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王者5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聽得葉梔萍的解釋,張傲雪心中微微安穩了一些道:「原來你是『修羅』族遺留的聖女!葉市長。。。。我是『光明神教』的三名候選聖女之首,現在我以『光明神教』一級紅衣執事的身份,希望能和你談談。」

第五章調教張傲雪(上)

 
 
「你。。。。你們想幹什麼?!」張傲雪轉過頭,心頭一凜,只見在關芷琳的身後,不但站立著管家黃玉蓉,竟然還有愛米斯市的市長--葉梔萍!「葉市長,你可是愛米斯的女神,你怎麼會在這裡?!」張傲雪大駭,不由緊張地向後退去。

 
 
關芷琳笑了笑,回頭看著葉梔萍。

 
 
「很奇怪麼?」葉梔萍的面容始終是那樣高貴而威嚴,她冷聲解釋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訴你,關芷琳小姐是我的盟友,我們還是親戚。而我。。。。哼哼,我來自你們和『大巫』族一心想要剿滅的『修羅』族。」想起祖輩的那些悲慘往事,葉梔萍眼中迸發出殘忍而憤怒的光芒道:「當年大戰的最後關頭,『大巫』族想要滅絕我們『修羅』族,我們族長以自己高貴的肉體向你們『光明神教』的教主換取了暗中幫助,成功反撲並重傷了『大巫』族的實力,令他們歸隱山林。但是事後,你們呢?那是屠殺。。。。你們背叛了血的盟約。。。。你們屠殺了我的先輩數十萬人!使我們只能流落全球各處,過著非人的生活!」

 
 
聽得葉梔萍的解釋,張傲雪心中微微安穩了一些道:「原來你是『修羅』族遺留的聖女!葉市長。。。。我是『光明神教』的三名候選聖女之首,現在我以『光明神教』一級紅衣執事的身份,希望能和你談談。」

 
 
葉梔萍玩味地看著張傲雪,冷冷掃了一眼身邊的關芷琳。

 
 
「談談?哈。。。。不過是一個紅衣執事,雖然是一級紅衣執事,但是只有一級白袍執事才有資格和萍姐談條件。張老師,我們現在進行一個有意思的遊戲,如果你通過了遊戲的測試,那麼我們安然無恙地放你走,否則。。。。嘖嘖,你會日日銷魂哦。。。。。」關芷琳慢慢走近張傲雪,俏麗高雅的面容上滿是陰謀的味道。

 
 
「什麼遊戲?」張傲雪問道。

 
 
葉梔萍雙手環抱,眼中精光閃動道:「剛才你玩弄過了我的侄子--可愛的小雲,那麼現在。。。。你的下體是否已經濕潤?哼哼。。。。給你兩個小時的時間,在這兩個小時內,我們會用最正常的手段使你達到性慾的高潮,如果你能堅持在這兩個小時內的高潮不超過兩次,那麼就算你贏了,我們立刻放你走。」

 
 
「哈哈哈哈。。。。」張傲雪大笑起來,半晌才停了下來,目光清冽地掃過屋內的眾人道:「這樣的小事,哼。。。。也就是你們這樣無能的人會認為極難實現!我們『光明神教』的每一個一級執事都具有著世間最堅定的心!」

 
 
黃玉蓉不屑地撇撇嘴道:「自大!」

 
 
關芷琳似乎什麼都沒聽見一般,慵懶地笑了笑道:「那麼,開始吧。噢。。。。張老師,你不介意我將你捆綁起來吧。」

 
 
「哼。。。。」張傲雪目光裡透露出毫不懼怕的光芒道:「光明神在上,我絕對不會在任何誘惑面前屈服。你們儘管施展你們自豪的那些微末伎倆吧,我今天會讓你們見識到光明神寵愛的子民是何等的堅強!」

 
 
聞言,黃玉蓉掏出幾根質料柔軟的白色繩子,先用一根較短的繩子將張傲雪的雙手固定在牆上凸出的一個鐵環上,然後又拿了一根長繩分別綁在她兩條裹著肉色緊身薄紗褲的修長大腿上,隨後把一根兩米長的繩子從大腿根部到膝蓋緊緊地綁好,固定在兩邊牆壁的鐵環上,任由傲雪穿著白色水晶絲襪和黑色高跟鞋的玉足無意義的蹬踏了幾下。這樣,張傲雪完全被捆成了一個「大」字。

 
 
葉梔萍眼中微微發出一絲慾望的光彩,冷笑著問道:「很好,那麼我們可以開始了麼?」

 
 
「哼。。。。你們會知道自己錯的多麼厲害。開始吧!」張傲雪目光毫不畏懼地迎著葉梔萍道。

 
 
葉梔萍轉向關芷琳,輕輕一點頭,示意她可以開始遊戲了。

 
 
「好的,遊戲現在開始。」關芷琳嘴角微揚,露出一絲戲謔的意味道:「首先是。。。。回憶!張老師,這可是一個熱身的時刻哦!」

 
 
張傲雪眉頭一皺,大喝道:「等等!你們不是說用『最正常的手段』嗎?現在你們要。。。。啊!」她的置疑還未說完,猛然見到葉梔萍雙手結了一個怪異的手印,伴隨而來的是一股強大的熱流,衝擊著張傲雪的大腦神經。她只感覺整個人空蕩蕩的,葉梔萍的「役神術」令張傲雪彷彿在一片乳白色的光幕裡漂流,時間在飛速地倒退,最後定格在三年前的那個夜晚。

 
 
此刻,關芷琳、葉梔萍和黃玉蓉三人舒服地坐在寬大的冰熊沙發上,在她們面前是一個球形的水晶,正在閃出各種光光幕,漸漸地,光幕裡浮現出張傲雪腦海中的思維。她們三人像是觀眾一般,饒有趣味地看著張傲雪此時所陷入的回憶。

 
 
光幕中的張傲雪身處一間男孩的臥室內。只見她黑髮披肩,媚眼如絲,上身是半透明的白色緊身彈力襯衫,下身是深藍色的套裙,大腿上包裹的黑色超薄絲襪充分顯示出她雙腿的健美與修長,配合玉足上黑色的高跟鞋,令張傲雪有了一種高貴冷傲的味道。

 
 
在她身前,是一個十三歲左右的小男孩,體形瘦小,雙眼和蕭望雲一般充滿了童真的光彩。他全身赤裸,露出剛剛發育的下體,大約六公分的陰莖軟綿綿的靠在大腿上。這個孩童就是張傲雪的弟弟--張諾。

 
 
「小諾,去年姐姐和那個男人做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張傲雪笑盈盈地看著自己的弟弟。

 
 
張諾似乎有些驚恐,雙手掩蓋著自己的陰莖,弱弱地說道:「姐姐。。。。那個。。。。。那個。。。。哥哥是不是。。。。死了?」

 
 
張傲雪得意的笑了起來道:「看來你真的都發現了哦。嘻嘻。。。。小諾,你很不乖喲!那麼。。。。姐姐可要懲罰你咯!」

 
 
聽到姐姐的話,張諾想起當年那個脫精而死的哥哥的慘狀,心頭打了一個寒戰,頭搖得像撥浪鼓一般,帶著哭腔道:「姐姐。。。。我錯了。。。。求求你。。。。。別,別,別。。。。。啊!」他話還沒說完,張傲雪已經一把將他摁在床上,從隨身的皮包裡拿了幾條絲襪把他綁了起來。

 
 
「現在,姐姐搖開始懲罰弟弟咯!」張傲雪懷笑著坐到了張諾身邊。

 
 
她的右手已開始在小諾身上撫摸了。傲雪先摸了摸弟弟可愛的小臉,之後是脖子,乳頭,肚臍,大腿,小腿,然後到了腳丫,弄得張諾全身發癢,不安地扭動起來。「來,弟弟,好好聞聞姐姐的腳!」張傲雪輕輕脫下了高跟鞋,放在床邊--她知道,這雙高跟鞋將會有大用場。接著,她又把穿著黑色超薄絲襪的美腿玉足伸到了弟弟的嘴邊,緩緩摩娑著他粉嫩的臉蛋。

 
 
張諾只覺得姐姐裹著絲襪的小腳飄來陣陣茉莉花香,粗糙的絲襪線條在臉上摩擦的感覺令他的身體逐漸燥熱起來。小諾不由害羞地張開嘴,懦弱地咬住了姐姐的一隻絲襪玉足,讓舌頭充分舔過每一根腳趾,那絲襪的摩擦和姐姐腳趾肉肉的感覺很快就使得張諾身體裡的熱流湧到了下體。

 
 
「嗯。。。。嗯。。。。。」張傲雪很是享受地說道:「我可愛的弟弟,那麼現在準備迎接身體的派對咯!」話畢,張傲雪伸手抓住了弟弟胸脯,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指尖輕輕在小諾的乳頭附近滑動,每次稍微靠近他的乳頭便馬上離開。敏感的神經末梢和迫切的需求感讓張諾不住挺起胸膛,乳頭微微地堅挺起來。

 
 
見到弟弟的動作,張傲雪腳上微微用勁,讓絲襪更加大力地刺激小諾的皮膚,口中柔柔道:「小諾,你好像很需要哦,想要什麼?快給姐姐說,姐姐會幫助你的喲!」

 
 
「我。。。。姐姐。。。。我要。。。。要你摸摸我胸脯上的兩個小肉丁。」張諾不敢相信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但是身體的反應讓他不由自主地喊了出來。他不禁羞愧地閉上了眼睛,而嘴上依舊舒服地吮吸著姐姐穿著絲襪的玉足。

 
 
張傲雪得意一笑,看著弟弟小臉紅撲撲的,煞是可愛,她的身體也開始有些燥熱,指尖漸漸觸摸到小諾敏感的乳頭上。傲雪先是用指甲輕輕來回刮著弟弟堅硬的乳頭,頻率時快時慢;隨後便開始用手指揉捏起來,慢慢搓動。在傲雪的耳畔,小諾的呻吟越來越大:「嗯哦。。。。疼。。。。噢。。。。姐姐。。。。好舒服。。。。唔。。。。。」他的乳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漲大,最後竟然有如一個成熟的黃豆一般。

 
 
「多麼敏感的小肉丁啊!」張傲雪感慨了一聲,手上的動作卻越來越用力。她現在已經不是揉弄弟弟的乳頭了,而是用勁擰捏,還不時高高拉起。伴隨著傲雪的動作,小諾的聲音也起伏不已,終於大叫起來:「啊。。。。姐姐。。。。好痛。。。。用力捏我的小肉丁。。。。嗯啊。。。。把我的小肉丁扯掉!噢。。。。。太舒服了。。。。。姐姐。。。。我愛你!用力!噢唔。。。。。啊。。。。。」

 
 
「好了,可以給你上夾子了。」張傲雪微微一笑,從皮包裡拿了兩個乳頭夾固定在弟弟的乳頭上。

 
 
「噢。。。。疼。。。。。啊。。。。。太舒服了!」夾上了乳頭夾的小諾歡愉地大叫。

 
 
張傲雪的轉過身子,一根筆直挺立的短細陰莖佇立在她眼前。「噢。。。。嘻嘻。。。。好一個淫亂的弟弟喲。。。。。乳頭都被我蹂躪得變形了還這麼快樂。嗯。。。。。這根小雞雞很壞哦,在向外吐口水喲!」只見小諾幼小得陰莖上已經掛滿了透明黏稠的液體,不時有一些黏液順著陰莖流到他稀疏捲起的陰毛上。

 
 
「小諾,以前有沒有手淫過呀?」張傲雪的手指在弟弟陰囊附近環繞刮擦著。

 
 
張諾奇怪地問道:「什麼是手淫?」

 
 
「你不知道?嗯,姐姐真是喜歡你喲。。。。可愛的弟弟。。。。今天一定要讓你舒服哦!」張傲雪心內一陣激盪,不禁用柔若無骨的玉手握住小諾短小的肉棒,輕柔地上下搓動他陰莖的包皮,微微地從櫻桃小嘴中探出玉舌,去挖弄龜頭上的小孔,只覺得從弟弟馬眼裡流出來的潤滑液有一種鮮甜的味道。接著,張傲雪又伸出粉紅的舌尖去舔舐小諾龜頭與包皮之間的環溝,這個看似美麗而高雅的少女,竟然還主動地去捧著下面的肉袋,讓那兩顆睪丸在柔軟的手中滾動。

 
 
一時間,張諾覺得下體舒服得想要噴薄出一些熱流。但是張傲雪暫時還不想讓弟弟射精,立刻出手壓在了弟弟的「止精穴」上,隨後將張諾的小肉棒整支含進嘴裡。只見她縮緊面頰、擺動頭部,讓弟弟的陰莖在艷紅的唇裡進出,彷彿是街邊廉價的妓女,哪有一絲教師的氣質!

 
 
在這樣一番調弄後,張諾的龜頭已經沾滿了姐姐的口水和透明的黏液。

 
 
「噢。。。。姐姐。。。。。唔唔。。。。。我。。。。。我想。。。。。噢。。。。。我想要尿尿。。。。。噢唔。。。。。」張諾明顯感覺到下體的緊張刺激,身體的肌肉霎時繃緊,用力摟住了姐姐的絲襪美腿,一口咬住了張傲雪的玉足,拚命吮吸,彷彿要把她腳上的超薄絲襪吞進肚子裡。

 
 
張傲雪見狀,心癢難耐,下身已經是一片濡濕,陰道裡傳出陣陣的空虛和灼熱。她可以感覺到小諾陰莖的脈動越發迅速,於是賣力添舐著弟弟的龜頭和馬眼:「噢。。。。小諾,尿吧。。。。唔噢。。。。。嗯嗯,尿在姐姐的嘴裡!姐姐最愛你火熱的精液!噢。。。。」

 
 
經過如此大的刺激,張諾再也無法忍受,喉頭大聲嘶喉:「噢唔。。。。姐姐。。。。。我愛你!我真的愛你。。。。啊喔。。。。。噢。。。。我。。。。。唔唔唔。。。。。我要尿。。。。尿尿了!噢。。。。。來了。。。。啊啊。。。。。。」他可以感覺到一股熱流從大腿的根部快速凝聚,在一瞬間猛然衝擊著自己的尿道。這次的尿尿似乎不同以往,張諾只覺得尿道被一種極為粘稠的液體摩擦,舒服無比,而且那液體非常多,急急地噴出了了他的尿道口。

 
 
張傲雪的嘴唇已經發覺了弟弟龜頭下方尿道的激烈震動,她知道,弟弟的第一次射精就要來了。傲雪連忙含緊小諾的龜頭,停止所有的挑逗,盡力吮吸著他的馬眼。很快,一股股濃稠鮮甜的童子精有力地激射在張傲雪的嘴裡。雖然她極快的吞嚥,但是如此之多的精液還是撐開了她的櫻桃小口,一絲絲的流了出來。

 
 
張諾的第一次射精足足維持了一分鐘,大量的精液掛在張傲雪的紅唇和雪白的下巴上,看上去極為淫蕩。

 
 
「嗯。。。。諾諾的精液味道真好吃。。。。姐姐很喜歡喲!」張傲雪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將嘴角和下巴掛著的精液一點撈起,再又吃進嘴裡。

 
 
射精後的張諾抽搐了幾下,癱在床上,呆呆地看著自己姐姐。他想不出,平日裡為人師表、高雅端莊的姐姐在此刻怎麼像電視裡最淫蕩、下賤的妓女。

 
 
張傲雪抽回自己的絲襪美腿,讓弟弟休息了幾分鐘,畢竟張諾還小,體力並不充沛,張傲雪也不想這麼就玩完自己的弟弟。

 
 
片刻之後,她輕輕摸了摸自己被小諾口水浸透的絲襪,用手指抹了一把,放進了自己的嘴裡品嚐著弟弟的唾液:「噢唔。。。。很不錯的味道。。。。。嗯。。。。還混合了我腳上的香味和我高跟鞋的皮革味。。。。。噢。。。。。真是讓我忍不住!」張傲雪媚眼裡光波流轉,淫笑著解開了張諾身上的絲襪束縛。

 
 
「小諾,現在姐姐可要加大懲罰的力度咯。」張傲雪壞笑地拉起了張諾:「好了!現在你來看看姐姐最漂亮的地方,但你只准看喔!不許動手動腳的!」說著,她脫下了套裙,露出內裡的風景。傲雪裡面沒有穿內褲,絲襪也只是長筒絲襪,並非連褲絲襪,她的下體毫無保留的顯露出來。

 
 
張諾點點頭,忽閃著好奇的大眼睛靠近了姐姐的身體。張傲雪把她那條還穿著絲襪的美腿架起到弟弟的肩上。這時,小諾聞到有一股和姐姐玉足上一樣的茉莉花味道傳入他的鼻子,不禁用嘴親了親姐姐裹著黑色絲襪的小腿,然後俯下身體,湊到她的下陰部。

 
 
「看清楚些了麼?」張傲雪把手放在自己的絲襪美腿上摩娑著,感受絲襪帶來的快感。

 
 
「嗯。」張諾喉頭咕動,咽吞一下口水,將頭伸向姐姐的跨間,灼熱的氣息不停由鼻孔噴出。張傲雪鼓出的陰部像是完全熟透了的蜜桃,可愛的粉紅陰脣清晰可見。「咦。。。。這個是什麼?」小諾奇怪看著姐姐尿道上方一個微微顫動的小肉芽。他大感怪異,不禁手指輕輕抓住抖顫的肉芽。

 
 
「啊。。。。。噢!」張傲雪喉際流露一聲嬌喘,好像被過了電一樣,套著絲襪的玉足用力勾起一個優美的弧度。「喔。。。。呼呼。。。。別。。。。噢啊。。。。那是姐姐的陰蒂,哎唷。。。。嗯噢。。。。你。。。。小諾。。。。不要用手亂碰,只許用眼睛看!」她沒有想到,本來應該是被自己玩弄的弟弟,在無意間竟然轉變成玩弄自己身體的人。這樣角色倒置的感覺很快就激起她的性慾,將張傲雪變態的嗜好誘發出來,她似乎漸漸愛上了被弟弟無知狀態下玩弄的感覺。

 
 
「對不起,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小諾這個未經世事的小孩,聞言馬上離開手中碰觸的東西。「姐姐!左右這兩片垂下來的粉紅色肉片,又是什麼東西呢?好多皺褶啊!」

 
 
「唔。。。。那是我的大陰唇。。。。啊。。。。。小諾。。。。你。。。。你又。。。。不要亂摸呀。。。。。喔啊。。。。。」張傲雪無法解釋,自己本該冷漠的身體可以在幾個男十數個小時的挑逗下沒有任何感覺,但是為什麼在一個僅僅十三歲的小男孩觸摸下就有了感覺,尤其那還是自己的親弟弟,莫非自己是一個喜愛可愛小男生的女人?「啊。。。。啊。。。。難過死了。。。。。小諾。。。不要。。。。。」

 
 
「姐姐,這個叫什麼?」對於姐姐的身體,張諾每樣都要用手指確定感覺,才發出質問。這也讓張傲雪覺得有些無奈,屁股常常不由自主地搖動:「那。。。那是小陰唇,你到底好了沒?」呼吸越來越急促,傲雪如小孩般嬌啼著,面若桃花,妖艷如春。

 
 
「姐姐!這個小洞是作什麼用的?」張諾說著,又將手指伸到姐姐一個細小的洞口,小心撥弄著。

 
 
「啊。。。。。喔啊。。。。噢。。。。。」張傲雪的身體大力扭動了一下:「這是尿道孔!」

 
 
「就是尿液出來的地方嗎?」

 
 
張傲雪被弟弟弄得吐氣如蘭,面紅耳赤的:「對。。。。對啦!你別亂摸。。。。喂!小諾,乖,別玩。。。。」

 
 
「耶,姐姐這裡有個粉紅色的小穴哩,好濕啊!這是幹什麼的呀?」

 
 
「啊。。。。那裡。。。。不行,手指不能碰。。。。那是陰道。。。。啊。。。。生小孩的洞穴,不要亂摸。。。。哎唷。。。。唔唔。。。。你,你快把手指快撥出來!」張傲雪腰部一陣亂搖,嬌美的臉龐忽青忽紅,裹著絲襪的兩腿不斷顫抖,一股淡色的液體緩緩洩出。

 
 
張諾見狀,驚叫起來:「喔!生小孩的洞,那小孩子怎樣在你的小洞生下的?啊,姐姐,你下面流出了什麼呀,好粘哦!」

 
 
「都是你不好啦,啊。。。。啊。。。。啊!」她重重喘息了幾聲繼續說:「那要男人的精子通過陰道,進入子宮結合我們女人的卵子才可以生下小孩。。。。。噢喔。。。。。」

 
 
「那男人的精子是怎樣進入你的陰道的?」小諾用手指拔了一下姐姐的陰道口。

 
 
「哎喲。。。。不要,啊。。。。小諾。。。啊。。。。那是男人的……男人的陰莖插入我的陰道,然後在裡面射精才有。。。。小孩。。。。。啊!」張傲雪的臉越來越紅,不停嬌喘著,下體不住扭動著,而上身卻無力地躺下,雙手用力揪起腿上的絲襪搓揉著,那條美腿緊緊則地勾住了弟弟的脖頸。

 
 
「男人的陰莖就是我下面的小雞雞麼?」張諾摸了摸了自己的下體,好奇地問道「姐姐,我的小雞雞脹得很大,你的小洞洞好小哦,會進得去麼?」

 
 
「嗯嗯。。。。啊。。。。。啊。。。。你不要再問了,當然是進得去的!噢喔。。。。。」

 
 
「真奇怪啊!」張諾笑聲嘟噥著,看看姐姐的陰道小小的,而他自己的陰莖現在已經莫名其妙地漲到了將近三根手指那麼粗,真是有點想不明白。

 
 
「你完全瞭解了沒有?嗯。。。。嗯。。。。。」

 
 
張諾看著姐姐的紅脹而濕潤的下體,發出一聲驚叫道:「姐姐!你變得好奇怪哩!」

 
 
「什麼?唔唔。。。。噢。。。。我有什麼好奇怪的?」張傲雪正陷入一種被人調動情慾的時候,好不容易才擠出聲音。

 
 
「你生小孩的洞穴有好多水流出來哩!比剛才的黏液還要多,呀!流到你的屁眼裡去了。姐姐,你到底怎麼了?」

 
 
張傲雪極力抑止住身體的感覺,悶聲叫了出來:「呼呼。。。。小諾。。。。都是你不好啦,害得姐姐這樣。。。。喔。。。。啊。。。。。都是你亂摸啦……我才會變成這樣子!」

 
 
「我只是用手指碰一下就會這樣嗎?」小諾又將手指搔了下張傲雪的陰道口,然後將陰唇向外翻出露著陰道內壁:「這是什麼,粉紅色的,很嫩很嫩的,呀,有水從這兒出來了。好奇怪,姐姐你的屁股都濕了耶!」

 
 
頓時,張傲雪再耶壓抑不住身體的反應,不禁挺起腰桿,穿著絲襪的雙腿繃直,繞過弟弟張諾腦袋的玉足相互搓摩起來,充分感受著絲襪摩擦帶來的特殊快感。只見她不但嬌啼連連,而且整個人好像有一些暈眩了,陷入輕微的昏迷狀態。「嗯啊。。。。不要再搞了!小壞蛋。。。。。我。。。。我快要不行了。。。。啊啊啊。。。。放手,好壞啊,弟弟。今天。。。今天。。。。給你。。。。你看。。。。看姐姐最漂亮的地方就。。。。到。。。。。啊。。。。。啊。。。。到此為止吧!噢唔。。。。喔。。。。」

 
 
張傲雪努力想坐起,她不能一直這樣讓弟弟玩弄,自己高貴的身體和罕有的高潮不可以就如此輕易地落在全然天真無知的一個小男孩的手上。可是傲雪裸露的性器被她弟弟用手指亂碰亂挖,那剛想壓制的情慾又被推往亢奮的欲潮。她將穿著超薄絲襪的迷人粉腿從張諾的肩上放下,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不停喘著氣。

 
 
過了一會兒,多年苦修的力量顯示出來,張傲雪終於成功抑制住了爆發的情慾,心頭立刻清明起來,伸手推開了弟弟的雙手,摸了摸她自己的陰部,感到都是她流出的水,不禁眉頭一皺道:「小諾,你剛才真是太過分了。說好只能看看的,而你不但摸我,而且撒野用手指捅到我的陰道裡,真太過分了!」

 
 
張諾的眼睛還是沒有離開姐姐的陰戶,不解地說道:」姐姐,你很痛麼?剛才你一直都是在呻吟著啊,現在你的陰唇都很紅腫了!」

 
 
「什麼呀!你這個小鬼!現在姐姐要好好地懲罰你了!」張傲雪彷彿有些氣惱地將那雙黑色絲襪包裹著的玉腿放在弟弟的下體,用腳趾拔動著他的陰莖。頓時,小諾本就堅硬的陰莖挺起頂住了姐姐的玉腳,而身為姐姐的傲雪也立刻將玉趾輕輕地磨擦著弟弟的小龜頭,不時隔著絲襪夾住他那並不粗大的陰莖。

 
 
那種絲襪摩擦的粗糙感混合著張傲雪腳趾肉肉的質感,不多久張諾就感到小腹一熱,身子不由猛烈哆嗦起來。只見他陰莖一抖,龜頭前端的馬眼大開,一股白色濃稠的精液狠狠射到了張傲雪穿著黑色絲襪的玉足上,使得性感的絲襪一片粘糊,那黑色的超薄絲襪配上白色的精液,以及隱隱可見玉足的肉色,很快就讓張諾本來迅速疲軟的陰莖再次豎立起來。

 
 
「噢。。。。真是一個不乖的弟弟哦!你看看,你的小雞雞又變得硬梆梆了!」張傲雪調笑地伸手在弟弟的小陰莖上彈了彈。

 
 
張諾聞言害羞地低下了頭。

 
 
「那麼。。。。現在,姐姐要繼續懲罰你咯!」張傲雪心中暗暗下了一個決定,從皮包裡拿出了一條肉色的天鵝絨絲襪,仔細地在弟弟的脖子纏繞起來,最後打了一個結。繞在張諾脖子上的絲襪像領帶一樣垂在他胸口,張傲雪知道,只要自己用力拉緊這條絲襪,弟弟張諾的脖子就會牢牢勒住。

 
 
張諾好奇地撫摸著自己胸口的絲襪,忽然,張傲雪說道:「過來,小諾,到姐姐的身上,姐姐教你怎麼取悅女人。」說完,她脫下了襯衫和裙子,只留下雙腿的黑色絲襪,在那上面還殘留著張諾剛才射出的白色精液。「來吧,小諾,先來感受一下姐姐的乳房!」張傲雪拉過弟弟到自己身上。

 
 
被姐姐一拉,張諾的身子倒在了張傲雪白皙而嬌美的身軀上。他的雙手不住去搓揉姐姐雪白鼓脹的胸部,張傲雪用她那對杏眼向弟弟投去了鼓勵的目光,張諾只覺得雙手上的乳房又嫩又大,中間的乳頭由小小的粉紅肉丁逐漸開始變成紫色的大葡萄。眼見這樣美妙而敏感的乳房,張諾不由用力捏了捏姐姐的乳頭,甚至還低頭咬了起來。這一舉動讓張傲雪全身一陣亂顫,如蕩婦一般呻吟道:「啊。。。。好舒服。。。。嗯唔。。。。小諾。。。。喔。。。。用力咬。。。。姐姐愛你!我快受不了。。。。噢。。。。就是這樣。。。。天啊。。。。我的奶子好脹。。。。小諾用力擠,咬爛姐姐的奶頭吧!喔噢。。。。唔啊。。。。。啊。。。。」

 
 
聽到姐姐說出這樣淫靡下流的語言,張諾越發用勁地揉捏姐姐的乳房,那對嫩白的乳房在他的刺激下已經漲大的有如皮球大小,而她的乳頭則在張諾牙齒的啃咬和拉扯下滲出點點的奶水。

 
 
「噢。。。。姐姐流出奶水了!」張諾見狀,身體裡四處都開始奔湧起一股熱流。

 
 
「喔。。。。。嗯啊。。。。。。去。。。。。小諾。。。。。去姐姐那最漂亮的地方。。。。。喔啊。。。。姐姐那裡好空虛!乖弟弟。。。。快去。。。。噢。。。。。」張傲雪嬌喘連連,雙頰緋紅,一把將弟弟的腦袋推到自己的下體,而自己則忘情地搓揉起那脹得碩大的乳房。

 
 
張諾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姐姐的乳房,轉目見到她的陰戶大開,整個陰部因為充血而紅腫,陰唇好似成熟的鮑魚一樣,內裡汩汩地流出清亮的液體。他心中像被貓抓撓了一樣,一頭埋進了姐姐的下體。張傲雪的陰毛比較短,也不是很密,兩片紅色的大陰唇上面濕淋淋的。小諾拔開她的兩片大陰唇用舌尖舔弄陰道口和上面因為充血而腫脹得有半截小拇指大小的陰蒂。他每吸舔一下陰蒂,張傲雪的身體就會顫動一下。張諾大感刺激,不禁張口咬住了姐姐的陰蒂,不停地啃嚙,甚至高高拉扯起來。

 
 
被這般玩弄的張傲雪好像被強大的電流打擊一般,繃緊了全身的肌肉,不住顫動,套著絲襪的玉足趾尖用力翹起,嘴裡發出的呻吟也越發高昂:「噢。。。。小諾。。。。。用力舔。。。。。嗷唔。。。。。真舒服。。。。。咬下姐姐淫蕩的小肉芽!用力咬。。。。。噢。。。。扯掉它,把它從我身體裡扯掉!啊啊。。。。咬緊!就是這樣。。。。爽死我了。。。。。喔啊啊。。。。。。」她陰道不由自主地大量湧出微微帶著白色的稠膩汁液,順著股溝流滿進了屁眼。

 
 
張諾空閒的手指又慢慢摸索進姐姐淫水氾濫的陰道中,先是一根手指來回抽插,但是他很快發覺,姐姐的陰道似乎正在擴大,於是他漸漸伸進三根手指。騰然,他的手指感覺到姐姐陰道裡彷彿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內裡的肉壁在不停收縮。

 
 
「啊。。。。喔嗯。。。。。我最愛的弟弟。。。。。嗯啊,姐姐受不了啦。。。。嗯啊。。。。。姐姐的陰道。。。。噢。。。。。姐姐的陰道。。。。好。。。。好空虛。。。。。啊啊。。。。姐姐要。。。。要。。。。。噢。。。。。。啊。。。。。姐姐要你的肉棒。。。。。喔啊。。。。。我要。。。。。嗯啊啊啊。。。。要你操爛姐姐的。。。。。噢。。。。。操爛姐姐淫蕩的騷穴吧!啊。。。。噢啊。。。。。」張傲雪放開了心神,全力投入了情慾的海洋,敏感的身體再也受不起弟弟這樣無心造成的刺激,一腳跨過弟弟的身體。面對這位張諾毫無經驗性交的小處男,一切局面都要在她的掌控下,所以張傲雪採取在上面的姿勢。

 
 
現在的張傲雪面對著弟弟張諾,呈蹲馬步的姿態,張諾從姐姐的兩腿之中看過去,那張大的兩片陰唇上正不停滴落著淫水。

 
 
張傲雪手握住弟弟的陰莖,來回套弄動,以免那幼小的肉棒又在這個關頭疲軟下來。感覺到他的陰莖已經完全勃硬,張傲雪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後摒住呼吸,縮緊肛門四周的肌肉,來迎接這根令自己幾乎瘋狂的陰莖。緩緩的,她先用一隻手移動龜頭到自己陰唇邊緣,隨手塗抹著上面的淫水。接著,她另一隻手把自己勃起的陰蒂上的包皮推開,再將龜頭移到這裡,引導著張諾的龜頭上的馬眼去撫動她自己的陰蒂龜頭。

 
 
張諾被這樣一刺激,渾身戰抖起來,敏感的龜頭和馬眼傳來的感覺,彷彿自己的陰莖在和另外一根小陰莖對磨。

 
 
張傲雪就這樣樣一直撥動著。過了一會兒,她的陰道開始一開一合,傲雪知道現在正是時候,於是拉著龜頭卡在陰道口,順著陰莖勃起的角度,往下坐。

 
 
張諾看到這種情形,簡直不敢相信,姐姐竟然坐下去,而張諾的陰莖就這麼插進她的身體。「姐姐那裡的小洞洞很深麼嗎?」張諾有些懷疑,於是伸手去試探交接的地方,姐姐的那裡非常的濕,且有許多扭曲的肉糾結在一起,張諾確定陰莖進去的地方不是肛門,那是陰道麼正當張諾在思時,一股酥麻的感覺從張諾的龜頭傳來,他的龜頭正被張傲雪陰道四周溫暖而濕濡的肉壁緊緊包住。雖然他只有陰莖被完完全全的包住,事實上張諾卻像全身被包住般全身無力。

 
 
這個時候,張諾的陰莖頂到一個稍微硬的東西,就無法再前進了。只見張傲雪也向前向下趴在他身上,緊緊抱住張諾。傲雪的頭斜靠在弟弟的臉頰,張諾可以聽到一陣一陣低沉喘息聲從姐姐的口中和鼻腔那邊傳過來:「噢。。。。。就是這樣。。。。。這樣充實,這樣灼熱。。。。。唔啊。。。。。啊。。。。。啊噢。。。。啊。。。。。呃噢。。。。。啊!姐姐真愛你的小雞雞。。。。好厲害。。。。噢唔。。。。你的小雞雞讓姐姐好舒服。。。。噢。。。。我要好好地操你。。。。。小諾。。。。姐姐要操死你。。。。。嗷唔。。。。啊!啊!啊!」

 
 
張諾被姐姐下流的語言所感染,小肉棒不停地滑動在張傲雪的身體裡,好幾次試圖在陰莖上發力來移動陰莖,然而每次他一用力,陰莖就受到來自姐姐肉壁各方的壓縮,接著就有一陣一陣快感從陰莖傳到大腦,到最後漸漸的四肢無力,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陰莖,然後一陣幾近虛脫的感覺伴隨著解脫,終於從陰莖爆發出來。一股不可壓抑的熱流從陰莖內部衝了出來。

 
 
這個時候,張傲雪依舊趴在張諾身上,她的下體正享受著脹實的感覺,當她正想扭動屁股體驗陰蒂在弟弟恥骨磨擦的感覺時,忽然發覺內陰道熱熱的,再一看弟弟臉上的神態,立刻明白了,張諾又一次射精了!

 
 
腫大的陰蒂已經開始摩擦在張諾的恥骨,張傲雪的性慾正在快步的昇華,她絕對不會容許弟弟的陰莖就這樣疲軟下去。她抓起早已準備好的一隻高跟鞋,不顧一切的把那十公分左右的鞋根塞進了弟弟的屁眼,然後來回抽插。

 
 
「啊!」張諾猛然被這種強行塞入的感覺刺痛了,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啊。。。。好痛啊。。。。姐姐。。。。。不要。。。。。嗚嗚嗚。。。。。好痛啊!」

 
 
「哭什麼!沒用的東西!噢啊。。。。。嗯哼。。。。。啊。。。。。」弟弟的眼淚和痛苦的表情激發了張傲雪變態的慾望,她一邊晃動著腰身,一邊毫不憐惜地把另一隻高跟鞋塞進弟弟嘴裡:「去。。。。噢。。。。去吃姐姐的高跟鞋!唔噢。。。。啊。。。。啊。。。。鞋子裡有姐姐腳上的味道哦!」

 
 
張諾舔了舔嘴裡姐姐的高跟鞋,他可以聞到姐姐的玉足和皮革混合的味道。小諾不禁一手捧起姐姐黑色的高跟鞋,大口舔咬著;另一隻手來回摩娑在姐姐的大腿的絲襪上,不時揪起張傲雪黑色的絲襪,再放手,傾聽絲襪和姐姐玉腿皮膚發出的「啪啪」聲。沒多久,他已經開始發覺肛門內傳來的痛感都漸漸轉化成一種異樣的快感,自己好像是一個被人強姦的小女孩,括約肌不斷被姐姐高跟鞋的鞋根衝擊,快感越發強烈,而一隻夾再乳頭的夾子也似乎越發的緊了,張諾禁不住像個女孩一樣浪叫起來:「姐姐。。。。操死我。。。。噢唔。。。。。啊。。。。我的肛門好疼。。。。。噢。。。。。又好舒服。。。。姐姐,用力地操我吧。。。。啊。。。。啊。。。。。」

 
 
「啊!啊!啊。。。。你真是一個下賤。。。。變態的男孩!噢。。。。啊。。。。。姐姐一定要操死你。。。。呼呼。。。。唔。。。。好舒服。。。。。這樣小的雞巴都能讓我這般舒服。。。。噢。。。。啊!」張傲雪的身體晃動的更加厲害,碩大的乳房來回擺動,一絲絲乳白的奶水順著乳峰流向她的小腹。她那原本嬌美白皙的面龐血氣翻騰,此刻漲紅得像熟透得蘋果一般,顯露著蕩婦才有的陶醉與迷離。

 
 
張諾看著姐姐放蕩的神情,再加上身體強烈的刺激,毫無經驗的他又一次產生了射精的快感,整個大腦都開始輕度昏迷起來。

 
 
「你。。。。又射精了!」張傲雪氣惱地吼了起來。她現在的身體正需要痛快的發洩,怎麼可以容忍弟弟的陰莖就這樣疲軟下去。「啊。。。。不行!你給我硬起來!啊。。。。。」可是不管她怎麼用鞋根抽插刺激弟弟,張諾那根到達過幾次高潮的幼小陰莖都無法制止地疲軟下去。

 
 
張傲雪的臉因為憤怒和高漲的性慾而變得更加通紅起來,陰道內渴求的感覺令她腦袋裡只有一個念頭--需要一根堅硬的肉棒,需要一個激烈無比的高潮。她發狂似的高聲尖叫起來:「你。。。。噢。。。。該死的小諾!我絕對不會就這樣放過你!哦喔。。。。。我要操死你!狠狠地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啊!啊。。。。。」她一邊激烈地把陰蒂摩擦在弟弟的恥骨上,一邊伸手拉緊了勒在張諾脖子上的那條絲襪。

 
 
那條天鵝絨的絲襪霎時如同水蛇絞緊了張諾瘦弱的脖頸,很快便令他感到一陣窒息。此時張諾的眼前一片漆黑,身體不住掙扎反抗,但卻被姐姐張傲雪死死壓在身下。而張傲雪也在弟弟的奮力掙扎中獲取了極大的快慰。

 
 
張諾肺部的氧氣逐漸減少,全身都開始僵硬起來,尤其是他的陰莖,似乎所有的血液都集中在那裡,本來疲軟的陰莖再次雄赳赳地昂起頭來,並且慢慢地漲大。張傲雪不停的勒緊勒弟弟脖子上纏繞的絲襪,她能感覺到,小諾的陰莖隨著自己越發用力勒緊絲襪而更加堅硬漲大,火熱的陰戶彷彿有一根不停變大的鐵棒,竟然隱隱觸及到了自己子宮。

 
 
張傲雪的神經被這強硬堅挺的陰莖刺激地完全崩潰,放聲發出淫蕩的叫喊:「啊唔。。。。啊!啊!好硬的雞巴。。。。啊。。。。操死了。。。。。姐姐被你操的發瘋了!噢啊。。。。。還在發硬變大。。。。好棒。。。。。弟弟。。。。你操死姐姐了。。。。。啊。。。。我。。。。。噢。。。。我也要操死你。。。。。啊!啊!操死你啊。。。。。啊!」她的陰蒂不顧一切地擠壓、摩擦在弟弟的恥骨上,腰肢瘋狂前後擺動,速度越來越快。

 
 
這時候的張諾雙手只能胡亂在姐姐的大腿上撕扯著那雙黑色的長筒絲襪,肺部的終於氧氣耗盡,他翻了翻白眼,仰頭倒在床上,再也無法起來。

 
 
「操死你。。。。啊。。。。我要操的你永不超生!啊。。。。操。。。。操死。。。。。啊!我也被你操死了。。。。。小諾。。。。你也把姐姐操死了。。。。。啊。。。。。姐姐要飛了!噢唔。。。。。唔唔嗯。。。。啊。。。。。姐姐的騷穴好痛快!啊。。。。」張傲雪毫乳房本是緩緩流出的奶水,現在已經變成了噴射的狀態。她不理會弟弟現在的狀態,徹底陷入高潮來臨前的半昏迷狀態:「啊。。。。要來了。。。。我的騷穴都被弟弟插爛了。。。。。操死我吧。。。。。啊。。。。。來了,來了。。。。我要丟了。。。。。啊!啊!啊!啊。。。。。」她猛地搖動全身,所有的肌肉都像被高壓電流打了一般抽搐起來,用勁俯身抱住弟弟小諾逐漸冰冷的屍體。在傲雪下體與弟弟陰莖交合的地方,大量乳白色的陰精淫水像洪水一般衝開兩邊的陰唇,汩汩流了出來。

 
 
「哼哼。。。。很好啊,非常精彩!」一個冰冷的聲音把張傲雪從高潮的虛脫中驚醒。

 
 
她緩緩睜開眼,發覺自己依舊身在關芷琳的密室裡,下身那一股股乳白色的陰精淫水流淌在密室鋪設的猩紅地毯上,極為明顯。「你們。。。。唔,呼呼。。。。你們太卑鄙。。。。太卑鄙了!」張傲雪大口喘著粗氣。她的下身肉色緊身薄紗褲的襠部完全被那些陰精淫水所浸濕,清晰可見充血的陰戶紅腫地張開,勃硬的陰蒂脹好像要撐破這條薄紗褲一般。在傲雪的臀部和陰部的外圍,處處是乳白的陰精淫水,一灘灘的流遍下體,如同潑了一大碗牛奶似的。

 
 
關芷琳輕輕鼓掌道:「僅僅是一個回憶就讓你到達了一次高潮,看來『光明神教』的候選聖女也不怎麼樣嘛。」

 
 
「你們太卑鄙了!」張傲雪的身體在自己苦修出的力量支持下,迅速恢復了常態,再次擺出平日的冷傲道:「你們不過是投機取巧而已,使用了超自然的力量!哼。。。。一群言而無信的小人!」

 
 
「嘻嘻。。。。」關芷琳並不在意張傲雪的辱罵,慢慢靠近道:「我說了,剛才只是熱身哦,熱身嘛。。。。嗯,就不算你的時間吧,如何?」

 
 
張傲雪冷哼一聲,算是接受了對方的建議。

 
 
「那麼,接下來遊戲便正式開始咯。」關芷琳見張傲雪沒有意見,於是看了看黃玉蓉道:「計時吧,我們從手淫開始。」話畢,她和葉梔萍大步走到了張傲雪的身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