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被同事非禮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出差,要半個多月才回來,媽媽可以去參加家長會,起碼我不會挨打了。  回家後,媽媽正在她臥室打電話,等媽媽打完了電話,我才進去把邀請信給

“我”叫小潔,8歲,上三年紀,媽媽是某公司女主管的文秘,爸爸是某I

T行業的新貴。典型的三口之家。

  這次末期考試我只考了全班第7,我一直擔心被爸媽知道。但今天擔心的事

情還是發生了,老師讓通知家長周末去參加家長會。不過唯一慶幸的是爸爸最近

出差,要半個多月才回來,媽媽可以去參加家長會,起碼我不會挨打了。

  回家後,媽媽正在她臥室打電話,等媽媽打完了電話,我才進去把邀請信給

了媽媽,並告訴媽媽周末要開家長會。媽媽表情很奇怪,以前她也參加過我的家

長會,一聽開家長會都是很高興的,因為我學習都會很好,會受到表揚,難道媽

媽這次知道我沒考好?

  我心緊張得亂跳,准備接受媽媽的批評。可媽媽並沒罵我,只是摸了摸我臉

蛋,說她知道了。看來媽媽並不知道我的成績,那她為什麼這次有點奇怪呢?我

也沒想太多,起碼能安全的過一天。

      ***    ***    ***    ***

  今天就是周末,媽媽9點多已經去學校開家長會了,我緊張的在家等著,連

看動畫片的心情都沒有,不知道一會媽媽會怎麼樣罵我呢,我很害怕。

  中午差不多12點,媽媽回來了,還有一個叔叔。或許是因為有客人吧,媽

媽並沒有我想像的一回來就罵我。我緊張的心情有點放松,這才注意到媽媽嘴上

塗的唇膏和口紅已經沒有了。

  那唇膏和口紅是早上我看著媽媽仔細塗上去的,因為我沒考好,所以早上媽

媽打扮時我很討好巴結的為媽媽接她需要的化妝品,並不停誇獎媽媽,所以很清

楚的記得媽媽很仔細的塗了口紅和唇膏,可現在一點都沒了,嘴唇還有一點點紅

腫。但是我並沒想太多,也沒問,呵呵,哪還有心思問,慶幸都來不及呢。

  媽媽讓我稱客人張叔叔。張叔叔變戲法似的從背後拿出了好幾樣玩具送給了

我,裡面還有一只E-angles系列的電動機器人,剛好和我有的另一只機

器人組成一支E-angles小組。我非常高興,沒想到沒有被罵,反而還能

得到自己喜歡的玩具。

  我對張叔叔一下子有了好感。

  張叔叔問我餓不餓,我說有點餓。他就說做幾樣我喜歡的菜給我和媽媽吃,

我看了媽媽一眼,媽媽看起來表情很奇怪,但是說不出哪裡奇怪,不過並沒有阻

止我的眼神,於是我很高興的說了聲謝謝。

  張叔叔就問媽媽洗手間在哪,他洗過手後就做飯。媽媽給他指了指,但張叔

叔卻又問了次,還讓媽媽帶他去。媽媽一笑,臉有點紅,我也自然式的笑了笑,

張叔叔很童稚的說他是個小路盲,不明白東南西北,我被張叔叔可愛的表情惹得

咯咯笑。

  於是媽媽就帶張叔叔去洗手間,我在客廳組裝著機器人,可我聽見洗手間門

關掉的聲音,接著又傳出毛巾還是什麼被撕爛和媽媽十分奇怪的叫聲,我很奇怪

洗個手為什麼還要關門?但隨即就傳來啪的一聲,接著就傳來洗手的聲音,過了

一會張叔叔和媽媽就出來了。

  張叔叔揉著自己的肩膀進去了廚房開始做飯,媽媽進去臥室換衣服,說做飯

會弄髒衣服,媽媽背對著我開她臥室要進去的時候我清楚的看見媽媽裙擺下露出

的腿上的絲襪有一個好大的洞。估計是什麼給刮了一下吧。

  媽媽很快就換好了衣服,可還是一件套裝,還穿著絲襪和高跟鞋,那和沒換

有什麼區別?或許這套衣服媽媽不太喜歡,髒了也沒關系吧?我也沒多想,繼續

組裝著機器人。

  E-angles電動機器人可不是那麼好組裝的,它有好多形態呢,我一

定要組裝成最強的形態,和我原來的機器人組成一支強大的E-angles小

組。就這樣,張叔叔和媽媽在廚房做著飯,我在客廳組裝著機器人。

  當完成機器人武器圖案後,我有點口渴,就去廚房冰箱拿冰凍果汁,媽媽老

愛把果汁放在廚房的冰箱。到了廚房我看見張叔叔背對著我蹲著,抱著媽媽的小

腿,好像大口大口的聞舔著媽媽的腳,空氣中傳遞著媽媽用刀切菜的聲音和張叔

叔喘息的聲音。

  幾乎是同時媽媽也看見了我,她急忙抽出腿,張叔叔明顯被拉了一下,他轉

過頭也看了看我,可並沒有起來,只是用可愛的聲音說他好笨,把東西掉在了地

上。媽媽也趕緊附和著,只是媽媽有點發燙的臉蛋和顫抖的聲音在辯解著什麼。

  拿著果汁坐在沙發上,剛才的一幕一直抹不掉,剛才張叔叔在干什麼呢?腦

衛生。說很快就開飯了。

  的確,很快就開飯了!!

               (未完)

在媽媽在補了點妝後,午飯就做好了。

  很平常的幾道飯菜,卻看起來十分可口,很佩服張叔叔的廚藝。於是像往常

一樣,三個人分坐在長方形的飯桌兩邊,吃著午餐。

  我和媽媽坐一側,張叔叔就坐對面,他不停地給我夾菜。很快,我的碗裡就

高高一碗了。我雖然不停地謝著張叔叔,但卻不是太感激,因為我飯量小,每次

只吃一點點,現在手裡這碗夠我吃兩頓的了。還是媽媽了解我,她從我碗裡夾走

幾筷子,並解釋給張叔叔。

  張叔叔聽了一笑,說不給我夾了,接著又夾起一筷子,幸好是朝媽媽的碗去

的。就要到媽媽碗裡的時候,叔叔突然很奇怪的打了個噴嚏,感覺很不自然,像

是故意“制造”的一個噴嚏。

  菜灑落在媽媽的上衣,媽媽驚的叫了一聲,張叔叔連忙起身幫媽媽拋掉衣服

上的菜,可是卻很慢,一點一點地除去,而且每一下,好像都很用力的抓著媽媽

的胸部。媽媽很快也意識到什麼了,臉頓時通紅,並自己很快起身跑進洗手間,

叔叔笑著對我說,真是不好意思,我去幫幫你媽媽。說著拿了餐桌上的衛生紙也

進了洗手間,並順手關起了衛生間的門。

  為什麼每次都要關門呢?我正想著這個問題的時候,洗手間傳來東西掉在地

上的聲音並伴隨著兩人雜亂的腳步聲,好像在打架。我頓時莫明的心情緊張,不

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於是輕手輕腳走到洗手間門前,於是更清晰的聽見裡面

的響動。

  媽媽明顯地粗著大氣,在反抗著什麼,並不停地說著現在不要之類的話。而

張叔叔卻很固執地在哼叫著,兩人仿佛你推我讓的在爭執著什麼。

  伴隨著媽媽屈服性地“啊”了一聲,整個衛生間短暫的沉默了幾秒鐘,我以

為沒什麼了,但張叔叔卻大聲的說這個污點怎麼去不掉啊,聲音很大,但依然掩

蓋不了伴隨著的好像是衣服被撕破的“嘩”一聲,頓時整個衛生間裡又好像打起

了架,缸子也掉在了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媽媽似乎更用力的在掙扎著什麼,只不過不再說話。張叔叔不停的說著污點

去不掉和衣服哪太髒之類的話,好像在描述正在幫媽媽去衣服上污點的經過,可

裡面的聲音卻一點都不像。媽媽掙扎的聲音讓我莫名的緊張,或者說是興奮。

  裡面媽媽掙扎的聲音已經很小了,轉而替之的,是媽媽和張叔叔粗雜的喘息

聲,和時不時媽媽的悶叫以及好像在咀嚼什麼流出唾液來的聲音。我不知道裡面

發生了什麼,只能呆呆地站著,傾聽著裡面傳出的一切。

  媽媽現在很享受似的,張叔叔時而大聲的繼續敘述著去污點的經過,時而小

聲的在說著什麼,我聽不清。但是不管大聲還是小聲,聲音裡都帶著很壓抑很奇

怪不同與正常說話的語調。

  裡面的情況好像維持著這種狀態,突然張叔叔又大聲說了一句的同時,又傳

來似乎是衣服被撕破的聲音,隨著媽媽又掙扎起來,而且還傳來“啪,啪”仿佛

是用力打人的聲音,裡面你推我讓的聲音和復雜的腳步聲又響了起來,我以為又

要摔東西了,可就在同時,電話聲響了起來。

  我家電話是子母機,一個母機,兩個子機,大臥室和洗手間都有,一下子,

電話鈴同時響起,我趕緊跑回餐桌旁坐下,洗手間裡面也頓時安靜了。

  在響了幾聲後媽媽把電話接了起來,於是很大聲的和對方交談著,對話中聽

出好像是公司有什麼急事,需要媽媽趕緊回去。這時張叔叔也走了出來,我看見

張叔叔嘴上好像有淡淡的唇膏和口紅印,但是很不均勻,嘴唇好像有點腫。

  張叔叔徑直走進媽媽的臥室,拿出了一套衣服又走進洗手間並給我說媽媽那

套衣服髒東西去不掉了,只有換新的。而且這次又關上了門,在這點我感覺有點

氣憤,莫明的氣憤,為什麼每次都要關洗手間門呢?其實連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

氣憤的到底是這樣很怪癖習慣呢,還是想看清楚裡面發生了什麼。

  不一會張叔叔就出來了,他告訴我媽媽要准備回公司,正在裡面化妝呢。而

且還拿起了E-angels的那個機器人,幫我組裝著。

  過了會媽媽就換好衣服化好妝出來了,兩個臉蛋紅紅的很可愛,媽媽好像做

錯事的很害羞的樣子,只是隨便囑咐了我幾句,就和張叔叔出去了。

  張叔叔走的時候摸著我頭問我,中午做的飯好吃嗎,我回答好吃。他接著又

問那晚飯要不要他給我做,順便再給我E-Angels的機器人,我當然回答

好,剛才的一切在那一瞬間早已拋之腦後。畢竟我只有8歲。

              (未完)

(三)

  媽媽和張叔叔回來已經很晚了。估計下午媽媽忙壞了,到現在晚飯都沒吃。

叫了外賣後,媽媽就關上門收拾東西,張叔叔陪我組裝機器人。

  不知怎麼的,這次外賣來的很快。剛打完電話不一會,外賣就到了。於是我

們就坐在餐桌旁邊吃起晚餐。這次外賣也很特別,好像和中午的飯菜一模一樣,

反正看起來都很不錯。

  張叔叔還是不停的給我夾菜,他不是已經知道我飯量小,每次都吃的少嗎?

突然,一股莫明奇妙的衝動,我飛快的起身對媽媽說我有事,要出去一下,然後

就跑出廚房,隨手把門關起來,假裝出了門,其實躲進了洗手間。這樣媽媽和張

叔叔就看不到我,以為我真的出去了。躲在洗手間的浴缸角邊,用簾子努力的掩

蓋著我的身體,心跳的很快,期待著什麼。

  過了不一會,果然傳出媽媽的驚叫聲和張叔叔道歉的聲音,媽媽邊抱怨邊走

進洗手間,我看見媽媽秘書裝的上衣上有好些菜,看來張叔叔又不小心把菜灑到

媽媽身上。媽媽對著梳妝鏡擦著衣服上的污點,張叔叔果然隨後緊跟著就到了,

進來後順手把門又關住了,而且鎖了起來。

  媽媽抱怨的瞪了張叔叔一眼:“你干嗎?小潔在旁邊呢,別亂來。”

  張叔叔沒回答,只是突然蹲下用臉摩擦媽媽穿著絲襪的腿。兩只手緊緊的懷

抱住媽媽兩條腿。

  “干嘛呢,討厭,松手!”媽媽嬌嘀的反抗著,兩條腿掙扎著想脫離張叔叔

的懷抱。

  張叔叔的身體被媽媽帶動著來回扭動,依然一言不發的張叔叔用舌頭胡亂舔

著媽媽穿著絲襪的修長的腿,時而用牙齒在咬。

  “別亂來,現在不行,不要啊!”媽媽聲音明顯的緊張又嬌啼,兩只手推讓

著張叔叔的頭。

  張叔叔並沒理會,在繼續了幾秒後突然一下子起身單手抱住媽媽的腰,用嘴

發瘋的找尋媽媽的嘴唇,另一只手伸進媽媽的裙子摩擦著。媽媽被驚的啊了聲,

兩只手用力想推開張叔叔。兩人你推我讓的,我的心已經到嗓子眼了,很奇怪的

激動,激動中帶著難以言語的感覺。

  “放……手。瘋子。現在不可以啊!”媽媽性感的嘴唇躲避張叔叔的舌頭,

在空隙中還不停的拒絕著。

  張叔叔見媽媽反抗有點劇烈,就停止了瘋狂的行為,只是單手用力的環抱著

媽媽的腰,另一只手繼續在媽媽的裙子裡摩擦著。媽媽本來就不錯的身材現在被

張叔叔懷抱成標准的“S”形!

  媽媽也停止了反抗,兩人就保持著這個動作,洗手間一下安靜好多,這才感

覺到自己的呼吸已經粗的不行,心髒也早已跳的瘋狂。在短暫的持續幾秒後,張

叔叔突然大聲的說衣服上這個污點怎麼去不掉啊。

  伴隨著這句話同時的行為,我看到的是伸進媽媽裙子裡摩擦著的張叔叔的手

用力的撕破了媽媽的絲襪,媽媽顯然沒預料到,呆了一下子後推了張叔叔一把,

想要逃脫,可張叔叔將媽媽旋轉了一下,變成媽媽在前被張叔叔用力摟在懷裡的

姿勢,同時,張叔叔那只撕破媽媽絲襪的手又伸到媽媽前面,胡亂粗暴的摸著媽

媽的身體。媽媽拼命的扭動著,想逃離張叔叔。

  兩人就用力的你推我讓,好像一場打鬥,只是明顯張叔叔的力量方面占有優

勢,雖然媽媽努力反抗著,可是身體卻還是牢牢掌握在張叔叔手裡,被肆意的玩

弄著。

  張叔叔在不停的制服反抗著的媽媽的身體的時候,不小心打翻了我的缸子。

  “是不是要小潔聽到?!”

  媽媽好像被這句話嚇到了,停止了反抗。

  “你知道嗎,在你小孩旁邊玩弄你讓我特別爽,快感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

你也很舒服吧。”張叔叔雖然惡狠狠的說著這話,可明顯對媽媽有更多的疼愛。

  “你個變態,以後不帶你來我家了。”媽媽喘著大氣,胸脯上下浮動著,可

明顯不是太恨張叔叔。

  “好啊,以後我自己來,不要說話了,”張叔叔用舌頭舔了舔媽媽的臉蛋,

“好好享受吧!”

  媽媽轉臉過來用口接受了張叔叔的舌頭,倆人熱烈的舌吻著。張叔叔一只手

仍在用力的摟著媽媽的腰,將媽媽的身體弄“S”形,另一只手撕扯著媽媽另一

條腿的絲襪。媽媽兩條光滑美麗的白腿的局部已經暴露了出來。

  張叔叔靈巧的用舌頭“擔”出了媽媽紅潤的香舌,媽媽的口水順著嘴角緩慢

的流淌,張叔叔又用嘴將那些口水吸了回去,倆人熱烈的舌吻發出聲響。

  媽媽喘氣的聲音已經更不均勻,還時不時的發出悶響。張叔叔邊大聲的描述

著清洗髒物的經過,邊大口舔著媽媽的臉,媽媽美麗的臉蛋上已經布滿了張叔叔

舌頭經過的口水印。

  張叔叔又大聲了說了一句,同時用手伸進媽媽上衣的紐扣,大力的撕破了了

媽媽的上衣。媽媽顯然很不滿,用巴掌大力的打了張叔叔幾下,發出“啪啪”的

聲音,張叔叔鬼笑著,兩只手交叉著伸進媽媽破開的上衣裡面,捏動著媽媽的胸

部,並用下部頂著媽媽帶著媽媽的身體一起旋轉。

  我已經血液沸騰了,就在這時,電話鈴響了。我突然被驚醒了。原來做了個

夢!我睜開眼睛,身邊放著從洗手間一袋子裡找出的破爛了的絲襪,絲襪散發出

淡淡的香味,那應該是媽媽的。

  為了不被發現,我又將一切放好。然後等了會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問媽媽在

干嗎,什麼時候回來。媽媽說等會就回來,我要餓了就自己去冰箱找點吃的。我

突然不知道為什麼問了一句張叔叔會來嗎。媽媽停頓了幾秒問我你希望他做晚飯

給你嗎,我回答當然希望,而且張叔叔還答應給我新的E-angels的機器

人呢。媽媽笑了笑並沒回答我的問題,並說等回就回來了。

  我坐在沙發上,繼續組裝著中午沒組裝好的張叔叔送給我的E-Angel

s的機器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