣服,她的身体就完全出現在我眼前。

  少女的胸部現在並沒有完全發育成功,所以並不比小姨和林老師的那般壯觀。

  但白皙的皮膚手感很好,兩只白兔現在雖然不夠宏大摸起來卻很是柔軟,我愛不釋手地把玩著。

  万丹卻忍受不了我慢悠悠的攻勢,她只知道她的身体很熱,下体里又癢又麻,我手上的動作雖然給了她快感,但卻不夠,她需要更多。

  於是她扭動著下半身貼近我粗大的老二,臉色紅的魅人。

  我此時自是不會讓我們的美女失望,慢慢把我粗大的分身放進她的肉穴。

  未經開發的處女私處無比緊致,夾的我的老二一陣緊縮卻又更加脹大。

  我順著万丹早已濕膩的肉壁毫不費力的來到她純潔的處女象徵,然后一個挺身,狠狠捅破了那層薄膜,長痛不如短痛嘛。

  万丹繃緊了身子,只覺得下身一陣撕裂的疼痛,不由叫了一聲痛,而后緊緊咬著下唇。

  看她痛的臉色發白我吻上她的薄唇,雙手在她身上四處游走,再次點燃她的欲火。

  万丹彷彿找到了寄托般回應我的吻,雙手緊摟著我的脖子,任由我在她身上施為。

  沒一會儿,她漂亮的臉蛋上再次染上紅暈,身体也放松下來,我吻著她的脖子鎖骨,在她身上留下一顆顆草莓。

  快感再次侵蝕了万丹的意志,她扭動下体是我們的交合處更加緊密,嘴里也無意識的呻吟著。

  「李……?…………嗯……嗯………唔………呼………」

  我忽然使壞咬上万丹的紅櫻桃,万丹只覺得她身上所有的快感都在一瞬間爆發了出來,如同數万只螞蟻在不停啃咬她的敏感帶,從未有過的感受讓她弓起身子,尖叫著到達高潮。

  「啊啊啊啊啊………………」

  我看著她在我的身下到達高潮,再也不復之前清冷的樣子,不由大笑著,隨著她滾燙的陰精的刺激,射在她的子宮里。

  她感受到我的精子炙熱,不由下意識加緊我的腰,肉穴內部一陣陣緊縮,一股白濁的液体順著交合處流了下來。

  我雖然還未盡興,但考慮到現在還是上課時間,只能無奈的讓老師和小寧處理好痕跡,順便幫万丹整理下。

  万丹不時抬頭看看我,然后又低下頭,似乎想起剛剛的事,面上滿是嬌羞之情。

  我皺了皺眉,「清雅牡丹。」

  万丹面色突然一滯,兩眼發直,雙目空洞無神,兩手無力的垂在身側。

  「万丹,你喜歡李?嗎?」

  「喜歡……」

  「他知道嗎?」

  「…他……知道了……」

  「不,他不知道。」

  「是……他……不知道……」

  「那你就是暗戀他了?」

  「是……暗戀…………」

  「那你在別人面前就要裝做不喜歡他,只有你們兩個單獨在一起的時候,你才會表現出來。」

  「是…………不喜歡…………單獨…………表現……」

  「還有,剛剛的並不是做愛哦,那是只屬於你們兩個的小秘密,只有跟他單獨在一起的時候你才會想要。」

  「是…………不是……秘密…………單獨…………」

  「當你聽到我說『3』的時候你會清醒過來,然后回到教室上課,你會記得我們只是在補課,身体上的不適你會覺得很正常,沒什麼好在意的。」

  「是……3…………醒…………回……上課……………」

  對了,明天可是禮拜六啊,還要加上中秋節,大概有三天假呢。

  「你有沒有玩的比較好的女性好朋友?是誰啊?」

  「有……王悅悅……就只有她一個……」

  王悅悅啊,學生會會長,也是大美女一個,據說在初中曾是校花。

  「明天下午回家你會告訴家人說要去王悅悅家玩几天,之后以借練習的名義帶她來我家找我。」

  「是…………回家……借…練習…………找…………」

  「當然,你會忘了我催眠你時所發生的一切,但我的指令你會當做自己的意思。」

  「是……忘記………………指令…………」

  「那麼,3」

  万丹眨眨眼,眼睛里漸漸恢復了清明,然后像沒看到我們似的起身離開。

  我摸著下巴,王悅悅嗎,又一個新獵物, 距離我的后宮成立又近了一步。

  果然,我所期待的校園生活,很美好呢……  為了不讓人發現異常,老師和小寧在那天下午還是回家了。

  我不想讓老師離婚,畢竟我已經佔有了她一切,而且,因為我的指令,她跟她的丈夫也不會再做愛,不過是一對名存實亡的婚姻罷了。

  我並沒有像小說中的那些主角那樣控制所有的人,我不過是想要在現實中擁有一個屬於我的后宮罷了。

  小寧也回家了,她現在在乎的只有我,就連家人在她的眼里也沒了份量,我可以隨時讓她過來。

  還有兩天就要開學了,難道我的下一個獵物只能在學校里找了?我煩躁的想著,輕輕推開跪在我面前幫我口交的小姨。

  「叮咚。」

  門鈴響起,不會是老師她們來了吧,我今天並沒有叫她們來啊。

  這樣想著,我透過貓眼看了看外面,卻不由得心神一震,老二又挺了起來。

  這不就是我期待的新獵物嗎?門外站著兩個漂亮的雙胞胎女孩,洋娃娃般精致的臉有七分相似,一個看起來很溫柔,另一個則很活潑,兩人站在一起,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我決定了,就是她們。

  我連忙摸著鼻子對小姨說,「現在,整理好自己,當你打開門后你會恢復原來的樣子,對剛才和一會儿發生的事都不會覺得在意。」

  看著小姨開門,我連忙站在一邊,偷偷觀察那兩個女孩。

  「你們好,我們是你們的新鄰居,就住在隔壁,以后請多多照顧。」

  小姨笑著請她們進來坐。

  經過短時間的談話,我們知道她們是雙胞胎姐妹,溫柔的姐姐叫周雨辰,活潑的妹妹叫周雨星,是來轉學來u市讀高中的,還很巧合的跟我在一所學校。

  作為新進的小學妹,周雨星衝我眨眨眼,調皮地說:「那麼,李?學長,以后請多多指教。」

  她的姐姐周雨辰也衝我點頭微笑。

  讓我生出一種想要把她們兩個收到我身邊的衝動。

  我笑著伸出右手,露出八卦圖紙,停在她們面前,同時在心里默念,「催眠貼紙。」

  姐妹兩個晃了晃身子,瞬間目光呆滯,眼神空洞,兩手垂直在身側,一副任君採摘的樣子。

  我看著這兩尊美麗的瓷娃娃,摸著鼻子對小姨說,「回房間睡覺去,除非我叫你,不然你會一直睡著。」

  小姨眼神一滯,回了房間睡覺。

  「你們為什麼會轉學?」

  「我爸去年去世了,媽媽帶我們離開了原來生活的地方。」

  單親家庭啊,「你媽媽呢?」

  「她去上班,中午不會回來。」

  「當你們聽到我說『奴隸姐妹』的時候你們會回到這個狀態,把你們的思想交給我控制。」

  「是…奴隸姐妹…思想…」

  我把左手伸到她們眼前,「現在,你們看到的是什麼?」

  「你的手。」

  我把手在她們臉上摸了摸,「你們看,我現在拿著什麼?」

  「什麼…也沒有…」

  「不,我手上拿著兩本書,兩本從你們身体里拿出來的書。」

  「是……我身体里的書…」

  「這兩本書是你們的記憶,是你們的靈魂,你們的心,現在它們都是屬於我的了。」

  「是…記憶…心…屬於你的…」

  「那麼,你們就是屬於我的。」

  「是…我…屬於你…」

  「你們將會不在乎一切,只在乎我,因為我擁有你們的一切。」

  「是…在乎你…擁有…」

  「當你們聽到我說『3』的時候,你們會清醒過來,你們不會記得我催眠了你們的時候發生的一切,但是你們會把我的指令當做自己的想法。」

  「是…清醒…自己的想法…」

  「你們等會儿會請我去你們家做客,當看到我抹鼻子的時候,你們會有快感,會忍著,但是快感越來越激烈,你們會忍不住高潮。

  然后借口去廁所回房間低喃著我的名字手淫,之后會脫光衣服出來請求我佔有你們。」

  「是…抹鼻子…快感…手淫…」

  「但我捂著嘴說話的時候,你們不會懂得我說了什麼,但是會照做。」

  「是…捂嘴…照做…」

  「那麼,3」

  兩張一模一樣的臉都慢慢恢復了神采。

  周雨星笑著邀請我,「李?,去我家玩吧?」

  周雨辰也點頭,「一塊去玩,順便給我們講一下xx學院有什麼校規。」

  我滿臉為難,摸著鼻子,「那,好吧。」

  她們兩個突然紅了臉,似乎感受到了快感。

  「請進。」

  周雨辰為我打開門。

  我摸著鼻子道了謝,看見她們兩個輕輕摩擦了下大腿。

  「媽媽要到下午五點半才會下班,所以家里現在就只有我們兩個。」

  周雨星說著,遞給我一杯果汁。

  我接了過來,又摸了摸鼻子,看著她們身子一顫。

  周雨辰定了定神,「xx學校有什麼校規啊?」

  我摸著鼻子,「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不許染發,一定要穿校服。」

  「嗯…啊啊…」

  兩人突然僵直了身子,輕輕呻吟了起來我連忙放下手,「你們怎麼啦?」

  她們漲紅著臉異口同聲的對我說,「沒,我去下洗手間。」

  然后又互相看了看。

  我捂著嘴,「你們現在已經回到了各自的房間,看不到我,也看不到彼此。」

  兩姐妹同時做出關上門的動作,然后滑坐在地毯上。

  周雨辰解開身上的扣子,兩只手揉弄著乳房,嘴上低喃著。

  「李?…李?…怎麼…怎麼…回事…身体怎麼……嗯…」

  「嗯…好舒服……吶…嗯。」

  周雨星直接伸出一只手揉著乳房,一只手摩擦著小穴,動作挺熟練的。

  我捂著嘴,「雨星,回答我,誰教你手淫的?」

  「沒有人……只是…不小心…看到了媽媽……」

  我點頭,對她們的媽媽很好奇,這麼漂亮的女儿,媽媽會更美吧。

  「嗯。嗯…嗯…呃…李?…李…李?……啊啊啊啊…李?。李?…」

  周雨辰叫著,從下身噴出一股淫液,無力的倒在地上。

  「嗯……我……我不行…了……李?……李……?……啊啊啊…」

  周雨星也在同時到達了高潮,淫液沾滿了地毯。

  估計是經歷了太多,我的老二只是硬了起來,並沒有爆發。

  過了一會,兩姐妹的臉上滲出汗水,眼中被更大的欲望所遮蓋,不約而同的褪下衣服。

  我再次捂著嘴,看她們赤裸著身子,「你們已經回到了客廳。」

  兩人眨眼,似乎看見了我,同時扑上來抱著我,用嬌嫩卻飽滿的胸部蹭著我的手臂,在?大的欲望面前,不自覺的輕輕摩擦大腿。

  我故作驚恐,輕輕推開兩人,「雨辰,雨星,你們怎麼啦?」

  兩人看了看對方,又不在意的扭頭看我,同時大聲說。

  「李?,我喜歡你!我要把自己交給你!」

  「你們不是親生姐妹嗎?」

  「是,但是我在意的只有你,你擁有我的一切。」

  再次異口同聲。

  「我還有別的女人。」

  「我不在意。」

  「那,好吧。」

  我很勉?的同意了。

  看著面前這兩具美麗的裸体,我脫下了自己的衣服,又讓雨星幫忙揉著雨辰的飽滿。

  我撫摸著雨辰的身体,引得她一個接一個顫抖,小穴里涌出一大股愛液。

  看差不多了,我挺身進入了她的小穴,一個用力,捅破了那層處女的象徵。

  雨辰夾緊雙腿,痛的臉色泛白,我等了一會儿又開始動作。

  「嗯…唔。嗯…好…大…好舒服…嗯……」

  「啊…李。?…愛…屬於。你…嗯嗯…唔……」

  「嗯…好。像什…麼…要…出來了……啊啊啊啊啊……嗯…」

  雨辰抖著身体到了高潮,溫柔的衝我笑,眼中滿滿的都是我,我忍不住身子一顫,抖動著發泄在她的里面,一股愛液再次包裹住我的分身,雨辰忍不住被我的精液刺激的再次到了高潮。

  我輕輕的抽出自己的分身,轉身把雨星扑倒在地上,用手指輕輕在小穴邊摩擦著。

  一只手捏著她的胸部,不停地變化形狀。

  「嗯…好舒服…不要…不…別……別停…」

  「…身体好…奇怪……下面……下面好癢………」

  我聽著,看雨星在我身下夾緊雙腿,不停地扭動腰肢。

  雨星忽然看到我勃起的肉棒,本能的抬腰,「…嗯…嗯。要…進來…」

  我停下動作,「什麼進來,進那里?」

  「嗯…不要停……肉棒…進…我的…小穴…」

  我聽言狠狠貫穿她的小穴,頂至花心。

  雨星扭曲了臉色,破瓜的痛處和快感讓她几乎昏過去。

  我緩緩動了起來。

  「嗯…痛…唔…嗯…嗯…恩恩額…」

  「嗯…啊…嗯…嗯嗯…」

  「嗯…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啊……」

  雨星夾緊我的腰,身体狂顫到了高潮,我也抖了抖,精關大開,引得雨星也再次到了高潮。

  我起身,看著地毯上的兩姐妹。

  「奴隸姐妹。」

  兩人微垂雙手,細細的喘息著。

  「從現在開始,我摸鼻子你們不會再有快感,你們不會記得剛才的一切,只要我碰到你們,你們潛意識里就會想起剛才高潮時的快感,會忍不住泄身。」

  「是…不記得…潛意識…泄身…」

  「看到我你們就會很開心,會想要一直跟我在一起,因為我擁有你們的一切。」

  「是…看到…開心…在一起…一切…」

  「當你們聽到我說『3』的時候你們會清醒過來,你們會清理一切的痕跡,然后回房睡覺,你們會做春夢,夢里的對象是我,直到五點再醒來手淫到高潮,然后去隔壁邀請我與你們共進晚餐。」

  「是………晚餐……」

  「那麼,3」

  看著兩人開始收拾地面,我起身回了家。

  把小姨叫醒,讓她只穿著圍裙,小穴里夾著她自己從情趣店里買回來的跳蛋給我做午飯。

  看著小姨那挺起的乳頭和濕潤的小穴,淫水從客廳一直流到了廚房,很是淫靡。

  我調著跳蛋的功率,欣賞著小姨的身体忽然緊繃,連鏟子都掉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小?……小?……」

  小姨現在已經辭去了工作,整天待在家里緩解我的欲望,我也不擔心我們的生活,外公留下的資產夠我們生活几輩子,只是小姨以前不願意動用。

  現在一多半的錢都在我的戶上,自然不需要小姨去工作了。

  我吃過飯,睡了會儿午覺,就起身等著雨辰她們過來。

  五點半整,門鈴聲果然響了起來。

  我打開門,就看見一個美麗的少婦站在面前,她的皮膚柔細,身材偏瘦,卻擁有一對堅挺的乳房,便是比起林老師也不遑多讓。

  紫色的工作服,下著同色系的短裙,肉色的絲襪包裹著白皙的美腿,紫色用絲帶系在腳踝的皮涼鞋。

  一張和雨辰几乎一樣的臉,果然,我咬咬下唇,跟老師和小姨一樣的熟女,很和我的胃口呢!我故作驚訝的看著從少婦身后跳出的雨星,然后回頭,「小姨,有客人。」

  小姨從沙發上起身,快步走了過來,「你好,請問你有什麼事?」

  周阿姨斜瞟了我一眼,佯裝起愉快的笑,「你好,我們是新來的鄰居,請你們去吃晚飯,以后還請多多指教。」

  小姨看到了周阿姨的眼神,不由有些不滿,卻還是照我的指令答應了。

  我們關上門,隨著她們去了隔壁。

  一桌子精緻的菜餚,一看就是外賣,我想起小姨身著圍裙的樣子,不由沒了食欲。

  我走到周阿姨面前,抬起右手,讓貼紙暴露在她眼前。

  周阿姨身子微晃,目光呆滯,眼神空洞,雙手垂直在身側。

  我轉頭,小姨在我的指令下毫無反應,雨辰和雨星也不在意的看著,彷彿眼前的人不是她們的媽媽,而是陌生人。

  我伸手抱過雨辰和雨星,她們兩個剛碰到我就身子一僵到了高潮,淫液順著內褲邊緣流到大腿上。

  我捂著嘴,「你們去睡覺,一邊做春夢一邊手淫,夢里的對象都是我,明天早上晚點起。」

  兩人眼神一滯,轉身回了房間,片刻,呻吟聲響了起來。

  我讓小姨也回去做夢,不,睡覺,然后看著眼前的少婦。

  「你叫什麼名字?」

  「陳玉」

  「做什麼工作?」

  「先夫留下來的一間公司高層管理。」

  「你愛你的先夫嗎?」

  「愛。」

  我把手放在她臉上,佯裝拿到了什麼東西。

  「我手上是什麼東西?」

  「什麼也沒有。」

  「不對哦,我手上的是你關於你先夫的一切記憶。」

  「是…記憶…」

  「記憶被我拿走了,你就不應該還愛著你的先夫了。」

  「是…記憶……沒了……不愛…」

  「你既然不愛你的先夫了,那他的女儿你也不愛了。」

  「是…女儿…不愛…」

  我又伸出另一只手捏了下她的胸部,裝作拿到了什麼東西。像

  「看我這只手上是什麼東西?」

  她搖頭,目光依舊空洞。

  「是你的心,你的思想,你的靈魂。」

  「…心……思想……靈魂…」

  「你的心在我手上,你應該怎麼樣?」

  「……愛你……」

  「對,你愛我,愛到只在意我一個人,其他的一切你都不在意。」

  「…是……愛你……不在意…………」

  我作勢一揮手,「我把你關於先夫的記憶都還給了你,你該怎麼對我?」

  「……我愛你…不在意其他的一切…」

  「包括你的女儿?」

  「…包括我的女儿。」

  「當你聽到我說『落玉陳星』的時候你會回到現在的狀態,把你的思想交給我控制。」

  「是…落玉陳星…狀態……控制…」

  「當你看到我摸著耳朵說話的時候,你不會懂得我說的意思,但是會照做。」

  「是…摸耳朵…照做……」

  「當你聽到我說『3』的時候你會醒過來,你不會記得我催眠你的所發生事,我的指令你會當做自己的意思,不會在意。」

  「是…不記得…自己的意思……不在意…」

  「那麼,3」

  周阿姨眨眨眼看著眼前的我,忽然紅了臉,神色中滿是愛意。

  我摸著耳朵,「你會忘了我的存在,覺得越來越熱,忍不住脫下上衣。」

  周阿姨額頭冒出了汗,解開襯衫的扣子,「好熱啊。」

  過了一會儿又忍不住脫下了襯衫,紫色的文胸中波濤洶涌,擠得我忍不住懷疑會不會爆裂出來。

  我再次摸著耳朵,「脫下裙子,一股?烈的欲望在你体內亂撞,你會看到我,但你不在意,你只想著高潮,只想著手淫。」

  周阿姨脫下短裙,露出紫色的丁字褲,那濃郁的黑色森林,看得我忍不住硬了。

  她看著我,忍不住趁我不注意伸手放在小穴附近。

  我又摸著耳朵,「你覺得起身走几步可以緩解欲望,於是起身走了兩步。」

  她起身走著,我趁機研究她的私處。

  「好了,你現在可以手淫了,但是你卻無法達到高潮,每次都在最頂點時無法發泄。」

  她解開文胸的暗扣,兩只飽滿就彈了出來。

  她忍不住一只手揉捏著胸部,一只手掰開小穴,手指伸進去抽插了起來。

  美麗的少婦在我面前自慰,我看著她那白皙的美腿,飽滿的乳房,不由小腹一熱,一股欲望生了起來。

  「嗯嗯…嗯………呼呼…嗯…嗯?」

  「嗯嗯…嗯唔…唔唔唔…嗯……啊?」

  「唔唔唔…嗯哼哼…哼…嗯…哈?」

  連續三次無法到達高潮,周阿姨急了,她解下內褲,雙手掰開陰唇,使勁的抽插著。

  「你忽然發現我可以給你高潮,於是你會脫下我的褲子,毫不猶豫的用我的老二填滿你的空虛,在我插入的瞬間,你會達到一個從所未有過的高潮,從今以后只要在睡覺你都會夢到這種快感,然后達到高潮甚至失禁,之后更加愛我。」

  周阿姨眼神一滯,突然衝到我的身邊,脫下我的褲子,把我的老二對准她的小穴坐了下來,卻在進入的同時到達高潮。

  「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啊…」

  從未有過的高潮降臨,美麗的少婦激動的滿臉是淚,嘴巴無意識的輕啟,渾身顫抖著,久久不能平復。

  我並不打算放過她,抬頭吻上她的唇,雙手在她身上流連,四處點火。

  「哈啊……嗯……啊………嗯嗯」

  她呻吟起來,欲望在還很年輕卻沒了丈夫的少婦身上再次爆發。

  「嗯…慢點……慢…不…啊啊啊啊啊啊…」

  她再次到達高潮,渾身抽搐著,卻本能的夾緊雙腿,隨著我的動物扭擺腰肢,努力的迎合我。

  我挺起身奮力抽插著,看著她一遍又一遍的呻吟,尖叫,喘息。

  直到她直不起身子,再也無力抬起頭,我把她放在沙發上,抽出了老二。

  「落玉陳星」

  她身体一滯,卻也沒有力氣抬頭。

  「等你恢復了力氣,整理下就睡覺,再見到我你會忘了這件事,會忍不住看到我就有快感,當我觸碰你的時候你會忍不住泄身。」

  「當你聽到我說『3』的時候就會醒過來,會把我的指令當成自己的想法。」

  「那麼,3。」

  周阿姨身子一歪,又開始喘息。

  我穿好衣服,回到了隔壁。

  「嗯嗯……啊……哈啊…………唔……」

  小姨的房間里傳來熟悉的呻吟聲,我笑著回房間躺下。

  暑假還有兩天就要結束了,我万分期待我的學校里的新獵物。

文章評價:(1票,平均:5.00分) Loading...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