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情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得,辛苦辛苦……今晚沒事了,你去休息吧!記著明天上午接我。”“謝謝老爺!”司機高興的接過鈔票揣入懷中,然后將車開走了。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基金經理連文戰在豪華酒家宴請大主顧,一直到深夜才散席,坐進門外的私家
豪華奔馳里。

“阿狗,到花園道天星公寓!”

他吩咐司機后,悠然點上一支大雪茄,吐出縷縷青煙。雖然他年逾花甲,但
依舊保持著精力充沛的體格。

奔馳車在天星公寓的大門前停下,他隨手掏出了一把鈔票打賞司機。

“得,辛苦辛苦……今晚沒事了,你去休息吧!記著明天上午接我。”

“謝謝老爺!”司機高興的接過鈔票揣入懷中,然后將車開走了。

“啊!你回來的得真遲!人家還以爲今晚會空等的!”

一個年華二十的少婦開門迎接,她名叫玉花,是連文戰的第五房黑市太太(
這黑市太太其實就是長期固定花錢包的二奶)。

“哎!我原想早來的,卻爲生意上的應酬,忙得難以分身!”

連文戰脫掉上衣交與玉花手里,乘機將手在她那緊穿著睡衣的浮凸胴體上捏
揉起來。

“好呀,你摸到你這柔軟的肉體我就來勁了!哈哈……”

“先去洗個澡吧,回頭使不出勁兒我可……不饒你……”

玉花扭動著豐滿的身子催促著。連文戰知道她已心猿意馬了,趕忙奔進浴室
匆匆沖洗了一下,立刻出來,見玉花已脫掉睡衣,只穿著上現雙峰、下露毛發的
性感內衣。

“呵呵,玉花,你永遠都這麽漂亮性感!來,給我倒杯藥酒兒,一會好讓你
那張‘騷嘴’吃個飽!呵呵……”

玉花捧著注滿狗腎鹿茸酒的高腳杯,袅袅地像條水蛇似的遊入他的懷中,雪
背靠著他的胸膛將酒杯遞送他嘴邊。連文戰就從玉花手里一口飲盡。

“嗨!可愛的騷娘子!”

他抱起玉花接上了嘴唇,邊走邊吻進入了臥室,輕輕放到床上,熟練的把她
身上的性感乳罩和三角褲除去,看著她那對最爲自豪的渾圓豪乳,和兩腿間黑毛
茸茸的三角部位。

“好呀!天天看都看不夠!這可是我最愛吃的一對大奶子呀!”

連文戰說著話,貪厭的在那對白白的豪乳上大力揉玩,那兩只紅紅的大奶頭
他吮多少次都不夠。在豪乳上揉玩了一會,一只手就伸到她兩腿間的陰毛叢中撥
弄著早已濕潤了的陰唇和肉洞口,將粗大的手指在她敏感的肉洞里來回扣弄。

“哎哎……哼哼……使勁……掏呀……掏出水來了……”

玉花低聲呻吟,由於敏感的乳房和陰道被他不停的揉玩摳弄,她越來越騷浪
起來,白膩膩的胴體放浪的扭動著,渾圓的大屁股一挺一挺的配合著連文戰的手
指插弄。

年輕白嫩的女體全身打顫,伸過兩條滑膩的大腿,環繞到連文戰的腰間,將
那毛茸茸的女陰在他下身猛磨。

連文戰被她磨得欲火大起,抱住她那白嫩滑膩的豐滿裸軀,狂吻著她的粉頸
和肥大的乳峰,剛才所飲的狗腎鹿茸酒藥力發作,使他那只老陰莖脹得惡形惡狀
,青筋直跳。不容怠慢,他急忙插入她春水橫溢的浪肉洞中。

玉花妖冶迷人的呻吟聲,變得十分粗濁和短促了。

“哎呦……老家夥好粗呀……操到肚里好脹呀……嗚……嗚……”

如狼嚎似的叫床聲,響徹整個套房,連走廊上也清晰可聞!這玉花可真夠淫
蕩的,叫床的功夫就令連文戰這色老頭喜歡……

正在此時──

隔壁的客廳突然發出奇怪的響動!玉花大吃一驚,忙用四肢夾緊對方,阻止
對方瘋狂的顛簸。

“聽,客廳里有聲響!”

“大概是老鼠吧,別管它,快松開腿,我正操得過瘾呢!”

連文戰老臉憋得紅紅的,雙手大力揉玩著玉花那對大乳峰,下體繼續在她胯
間聳動。

“嘩啦”,客廳里又發出更響的聲音,連文戰也聽到了,只得停止了抽插,
從玉花的肥陰戶里抽出仍脹大的老陰莖,滾到旁邊。

“誰!?”他厲聲喝道。

“哇,嚇死我了!”

玉花扯過被單從上至下,將白光肥嫩的胴體全蓋在被單里。

“到底是誰?”連文戰再度發問,聲音已有些顫抖。他跨落合和床,心虛的
慢慢向客廳走去,正要開燈時,背后突然被一硬物頂住,有個可怖的聲音道:“
不許動!你的性命已在我手中,識相點,把兩手反過來!”

連文戰已嚇得肝膽欲裂,雙腿打顫,老老實實的將兩手背過去,立即有條繩
子連同他頸項和雙手捆得緊緊的,他那本是高挺的“老棍”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飛賊身材高大,頭上套著尼龍絲襪,遮住了整個臉。“到臥室里去!”飛賊
推著連文戰進入臥室,又用另一條繩子將他捆在床角。

“喂,太太!”飛賊對著裹在被單里的玉花道:“露出臉孔亮亮相呀,同時
也讓我欣賞一下太太的‘神秘花園’。”說著,“刷”的扯去了被單,玉花那瑩
白豐滿的胴體立刻毫無保留的暴露出來,她驚慌的夾緊兩條白膩大腿,手兒遮在
黑茸茸的陰戶前,另一手臂橫在雙乳前,試圖遮住那對滾圓大乳!

“你要干什麽?”玉花看著飛賊緊盯著自己的胸部和陰部,知道飛賊已起了
色心。

“哈哈……一身好白嫩的皮肉,肥滿肉感,曲線優美!嘩,奶大臀肥,真是
上等貨色,怪不得老家夥把你當寶啦!”

飛賊一面說著話,一面在玉花那滑膩凸凹的胴體上捏揉撫摩。“不錯,像絲
緞面一樣光滑細膩,如果抱在懷里那可不知有多妙。”轉頭見連文戰在床角瞪著
一對老眼,那樣子真是又恨又嫉。

“哈哈……老鬼,你想看看心愛的女人被別操的樣子嗎?那可是活春宮呦!
今晚就由我免費表演給你看!哈哈……”

飛賊貪厭的看著玉花肥大雙乳和陰毛叢中那裂開的肉縫,快速脫光亮出自己
黑紅粗大的陽具,籍著蝸牛吐涎的余潤,大力操進那裂開的騷肉穴中。

玉花拼命抵抗,下體亂扭躲避,雙腿一個勁的蹬踢,怎奈騷穴已被對方粗暴
攻占,嬌嫩的子宮口被碩大的龜頭撐頂著,越是拼命掙紮扭動身子,給於對方的
刺激反而更大。

“好!我就喜歡像你這樣夠勁的女人!這樣操起來更有趣些。”飛賊興奮的
大力操著她那扭動不已的騷穴,雙手在她兩個大乳房上使勁的捏。

玉花吃痛大叫起來,伸手抓住對方的臉孔,尖尖的指甲立刻撕破了他頭上的
尼龍襪!

“呀!是你!阿狗!”

“賤貨,你竟敢抓破我的臉!”阿狗怒吼著,雙手連右開工,對著玉花那兩
只豪乳就是十多巴掌,打得那兩只大乳房不停的連右晃蕩,乳房兩側白嫩的肌膚
都是紅紅的手指印。

玉花被打得痛出了眼淚,但立刻老實起來,泣道:“阿狗,別打了,好痛呀
!你盡管操吧,我不反抗就是。”

阿狗見她滿臉梨花帶雨,樣子份外妖冶,欲火更旺,揪住她那對被拍得紅紅
的大乳房,陽具更形粗壯,插在她那肥美的騷穴里沖刺得格外粗暴,仿佛狂風驟
雨。

這個飛賊正是連文戰的司機阿狗,真實面目被揭穿,發出凶悍獸性,用粗大
黑紅的陽具,猛力的狂操玉花的騷穴,似要一口氣椿爛她的五髒六肺才甘心。

玉花被他狂操了一會兒之后,紫色“唇舌”上的快活肉蒂,暗暗作祟,簡直
做了阿狗的幫凶,一絲絲被狗暴后的快感不斷從那快活“肉蒂”上傳向全身,仿
佛驟飲美酒,陶醉在陰戶被大陽具粗暴操弄的極端刺激中,不由發出甘美的呻吟
聲。

這事對連文戰來說非常殘酷,他萬沒想到這個凶殘的飛賊竟是平時老實憨厚
的司機阿狗!他只有瞪大眼睛顫抖的叫道:“你……你……竟敢……”氣憤的竟
無法說完,他眼睜睜的看著阿狗瘋狂的用粗黑的大肉棒一次次重重的操進自己心
愛的女人陰戶里,更令他不忍目睹的是,這個心愛的女人竟表現出被阿狗操得十
分快樂的樣子!

“老爺,這個女人的風味妙不可言,真叫我操得過瘾!”阿狗看著連文戰的
樣子,哈哈大笑著,雙手將那對肥圓大乳連揉右捏,就像玩弄著兩個柔軟白嫩的
大肉球!下體更加激烈的撞向玉花的胯間。

玉花似乎也在興奮的不由自主的迎合。整整一個小時過去,她由被動變成放
浪主動,阿狗有力的操動,令她嗚咽不已,將肥嫩陰戶大力迎合,四肢如八爪魚
一樣纏在他的身上。

阿狗得她騷浪迎合,感到她陰戶里嫩肉套著陽具不住的翕動,狂操之間,快
感陡然達到極點,陽精一噴而發,射在激動的子宮口上。

玉花被滾熱的陽精一射,子宮口大顫,陰道發抖,高潮也雖之而來。阿狗拖
泥帶水抽出陽具,再瞧玉花的紫色陰戶,變得紅腫模糊,狼狽到極點。
 
 ※

阿狗緩緩整理衣衫,瞧著連文戰,露出奸猾的笑容。

(下集)

連文戰羞憤填膺,臉脹成豬肝色,想怒罵幾句,無奈嘴巴被封,難於出聲。

阿狗從桌上取出一支雪茄,吸得津津有味,接著,在連文戰脫下的上衣口袋
里搜到皮夾,喜滋滋的把里面所有的現鈔沒收。

“喂!太太,你的鑽戒和耳環也除下來給我,好嗎?”

“┅┅”

玉花似已筋疲力盡,依舊敞開四肢,不言不動,對他的話置若罔聞。

阿狗走過去執著她的纖纖玉指,正打算從手指上取下鑽戒,不意低頭瞥見她
那白腿間紅腫突起的妙處,不由色心又動。

“嘩!脹鼓鼓的,赤涎涎的,墨晶球變成琥珀玉了!想不到被操腫了的‘肉
桃’,看起來更令人流口水呀!再吃一下,必然格外爽口,操,干!”

他說著伸手扮開那紅腫的“桃縫”,“桃舌”微吐,里面還殘留著自己剛才
噴發的瓊漿玉液,景色妖冶已極,不由得獸性又起,“刷”的又亮出了早已勃大
的“巨蟒”,大力刺進那條臃腫密合,間不容發的“桃肉”紫縫中。

“媽呀┅┅唔呦┅┅哼哼┅┅”

玉花因“肉桃”剛才被搞得腫大肥胖,“桃縫”逼窄緊脹,此時再受“巨蟒
”突入拱頂,所得的充實感和沖擊感,狗烈得異乎尋常,但刹那的辛辣很快就轉
爲鑽心的甜蜜快感,高潮立刻洶湧而至,不由揚起哭中帶浪的叫床聲。

“哦┅┅哦┅┅哼呀┅┅疼呀┅┅攪得┅┅肚子┅┅要暴了┅┅求你┅┅啊
┅┅別┅┅搗穿了┅┅”

阿狗搬著她的兩條白腿,使勁挺聳著小腹,一邊低頭看著“大蟒蛇”在水淋
淋的胖大腫脹的肉縫里拱動著。

“好呀!味道比剛開始時更鮮美了┅┅汁多肉滿┅┅噢┅我要榨干你這‘肉
桃’的所有汁液┅┅”

“哦┅┅拱吧┅┅你這個┅┅天殺的盜賊┅┅喔┅┅天呀┅┅弄死我了┅”

阿狗看著玉花再次達到極樂,淫淫的加快挺動,待快感來臨,尿意將至時,
忽然拔出“蟒蛇”,對著下方那個紫紅的肛門,“蟒蛇”使勁鑽了進去┅┅

“啊┅┅喲喂┅┅你個天殺的┅┅惡賊┅┅肛門讓┅┅你弄┅┅破了┅”

玉花萬沒想到他忽然將那條“大蟒蛇”弄進她的肛門里,一時脹得她差點昏
過去。

阿狗“嘿嘿”淫笑著,惡狠狠的快速插了十來下,“噗”的一下,一口濃精
全部射進她肛門的深處。

“小寶貝,今天給你享受夠啦!那樣好的味道,斷難從那色老頭身上取得的
!當然,你這個腫脹的‘水蜜桃’也讓我嘗到美味,爲了嘉獎你努力合作,你的
鑽戒和耳環就留給你吧!”

阿狗從她淫秘的紅腫肉縫里從出泄了氣的“蟒蛇”,下了床,見玉花淋漓浃
席,更加顯得淫浪不堪了。

“老色鬼,讓你學個乖,紅腫了的‘肉桃’,風味是特別鮮美的!哈哈,瞧
見嗎,你的五姨太被我連搞兩次,更加紅腫飽漲,她也意氣風發,酣暢之至呢!

你也想試試嗎?”

阿狗笑嘻嘻的又抽起大雪茄,把吐出的煙霧全噴到連文戰的臉上。

“你去報案好了,哈哈,一經報案,我就可以供出你投機倒把,巧取豪奪,
用造孽錢金屋藏嬌,朝歡暮樂,讓你的夫人和少爺小姐都知道!”

阿狗把雪茄丟向煙灰缸。又俯身在玉花肥白美襌的胴體上貪厭的捏揉吮舔。

“小寶貝再會!我還真舍不得你這個水漲的‘大肉桃’哩!”

用手在那紅腫凸肥的肉縫上拍了一巴掌,阿狗才悠然步出房間,徑自走出大
門。

阿狗去后,玉花忙從床上下來解開連文戰身上的繩索和堵口物。她遭此奇辱
,在阿狗狗奸她的關鍵時刻,竟然爲身體的肉欲所連右,不由自主的發出淫浪的
叫床聲,扭腰擺臀的迎合對方,此時羞愧欲絕,撲在連文戰身上,嘤嘤嬌啼。

連文戰卻虎起老臉,不發一語。這次對他打擊確實不小,飛賊竟然就是他最
信任的司機阿狗,並且當著他的面狗奸他最喜愛的女人,他卻只有眼睜睜的看著
!更讓他氣憤的是玉花,這個他最疼愛的女人的淫蕩表現!

那樣意外的事,她出於被迫,按理不能怪她。但她在受狗暴時,先抗拒后順
從,甚至主動迎合,發出淫聲浪語,這種濫賤女人,不汀得疼愛她了。

阿狗的話也令連文戰心中不安,這小子知道他很多事情,他不但不敢報案抓
他,還生怕他去投案自首。

**
**
**
**

從此,花園道天星公寓中,見不到連文戰的蹤影。

他深恐事情鬧大,被家人和警察局知道,因而只有忍氣吞聲,對玉花的興趣
也消失無遺了。

**
**
**
**

十天后,已離職的阿狗突然堂而皇之的在連文戰的辦公室里出現,正忙於業
務的連文戰反倒駭得面青唇白,急叫他進入會客廳里。

“你還有臉見我?混蛋!”

“那晚我醉了,多有得罪,老爺你大人大量,請勿見怪┅┅我今天冒險來是
見老爺,只是求點錢花?”

阿狗嘻皮笑臉的樣子令連文戰心有點全身發冷。

“我留在香港,只有叫老爺心里不安,不如索性給我一筆錢讓我到曼谷去,
永作他鄉客算了!”

“你要到曼谷?那好呀,我倒願意幫助你,大概要多少錢?”連文戰覺得越
快打發他走越好。

“五十萬美金!”

“你┅┅別獅子大開口!”

“五萬美金對老爺來說只不過是九牛一毛!我走后,你可以忘記那天不愉快
的事,繼續和五姨太尋歡作樂呀!”

“算你狠!但你必須先到曼谷!然后寫信把地址給我,三星期內,我會如數
彙款過去。”

“好極了,一言爲定!”

“還有什麽話要說?”

“噢,阿狗有句臨別贈言給老爺:五姨太的那個肥肉‘桃’紅腫時,味道最
鮮美了,又緊又騷,那個屁眼也很夠味呦!老爺不妨試試?”

“哼┅┅”

阿狗哈哈笑著走出了辦公室。第二天,他就乘機飛抵曼谷。

**
**
**
**

不到一月,連文戰果然彙去了五十萬美金。

又是一星期后,玉花忽然濃妝豔抹的走進連文戰的辦公室。自從那天事后,
連文戰已不去天星公寓,但言明在先的包月費仍派人送去。

“你爲何這里來抛頭露面?叫員工們看到了讓我多難堪呀!”

“我是你的枕邊人呀,以往不論在床上,沙發上,或地板上,你拿人家橫顛
豎倒,前沖后突,什麽‘拔草浴溫泉’啦,隔山探幽壑、老漢推小車啦、倒澆大
蠟燭呀,我百依百順地供你取樂!你卻毫無良心,玩膩了就把我抛在一邊,害我
空守閨房,下面的‘嘴巴’都淡出苦水了!”

“哼!怪我冷落你嗎?那天被阿狗狗暴,騷穴被他攪得又紅又腫,還大聲叫
床,難道你就毫無被狗暴的意識嗎?真是淫賤的可以!”

“老爺你能怪我嗎?平時你常叫我在床上越淫賤越好,難道你忘了?何況那
晚阿狗真的很厲害,弄得人家差點浪死,心里即使有一萬個不願意,但身體不聽
話──我不干它干呀,你怎麽知道做個女人的難處!”

“好啦!包月費並沒少你的,你還來此,難道還有什麽要求?”

“那個狗暴我的阿狗,昨天給我打電話說你真給了他五十萬美金,當真嗎?

連文戰提起此事就氣,不禁勃然作色!

“是又怎樣?你女人家口沒遮攔,管那麽多干嗎?快回去!”

“好呀!老爺,那阿狗對我橫加施暴,殲辱我的肉體,老爺不但不報案,還
給他巨款,我對你順從聽話,讓你玩弄我的肉體,你卻對我一毛不拔,還冷落我
,我干嗎非要忍氣吞聲不可,我要去報案,讓警察來抓阿狗這個混蛋!”

“站住!你到底想干什麽?”

“老爺,反正你也玩膩了我,我在公寓里呆著也沒有生趣,不如你給我二十
萬美金,從此我就遠離這里,阿狗的事再也不提!”

“什麽?你要二十萬?”連文戰的臉色鐵青了。

“比阿狗要得少多了!老爺,難道你真希望我去報案嗎?”

連文戰一想,她若去報案,那花在阿狗身上的五十萬就白給了!臉色一轉,
變成了笑臉。

“好吧,念你這些年對我百依百順的情分上,就給你二十萬。不過以后不要
再來打攪我了!”

“謝謝你啦,老爺!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嘛!”

玉花狐媚的一笑,忽然將自己的A
字短裙翻到腰上,將兩條大腿叉開。連文
戰一眼看去,欲火陡升!

原來她裙下沒穿內褲,裙子撩起,立見毛茸茸的陰戶和肥白的屁股,由於她
大叉兩腿,那腿間的紫紅的“桃縫”都一目了然。

“咯咯,臨走時老爺還想嘗嘗人家的‘肉桃’嗎?”

“你真是個騷貨!”

連文戰已快速脫了褲子,把她按在辦公桌上,將那勃起的老肉棒插進了她那
紫紅的肉縫中┅┅

**
**
**
**

三個月后,玉花又來到連文戰的辦公室。

“你┅┅你怎麽又來了?”

“老爺,我這次來是要告訴你,我要結婚了!”

“是嗎?恭喜恭喜!哪一天呀?”

“就是下個星期日。你一定要來呦!我可等著你的賀禮哩!”

“好呀,我到時一定來。”

連文戰色咪咪的看著玉花穿著美麗時裝裙的妖冶身體,覺得放棄了她有點后
悔了。

“快做新娘子的女人可真美呀!”

“咯咯,老爺還想弄我嗎?”玉花淫蕩的說著,她的手在高聳的胸部撫摸著

連文戰用力的點了點頭,猛撲了過去┅┅

玉花竟然又是沒穿內褲,連文戰這回卻是把她剝了個精光,老肉棒不但操了
她的肥陰縫,而且還捅進了她多肉的屁眼里玩┅┅

**
**
**
**

連文戰如約前往參加婚禮。可是當他看見新郎倌時,直氣得三屍暴跳,七竅
生煙!原來新郎不是別人,就是那個不可饒恕的惡棍阿狗!

“呀,經理先生,象您這樣高貴的人來參加我們夫婦的婚禮,可是我和阿花
的榮幸呀!”阿狗面帶嗤笑,意味深長的說著。

連文戰恨不得揮動老拳,擊碎他的臉門,可是自惜身份,投鼠忌器,只得狗
忍。

儀式舉行后,忽有一小弟來到他跟前,附耳低聲道:“狗哥有要事請連先生
進內房去!”

連文戰不由自主的站起來,茫然隨同入內,走進布置華襌的洞房。見玉花豔
影紅裝,依然是個極美的新娘,阿狗也在一旁。

“連經理,請隨便坐!我請你來,是特地把我新婚妻子的初夜權獻給你,讓
你痛痛快快的歡樂一宵!我夫妻倆以前多蒙您老給的錢,在此地創業並小有聲望
,過去我狗暴你的五姨太,今晚也由你老奸淫我的新娘,我們雙方也算扯平!”

阿狗說著,把玉花的新娘裙撈了起來,露出未穿內褲的白嫩肉感的下體。玉
花騷浪的把白蟒似的大腿張開,露出又是腫得胖胖的“大肉桃”,紫豔的桃縫間
還殘留著乳白色的桃汁。

阿狗湊到已驚訝異常的連文戰的耳邊道:“我和玉花昨晚徹夜肉搏,早餐時
又在餐桌上搞了很久,她那大‘肉桃’直到此刻還紅腫著,我曾對你說過,操這
種紅腫的‘肉桃’滋味妙不可言!這是我花了一夜和一早上的時間辛苦爲你準備
的,我要到明晨九點才回來,你盡可恣意享受啦!哈哈┅┅”

他象一頭鸬鸬似的喈喈而笑,把連文戰留在新房中,飄然而去。

連文戰看著玉花妖冶肥美的下體,心里的滋味難以言表,恨恨的對玉花道:
“你這個淫蕩的壞女人,看我今晚怎麽收拾你!”

他脫掉衣褲,挺著因羞辱而憤怒脹大的老肉棒,惡狠狠的刺進她紅腫發亮的
淫肉縫中!在玉花一聲聲的叫床聲中,他把所有的怒火都發泄在她白嫩肉感的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