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落雪之人肉陷阱

  • A+
所属分类:名人明星 情色文學
摘要

腦公司,有了這麼貌美如玉的妻子,夫復何求?  我們結婚了三年,落雪也從一個清純女生變成了一個饒有韻味的少婦,性感

  落雪,是我妻子的名字。她的人也和她的名字一樣,通體雪白,用「冰肌藏

玉骨,衫領露酥胸」來形容妻子一點也不為過。但見過妻子的朋友都說她長得有

點像霍思燕。

  對於自己的生活,自己特別滿意,在這個城市奮鬥了九年,有了自己的小電

腦公司,有了這麼貌美如玉的妻子,夫復何求?

  我們結婚了三年,落雪也從一個清純女生變成了一個饒有韻味的少婦,性感

還不失那份清純。妻子開始乳房並不是那麼大,但妻子總告訴我,你總摸它們,

就會變大。三年多來,從我一個手可以握住,到現在,一個手根本握不住,妻子

穿什麼類型的衣服,都會突出她那對完美堅挺的乳房,每當我們一起上街,落雪

的回頭率絕對是百分之百。

  妻子是在中外合資的企業做綜合事務工作,兩年就升到了主管。她們公司是

中德合資的,雖然不是世界五百強,但也成功上市,正在向五百強衝刺。

  雖然我們工作都很忙,但我一直很迷戀妻子的身體,妻子也是一個很解風情

的女子,只要我提出想要,她都會滿足我。最喜歡的是,看著電視,妻子邊為我

口交,而我的手則遊離在妻子的乳房、光滑的後背和臀部上。

  妻子穿衣服還是很性感的,經常是緊身的裙子,或者V領的T恤,都能顯露

出妻子迷人的身段。有時候從後邊看著妻子的背影,走起路來屁股一晃一晃的,

真想撲上去把她按倒就開始狂插。

  妻子初到這個企業的時候,一直在埋怨這個企業管理嚴格、人際關係複雜,

經理查理和人力部的黛絲對她態度不好等等,包括保安部和清潔部工作不配合。

可是近半年,聽不到妻子口中的抱怨了。看著妻子每天能開心的上班,我真是很

高興。

  妻子有年假十天,我們約好了去馬爾代夫旅遊,在這裡我們享受著陽光、海

灘,我依然享受著妻子的身體。有時候晚上已經做完兩次了,可是一觸碰到落雪

光滑柔軟的肌膚,自覺的小弟弟又起立了。不論妻子多想睡覺,她都配合著我的

插入完成,心裡真為有這樣善解人意的妻子而自豪。

  在渡假的第七天,妻子突然接到公司的電話,說是總公司開會,年假暫時取

消,立刻回到公司總部。妻子面有難色的和電話那邊說:「朱總,我還和丈夫在

馬爾代夫渡假,看能延遲幾天嗎?」妻子小心的拿著電話問。

  「這是德國總部來開會,對我們很重要,對你的職業生涯也很重要,而且你

的工作無人能替代。你和你丈夫一起,還用我多說嗎?」電話那邊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朱總。」妻子掛了電話,一臉委屈的看著我。

  看著妻子這樣的表情,我把她擁在懷裡抱緊,說:「沒關係,以後,我們還

有機會來。」

  妻子抱緊我,忽然流下淚來:「風,我愛你!」

  我心疼的看著落雪說:「傻丫頭,你怎麼了?」

  妻子擡頭看著我說:「無論遇見什麼困難,我們都在一起不分開,好嗎?我

們永遠不分開。」

  「嗯,放心吧,結婚時我就說了,有困難我們一起渡過,結婚時我就說過,

我們不離不棄。」

  我擁著妻子看著馬爾代夫的落日,多麼美的景色啊,要是時間永遠定格在這

裡就好了。

  第二天我們就回到了家,落雪急忙就趕到了公司,剛好趕上迎接德國總部的

領導。我剛到了家,忽然接到了小武的電話,讓我火速趕到公司。他是和我一起

合夥開這個公司的朋友,親如兄弟,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也是他幫了我。

  我趕到公司後,發現只有小武自己和一堆要處理的電腦。小武很緊張的對我

說:「大哥,我不知道怎麼和你說,還是你自己看吧!」

  小武在一台電腦打開了一個錄製的視頻文件,畫面像是一個公司的辦公室,

畫面居然是一個女人跪在地方給一個外國男人口交。而那個女人,居然是落雪!

  我迅速關掉了視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覺得這一切都是幻覺,自己的妻

子怎麼會給外國人口交呢?

  小武說:「大哥,這些電腦是嫂子的單位更新的,有一些是保安部監控的服

務器,還有兩台是兩個高管的電腦。其實文件是被刪除了的,我是看到文件瀏覽

記錄,設法還原出來的。」

  「這樣的視頻一共還原出多少?」我無力地問。

  小武說:「怕傳出去,從昨天我發現後,都是我一個人做的。大概有500

G的內容,全存在這個電腦裡了。」

  「謝謝兄弟!」我覺得自己彷彿從天堂到了地獄一樣,心裡就像有千萬隻蟲

子在爬。

  我看著旁邊的幾台電腦和小武說:「我們一起把硬盤都毀掉吧!」我和小武

拆掉了所有電腦的硬盤,然後做了粉碎處理。我拎著那台存有視頻的電腦被小武

送回了家。

  回到家,我下意識的撥通了落雪的電話,居然是無人接聽。

  我不敢打開這個電腦,生怕自己看到自己不想看的東西,可是畢竟要面對現

實。500G的視頻資料,這是多長時間的啊!按著每個文件的時間,我打開了

第一個視頻文件。時間是一年前的,圖像很清晰,像是事先在某個角落安裝好了

攝像機一樣。

  是落雪和他的直屬經理朱查理的對話,以前聽落雪說過,他是中德混血兒,

全名叫朱查理,從視頻看身材很強壯。他們的談話內容大多是工作,妻子彷彿有

些口渴,喝了口事先倒好的咖啡。

  過了幾分鐘,我發現妻子表情有些異樣,像是在忍耐著什麼。查理碰了下妻

子的肩膀,問妻子怎麼樣?妻子只是搖頭,雙腿夾得很緊,臉色緋紅,那樣子真

是嫵媚之極,奪人心魄啊!

  妻子勉強的站起來:「朱經理,不好意思,我去下衛生間。」可妻子剛站起

來,朱查理也站了起來,從後面忽然抱住了妻子。妻子很是驚恐:「你幹什麼?

這樣……這樣不好。」

  朱查理則輕浮的說道:「小美人,我惦記你365天了都。」妻子好像慾望

難耐的樣子,難道咖啡裡有……

  妻子在使勁全力推開朱查理,可是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反倒是覺得被這麼

抱著很舒服,妻子只能惶恐的說:「我結婚了,有家了,不能和您這樣,您放開

我吧!」

  朱查理一隻手攬著妻子的腰肢,另一隻放在了她雪白的襯衫上,隔著衣服握

住了豐滿尖挺的乳房,這隻手揉捏著乳房,從輕到重,然後逐漸移到乳頭上用力

地捏著,妻子忽然被這個動作弄得呻吟了一下,馬上又開始哀求朱查理放過她,

妻子預感到接下來她這個直屬的經理要對她做什麼了!

  落雪越是哀求,朱查理越是來勁,看著嬌媚的妻子楚楚可憐的哀求,更能激

起男人的獸性。朱查理把手伸進了妻子的襯衫裡,從乳罩上面伸下去,握住了妻

子的乳房,並不斷地刺激著妻子粉紅的乳頭。視頻裡,妻子一隻大乳房已暴露在

了空氣中。

  在這樣的挑逗下,落雪渾身顫抖、呼吸加快、胸口起伏不定,本能地抓住了

朱查理的手,要把它推開,但是朱查理卻更加用力地揉捏著。

  看到妻子還不肯妥協,朱查理一邊繼續挑逗,一邊低頭在妻子耳邊吹著熱氣

說:「不要再掙扎了,我知道你其實也想要做愛,喝了我咖啡的女人,都來求我

插她們。現在不是裝清高的時侯,想想自己的將來,乖乖地合作,我不會虧待你

的。」

  妻子似乎放棄了掙扎,臉上由於剛才的掙扎流下了汗珠。朱查理把落雪抱到

了沙發上,一隻手伸進了妻子的短裙裡,妻子斜靠在沙發上,面對朱查理在短裙

下邊的動作,竟然發出了呻吟聲。

  朱查理看落雪完全成了他的俘虜,他慢慢地脫下了妻子的短裙,不覺被妻子

的美腿吸引住了,潔白無瑕、柔軟光滑的大腿,要不是有黑色的絲襪襯著,還以

為妻子穿了光滑的肉色絲襪一樣。妻子的黑色絲襪只穿到膝蓋上面,露出那半截

雪白的大腿,這個光景可以讓任何男人為之瘋狂。

  朱查理沒有脫下妻子的絲襪,在露出那段雪白的大腿上狂親著,妻子的呻吟

聲似乎更頻繁了。朱查理隔著妻子的蕾絲內褲舔弄起妻子的隱私部位,不一會,

不知道是妻子流出了淫水還是朱查理的口水,妻子的蕾絲內褲變成透明的了。

  看著妻子穿著整潔的白色制服,露出一個乳房,下身穿著半截絲襪,胸口還

由於緊張大幅度的起伏著,讓任何人看了都想去佔有她、非禮她……

  朱查理忽然撕開了妻子的內褲,妻子驚叫了一聲,曹查理把嘴唇直接貼在了

妻子的陰唇上。在曹查理的舔弄下,妻子變得配合起來,雙手扶在了朱查理的頭

上。

  朱查理看見妻子已經完全配合起來,這才擡起頭,仔細觀察著妻子的小穴,

陰毛不是很多,由於妻子半靠在沙發上張著雙腿,裂縫已微微張開,妻子的陰部

長得很漂亮,粉紅色的,我看過那麼多A片,也沒見過妻子這麼美麗的陰部。

  顏色粉紅、嫩嫩的外陰唇,時刻散發著女性的魅力。朱查理輕易地撥開妻子

兩片滑嫩有彈性的大陰唇,花蕾還是粉紅色,連邊緣都呈現粉嫩粉嫩,不像有些

會黑黑的,再掰開更大一些,陰道口濕濕亮亮的,好不誘人!朱查理簡直都要驚

呆了。

  朱查理嘗試著把一根手指放進妻子的陰道,盡量張開妻子的陰道向裡面看,

裡面也是粉嫩粉嫩的。我和妻子做愛的時候,也很少能這樣,妻子每次都讓我把

光線調得特別暗,讓我看不清妻子美麗的陰道。此時妻子不只是陰戶暴露在其他

男人面前,連女人最隱私的地方都暴露了出去,沒有一點保留的在一個外國男人

面前露出陰核小陰唇以及美穴。

  朱查理的手指開始在妻子的陰道裡活動開來,妻子居然發出連續的呻吟聲:

「唔……唔……唔……這樣……這樣太過份了……啊……啊……手指好粗……」

  朱查理面對妻子暴露著的美穴,手指在她玉洞輕輕滑入又抽出,不停地活動

著,濕熱的觸感迅速包裹手指,並用姆指按壓她的陰核,輕巧溫柔貼心的騷弄,

讓妻子身體劇烈的起伏著,陣陣的刺激讓落雪完全陷入了情慾中。

  「包得手指好緊啊!」朱查理感歎道。

  忽然朱查理命令妻子脫光衣服,妻子居然很順從地看著朱查理,脫掉自己的

襯衫,解掉了自己的文胸,兩個大乳房迅速彈跳出來。妻子還是斜靠在沙發上,

全身上下只剩下了黑色的絲襪,表情極為嫵媚。

  看到這裡,我沒想到平時端莊的落雪動情之後竟這麼淫蕩,脫完衣服後,還

主動打開雙腿讓朱查理視姦著。

  朱查理看到落雪這香艷的光景,直接撲了上去,一隻手攬著妻子的香肩,一

隻手揉捏著妻子白皙柔軟的乳房。雙唇交織在一起,妻子很配合地吻著朱查理,

兩人猶如熱戀的情人一般。

  朱查理的龜頭興奮得都已流出白色液體了,他壓在落雪身上,落雪配合的用

雙手抱著朱查理根本抱不住的熊腰,期待著這個中德混血男人的侵犯。

  朱查理看著自己怒漲的大陰莖的頭部已經侵入了妻子的陰道,妻子顯然對這

麼大的傢夥有點不適應,在盡量張開自己的雙腿。這根大肉棒青筋暴露著,慢慢

地沒入了妻子的陰道,妻子眉頭緊皺的忍受著這個巨物的侵犯。

  終於,整只陰莖都插進去了,妻子快樂的呻吟著:「啊……啊……好大……

好長……頂到……頂到……底了……啊啊……啊……」

  朱查理雙手抓起妻子的小腳跟,開始大力地挺入,「天啊……你插得我……

我……啊……爽死了……天啊……這一下……又搗到……最裡面去了……啊……

哦……舒服……原來……男人和女人……可以……這麼舒服……啊……」妻子的

頭部亂晃,開始了更加混亂的叫床聲。

  朱查理邊幹邊說:「看你表面這麼端莊,用了一年才弄到手上,原來被人操

以來還是最淫蕩。」

  落雪一邊呻吟一邊說:「是你的陰莖太大了,幹得我……啊……啊……好舒

服啊……啊……情願這麼被你幹……幹……幹一輩子……啊……啊……」

  聽著落雪的叫床聲,我很心碎,忘記了妻子是被吃了春藥的。可是在我的內

心,忽然有種願意看這樣畫面的萌芽。

  朱查理讓妻子雙手扶著沙發,他從後面插入了妻子的陰道。

  「啊……啊……這樣……這樣插得好深啊……啊……啊……」

  朱查理把雙手騰出來,使勁揉捏著妻子的乳房,還不斷用手指夾弄著妻子的

乳頭,把妻子完美的乳房捏成各種形狀:「你的乳房手感太好了,又軟又大,摸

著都不忍心鬆手啊!」

  妻子回應道:「你摸得人家胸部好舒服……以後只要……啊……啊……你想

摸……隨……時……時……讓你摸……使勁摸……也行……啊……啊……」

  朱查理聽著妻子的淫聲浪語,忽然雙手握緊了妻子的乳房,腰部的力量和速

度快了一倍,「啪啪!啪啪!」的撞擊著妻子的臀部:「小美人,要射了……要

射了……啊……射到你裡面去……射進去啊……」

  妻子忽然說道:「不能……不……不……啊……不能射在裡面啊……」

  妻子的苦勸是徒勞的,朱查理握住妻子的乳房向後扯著,使妻子不得不僅靠

在他身上,他頂住妻子的陰道,一動一動的足足射了半分鐘。

  「啊……啊……好熱乎……好熱乎……啊……噴到人家的子宮了……啊……

啊……」

  朱查理射完後就推開了落雪,落雪趴到了沙發上,朱查理走到沙發旁把軟掉

的肉棒塞入了妻子的嘴裡,落雪順從地含了一半,因為她無法含住整支大肉棒。

  朱查理一邊享受著妻子的口交,一邊用手撫摸著她光滑的身體,不由讚歎世

間怎麼會有如此完美的身體。也許是春藥勁沒過,妻子竟然說:「以後人家隨便

你怎麼幹,隨時隨地都行,現在人家的小穴都被你幹腫了,但還想被你再幹。」

  看著妻子以奪人魂魄的表情說出如此懾人心扉的話,朱查理的陰莖在妻子口

中又膨大了起來。

  朱查理在妻子的口中抽插幾下後,又把落雪按到了沙發上,這次陰莖很順利

地進入了落雪的陰道。

  「還是那麼緊,你的小穴好溫暖,又包裹得我好舒服啊!」

  落雪用雙手攬住朱查理的脖子,自己挺動著嬌美的身體,配合著朱查理的抽

動。混合著剛才的精液,抽動變得很順利,但每次依然把落雪粉嫩的陰唇帶進去

又帶出來。

  「我情願……一輩子……給你插……啊……不行了……我又……又要丟……

丟了……」

  「那我就再幹,使勁地幹你,把你的小穴幹得再腫大一點。哈哈……」朱查

理驕傲地淫笑著。

  朱查理讓妻子站起來,繼續從後邊插入妻子的小穴,朱查理把著落雪的雙臂

向後拉,像牽馬一樣幹著落雪。

  「啊啊……啊……啊……這樣幹起來……好舒服啊……啊……人家從來沒這

樣被男人幹過……啊……」

  朱查理繼續挺動自己的大雞巴,由於是站著,這查理每使勁頂落雪一下,落

雪就要不自覺的往前邁一步,不一會,已從牆邊把落雪幹到了辦公桌的位置,還

留下了一道淫水打濕的直線。

  「啊……啊……你太會幹……了……要幹……幹……壞……我了……啊……

太爽了……」

  「你這個蕩婦……我幹……幹……幹得好爽啊……再夾緊點……」朱查理一

邊命令落雪,一邊把落雪的一隻腿放到了辦公桌上,這樣能讓他插入得更深。

  「啊……啊……人家……被你幹得……幹得……腿……都……快……站……

不住……啊……啊……了……啊……啊……啊……嗯……嗯……」

  朱查理恣意地玩弄著我心愛的妻子,妻子被她幹得倒是很享受,粗大的肉棒

在妻子粉嫩的小穴中進進出出,妻子的小穴已經腫了起來。

  朱查理用一隻大手握著妻子的兩個小手腕,一隻手在盡情地玩弄著妻子的乳

房,揉捏、擠壓,「哈哈!還真有種騎馬的感覺……」朱查理不斷地挺動他的陰

莖邊說。

  「人家以後就做你的馬,你想什麼時候……啊……啊……騎,什麼時候就給

你騎……」

  朱查理像聽到了鼓勵一般,一隻手掐住妻子的兩隻小手,一隻手把著妻子的

香肩,又開始了新一輪瘋狂的抽插,聲音全是他們肌膚撞擊的「啪啪」聲音,幾

乎要掩蓋了他們的叫床聲。

  瘋狂地抽插了大概一千多下後,朱查理忽然把妻子翻過來按在自己胯下,把

陰莖直接插入了妻子的嘴裡,像幹落雪的陰戶那樣幹了落雪的小嘴唇幾十下後,

朱查理緊緊按住落雪的腦袋,把整支肉棒都插了進去,落雪只得屏住呼吸,任由

口水從嘴邊流出來,任由朱查理把精液噴灑在自己的口腔裡。

  朱查理鬆開妻子的腦袋,妻子眼淚都被憋了出來,不停地咳嗽,咳嗽時,豐

滿的乳房還隨之一動一動的。

  也許是春藥的藥效已經過了,妻子居然坐在地上哭了起來。看著妻子哭得傷

心的樣子,我很是心疼,恨不得立刻殺了這個朱查理。

  視頻結束的時候,朱查理安慰妻子說不會虧待她。這讓我想起了妻子新換的

手機、筆記本、項鏈……

  這個視頻只有200多MB,接下來那些又發生了什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