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龍風流(7)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阿飛感覺今天晚上自己的行動有些衝動和冒險,但是他絕對不認為輕率,因為大丈夫有所不為,有所必為,有些事情逼上梁山,不得不做!不過他又感覺很對不起梅姐和鄭姐,畢竟沒有把朱衛東親手交給她們.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第二卷感情糾葛第十一章車行天下

  阿飛坐在出租車裡,整理著零亂的思緒.

  朱衛東在圍牆裡被找到了,被刑警隊當場出示了逮捕令帶走了.

  鐘淑惠臨走前真心實意地握著阿飛的手說:阿飛,這次真的應該感謝你!你幫了我們大忙了!說話間她還有些嬌羞,身穿夜行衣而大顯玲瓏剔透魔鬼身材,卻又有些羞澀,這才露出這個文君寡居的女人本色和少婦風韻.

  阿飛感覺今天晚上自己的行動有些衝動和冒險,但是他絕對不認為輕率,因為大丈夫有所不為,有所必為,有些事情逼上梁山,不得不做!不過他又感覺很對不起梅姐和鄭姐,畢竟沒有把朱衛東親手交給她們.

  但溫柔體貼的梅姐一把摟住一夜未歸的阿飛抽泣道:姐姐太自私了!我只知道擔心大哥的安危,可當我從玉雯那裡得知你可能獨闖狼窩去解救大哥,我心如刀絞,我更害怕失去你呀!我太自私了!太軟弱了!我早就應該報警啊!

  鄭秀娥也潸然淚下道:是啊,我們都太自私了!險些犯下不可彌補的錯誤!現在他在裡面,畢竟是安全的,我再也不用擔心了!

  梅姐說:你趕快休息吧!我們去找淑惠!不管怎麼說,我們提到嗓子眼的這顆心終究是落了地了!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並不是所有的事情不能夠得到解決,也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夠得到解決,更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夠得到徹底的解決!

  短暫的休息,阿飛無法安然入睡.這些天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太多了.有種白雲蒼狗的感覺,人生變幻無常;又有種劫後余生的感覺,活著才是幸福;自己需要什麼?

  這是一片很寂寞的天,下著有些傷心的雨

  這是一個很在乎的我和一個無所謂的結局

  曾經為了愛而努力,曾經為了愛而逃避

  逃避那熟悉的往事,逃避那陌生的你

  這是一片很寂寞的天,下著有些傷心的雨

  這是一個很在乎的我和一個無所謂的結局

  再也不知道你的消息,再也不知道你的秘密

  只有那熟悉的往事,只有那陌生的你

  在那些黑色和白色的夢裡

  不再有藍色和紫色的記憶

  在這個相遇又分手的年紀

  只留下雨打風吹的痕跡

  為了那蒼白的愛情的繼續

  為了那得到又失去的美麗

  就讓這擦干又流出的淚水

  化作漫天相思的雨

  又是一個炎炎夏日,又是一個嶄新早晨,出租車來到了車行天下.

  各色名車,各色品牌,款式新穎,線條流暢,車模美女,短裙旗袍,絲襪美腿,香車美女,肉香肉色,這才是人生!

  售車小姐一水的超短裙,絲襪玉腿,芳香四溢,積極主動招攬購車顧客.不過,阿飛年紀輕輕,轉悠幾圈也沒有人理會.

  小姐們也是嫌貧愛富,趨之若騖地直向那些腦袋大脖子粗的大腹便便之中撲去!

  先生,請問您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嗎?正在阿飛嘖嘖稱羨地瀏覽欣賞各色名車眼花繚亂之際,突然一陣黃鶯般婉轉的脆音傳來,阿飛不禁抬頭看去。只見笑容滿面的她,略施粉黛,穿了一套白色的紗質套裙,披肩的長發,秀麗的面容配上一對明亮的大眼睛,嘴角輕啟,頓時滿臉含春,風情蕩漾。豐挺的乳峰將胸前的衣服高高頂起一座山峰,隨著高跟鞋的韻律上下抖動。透明的肉色絲襪裹著修長的雙腿,行動時修長白嫩的大腿時隱時現,踏著白色的拌帶高跟涼鞋,扭動著豐滿的美臀,既是秀氣文雅,又有嬌媚的少婦風韻,看到如此美艷的她,阿飛心裡頓時熱起來。

  謝謝小姐!請問小姐芳名?

  於思謹!這是我的名片!她的手指白嫩纖細.

  於小姐,我轉悠兩圈了,無人問津.想是看起來我年紀輕,沒實力!於小姐不怕耽誤時間,影響業績嗎?阿飛心直口快道.

  她們經驗豐富,重視業績!於思謹神色之中有點黯然道,我沒有經驗,這個月試用期恐怕都難以過關了!不過,我認為對於每一位客戶我們都應該提供熱情滿意的服務!

  阿飛贊賞地點點頭道:你有敬業的理念,一定也會有嬌人的業績和發展前途的!這是我的名片!我想麻煩您,詳細介紹一下好嗎?

  於思謹帶領著阿飛,邊走邊聊,不厭其煩.她剛三十有二,丈夫在歌舞廳做歌手,結婚之前她曾經做過南方電器的手機銷售,上有老下有小,她並不能安心做個家庭主婦,好不容易找了這個售車業務小姐,可是種種原因,這個月業績可憐,已經被業務經理警告,恐怕工作時間屈指可數了!以後還不知到哪裡找工作?!

  阿飛打量著於思謹,她生育過女兒後,身體的各部位隨著年齡增長,日顯成熟的豐韻,凸凹的身體曲線和飽滿的胸部格外惹眼;渾圓的美臀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緊緊的繃出了內褲的線條,依然平坦的小腹和豐腴的美臀,充滿著花信少婦的韻味。白晰的臉龐透著暈紅,飽含著少婦特有的嫵媚,雙眼彷彿彎著一汪秋水,嘴角總是有一種淡淡的微笑,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得多。一米六多的身高,批著齊肩燙卷了得的秀發,透明的肉色絲襪包裹著修長白皙的玉腿,勾勒出飽滿的曲線,給人的感覺真是既豐腴白嫩又勻稱性感。修長渾圓的大腿間,隱約可見短裙下白色內褲,讓男人看見有一種心慌的誘惑。

  看著她言談之中露出感傷憂郁的神色,更加顯得楚楚可憐,惹人心疼.

  我應該叫您於姐,我想詳細了解一下奔馳E500優雅型,要麻煩您了哦!阿飛自信滿滿而又含情脈脈地看著於思謹吃驚喜悅而又有點嬌羞的可愛樣子,不禁食指大動.

第二卷感情糾葛第十二章香車美女

  在開發過程中,注入更多的歐洲豪華基因,同時也將時代優雅的元素融入其中.無論是車身還是內飾的設計,都顯得尊貴.大氣.沉穩,並且動感十足.

  無論在外觀造型,內部設計,舒適性,操控性,科技含量,人性化,安全性各個方面,都是款超凡脫俗,品質卓越的高檔名車.

  於思穎坐在駕駛座上,熟練地介紹著奔馳E500優雅型的詳細情況.阿飛卻心不在焉地聽著,眼睛卻時而隨著於思穎的俯身,緊緊盯著她的白嫩深邃的乳溝;時而隨著她的側身,又偷窺她的隱約可見的雪白渾圓的大腿,裙裡風光,誘惑非常.

  你在看什麼呢?她終於發現阿飛心不在焉,眼睛卻色咪咪地盯著她胸前的深邃誘人的乳溝,她的笑臉立刻羞澀地變成了紅富士蘋果.

  於姐,你太美麗了!人家說香車美女,現在看來香車不如美女!香車有價,一百萬兩百萬,美女卻是眾裡難尋,可遇而不可求,紅袖添香,無價之寶啊!阿飛心想這話最是經典最能打動女人芳心,幸虧沒有色狼偷聽,否則,現學現賣去騙小女孩還不是輕而易舉唾手可得!不過,話又說回來,既然是色狼,這樣的經典語言根本不用學天生就會,說出來如江水滔滔連綿不絕!

  於思穎又羞又喜地嬌嗔地瞪了他一眼道:少來了,你還是拿這些花言巧語去哄騙那些車模女孩子吧!我都三十多了,還美麗什麼呀!這個月試用期,那些大款客戶都趨之若騖地盯著那些二十多的女孩子,盯著她們的超短裙,我這裡冷清地門可羅雀!她說著說著又委屈又幽怨地嗔怪道,你到底是誇獎我還是諷刺我呢?!小壞蛋!她不自覺地用手向下扯了扯短裙,卻不知道這樣的動作更加充滿誘惑,惹人遐想.

  阿飛故意嘆道:唉!這個世界有眼無珠的人本就大有人在!那些車模少女雖然也美麗,卻是青春青澀的美;於姐的美麗卻是成熟迷人的美!就像這車一樣,她們就像國產車,僅僅新穎時尚;姐姐就像是名車奔馳寶馬,光看線條就豐滿流暢,豪華高檔!名車也要有名家鑒賞,美女也要有心人欣賞啊!

  於思穎芳心怦然而動:這個年輕人真是慧心善言,自己丈夫就從來說不出這樣的話來,不如他對女人如此誇獎贊美體貼入微!心裡想著,粉面又是緋紅,口中卻道:就是貧嘴!龍大經理,你到底是來看車還是看人呢?!

  阿飛故意色咪咪地調笑道:香車美女,美女香車,相輔相成,相得益彰!我本來是來看車的,現在卻知道即使名車也不如美女的美麗,令人心動啊!

  於思穎嗔怪道:少說這些肉麻的話來氣我,快點看車吧!拜托,龍大經理,你真的願意簽單,也算幫我度過了難關!心裡卻美孜孜的,已經樂開了花.

  為了幫姐姐度過難關,我當然願意簽單!不過,姐姐准備怎麼感謝我呢?阿飛慢慢靠近她,嗅著她的芳香,看著她的雪白乳溝.

  真的?!那你說吃什麼?我請客!於思穎聽他願意簽單,不禁欣喜若狂.

  喝奶茶,姐姐也願意請客嗎?阿飛情挑少婦,看著她嬌羞的模樣更覺刺激.

  於思穎沒有想到他僅僅只要喝奶茶,可是一轉念才聽出他的弦外之音,她從來沒有和丈夫之外的男人如此說笑,即使丈夫現在也很少如此調情,又是羞澀又是難為情,又是生氣可又不想發火地瞪了他一眼嗔怪道:你也不是好人,小壞蛋!我可不是那樣的簽單女郎!心裡納悶自己怎麼毫不生氣,反而和他打情罵俏起來,是因為他的比較帥氣,還是因為他的欣賞贊美,還是因為他的善解人意?!

  阿飛漸漸緊靠她的柔軟肩膀,輕言細語道:我沒有過分的要求,只想親吻姐姐一下,好嗎?

  於思穎心裡卻絲毫不願拒絕,羞赧無比呢喃道:你說話可要算數,只是親吻一下啊!

  她已經看見他的面龐慢慢靠近過來,她又害羞又害怕又緊張又刺激地微閉美目,感覺他的嘴唇已經親吻上她的柔軟香唇,他熟練地輕吻淺吻深吻狂吻.她第一次和丈夫之外的男人親吻,而且如此嫻熟,如此配合,她心裡婚產之後已經暗淡的那份渴望又被喚醒,不可遏抑地萌發出來.天哪,太丟人了!

  她清晰感覺到他的手撫上了她的玉腿,她慌忙伸手抓住他的色手,卻欲拒還迎地被他的手帶著探入短裙,撫摩著她的豐滿渾圓的大腿,他的愛撫,他的揉搓.於思穎驚怕地死死抓住他,不知道是怕他尋幽入勝,還是怕他發現她的濕潤,她羞澀而又近乎乞求地看著他:不可以,你說過只是親吻的!

  阿飛輕嘆了一聲,收回色手道:好吧!那我們換位,我來看看這香車是不是比美女好駕駛?

  於思穎聽他又把注意力回到車上,暗放寬心,卻又有些失望.剛想開門下去,他卻伸手輕扶她的纖腰,你一起身,不就過來了嗎?何必下去上來的呢?美女呀!

  她聽出他的話外之意是美女一般腦子不太靈光,嬌嗔道:你聰明!好了吧?我才不樂意坐駕駛座呢!坐這邊都是司機!

  她被他輕扶著纖腰起身從他前面挪過去,他卻故意不動,讓她一屁股坐在他的腿上.她發覺不對,剛要起來,卻被他緊緊摟抱住道:好姐姐,你原來喜歡坐這個駕駛座,那到底是我是司機,還是你是司機呢?

  於思穎被他摟抱在懷,自己坐在他的兩腿之間,動彈不得,令她心顫神搖,渾身酥麻,不可以,不可以,你說過的只是親吻呀!

  阿飛雙手緊緊箍住她的柔軟平坦的小腹,親吻著咬囓著她的耳垂,輕言細語道:是啊,我說過只是親吻,我要親吻你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雪白嬌嫩,只要能夠一親芳澤,死也無憾!

  於思穎的耳垂最是柔軟最是敏感,被他如此親吻咬囓,舌頭吮吸舔弄,立刻一股騷癢傳遍全身不可以,不可以,太丟人了,害羞死了!

  "在開發過程中,注入更多的歐洲豪華基因,同時也將時代優雅的元素融入其中.無論是車身還是內飾的設計,都顯得尊貴.大氣.沉穩,並且動感十足.無論在外觀造型,內部設計,舒適性,操控性,科技含量,人性化,安全性各個方面,都是款超凡脫俗,品質卓越的高檔名車."於思穎坐在駕駛座上,熟練地介紹著奔馳E500優雅型的詳細情況.阿飛卻心不在焉地聽著,眼睛卻時而隨著於思穎的俯身,緊緊盯著她的白嫩深邃的乳溝;時而隨著她的側身,又偷窺她的隱約可見的雪白渾圓的大腿,裙裡風光,誘惑非常."你在看什麼呢?"她終於發現阿飛心不在焉,眼睛卻色咪咪地盯著她胸前的深邃誘人的乳溝,她的笑臉立刻羞澀地變成了紅富士蘋果."於姐,你太美剛麗了!人家說香車美女,現在看來香車不如美女!香車有價,一百萬兩百萬,美女卻是眾裡難尋,可遇而不可求,紅袖添香,無價之寶啊!"阿飛心想這話最是經典最能打動女人芳心,幸虧沒有色狼偷聽,否則,現學現賣去騙小女孩還不是輕而易舉唾手可得!不過,話又說回來,既然是色狼,這樣的經典語言根本不用學天生就會,說出來如江水滔滔連綿不絕!

  於思穎又羞又喜地嬌嗔地瞪了他一眼道:"少來了,你還是拿這些花言巧語去哄騙那些車模女孩子吧!我都三十多了,還美麗什麼呀!這個月試用期,那些大款客戶都趨之若騖地盯著那些二十多的女孩子,盯著她們的超短裙,我這裡冷清地門可羅雀!"她說著說著又委屈又幽怨地嗔怪道,"你到底是誇獎我還是諷刺我呢?!小壞蛋!"她不自覺地用手向下扯了扯短裙,卻不知道這樣的動作更加充滿誘惑,惹人遐想.阿飛故意嘆道:"唉!這個世界有眼無珠的人本就大有人在!那些車模少女雖然也美麗,卻是青春青澀的美;於姐的美麗卻是成熟迷人的美!就像這車一樣,她們就像國產車,僅僅新穎時尚;姐姐就像是名車奔馳寶馬,光看線條就豐滿流暢,豪華高檔!名車也要有名家鑒賞,美女也要有心人欣賞啊!"於思穎芳心怦然而動:"這個年輕人真是慧心善言,自己丈夫就從來說不出這樣的話來,不如他對女人如此誇獎贊美體貼入微!"心裡想著,粉面又是緋紅,口中卻道:"就是貧嘴!龍大經理,你到底是來看車還是看人呢?!"阿飛故意色咪咪地調笑道:"香車美女,美女香車,相輔相成,相得益彰!我本來是來看車的,現在卻知道即使名車也不如美女的美麗,令人心動啊!"於思穎嗔怪道:"少說這些肉麻的話來氣我,快點看車吧!拜托,龍大經理,你真的願意簽單,也算幫我度過了難關!"心裡卻美孜孜的,已經樂開了花."為了幫姐姐度過難關,我當然願意簽單!不過,姐姐准備怎麼感謝我呢?"阿飛慢慢靠近她,嗅著她的芳香,看著她的雪白乳溝."真的?!那你說吃什麼?我請客!"於思穎聽他願意簽單,不禁欣喜若狂."喝奶茶,姐姐也願意請客嗎?"阿飛情挑少婦,看著她嬌羞的模樣更覺刺激.於思穎沒有想到他僅僅只要喝奶茶,可是一轉念才聽出他的弦外之音,她從來沒有和丈夫之外的男人如此說笑,即使丈夫現在也很少如此調情,又是羞澀又是難為情,又是生氣可又不想發火地瞪了他一眼嗔怪道:"你也不是好人,小壞蛋!我可不是那樣的簽單女郎!"心裡納悶自己怎麼毫不生氣,反而和他打情罵俏起來,是因為他的比較帥氣,還是因為他的欣賞贊美,還是因為他的善解人意?!

  阿飛漸漸緊靠她的柔軟肩膀,輕言細語道:"我沒有過分的要求,只想親吻姐姐一下,好嗎?"於思穎心裡卻絲毫不願拒絕,羞澀道:"你說話可要算數,只是親吻一下啊!"她已經看見他的面龐慢慢靠近過來,她又害羞又害怕又緊張又刺激地微閉美目,感覺他的嘴唇已經親吻上她的柔軟香唇,他熟練地輕吻淺吻深吻狂吻,天哪,於思穎感覺到他的舌頭溫柔地啟開她的貝齒探入進來,搜索著糾纏著她的香舌,繾綣纏綿濕吻起來,她已經情不自禁地香津暗生,和他吮吸在一起.她第一次和丈夫之外的男人親吻,而且如此嫻熟,如此配合,她心裡婚產之後已經暗淡的那份渴望又被喚醒,不可遏抑地萌發出來.僅僅是親吻就已經把她刺激得春心萌動,渾身酥軟,幽谷之間已經有點濕潤,天哪,太丟人了!

  她清晰感覺到他的手撫上了她的玉腿,她慌忙伸手抓住他的色手,卻欲拒還迎地被他的手帶著探入短裙,撫摩著她的豐滿渾圓的大腿,他的愛撫,他的揉搓,他的色手居然徑直撫上了她的私密底褲之處.於思穎驚怕地死死抓住他,不知道是怕他尋幽入勝,還是怕他發現她的濕潤,她羞澀而又近乎乞求地看著他:"不可以,你說過只是親吻的!"阿飛輕嘆了一聲,收回色手道:"好吧!那我們換位,我來看看這香車是不是比美女好駕駛?"於思穎聽他又把注意力回到車上,暗放寬心,卻又有些失望.剛想開門下去,他卻伸手輕扶她的纖腰,"你一起身,不就過來了嗎?何必下去上來的呢?美女呀!"她聽出他的話外之意是美女一般腦子不太靈光,嬌嗔道:"你聰明!好了吧?我才不樂意坐駕駛座呢!坐這邊都是司機!"她被他輕扶著纖腰起身從他前面挪過去,他卻故意不動,讓她一屁股坐在他的腿上.她發覺不對,剛要起來,卻被他緊緊摟抱住道:"好姐姐,你原來喜歡坐這個駕駛座,那到底是我是司機,還是你是司機呢?"於思穎被他摟抱在懷,自己坐在他的兩腿之間,動彈不得,要命地是她正坐在他的兄弟上面,他的堅硬正好嵌在她的兩腿之間,她略微掙扎便感覺到他摩擦著她的美臀和幽谷,令她心顫神搖,渾身酥麻,"不可以,不可以,你說過的只是親吻呀!"阿飛雙手緊緊箍住她的柔軟平坦的小腹,親吻著咬囓著她的耳垂,輕言細語道:"是啊,我說過只是親吻,我要親吻你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雪白嬌嫩,只要能夠一親芳澤,死也無憾!"於思穎的耳垂最是柔軟最是敏感,被他如此親吻咬囓,舌頭吮吸舔弄,立刻一股騷癢傳遍全身,直向下身傳去.她想要擺動頭發擺脫他對耳垂的襲擊,卻已經側回過頭來,和他嘴唇相接,動情地纏綿吮吸在一起.她感受著他的吻技的嫻熟,感受著他的祿山之爪正撫摩揉搓著她的豐滿乳房,感受著他的堅硬巨大正頂在自己的美臀和幽谷之間,感覺到她自己的兩個櫻桃已經充血勃起,感覺到隨著自己身體的扭動加劇了和他的摩擦,天哪,那摩擦得她已經春心蕩漾,春情勃發,春潮泛濫."不可以,不可以,太丟人了,害羞死了!"

  阿飛感受著於思穎美臀的豐腴柔軟,嘴唇還咬囓著她的耳垂,色手已經探入短裙,撫摩上她的豐滿的大腿和私密妙處,大手按上,於思穎嬌軀劇顫,立刻感覺到他的手指揉捏住她的凸凹玲瓏之處,她死死抓住他的大手:"不可以,不可以!"

  "好姐姐,你都已經濕潤透了!"阿飛一句話說得於思穎更加嬌羞無限.

  "壞蛋,你說好只是親吻的,快放開我!"

  阿飛幾乎將她整個摟抱著轉身面對面坐在自己腿上,"我當然說話算話!親吻就是親吻!"說著摟住她雪白的脖頸狂吻起來.

  於思穎從來沒有系受到過這種吻!

  如此發瘋的吻!如此強烈的吻!如此迅猛的吻!如此的令人銷魂的吻!她嗅到了他身上那種健壯男性特有的誘人氣味,頭暈暈的,春情蕩漾。

  不知何時,她似乎失去了思維能力,好像知覺已被阿飛的雙唇吸走。她什麼也不再想,只讓自己全身心地去感受。

  她渾身無力,呼吸漸漸急促。他的嘴唇厚實、充滿力量,狂吻時把她的小舌都吸進了他的口中。

  她神魂顛倒、如醉如癡,精神和軀體都沈浸在興奮之中,失去了矜持,忘記了一切顧慮,一雙手也不由自主地緊緊抱住他的腰,好像怕失去他一樣。同時,她也使勁吮吸他的唇。

  阿飛把舌頭伸向傳出陣陣呻吟的櫻口中,在裡面上下左右地攪動著。於思穎張大嘴,使他伸得更深。她益發覺得刺激了,也把自己紅嫩的小舌迎上去,貼著他的舌頭,隨著他上下左右移動著。過了不知多長時間,兩人的嘴唇都麻木了,才稍微把頭離開了一點.

  四目交投,你望著我,我望著你,含情脈脈,凝視良久。

  於思穎覺得,阿飛的眼光是那麼溫馨,情韻萬般,撩撥人心;兩片線條優美、富有肉感的嘴唇和潔白堅實的牙齒,望一眼就使人遐思無限.又一股渴望像電流忽地通遍全身,她芳心激蕩,情不自禁地叫了一聲:“阿飛!”一雙細膩柔嫩的手臂緊緊箍著他的脖子,猛地把櫻唇壓在他的唇上狂吻。她美麗的嘴唇紅潤、豐澤、富於彈性,熱吻時顯得那麼用情、投入和急渴,喉嚨裡傳出陣陣的“唔唔”聲。她把自己那鮮紅的小舌伸進了他的嘴裡,讓他吮啜。隨著他的吸吮,陣陣電流傳向她全身,她甜美忘情地呻吟著。

  兩個柔軟的胴體緊抱著,兩張發燙的粉頰緊貼著,兩對癡迷的醉眼緊盯著,兩只顫抖的紅唇緊連著.

  此時於思穎的秀麗的臉龐楚楚動人,及肩的秀發黑亮順滑,兩頰像染了胭脂般緋紅,雙眸裡含情欲滴,鮮艷的朱唇微啟,白皙的脖頸細長優美,隨著呼吸不斷起伏的酥胸飽滿而挺拔。

  眼前的秀色讓阿飛看得心中一蕩,不由的再次緊緊地把於思穎攬在懷裡,他抱著滿懷的軟玉溫香,一邊親吻著她芬芳的柔發,一邊讓她飽滿堅挺的大奶子酥軟地貼在自己的胸口,同時開始用他男性膨脹的欲望有力的頂觸著她平坦柔軟的腹部。

  此時於思穎已經意亂情迷,已經衣裙散亂,她抬起頭,用她那雙仿佛要滴出水來的媚眼凝視了阿飛一小會,然後把她那嬌艷欲滴的地雙唇再次奉上,他們重又深深地長吻,這次阿飛吻得更加的輕柔,好像生怕打碎了珍貴的瓷器一般。

  他無限輕柔地用舌頭輕舔於思穎纖細光滑的頸項和雙臂裸露的肌膚,於思穎則在他的懷裡仰著頭,小嘴微張,輕聲呻吟,胸前飽滿渾圓的雙丘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阿飛親吻舔弄著於思穎上身絲綢一樣的肌膚,最後停留在她的黑色的蕾絲乳罩上,隔著乳罩舔弄裡面已經凸起的,於思穎開始急遽地嬌喘,嬌軀綿亂滾燙,阿飛的手順著於思穎的裸背游走撫摩,趁勢解開了乳罩的搭扣,順利地將乳罩從她的上身褪了下來,她胸前那對尖挺飽滿雪白高聳的雙峰挺立在曖昧的空氣中,徹底暴露在阿飛的眼前。

  於思穎剛要掙扎,早被他低頭張嘴將乳房吞入口中,熟練而狂熱地親吻吮吸吞吐,於思穎如被電擊,抱住他的頭發喘息道:"不可以,不可以的!"

  阿飛揚起頭來色咪咪道:"我說過只是親吻的!"說完當阿飛用嘴趁勢含住於思穎胸前那顆已然傲然翹起的、殷紅的「櫻桃」時,她再也無法控制地突然「啊……」地失聲叫了出來。

  於思穎立即產生一股妙不可言蕩人心魄的快感,直湧心頭,傳上玉首,襲遍四肢百骸。玲瓏浮凸成熟而美麗的肉體由於有愉悅的快感而顫抖不已。她美絕人寰俏麗嬌膩的芙蓉嫩頰媚態橫生,蕩意隱現.

  阿飛伸手按鈕,座位慢慢躺倒變成一個小沙發床.

  "阿飛,不可以在這裡,不可以!"於思穎也不知自己是在拒絕,還是在提醒,喘息著渾身無力.

  "放心,好姐姐,外面看不見的!"阿飛將她放倒在躺椅上,已經將她的短裙撩起到腰上,白色性感內褲,肉色亮光絲襪,他俯身在她雙腿之間親吻起來.

  於思穎感受著阿飛正在親吻舔弄吮吸著她的水蜜桃,一股接一股無比暢美的快感紛湧向她的四肢百骸。她欺霜賽雪的嬌顏紅霞彌漫,媚態橫生,春意盎然,美眸眯著,紅唇啟張急促地喘息,放浪不拘地淺呻低吟不已.居然被丈夫以外的男人這樣親吻,而丈夫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親吻自己了,她顫抖著居然已經不可遏抑地瀉身了.

  於思穎幾乎癱軟,酥軟無力地看著阿飛壓在她的雪白胴體之上,將他的分身頂在她的芳草地摩擦.

  "不要!不要啊!阿飛,你不可以的!我不能對不起丈夫!"可是她的心裡的無比渴望卻讓她想著卻無法拒絕,天哪,那麼大!

  她櫻唇啟張之際,一陣陣香馥馥如幽似蘭的馨香自她芳口和瓊鼻呼出,噴在臉上癢酥酥的,熱乎乎的,且直沁心扉,讓人意亂神迷,加之看見於思穎千嬌百媚令人沉醉的嬌羞之態,阿飛腰身挺動,攻城略地,進入美女少婦的胴體.

  於思穎舒爽得晶瑩如玉的香腮緋紅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啟,櫻桃小嘴只張,鶯聲燕語,不絕於耳。她兩條雪白的玉腿緊緊夾住阿飛的熊腰,粉臀挺動,柳腰款擺,縱體承歡,主動逢迎.

  她被頂撞得芳心如秋千般搖蕩,欲火攻心,渾身騷癢,她曲線玲瓏粉妝玉琢的胴體主動向床上一倒,珠圓玉潤頎長的嫩腿向兩邊一張,妙態畢呈,春光盡瀉。於思穎美艷嬌麗的玉靨春意流動,杏眼含春看著阿飛狂野抽動撞擊著她的胴體.

  於思穎舒爽得漸入佳境,飄飄欲仙,明艷照人的嬌容春意盎然,媚眼如絲,芳口啟張,呵氣如蘭,發出"啊!啊!"宛如嘆息般的呻吟聲,顯示出她心中已是暢美無比.阿飛腰眼一麻,開閘放水,一瀉千裡.

  燙得她豐姿姣媚嬌艷迷人的玉靨浮現出如登仙境似的暢美甜笑,凹凸有致香肌玉膚的嬌軀透著晶瑩的點點香汗無力地躺在躺椅上一動也不動

  阿飛駕駛著嶄新的奔馳E500優雅型,行駛在快車道就是一個感覺:爽!他的嘴角還殘留著於思穎的甜蜜,耳旁還回響著她動情的嬌嗔:"壞蛋,你太強悍了!"

  阿飛還沒有從幸福之中蘇醒過來,就看見嚴肅的交通警察招手,只好乖乖靠邊停車.不僅交通警察還有幾個刑警,道路設卡盤查,氣氛緊張,如臨大敵!

第二卷感情糾葛第十三章美女少婦

  龍劍飛主動地掏出在家鄉考的駕照.

  "新車請盡快辦理車牌各種手續!請等一下!"不一會過來兩人,一位刑警隊副隊長高亞龍,一位交警大隊長李德興.

  "你就是龍劍飛兄弟,久仰大名啊!"李德興五大三粗的模樣,一看就是個憨厚老實人.

  "朱衛東的事情,你可幫了我們大忙了,案情不久就會取得巨大進展,不過,現在一切都還保密!"高亞龍身材魁梧,精明干練.

  "哪裡哪裡!早熱就聽說兩位哥哥都是身經百戰,功績卓著!在南方市和全省都聲名顯赫!今天能夠認識兩位哥哥我十分榮幸!以後還要仰仗李哥高哥多多關照呢!"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高亞龍李德興知道阿飛和市長都有關系,如今見他居功不自傲,謙遜知禮,心裡非常喜歡,再戴上高帽,心裡更是樂開了花.三人親熱敘談,一幅相見恨晚的樣子.

  "停車停車,請接受檢查!"交警又攔停一輛奧迪.

  車門一開,走下來的居然是錢魚同,他滿臉的不高興.高亞龍李德興急忙過去賠不是陪笑一番.

  "阿飛,不和你客套了,我有事情呢!"錢魚同看見阿飛也在這裡,神情有點不自然,匆匆上車.

  阿飛近前相送,見錢魚同居然親自駕駛,透過開門關門的一瞬間,阿飛好像瞥見後座有一個小孩.

  "他又不是坐的黑牌照,政府車,誰知道是他呢?希望沒有惹著他生氣!"高亞龍李德興自我解嘲著.

  阿飛笑道:"他是個大忙人!我也該走了,改天,我專程請兩位哥哥一聚,還請哥哥賞臉哦!"

  高亞龍李德興滿心喜悅依依不舍地目送阿飛離去.

  那孩子是誰呢?錢魚同的神情好像有點不太自然?

  "喂,玉雯,你在公司啊,雪雯去北京參加夏令營還沒有回來嗎?對了,我想問你,你父親最近很忙嗎?什麼?去蘇州出差開會了?哦,沒有什麼.什麼?阿姨找我有事情嗎?好的,我會去的!拜拜,吻你!"

  易中天先生在<<閑話中國的男人和女人>>中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偷又不如偷不著!看來錢魚同是有些事情瞞著妻女,唉,無非是生活作風問題,無非是妻妾妓偷的問題,算了,這也不是自己操心的事情,倒是不知道薛阿姨找自己有什麼事情?

  阿飛看時間還來得及,遂驅車前往大學.

  夏天是女人的季節,女人的舞台.吊帶裙,超短裙,旗袍,牛仔短褲,滿大街豐胸美腿,肉香肉色,據統計,夏天事故高發,有些原因就在於司機因為飽餐秀色而走神.

  一位美女等候出租,穿著超短裙站在站台上更顯得如鶴立雞群.,很遠就看見她那玲瓏剔透的身材了,豐腴浮凸的體態美極了,修長白嫩性感的絲襪美腿裸露在超短裙下,婷美的腳上穿著一雙高檔的黑色細高跟涼鞋,鞋跟很高,大約有十釐米,幾根很細的帶子繞在腳面上。

  奔馳突然停在美女的身前,嚇了她一跳,美女杏眼圓睜,柳眉倒立,剛要發火,車窗搖下,露出熟悉的面龐:"蘇霞小姐,我可以為你效勞嗎?"

  "阿飛?!"蘇霞大吃一驚卻又喜出望外,開門坐上了副駕駛座.

  "你哪裡偷的大奔啊?好啊,發大財了也不告訴姐姐一聲?!"蘇霞嬌嗔著,美目流轉,風情萬種.

  "我一直想讓姐姐陪我去買車呢,可是聽說姐姐這些天在三峽夫妻雙雙,比翼雙飛,我哪裡敢打擾啊?!再說姐姐正開心快活,哪裡還記得我呢?!"阿飛又想起那天酒宴上的香艷刺激,開口就和她調笑起來.從她一上車他的眼珠子就快掉下來了.只見她低胸短幅的細肩帶紫紅絲質上衣,除了袒出一片雪白豐滿的胸肌乳肉,呈現白嫩細膩的肉丘之外,在兩團半球中間,擠成可愛的乳溝,一條配合耳環的白金項在胸脯,益增誘惑。那絲質上衣薄如蟬翼,雖然並不透明,可是卻懶散的貼在雙峰上,甚至還凸出小小的兩點

  "小壞蛋油嘴滑舌,拿姐姐開心!"蘇霞神色有點黯然嗔怪道,"他工作上有事情需要處理,急急忙忙就回來了,旅游的時間還不如路上的時間多呢!"

  "原來姐姐沒有盡興,以後有時間我請姐姐暢游名山大川,不過,就怕有人不答應!姐姐也未必敢去哦!"阿飛繼續情挑少婦.

  "誰不答應?誰不敢去?我看你的什麼貞姐梅姐的不會放你出去還差不多!哼!你就知道欺負姐姐!"她的語氣裡酸溜溜的,"送我去大學!"

  "怎麼?才回來一會不見還想念得慌!真是令我羨慕,讓我嫉妒啊!"阿飛的打情罵俏讓蘇霞也招架不住,她丈夫專心於研究講學最近又應邀做了房地產開發商的顧問,更是忙得腳不沾地,無暇對蘇霞噓寒問暖,更不要說從來就沒有夫妻間的打情罵俏了.

  "小壞蛋,狗嘴裡吐不出像牙來!"她眉目含春地狠狠在阿飛胳膊上扭了一把.

  "哎呀!"阿飛故意大叫,卻色咪咪地量著她的酥胸半露,豐滿雪白的乳房,深邃白嫩的乳溝,大腿修長渾圓飽滿,長筒絲襪襪口微微卷起,露出了大腿根部白晰的皮膚,纖細的小腿勻稱結實,發出誘人的光澤。兩條豐滿修長的的玉腿上裹著一層薄如蟬翼的肉絲,薄到你幾乎用肉眼看不見!但是絲襪卻絲毫擋不住她白嫩光滑的皮膚!白色的緊身超短裙,由於身材高的緣故,超短裙剛剛好包住臀部,整條大腿看得很清楚,腰肢扭動時雪白豐滿的美臀清晰可見,只有黑色蕾絲小內褲包裹住玉腿間的幽谷,看著讓人血脈運行加速."幾天不見,姐姐更加漂亮了!比那晚宴會上還要性感迷人!"

  "你小心開車!你壞死了!說這些肉麻的話來吃姐姐豆腐!"蘇霞幾天不見阿飛,心裡也是想念,此時又想起那晚的香艷刺激,更加春心萌動,春情蕩漾,含羞帶怨地瞪了阿飛一眼.

  "姐姐的亮光絲襪是在三峽買來的嗎?"阿飛居然一手駕駛,右手卻撫上了蘇霞的絲襪美腿撫摩起來.

  "你安心開車啊!你不可以的,你好壞啊!"蘇霞抓住他的色手起先是無力掙扎著,慢慢卻半推半就地讓他的色手撫摩揉搓著她的大腿,順勢探入超短裙裡,揉捏起她的黑色紗質性感內褲,那裡已經濕潤了,春潮泛濫出來."不可以的,小壞蛋!"蘇霞已經忍不住喘息不勻,卻不由自主地分開玉腿,配合地方便他的色手更加深入.她的春意盎然的艷媚玉頰似是痛苦又似是愉悅地微微痙攣,凹凸有致白璧無瑕的嬌軀倏地僵硬,修長豐腴的粉腿緊緊地夾住他不知深淺的色手.

  "好姐姐,都濕透了!"他的手指大力抽動.

  "啊"她大聲呻吟一聲,伸手過去又要掐他.

  不料被阿飛一把抓住按在了褲襠上面,他那裡也已經鬥志昂揚了.

  蘇霞嬌羞無限卻沒有拒絕,反而眉目含春地溫柔地愛撫著,套弄著.她動情地慢慢拉開拉鏈,釋放出他的分身,難得一見的寶貝,她心裡的渴望難以抑制,白皙修長的玉手難以掌握,熟練羞澀地上下套動.阿飛粗重地喘息,右手摟住蘇霞柔軟的肩膀,輕輕用力,想要把她攬過來.

  蘇霞心有靈犀地順從地俯過嬌軀,竟然低頭張開櫻桃小口,吞了進去.阿飛更加粗重地喘息,一邊開車,一邊感受到她的香滑柔軟的舌頭舔弄吮吸著,技巧嫻熟地上下套動,吞吐自如.感覺自己的分身更加血脈噴張,面目猙獰,看著性感迷人的白領少婦秀發飄舞,櫻桃小口漲得滿滿的,被她連續深喉刺激得阿飛再也控制不住,決堤而出,在她的口中連連發射.蘇霞毫不嫌棄,反而滿心歡喜驕傲開心地將嘴邊的濃白的汁液也悉數吞咽下去,又低頭將他的分身舔弄干淨.

  大學到了,順著車位停好."好姐姐,你太好了!"阿飛心滿意足,感激地摟著她在她乳房上面撫摩了一下.

  "只要你高興!好了,大學到了,我該走了!"蘇霞粉面緋紅意猶未盡地親吻了一下他的臉頰.

  卻被阿飛一把摟住深深濕吻,唇舌糾纏,他的色手盡情揉搓著她的豐滿乳房.蘇霞也動情地和他親吻纏綿,卻透過車窗遠遠看見一人在學校禮堂門口焦急地東張西望,正是她的丈夫羅宗仁,自己居然在車裡和別的男人親熱,自己是不是太淫蕩了?!

  "好弟弟,我真的該走了!他在等我呢!"蘇霞戀戀不舍地推開阿飛,整理好衣裙.

  阿飛看了一眼遠處的眼鏡教授,真夠瘦的!阿飛更感到刺激,探手抓住她的雙腿之間的阜部,她不禁"嚶嚀"一聲,下面又開始濕潤.

  "好姐姐,那你什麼時候到我家裡去呢,寶貝?"

  "好弟弟,你壞死了!他要和房地產開發商出外搞活動,還能沒有時間?你放開手,姐姐什麼都答應你,好了吧?小壞蛋!"

  看著蘇霞美臀扭動,柳腰款擺著和那個較瘦進了禮堂.禮堂外面赫然掛著橫幅:"安得廣廈千萬間房地產開發研討會".

  阿飛也想起薛麗怡不知道找自己有什麼事情呢?

  "喂,是阿姨嗎?我是龍劍飛!您好!我聽玉雯說您找我,好的,我已經到學校了,好的,我馬上到您辦公室,好的,再見!阿姨!"

(待續)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