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情事 作者:色哥哥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腦袋烤得昏昏沈沈的,而路面上幾近熔化的柏油熱度,穿透了薄薄的鞋底衝了上

             第一章 兩小無猜

  1981年的夏天,天氣很熱,攝氏36度的高溫把臺北的道路曬得柏油都

變軟,汽車的輪胎輾過路面後,都留下了淺淺的輪胎齒印。

  小俞背著書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周六的正午烈日當空,把他那理了三分頭的

腦袋烤得昏昏沈沈的,而路面上幾近熔化的柏油熱度,穿透了薄薄的鞋底衝了上

來,上下夾攻之下,把他一身的臭汗全都給逼了出來,讓他幾近暈眩了過去!

  「他媽的,真是有夠熱!」小俞擦了擦汗,心中暗暗罵了一句。

  小俞是個家教甚嚴的小孩子,父親是國小的教師,母親則是電子公司的上班

族,由於父母親兩人是白手起家,由鄉下到城市裡靠著雙手打出現今的天下,因

此深深相信︰隻有好的學識纔能讓人出人頭地,是以對自己的子女管教也特別嚴

格。

  這種環境下,使得小俞變成了一個言行十分拘謹少年老成的小孩,雖然課業

不算是頂佳,但是也還過得去,而且克己復禮,平常連個粗話都很少講!是以,

即令是自己的情緒被炎熱的太陽惹得十分暴躁,粗話畢竟還是隻罵在心中而不脫

口而出。

  這樣的教養背景,對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大人們都誇他乖,懂事。但是小

俞自己心裡很清楚︰自己絕對不是一個大人眼中那種乖乖牌的小孩!雖然自己不

斷地克制自己,要求自己循著大人們所定下的規範去走,但是內心深處另一面的

狂野性格卻始終未因此而消失,反而越是壓抑而變得越強烈!

  例如︰當班上的男同學們整天都在找機會偷窺女生們的裙下春光時,他卻可

以目不斜視,非禮勿視,即令班上的同學間私底下傳閱的A書,明明有機會看,

他也是看都不看的閃到一邊去!這使得他很快成為同學們的笑柄,都認為他是個

怪胎!

  然而,小俞自己心中很清楚︰自己不是怪胎,並非對男女之事不感到好奇,

而是他深深厭惡那種急色的蠢樣子,因此,他寧可壓抑自己,也不願意自己和其

他同學一樣,像個發情的大狼狗一般整天盯著女生們的屁股看。

  但是,上帝既然造人為血肉之軀,自然也就也情有欲,特別是在12、3歲

的年紀,正是荷爾蒙急速燃燒的時期,青春的躍動,常常使得小俞血脈賁張而不

能自持,特別是在這樣子的炎熱夏季中,體內的血液似乎也都跟著滾燙了起來,

讓他坐立難安!

  每在這個時候,他就很難受!學校的健康教育雖然教會他男女的生理構造與

生殖的原理,他也知道男女交合會發生懷孕的結果,但是,學校的的課程卻不曾

教育他如何解決這種與日高張的性欲!

  在幾個月前,他發現自己的命根子越來越粗大,並常常昂首向他致敬;過沒

多久,像胡子一般的陰毛也陸陸續續的長了出來°°他知道,自己已經逐漸變成

大人了!相對的,大人的欲念也不斷地在他的腦海中滋長著,讓他尷尬得不知如

何自處!

  小俞又開始回憶起小時候和妹妹°°小玉扮家家酒的情形︰在鄉下寬廣的農

舍庭園中,小兄妹倆總是膩在一起,爺爺奶奶總是有忙不完的農事,好不容易回

到家中休息時,便到左鄰右舍去聊天,小兄妹倆有時會和村子裡的其他小朋友一

起玩大規模的遊戲,像是官兵抓強盜、抓迷藏之類的;有時,兩人則自己在家中

扮家家酒,小玉總是扮演他的新娘子,而他則是扮演小玉的丈夫。

  一開始,兄妹倆也是和其他小朋友一般,隻是裝腔作勢的燒飯煮菜洗衣服。

有一天,小俞到阿信家和村尾的小磷一起玩拌家家酒,阿信不知道從哪裡學來把

自己的小鳥放進小琳尿尿的地方,小琳還很高興的一直笑,阿信告訴他︰「這就

是相干,大人相干後纔會生小孩!」

  這一幕讓他很震撼,於是,回到家以後他便決定也和小玉在拌家家酒時也要

這做!

  有一天,爺爺和奶奶又下田去了,家裡隻剩下他和妹妹兩人,於是小俞對妹

妹說︰「阿玉,咱來扮家家酒好不好?」

  小玉很高興的說︰「好啊,哥!」

  「那你扮新娘,我當新郎。」小俞說道。

  「嗯,就這樣!」小玉開心的說著。

  於是,小俞跑到房間,拿出了奶奶下田工作時用的頭巾,將它圍在小玉的腰

上,當作是新娘禮服的裙子,然後再拿另一塊頭巾給小玉當頭紗,將臉上。

  「來羅,我們結婚了喔!」小俞對妹妹說道,小玉柔順的挽著哥哥的手,讓

哥哥牽著自己走進房間。

  「阿玉,來讓哥哥抱一下!」小俞挽著小玉進房間後,把門鎖上,並將充當

頭紗的頭巾取下後,轉身對妹妹說道。

  小玉立刻趨前緊緊的抱著哥哥。

  「阿玉,現在我們結婚了,是夫妻了,我是你,你是我某,我的話你都要

聽,知道嗎?」小俞對妹妹說。

  「知道,哥哥。」小玉將頭靠在哥哥的胸前低聲道。

  「好,那我們來親嘴,到床上去。」小俞說著,便抱著妹妹走上床去。小玉

順從的躺了下來,讓哥哥壓在她的身上,兄妹倆就嘴對嘴的吻了起來。

  親吻了好一會兒後,小俞又對妹妹說︰「我們現在來相干!」小玉沒說什

話,就乖乖的讓哥哥把自己的褲子脫下來,露出了潔白無毛的幼嫩小穴。然後又

看著哥哥也把他的褲子脫掉,挺著一支大約隻有中指長的小鳥對著自己的小穴。

小玉躺在床上,很好奇的望著哥哥,不知道哥哥究竟要玩什新奇的把戲?

  隻見哥哥把自己的兩腿拉開,然後又壓到自己身上,不一會兒,隻覺得哥哥

的小鳥好像有點硬硬的往自己的小穴頂了進來,讓自己的小穴感到熱熱脹脹的!

  小俞把自己的小鳥干進妹妹的小穴後,就趴在小玉的身上沒有動了,兄妹兩

個在床上合為一體。小俞把嘴湊上去吻妹妹的小嘴,小玉也熱烈的回吻,兩人互

視著對方,默默不發一語,一種奇異的感覺同時湧上兩個小兄妹的心坎上。

  過了良久,小俞纔從妹妹的身上下來,穿回了褲子,同時也幫妹妹穿回了被

自己脫掉的褲子,對妹妹說︰「咱以後就是夫妻了,知道嗎?因為咱們和大人一

樣相干過了。」

  小玉報以淺淺的一笑,摟著哥哥又吻了好一會兒纔分開,兩人下床開始張羅

「家務」。

  「我去上班了!」小俞對小玉說。

  「稍等一下,我正在幫你準備便當。」小玉煞有其事地拿了個紙盒交給了小

俞道。

  「好的,晚上我會回來喫晚飯。」小俞摟著妹妹親了一下說道,把妹妹逗得

呵呵笑了起來。

            第二章 狹室中的神話之夜

  小俞和妹妹如膠似漆的感情一直瞞著爺爺奶奶秘密地進行與存續著,兄妹倆

經常趁著家人不在時躲在房間裡偷情;雖然如此,但是當時兄妹倆的年紀還小,

都還未發育,對於性事也是似懂非懂,小俞的陽具雖然能夠勃起,但是還是隻有

手指般粗細,長度也隻有兒童的食指一般,每次干進妹妹的小穴時,也隻能插進

陰道的前半部,而且也不懂得抽插,隻是插著不動,享受肉體合而為一的滿足感

罷了。

  一直到小俞小學五年級、小玉小學三年級,父母親在城裡買了新房子,將一

家人接進城裡一同生活以後,情況纔慢慢有了改變。在二十多年前,臺灣的社會

由於工商業的快速發展,產生了結構性的變化,大量的農村人口湧入了城市裡,

造成了新興都市的快速增加與擴大,為了應付如此的改變,在郊區乃出現了許多

提供外地新移民的陽春公寓°°也就是說,房屋落成交屋時,隻有一套廚房與衛

浴設備,其他則都空空如也,由買房子的人自己想辦法。小俞的父母親所買的,

正是這種房屋。

  由於家中人口眾多,因此,房間的數量不敷使用,一家人隻有盡可能的幾個

人擠一間。小俞和妹妹被分配到一間大約不到兩坪大左右的通,這個房間以前

是小俞的二舅念書時暫時借住的房間,在小俞一家人都搬進來之前,二舅已經先

搬走了,但是還留了幾本書在,小俞沒事便拿來翻翻,打發在搬家後的第一個暑

假°°等暑假過後,轉學手續辦妥,他和妹妹就要進新的學校就讀了。

  這一天晚上,一如往常的,全家在看完了八點檔的節目後,小俞的父母親便

將電視關掉,打發全家人去睡覺°°雖然搬到城市裡有一段時日,一家人還是維

持著鄉下人早睡早起的習慣。小俞躺在狹小的通上,一旁的小玉已經沈沈入睡

了,但是小俞卻輾轉反側,一直睡不著,便又隨手拿了一本舅舅留下的《中國神

話故事》,在昏暗的燈光下翻閱著。

  書中的內容,正好講到了「伏羲」的神話故事,敘述說︰當時伏羲和她的哥

哥年紀還小,世界忽然一連幾天雷雨交加,下著傾盆大雨,伏羲的父親見再這樣

下去,世界非被大水淹沒不可,於是就帶著獵具出門,和掌管下雨的雷公大戰,

將雷公俘虜了帶回家,關在獸籠內,並吩咐小兄妹兩人好好看管,自己則要出門

買鹽與95料,準備要將雷公殺了,腌成肉乾喫,在臨行前並再三吩咐小兄妹絕對

不能讓雷公喝水!

  在父親走後,雷公對小兄妹倆再三要求水喝,小兄妹都以父親吩咐的話為由

加以拒絕,最後雷公采取哀兵政策,說自己快死了,若不給他水喝的話,那就用

抹布沾點水讓他潤潤喉嚨也好。小妹妹見雷公可憐,心生憐憫,就依言用抹布沾

了點水給雷公潤喉,卻不料雷公登時立刻恢復元氣,掙脫牢籠,飛向天際,在臨

走時並撥下自己的一顆牙齒送給兄妹倆,叫他們將牙齒種下,等長出大葫蘆後,

兄妹倆務必要躲進葫蘆裡,躲避大洪水。

  沒多久,父親回來後得知上情,趕忙用鐵片打造了一艘船,準備要應付即將

來到的大洪水,而兄妹倆也依雷公的指示將雷公的牙齒種下,須臾果然長出了一

個大葫蘆。此時,忽然雷雨交加,大洪水迅速淹沒了世界,父親一邊開著剛造好

的大鐵船,一邊尋找兒女,而小兄嫂則已適用躲入了大葫蘆中避難。

  暴風雨如是經過了幾個晝夜,然後就嗄然而止,大水迅速退去,父親所駕駛

的鐵船摔到地面,父親與船一起粉身碎骨;而小兄妹的葫蘆因為有彈性,在掉到

地面上後隻彈了幾下,兄妹倆安然無恙。

  兄妹兩將父親安葬後,便展開相依為命的全新生活。有一天,哥哥忽然向妹

妹求婚,妹妹說︰「這怎可以?我們是兄妹呢!」

  哥哥說︰「妹妹,你看現在整個世界的人都被大水淹死了,隻剩下我們倆,

如果我們不結婚,這個世界的人種就要就此滅絕了!」

  妹妹為難了半晌後,對哥哥說︰「這樣吧,哥哥,你如果要和我結婚的話,

那就來追我吧,如果你追到了,我們就結婚!」

  於是,兄妹倆就繞著一棵大樹相互追逐起來。靈巧慧黠的妹妹左閃又躲的,

讓哥哥怎追也追不著,如此追逐了半晌,哥哥忽然心生一計,停了下來,反過

身去,已經跑得氣喘籲籲的妹妹就如此地正面投入哥哥的懷抱

  幾個月後,妹妹產下了一個大肉球,哥哥將肉球用刀子切成無數碎片,用一

塊布包起來,走到高處後將布攤開,任他隨風飄散四方,於是,飄到田野的就成

了農人,飄到海邊的就成了漁夫世界的人種就因此而再次出現

  這篇神話故事某些地方寫得很曖昧,但是小俞卻看得津津有味,特別是兄妹

結婚的那一段,讓小俞不禁再次想起了自己從小與妹妹小玉之間的性遊戲。

  看著身旁熟睡的小玉,小俞不禁越看越愛,吻上了小玉的櫻花小嘴,猶帶著

點幼女特有的奶味氣息,讓小俞在昏暗的狹室中神魂顛倒,雙手不禁在妹妹僅穿

著夏季薄薄短衣裙的身上遊移著。

  隨著年齡漸長,他已經慢慢知道兄妹間是不該有這樣的行為,雖然還不知道

「亂倫」為何物,但是從許多大人的世界中,隱隱約約地知道這是不對的事;因

此,大概從一年前開始,就很少再對自己的妹妹動手動腳,在搬到城市以後,在

父母親的監督下,更不敢有如此的行為。

  然而,隨著漸漸進入青春期,雄性的本能開始出現,而最近自己的陽具也慢

慢地越長越大,偶爾想到一些刺激的事情,還會硬梆梆的勃起,但卻又不懂得怎

解決,讓他很難受!

  今晚,在看過舅舅那本《中國神話故事》之後,胯下的陽具又忍不住蠢蠢欲

動,小俞一邊親吻著妹妹小玉的嘴,一邊摸著小玉滑不溜丟的皮膚,並慢慢地往

妹妹的大腿根上摸去,妹妹如小肉包般墳起的陰戶,那熟悉的柔軟溫熱觸感又再

次由指間的神經傳到腦海中,讓他幾近發狂。

  小俞顫抖著手翻起小玉的裙子,把臉部緩緩地靠向妹妹的三角褲,肥皂的95

味混合著幼女的特殊體味撲鼻而來,讓小俞在充滿曖昧的昏暗燈光下宛若置身夢

中,臉越靠近妹妹的溫熱陰部,心跳也跳得越來越快,最後他終於忍不住緩緩脫

下了小玉印有卡通圖案的棉質三角褲,那久違了的無毛可愛陰部再次映入眼簾!

  小俞從來沒有仔細看過妹妹的陰部,雖然以前和妹妹干了好幾次,但是都沒

有如這一次這般讓他如此興奮與刺激,或許以前隻是兒童懵懂無知的家家酒性遊

戲,而現在則是帶著亂倫的罪惡感與青春的衝動,加上很久未再與妹妹性交,因

此特別感到好奇,便用兩手剝開妹妹的無毛陰唇,在昏黃的燈光下,依稀可見到

那幼女特有的粉紅色嫩肉,在尿道下則是窄窄的陰道口

  『啊妹妹的小穴從小被我干了那多次,竟然還這小?』小俞有點不

解的想道。其實,他並不知道,自己雖然和妹妹干了那多次,但是自己的陽具

畢竟還是兒童的SIZE,雖然能夠勃起,但是隻能插到妹妹的陰道口,連處女

膜都未曾插破!是以小玉的陰道當然還是如此的緊閉著,與處女沒兩樣!

  但是,小玉那粉嫩的小穴,在昏暗的燈光下卻顯出一種特殊的神秘吸引力,

加上肥皂與幼女體味混合的特殊95味,讓小俞情不自禁地伸出舌頭舔了起來,而

妹妹原本沈睡的均勻鼻息,忽然沈重了起來,小俞愣了一下,擔心地望了小玉一

眼,隻見她還繼續沈睡,就放心的繼續品嘗著妹妹的柔軟陰部。

  小俞很疑惑自己今晚怎會有如此的舉動出現,以往他總認為女人的陰部是

尿尿的地方,根本不會想去多看一眼,但今天自己卻發狂似的,像喫美食般的一

直舔,讓他十分不解!但盡管如此,他仍然沒有停止自己的動作,直把小玉的陰

道口舔得濕淋淋,沾滿了自己多情的口水;而胯下的陽具,則如鐵棍一般,硬梆

梆的一直跳動個不停,似乎在催促他將它從窄小的褲子裡解放出來。

  小俞終於忍不住了,拉下自己短褲的拉鏈,掏出已經硬如熱鐵的陽具,顫抖

著緩緩跪到妹妹被自己張得大開的兩腿中間,呼吸越來越急促,宛如一個氣喘病

患般地將陽具慢慢頂到妹妹的陰唇,那溫熱的潮濕感覺,很快地包覆了小俞的龜

頭,讓他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忽然間,小俞隻覺得睪丸一陣急速收縮,在他還弄不清楚是怎一回事時,

火熱的精液已經從體內衝出,射得妹妹小玉那潔白的陰部到處都是黏稠的精液!

  「啊!我竟然射精了!」小俞嚇了一大跳,緊張的看了小玉一眼,但小玉似

乎隻略為皺了一下眉頭,就又繼續地沈睡下去,沒有醒來。

  小俞獃了半晌,纔隨手拾起一條毛巾,將自己的陽具與妹妹的陰唇擦乾淨,

並將妹妹的三角褲又穿了回去,然後懷著復雜而疲憊的心情,摟著還在睡夢中的

妹妹糊裡糊塗的睡去。

               第三章 破處

  在首次嘗到了射精的性高潮滋味以後,小俞對於妹妹的肉體滋味便著了迷,

念念不忘,成天就想著找機會和妹妹作愛。

  而家中房少人多的情況,的確也讓他有了動手的機會,由於兄妹倆從小感情

就特別好,玩性遊戲的時間也有好長一段時間了,加上兄妹又同房而睡,更是讓

小俞近水樓臺先得月。

  隔天起床後,小俞對妹妹小玉的態度變得特別好,不但主動幫忙小玉做爸媽

所分配的家事,同時還以自己的零用錢買零食請小玉喫,讓小玉非常高興。

  由於父母親一早都去上班了,爺爺則跑到隔壁找鄰居聊天,而奶奶則忙著洗

衣服,隨後就去菜市場買菜了,家中就隻剩下小俞和小玉兄妹倆看家。

  於是,小俞見機不可失,便對小玉說︰「阿玉,我們很久沒有扮家家酒了,

現在大人都不在家,隻有我們倆人看家,實在蠻無聊的,乾脆我們再來玩家家酒

怎樣?」

  小玉很高興的說︰「好啊,哥哥。」

  於是,小俞便又開始張羅道具,自從搬家以後,可以扮家家酒的道具增加了

不少,小俞跑到地下室的儲物間,翻箱倒櫃,找到了一堆舊衣服,其中正好有可

以充當新娘禮服的白紗布,於是便拿來圍在小玉的身上,並披在小玉的頭上。由

於小俞深具藝術天賦,很快就利用現成的東西把小玉打扮得很漂亮,像個童話故

事中的小公主,讓小玉十分開心。

  小俞也把自己打扮一番,經過一番的打理,兩人還真是有模有樣的像一對要

結婚的新郎新娘。

  兩人又從冰箱拿出了許多的零食與飲料,在地下室中擺了一桌,於是就對著

想像中的司儀與賓客們行禮如儀,並想像著在喜宴上和大家喫喫喝喝。把準備好

的一桌零食糕點和飲料都喫完後,小俞便攙著妹妹進房間,要進行他期待已久的

重頭戲°°洞房花燭夜!

  小俞將房門鎖上,然後便抱著小玉開始親吻了起來,小玉竟不由得紅了臉,

閉上眼睛,默默的接受親哥哥的深吻。

  小俞一邊吻著,呼吸越來越沈重,心跳也越來越快,胯下的陽具也越來越硬

挺,隨著脈搏的跳動,在小玉的小腹上隔著衣服不住地點頭,小俞隻覺得龜頭騷

癢難耐,渴望能接觸到小玉溫熱的肉體,於是便將小玉撲倒,壓在她的身上。小

玉有點驚訝,但是由於從小和親哥哥常玩這種性遊戲,也就很有默契的將兩腿張

開,任由哥哥脫去自己的綿質卡通內褲,並以手指對自己幼嫩的陰唇揉揉捏捏。

  雖然小玉纔國小三年級,對於性感受還不是很強,但是在小俞溫柔的親吻與

愛撫下,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還是從下體逐漸衝上腦門,加上女性易於害羞的天

性,讓她整個臉蛋羞紅的有如一顆蘋果!

  在雄性本能的驅使下,小俞將臉轉向小玉的陰部,並如昨晚一般開始舔了起

來,與昨天不同的是︰由於昨天曾在小玉的陰部外射精,因此今天小玉的陰部舔

起來有一點精液的殘留腥味,但是小俞卻不管那多,宛如在喫一道美食般,細

心品嘗著妹妹的陰部,舌頭並在陰道內轉了一圈,舔到了小玉還未被戳破的處女

膜,讓小玉「啊」的輕聲叫了起來。

  小俞頓了一下,確定小玉隻是因為太舒服而失聲叫了出來後,就又繼續埋首

在妹妹的兩腿之間,努力的以自己的舌頭不斷刺激妹妹的陰道,並以自己的唾液

加以滋潤,以迎接自己那已硬如鐵棒的陽具。

  小玉被自己的親哥哥舔得春心蕩漾,小手不自覺地抱著哥哥的頭,胡亂地撫

摸著,她隻覺得一種挾著羞恥與肉體的快感在全身迅速漫延開來

  過了半晌,小俞終於忍不住高昂的性欲,便脫下了自己的褲子,一隻約十公

分長、二公分粗的陽具立即探了來,青筋暴怒地指向天空。小俞吞了一口因性欲

高漲而忍不住流出的口水,妹妹腥騷的陰道分泌物味道隨著口水被吞下肚,氣味

卻從氣管衝到鼻管來,讓他的陽具更是戰志昂揚。

  小俞擡起了妹妹的腿,一手扶著硬挺的陽具,緩緩的將龜頭插入,小玉又是

「啊」的叫了一聲。

  小俞停了下來問道︰「怎了?」

  「有點痛」小玉低聲道。

  「那我慢慢插進去好不好?」小俞問,「嗯」小玉緩緩的點頭。

  於是,小俞便放緩速度,慢慢的插進妹妹的陰道內。昨晚由於心慌意亂,同

時怕吵醒妹妹,隻是將龜頭挺到妹妹的陰道前部,今天更進了一步,滋味果然不

同,隻覺得妹妹的陰部好緊,好像有一隻小手在緊緊抓著他,十分舒服,若不是

看到妹妹痛的快哭出來的模樣,他真想一插到底!

  插了半晌,小俞的陽具隻插進了二分之一,由於怕把妹妹弄痛,於是他緩緩

的退出一點,然後再插回去,如此地往復抽插了幾次,竟有無比的舒爽,而妹妹

似乎也不像剛纔那痛苦了,小小的陰道似乎也被撐大了些,慢慢能適應自己的

陽具。

  小俞感到無比舒服,於是嘗試著再插進去一公分,妹妹雖然稍稍皺了一下眉

頭,但沒有痛的叫出來,於是他再接再勵,將陽具全根沒進,小玉又低聲叫了一

聲,但沒有阻止他,於是他又如剛纔一般的緩慢抽插。約過了二分鐘後,昨晚那

種懸浮在雲端的快感又衝了上來,一陣抽之後,一股濃濃的熱精便灌滿了妹妹

的子宮與陰道,兩人則累得抱在一起,沈沈睡去。

             第四章 在性愛中成長

  自從小俞將妹妹小玉破處後,兩人可以說如魚得水,夜夜春宵。

  由於兄妹倆同房而睡,在小小的鬥室中,隻要關起門來,便成了兩人的小小

新房,隻要壓低聲音盡量不驚動到家人,兄妹倆簡直可以肆無忌憚地大膽性愛,

與成年的夫妻沒有兩樣。

  一開始,小玉對於哥哥的性需求隻是出於自己對哥哥的愛而被動的配合,自

己本身對於性的興趣並不高,特別是自己剛被開苞沒多久的小小幼嫩陰道被哥哥

日漸粗大的陽具用力抽送之後,總是腫脹得有如一顆小饅頭般,很不舒服,但是

在哥哥的細心呵護「調教」之下,小玉已經漸漸能適應哥哥那日益粗大的陽具,

並享受性愛的喜悅,每當哥哥那熱騰騰的精液灌滿了自己那還未有生育能力的子

宮時,那種溫暖的充實感總是讓小玉特別感到沈醉。

  小俞在得嘗肉味之後,對於性事自是樂此不疲,經常翻閱報章雜志上有關性

方面的文章,在「性知識」越來越豐富之後,他與妹妹小玉的「性姿勢」也花樣

越來越多,像有一次小俞就要求小玉跨騎到他的臉上呈69姿勢,由小玉在上面

吸吮他的陽具,而小俞則在底下猛舔小玉的陰唇,把小玉舔得嬌喘連連,更賣力

地將哥哥的陽具吸吮成一支紫紅色的大鐵棒,最後在小玉的口中射精,弄得她滿

嘴的漿糊,好不狼狽;而小俞整個臉也幾乎被妹妹的愛液所沾濕。

  兄妹倆如此地過了恩愛的一年,小俞升上國小六年級,小玉也升上了國小四

年級,兄妹倆在性愛的催化下,長得男生是日漸高大魁梧,而女生則婷婷玉立,

小玉原本平坦的胸部逐漸微微隆起,這讓小俞興奮不已,在和妹妹作愛時總是喜

歡吸吮她的乳尖,把那原本如葡萄乾大小的乳頭吸吮至硬挺如花生米般大小。而

小玉開始微微後翹的臀部,更是讓小俞每次從後面干妹妹的陰道時感到特別有彈

性,讓原本已經堅硬的陽具更加硬挺,干得小玉全身儻軟,欲仙欲死,更加沈醉

在哥哥那威猛的衝刺當中。

  兩頭小淫獸,在父母親為生活忙得昏天暗地,而家中人口眾多房間不足的情

況下,一直因兄妹同房之便而夜夜行周公之禮。一直到小俞國小畢業,進入國中

就讀之後,小玉的初潮終於來了,兄妹倆的下體開始長出毛茸茸的陰毛來,小俞

的男性性徵逐漸明顯°°身高一口氣在半年內長到178,喉結凸了出來,聲

音也變得低沈充滿磁性,小俞的母親纔驚覺子女們已經長大了;恰巧小俞的爺爺

因過不慣城市生活而搬回鄉下住,於是,小俞的媽媽便叫小玉與小俞分房,搬去

和奶奶一起睡。

  然而,小俞的媽媽如此做為時已晚,她不知道自己的子女早已過了二年有實

無名的小夫妻生活,兄妹相奸已是日常生活中不可缺的一部分!這使得小俞和小

玉倆頓時若有所失,兄妹倆隻能趁著大人不注意時,跑到暗處舔舔吸吸、摟摟抱

抱,略解相思之苦。

  雖然小俞很想找個機會好好的和妹妹再干一場,但是一方面礙於大人們對自

己的行為似乎越來越留意而不敢造次,此外,他由各方面所得到的性知識讓他了

解到︰現在絕對不能再像以前一樣肆無忌憚地干妹妹了,因為小玉已經成長為一

個真正的女人,稍一不慎,小玉很可能懷孕!

  然而,日漸高漲的情欲如夏天的烈日般熬得他很難受,走在攝氏36度高溫

下的放學回家路上,小俞心中暗暗決定了︰今天回去,一定要再干妹妹一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