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我上天堂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自從她得知夢中情人要娶別人的消息,她就每天過著以淚洗面的日子,直到現在……老

第一章

 “怎麽了?還不死心啊?人都結婚了,你還想怎麽樣啊?”黃靜慧看著坐在房間里,一

手拿著照片、一手拿著手帕不停擦眼淚的好友,無奈的搖搖頭。

  “我……我……嗚嗚嗚……”詹至妤不停的哭泣著。

  自從她得知夢中情人要娶別人的消息,她就每天過著以淚洗面的日子,直到現在……老

實說,她現在的樣子真的是醜死了。

  兩眼腫得像核桃一樣,鼻頭紅通通的,要不是因爲黃靜慧與她太熟了,不然真的會被她

嚇到。

  “你成天只知道哭,你真的很沒用!”黃靜慧走到她身旁,手指戳著她的額頭,“叫你

表白你也不肯,整天只會偷偷摸摸的偷看他……現在可好了吧?人家都要去娶別人了,我告

訴你,我是不會同情你的。”

  哼!別說她沒有朋友愛,她可是幫她這個沒路用、想愛又不敢愛的朋友出了許多馊主意,

是她自己拒絕的,怨不得她啦!

  結果現在什麽都沒有……甚至她的夢中情人都結婚了,對方還不知道有她這麽一個癡癡

愛慕著他的女人。

  詹至妤對他可是癡心極了,只差沒有每個小時打開她的皮包,對著里頭的照片親吻一番

而已。

  “你不要再說了啦!哇嗚嗚嗚……!”她擤擤鼻涕,眼淚卻落了下來。

  是啊!其實她也知道黃靜慧是爲她好、爲她著想,但是,她生性膽小、懦弱又害羞,要

她開口向她的夢中情人表白,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啊……

  膽小如她,她最多只敢算準時間,躲在角落里偷看她的夢中情人而已,剩下的,她全都

不敢做!

  因爲這種怯懦的個性,她也曾自我嫌棄過,也曾爲自己做過心理建設,告訴自己,放膽

去說,但……只要一看到他,她就說不出話來了。

  虧她對著鏡子反複練習了幾千遍,全都是枉然啊……

  沒用、沒用!

  黃靜慧說得沒錯,她就是這麽沒用的一個人!連一句“我喜歡你”都說不出口……她真

的是全世界最膽小的人。

  而她的初戀也就在還沒來得及說出,就“胎死腹中”了。

  “哭……還敢哭!你給我閉嘴,哭得我心都煩了。”

  “可是我……”詹至妤擡起梨花帶雨的臉龐,看著黃靜慧。

  “可是什麽?你再怎麽哭也沒有用!我告訴你,你還是死了心算了,去尋找新的戀情啦!

不過,要找之前,你一定得先將你那種個性改一改。”

  “我不要。”詹至妤猛搖頭,她不要去喜歡別人。

  她知道自己一生只會喜歡他一個而已!

  就算他已經結婚了,也沒有關系……她只要偷偷地看著他就好了。

  其實她知道的,以她這種尋常人家的小老百姓,是無法與那種有錢人家有任何交集的。

  他在上流社會,有身份、有地位,合該就是要選一位與他門當戶對的千金小姐的,而她

——窮其一生也只不過爾爾而已。

  想到這里,她眼中的淚水又滴落下來。

  “你不要?”黃靜慧眯起了眼,狠狠的瞪著詹至妤,“那你想一輩子當老處女啊?”她

的食指仍是不停的戳著她的額頭,“這麽死心眼做什麽?沒有人會同情你、可憐你的,你現

在還想怎麽樣啊?人家都結婚了!你還要繼續的暗戀下去嗎?還是去當第三者!破壞人家夫

妻間的感情?”

  “我……我不要做那種事……”她嗫嚅的說道。

  以她的個性,就算她想“嘗試”當個壞女人,她也不敢。

  原因無他,只因爲她太膽小了。

  “不要?不要就放棄啊!你還要蹉跎多少光陰啊?你不知道女人的美麗是很短暫的嗎?

你不趁現在還有幾分姿色把自己給推銷出去,你以爲你老了還會有人要嗎?嗟!別告訴我你

等著讓人送你一塊貞節牌坊。”

  黃靜慧的話句句毒辣!就像毒蠍子一樣扎人,但是……她說的卻是事實。

  憑良心說,詹至妤長得算是不錯了!

  雖然沒有亮麗的外表、令人一看就難以忘懷的容顔,但她恬靜、溫柔,秀氣的五官中有

著她專屬的美麗。

  “靜慧,你不要再說了,好嗎?我已經很難過了……”她哀求。

  “再怎麽難過也是你家的事,不過,我告訴你喲……”此時,黃靜慧的神情認真了起來。

  看到詹至妤哭得這麽傷心,她真的有些擔心,害怕她沒調適好,做出傻事啊……

  “什麽?”

  “你要記得你還有很多關心你的朋友、愛你的父母和疼惜你的兄長,千萬別尋短,”她

警告的說道:“你要是做了傻事的話,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黃靜慧說道。

  “我知道。”詹至妤知道黃靜慧很關心她!總是刀子口、豆腐心,雖然說出來的話句句

傷人,但她都是爲了她好。

  她是真正關心她的朋友,而她與黃靜慧的認識真的就是緣分吧!

  黃靜慧有著冶豔的外表,稱得上是一等一的美女,修長的身形、活潑開朗的個性,在模

特兒的圈子里雖然未曾大紅大紫過,但她安于這種生活。

  她並不是不懂“煩惱”這兩個字怎麽寫,而是她總是將玩樂擺第一,不去想那些傷神的

事。

  那時,黃靜慧因爲私人因素與一群女人吵架,對方人多勢衆,就這樣撲向黃靜慧,而膽

小的詹至妤正好從一旁經過,雖然害怕,但她還是鼓起勇氣拿著剛買的整袋衛生紙,拚了命

的打著那幾個女人。

  最后,她反而被人揍了,還是黃靜慧打跑了那些女人。

  從此,她倆成了莫逆之交,一起在外頭租房子。

  沒想到兩個個性完全不同的人,卻可以成爲知心好友,若這樣不算緣分的話,那又算什

麽呢?

  “知道就好,你可得好好的記住!那時你的家人不讓你搬出來,是我當你的保證人,告

訴伯父、伯母以及你哥哥,說我會好好的照顧你,你可別出了什麽纰漏,否則我的日子肯定

會很難過。”黃靜慧鄭重的說。

  詹至妤生性害羞,使得詹家每個人都有保護這個小妹的使命感,萬一詹至妤出了什麽事,

他們全家一起登門找上她,她一定會罩不住的。

  尤其是詹家那孔武有力、具有跆拳道N段的大哥詹埔松,她有時甚至會想,他干脆改名

叫武松好了,還可以打虎。

  “我會記得的……”詹至妤點點頭。

  “記得就好,可別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左耳進右耳出的。”她叮咛著。“那我先走了,

等會兒還有一場秀要走,不能延誤時間的。”

  “你快去吧!”

  “但是……”原本黃靜慧已經要跨出她的房門了,又像想到什麽似的踅了回來,“那你

呢?”放她一個人在家不太好吧?說到底,黃靜慧還是怕詹至妤出事。

  “我等一下想去買個東西什麽的……”詹至妤又抽了張面紙,在擦完淚水后丟入垃圾桶

里。

  “買東西?”黃靜慧狐疑的問。

  “是啊!”她點點頭,要自己堅強一些,“他都結婚兩個月了,我也不能再這樣頹喪下

去。”她強打起精神說道。

  “也對,你能這麽想就好了。”黃靜慧這才放心。

  “你不用擔心我了,去忙你的吧,別遲到了。”

  “嗯……”

  ***

  邱思宇坐在辦公椅上,頭靠著椅背,閉上如鷹隼般精銳的雙眼,腦中所想的全都是兩個

月前的那場婚禮。

  那是他父親安排的,而他也不討厭莊文倩,甚至有些被她美豔的外表給迷惑了,無法否

認的,她真的是個美麗的女人。

  當他掀開她的頭紗時,簡直被她的美給震懾住了,她仿佛比他倆初次見面時更美了,徹

底的蠱惑了他的心。

  他傾盡全心的去愛她、珍視她,如同他的誓言一般。

  但結婚之后,他們兩人相處時卻總是相敬如賓,而莊文倩也有意無意的避著他,有時甚

至會讓他産生“其實她並不愛他”的錯覺。

  不過,那也無所謂!只要她善盡爲人妻的責任、乖乖的待在他身旁就行了!

  而他——雖然在乎她的心可能不在他身上,但是,他愛她,他會盡到做丈夫的責任,哪

怕這些全都是假象。

  看了下時鍾,已經下午三點半了,無心工作的他收拾了桌上的文件,拿起車鑰匙,準備

提早下班。

  腦中全都是莊文倩的影像,邱思宇開著賓士車在路上奔馳,沒多久就到了他所住的花園

別墅外。

  他按下遙控器,雕花的大門迅速敞開了,他放慢了速度,將車子平穩的駛入里頭。

  下了車,他邁開修長的步伐走進屋內。

  “文倩……”邱思字將公事包丟在沙發上,嘴角勾著一抹笑容,輕輕的步上二樓,平常

這個時候她應該在睡午覺才是,他在心里想著。

  他站在房門外,突地,他竟聽到一聲聲不應該是莊文倩獨自一人會發出的聲音。

  那一聲聲急促的呻吟,是他在與莊文倩親熱時從未聽過的。

  此刻,她的聲音又喘又急促,讓邱思宇額上的青筋浮了起來。

  該死的!他咒罵了聲。

  任憑他怎麽猜想,都絕對猜不到莊文倩竟然會紅杏出牆!

  邱思宇握住門把,稍微轉動了下,發現門把並沒有上鎖,他懷著上心下心不安的心情,

轉動門把——

  果然是那幕令他難以入目的畫面!

  雖然他已做好心理準備,但親眼見到還是深深的撼動了他。

  顯然的,莊文倩也眼尖的發現了邱思宇,她急忙下床,穿上衣服。“我……”她支支吾

吾的。

  “文倩,你這麽怕他做什麽?又不是你欠他的!”男人懶懶的下了床,穿上自己的衣物。

  “但是……”莊文倩的眼神怯怯的。

  “這里你自己解決,我先走了!”男人說完就要走。

  “柏清,你——”莊文倩想拉住徐柏清,但卻被他揮開了。“你不可以放我一個人

啊……”

  “平常你大小姐的態度到哪兒去了?拿出你大小姐的架子啊!”徐柏清無賴的笑著,從

莊文倩身旁走過。

  在看清徐柏清的臉后,邱思宇的臉色更加難看了。“文倩,我要你給我一個解釋!”

  莊文倩深吸了一口氣,試圖擺出她平常不可一世的襥樣。徐柏清說得對,她有必要這麽

怕邱思宇嗎?

  “這一切就如同你看到的。”莊文倩毫不隱諱的說:“但是,這只能怪你,你也知道我

根本就不想嫁給你!你知道當你在碰我的時候,給我的感覺有多惡心嗎?要不是我父親的逼

迫,我也不會嫁給你!”她吼道。

  她無情的話語如同利刃般,將他的心一片片的刨開了。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如此用心呵護的妻子,竟然會對他這麽殘忍?

  “你真的這麽恨我嗎?”邱思宇難過的問。

  “沒錯,”莊文倩的眼中透露出恨意,“我是恨你!”

  “那我們離婚吧!”他心灰意冷的說。

  “我不要!”她冷笑道:“我就是要頂著邱氏集團總裁夫人的頭銜到外頭去玩,我不會

離婚的。”

  “既然恨我,離婚對你來說也是一種解脫,不是嗎?”邱思宇自嘲的笑著,轉頭看向站

在一旁看好戲的“姘頭”,“這就是你要贏過我的方法嗎?”

  徐柏清看到這種情形,忍不住陰冷的笑了。

  “沒錯!當年我輸給你,如今我在你老婆身上討回來了,坦白說,她的滋味還真不錯,

尤其是她張開雙腿在我身下呻吟的那種淫蕩的表情!真的是個賤胚子!她還告訴我,你是多

麽的乏味,根本就不能滿足她!”徐柏清竭盡所能的羞辱他。

  “這些就是你要的嗎?”邱思宇靜靜的看向妻子。

  “我……柏清,你怎麽會這麽說我?你不是告訴我你愛我的嗎?”莊文倩瞠大眼睛,不

敢置信的問。

  “呵!那是我玩你的。”徐柏清冷笑著,“幾年前我在邱氏待過,因爲挪用公款被這家

夥發現,並把我開除,我一直在找機會報複,而你剛好就是那顆棋子。你這個深閨寂寞的女

人,說幾句話哄你,你就掏心掏肺的,還拿了一大筆錢給我,說實在的,有錢拿又有得玩,

誰不要呢?”

  “你……你利用我?”莊文倩難以相信的說。

  “別把話說得那麽難聽,你不也嘗到了甜頭?”徐柏清大咧咧的說。

  “你該死!”她伸出手想狠狠的甩徐柏清一巴掌,但手卻在半空中被他給握住。

  “呵呵……怎麽樣?感覺不錯吧!呵……”說完,徐柏清轉身離開了邱宅。

  莊文倩全身虛軟的癱坐在地上,對邱思宇吼道:“你罵我啊……你爲什麽不罵我?我從

你的戶頭里領了五千萬給他,又讓你戴綠帽子,你爲什麽不怨我啊……”

  邱思宇看也不看她一眼,嚴肅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錯不全在你,我也有不對,”他長歎了一口氣,“我以爲你縱使不愛我,但也不可能

會背叛我……是我太自以爲是了。”他沒有顧及到她的意願!沒有問過她是否願意嫁給他。

  “思宇……”

  莊文倩原先盛氣淩人的氣焰全沒了,她知道自己錯了。

  “這棟房子留給你,我去另外的地方住,若你想破壞我的聲譽的話,就趁現在吧!”邱

思宇將創痛埋藏在心里。

  他早就察覺一切全都是假象了,但她卻用最殘忍的方式來告訴他。

  “你恨我嗎?”她顫聲的問,精致的臉龐上布滿了淚痕。

  “我恨我自己。”恨他第一眼就愛上了她,沒想到最后她竟然背叛了他!這是他怎麽都

想不到的。

  “我們……那你爲何還將這棟房子留給我?”她小心的問。

  “我欠你的。”他冷淡的說道。

  “是我欠你的多啊……是我應該賠你啊!我們……給我一個機會,我不會再這麽傻、這

麽笨了,思宇……”她懇求道。

  “我這個人有潔癖,不能忍受白紙上有任何一點汙點。”是的,在她以最殘忍的方式對

待他之后,他根本無法原諒她。

  他不是聖人,能做的也僅止于此而已,說他不恨她是騙人的!他只能用避不見面來告訴

自己,他未曾有過這個妻子。

  邱思宇的話狠狠的擊潰了莊文倩。

  她有錯在先,是她執意要讓他好看,讓他挂不住面子的,讓他知道她有多怨他,但是,

她現在后悔了啊……

  她竟然淪爲被利用的工具,她后悔了啊……

  邱思宇轉過身,邁開修長的腿,走出了房間。

  見邱思宇頭也沒回的走了,她也崩潰了!

  莊文倩眼神渙散的看著這個房間,突然拿起車鑰匙沖了出去……

  ***

  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

  台北市的夜晚總是燦爛的,那挂滿了各色燈泡的老榕樹,在今晚顯得特別的搶眼。

  一對對情侶走在人行道上,那種甜蜜的模樣看起來幸福極了,也許聖誕節與情人節,都

是不適合單身及獨自一個人出門的。

  詹至妤看著眼前的景象,心里酸酸的,又是一個黑色的聖誕節。去年,她只覺得聖誕節

是白色的,今年因爲暗戀的人娶了別人,讓那層無瑕的白,染上了夜晚的黑。

  她想哭,真的好想哭。

  她的眼眶濕濕的,喉頭有些苦澀。

  有人說:愛他,就是希望他過得好,但是,她做不到啊!她無法這麽心胸寬大的祝福他

啊!

  她也想,真的想。

  但是……胸口的痛卻是那麽的劇烈、那麽的真,幾乎讓她所有的感覺神經繃裂,甚至于

連呼吸都會感覺到疼痛。

  她知道她答應過黃靜慧,她不要再去想了啊……但是,她做不到!

  若是感情能說收就收、說放就放,那世上又豈會有這麽多人爲情所苦?

  情傷……情字傷人啊!

  獨自沈浸在悲傷情緒中的詹至妤,就這麽走著走著,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走到了一處不

起眼的小巷子前。

  巷子里冷冷清清的,絲毫沒有感染到聖誕節歡樂的氣氛。

  冷冷清清、孤伶伶的,就如同她一般,讓她走到這個地方,也是天意吧!

  “小姐,要不要買個月老的姻緣袋,很可愛的,而且很靈喔!”

  聽到這個聲音,詹至妤的視線移到那個不起眼的小攤子上,攤子上什麽都沒有,只擺著

一只月下老人的陶磁娃娃,與一條紅繩。

  很靈?詹至妤苦笑著。

  現在的她還會相信這種事嗎?那真的是太可笑了!

  她注視那個正對她吆喝的老婦人,“你怎麽只賣這點東西而已?”她開口。

  也難怪她會覺得奇怪了,這麽一個攤子才賣這麽點東西,不是很奇怪嗎?

  “我一年才賣一個姻緣袋而已。”老婦人笑道,很和善的爲詹至妤解答疑惑,“不是每

個人都可以遇到我的,我一年只等一個有緣人。”

  “有緣人?”是指她嗎?

  現在店家兜售東西的手法也未免太創新了吧!一年只賣一個,那不起眼的東西看起來並

不名貴啊!賣一個姻緣袋,如何能撐過一整年呢?

  兒老婦人這麽誠懇,她就姑且相信了。

  詹至妤走到小攤子前,從老婦人的手中接過了她所謂的姻緣袋。

  “這個有什麽用處?”詹至妤不解的問道。

  “這個……姻緣袋、姻緣袋,顧名思義,就是戴了之后會招來月下老人的眷顧。”老婦

人笑眯眯的指著攤子上的月下老人陶瓷娃娃說道。

  “月下老人的眷顧?”她看向老婦人所指的月下老人。拜托!她又不是三歲小孩子,她

以爲她還會信那個嗎?

  也罷,反正也無所謂了,都決定要買下它了,她又何必想那多呢?

  “是啊……每年我都會成就一段好姻緣。”

  突地,詹至妤仿佛見到月下老人的眼中泛出了銀光,她下意識的揉了揉眼睛,以爲自己

看錯了。

  “真的嗎?”真的有可能成就她的姻緣嗎?

  如果老婦人說的是真的,那成就的姻緣是指她與邱思宇嗎?要是真的是如此,那另外一

顆心又該怎麽辦?

  她雖然愛他,但她不希望因爲她的愛而傷害了任何人。

  “是的。”老婦人慈藹的回答。

  “好,我買這只姻緣袋,但你別再說那些話來哄我了。”詹至妤淡笑著。

  “聽你這麽說,就知道你不相信我所說的了。”老婦人無奈地搖搖頭,“無所謂,反正

你最后一定會相信的。”

  老婦人仔細的看著詹至妤,“你知道你的紅鸾星動了嗎?”

  “老婆婆,你不要再開玩笑了……”她這麽說只會讓她更傷心。

  “孩子,聽我的準沒錯。”在將姻緣袋賣出之后,老婦人開始收拾她的小攤子,今年她

的任務也完成了。

  “老婆婆,等一等!我還沒付錢呢……”看到老婦人準備離開,詹至妤連忙掏出錢包要

付錢,她不想占一個老婦人的便宜,若是老婦人說的是真的,那她就覺得自己更可惡了。

  “一元。”

  “啊?”詹至妤愣了愣,她一年只賣一個,竟然賣她一元?

  她真的很驚訝,這個繡得十分精致的姻緣袋竟然只賣一元?!。

  “怎麽了?你不是要付錢給我嗎?我都說一元了,你怎麽還不給?”老婦人臉色微愠,

伸出了手,跟她討在地上隨便都可以撿到的一塊錢。

  “我……真的只要一元嗎?”詹至妤有些慌張,“老婆婆,這個姻緣袋這麽漂亮,不如

我給你一百元吧!”雖然一百元也不多,但是,這樣她心里才會覺得踏實一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