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媳婦韻怡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韻怡全身精光,光滑的胴體,雪白的肌膚,纖腰豐臀,身材極好,嬌嫩如嫩筍般的乳尖在飽漲微紅的豐滿乳峰上,更令人垂涎三尺。韻怡是出來放CD音樂,她覺得這樣洗泡澡才有氣氛。王伯躲在暗處目不轉睛的盯著韻怡,瞧見韻怡酥胸前的嫩白奶子隨她的嬌軀左右晃動,乳峰尖上粉紅色的奶頭若隱若現,王伯不由的看傻了眼,一轉眼,韻怡就進了浴室,但門僅半掩。韻怡長得楚楚動人,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媳婦韻怡

長子王育祥-結婚兩年,目前在大陸工作。周韻怡,24歲,大媳婦,有一個2歲的兒子,164公分,

35D2435,貌美,身材健美的韻律老師。王伯,身材肥胖,髮禿,好色,由於是財主,年輕時常上酒家,最後娶了位西施,可惜這位美人無福享受榮華,替王永生了三個兒子後就因病去逝。王伯未再娶,只是依然天天花天酒地。育祥2歲的兒子維維,很久沒看到老爸,吵著要和老爸睡,由於育祥在大陸工作,每三個月才有十天假可以回來,房間的床不夠大,大媳婦韻怡就只好獨自睡隔壁另一間房,周韻怡24歲,王家大媳婦,164公分高,35D2435,人長的很漂亮,是個十分健美的韻律老師,穿起韻律服,凹凸有致,常讓上課的男學員,小弟弟一直頂著帳篷直到下課,由於韻怡學的是舞蹈,所以即使生了一個兒子,身材還是很棒。王伯覬覦韻怡很久了,要不是因為公公與媳婦的關係存在,他早就下手好好幹她一炮。

今天是個好時機,樓梯上傳來高根鞋聲。媳婦韻怡由樓梯走下來,一身素雅的衣,又直又長的秀髮披在上身穿的絲質白襯衫上,下身是及膝的柔絲白裙,露出膝下那雙圓潤白晰的小腿,足下是一雙粉白色的細高跟鞋,稱得168公分的身材更顯得修長。韻怡進了浴室準備洗澡,但房門未關好,引來王伯的注意,他看四周沒人,帶著些許醉意就往韻怡房內走去,並將房門鎖住。看四周沒人,帶著些許醉意就往韻怡房內走去,並將房門鎖住。突然聽見浴室門把稍微動了一下,王伯下意識的躲到靠近浴室門三四步的桌子下,等著看韻怡何時出來,沒多久,門徐徐打開,一雙白皙修長的玉腿踏出浴室,

韻怡全身精光,光滑的胴體,雪白的肌膚,纖腰豐臀,身材極好,嬌嫩如嫩筍般的乳尖在飽漲微紅的豐滿乳峰上,更令人垂涎三尺。韻怡是出來放CD音樂,她覺得這樣洗泡澡才有氣氛。王伯躲在暗處目不轉睛的盯著韻怡,瞧見韻怡酥胸前的嫩白奶子隨她的嬌軀左右晃動,乳峰尖上粉紅色的奶頭若隱若現,王伯不由的看傻了眼,一轉眼,韻怡就進了浴室,但門僅半掩。韻怡長得楚楚動人,

一對高挺的奶子,豐腴的臀部,看她的紅潤的陰唇,像櫻桃似的,王伯看得全身血脈噴張,臉上火熱熱的,像是要腦充血似的,忍不住慾火高升,王伯不自主的將衣褲脫光,無法控制的緊抱住韻怡,湊上嘴去吸吮韻怡的奶頭。韻怡突然受到攻擊,一時驚嚇得看見是一個肥胖的男人赤裸裸地壓在自己身上,大喊道她「哎呀﹗你是誰?」「韻怡,是公公我啊!我看你身材極好,嬌嫩如嫩筍般,我看的很難過,我忍不住了,讓我幹一次吧﹗」王伯色慾薰心的說道,一面說一面雙手揉捏韻怡一對水蜜桃般的奶子,嘴也吻在韻怡的玉唇上,舌尖不斷探索。韻怡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公公正要強姦她。天啊!

「啊!不要!不要!…」韻怡由於雙手要抓住浴缸以防滑倒,以至於整個身子讓公公為所欲為。韻怡扭了扭身子,不停抵抗,嘴裡說道:「爸!不要﹗怎麼可以,育祥就在隔壁房間會聽到的,不要﹗」。「所以囉!韻怡,怕被育祥聽到,妳就好好讓我打一炮吧!免得育祥待會帶著小孫子維維過來,說妳色誘公公,不守婦道,要和妳離婚妳,其實從妳進門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想找機會,

好好跟妳愛愛一番」王伯手裡揉著韻怡的奶子脅迫的說。王伯的嘴唇不停地吻,由韻怡的香唇移到耳根,又移向乳尖,陣陣的熱氣,使韻怡的全身抖了抖,王伯火熱的手掌,接著按在韻怡的屁股上,嘴移向她小腹的下方,韻怡全身抖得更厲害,由於害怕育祥發現,韻怡不敢出聲。  「不要啊…不要…喔…不可以…公公。喔…喔!」這時韻怡已經因為沒有力氣反抗,開始哀求起來了。  韻怡趁著公公雙手沒抓住自己時,轉過身想要逃出浴室。而王伯像抓小母雞一樣把韻怡抓回來,將韻怡推向浴池的邊沿,當韻怡的肥屄浮現眼前,王伯立刻迫不及待地將燙熱的碩大龜頭移向媳婦充滿淫水的陰戶。韻怡神色一變,伸手護住了她的胯下,手掌緊緊的遮蓋住那粉紅色的嫩穴,說道:「公公!不…我們…不行…也不可以…做這種事…會對不起我老公…」「媳婦,妳先別緊張,我只在妳外面磨蹭而已,可以嗎?」

「嗯…這…好吧,不過你不可以插進來喔。」韻怡紅著臉答應公公,也慢慢進入王伯的陷阱裡…..  王伯開始向內頂,大龜頭的一半已頂開了韻怡的陰唇,韻怡警覺的迅速的挪動臀部,王伯的龜頭便脫出陰道入口,挺硬的肉棒向上翹著,王伯用手按住韻怡的屁股,挺聳陰部,

兩片肉唇夾住棒身,棒莖的下沿崁在滿是蜜汁的肉縫中,像拉鋸似的來回磨擦,感覺美妙極了。韻怡在王伯耳邊輕語:「公公…我們不行…也不可以…做這種事…我們不能那樣做,別再碰我了。」王伯不斷用龜頭磨擦著韻怡的陰唇,將龜頭在她濕濕的穴口四周盤轉,

火熱的龜頭磨擦著韻怡的陰唇,韻怡這時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赤裸的下體與公公沾滿她淫液蜜汁的大龜頭密貼廝磨。韻怡大概感受到公公強烈的侵犯意圖,再次呻吟輕叫。「呃啊∼爸…不要這樣∼我真的要叫了…唔∼」韻怡話沒說完,王伯已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將大龜頭對著她那迷人粉嫩穴口挺了進去,好緊!王伯的大龜頭大約插入她濕滑的陰道了不到五公分,就感覺龜頭的肉冠稜溝被一圈溫熱濕滑的嫩肉緊緊的箍住。這時被捂住嘴的韻怡突然用力掙扎。「唔唔唔∼不要…不可以…」被捂住嘴的韻怡含糊的叫著。王伯將龜頭頂在韻怡的柔軟的小屄入口。「媳婦!我只插一點點頭進去,可以嗎?放心,我不會戳穿妳的小洞的!」「啊…這樣..不好吧….不可以…」「可是我這樣子…很難受啊!媳婦,妳先別緊張,我只在妳小穴磨蹭而已,可以嗎?。」韻怡本來還想把公公推開,她雪白的臉早已潮紅,

生理上的反應與飢渴迫使她的身體不停的輕微顫震著,最後她的理性也似乎被那慾火的爽快感給壓抑下去了…「那…你快點啊…輕點兒,不能進入啊!」看起來韻怡已經難以招架只希望快結束而放棄了原先矜持,王伯沒有回話,立即以行動來答覆。他一手摟住韻怡的腰,一手握住肉棒,用龜頭上下磨擦韻怡的肉縫。王伯的龜頭被韻怡的陰唇包覆著,性感的韻律老師漂亮的兒媳婦,韻怡感覺到公公的大龜頭密貼廝磨。她閉著眼,不停的呻吟低哼…。王伯就這麼淺淺地幹著他的媳婦的陰戶,韻怡的嘴裡發出微微的呻吟,陰道的淫水更是不斷的滲出。王伯抓著韻怡的細腰,肉棒一挺,「噗嘰」的直送入韻怡的嫰穴了。一下子便進入一半,然後抽動了起來。「噢….」韻怡全身僵直,張眼望了公公一下,「不行啊…,你不能這樣,快拔出來!……不行….啊!…」韻怡緊揪著眉頭,她的叫聲雖然不大,但已經接近哭泣聲,韻怡咬著下唇。“啊…痛啊…住手!”韻怡下身被公公強行的插入,令韻怡的陰道反射性的收縮,

緊緊的包住了公公粗大的肉棒,肉棒的每一次進出都伴隨著撕裂樣的劇烈疼痛。她不停的哭喊著,頻繁的抽插令韻怡的身體分泌出大量的蜜汁,隨著肉棒的進出而流到陰唇外,一部份的液體流到股間。韻怡緊繃的陰道慢慢的鬆弛了下來,肉棒來回運動的阻力也漸漸地減小了,韻怡的悲鳴也漸漸變成了嗚咽,下身的疼痛似乎已沒有開始時那麼劇烈了,女性的本能甚至令她感受到一絲絲的快感。一連串的淩辱已經令她毫無還手之力了,只得任由公公像玩偶一樣擺佈。恥辱、痛苦、無助,她彷彿都已經感覺不到了,唯一的希望是結束的一刻盡快的到來。時間好像已經凝固在這一秒了,浴室只剩下了兩人交合時身體摩擦的聲音。王伯彷彿不會疲倦似的緊擁著媳婦瑩白的美體抽動著,公公搖動著大陰莖,在韻怡的陰戶裡攪動抽插,韻怡的叫聲緩和了,隻有“哼哼嗯嗯”的呻吟聲,韻怡陰戶裡的淫汁滲了很多出來,

每次當公公的陰莖抽出來時都帶不少黏液出來,當公公操進去時,又有“唧唧”的撞擊淫水的聲音。韻怡給操得全身都粉紅起來,韻怡雖然百般不願意但無奈生米已煮成熟飯,也只好搖擺著豐腴的臀部迎合著公公從後面強有力的抽送,而心裡只希望一切惡夢趕快結束,公公趕快丟精。「韻怡你生了維維,嫩穴還是這麼緊,淫水還是這麼多,育祥娶了妳真幸福」韻怡陰道收縮的十分強烈,這麼緊緻嬌嫩的小穴,穴口的細筋幾乎要把王伯的肉棒根部勒得血液無法回流,使得原本就已快被塞爆的陰道又一直纏著火燙的肉柱用力吸吮,一陣一陣強有力的抽送,韻怡像死了似的軟綿綿只會哀吟。  「哼…嗯…哼…好大…嗯…嗯…」她咬著唇不時發出哀哼。她那嫩穴被磨擦得紅通,當公公粗大的肉棒往外拔時,連纏在棒身上的黏膜都會一起拉出來;插入時,又連同陰唇一起擠入陰道內。  但是這種速度對王伯來說仍不滿足,在怒棒硬得快暴裂的煎熬下,他愈來愈用力的握緊韻怡的柳腰、粗暴的抓著她的身體上下套弄。  「啊…不行…慢…一點…啊…」韻怡立即又感到胯股撕裂、頭暈目眩的痛苦,整個人虛脫的倒在公公身上抽搐。  媳婦的小蠻腰掙扎起來還真有勁,血液加速循環使得原本就很緊的陰道一陣陣的收縮。  「嗚嗚…嗯嗯…」韻怡快要暈厥過去。公公依舊舒服的抓著她的腰挺動肉棒,濕淋淋的淫水已經流濕了肉棒下醜陋的卵袋。「不…行…了…」韻怡渾身激烈的抽搐,穴穴被大肉棒套弄得「啾吱啾吱」作響。

王伯說「韻怡,我好愛你,你的穴真緊,不愧是韻律老師」嫩穴內的黏膜纏著肉棒愈吮愈利害,滾燙穴汁潤滑後的陰道磨擦起來更是舒服,王伯也感到陣陣酥麻從會陰部傳來。但他可不想那麼快就失守,連忙放慢速度停了下來,雙手握著韻怡的軟腰,調整激動的呼吸。王伯被媳婦又淫又羞的模樣挑逗的受不了,一翻身將她壓在下面,一邊抽插嫩穴,一邊發出興奮的嘿嘿聲:「媳婦…我好像…快來了…」他的手用力抓緊韻怡的腰、肉棒一次比一次幹的猛。  「啊…啊…」韻怡十根玉指緊緊的抓著公公激烈的哀叫,「嗚…不行…你快拔…出來…」韻怡也害怕公公在自己體內射精。但是公公濕滑的肉棒控制不住似的在嫩穴內來回拔送,兩人下體撞擊發出「啪啪」的清脆聲音,肉棒暴漲了一圈、溫度也一直在上升。  「啊…不…啊…」韻怡被插的渾身骨頭都要酥溶掉,根本無法思考,韻怡辛苦的在公公懷中甩動。公公將她的臉蛋轉過來,厚唇索求她芳香的小嘴。「唔…」韻怡的唇輕易的就讓公公佔有。王伯吸住柔軟的唇瓣,舌頭滑入黏燙的小嘴內亂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