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樂教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另一素裝少女亦道:“而且我和婆婆亦可順便禮佛一番,若真有人想對湘蓮妹不利或有不軌企圖,哼!倒要他嘗嘗婆婆手中的長劍和我手中的一雙分水刺。”

  天樂教

  江南,霧隱山中,鮮為人知的“聖慈庵”中,有三位絕色美人在禮佛,禮佛後她們便在靜室中用齋菜。

  其中一位衣著華麗,容貌青秀的少女,對身邊的中年美婦說:“秦亞姨,多謝你和小倩姐給我到此拜佛。”

  美婦說:“湘蓮,本來令尊乃當今御史,身邊高手眾多,本不須咱們婆媳多事,是“聖慈庵”中嚴禁男子步入,為了以防萬一,總要有人保護你才行。”

  另一素裝少女亦道:“而且我和婆婆亦可順便禮佛一番,若真有人想對湘蓮妹不利或有不軌企圖,哼!倒要他嘗嘗婆婆手中的長劍和我手中的一雙分水刺。”

  御史千金姚湘蓮望著玉女素心劍秦玉琴嘆了一口氣:“秦亞姨,你保養得真好,外表頂多像廿五、六歲,若我在你這年紀還能保養得這樣就好了。”

  秦玉琴心中一樂:“湘蓮,待會我傳你一些養生法門,這也是養顏妙法之一。”

  姚湘蓮神秘地一笑:“秦亞姨,小倩姐,你們可曾聽說男人的陽精能養顏?”

  秦玉琴婆媳不禁一呆,耳根赤紅,低聲說:“湘蓮不要亂說,這些東西豈能…豈能入口!”

  突然背後傳來一把男人聲:“誰說不能,男人陽精乃男之精華,對女人來說乃大補之物。”

  秦玉琴、胡小倩大驚,立時想轉身抽出兵器,可惜她們突發現全身軟綿綿,連手指也動不了,卻聽姚湘蓮說:“參見右護法,左護法,無念護法。”

  這時,三個男人走了進來,剛才出聲的那人道:“晚生乃天樂教護法古勝今…”

  又指著身邊一名道士和一名和尚:“他們乃護法左道和無念大師。因敝教教主仰慕秦、胡兩位美人婆媳,故由敝教女使姚湘蓮請兩位來。”

  秦、胡二人怒目望向姚湘蓮,卻見她笑吟吟:“秦阿姨,小倩姐,小妹乃想告訴你們天賜於人之樂,才帶你們來天樂教見識人生真諦。”

  秦、胡二女光怒也沒有用,唯有任由他們帶至寺里的地下宮殿。

  走到一間秘室的門外,書生模樣的古勝分出聲:“教主,玉女素心劍秦玉琴,天山飛燕胡小倩帶到。”

  門來傳來一把笑聲:“兩位夫人幸會,幸會,有請!”

  二人被帶入內殿,立即被眼前事物嚇呆了。

  見一赤裸少女,披著薄紗,丰乳,丰臀甚致恥毛皆影入眼底。

  見她跪在地上,用口吮著一坐在寶座上的人的巨大陽具,那陽具足有成尺長,粗若甘蔗,那少女正陶醉在品嘗那肉棒的滋味,竟不知有人來。

  胡小倩驚叫:“你不是百花谷的蘭花姐姐嗎?”

  這少女正是百花谷的蘭花仙子。

  她驚見有熟人,想退後,卻被教主按著頭:“你不想要命了嗎?”

  仍花仙子忙再低頭吸吮,一會教主說:“好了,上來吧!”

  蘭花仙子起身爬到教主身上,把教主的陽具對准了自己的玉洞口坐下。

  一陣銷魂之聲響起,教主不斷用手摸玩捏弄著她的雙乳,一面說:“蘭花,上次叫你回百花谷傳播本教教義,成績如何?”

  蘭花一面喘息,一面說:“稟教…主,小使者已把…師姐丁香,師妹茉莉和百合…教會了…和合之…法,後來…後來丁香師姐又教…教了桃花師姐,她們…她們都開始明白…白天樂之…之道,只差教主…給她們男女…極樂。”

  教主道:“好,她們也知女子之間也能交合。聽說你們師父百花子年過三十,仍是處子,是不是?”

  蘭花說:“是…我們有…有時仍見師父臂上…上的“守宮沙”。”

  教主說:“好,下個月,想辦法帶你師逢來,我親自為她開竅。”

  蘭花說:“遵命!”

  教主說:“好!待我好好賞你!”

  說著下身向上猛挺,蘭花被教主干得欲仙欲死,死命抱著教主。

  身子隨著上下升降,長發飄逸,玉乳輕搖。

  這樣淫亂的光景把秦、胡二女看呆了,她們想偏個頭或閉上眼,可惜卻做不到,唯有眼睜睜看著這幅活春宮圖。

  她們一個正處於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之年,另一個則初解風情們都給這情景弄得心猿意馬,神不守舍。

  足足過了個多時辰,蘭花仙子也洩了多次,教主奮力將整支肉棒貫入蘭花仙子的肉洞內,一聲低吟,將陽精盡數射入蘭花仙子體內。

  蘭花躺在教主懷里喘息,教主柔聲說:“你也累了,下去休息吧!”蘭花有氣無力說:

  “謝教主!”然後退下,教主則走到秦、胡二女面前:“久仰兩位夫人國色天香,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口中說著,眼中不住望著秦玉琴的胸脯和下體。

  秦玉琴感到他的目光好像有魔力一樣,像給別人用手撫摸一般,乳房發漲,乳頭突起,肉洞中已有淫水流出,她掙扎著說:“淫賊,你休想沾污我倆婆媳,我們最多自盡以保貞潔。”

  教主笑道:“我豈會用強,請兩位先到客房休息,待會自有人向兩位講解教義。”

  客房中,秦玉琴和胡小倩腦中還盤漩著剛才的活春宮,全身發燙,心跳加速,乳房發漲,苦於無法動彈,想自我撫摸一番也不能。

  正在她們全身如虫行蟻咬時,門外傳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秦亞姨,小倩姐,我們來打擾了。”

  見蘭花仙子與姚湘蓮穿著薄加蟬翼的輕紗,棒了兩豌藥入來。

  秦、胡二人竟被她們若隱若現的身段吸引。

  秦玉琴強自收拾心神,罵道:“姚湘蓮,枉費我二人一心護你,你到底給我們吃了甚麼迷藥?”

  姚湘蓮輕輕一笑:“秦亞姨勿怒,湘蓮如今親來侍候你服用解藥。蘭花姐姐,請你侍侯小倩姐。”

  蘭花笑答:“好!”

  姚湘蓮走到秦玉琴身邊,在她耳邊說:“來,我喂你飲。”

  說完,吮了一口藥,在秦玉琴嘴中送了進去。

  秦玉琴這輩子第一次和女子接吻,竟呆呆的任由姚湘蓮哺了藥後,又灌口水,更把舌頭任她吸吮。

  姚湘蓮一面吮她的香舌,一面把手在她衣外輕撫,秦玉琴本已漲的將破的乳房,如觸電一般。

  姚湘蓮又輕咬她耳朵道:“你美極了,我愛死你了。”

  她一路吻落她的粉頸,一面解開秦玉琴的外衣,當秦玉琴驚覺時,她的手已伸入她衣內直接搓她的乳房。

  這正是她此時心想要的,她想不到女子搓乳房的技朮也會那麼好。

  秦玉琴已管不了那麼多,她在呻吟了,她的理智已失去,她感到體內的欲火正在燃燒著她每寸肌膚,姚湘蓮的撫摸更如火上加油,她不自覺的已恢復了氣力,但她卻忘了反抗,她也死命的抱緊姚湘蓮。

  姚湘蓮捉著她的手去搓自己的乳房,她一觸之下,只覺著心輕柔,愛不釋手,她竟不自禁的吻向姚湘蓮的櫻唇。

  兩個女人終於互相吮著對方的口水,舐著對方的舌頭,只是秦玉琴還是感到有些缺陷,她感到下體很空虛,她須要充實,不其然又想起教主那枝巨棒。

  姚湘蓮也似知她所想,把手輕輕伸入她褲內,初時挖著她的玉洞,後來更把三只手指抽插者…

  秦玉琴也不知洩了多少次了。

  姚湘蓮在她耳邊嬌聲道:“琴姐,這就是天樂之道了,來,我讓你欲仙欲死吧!”

  她解下秦玉琴的褲頭帶,把她的褲子脫下,埋首在她雙腿之間,用舌頭舐她那濕濕的洞中的小肉粒,這使秦玉琴瘋狂的浪叫,她抓著她的頭發,拚命的搖動。

  她再次洩了,她軟躺在姚湘蓮身邊,姚湘蓮柔聲道:“琴姐,你還怪我嗎?我也是想和你一起同享天樂之道,才騙你們來此的。”

  一邊說,一邊輕撫著秦玉琴香汗淋漓的身體。

  秦玉琴嘆了一口氣:“湘蓮,你亞姨真是白活了三十多年,原來咱們女子之間,也能…也能如此快活。”

  此時她竟主動吻著姚湘蓮。

  另一邊胡小倩和蘭花仙子也雙雙倒下,蘭花像蛇一樣纏著胡小倩:“小倩妹子,你也嘗到這人生樂事吧?比起你那宋大哥如何?”

  小倩小聲說:“蘭花姐姐不要問那些難為情的問題吧!總之我喜歡和你一起就成了吧!”

  蘭花笑嘻嘻的吻了小倩:“這才乖。”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了教主的笑聲:“兩位宋夫人已嘗過女子的交合之樂了,現在讓本座領你們嘗嘗男女交合極樂之道。”

  大門一開,只見教主同樣披著輕紗,若隱若現的見到一身健碩的肌肉,而他最引以為傲的巨俸,更已一柱擎天了。

  他慢慢走向秦玉琴,她急忙抓起散亂在地上的衣服遮著自己的裸體。

  教主柔聲說:“琴姐,來,看著我。”

  秦玉琴不自禁的望了他一眼,便被他眼中的異光吸引著。

  教主又柔聲道:“來看看我的玉棒,是否比你夫君“金龍棒”宋天雄更強?”

  秦玉琴凝神望著他的玉棒,茫然點了頭,教主又道:“你若喜歡,何不摸摸它?”

  這時,盡管秦玉琴心中想著不可以,但她的手還是輕撫著那枝巨棒。

  一摸之下只覺它的熱,它的硬和自己丈夫的可是差天距地,玉洞中不禁又流出了溪水,小腹中的欲火又再燃了起來。

  教主又說:“想吻它,舐它嗎?來,不要怕!”

  秦玉琴早已察覺自己的異樣,不知為何自己會那麼不知恥和淫蕩,不知罵了自己多少遍,可惜她仍然不可抗拒的吻著,舐著,吮著教主的陽具。

  她一面吮,一面在想:“完了,這次我竟然把別的男人的玉棒放入口中,這種事連天雄我也沒有做過,我竟然主動給別人做,我真是那麼淫蕩嗎?”

  就在她六神無主之時,教主的撫摸已停止她的思維,教主的手和舌像有魔力一樣,刺激老她的耳邊、乳房、奶頭,王洞外唇,甚至連屁股洞心用手指抽插過,她已完全投降了。

  教主問她:“你要我的玉棒嗎?”

  她無奈說:“請你…請你…”

  教主笑:“哈哈!來吧!”

  他一把秦玉琴放在床上,把她雙腿放在肩上,他吸足了氣,把玉棒對准了她的肉洞慢慢頂了入去。

  秦玉琴閉上了眼,只感到下體傳來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她肉緊得抓著教主的肩頭不放。

  突然,教主用力把整支肉棒插進她洞內,她腦海頓成空白,她只要感受那波浪般一浪接一浪傳來的快感。

  教主先使老漢推車,繼而床邊拗蔗,跟著甚麼旁門左道的招式也用過了。

  秦玉琴只有任由教主擺布,他要前則前,要後則後,要上則上,要下則下,他差不多每插百多下,她便洩一次,教主見她差不多洩得虛脫了,柔聲說:“來,再走一走旱路便停了吧!”

  說著把巨棒從被他插得紅腫的肉洞拔了出來。

  秦玉琴急道:“不要拔出來,不要…”

  話說未完,屁股洞就傳來一陣劇痛,痛得她眼淚又掉了下來,大叫:“停…不要…很痛啊…。”

  教主在她身後雙手抓苦她雙乳柔聲說:“琴姐,你忍一會兒,慢慢的,好滋味就會出來。”

  果然,插了一會,又有快感傳來,她浪叫:“阿…怎麼…連屁股洞也能被干得那麼快活。”

  教主最後用力一挺,秦玉琴便感到有些暖熱的水射進她屁股洞內,在洩身的一刻,她便失去知覺了。

  不知過了多久,泰玉琴被陣陣銷魂蝕骨的呻吟聲驚醒。

  張眼一看,只見自己的媳婦胡小倩像狗一樣趴在地上,教主則跪在她身後拚命的抽插,插得她有氣無力的說:“不要…不要了,我…不成了!”

  秦玉琴看見她那零亂的頭發,散渙的目光,淫蕩的表情,隱隱感到自己剛才被教主干時也是這個模樣,不禁羞慚欲死,可是偏隔在羞慚的內心中,又有猛烈的欲火燃起。

  她再留心一看,竟被自己媳婦的裸體吸引著,一身結實的肌肉,散發著青春氣息,雙乳不是很大,卻尖挺非常,在教主大力搓扭下也堅挺有彈性。

  還有那結實的臀部、修長的大腿…

  秦玉琴突然很怨恨自己不是男人,不能干這一個小蕩婦。

  可是她還禁不住去吻胡小倩的肌膚,吮著她身上的香汗,扒撥著她的敏感地帶。

  她這突然舉動使教主大為興奮,他更抓用力抽插胡小倩,而小倩亦忘我地和秦玉琴熱吻…

  終於,教主大喝一聲,把大量陽精射入胡小倩的肉洞內,秦、胡二女亦軟下,教主傲然道:“怎麼?要不要本座再詳細解澤天樂之道?”

  秦、胡二女對望一眼,秦玉琴低聲道:“只求教主再賜我倆天樂之道。”

  教主大喜道:“好,現在你們好好休息一會,明日我再授你倆天樂之道。”

  是夜她倆雖然已酸軟無力,奈何欲火仍在,秦玉琴低聲向胡小倩說:“小倩,可否替我舐…舐那東西?”

  胡小倩道:“婆婆,不如我倆…我倆快活一番,如何?”

  秦玉琴默默點了頭,胡小倩立即抱著她熱吻,她們互相寬衣解帶,翻云復雨,直至用盡最後一點體力才入睡。

  第二天早晨,她們期待的天樂教主就帶了三大護法同來,教主說:“今次我先引導玉琴姐吧!三位護法,你們招呼宋夫人吧!”

  說罷,便擁著秦玉琴,一邊替她脫衣,一邊對她說:“玉琴姐,天樂之道乃合歡之道,不限於夫婦之合,正如昨日你們所試,兩女之間也可交合。其他也有很多別的交合之道,總之我們要盡量享受天賜於我們歡樂之道。”

  他說到這時,已把粗壯的玉棒,全塞入她濕濡的玉洞中,他讓她坐在自己大腿上,不斷用力上挺,再向她解說:“你看,像三護法現在三男御一女,如像你從前抱有那多餘貞操覲念,就一生也享受不到那欲仙欲死的滋味。”

  果然,她轉頭一看,只見無念和尚躺在地上,把他那玉棒插入胡小倩的玉洞中,那左道則跪在她身後,把王棒插入她的屁眼洞中,古勝今則站在她身前把玉棒插入她的小嘴中,三個人六雙手撫著她每處敏感地帶…

  胡小倩已完全瘋狂,三個洞均給強而有力的攻擊,波浪般的快感麻痺著她每一條神經線,她已崩潰了。

  終於,三個男人同時射出陽精,她軟倒了,口中,玉洞中和屁股洞也溢出著陽精。

  教主又對秦玉琴說:“像小倩這樣,一次就樂虛了,相信要調教多几次才能完全享受天樂之道了。”

  說罷他便召三護法來,又對她說:“但你不同,你天生就有這條件,來試試看!”

  三位護法雖然剛射精,仍然金槍不倒。

  這時,左道又把玉棒插入她的屁股洞,她終於感受到前後洞同時塞入玉棒的滋味,那肉棒像漲破了她的下陰,但她并不滿足,她握著身旁無念和尚的玉棒又舐又吮,又吞又吐,又把古勝今的玉棒夾在丰乳中瞎擦,直致四人都把陽精射在自己體內體外。

  三日後,秦玉琴,胡小倩和姚湘蓮皆穿回便裝回家,臨行前教主對她倆說:“今次你倆入我教,我封你倆為左右雙仙,為我教宣揚教義。明白嗎?”

  她倆應道:“是!”

  自此,這對婆媳便由三日前的江湖俠女,被天樂教主調教成淫娃蕩婦,無棒不歡。

  ~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