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丈夫 (1-7)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是啊,我也算是個幸福的男人,也可以說這人生也有點小成功吧。  打開門,玄關下放著的兒子的鞋子,兒子一如既往地早早地回來了。

              一、妻兒姦情

塵世繁華,到頭來只是一廂情願。

活著,有時候只是一個笑話,有時候是為了上演一出悲喜劇。

我,張輝程。一個四十剛出頭的男人,事業最好的年齡。我打拚著,一步步走來,忘了吃了多少苦,但到如今,一切都值了,國企的部門主管,一年下來各種收入也有六七十萬。妻子也可以像個小婦人一樣在家打理打理家務,逛逛街,和姐妹們打打麻將。陳丹霞,三十九歲的她從結婚開始就被我寵著,疼著。剛結婚時還讓她工作,在她二十四歲生完孩子後我就不讓她工作了,是啊,在產房裡看著她痛得死去活來的樣子,我發誓以後要好好對她,不讓她再受什麼苦。我寵她,也寵我們的兒子,張天晴。

  是啊,我也算是個幸福的男人,也可以說這人生也有點小成功吧。

  打開門,玄關下放著的兒子的鞋子,兒子一如既往地早早地回來了。

  「天晴回來啦!」我小開心地招呼了一句。

  「嗯,我回來了。」聲音是從兒子房間傳來的。

  「嗯,兒子也是剛到。」是妻子的聲音,也是從兒子的房間傳來的。

  累了一天了,想洗個澡就吃飯了。

  「兒子不餓吧,老爹先洗個澡就開飯了哈。」

  笑著和兒子說了一句我就轉身回自己的房間拿換洗的衣服準備洗澡。

  「小壞蛋……」離開兒子房門,就隱隱約約聽到妻子說話了。

  呵呵,妻子還真愛嘮叨。

  「我怎麼在亂想呢。」我不斷告訴自己。

  「小壞蛋……」腦海中突然湧出一句話來,讓我下了決心。

  慢慢靠近。

  「嗯嗯,媽,舒服。嗯嗯。」

  「嗯……嗯……小壞蛋……嗯……」

  莫名地不敢把身子探進去,只是聽著聲音想像這房中的情景。

  「哦……哦……哦。」

  「嗯……嗯……」妻子和兒子把聲音壓得很低。

  「嗯……嗯嗯嗯……」

  「嗯……嗯……媽,我來了,嗯……」

  呻吟聲將我帶回現實隨著急促的「啪啪啪啪」的肏肉聲,我知道兒子射了。

  「五六分鐘就射了,在學校憋壞了吧。」

  「嗯,昨天晚上就難受死了。」

  「你啊你……」

  「兒子,快吃飯了哦。」我喊著進了房間。

  「嗯。」兒子應了一聲。

  這是妻子已經不在房間裡了,兒子坐在電腦前,瀏覽者人人網。

  房間的窗戶開著,但還未把空氣中的絲絲愛液味帶走。

  離開房間,就聽妻子從廚房喊了一句,「都過來吃飯了。」

  想著,我壓在了妻子的身上。

  「死鬼,想要啊。」

  「是啊,不能要啊?」

  「都老夫老妻了,還一星期兩三次的。」

  「因為你誘人唄。」

  妻子嬌小的身軀蜷縮著,輕輕地喘息著。「死鬼,還是這麼厲害。」

  早上起來,九點多了,兒子還沒有起來。

  「爸,早。」

  「嗯,早。」

  「怎麼,昨晚沒有睡好嗎?」摸摸兒子的頭,我一副關切的樣子。

  嘿嘿,是昨晚聽多了,興奮地睡不著吧。

  「媽,下午帶我去市區購物中心買雙鞋子吧,現在我的板鞋後跟有點磨壞了。」

  「嗯,好吧。吃過午飯媽帶你去吧。」

  「嗯,媽真好。」

  嘿嘿,我都感覺我比諸葛神機還要厲害了,什麼事都能一眼看穿一般。

  看著兒子有點著急的樣子,我心裡樂了。

  「爸也想出去走走,也好陪陪我的寶貝兒子呢。」

  想吃不能吃,才最寂寞~心裡哼起了小調。

  回到家,放下大包小包,「我先去洗個澡,你們待會再洗哈。」

  累了一天了,出了不少汗,就想洗個澡放鬆下。

  但我怎麼會忘了這對母子呢?看著兒子那略帶激動的表情,我偷笑著。

  「好的,這就來。」

  如我所料,聲音是從兒子房間傳來了。

  「喏。」妻子把內褲遞了進來。

  「麼啊,謝謝老婆大人。」我調戲地說著。

  妻子笑著便轉身走開了。

  妻子從兒子的房間走了出來「洗完啦,那我就去洗了哦。」

  「爸。」兒子交了我一聲,語氣有些不太自然。嘿嘿,那必須的啊。

  看了看兒子的床,這是一張怎樣的床啊,是我妻子和兒子做過愛的床啊。

  「知道啦。」

  我離開家門,走了沒幾步,就又走了回去。

  「爸,怎麼又回來了?」

  「走這麼遠又會出汗的,這樣睡覺不舒服。還是聽你的,少抽抽。」

  「這樣啊。」

  兒子裝模作樣地走到了客廳,到了杯水,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

  不一會,妻子就出來了,於是兒子便匆匆地走進了浴室。

  「應該是想拿他媽剛換下的內褲手淫吧。」我自信地猜想著。

  心滿意足地壓上了旁邊妻子的身上。

  「昨天不是剛來過嘛?怎麼今天又要了?」

  「增進感情嘛。嘿嘿。」

  「壞死了,死鬼。」

  「嗯,嗯,媽~好舒服~你舒不舒服~」

  「嗯,舒服,嗯,哦,舒服死了。」

  兒子結實的身體不停聳動著,將她母親的雙腿抗在的肩上。

  妻子算不上豐滿但十分緊致的臀部不停地迎合著。

  「媽,好緊好舒服。」

  「嗯,嗯,嗯。」妻子並沒有回話,只是不停地迎合著。

  「媽,爸的大還是我的大?哦,哦~」兒子邊問邊用字地插了兩下

  「你爸的大,但你的舒服。」

  「哼,插你你,嗯,嗯~嗯~嗯~」

  「哦~哦~哦~」

  身為夢裡的上帝,妻子的回答讓我真想誇獎她幾句。

  「嗯。」一聲充滿現實感的呻吟把我拉回現實中。

  真開眼,還是夜晚,房間裡只有小區安全燈透進來的淡淡的光線。

  「要死啊你,你爸醒來怎麼辦。」妻子幾乎是用氣息帶出來的極輕的聲音。

  「媽,受不了了我。嗯~」

  感覺床輕輕震了一下。

  「嗯……」妻子把呻吟聲壓得很低很低,「快點,別讓你爸醒來了就死定了。」

  「呼~呵……呼……呵……,媽,你真好。」

  「臭小子,哪來的這麼大膽子,就不怕你爸打死你啊。」

  「怕,怎麼不怕,但憋死更難受。」

  「嗯~嗯~」

  「哦~嗯~」

  想著想著,突然聽到兒子說:「媽,出不來。」

  「那怎麼辦呢。」

  「媽,咱們下床。」

  說著,兒子拉著妻子下了床,指著床旁邊的矮櫃說:「媽,你趴這兒。」

  「咱們去廁所吧,那樣安全點。」

  「不要,在爸旁邊和你做刺激,這樣很快就能射了。」

  「你啊你,不知道腦子裡在想些什麼,誒,真不怕死。」

  龜頭在妻子陰道口磨了幾下便插了進去。

  「喔~」兒子滿足地呻吟了出來。

  「要死啊,叫輕點,別把你爸吵醒了。」

  「嗯嗯~嗯……嗯~嗯~知道了」兒子壓低了聲音,邊抽插邊說著。

  房間裡的寧靜把「啪啪啪啪」的肉體碰撞聲襯托地格外明顯。

  十幾下聳動之後,兒子便趴在了妻子的背上。

  「行了吧,小冤家?」妻子拍拍兒子的背說。

  「嗯,好舒服,媽。」

  「真是的,早點去睡吧。」

  「嗯。」

  妻子和兒子一同走了出去,過了一會廁所傳來了水聲。是妻子在洗下體吧。

  過了半分鐘,妻子便回來躺在了我這個正慾火上身的身體旁,睡去。

  「嗯~死鬼~一大清早地就壞~別~有點累~」妻子撒著嬌地說。

  「嗯~嗯~死鬼,別~嗯~不是前天晚上剛剛要過嘛?」

  「前天要過現在就不能要了嗎?」我挑逗地問著,但左手加大了攻勢。

  「嗯嗯~」妻子夾緊的大腿來回摩擦著我的手。

  「嗯~~嗯~~呢~~嗯!!喔~死鬼,別……太~太用力了~我~我~喔哦~~」

  「要死了啊,大清早的就想殺人啊。」

  「嗯,想殺人。」我笑著答道。

  妻子穿好了出門裝,「我去超市買些蔬菜和牛肉。」

  「嗯。」我像征性地應了一聲。

  「?。」門被兒子輕輕地關好,我都可以相信門外兒子那副淫蕩的樣子了。

  走到跟前,妻子先說話了:「誒~你怎麼下來了?」

  「剛剛接到電話,有些急事要去單位,怎麼,超市這麼近也開車過去啊?」

  「嗯,怕東西有點多,所以開車過去。」

  「這樣啊,我先過去了,事情不大,但還算蠻急的。」

  「好。那去先過去吧。」

  「嗯」

  「去去就來,午飯還是回來吃的。」

  「哦,知道了。」然後回去駕車了。

  妻子車庫的門是關著的,但附耳一聽,裡面還是有人在的。

  「媽,爸的車開走有了幾分鐘,這車庫門也關上了,我們就來嘛。」

  「天晴,昨晚不是做過一次嘛,怎麼現在又要了?這樣對身體不好知道不?」

  「早上我有叫這麼響嘛?」

  「沒,我是跑過來偷聽的~」

  「不嘛,等下等我們回家爸在家了怎麼辦,我們現在做嘛。」

  「唔……唔……等等,別這麼著急嘛……」

  兒子扶著肉棒抵在了他母親的陰唇外,接著屁股一挺。

  「嗯……」妻子嬌喘一聲。

  「嗯……嗯……哦……天晴,嗯~哦……還是這麼猴急~嗯……啊……啊~啊……」

  「媽,太舒服了~我最喜歡幹你了……媽,你真好……」

  「啊……啊……啊……媽不好還有誰好啊~哦……」

  「啪啪啪啪啪……」肉體的碰撞聲從一個車庫傳到另一個車庫。

  「嗯~啊……嗯……天晴,用力……嗯……對……嗯……」

  兒子賣力地動著,漸漸地,他的雙腿開始顫了起來。

  「嗯,媽,舒服死了」

  「嗯……嗯……舒服嗎?」

  「舒服」

  「嗯~啊……啊……」

  幾分鐘的狂野後,兒子的速度緩了下來,開始控制起節奏來。

  「啪~啪……啪~」

  「嗯……哦……嗯……嗯~」

  肉體的碰撞與心靈的吶喊,交織成一段充滿禁忌的交響曲。

  漸漸地,兒子的動作又大了起來,他母親的嬌喘也跟著更撩人。

  「媽,這禮拜四和禮拜五我們運動會。」

  「嗯。」

  「不上課,可以出校門,但不能回家,媽你來看我吧。」

  「不來。」

  「別嘛,媽……」說著伸手隔著衣服揉捏著妻子的乳房。

  「好了好了,看情況吧,能來就來。」

  「麼?~媽最好了~」

  「嗯,事情急是急了點,但解決起來也快。」

  妻子和兒子拎著購物袋往廚房方向走去。

  「你們是不是快開運動會了?」我刻意問道。

  「啊?哦,是的,這禮拜四和禮拜五。爸你怎麼知道的?」

  「爸也讀過很多年書好不好,差不多運動會都在這個時候開的。」

  「哦,這樣啊,我報了200米。」

  「那很好嘛,要不要老爸過來給你加油啊?」

  「這樣啊,本來還不一定過來,既然這麼無聊,那就不來了。」

  「嗯。」兒子安心的情緒騙不了我,但他還以為沒有表現出來。

  「怎麼,不喜歡你男人了?」我笑笑地調戲著。

  「不是,你白天太辛苦了,晚上還是不要每天都做了。」

  「你男人是超人,乖~」

  今晚,又是妻子的虛脫夜。

  第二天中午,我可以回了趟家,看到妻子仍舊在家。

  「咦,你怎麼回來了?」

  「來換件衣服,這件襯衫早上被咖啡潑到了,單位那幾件都是沒洗過的。」

  「這樣啊,飯吃了沒?」

  「沒,你也別做飯了,我們中午出去吃吧。」

  「嗯,好~浪漫去咯~」

  「呵呵。」看著還會撒嬌的嬌妻,真想讓人憐惜一把。

  吃著吃著電話就響了。

  「兒子打來的,告訴我運動會他跑了決賽第六。」

  「是的,呵呵。快吃吧~」

  吃過午飯我就回單位了,當然,晚上還是妻子的虛脫夜。

  我應了聲,「好,知道了」就起床了。

  看著他們進了電梯,我也進了賓館。

  「先生,有預訂還是現在開房?」

  「剛才那位女士開的哪間房?」

  「呃……這……」前台小姐看起來有些尷尬和不知所措。

  我悄悄地抽出10張一百的遞了過去,輕聲說:「不要怕,不會出什麼事的。」

  「有隔壁的房間空的嘛?要隔壁不要對門。」

  「419房間可以嘛,先生?」

  付了錢拿個房卡,迅速走進了電梯。

  「嗯~媽……好濕好滑,感覺好舒服~媽,你舒服嘛。」

  「嗯……嗯……喔……嗯哼……舒~服~」

  「啪啪啪啪~男女交媾的聲音不斷傳來,貌似安靜的房內顯得淫慾四濺,

  「媽……喔……喔……媽……好舒服」

  「嗯,嗯……媽,最喜歡和你做了……嗯……喔……」

  「媽……你怎麼叫的那麼含蓄,和電影裡面的那些女的差別很大~嗯~喔……」

  「知道了媽,我很乖的,初中、高中還沒吵架什麼的。我最愛媽媽了。嘻嘻~」

  「你啊,誒……」

  十幾分鐘後,兒子的手腳開是動作大了起來。

  「你怎麼又硬了。」

  「誒,這孩子,今天就讓你弄舒服吧,回到家裡別做了哦,太危險了。」

  「嗯,知道了媽。」兒子一邊應著,一邊翻身壓下了他母親的身上。

  兩人舌吻著,兒子雙手也不停地在他母親的身上遊走著。

  「媽,你騎在我身上吧,那個姿勢很舒服。」

  「不要,太淫蕩了,那姿勢。而且,而且媽今天沒什麼力氣。」

  「怎麼會淫蕩呢?怎麼會沒力氣呢?哦?媽你是不是和爸做得太厲害了?」

  「你啊,我們做這種事時不要提起你爸好嘛?」

  看到母親有點生氣的樣子,兒子也不說了,也沒有說關於體位的事。

  「媽,我要進來了。」

  「嗯,等等~」說著母親手伸到旁邊的包裡取出來一個避孕套。

  「媽,帶著套子不舒服。」

  「不行,這東西射到裡面不好。上個週末晚上你就不聽話地射在裡面了。」

  「媽,你不是上過環了啊,沒事的。」

  「上過環有不是百分百安全,乖,帶套子吧,唔……嗯……嗯……」

  「唔……哦……你這孩子~嗯……哦……怎麼……怎麼這麼不聽話呢~」

  「哦~哦……哦……恩啊……哦……美……」妻子的呻吟聲又大了些。

  「哦……哦……這回很……很舒服……哦……哦……我快來了……」

  「嗯,媽,我也來感覺了~」

  「哦……媽,我也要來了~一起……哦……」

  「嗯……嗯……一起……哦……嗯……」

  兩具連在一起的肉體瘋狂地扭動著,一起達到了高潮。

  看著這部淫亂局暫時告一段落,我也進衛生間去洗了個澡讓自己冷靜下來。

  「爸,你回來了啊~」兒子乖乖地叫道。

  「嗯,天晴在了啊,兒子誒~運動會有意思嗎?」

  「很有意思呢,嘻嘻~」

  「那就好。」

  下午和兒子弄累了就想虧待你男人,你想多了吧?

  緩緩地抽動著,漸漸地大雞吧整根在小穴裡進出了。

  「啪~啪~啪~啪~」。

  「嗯~哼~嗯~哦~」

  一夜無事……

  「膽子越來越大了是不是?越來越隨性了是不是?!!!」

  兒子好像得到了什麼天大的獎勵一樣,抱了抱他的母親,又轉身開始擇菜。

  過了一會,兒子滿臉笑意地從廚房走出來,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還是我送吧,你忙了快一天了,在家休息吧。」

  「沒事,又不是什麼累活,你明天還要上班,還是我送吧。」

  我也沒有什麼其他理由,就答應了。

  走進賓館來到前台,很巧,還是上次那位小姐。

  「這麼心急幹什麼,衣服都不好好脫的。」妻子看了看兒子說到。

  「嗯。」兒子應了聲,直起身子來,扶了扶雞巴準備進入。

  「等等!」已經有點迷離的妻子打斷了兒子的行動,「還是戴套吧。」

  「這是什麼?」妻子看了看問道。

  「印度神油,有了這個保證媽你舒服死。」兒子有點得意地說到。

  「這東西會不會對身體不好?還是不要用了吧。」妻子貌似有些猶豫。

  天,這小兔崽子為了和他媽做久點,這個都用上了。

  兒子撐開妻子的雙腿,扶了扶雞巴,想要進入。

  「別,還是帶上套吧。」

  「喔~哦……媽,好舒服……好想天天都能和你做~」

  「哦……啊……好快……好舒服……」妻子閉著眼一臉沉醉地呻吟著。

  大約過了五分鐘。

  「天晴……快……媽要來了~」妻子一邊說著一邊抽搐著。

  天吶,才5分鐘妻子就高潮了,兒子的淫語看樣子起了很大的作用。

  「媽,舒服嗎?」

  「去了!去了!嗯……呃……!」

  妻子沒有回答兒子的問題,只是忘情地呻吟著。

  「呼~呼……」隨著妻子的喘息漸漸平靜下來,高潮過去了。

  「好久沒有這麼快高潮了。」

  「媽,舒服嗎?」

  「嗯~」

  「媽,我厲害不?」

  「你啊~誒~」

  身後的兒子忘情地抽插了…

  「哦……媽……快了……我也快樂……」

  又過了5分鐘,兩人的喘息聲開始急促了起來。

  「哦……媽……你的小穴變緊了,是不是要來了?……哦……」

  「嗯……來了,……哦……要來了……兒子……快……」

  「嗯……媽……我們一起……哦……」

  「媽……射了……!」

  隨著兩人看似瘋狂的交媾,高潮到了。

  「哦……唔……唔……」

  我看著也有種筋疲力竭的感覺,便也躺在了床上休息一會。

  「嗯,知道了。」

  「別忘了吃飯,知道嘛。」

  「嗯,好的,什麼時候回來?」

  一邊拿著手機說著,一邊又走到了小洞前,看向隔壁房間。

  「怎麼了?」我問道。

  「嗯,拜~」

  「嗯。」說著妻子掛了電話。

  隔壁,妻子放下了手機,「你要死啊,和你爸打電話呢。」

  「嗯……哦……這次不用那個印度神油了嗎?」

  「剛才射過一次了,第二次不用也能堅持蠻長時間的。」

  「哦……哦……喔……這樣哦……嗯……」

  隔壁房間裡的呻吟聲和交媾聲讓我漸漸又激動起來。

  「媽~」

  「嗯……怎麼了?」

  「媽,你還沒幫我口交過呢。」

  「我不喜歡。」

  「媽你有沒有給爸舔過。」

  「哦……喔……舔過……喔……可那不一樣……」

  「不要,媽你幫我舔一下我就繼續插小穴。」

  「怎麼這麼不聽話的?」

  兒子沒有說話,只是將肉棒更湊近了他母親的嘴邊。

  「哦~媽~好舒服~」

  差不多吸允了一分鐘,妻子將肉棒吐出,「行了吧,快,媽難受。」

  「今天怎麼這麼多事?」

  「嗯,嗯……哦……」坐在兒子身上的妻子忘我地呻吟起來。

  「嗯哦……媽……好舒服……」

  「嗯……媽也舒服……嗯……嗯……嗯……嗯……」

  「慢點,媽還有點時間。」

  「媽,先停停。」

  聽到了兒子的話,妻子的身體節奏慢了下來,最後停住。

  「哦……哦……嗯……舒服……」

  三百多下後。

  「嗯……兒子……哦……快……媽要來了……」

  「媽,舒服嗎?以後我們做,第一次都用神油吧。」兒子滿足地說道。

  「好啦好啦~知道了啦~」看著妻子開始要說教了,兒子立刻應和道。

  「好了,媽去洗洗。」

  「誒?親愛的,今天怎麼回這麼早?」

  「身體有點累,所以就早點回來了。」我有氣無力地回答道。

  「那你好好休息。」

  差不多四點半的時候,兒子回來了。

  「嗯,今天早點回來了。」

  兒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接著就是洗澡,然後就是慣例的其樂融融的晚飯。

  差不多到了七點半,新聞聯播也結束了,妻子忙完家務,穿上了外套。

  「我也陪你們去吧,就當散散心,解解疲勞。」

  早上醒來,想到又要開始和這對母子倆見招拆招了,心裡不覺一頓好笑。

  還好,一天下來沒有什麼大的問題。估計傍晚妻子又要送兒子去學校了吧。

  先發制人,四點不到,我來到兒子房間「天晴,準備下,爸送你去學校了。」

  「啊?爸,你比較累就不用了,媽會送我去的。」

  「爸一週忙五天,你媽一週忙七天,你說誰累?」

  「哦……」收拾完東西,我便送了兒子去學校。

  吃過晚飯,依舊是坐在客廳喝著茶看著新聞聯播,觀察著整個家裡的動向。

  「沒事吧?」我關切地問道。

  看著自己的妻子蹲著給自己的兒子口交,心裡有種失去了什麼的感覺。

  「肚子鬧得乏力,我先休息了。」妻子轉身對我說了一句便進了臥室。

  又過了十幾分鐘,兒子也出來了,洗漱完畢,衣著幹淨的他,顯得心滿意足。

  接著是一陣安靜,房內的動靜似乎比較小,隔著門也聽不到什麼。

  「哦……媽……媽……舒服嗎?」兒子的聲音也變得粗重起來。

  「啊……別說那麼髒的話……哦……」

  「媽,到底喜不喜歡啊?」床的搖動聲又重了幾分。

  「嗯……哦……不戴套被親兒子肏……好~好刺激……嗯……」

  「啊……兒子,媽……媽……也要去了……用力……射進來」

  一陣劇烈的男女呻吟和搖床聲之後,就是一陣刺骨寒冷般的安靜。

  初冬早晨的陽光沒有什麼溫度,縱然房內睡著倆人,還是種莫名的冷清。

  「哦,注意保暖,多穿點。」

  「阿嚏!」想著想著,我又不住打了一個噴嚏。

  「阿嚏!」只聽兒子打了個噴嚏出來了。

  呃、、、、父子倆都感冒了。

  「怎麼了?感冒了?」我父愛般地問道。

  「嗯,天冷了,著涼了。」兒子揉揉鼻子說道。

  呵呵,半夜三更光著身子激情,感冒也是正常的。

  「阿嚏……阿嚏~!」看樣子兒子感冒有點嚴重。

  「怎麼了?」妻子穿好了衣服,從臥室走了出來。

  「哦,媽。感冒了」兒子吸了吸鼻水說到。

  「下午還要去學校呢,現在感冒著怎麼辦呢?」妻子焦慮地問道。

  「沒是~小感冒而已~阿嚏!」

  「還說不嚴重,等下吃點感冒藥。」妻子有點生氣地說。

  「怎麼,要出去嗎?」我問妻子。

  「哦,那我也去,我也感冒了。」

  「嗯,那你快起來穿衣服吧。」妻子沒有表現出什麼異常。

  很快,我穿好衣服,一家三口便前往醫院。

  過了一會,到了市第二人民醫院。週末,人有點多。掛號、排隊。

  幾分鐘後,護士拿著兩個藥物籃走了過來,分別幫我和兒子進行了靜脈注射。

  「怎麼?不能忍忍嘛?」妻子看著兒子痛苦的樣子,心疼地問。

  「好難受,能不能先去下廁所。」

  妻子看來看兒子,又抬頭看了看護士,一副徵詢的目光看著護士。

  「我陪天晴去下衛生間。」妻子對我說了聲,便扶著兒子走出了輸液室。

  「媽,我都兩個禮拜沒和你幹了,昨晚那兩次怎麼夠呢?」

  「好啦好啦,都跟你來這裡了,難道還不讓你幹不成?」

  「嗯,媽最好了~」

  「不過這次要戴套。」

  「為什麼啊媽?你昨晚還說最喜歡我不戴套肏你了。」

  「你啊你,這種場合射在裡面不好處理,知道嗎?」

  「那……媽,你身上帶套子了嗎?」

  「嗯,包裡有一個。」

  「媽,你是不是想好了今天讓我肏啊,不然帶套子做啥?」

  「和媽打哈哈不成?今早你說感冒要來醫院時,媽還不知道你想幹啥?」

  「媽,再給幫我舔舔吧。」

  「嗯?你怎麼回事,好像特喜歡媽給你舔啊?」

  「是啊,媽的小嘴好舒服,昨天衛生間裡我都想射在裡面。」

  「你啊,就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天晴,這麼髒的東西你怎麼能射在媽的嘴裡呢?」

  「射出來了,滿意了吧?」

  「什麼啊,你還要來啊?回去晚了你爸會多想的。」

  「你就鬼主意多!」

  「嘿嘿~」

  兩雙腳一齊網牆上靠了靠,「媽,我來幫你解褲子。」

  三四分鐘後,「媽,你的小嘴好厲害,你看,它又硬了呢。」

  「嗯~哼……嗯」妻子隨著兒子肉棒的插入拔出,開始輕輕呻吟起來。

  「媽……我們第一次在公共場所做吧?」

  「沒事的,到時候說我肚子拉得有點虛,你帶我去吃了點東西就行了。」

  「你啊,就鬼主意多。嗯~哦……突然這麼用力幹嘛?」

  「嗯……哼~嗯……還算滿厲害的~哦……」

  「媽,可能是因為帶著套子,所以射不出來。」

  「你怎麼這麼喜歡不戴套?」

  「真的吶,不騙你的。」

  「嗯……哦……」取掉套子後,兒子又重重地肏起了他母親。

  「媽,不戴套子肏起來特帶感。」

  「知道了,知道了,你就是喜歡不戴套嘛。嗯,……用力~」

  「媽,肏你~要射了~射進子宮裡!給我生個弟弟!」

  「嗯,射進來,媽去了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