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露琳的探險(第六章) 51~55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都市情慾
摘要

「卡露琳,我沒有在開玩笑,我講得再真實不過,我被宮了」,我嚇獃了。「不妨,約翰!留下住在我家里吧,讓我來安慰你」,

台灣網友「欣華」長篇作品《卡露琳的探險》很快地來到第六章了,將於今明兩天在小站登出,這一章卡露琳將到亞洲多個地方,會有什麼經歷呢?請慢賞了….. : )

如果有朋友想轉載這篇作品,請保留此段或注明轉載自搜性情色小說,謝謝!- 搜性者 2016.06.09

作者:簡欣華

51 梟首小頭

路上的積雪化了,樹枝也開始冒出了淺綠色的新芽,初春來了,約瑟夫今年有一個月們的年度累積長假,他很想帶孩子去北歐丹麥、挪威、瑞典等地旅遊一番,順便帶孩子們到荷蘭,去拜見一下曾祖母,邀我同往,我也答應了,誰知黑人幹探約翰竟歷劫歸來,出現在我家門口,我驚喜萬分,歡迎他到我家中,他很平靜地告訴我:

「卡露琳,我這次任務失敗了,整組六個人,都落在哥倫比亞毒梟埃斯科瓦爾集團手里,五個人都被梟首了,只有我大概是黑人吧,才把我小頭給梟了,丟在市區警告,總算活著回來了」,

「活著回來就值得恭禧,這次應該有幾天假吧,晚上我們出去吃一頓好吃的,開一瓶香檳慶祝,慶祝,晚上不要回局里去,睡在我這里吧」,

「卡露琳,妳沒有聽懂我話,我小頭被梟了,被割掉了」,

「什麼被割掉了?你是在開玩笑吧,你是在開玩笑騙我的吧?」,

「卡露琳,我沒有在開玩笑,我講得再真實不過,我被宮了」,

我嚇獃了。

「不妨,約翰!留下住在我家里吧,讓我來安慰你」,

「我是請假出來的,等一下我還要回醫院,我來這里是來告訴妳,下月起,銀行不會再有錢匯進來了,我要把存摺拿去註銷」,

「好的」,我進房去拿出存摺,遞了給他,存摺內夾了一張收據。

他接過了存摺,打開看別到了那張收據,

「這是什麼?無名氏捐獻海地地震災民50,000美元」,他有些驚愕,再打開存摺一看,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說:

「妳怎麼自己一毛錢都沒用,都捐給海地災民了」,

「因為你從來沒告訴我你姓什麼(LAST NAME),所以我只能用無名氏的名義,替你故鄉,盡一分心力」,他有些感動,我第一次看到黑人在激動的時候,眼眶也是紅的。

約翰回醫院去了。

因為這件事,我婉拒了伴同約瑟夫北歐三國之行。

約瑟夫合家三人去北歐了,黑探員約翰沒有再出現了。

我家里安靜了,安靜得夢都沒了,計劃要到日本、中國、和泰國、菲律賓等地旅行,找了熟識的旅行社辨妥菲、泰、中、韓、日、星等國的觀光簽証。

*** *** *** *** ***

第一站菲律賓,搭機抵達國門,尼諾伊阿基奴國際機場(Niney Aquino international Air port),旅行社接機人員,就把我接到馬尼剌鑽石大飯店(DiamondHotel)入住,沿途看到非常多的特色車輛吉甫尼Jeepney,在大街小巷穿梭,五彩繽紛的車身,車頭引擎蓋上,加上七、八只一呎左右大小奔馬的模型,相當討喜,据說,這是馬尼剌市民,最普遍的交通工具。經過馬尼剌最大的天主教堂,門口車水馬龍,十分熱鬧,還有人,在路上一步一叩首,虔誠地朝拜前進,這是一個天主教的國家,當之無愧。

馬尼剌給我的印象是市容整潔,馬路寬廣,天氣炎熱,到處見到高大的椰子樹,和盛開的各式各樣的美麗蘭花。

菲律賓貧富懸殊很大,我經過同為大馬尼剌區的奎松市,一條大排水溝一側是豪宅別墅,溝的另一側是雜亂木屋區,歪歪倒倒的木屋搭成七、八層樓高,與漂亮整潔的別墅,隔溝相望,頗為突兀。

另一個特點,每家大公司或是住宅區,都有私人保全,手執磨擦得發白亮的,破舊鎗械站崗。

白天去朝拜,馬尼拉聖母無原罪聖殿主教座堂,為全家及自己禱告願天父保佑平安。

晚上,在飯店品嚐太平洋大螃蟹,和烤乳豬。

第二天,我搭班機飛了一小時許就到了菲律賓第二大都市宿霧(Cebu)觀光。入住宿霧香格里拉觀光飯店 (Shangri-la resort),我在這里海泳、浮潛、出海賞鯨,海釣,晚上旅館大啖海鮮,又想叫一瓶義大利紅酒,希望是自家品牌,但他們沒有,只能開了一瓶澳洲漢斯吉酒庄,白酒 (Henschke Tilly Vineyard)一人喝酒很悶,很想找個男伴渡過寂寞今宵,

下雨走路正怕沒傘,面前就有送傘人出現,有個男人在面前出現:

「Is this seat taken ?」 (這位子有人佔嗎? ) 他用英文問我。

這是很明顯的搭訕,整個大廳,空座位很多,偏不坐,單挑這里,我抬頭一看是一個美國海軍官,袖口上二條粗粗的金線,是個海軍上尉,就跟普契尼歌劇中,美國海軍上尉一樣的軍階,我說:

「No, it Is a vacancy,Lieutenant Pinkerton」(空的,平克頓中尉),

他尷尬地訕訕笑著,說: (以下均以中文書寫)

「我看妳在獨飲,我也正好只有一人,我們可以同飲一杯嗎?」,

「你已經坐下了,不是嗎?中尉」,

「葛利哥來,葛包其美國海軍上尉,夫人是那兒人?」,

(Gregory Gamboge US. NavalLieutenant )

「我是卡露琳、凱利諾Mrs. Caroline kellino 美國紐約人」

「大家都叫我 3G,妳也可以叫我3G,因為我名字中有三了個G字母,凱利諾先生來了嗎?卡露琳」,

「他過世了」,

「喔!對不起,卡露琳」,

「不會,不必說對不起,上尉」,

「我來自瑪利蘭州」,

「所有美國海軍軍官都來自瑪利蘭州,但不管怎麼說,幸會,很高興認識你,上尉」,

他說:「我再叫一瓶酒吧」,在美國男女約會,除非事前言明何人買單,一定是各買各的單,不會拉扯算不清楚的。

他又點了些下酒海鮮類食物,二人吃光喝足,又去了Ball Room 去跳舞,我吃飽了,也喝了蠻多酒的,體力精力都不錯,菲律賓的樂隊也很好,一直跳到十二點,我才瘋狂收場,3G問我,

「My place or your place?」(去你那里還是我這邊?),當然去我房間,我比較安心。

回到房中,剛才跳舞的鼓聲依稀仍在耳傍敲擊,蓬呀蓬的響著,心臟也仍蓬呀蓬的熱烈跳動著,上尉從她背後摟著卡露琳的細腰。一股剛陽的男性體溫,由腰部傳到她身上,使得她興奮得全身不由自主的輕飄飄地顫抖起來,他將摟著腰的手掌移到她的一邊乳房,輕輕揉捏起來。也帶著她原地旋轉起來,好似有華爾斯旋律,像在奏匈牙利作曲家勒哈爾風流寡婦舞曲的味道,她感覺上尉的手在乳房上揉搓,十分溫柔百分舒服。

上尉在她上身溫柔地挑逗,她下面洞中像是萬蟻鑽動,陰道口也開始泌出水兩潮溼了起來。

上尉看到這個萍水相逢的女人,一副嬌羞的模樣,心想她一定是久曠床第,心愛至極,手掌也就揉捏得更有勁。

「卡露琳,妳丈夫走後,很久沒有做過愛了吧,想不想呢?」

卡露琳心想,老娘做過的愛,至少數千次了,今天我黃熟梅子賣青,裝嫩陪你玩玩吧。

她羞得低下粉頸,不停點點了幾下頭,但隨即又搖了搖頭。

「老公走了後,是不是會用自已的手來解決呢?」

她的粉臉更是紅過了耳根,牙齒咬著下唇,點點頭,又搖搖頭,嬌羞動人,我見猶憐。(這可是她在波哥大,老闆親授的)。

「那多難受哇!卡露琳,讓我來幫妳吧,好嗎?」

她頭俯得更低,嬌羞得接不上話來,他站到她面前,抬起她的粉臉,吻著她的紅唇,她被吻得粉臉脹紅,雙眼緊閉不敢正視3G,臉上出現既惶恐又飢渴的神情,小穴裏泌泌流出一陣淫水,濕了內褲。

3G上尉一看她那含羞帶怯的模樣,知道她是孤身寡居,久曠男人,已經大動春情,急需男性的觸摸愛撫,伸出手去拍拍她的屁股,那種結實而富有彈性,但仍然不失柔軟感的觸覺,使得青年上尉心裡產生震撼。他低頭看看懷中的卡露琳,咬著櫻唇,嬌羞的縮著身體,鑽入他懷抱裏,在期待他的愛撫和進一步動作。便開始用手輕輕地撫模起來。

她感到上尉那只那溫暖而粗糙的大手,撫摸在自已的臀部上感到非常舒適享受,所以她並不閃避,裝著若無其事一樣,讓上尉盡情去享受撫摸。

卡露琳本來想掙開上尉的手指,但從他手掌壓在陰戶上,所傳來的男性熱情,已經足夠使她全身酥麻,渾身無力推拒了!

上尉進一步伸手下行,摸到她凸出的陰蒂。

「啊….請你住手…好癢…求求你…我受不了了…..」她感到太舒服了有些受不了,心里歡迎,嘴里卻拒絕。

上尉的手指並沒有停下來,繼續的輕輕地往下,揉挖著她的桃源春洞,濕濡濡、滑膩膩、揉著、挖著….突然,她全身猛然一陣顫抖,叫道:「哎唷…水流出來了…哇…好難受,黏答答的…」,從他手掌壓在陰戶上,所傳來的男性熱力,已使她全身酥酥麻麻,渾身乏力推拒了!

他的嘴唇貼了過來,左手放在她的背上,她們的香唇也迎了上來,他將舌頭伸進了卡露琳的口中,二條舌頭就互相絞拌和吮吸,

但他的右手並沒有從她的桃源洞口撤退,反而一心四用,舌頭在互相攪拌,左手在她背後撫摸,胸部在磨搓粉乳和奶頭,右手在陰道口和陰蒂上,醮著卡露琳沁出的淫水塗佈,把恥毛弄得濕得一塌糊塗。

卡露琳不耐上尉久久不停地,玩弄她的陰戶,而不給真正的大屌插入,春情大動,情急之下,推開了他的大手,用臀部帶動了腰部,用恥骨拚命去壓頂上尉矗立的大屌,想用陰戶去套住大屌,讓它進入自己。

但試了很多次都失敗了,卡露琳情慾亢奮,將上尉推倒在床上,跨坐在他身上,扶住他朝天仰嘯的大屌,坐了下去,上尉一下失去了主動權,卡露琳雙腿用力,騎在上尉身上,蹲下、抬起臀部,再蹲下、再抬起臀部,快速地一下一下儘情進出,下下到底,次次入肉,直到她高潮來臨,大腿痠痛,才躺在上尉身傍,依舊緊緊地抱住3G不放,上尉有些被性飢渴們的女人嚇到了,喃喃自語:

「卡露琳,想不到我今天被妳強暴了」,她在一旁嬌喘吁吁說道:

「現在輪到你出力了,上來吧!」,

上尉因為尚未射捐精,整頓旗鼓,拿出一個保險套,帶上後又重申整雄風,要扳回一陣,卡露琳兵來將檔,水來土淹,只聽得她上氣不接下氣: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上尉也是咳咳連聲:

「呀呀………..呀呀………..啊啊……….啊啊…………..」

「咕雞……….咕雞……….咕雞………..咕雞咕雞!……..」

呀呀聲………咕雞聲………嗯嗯聲…………交響到天明。

天明後,上尉抱頭鼠竄,從此不敢鉤搭中年寡婦。

這真是:三十似狼,四十如虎,非真好漢切勿牽狼,是鐵英雄方敢伏虎。

52 假鳳虛凰

葛利哥來上尉匆匆狼狽逃走後,第二天就不見蹤影,在餐廳,在舞會室,在游泳池,都看不見他,相必躲我躲得遠遠的,見我像見到了鬼一樣,其實誰叫他挑逗人家起性那麼的厲害,人家起性那麼久了,還不給人家來真的,還要摳摳摸摸,沒完沒了,人家只好反客為主倒肏你一頓的,一個軍人,這樣沒種,連比我在希臘的姪子,小孩子都不如,如果上戰場一定也是縮頭縮尾的,嚇到漏尿。

在宿霧一個人玩了二天,很無聊,就回到馬尼剌再住一天,順便到二戰美軍公墓致敬,這麼多的年青人,為了祖國安危,埋骨異鄉,真是偉大。次日即搭機經香港轉曼谷玩耍。

在香港機場轉泰航班機飛抵曼谷索萬那普(Suvarnabhumi)國際機場,曼谷市區很是繁榮,路上塞車塞得很厲害,車連車,車碰車,但泰國人性情溫和,除非絕對必要,司機也絕不按喇叭,所以車雖多,路上也不怎麼嘈雜,從機場一路塞到旅館,車行直似蝸牛。

住進曼谷 W飯店 (W hotel Bangkok),即日購買了昔日越戰時,戰場美軍的休假勝地,芭達雅(Pattaya)二日遊套旅。

次日,遊覽車到各個旅館接人,團員中有中、美、意、日、丹麥等多國遊客,走馬觀花,去看了蘭花植物園,鱷魚養殖場和人 Vs.鱷魚表演,再去看大象踢足球,又參加了購票騎大象,巍矗矗坐在這隻大獸上,還真有些提心吊膽。

傍晚,遊覽車抵達了芭達雅,先在芭達雅飯店分配二入一房,我是單身,與女導遊共住一間。

餐後,導遊帶大家去看人妖秀 (Kathoey Show),劇場很大,可容納上千觀眾,舞台也不小,風姿綽約,聳胸翹臀的美女,穿著誘人在台上隨著樂聲,婆娑起舞,假鳳虛凰,令人難辨雄雌。挑逗的舞曲,表演者在台上脫序演出,更是令人血脈賁張。

散場時,舞台主持人宣佈,舞孃們將會在劇院門口,等候各位前來合影,每位舞孃任選,每人每次美元伍圓。如要帶回旅館則需美金100元。

頁: 1 2 3 4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