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之三重性愛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連床大會。母女一箭雙鵰,我一介窮儒,可從來也沒有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岳母之三重性愛我今年三十歲,和兩位女性住在一起。女兒小秋是二十七歲,而母親婉芬五

十歲。

  當我寫這故事時,她們就坐在我旁邊,她們正幫助我複述我們自己的故事。

  我們可全都是赤身裸體,因為我們剛剛結束了兩小時欲仙欲死的美妙絕倫的

連床大會。母女一箭雙鵰,我一介窮儒,可從來也沒有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在高中初遇小秋,高中快畢業時,小秋終於和我成了密友,經常膩在在一

塊兒。小秋的父母離婚後母女同住。婉芬也特別喜歡我。我放學後總是和她們在

一起,尤其是夏天。

  小秋和我在高三發生了第一次性關係,然後一發不可收拾。丈母娘看女婿,

越看越歡喜,婉芬明知道我們夜夜春宵,卻聽之任之,她甚至還常常提醒和教育

我們如何避孕。所以我們倆常常晚上住在她家,放膽狂歡,婉芬也習以為常。

高中畢業後,我們卻考上不同的大學。整整四年間,天各一方,無緣相會。

  我常常通過電話和她們保持聯繫,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見面,我們的關係就只

能是柏拉圖式的精神戀愛了。

  畢業後小秋和我都重返故鄉工作,但四年過去了,我們都換了個人,相互之

間甚至還有了點陌生感。

  我登門拜訪了小秋和婉芬,還約小秋出去幾次,我日思夜想和小秋做愛,但

我們都明白需要一些時間,才好重溫舊夢。

  大約在我回來後第二個月,婉芬賣了她的老屋,在離城市大約八十英里的湖

畔另買了一所房子獨居。緊接著,小秋和我在7月4日週末一塊兒去看望婉芬,

慶賀喬遷之喜。

  我們到時天已近晚,吃過晚餐後又海闊天空談到很晚,後來婉芬和小秋上樓

睡覺去了,我留在樓下起居室看電視。乏味的電視讓我在沙發上睡著了,再次睜

眼已是凌晨2:30。我就決定去樓上睡覺。

  在通向樓上客房的路上,我經過的臥室,奇怪的聲音令我忍不住從微開的門

縫中向內張望了一下,我一下子驚呆了。

  我看到了也許在我的最混亂的性夢中也難以想像的某樣東西:在臥室的大床

上,兩個豐滿的肉體,小秋和婉芬,正忙於69式性愛。小秋的舌頭添在婉芬的

陰蒂上,而婉芬的舌頭伸長著在探索小秋的小穴。

  我幾乎不能相信它所看到的,我也幾乎不能挪動身子,而我的眼睛象被固定

在那裡。她們不停地變換姿勢,小秋還喃喃的哼嘰著一些淫言穢語:媽咪狠點操

我罷,媽咪像爹地那樣尻我罷。

  我極度震驚,但同時,也慾火飛騰。在我已經閱讀的所有色情作品雜誌中,

我從未聽說一對母女在性方面會是如此親密的情況。

  害怕被發現,我慢步挪向隔壁的客房。在床上,我仍在設法解釋究竟什麼發

生了。每隔幾分鐘,我的耳朵就會貼到牆上偷聽她們的性愛,我的玉柱朝天,欲

火高昇,欲睡不能。我不知道她們這種事是怎樣發生的,持續了多久。

  我在日出終於睡著了,醒來已是中午前後。我不敢起床,不知怎樣隱匿我的

發現,如何面對她們。

  兩點時,婉芬走進了臥室,掀去我的毛毯:「午飯準備好了,我們正等待你

呢。」

  午飯期間,我為了掩飾自己的緊張,席間胡言亂語,高談闊論。小秋注意到

我的緊張狀態,問我為什麼。這問題使我更緊張。

  當我瞟向婉芬的時候,她的眼神裡流露出心知肚明的樣子。午飯後,我來洗

碗,婉芬就正在我旁邊烘乾。她輕攬我腰,對我說她很高興看見我,而且小秋和

我仍然是密友。

  她說這樣的友誼非常值得珍惜,婉芬告訴我她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她會感

到非常安全和愛意融融。但是我心神恍惚,不能忘記昨晚的一幕。我很想告訴她

們,我知道了她們的秘密,想進入她們的世界。同時,只要我一想起她們在床上

的淫亂樣子,我的肉棒就會昂然而起。

  一下午無事。我們玩門球,看國慶煙火,歸來已是晚上十點。十一點左右婉

芬和小秋去睡覺了,我在樓下感到很孤獨,迷惑和壓抑,同時慾火難熬。我在那

裡獨坐了幾個小時。

  將近兩點,我聽見臥室門打開了,只見婉芬悄悄下樓來,我就假裝睡著了。

一會兒,我微微地睜開眼,只見婉芬正在我身邊看著我。她穿了一件非常薄的睡

衣,我能清清楚楚地看見她的陰毛和乳頭。

  但我卻沒有意識到,當我勃起的公雞已我的短內褲裡溜出來了,通過我的睡

衣縫隙一覽無餘。婉芬正明顯地盯著它看,我只好假裝夢中翻身,想掩飾一下。

  婉芬就在我旁邊坐下。她覺察到了我的慾望,柔聲問我怎麼了。

  我沒有回答。我無法說出昨晚我看見的事。

  寂靜中,傳來了婉芬非常平靜的聲音,說道:「我猜你知道瞭解小秋和我的

事。」

  窗戶紙捅破了。

  我就告訴她我昨晚看見她們作愛,感覺到非常迷惑。我不理解,但我不想做

局外人,要分享她們的親密。她凝目注視著我,然後輕輕的攬住我,把我擁入懷

中。我們就這樣靜靜地抱了一會,然後我開始問她她們的關係。

  婉芬告訴我她以前結過兩次婚,小秋是第一次婚姻的產品。當小秋七歲的時

候,她的第一任丈夫過世了。他們曾經彼此非常相親相愛,所以對她打擊極大。

  那時小秋尚小,就和她一起睡覺。常常,當小秋哭泣的時候,婉芬會將她擁

入懷中安撫一番。幾乎很自然地,婉芬也讓小秋吮吸她的乳房。從那時起,這練

習週而復始,母親和女兒的強烈互戀關係形成了。

  婉芬沒感到這是個錯誤,但婉芬也鼓勵小秋和男孩一起出去。當我出現時,

她反而感到她們的關係更穩固了。

  婉芬的第二次短期婚姻只維持了不到一年,原因是她的第二任丈夫感到很孤

獨。他不瞭解她們的關係,但很嫉妒小秋。婉芬也只感到小秋是她需要的一切。

  在小秋動身去大學之前的一天晚上,長年的親密,使她們無法面對別離,不

知該如何是好。不知不覺中,她們第一次除了吮吸乳房外,還有了「性關係」。

  小秋吮吸著婉芬的乳頭,婉芬無法控制地開始手淫。小秋也同樣,接下來好

幾個小時,她們瘋狂做愛,對同性戀的經驗一點兒也不覺得內疚。她們感到這是

很自然的表達她們的彼此熱愛的方式。每當小秋回家或每當她們見面,她們就必

須做愛,不可或止。小秋在大學中也曾有過一個男友,但是沒有多長時間。

  她給我講完她們的故事之後,房間中死一般的寂靜。我理解了!我甚至覺得

不該提出要加入她們。我們仍然緊緊地擁抱著,誰也不想動一下。

  感受著她的軟玉溫香,我的雞雞又悄悄地從我的內衣裡探出頭來,但我已不

再感到困擾,我只是有感而發。

  我愛她,想要和她做愛!當她感受到我的堅硬,並深情的注視著我時,我也

能看到她眼中的淚華。

  輕輕地,她抓起我的雞雞愛撫著。我低下頭深深地吻了她,那個吻我一輩子

也忘不了。

  直到現在我仍然能感受到那天晚上我們強烈的情感。

  熱吻中,她轉移目標,解放了我的雞雞,並開始含在嘴裡吞吐著。

  我的肉棒很快就堅如磐石,我把她抱起來,一起把衣服都扯掉了,也把理智

也丟掉了,就在地毯上面糾纏在一起,融成了一體。

  那晚上我們做盡了所有的愛:我在她的陰道中,在她的嘴中與她性交,她盡

其所能的招待我的小和尚,我也吻遍了她身上每一個地方。我在她身上迷失了自

我,又找到了自我。

  我用我的中流砥柱,跨越了母親河。你可別跟我說岳婿亂倫,我可不認為大

猩猩進化成人之前知道這個禁忌,我們可沒有血緣關係。

  一夜顛鸞倒鳳,將近凌晨時我們終於累得睡著了。當我在近午時分醒來的時

候,我才注意到我們兩人昨晚一直緊緊抱在一起,大被同眠。

  我起了床,穿上衣服到了廚房。

  小秋在喝咖啡。

  想必她已經全看到了。

  什麼也沒有說,小秋只是向我伸出了她的手。我握著她的手,在她的旁邊坐

下。

  我們就坐在那裡,很長時間,一語不發。

  不久,婉芬也過來了,我們就一起做早餐,吃飯,洗滌。然後都坐在起居室

裡,中間很少交談。

  但在我們中間,有一種平和中混然一體的感覺。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我不再

緊張了。我根本就沒想到前天晚上和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一切。

  在起居室坐了很久,婉芬說她想要睡覺了。她走到我身邊,吻了我一下,然

後又去吻了小秋,就上樓去了。

  幾乎沒有思考,小秋和我也起身跟隨她上了樓。我們三人都上了那個大床,

昏昏睡去,一夜無話。

  我們全都睡到凌晨五點。醒來的時候,我們自發地在毛毯下把手探向別人,

開始彼此愛撫。終於,我們盡脫夜衣,裸身相向。小秋的酮體仍是熟悉而充滿春

意,而岳母婉芬再會良宵,微含羞澀。

  過了一會兒,婉芬要我們先在床上纏綿,而她赤身起床,要下樓拿一些食物

過來。

  小秋和我繼續愛撫,親吻和擁抱。我輕輕地咬著她的乳頭,柔情地撫摸著她

的全身,當然了,主要是「三點一面」,兩個乳房和私處,還有個——大屁股。

  在我們相互挑逗時,婉芬上來了,給我們帶來一些吃的東西。她把盤子放在

一邊,也坐在床上,愛撫起我們兩個。

  她要我們繼續革命,她說現在不急著加入,要先觀陣助興(性)。

  還可幫我們一下,肥水不流外人田,上陣母女兵嘛。

  婉芬告訴了我所有的討小秋喜歡的訣竅,她其實正在一步步教導我如何操小

秋!好一個岳母教子!

  婉芬先讓我們起身,讓她坐在床頭,然後小秋面朝上躺在懷中。婉芬再向後

扳起小秋的雙腿,這樣小秋的陰道完全暴露,我也大飽眼福。婉芬要我舔小秋,

我就尊命大飽口福了。

  我的頭埋進她的雙腿之間,舌頭伸進了她的濕淋淋的肥穴裡進進出出。不時

我還舔她的陰蒂,此時我能感覺到她的抽搐。

  當小秋高潮來臨時,婉芬緊緊地抱著她深吻。導演婉芬可沒有就此停止。她

大開雙腿,讓小秋低低扒在床上,像狗啃骨頭一樣的姿勢,讓小秋舔她自己。她

還不忘要小秋高聳肥臀,讓我「真正地」操小秋。

  那慾火,春天裡的一把火,一下子就點著了。我沒有持續多長時間,一陣沖

刺,我就把我的玉液瓊漿射進了小秋的桃源洞。

  過了一會,我又開始干婉芬了。與小秋相比,婉芬個子高一點,豐乳肥臀。

  她的乳罩要用38號的,她喜歡我輕輕捏她的乳頭,那樣會很快讓她春情大

有裕,陰毛濃密,向上一直延伸快到肚臍附近了。

  跟自己的准岳母做愛,那種感覺能讓你很快再硬起來。我的小雞雞象急著回

家一樣衝向她的母雞窩,然後就呆在裡面再也不願出來了。她緊緊抱著我,我們

喘息著,蠕動著,一會兒,溫暖的家就融化了我,我就癱在了溫軟的岳母身上。

  春色無邊,我們一起在床上奮戰了很長時間,然後就擴展到在在房子中每一

個地方繼續。那一天下來,我們都知道我們誰也離不開誰了。從此每個週末我們

都呆在一起,極盡幻想,努力嘗試每一種三人同樂的仙境。

  只有母女,才會真正地,毫無嫉妒地同愛一個男人,姐妹就不一定做得到。

  左擁右抱,母女同歡,我當然盡享齊人之福,樂不思蜀了。

  順理成章地,小秋和我正式結婚了。我們得蜜月旅行去了冰天雪地的阿拉斯

加,而我的岳母婉芬也和我們一起,大被同眠樂無窮。你知道,那地方再冷,也

有冬天裡的一把火。

  上個月我的妻子和我去探望守寡的岳母時,她求我來修理她的電腦,我當然

樂意效勞。她還說她不會讓我白幹的,我可沒想到結果竟然出人意料:我的確沒

白干,我干了岳母。

  晚上修電腦之前,她為犒賞我而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餐。結果我們三個在兩

小時中還喝完了四瓶葡萄酒。妻子和岳母都滿面酡紅,醉意難擋,只好早早就上

床睡覺去了,而我就去修理她的電腦。

  這電腦可是一台老古董,問題很多,費了我很長時間,累得我頭昏腦脹。好

在最後終於正常工作了,此時已經快半夜了。

  我就上樓去睡覺,去客房恰好要路過岳母的房間。她的房門微開,我就往裡

面瞥了一眼。朦朧夜色中,可以看到她仰躺在床上,毯子都被踢在床下。我在黑

暗中踮著腳走進去,想把毯子放回她身上。

  月色婆娑,美人春睡。我注意到岳母的薄睡衣僅僅遮住了腰上的一小部份,

近乎裸睡。

  月光下倒是便宜了我,那外洩的春光吸引了我的眼睛。作為一個48歲的女

人,她的身材依舊十分性感誘人。

  她大約五英尺五英吋高,一百一十磅重。雙腿修長,似蜻蜓點水,屁股鼓鼓

的,有中年的豐碩,尤其那隱隱約約的一條小溪,惹我無限暇思。此時我不由的

心跳加快,腹下發緊。

  無意識地,我踮著腳走到她的床邊,我猜我太想要仔細看看她的光屁股了。

我俯身下去,偷偷地聞了聞她的隆起的私處和屁股的味道。那雌性的氣息立刻讓

我硬了起來。

  我在她的耳邊低語,試圖喚醒她,但是她沒有絲毫反應。我又輕輕搖了搖她

的肩膀,但她仍在酣睡。我的妻子和她的媽媽都不擅酒,一旦喝的多了點,就什

麼也不知道了。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不知道從那兒來到勇氣,開始玩弄她的芳草地

了。她睡夢中隨著我的動作柔聲呻吟起來,此時此刻,我已無法用大腦思考,而

完全被我那躍躍欲試的小和尚支配了。我變得越來越更勇敢,手也開始撫摸她的

大腿內側,舌頭也在尋找她的陰蒂。

  這使她呻吟的更很了,我敢說她正在恣意享受,因為她的肥厚的陰唇也變得

濕潤了。她的臉龐在月光下妖嬈俏麗,我不由的去吻了她的性感紅唇。我把舌頭

伸進入她的嘴中,她也在醉夢中回應著,我想她現在也許以為在作春夢呢。

  我更加大膽了。我一把扯下了自己的褲子,摸上了床。我輕輕地抬起岳母的

大腿放在我的肩上,開始用龜頭在她的春潮氾濫的桃源洞口磨擦著。

  最後,我實在忍不住了,我要去耕種她那肥沃的土地!玉莖分開她那膨脹的

陰唇,進入那溫暖的陰道的感覺是純粹的天堂享受。我徹底把我的肉棒捅進了她

的濕滑的陰道。我感覺我差點兒就忍不住要射了。

  此時,她也被私處的異樣感覺驚醒了。可是我那肉棒已經侵入到蜜穴裡了,

事情發生了,已經無法挽回!

  我們一瞬間全愣了。

  「天哪!你在幹什麼?不行!我們不能做這個!你是我女婿。」

  她的聲音發抖。

  「媽,你太性感了,我實在忍不住要和你做愛。」

  「不,不行,我們可不能做這個。你放我走,我跟誰也不說。」

  不想驚醒女兒,岳母低聲地哀求。

  但是,與美麗的岳母做愛,我已騎馬(媽)難下了。

  我也乞求她:「媽,你知道不?我每回看到你的大屁股,我就特別想摸。你

就讓女婿摸摸罷。」

  岳母還在繼續說什麼:「我們…不能…做……這個…不…對!我是…你的媽

媽……」但是她已無法激烈反抗。

  「媽,你原諒我。你那麼性感,我實在無法控制。你不說,誰會知道。求求

你了,讓我和你做愛!」

  我只管抽動了起來,我當然不會停下來,抱著她的大屁股,我要操我的丈母

娘!

  ……

  漸漸地,她的聲音越來越弱,她的雙手也環住了我的腰,最後,她緊緊地抱

住了我,令我的屁股緊緊地壓向她的肥穴,開始配合我的抽送。

  她用陰道用力按摩著我的寶貝,淫水泡漲了我的不倒金槍,也慢慢地流到了

床上。最後,她柔聲求我:「咱們就這一次,好不好?天哪,他死了以後,多少

年了,我從沒有再來過這事兒了。這感覺真好,你可真棒!我的天!我在胡說什

麼?」

  好可憐,我的這個美麗岳母好多年都沒有嘗過這欲仙欲死的滋味了。那我可

得好好表現表現。我告訴她:「媽,女婿會讓你好好舒服舒服!咱們慢慢來。」

  抽動著,我的手可也沒閒著,揉捏著她的肥奶及乳頭。她的乳房在我的手中

融化,但乳頭卻倔強地挺著。

  現在我唯一能聽到的事情就是她的呻吟聲,伴隨著我的每一次衝擊。這就是

愛的交響曲。

  忽然,岳母把我抱得更緊了,她的身體變得很僵硬,屁股迎著我向上挺著,

「啊、啊……寶貝,我——愛——你……」然後她就軟癱了下來。

  我與我的岳母偷情,這感覺同時也使我完全地陷入了瘋狂境界。母女一箭雙

雕,滿足的讓我飄飄欲仙。

  我能感到我的那個地方在收緊。我要射了!

  她一定也感到什麼了,在我耳邊低語:「你射到我裡面罷。你把你的東西都

給我罷。」岳母又趕緊抱緊了我的屁股。

  黃河決口了,我的熱熱的精液衝進了她的羊腸小道,我們都被快感淹沒了。

  許久許久,我們才又從天上回到人間,我把她抱在懷中,讓她的乳房貼在我

的胸口,雙手當然撫摸著那肥臀,靜靜的躺著。

  她突然壞壞的輕笑了,對我說:「我的舊電腦毛病太多了,你能經常來幫媽

媽我修修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