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酷刑小說版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江允看著這兩個吊在刑架上的女人,臉上露出一絲令人難以察覺的笑容,自從他十歲淨身入宮以來,他還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開心過,因爲他知道這兩個曾經在宮中最有地位的女人將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他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他決定從趙妃身上打開缺口,雖然她只是從犯,但她是張皇后的死黨對此案她一定知道得很多,而且憑他在宮中的多年經驗他敏銳的洞察到武帝的真實企圖是利用此事來扳倒那些手握兵權又高震主的老丞,而大將軍霍去病正是首選目標。至于張皇后,因她自幼遇異人服食過萬年靈狐的內丹,故天生媚術驚人,天下男人莫能當者,幸得鎮宮之寶“軒轅震妖符”鎮住其原神才得以將她擒獲,但尋常的刑法根本奈何不得她,江允曾使用炮烙、下油鍋等酷刑,她都毫發無傷但這個女人天生就是受虐狂,又得靈狐附體,還真拿她沒辦法。所以江允打定主意決定采取各個擊破的辦法,先用最殘酷的刑罰來對付趙妃,打開缺口,同時來威懾張后,然后再用絕招來對付這個張后難纏的主犯。

東漢武帝年間,漢宮之內出了件驚天動地的事情,史稱“巫蠱之亂”武帝寵幸的何、趙二妃企圖用巫術謀害武帝,武帝大怒責令酷吏江允查出案情及元凶,而何趙二妃雖受盡酷刑卻仍不肯招認實情,江允只好請出天下第一巧將公輸斑設計出東漢十大刑具,以求取得供詞,而兩妃在酷刑之下胡亂供認造成三千余人斃命的大冤案,此文記錄了當時的情景.

第一章銅龜入洞

雖已是隆冬季節,可在未央宮腹地的這間刑房里卻顯得有點悶熱,擺在刑房當中的火盆正熊熊燃燒著,而四角的巨燭將整個刑室照得通明透亮。左邊牆上的刑架上吊著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一頭烏黑的長發一直垂到腰間,此女鵝蛋型的臉,劍眉杏眼,櫻桃小嘴,身材更是惹火,特別是胸前的一雙玉乳微微上翹,仿若十八的少女,而兩顆嫣紅的奶頭就好象金絲棗一般挺立著。她就是武帝寵幸的愛妃,漢大將軍霍去病的侄女趙芸兒趙妃。趙妃自幼習武,所以她的身材在后宮三千佳麗中是出類拔萃,而且床上功夫更是一流,因此深得武帝寵幸。她性情剛烈,特別能熬刑,雖經曆種種酷刑折磨,卻一個字也不肯招。這些天在宮內禦醫扁越人的醫治下,加上她出衆的身體素質,刑傷竟在五天之內恢複完好,只是細看之下,雪白如玉的肌膚上還是留下了淺淺的傷痕,就仿佛桃花飄落在白雪上一般,還真叫人憐愛。

趙妃對面的刑架上用鐵鏈捆著一個女人,身著玄色長袍,卻比不穿衣服的女人更加有吸引力,細看之下竟有一層淡淡的瑩光籠罩著她,雖然她連眼皮都沒擡一下,但她渾身上下隱現一種奪目的媚態,能叫任何男人都爲她傾倒,她就是武帝的正妻當今國母張皇后,也正是此案的主謀。

江允看著這兩個吊在刑架上的女人,臉上露出一絲令人難以察覺的笑容,自從他十歲淨身入宮以來,他還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開心過,因爲他知道這兩個曾經在宮中最有地位的女人將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他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他決定從趙妃身上打開缺口,雖然她只是從犯,但她是張皇后的死黨對此案她一定知道得很多,而且憑他在宮中的多年經驗他敏銳的洞察到武帝的真實企圖是利用此事來扳倒那些手握兵權又高震主的老丞,而大將軍霍去病正是首選目標。至于張皇后,因她自幼遇異人服食過萬年靈狐的內丹,故天生媚術驚人,天下男人莫能當者,幸得鎮宮之寶“軒轅震妖符”鎮住其原神才得以將她擒獲,但尋常的刑法根本奈何不得她,江允曾使用炮烙、下油鍋等酷刑,她都毫發無傷但這個女人天生就是受虐狂,又得靈狐附體,還真拿她沒辦法。所以江允打定主意決定采取各個擊破的辦法,先用最殘酷的刑罰來對付趙妃,打開缺口,同時來威懾張后,然后再用絕招來對付這個張后難纏的主犯。

江允之所以如此自信,一是因爲武帝已明令他不惜任何手段,二是聖上親點的助手??天下第一巧將公輸板。公輸板是先秦木工的祖師魯班的傳人及后人,據說他甚至已超越先祖許多,達到神乎其技的境界,他做的竹蜻蜓都能在天上飛上三個時辰,所以皇上都尊他爲國師。有這樣的助手何愁大事不成,而且這些天公輸板正全力秘密研制刑具,並有小成。想到這江允精神一振,他走到趙妃面前假腥腥說道:“趙娘娘,前些天多有得罪,你受苦了,在下叫扁神醫替娘娘療好傷,萬望娘娘保重,但微臣有一事不明白,那就是你爲何要謀害主上,是何人指使,還不從實招來”。

趙妃睜開杏目,悴道:江允你這狗奴才,我悔不該當初沒有廢了你,還在這裝什麽好人?聽到此話,江允不禁勃然大怒,原來他曾經伺候過趙妃,並受過她的責罰,想到這,他惡向膽邊生,叫道:你敬酒不喝喝罰酒,待會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趙妃哼道:我倒要看你還有什麽高招,大不了我豁出一條命給你整!

江允大叫:宣公輸板。只見刑房外走入一位身長九尺的漢子,長得面色雪白,有若僵屍一般,他正是名動海內的天下第一巧將公輸板。雖已年過五旬但仍氣勢逼人,讓人不敢仰視。他身后跟著兩名刑官擡著一件東西進來,看來甚是吃力。仔細觀之卻是一只紫銅鑄成的烏龜,足有臉盆大小,四腳撐地很是穩當,龜背上的每一片龜甲上都有一個小孔,龜頭足有雞蛋大小,龜脖比龜頭略粗,上面還長滿了小刺,龜尾長長的翹向半空。

江允朝刑官使了個眼色,于是他們把趙妃解下來綁在一張特制的刑椅上,而兩腿被大字型的分開綁在兩條椅腿上,屁股下墊了一塊厚厚的木板,現在趙妃的整個陰戶張開在大家面前,那陰部雪白肌膚上的濃密的陰毛格外引人注目,真是個讓人心動的少婦呀。

刑官擺了一張台在趙妃的兩腿之間,然后將那只銅龜放了上去,龜頭剛好頂住了她那薄薄的大陰唇。江允道:娘娘你還是招了吧,不然這刑罰可不像前些天的,可不好受的。

趙妃道:難道我還怕了這只死龜嗎?來吧!江允輕喝道:用刑!

兩位刑官按動龜尾,只見那碩大的龜頭一下就頂進了趙妃的陰戶,趙妃輕輕的呻吟了一下,刑官操縱機關,只見那銅龜頭在陰道之中上下亂捅,最后竟然旋轉起來,趙妃的淫水也順著龜脖流了出來,特別是龜脖上的小刺狠狠的刺激著她的性神經,讓她興奮不已,江允笑著問:娘娘爽嗎?趙妃哼了一聲好像很是受用。

江允臉色微變,原來這趙妃本就是個蕩婦,這樣的刑對她來說竟是種享受。忙吩咐加刑。只見刑官將龜尾用力向下一按,那龜頭仿佛有靈性一般,居然張開口一口便咬住了趙妃那勃起的陰蒂,趙妃慘叫了一聲,但刑官毫不留情,用力一壓,那龜嘴就如同鐵鉗一般死死的夾住了那小小的陰蒂,就像鐵鉗鉗住一般,刑官在用力一推龜尾,那龜頭的口中居然吐出一根銀針做成的舌頭,一下就刺穿了趙妃那敏感的陰蒂,她疼得昏了過去。

當她被涼水澆醒過來時,江允繼續問:招不招?趙妃一狠心,搖了搖頭!

江允看了一眼公輸板,好象在求援。公輸板吩咐刑官把炭火盆移過來,他用力將銅龜背上的殼打開,原來這銅龜的腹內是空的,刑官用火鉗從熊熊的火盆中夾了幾塊熾炭放入龜腹中,然后再把龜背蓋好,拿扇子用力扇了幾下。原來那龜背上的孔是用來透氣便于炭火燃燒的。江允招了招手另一個刑官便抓住趙妃的頭發,把她的臉按下來,強迫她看著自己的下身身受此酷刑。趙妃覺得深入陰道的銅龜頭越來越燙,如同火燒一般,讓她無法忍受。她拼命的慘叫,但沒有人憐惜她,包括那兩個刑官都是閹人早以沒有人類的憐憫之心。其中一個刑官覺得還不夠勁,便用盡全力壓下龜尾,讓那滾燙的龜嘴死死的鉗趙妃的陰蒂,陰蒂幾乎都被燙熟了,她在極度的痛苦之中再次泄身,淫水噴了一地。終于她在近乎昏迷的狀態中第一次松了口,喃喃道:拔出來。我招了,什麽都招了。

江允示意松刑,刑官按動機關,龜頭便又縮回腹中。

過了半饷,趙妃才緩過神來,當江允問她時,這個堅強的女人居然反口不認。江允氣死了,命令再加幾塊紅炭到龜腹中,不一會那縮入腹中的龜頭被燒的通紅,連露出的那一截龜頭也已變得通明透亮,趙妃低頭看到那靠近自己陰道口的通紅的銅龜頭早以嚇得魂飛魄散。江允道:你這刁婦,如若還不招認,就燙掉你的下身,這燒紅的龜頭可當不住哦!你以后再別想做女人了,但見趙妃沒有答他,便命手下用刑。

這時候一直木然坐在一邊的公輸板突然開口:且慢,還是讓神醫扁越人看看。江允略一盤算,便點頭稱是。他也擔心還沒取得供詞便刑斃了這位娘娘不好向皇上交差。

扁越人乃是宮中的禦醫,據說是上古神醫扁雀之后,又稱閻王敵,據說就是人死了他也敢跟閻王掙一掙。當他聽過江允的陳述,過去檢察了一下趙妃,禁不住搖了搖頭歎了口氣,然后給她喂了一顆丹藥,又塗了些藥膏在她的陰道中,然后對江允說,你有什麽刑但用無妨,我用“九轉雪蓮丹”護住她的心脈,又給她塗上了獾油碧蓮膏,無論何種毒刑,她都暫且不會斃命,而且她對受刑的痛苦會比常人更爲敏感!

當神醫退出刑房后,江允淫笑著看著無助的趙妃,道:娘娘你這又是何苦呀,瞧你冰雕玉琢般的美人兒,真要毀了,我還有點兒舍不得了,又何必受這分罪?反正你遲早要招的,還不如說出來。

趙妃一咬牙說道:你就是燙死我,我也不招。

江允搖了搖頭示意繼續用刑。刑官操縱機關將那火燙的龜頭送入趙妃的密穴內,只見那通紅的龜頭與嫩肉一接觸立刻騰起烤肉的氣味,趙妃發出厲聲的慘叫,刑官毫不理會仍全力將龜頭送入洞中,這時趙妃的大小陰唇,陰道,甚至陰蒂和包皮都被燙熟,她全身的肌肉都繃得緊緊的,直冒冷汗,可見是疼得無法忍受,而那一尺多長的龜頭也全部送入她的陰道一直頂到她的子宮口,當銀針般的龜舌在她子宮里繞動的時候,她的痛苦達到了高潮。她像受傷的困獸一般拼命嚎叫。

“我招了,我什麽都招了,快拿出來吧,求求你們啦”。

江允點了點頭,示意松刑,當龜頭拔出來后,趙妃的??仍在冒著黑煙,皮肉都被烤成了焦炭,兩瓣陰唇也變成了半熟的烤肉條,正向外流著黃油。江允命刑官將銅龜移開。

趙妃一五一十的按江允的意思交代了她與張后密圖謀害皇上的事情。看著趙妃的認罪書江允臉上露出了滿意的微笑,看來第一步棋他贏得很漂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