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玉呈威愛鳳姐

  • A+
所属分类:名人明星 情色文學
摘要

  寶玉見她走路很別扭,立刻把她拉到懷里:「還說呢,你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三)寶玉威愛鳳姐

  寶玉和湘云練了一回拳劍,想到還的去朝母親要「人參養榮丸」,就到母親的房里來。

  王夫人說藥快配好了,明天到老太太那兒去拿。寶玉轉出門來見天已近晌午就回怡紅院吃午飯。見襲人她們已經起身,走過去抓住她的手問:「好襲人,什麽時候起來的,身上有什麽不舒服嗎?」

  襲人紅著臉說:「我們才起來,身上沒什麽。」說著掙脫寶玉的手往外走。

  寶玉見她走路很別扭,立刻把她拉到懷里:「還說呢,你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這時晴雯進來接話說:「那還不是你做的孽,讓人家難受半天了,起不了床,讓秋紋和碧痕這倆蹄子笑話我。」

  襲人趕忙勸她:「你就是刀子嘴,少說兩句吧。」

  晴雯「哼」了一聲,又說:「少說,人家下面現在還腫著呢。」

  寶玉一聽,心中很是得意,暗想:「還是警幻姐姐教的法子管用。」想著就把晴雯抱到床邊,一面脫她的褲子一面說:「是嗎?腫得厲害嗎?讓我給你看看。」

  她回頭對襲人說:「你的也腫嗎?」

  襲人紅著臉輕輕點了點頭。正這時秋紋進來,看見晴雯下身光溜溜的的躺在床上,裸露出兩條白嫩的玉腿,而寶玉正在仔細的看著兩腿跟間紅紅的陰戶。不由的「啊」了一聲就要往外走。寶玉回頭問她:「有什麽事嗎?」

  秋紋只好停住腳步低著頭說:「請二爺用午飯。」

  寶玉讓晴雯穿好衣服說:「走,咱們吃飯去。」

  秋紋來到晴雯身邊悄悄的說:「姐姐的兩條腿果然雪白粉嫩的,怪不得二爺在大白天還脫你的褲子看它。」說完笑著就往外跑,那晴雯追不上她口中便罵道:「小蹄子,仔細別讓我捉到你。」

  吃過午飯,寶玉正在拿了本《杏花天》看。里面封悅生的奇遇讓他很是羨慕。

  這時小紅進來說:「寶二爺,我們奶奶請你過去。」

  寶玉一聽鳳姐叫自己不知道什麽事情就問小紅:「琏二奶奶叫我有什麽事。」

  小紅回話道:「老太太說給北靜王送點東西,讓我們奶奶去,老太太還吩咐北靜王想見二爺,讓二爺陪我們奶奶去。」

  寶玉說:「我馬上過去。」放下書便隨小紅來到蓼鳳軒。

  鳳姐已經等和一會兒了,見寶玉來了上前拉住他的手說:「真不好意思,又打擾寶兄弟休息了。」

  寶玉就覺得一陣香氣撲面而來,那王熙鳳因天熱穿的格外單薄,豐乳肥臀真個是曲線玲珑,一副成熟的美少婦的軀體讓看到的男人不由的想入非非。寶玉拉住鳳姐的手說:「能陪姐姐出門是我的福氣,那里說什麽打擾啊。」

  鳳姐嫣然一笑,真是個風情萬種。寶玉不自覺又癡了。鳳姐和他手拉手來到大門外,車馬已經備好了,寶玉牽過馬來正要上馬,鳳姐叫他:「寶兄弟,你是尊貴之人,別學他們象猴一樣騎馬了,快到姐姐的車里來,咱姐弟倆坐車吧。」

  寶玉過去經常和鳳姐同乘一車,現在大了出門開始騎馬。他巴不得和鳳姐同座一車,聽到鳳姐的話欣然領命,和鳳姐一起上了馬車。

  到車里鳳姐放下車簾,倆人緊靠在一起座下。鳳姐吩咐起程,興兒趕著車慢悠悠的向北靜王府而去。

  車一動鳳姐就把身子倒在寶玉懷里,寶玉的手臂自然而然的摟住鳳姐的纖腰。

  鳳接的雙手在寶玉身上摸索著,有這樣的美人在懷抱里,寶玉的陽具立刻硬梆梆的了鳳姐看到寶玉兩腿間高高鼓起來,用手在上面一蹭。寶玉在也忍不住了,鳳姐的體香傳過來更刺激寶玉的欲火。心中想到:「鳳姐肯定想和我好的,不然那天晚上就不會在我的房里想脫我的衣服。警幻仙姑叫我亂倫,那就是讓我插二嫂子的小蜜穴。」

  想到此寶玉的手便伸到鳳姐的胸前在她的胸上撫摸,雖然隔著薄薄的上衣但寶玉也感到了鳳姐乳房的肥大。鳳姐先是吃了一驚,隨后她抓住寶玉的手放進自己的衣內。寶玉受到鼓勵雙手伸進衣服里面,用力搓揉著肥大的奶子,手指捏住乳頭輕柔的撚動。

  鳳姐索性解開上衣的衣扣敞著懷讓寶玉痛痛快快的揉挫。寶玉撫摸著肥嫩的乳房,感覺乳頭一點點發漲發硬,心下大喜。一邊用手指逗弄著乳頭,騰出另一只手掀起裙子,伸進褲裆去摸蜜穴,鳳姐的小穴已經滲出了淫液。受不了寶玉的挑逗,鳳姐心里的柴火被引燃了開來,她忍不住分開了雙腿,她渴望得到寶玉對她私處的疼惜。如她的願,寶玉果然經不起她張腿后的招喚,手指撥開她的兩片陰唇,伸進她的陰道里扣挖。寶玉的嘴也緊咬住鳳姐的乳頭,弄的她靠在車座上輕輕地呻吟。任由寶玉在她身上輕薄。鳳姐的手也不甘心地伸進寶玉的褲內瘋狂套弄他粗壯的陰莖。

  正當而人意亂情迷時,車停了下來,北靜王府到了。鳳姐匆匆整理一下衣服,攜著寶玉下車。剛經過一陣情欲的挑逗,倆人的臉都是紅紅的。下人垂手低頭而立,倆人趕緊隨迎接的人進府。

  在王府里北靜王爺見到寶玉,詢問他的詩書,見寶玉聰明伶俐,對答得體,很是歡喜,就送給他很多詩詞筆墨。還把皇上賜的一串香珠贈給他。鳳姐也取了王府回贈的物品和寶玉一同告辭。

  一出王府大門上了車,鳳姐就迫不及待的截開寶玉的褲子,掏出他的大肉棒含進嘴里。

  寶玉的陰莖在鳳姐口中越來越大,鳳姐開始運用她的口功,含住陽具用起各種技巧吹吸攥磨舔揉……樣樣都來全力刺激寶玉的小弟弟。寶玉感到了從沒有過的快感,他靜靜坐在車上,享受著這美好的快樂。心里恨不得車子永遠也走不到頭。他把手伸進鳳姐的衣內撫摸著她光滑的肌體。鳳姐口上功夫也真不是蓋的,刺激就像浪潮般一波波攻向寶玉的小弟弟。寶玉感到一股熱流要沖了出來,但他默默的控制自己,不讓它沖出來。

  鳳姐感覺到寶玉的小弟弟已經到了極限了,那小口中已經微微的流著口水於是她更加緊她的攻勢,更用力地吸、用力地磨、更快速地套動。她的嘴用舌頭給寶玉的大肉棍更大的壓迫感。終於,寶玉的堤防再也經不起那拍岸狂潮的摧殘,那股狂潮興奮的沖出來。

  鳳姐的口中感到有一股炙熱的精液從寶玉的那話兒飛射而出,直射入喉嚨深處,鳳姐根本沒來得及考慮是否吃下這股濃熱的精液,它們已經一路沖入她的喉內。寶玉用手按住鳳姐的頭不讓她擡起來。好無辦法的鳳姐只能把寶玉射出的濃濃的精全吞到肚子里。鳳姐還不罷休,又用小嘴把寶玉的小弟弟舔的干干淨淨。

  車子到了榮國府,鳳姐和寶玉去見老太太,回了去北靜王府的經過,並把所賜的物品呈上。賈母很是歡喜,誇了他倆幾句說:「你們也勞累了,早點回去歇歇吧。」

  出了門天色也快黑了,鳳姐說:「寶兄弟,今天你琏二哥不在,你到我那兒去,我們一起喝酒賞月好嗎?」

  寶玉正巴不得這樣,他滿口答應。倆人一進蓼鳳軒鳳姐就吩咐丫環們在小花園擺好鮮果和美酒。她讓寶玉坐好,叫丫頭們推下,倆人開始慢慢地飲酒。沒多久天晚了,銀盆般的月亮出來了。鳳姐放下酒杯,坐到寶玉的腿上柔聲說:「寶兄弟,你說你在鏡子見的我美不美呀?」

  寶玉摟住鳳姐的腰說:「很美呀,也許真的你比鏡子里還美。」

  鳳姐微微一笑:「好兄弟,那姐姐就讓你看看。」說著她站起身,慢慢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掉。月光下鳳姐美妙的身姿展現在寶玉面前。高聳的乳峰,賽雪的肌膚,雙腿間濃濃的陰毛發著亮光。成熟少婦特有的迷人的體態讓寶玉不能自持。鳳姐來到寶玉身邊,伸手幫他脫掉衣服。寶玉那潘安,宋玉般的容貌也讓鳳姐很是思念。

  鳳姐雙手搓著寶玉的肉棒,香舌在他鵝蛋大的龜頭上舔來舔去。寶玉握住鳳姐的雙乳,倆乳房很大,又白又軟。寶玉的手用力一捏,肉便從指縫里擠出來。寶玉抱起鳳姐放到小水塘邊的竹床上,分開她的雙腿,仔細端詳鳳姐的肉穴。陰戶濃密的陰毛,延貫下去,胯下夾了二瓣嫩白柔軟的陰唇,肥厚的陰唇中間,橫了一條細長的肉縫,淺淺的小縫中,隱現出一顆嫩紅的陰核。寶玉再用手指撥開陰唇見里面肉色殷紅,殷紅的肉膜上,還含著滴滴粘液。寶玉低下頭含住鳳姐的陰核,鳳姐嬌羞滿面,口里發出「哦!哦!」

  的呻吟,婉聲輕啼不已!

  寶玉的手指輕輕滑進鳳姐胯間的陰戶縫里,食指順著塞進陰道時,里面緊緊窄窄,潤潤熱烘烘的,一股遊電似的快感,從手指貫一直流到周身,以及小腹的丹田處……寶玉挺起粗壯的陰莖對準鳳姐的陰道捅進去,直插到底。寶玉的狂抽猛送,只聽到鳳姐發出一聲聲放浪的呻吟:「啊……天啊……我……我好舒服……寶兄弟啊……好棒……」寶玉足足干了鳳姐半個時辰才將濃精射進她的子宮深處。

  鳳姐站起身來,淫水和精液順著她的白嫩的玉腿往下淌。鳳姐拿一塊絹布擦了擦自己的陰戶,見寶玉的大肉棒還硬梆梆的,笑道:「寶兄弟,你可真行啊,還挺著呢。」說著讓寶玉躺在竹床上,自己伏下身給他口交。寶玉讓鳳姐也躺下倆人成69式互相進行口交。

  寶玉雖然是第一次口交,但他的天賦讓他一蹴而就,他把鳳姐搞的舒服極了,嘴里不住叫好。月光下鳳姐的小穴一張一合,連她的菊穴也一伸一縮的讓寶玉很興奮。在一股精液射進鳳姐的小嘴里后,寶玉提出要插鳳姐的后庭。鳳姐一面擦著嘴角流出的精液一面搖頭:「兄弟你的肉棍太大,我怕我受不了呀。」但她經不起寶玉的哀求,便轉過身子爬在竹床邊。把雪白的屁股高高翹起來。寶玉抓住自己的肉棒對準鳳姐的肛門慢慢插進去。在寶玉的抽動中鳳姐痛的大叫道:「啊!哎呀……痛死了……哥……哥……好痛」

  但沒過一會兒鳳姐的呻吟就變了:「喔……喔……好棒……唔……就是這樣……喔……」鳳姐在寶玉狂干下叫聲越來越小,最后只剩下「哼,哼」的聲音了。

  小紅和豐兒在園門口看倆人赤裸裸地做愛,不禁都很吃驚:「二奶奶和寶二爺干這種事,要是琏二爺知道了可怎麽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