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變成玩具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陳蓮雯,三十四歲,十六歲已生下一對孿仔阿陵和阿仲,二人現在都是十八歲,生得又靚仔,又叻,剛上大學。陳蓮雯老公已死了十多年,本身是黑社會底,死後陳蓮雯母兼父職,和本身有社團背景的貿易公司。
陳蓮雯本身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很懂得用自己的身體討好有權勢的人,要做生意點都要靠這些本錢,所以和很多江湖大佬都有一手,這晚她要和一江湖老叔父單獨出海,陪訓,任人魚肉一番,但為生意乜都要做,加上她自己本身都淫蕩,所以她名為公司老闆,但其實和做雞一樣。
這晚她穿著性感晚裝,出門前和她的兩個仔saygooDbye。
陳蓮雯:「今晚媽咪唔返,你們自己攪惦。」
阿仲望住自己性感的媽咪,已有生理反應,其實他多年已有壞念頭,如其出去比人攪,都應該比自己個仔上下吧。
阿仲:「知啦,妳都要小心一點。。」
二人來個攬攬,在阿仲心已不是母子的攬攬。
阿陵只是一句「再見」,他心中已有預感,再見媽咪時,他們的關係已不同了。
陳蓮雯照常架著她的保時捷去遊艇會,上了今晚約會的遊艇,她自己都驚上錯,因她有太多併頭了。
上了遊艇,她慣常自己先沖涼,遊艇此時開動,陳蓮雯沒理他,她沖完涼出來時,大為吃驚,因見到的卻不是老叔父。
陳蓮雯圍住大毛巾從浴室行出來,見到的只是個二十出頭的女子。
陳蓮雯:「妳是誰,我是否上錯船,唔好意思,可否送我返上岸。」
少女:「Auntie妳沒上錯船,妳本是約了我爺爺的,現在我來代替他。我叫陳巧文」
陳蓮雯:「小妹妹,妳知不知我和妳爺爺今晚做乜架,妳翻屋企看電視吧。」
巧文:「妳是我爺爺的性玩具,我當然知,妳晚晚都要陪唔同大佬,有錢生意人,有時什至要一次過比幾個男人扑咁有冇試過比妹妹仔扑呀。」
陳蓮雯永被串得面紅耳熱:「廢事理妳。」就走出甲板,發現四處汪洋。
巧文:「我們已身在公海,妳叫破喉嚨都冇人救到妳,給我返入理。」
巧文抓住陳蓮雯的左手,強行把她拉回船艙內。陳蓮雯極力反抗,但氣力不繼。
巧文:「我知妳不懂游水,我是空手道和柔道黑帶,我就看看妳這黑幫大家姐點比我施暴。」
陳蓮雯:「放手呀,我和妳爺爺好熟的,不要亂來。」
巧文一手扯掉陳蓮雯的圍巾,抱起再拋上大床上,跟住開著對準大床的攝影機,最後脫光自己衣服,帶上假陽具。
巧文飛仆上陳蓮雯的身體,陳蓮雯兩手被巧文緊緊按住,嘴巴被巧文狂吻,下體更被插入假陽具。
巧文:「陳蓮雯,假陽具沒生理反應,幾個鐘我們就到目的地了,好好訓一覺吧。」
陳蓮雯被巧文蹂躪了足足數個鐘,人已虛脫,巧文自己穿回衣服,跟住幫陳蓮雯穿回她的tubetop藍色短裙。
陳蓮雯:「妳仲想點,要玩都玩夠啦,求妳放我走吧,我大妳咁多,冇氣力同妳D後生玩的。」
巧文沒理陳蓮雯,只取出手扣和牛皮膠紙,行近她。
陳蓮雯:「妳又想點呀,妳唔系想扎起我卦。」
巧文沒理她,只是一手把陳蓮雯雙手反鎖在背後,嘴巴用牛皮膠紙封住,可憐的陳蓮雯在巧文的魔掌下任人魚肉。
巧文押著陳蓮雯下船,一早已有一房車在等候她們,房車的司機又是一名身材健碩的巧文。巧文把陳蓮雯推上車,跟住自己上車。
巧文:「開車。」
陳蓮雯在車上不停郁動身體,希望車外有人發現她。
巧文捏住陳蓮雯的下巴。」這車是單面反光鏡,就算我把妳脫光,出面的人是見不到我們的,乖乖坐好,唔系打妳pat
pat!」
陳蓮雯哭了,眼神露出哀求的目光。
兩巧文見自己弄哭一個少婦,不加同情,反而哈哈大笑。
巧文:「車程要幾個鐘,妳下面都是空閒著,不如唔好浪費。」
巧文取出一搖控震蛋,完全沒理陳蓮雯的感受就塞入她的下體,陳蓮雯有口難言,巧文把弄著搖控器,時快時慢時停的玩弄著陳蓮雯的下體,就像在提醒陳蓮雯自己只是一隻雞。
馬路前方突見有十多警察在檢查車輛,所有車都要停下。陳蓮雯終於有救了。
巧文:「妳真的想走嗎,我就比妳走,看妳走得幾遠。」
巧文攪下車窗,陳蓮雯伸頭出外求救。
男警A:「發生什麼事。」
男警1撕去封住陳蓮雯嘴巴的牛皮膠紙
陳蓮雯:「救命呀,我是香港人,比人捉左來這裡,她變態的。」
這時十多廿個警察大為緊張圍住車子。巧文這時才施施然下車,眾警官見巧文立時害怕。
男警B:「原來是陳家大小姐,但這條中女是什麼人。」
巧文:「她是香港的黑幫大家姐,在香港的黑幫人人比面,捉她來我是有用處的。」
男警3:「原來系咁,咁我們不阻大小姐妳了,條中女就交返比妳了。」
陳蓮雯:「你們是什麼警察,看著我比人綁架都不救,我肯定她會找人輪姦我,跟著殺了我的。」
男警4:「咁我地都幫唔到妳,鬼叫妳比何大小姐看中。」
巧文:「咁你地咪搜下人身,人地好鍾意比人摸的。」
陳蓮雯:「要搜都要返差館搜。」
巧文:「我怕妳入左差館返唔到出黎。」
陳蓮雯立時改口。」咁我要女警搜。眾警已沒耐性再等。
男警5:「我們咪女警law。」眾人對陳蓮雯上下其手。
巧文:「搜身要脫光搜先我得架。」
巧文解開反鎖陳蓮雯的手扣。眾警立時七手八腳脫光陳蓮雯的衣服,跟著大事非禮,可憐街上還有很多人,個個都只是色迷迷的看戲,沒人伸手救助一個被任人魚肉的人。
個多小時後,陳蓮雯被輪姦得幾乎虛脫,更無力反抗巧文,所有人都幹了壞事後,巧文押陳蓮雯回車上,但沒為她穿回衣服,陳蓮雯在車上只是不停痛哭,車子又向地前出發。
車子行了足足半日。
巧文:「到了落車。」
陳蓮雯:「可否比我著翻衫先。」
巧文:「著左咪又要除,落車。」
巧文已不耐煩的推陳蓮雯下車
巧文把陳蓮雯的裙,鞋,手袋,耳環等所有東西放入一紙箱內,陳蓮雯這時真的是一條肉蟲。
巧文:「妳可以走架,但我們乘車都半日,現在妳一絲不掛,身無分文,我唔知妳會點架。」
陳蓮雯:「我當然不會走,我是妳的奴隸,寵物,求主人不要拋棄我。」
巧文:「咁妳就乖,知道反抗都是多餘的,我為妳準備了很多猛男,對妳日夜輪姦,妳有冇問題。」
陳蓮雯:「冇,當然冇,但妳會將我的物品點樣。」
巧文:「我找人送回妳家,這樣就可請妳兩位公子來。」
陳蓮雯:「叫他們來幹什麼,來看我被人輪嗎。」
巧文:「當然不是咁簡單,但這已是我們後生的事,妳們姨姨管不了的。」
陳蓮雯沒有法子,就被巧文拖著手步入大屋內。
一個月後陳蓮雯的兩個兒子真的到來了,巧文更在一處皇宮般的大堂招乎他兩。
巧文坐在高堂上,阿陵和阿仲坐在堂下有著貴賓的招待,但陳蓮雯沒有自己的坐位,更沒尊嚴的只坐在巧文的大脾上。
巧文:「妳們媽咪真的很乖,被我擄來百般凌辱都沒反抗,妳自己講下我點對待妳。」
陳蓮雯:「我一到來就被遞奪著衫的權利,每天任何時候,隨時隨地被輪姦,  只能渴精液和女性的分泌,對波更被強行整大了。」
巧文:「我咁對妳們阿媽,妳們不怪我吧。」
阿仲:「當然不怪,多謝妳把她教得咁乖,身材和皮膚又整到靚靚。」
巧文:「妳們都覺得自己的媽媽真的要教。」跟著對著陳蓮雯講。:「妳反轉身伏在我大脾上。」
陳蓮雯不知所以,但只有照做,在巧文的魔掌下,陳蓮雯完全不能自主。
巧文開始打陳蓮雯的pat
pat。
巧文:「陳蓮雯pat
pat痛唔痛呀。」
陳蓮雯:「痛,求妳不要打。」
巧文:「唔打都得,咁妳要表演跳舞娛賓架。」
陳蓮雯就赤裸裸的在眾人前,包括自己的兩個仔前表演跳舞。
巧文:「妳們看你地媽咪多麼婀娜多姿,個西洞開下合下好似叫人快D插入去咁。」
阿仲:「估唔到媽咪舞姿咁好,為我們助興真是一流。」
巧文:「我們80後新世代,能力比上代強,像妳們媽媽一樣的白痴女人,只配做我們的玩物。」
阿陵:「玩夠了,人黎架,點可以咁樣玩人架。」
巧文:「阿陵你不必動氣,我就叫陳蓮雯來服侍你們。」
陳蓮雯走到他兩個兒子坐前跪下。
阿陵:「媽咪,不用了。」
陳蓮雯:「我是你們的女僕,你們要D咩,可吩咐我。」
阿仲:「真的不用了。」
陳蓮雯:「你們是嫌棄我,不要我了。」
阿陵:「當然不是,咁好,唔該晒了。」
陳蓮雯就像女僕般幫她兩個仔斟酒,喂食,直至差不多散席。
巧文:「陳蓮雯講過,他兩個仔都不是吃人奶大的,你們應該都想嘗嘗你人奶的滋味卦。」
阿陵:「但我們已咁大個,兼眾目癸癸,點可以。」
阿仲:「大哥,咁我先品嚐,看過之後,大哥應該都想一試。」
阿仲就把自己的媽咪陳蓮雯放在自己大脾上,抱在懷內,咀向著陳蓮雯左邊的乳房吸吮。
阿仲:「大哥,到你了。」
阿仲就抱著陳蓮雯送給阿陵,相同的動作,只是阿陵吸吮的是右邊,看到陳蓮雯再受到不同的凌辱,最開心的當然是何姓的巧文。
巧文:「好了,都夜了,大家返房休息吧,陳蓮雯今晚就准和你們眾舊。」
陳蓮雯被阿仲抱回房。
阿陵:「不如先穿回衣服吧。」
陳蓮雯:「不用,巧文不淮的。」
阿陵:「巧文?!她有什麼權唔淮妳著衫。」
陳蓮雯:「她有權,她什麼都有權,我被她強捉黎,一路上點反抗都冇用,我已冇晒自信了。」
阿陵:「我看她不過二十歲,為何會咁歹毒,把妳害成咁?。」
陳蓮雯:「她沒有蝦我,她不淮我著衫是要我隨時隨地接受性愛,輪姦我的人都是年青力壯的後生仔,個個都是選過的靚仔,須然有時會打我,但都是為增加性趣。」
阿陵:「但她迫妳飲精。」
陳蓮雯:「她有最好的野比我食,只是食乜唔到我話事,每次都有幾個巧文按住我,喂我食。」
阿陵:「她跟本唔當妳系人。」
陳蓮雯:「她還為我美容,修身,全部有專人負責,他們個個年輕,有本事,妳媽我只是中三畢業,只識打爛仔架,就算講打,我都打輸她們任何一個。」
阿陵:「她是否要錢,我們拿錢來贖妳吧。」
陳蓮雯:「她大把身家,我們所有財產比晒她,她都唔稀罕。」
阿陵:「咁我們點救妳走。」
陳蓮雯:「不用了,媽在這很好,就算去完廁所都有專人為我洗滌。」
阿仲:「因他們要用妳屎眼吧。」
陳蓮雯聽到有些害羞。
陳蓮雯:「點都好,我們三母子好耐冇一齊訓了,今晚你們就攬住赤裸裸的媽咪訓吧。」
三人就攬住一齊訓了,可是一早阿陵兩兄弟醒來卻又不見了陳蓮雯。
阿陵阿仲心感不安,立時周圍尋找陳蓮雯,終在大廳找到了媽咪。
巧文:「你們小心D,要錫住條女,她話晒是我貴賓的媽咪。」
阿陵:「妳又攪什麼,我們一訓晒就不見了她,原來又被妳拿來玩樂。」
只見陳蓮雯雙手被分別舉高綁住,漆頭位置被吊住,兩腿被分得無可再開,下體在眾人面前表露無遺,開聲回應阿陵的竟是陳蓮雯。
陳蓮雯:「阿陵阿仲,媽咪冇事,我被捉來之後,每日都會隨時隨地被輪姦,這只是其中一種方式,他們不會傷害我,就算一陣他們真的打我,都只是想增加我的快感吧。」
只是今次有些不同,陳蓮雯的雙眼眼皮被一類似眼鏡的鐵架分別撐開,這是為了要故定陳蓮雯的雙眼,不能合上,迫她看著自己兒子,自己被性虐待時的反應。
巧文走近陳蓮雯,抽起陳蓮雯的一拙頭髮:「你們看這白痴女人,被人捉來輪姦都是應份的。」
阿仲:「放開我地阿媽,唔淮叫她白痴女人。」
巧文摸著陳蓮雯的臉:「放就放,唔叫就唔叫,你們我當然比面,妳媽就沒這地位,你們可以開工了。」
一百個以上的年青壯男就團團圍住陳蓮雯,陳蓮雯的後庭,馬上被塞入一足粗粗的陽具,下體又被另一足粗粗的陽具攻入,左右臉頰又被兩個不同的男人吻著,身體只要有任何一處外露,立時會被另一人補上佔領。
陳蓮雯沒有痛苦的尖叫,只有高潮的呻吟。
巧文:「男性的高潮只在射精的一剎,女性的高潮卻在被扑的過程,你們看,你們媽咪多享受被插,即使明知你們在看著,都顧不了廉恥,因她真的好鍾意被扑。」
阿陵:「妳其實有何目的,唔會純粹捉我們阿媽來蹂躪一番就算吧。」
巧文:「當然不只,之前我話伯母是白痴女人,因在我這處,她不會接觸到任何野,我連報紙,電視都不給她看,唔比她對外溝通,吃都搵人喂,什致衫都唔比她著,是要幫她洗腦,要她成為一個腦中只有性的白痴女人。」
阿陵:「妳有冇人性架,好好地一個人被妳攪成咁,妳會安樂嗎。」
阿仲:「其實我覺得幾好。」
阿陵:「你說什麼,她是我們阿媽黎架。」
阿仲:「大哥,你先看看阿媽的反應,我看她不知幾high,巧文找來輪姦她的,都是精壯猛男,可見巧文對我們媽咪是冇惡意的,不如先聽聽人解釋點解要咁做。」
巧文:「咁就一路欣賞現場的九級小電影,一路傾。」
巧文取出兩份文件
巧文:「這份是你們媽咪把公司交給你們的授權書,她已簽名,只要你們簽名便可生效。」
阿陵:「是妳迫她簽的。」
巧文:「不是迫,是我要她簽,你們媽咪是我的戰利品,階下囚,我要她點,她就要點。」
阿陵:「咁另一份是什麼。」
巧文:「另一份是要你們和陳蓮雯脫離母子關係,我加你兩成為她的共同擁有人。」
阿仲:「點解要咁做。」
巧文:「你們和陳蓮雯脫離母子關係,你們對她幹什麼都不會構成亂倫,你們該明我意思吧。」
阿仲:「說真這我都想左好耐,但點解你都要成為她的擁有人。」
巧文:「當然,她被我俘虜回來,而且我仲要她的小命要脅你們。」
阿仲:「我們要想想才決定簽不簽。」
巧文:「當然可以,你們是我的上賓,在這裡你們可自由活動,有什麼要求可吩咐這裡任何人,咁午餐時再回來這裡,傾傾你們媽咪的前途吧。」
好快又到午餐時間,阿陵阿仲又回到之前的大廳,但又不見了陳蓮雯。
阿仲:「我們媽咪呢。」
巧文:「她被送上我的私人飛機,周圍飛,做飛雞。」
阿陵:「什麼是飛雞。」
巧文:「飛雞的意思是在飛機上做雞,你們媽咪都是你們累的,在飛機上陳蓮雯沒這裡的禮待,飛機會周圍去,包括歐洲,美洲等,去到果度加油補給,換上唔同國籍的人,陳蓮雯都算第一人,全裸環遊世界。」
阿陵:「妳之前不是說會好錫我們媽媽的嗎,為何現在又要咁做,妳叫她以後點見人。」
巧文:「她當然要見人,我還打算直播妳們媽咪的現場真人表演到世界各地,其實都是你們不合作,累自己的媽咪受苦。」
大電視開啟。
巧文:「陳蓮雯感受如何呀。」
陳蓮雯:「求妳叫他們停吧,他們不排隊,又用過份暴力,我唔制呀,他們快撕開我了,我須甘願被輪大米,但他們會整死我的。」
巧文:「慢慢妳會適應的,都怪妳的兩個仔,不肯放棄妳,妳要求就求他們吧。」
在鏡頭下,全裸的陳蓮雯被推來推去,每落到一個男人手上,就被上下其手,當落在一個女人手上,就被一吧摑耳光,或被拔去一小拙恥毛。最後落在一個壯男手上,一拳打落小腹。
陳蓮雯:「仔呀,救我。」
陳蓮雯被揹上壯男的膊頭上,之後由兩女將雙手綁起吊高,一女又拿出鞭,鞭打陳蓮雯,不久陳蓮雯已片體鱗傷。
陳蓮雯:「唔好,唔好,我話晒都是個大人,比你們任玩,任姦都冇辦法,但你們咁會整死我的,我死了你們就冇得玩了。」
巧文:「你們看你地阿媽幾廢,她話晒都是黑幫大家姐,寧願留下條命比我蹂躪,都不願一死了之,可見她真是想做任人魚肉的一條狗,試問你們又有何資源找到咁多猛男,巧文對你們阿媽一夜輪姦呢,所以放棄她對她是最好的。」
阿仲:「媽咪,咁既然是妳的意願,我們就不要妳了,就將妳交比巧文,每日好好的調教妳了。」
猛男又取出一支長蔗,陳蓮雯的大脾被眾人狠狠的擘開,幾乎成了一字碼,好明顯長蔗是準備插入陳蓮雯的下體的。
陳蓮雯:「唔好呀,阿陵聽媽咪話,快應承她吧,就由得媽媽做巧文的一條狗吧。」
阿陵:「好吧,份約我們簽吧。」
巧文:「你們立即幫陳蓮雯鬆綁,去療傷吧。」
阿陵:「妳打算幾時帶我媽咪返黎。」
巧文:「等三四個星期,D手續攪店晒,就即刻送伯母回來,放心既然你們已放棄她,我不會再傷害她的。」
阿仲:「咁這段日子,陳蓮雯會去邊。」
巧文:「陳蓮雯會去美國,當地有間成人用品公司,我想她去幫手做宣傳。」
兩日後。
巧文:「陳蓮雯有片返來了,是直播的。」
阿仲:「點解陳蓮雯一絲不掛,通街走。」
巧文:「她為新成人用品公司派傳單,顧客如有須需要,會要求她示範產品的用法。」
阿陵:「你們看,她被一對年輕情侶看中,在示範被五花大綁,下體插入震蛋,更在身上滴臘。」
巧文:「陳蓮雯身體已被暴露人前多時,她已再沒羞恥心,今晚就送她入醫院。」
阿陵:「入醫院做什麼。」
巧文:「洗腦,等她忘記以前的所有野,腦中只有性,不停做愛。」
阿仲:「跟住就返黎。」
巧文:「不是,去南韓整容,漂白,隆胸。」
阿陵:「咁陳蓮雯會變成點?。」
巧文:「34歲的內裡,十八歲的身材,零歲的智商,陳蓮雯小妹妹鍾唔鍾意咁呀?。」
陳蓮雯:「鍾意,好鍾意,我願一世這樣。」
阿陵:「真的要咁對她?。」
巧文:「當然,我為大家好,這些上代沒料的廢物,會阻住我們80後發展的,我將她送去萬劫不復,但又是她的樂土,這樣社會才有進步的。」
一個月後
一個又白又滑,身材豐滿,外貌頗似陳蓮雯,但只像十八歲的全裸美女被送回來,她全身被隨行的人非禮著,下體被插入搖控震蛋,搖控器在巧文手上,似乎已不懂說話,只有呻吟聲。
巧文對阿陵兩兄弟說:「陳蓮雯這人已是過去,她名叫秀娜,會在這快快樂樂的生存落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