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觀察日記(下)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哈啊嗯、啊唔嗯……才沒有……唔唔……啊啊啊……。」  秀治以手指、舌頭、與嘴巴,繼續舔弄著已經舒爽萬分,但卻還硬著嘴巴不願認輸的華鈴。

「啊唔、啊嗯、啊呼、啊哈嗯……不、不要……不行。這樣我會……。」

  「怎樣啊,是不是要投降了呢?」

  「才、才不要投降呢。絕對不要……啊、啊啊、啊嗯。」

  「可是妳的身體已經伏首稱臣了喔。」

  「哈啊嗯、啊唔嗯……才沒有……唔唔……啊啊啊……。」

  秀治以手指、舌頭、與嘴巴,繼續舔弄著已經舒爽萬分,但卻還硬著嘴巴不願認輸的華鈴。

  這種不平衡的反應,讓秀治感到格外的興奮。在執拗的愛撫之下,華鈴的秘所溢出了大量的愛液。

  即使如此,華鈴的嘴巴還是繼續頑強抵抗。

  華鈴抵抗的模樣讓秀治興奮不己,那天秀治分別以手指、嘴巴、肉棒,三次讓華鈴達到升天般的高潮。

  當兩人發現利用服裝的改變、或是角色的扮演方式,可以增加性愛的樂趣之後,這樣的行為很快的便取代了平時兩人樂在其中的摔跤遊戲。

  隨著演技派的華鈴不斷挑戰新的角色,逼得秀治也得配合,時而扮演為所欲為的主人。時而低賤的小狗狗,甚至是邪惡的代表。但是隨著次數的增加,秀治也在不知不覺之中逐漸上癮。

  華鈴很高興秀治能與自己一起分享各種不同性愛的快感。或許是因為原本兩兄妹的感情就非常契合的緣故,使他們兩人對這樣的扮裝性愛感到樂此不疲。

  雖然兄妹發生性關係的問題尚未解決,但是如果每天都能和哥哥過著如此快樂的日子,對華鈴而言,她所擔心的事情似乎便顯得征不足道。華鈴的心裡也開始出現了不如什麼都不要再追問,對自己反而是一件好事的想法。

  然而有一天,飛鳥突然對華鈴講了一句話。

  「華鈴。妳決定不去申請戶口謄本了嗎?」

  「唔!嗯。也不是說不去申請啦……。」

  聽到華鈴模棱兩可的回答,飛鳥繼續追問下去。

  「嗯、華鈴。可以問妳一件事嗎?」

  「什麼事呢?」

  「妳對妳哥的感覺究竟是如何呢?」

  「咦?什麼如何?你要問什麼?」

  「是妹妹對哥哥的愛慕呢?或者是當他是一般的男人,對他產生感情了呢……?妳是屬於哪一種?」

  對華鈴有好感的飛鳥,經過幾次與華鈴談論有關她是否與哥哥有血緣關係之後,也漸漸懷疑華鈴對她哥哥的情感,似乎已經不再局限於般兄妹的感情了。

  因此,他為了解開疑惑而直接向華鈴本人求證。

  「該怎麼形容呢。我當然還是把他當作是自己的哥哥來看待。啊,可是。我覺得自己喜歡哥哥的程度,應該已經到了愛的階段了。」

  華鈴沒有考慮問題的深一層意義,毫不猶豫地回答了飛鳥。

  飛鳥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原來妳真的……。既然如此的話……沒有血緣關係的牽絆,對妳反而是一件好事。」

  「咦?為什麼?」

  聽到華鈴的話,雎然知道自己已經失戀了,但飛鳥還是拼命地想要幫助華鈴。

  「我是這麼想啦。如果沒有血緣關係,那妳們只能算是名義上的兄妹。只要一方遷出戶口,就不再是一家人了。」

  「只要遷出戶口,就不再是一家人了……。」

  一聽到不是一家人的字眼,華鈴感到驚嚇萬分,但是飛鳥繼續說道。

  「這樣的話,你們就可以像一般人一樣,正常的結婚了啊。」

  「咦……結、結婚?」

  「沒錯。妳剛才不是說妳哥哥嗎?即然如此的話,將來如果能成為妳哥哥的老婆,一定比一輩子當他的妹妹要來的幸福不是嗎?」

  聽到飛鳥的一席話,華鈴整個人呆坐在椅子上。

  (哥哥的……老婆……。做我哥哥的新娘子……。)

  華鈴腦筋一片空白。但很快的。她發現這真是一個好主意。

  「唔……唔嗯。對,你說的有道理。哥哥的新娘子……唔嗯。可是伸二。真的只要我把戶籍遷出來的話,就可以跟哥哥結婚嗎?」

  飛鳥當然無法肯定,只是一臉苦笑。

  「喂,是不是這樣啊?」

  「如果不是家人的話,照理說應該是可以啦。」

  被華鈴這麼一問,飛鳥反而變得有點沒有自信,只好硬著頭皮點了點頭。華鈴臉上緩緩地綻放出笑容。

  「太好了,原來是這樣啊。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最好沒有血緣關係。因為,我想要成為哥哥的新娘。沒錯,我將來一定要和哥哥結婚!」

  看到華鈴一臉自信、斬釘截鐵地向自己宣示的模樣,飛鳥一臉困窘地低聲說著。

  「嗯,華鈴。我覺得妳還是再確認一下比較保險。因為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而已啦。」

  「這就夠了。因為伸二什麼事情都知道。我相信絕對不會有錯的。啊啊,這下子問題總算解決了!謝謝你,謝謝。伸二。」

  對於自己的靈機一動而感到得意洋洋的華鈴,完全沒有考慮到實際上她尚未解決任何問題的事實,只是一昧興奮地頻頻向飛鳥道謝,之後便急急忙忙地沖出教室,跑去找秀治了。

  對於飛鳥一臉擔心地看著自己的事情則完全沒有留意。

  誤以為已經解決了與秀治沒有血緣關係的問題而感到興奮不已的華鈴,在沖出教室找秀治的途中,原本興奮的情緒漸漸地被澆息。而華鈴又面臨了另一個一定要解決的問題。

  (我和哥哥不是親兄妹的事情,哥好像已經知道了……如果是這樣的話,當我向哥哥說自己嫁給她時,哥會說好、一口答應我的要求嗎?)

  考慮到更深的層面,華鈴突然意識到一對關係很好的兄妹與最後想要成為夫妻的男女,感情上是截然不同的。

  (我想以現在的情況而言,哥一定不會答應的。即使我向他提出結婚的要求,他也會像第一次向他要求和我發生關係一樣,一口回絕我。)

  光是想像自己再度被秀治拒絕的模樣,便讓華鈴感到悲傷不已。

  (我不要這樣。那我究竟該怎麼辦才好呢?唔唔嗯,首先,要讓哥哥產生想要和我結婚的意願才行。也就是說,要設法讓他比現在更喜歡我才行。如果要達成這個目標……。)

  雖然有了初步的構想,但尚未得到最後的結論。

  至少要讓哥哥對我的感情超越妹妹的關係,而是以一般的女人來看待……。

  可是我該怎麼做才行呢?到底有什麼方法呢?

  ……就這樣,華鈴再度因為與秀治結婚的事情而煩惱。

  然而,華鈴並不想讓秀治知道自己是為了這件事而煩惱。

  唯獨這件事,華鈴希望能夠自然地改變秀治對自己的感情,而不是以強迫或是要求的手段。因此,華鈴決定以平常的樣子與秀治相處。

  那個既純真可愛又好色的妹妹。

  「哥,洗澡水好了,可以進去洗了喔。」

  「OK!」

  「你待會洗好的話要叫我喔。我也要洗澡。」

  「什麼,妳還沒有洗喔。那我們一起洗吧?」

  「咦……唔嗯!我們一起洗!」

  聽到秀治的邀約,華鈴高興地露出了笑容。

  令華鈴格外高興的是,因為這次不是自己的央求,而是秀治主動邀約。

  和哥哥一起泡澡。距離上次我們一起洗澡,已經多少年了啊。啊啊,好高興喔。

  華鈴一臉興奮的模樣向秀治說道。接著她拉住秀治的手,一股腦兒地往浴室裡走。

  「快一點、快一點。哥,你快點進來啦。」

  看到華鈴興奮嚷嚷的模樣,秀治露出了一抹笑容。

  (真的跟小孩沒有兩樣。只是邀她一起洗澡而已,就高興成這個樣子……。)

  然而,秀治把華鈴當成小孩看待,只維持到進入浴室之前。當兩人脫下衣服赤裸相見時,如果只是洗澡的話,那就太對不起華鈴了。

  「哥,我幫你搓背。」

  「好啊,謝謝。」

  秀治坐在浴室裡的專用坐椅上,華鈴將身體緩緩地貼在秀治的背上。

  當兩顆質地柔軟的乳房擠壓在背脊上時,秀治瞬間感到一陣酥麻。華鈴拿起了肥皂,手掌一陣搓揉,接著,將產生的泡沫給移到了毛巾上,開始幫秀治搓背。

  「嗯啾、嗯啾……。哥,這樣舒服嗎?」

  「啊啊,好舒服喔。」

  兩人的對話,像是做愛時的會話般。這樣的錯覺感刺激著秀治的敏感神經,股間的肉棒突然開始蠢蠢欲動。

  (唔唔。現在應該不是想那種事情的時候啊)

  秀治的內心一陣苦笑。他使盡吃奶的力量,忍耐著體內瀕臨爆發的性欲。

  自己絕對不能主動。絕對不能向妹妹求愛、或是把她當成是泄欲的工具。

  這是秀治為了要維持哥哥的身分而設下的界線。因此,秀治的身體稍微往前彎曲,但也絕不能向華鈴說出哥哥堅挺的肉棒,現在正需要妳的慰藉這類的話。

  然而,華鈴沒有看出秀治的堅持。

  (插圖08)

  刷完了背,接著準備洗秀治手臂、胸膛的華鈴,發現了哥哥股間血脈賁張的肉降,小穴穴突然感到一陣酥麻的快感。

  (啊嗯……。人家只要看到哥哥的那個,就會想要做那件事情……。)

  兩人好不容易,即使袒誠相見,但仍然維持兄妹分際……的氣氛,卻在轉眼間再度變回了平日淫欲的夜晚。

  華鈴從背後伸手到秀治的肉棒上,輕輕地握住肉身。

  「唔、華鈴……。妳在幹什麼……。」

  「嘻呵呵……。這麼重要的部位,當然要洗乾淨啊。」

  「話是沒有錯啦……。」

  「我用嘴巴……幫哥哥洗乾淨喔。」

  話一出口,華鈴迅速地繞到了秀治的面前,把臉湊到了肉棒的前面,開始啾嚕啾嚕地舔吮著肉棒。

  「唔……哈啊……。」

  在妹妹積極的奉侍之下,秀治擡起了下巴,急促地呼吸著。

  華鈴的雙唇,直到肉棒吐出了白色的液體後,才依依不捨地離開。更令人吃驚的是,華鈴居然將秀治射出的白濁精液給吞了下去。

  「嗯咕……嗯、嗯咕……。」

  看著華鈴吞下精液的模樣,使得才剛剛射精的肉棒再度充血勃起。

  「好不好吃呢?華鈴……。」

  「唔、唔嗯。因為是哥哥的……所以即使有點苦,但我還是很喜歡……。」

  一邊擦著嘴巴,一邊如此說道的華鈴,為了舔取還殘留在肉棒上的恥液,睜大眼睛看著秀治那根依然堅挺不拔的肉棒。

  「哇啊、哥,你好厲害喔。還可以在讓我吃一下嗎?」

  「妳的性欲未免也太強了吧……。」

  「可是……。可是,人家……這才不是要用嘴巴吃喔。」

  華鈴忸忸怩怩的搓弄著大腿。剛才用嘴巴吸吮秀治滾燙肉棒時,華鈴的淫穴就已經搔癢難耐。

  當秀治的視線落到了磨蹭的大腿時,華鈴抓著秀治的手,引導到自己的股間。從指腹傳來的濕淋觸感,讓秀治知道華鈴興奮高漲的情緒。

  「不是嘴巴,那妳是指這裡囉。」

  彎曲了手指的關節,直搗股間處的裂縫。

  「啊、啊嗯。對……就是那裡,哥。」

  華鈴顫抖著過激的身體,將秀治的手緊緊按捺在股間的敏感地帶,自己則緩緩地往後仰。華鈴把身體平躺在磁磚上,撐起了膝蓋,毫不掩飾地張開了雙腳。還停留在華鈴股間處的手指,不僅持續進行頻率快速的蠕動,更進一步伸入到華鈴的秘所內。

  「啊嗯、哈啊嗯……。」

  這樣的刺激,就已經讓華鈴悶絕地,不停扭動著身體。大量濕滑的愛液從蜜壺流溢出,再度沾濕了秀治的手指。

  秀治的手指沿著裂縫往上滑動,尋找那顆渾圓的陰蒂。華鈴擡起了下半身,並產生激烈的顫抖。

  「啊、啊啊嗯。啊嗯……。那裡、好舒服喔……。」

  全身悶絕酥麻的華鈴,抓著秀治的手,移到了胸前那對柔嫩的乳房。

  「妳說的那裡,是這裡嗎?」

  刻意質問的秀治,當他用靈活的手指剝開了包覆在陰蒂的包皮時,華鈴一邊用力地握弄著乳房。一邊忘我地點了點頭。

  「對對、就是那裡。那裡……啊唔、唔啊嗯。啊啊嗯……好舒服喔。不行了……啊啊嗯。」

  看到華鈴嬌喘不已的癡態,秀治淺淺地笑了笑。

  「那,我只搓弄這個地方就好了吧。」

  「啊嗯、不行。不可以只摸那裡。全部的地方都要。那裡,還有其它的部位……。」

  「好好、我知道了。」

  「不要只用手指,人家要哥哥的那個……。」

  「什麼,那麼快就要放進去啊?」

  「唔嗯、唔嗯。放進來。人家希望哥哥的……放進來……。」

  只要華鈴她想要的話,秀治已經不會再猶豫不決。

  搓揉著自己胸部的華鈴,宛若是在催促哥哥般,高高地翹起了下半身。秀治見狀扭動了一下位置,雙手抱起了華鈴的大腿。

  「那,哥要插進去了喔。」

  說完後,秀治便將那根粗大的肉棒頂住了華鈴的蜜壺。華鈴的股間噗嚕嚕地產生哆嗦,彷佛是期待般,落下一滴滴的透明愛液。

  秀治把腰往前一挺,隨著咕噗滋的聲音響起,肉棒整個插入了華鈴的蜜壺裡。

  「啊、啊—。啊啊。」

  華鈴整個人向後翻仰,並發出了高亢的淫聲。

  雙腿緊緊夾在秀治的腰部位置。雖然阻礙了抽送的運動,但秀治還是展開將肉樁打進華鈴淫穴裡的動作。

  「哈啊、哈啊啊嗯。啊、啊嗯、啊哈啊、哈唔嗯……。」

  華鈴愉悅的淫聲與啾噗、咕滋咕滋的粘液攪弄聲響,充斥在浴室的空間內。

  聽著具有回音效果的淫穢聲,秀治不由得地加快了扭動下半身的速度。這股抽送的力量,一直持續到華鈴發出了最高亢的淫聲後才劃上休止符。

  在浴室裡達到高潮的華鈴,或許是因為滿足感使她全身無力地躺在地板上。因為不能讓她在浴室裡睡著,秀治抱起了華鈴走向她的房間。

  「妳好像不是因為泡澡才感到昏眩,還是因為做愛而昏眩的吧?華鈴……。」

  「嗯……好像是這樣喔。那是因為哥哥把人家弄的太舒服了囉……。」

  如此回答的華鈴,一被放在床上後,便快速地抓住了秀治的手臂,不讓他離開。

  「哥,今晚陪我一起睡嘛。一起睡好不好呢?」

  華鈴又在要糖糖了。但是對於剛剛才在浴室內連續射精兩次的秀治,他已經沒有精力和華鈴再戰第三回合了。

  「只是一起睡覺而已喔。今晚不能再要求做愛了喔。」

  「嗯。我知道。」

  看到答應留下來的秀治,華鈴臉上露出了高興的笑容。當秀治躺在身旁後,她便把臉倚倀在他的肩膀上,向秀治開口說道。

  「哥,我問你喔。對哥哥而言,我是一個有魅力的女人嗎?」

  「嗯嗯?讓我想想喔,對我而言,妳是魅力十足的妹妹。」

  「妹妹……。」

  「沒錯啊。這是理所當然的啊?」

  「說……說的也是。是理所當然……的。」

  「怎麼了?妳不喜歡嗎?」

  「喜歡啊。我怎麼會不喜歡呢……。」

  雖然華鈴搖著頭否定秀治的說法,但內心裡卻感到非常的不滿意。

  (妹妹……喔。在哥的心裡,我還只是他的妹妹喔。)

  雖然有些氣餒,但華鈴並不打算就此放棄。

  從那天開始,華鈴每次與哥哥做愛後,都會意味深長地故意去刺探秀治。

  對哥哥而言,我是什麼呢?哥對我的感覺怎麼樣呢?

  絕大多數的刺探性詢問,都是希望秀治的答案會是……不再把華鈴只當成他的妹妹來看待。然而,秀治的回答卻總是不忘再加上『妹妹』這兩個字。就像被催眠或是魔法,秀治總是離不開妹妹這個字眼。

  以秀治的立場來看,這兩個字對他而言是永遠不能去碰觸的禁忌。但是。對於一再詢問卻始終沒有如願以償的華鈴而言,卻愈來愈感到沮喪與焦躁不安。

  (我當然也很高興哥哥把我當成他的親妹妹來看待。可是,我不要永遠只是當哥哥的妹妹。因為這樣的話,我就無法和哥哥結婚了。啊啊,我要怎麼辦才好呢?我該用什麼方法,才能讓哥哥把我當成是一個女人來看待呢?)

  華鈴焦急地不斷思考這個問題。然而腦海裡遲遲沒有浮現解決之策。

  結果,心中的焦慮感愈來愈嚴重。陷入惡性循環的華鈴,除了和秀治在一起的時間以外,心情愈來愈沈重。

  柚巴看到鬱鬱寡歡的華鈴,忍不住主動地叫住了她。

  「華鈴。最近怎麼一副沒有精神的樣子呢。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呢?」

  「啊,姊姊……。」

  自從那次在保健室後,雖然每當看到柚巴跟哥哥在一起的時候,心裡還是會有強烈的嫉妒感,但對柚巴本身卻不再有任何的敵意。

  柚巴的主動關心,讓陷入低潮的華鈴,忽然像是找到救星般,將心裡的煩惱一口氣全都說了出來。自己與秀治並沒有血緣關係。

  自己對於秀治的感情,已經昇華到將哥哥視為他人,對他產生強烈的愛意。

  因此。希望哥哥不要再將我視為他的妹妹,而是一個成熟的女人來看待。希望也讓哥哥愛上自己……。

  說完了心中的積悶後,華鈴深深地歎了口氣。不發一語,很有耐心地聽完所有事情的柚巴,輕輕地抱著華鈴的肩膀。

  「原來妳是在煩惱這些事情喔。不過沒想到妳和秀治居然沒有血緣上的關係,真的讓我大感意外。」

  「嗯。我知道的時候,也是嚇了一大跳。」

  用力地點了點頭的華鈴,居然忘了自己尚未去證實這件事情的真偽。

  然而,這並不是單純的忘記。

  當她向飛鳥說到與哥哥沒有血緣關係時,她以『好像沒有血緣關係的樣子』的字句來描述,但是當她和柚巴說時,則變成了『沒有血緣關係』。

  那或許是因為當華鈴和飛鳥說時,她的內心是希望與秀治有血緣關係,而與柚巴說話時,則沒有這樣的期望,總而言之,在華鈴的心裡面,她已經確定了自己與秀治沒有血緣關係的事實。

  然而,柚巴並不打算追問華鈴事情的真偽。柚巴對華鈴投以同情的眼神,想了一會兒後,向華鈴說道。

  「這也難怪啦。啊,對了。姊姊告訴妳一個秘密喔。妳知道嗎,妳哥常常偷窺妳的房間。」

  「咦?哥哥他?」

  「沒錯。我是沒有問他在哪裡偷窺,不過我肯定他一定躲在某個地方偷看妳喔。所以當秀治受不了的時候,要是讓他看到妳淫穢嬌喘的癡態,以男人的本性,一定會有想要侵犯華鈴的衝動,一旦秀治這麼做的時候,就是他把華鈴當成一般女人來看待的時候。」

  「真、真的嗎?」

  「因為如果他還把妳當成妹妹來看待的話,怎麼會對妳做那種事呢?」

  (經柚巴這麼一說,華鈴這才意識到,平常都是自己引誘哥哥的。哥他從來沒有主動提出要和我做愛的要求。或許哥哥真的因為我是他的妹妹……所以不敢主動做那種事情吧。這樣的話……我一定要讓哥哥產生主動侵犯我的衝動。)

  華鈴慎重思考著柚巴說的話,像是抓住最後一線希望般,決定付諸行動。

  「唔嗯。我知道了。我決定試試看。」

  於是,為了讓秀治因為禁欲而激化他欲求不滿的衝動,華鈴決定暫時不與秀治發生關係,再回到自己一個人手淫的時期。以前無法插入的人工男根,現在則可以輕易地插入腔室內。華鈴一邊想像著秀治的肉棒,一邊搔弄、抽送著濕淋的秘所。華鈴一個人躺在床上……悶絕地搓弄著乳房。

  (哥,你有沒有看到呢?你現在有在看我嗎?快點看、看我淫穢的模樣。我的手淫技巧已經愈來愈成熟了。所以不要再只是把我當成你的妹妹看待。把我當作是成熟女人般地愛我吧……。)

  當華鈴一邊想,一邊將人工陰莖插入了秘穴的深處時,下半身無意識地產生強烈的哆嗉。

  「啊啊、哈啊嗯。啊嗯、好舒服……。哥哥,真的好舒服喔。已經插到最裡面了。」

  說不定哥他可以聽到……華鈴刻意拉高聲音,開始激烈地扭動著身體。

  「啊唔嗯、啊哈啊嗯……啊嗯嗯、啊嗯、我還要,哥用力一點。再用力一點……。」

  秀治透過衣櫃裡的孔穴,清楚地窺視著華鈴淫亂的癡態。

  (華鈴那小鬼,居然如此的淫亂……。可是,為什麼她這陣子沒有主動跑來要求和我做愛呢?應該不是因為已經厭倦了和我做愛吧……?)

  一邊大感不可思議,一邊窺視華鈴癡態的秀治,最近因為都沒有機會發洩而累積了不少的欲望。然而,即使如此,秀治還是不願向華鈴主動提出做愛的要求。

  (要是我主動的話,我就打破了身為哥哥的最後防線。所以,我絕對不可以逾越。絕對不可以把妹妹當成是泄欲的工具。)

  秀治頑固地不想改變自己的立場。

  這與華鈴所期望的正好完全相反。也就因為如此,華鈴一個人獨守空閏、悶絕難耐的夜晚仍繼續在上演……。

第6章

  為了有朝一日能夠嫁給秀治做新娘。華鈴幾乎每天晚上都沈溺於自慰當中。

  身穿女僕服的華鈴坐在床邊,雙手合十貼於胸前,她擡起頭來看著前方,彷佛秀治正站在她面前似的。

  「主人。真的很對不起。都是我的不對,我又做了不該做的事情惹您生氣。所以,請您懲罰我吧……。」

  她清晰發出每一個字句,一個人開始唱起她的獨腳戲。

  (哥哥、你會在哪裡窺伺呢?你會從哪裡偷看呢?哥、你在看著我吧?)

  華鈴如此想著,然後轉身面向秀治房間的那面牆,將雙腿張了開來。

  「是的、主人。我乖乖的將腿張開了……。」

  (看啊、快點看我啊、哥哥……。)

  華鈴閉上了眼睛,上半身仰臥在床鋪上。隨後將玉手埋進張開的兩腿之間,隔著小褲褲開始搔弄起自己的秘所。

  「是、是的、主人。我是個淫蕩的女僕。我好想用主人您那根又大又熱的肉棒,撫慰我的這裡……啊嗯……。」

  完全依照她個人編排好的劇情念著臺詞,然而當她的手指觸碰到秘所時,臺詞卻又突然中斷了。

  「啊嗯。人家的那裡……快受不了了啦。好想放進去……啊啊、啊啊啊、裡面……」

  感到一陣悶絕的華鈴,把手指滑入了小褲褲裡面,彷佛被秀治撫摸似的感覺,開始獨自摩擦起裡頭的秘密花園。一隻手指不夠的樣子,又多加了另一隻手指,撥弄著敏感的小秘豆,接著手指頭插入蜜壺之中,開始反復進出的動作。

  「啊、啊啊。啊嗯……哥哥……。啊啊嗯……再、再深一點……。」

  當手指的刺激變得無法滿足快感之後,華鈴突然起身離開床邊。

  走到桌子的前方打開抽屜。抽屜裡頭放著的是秀治先前偷藏的女性自慰用的肉棒與跳跳蛋,以及自從說出內心煩惱之後,柚巴送給她的潤滑劑和按摩棒等等的物品。

  不一會兒,華鈴的眼神突然變得灸熱難耐,直盯著抽屜裡的成人玩具,然後隨手拿起按摩棒後轉身回到床上。

  「嗯……搔癢難耐、哥哥……。」

  華鈴半瞄著迷蒙的雙眼,這次則轉身俯臥在床上。一手觸摸自己的三角地帶,並將按摩棒移到嘴邊,開始一邊舔著一邊撫弄著秘所。

  「嗯、啊嗯……。啊、哈啊……。哥哥的那根……好大……。嗯嗯、啊嗯……。」

  舌頭不時地舔弄並發出噗滋噗滋的淫亂聲,滴下來的唾液沿著按摩棒將床單弄得濕淋淋的。此時從華鈴的三角地帶泄出的愛液也流到大腿上來。

  「哈啊、哈呼、哈啊、哈啊……啊、啊嗯、啊啊嗯……好想要唷。」

  淫欲難耐的華鈴脫下了小褲褲,並將按摩棒直接埋進自己的花蕊裡。

  「啊、啊—。嗯、呀……弄、弄我,再用力一點,哥哥……。」

  噗地一聲插入秘所深處之後,不時嬌嚷呻吟的華鈴,瞬間啟動了按摩棒的開關

  振動的聲響從她的體內傳了出來,按摩棒開始在華鈴的私處噗嚕噗嚕地攪弄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

  雙頰緊貼在床鋪、高高翹起屁股的華鈴發出淫悅的嗲聲,並且緊緊握著按摩棒不斷朝自己的蜜穴進出。

  「啊嗚、啊啊嗯……哈啊、呼啊……好舒服哦……。哥哥、啊嗯、好爽……。」

  痛苦而扭動身體的華鈴緊閉著雙眼。

  (我是和哥哥做愛的。進入我體內的人就是哥哥。啊啊、哥哥。快看啊、快啊。求你現在快點過來人家的身邊!)

  華鈴在內心深處吶喊著,並且用按摩棒不停地蹂躪自己的私處直到高潮來臨。

  由於女僕遊戲無法吸引哥哥的興趣,華鈴接下來選擇將潤滑液倒在自己的身體上,並配合一般的按摩器來刺激下體。

  她用了類似愛液般的滑溜潤滑劑,大量地塗抹在自己的乳房、腹部,以及下體之間,與其說這是被愛液弄濕,還不如說是被秀治的精液射得渾身都是的快感。

  「啊唔嗯……。我、好濕哦……。滑溜溜的……但是、好舒服哦……。」

  潤滑劑並沒有男人精液的栗子花味道,而是散發淡淡的清香,但是對華鈴來說,兩者間並沒有太大的差異。

  (哥哥的……精液……。)

  想起了秀治白濁的氣味和味道,華鈴興奮得兩頰發燙,緊緊閉上雙眼。

  開始搓揉起自己的乳房,並且用按摩器按摩起自己的下體。

  嗡嗡轉動的按摩器,擁有非常強力的振度,可以達到和按摩棒與人工男根相同的效果,帶給華鈴相當的快感。

  在酥麻的快感之下,華鈴開始懸起腰部,並且不停地來回扭動。

  「呵嗯、哈咕嗯。啊啊嗯、啊唔啊……。」

  然而,按摩器的尺寸對華鈴的蜜穴來說,實在稍嫌過大。

  由於華鈴無法直接刺激淫穴。使得那天晚上遲遲無法達到高潮。

  花了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下體甚至都因振動發麻而折騰不已,然而即便是如此,秀治還是沒有進到華鈴的房間。

  是因為自己的工夫還未到家,還是扭動的動作不夠呢……苦惱的華鈴,拿起柚巴給她的全新性具。那是一根由大顆念珠串連而成的肛交按摩棒與保險套。

  內心盤算著該使用何種性具的華鈴,首先決定先試試看保險套的效果。

  不過,光只是利用保險套來自慰,應該沒有辦法得到快感。這件事華鈴當然也很清楚。華鈴將潤滑劑加入保險套裡,把它想像成是秀治射出來的精液,想要藉此取得興奮。這是她憑過去使用潤滑劑的經驗想出來的方法。

  「哥哥的、溫熱愛液……。我要、全部都喝下去……。」

  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將外包裝拆封,取出有如氣球般外形的保險套之後,將大量的潤滑劑倒入套子裡,華鈴心神蕩漾地看得出神。然後,她將保險套顛倒過來,隨手將滑溜溜的液體潑灑在紙上、臉上、胸部,以及私處。

  「呵啊、哈啊……。我好興奮哦。」

  比起潤滑劑從瓶子裡倒在身體的感覺,這種裝入保險套後再流出來的方式,更今華鈴興奮不已。

  華鈴一邊將黏稠的液體灑在自己的身上,一邊張開嘴稍微喝了一點潤滑劑。就這樣叼住還殘留有潤滑劑,有點征膨的、帶著臭臭塑膠味的保險套。

  「嗯咕、嗯……。」

  華鈴用舌頭不停舔嘗著因為過軟而失去咬勁的保險套。而且,除了用嘴之外,她還將平滑進自己的蜜穴裡。今天她已經將一顆跳跳蛋,塞入了下半身濕淋的蜜穴中。

  啟動開關之後,華鈴享受跳跳蛋帶來的振動,並盡情扭動腰際,嘴中則品嘗著裝有潤滑劑的保險套。

  (啊啊、要是哥哥的肉棒能夠放進來的話……。)

  一想到秀治那根肉棒的硬挺、粗大、以及熱度,不由得內心湧上無限的快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