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媽媽舒經活絡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美娟看到兒子如此興致勃勃,也就不忍掃興的答應兒子,趴在沙發上讓兒子幫她按摩。沒想到阿龍的手還真靈巧,揉捏一會兒後,美娟馬上感覺渾身舒暢無比,剛剛的勞累酸痛一下子都完全跑到九霄云外,如果不是顧及阿龍的課業,美娟真希望讓阿龍不停的幫她按摩、按摩,直到舒服的睡去!

  美娟在某知名大醫院對面開了一間自助餐,由於“菜色多、服務好”、“乾淨、衛生”,所以生意興隆,每月淨入十數萬應沒問題。最令她心里不平衡的是打掃時丈夫跟寄宿在此哥哥的女兒小麗都不願意幫忙,讀高二的兒子阿龍則因爲課業繁重,每晚都補習到八、九點才回來,美娟不忍再要他幫忙,因此每晚都得耗費至少兩小時的繁瑣打掃刷洗工作,全落在美娟身上,使美娟常常累的腰酸背痛,內心怨歎不已。

  有一天美娟清掃完後回到樓上,因爲腰酸背痛,坐在沙發上有一下沒一下的自己捶腰,剛好兒子阿龍回來看到,迅速走到沙發旁,挨著美娟坐下說∶“媽,累了吧?來,我幫你按摩。”

  “好啊!阿龍!可是你會嗎?”

  “哎呀!媽!這種捏捏揉揉的動作是難不倒我的,不信你試試看!”

  美娟看到兒子如此興致勃勃,也就不忍掃興的答應兒子,趴在沙發上讓兒子幫她按摩。沒想到阿龍的手還真靈巧,揉捏一會兒後,美娟馬上感覺渾身舒暢無比,剛剛的勞累酸痛一下子都完全跑到九霄云外,如果不是顧及阿龍的課業,美娟真希望讓阿龍不停的幫她按摩、按摩,直到舒服的睡去!

  “好了阿龍!謝謝你,媽媽舒服多了,你回去準備功課吧!”美娟說完坐起來,同時不由自主的在兒子的臉頰上吻一下。

  “媽!……”

  美娟發現兒子滿臉通紅的嚅嗫著叫一聲,然後不好意思的走回房內。美娟也奇怪自己怎麽會突然做出親吻兒子的動作,不過仍然微笑小聲的說∶“小鬼!還會不好意思呀……”搖搖頭,站起來緩緩走向浴室清洗一身的疲累!

  話說小龍,由於那晚幫媽媽按摩受到誇贊,竟然興趣大發,跑到書店買幾本關於按摩和穴道的書籍來研習,這期間更以媽媽當實習對象,一步步摸索,竟也大有心得,使美娟疲累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兒子!而且每次兒子幫自己按摩後,美娟一定不忘給予一個親蜜的吻。

  這一天,小龍因爲臨時補課的關系較晚回家,美娟由於等不到兒子,先進浴室清洗,快清洗完畢時小龍回來了。美娟不管三七二十一,穿上底褲圍上浴巾,馬上沖出浴室,喊道∶“阿龍!快來幫媽媽按摩舒緩舒緩筋骨,今天累死了!”

  說完不由分說的趴在沙發上,等待小龍的服務。

  小龍正值青春期血氣方剛,何曾看過這種陣仗,雖然是自己的母親,但是畢竟是女性,而且只著浴巾,露出半個胸部及整條玉腿,這種情景刺激的阿龍下體馬上翹起呆立那兒。

  “阿龍!你在干嘛?快來幫媽媽按摩按摩啊!”

  聽到媽媽的叫聲,小龍才好似由三十三天外回過神來,立即坐到媽媽的腰際部位幫媽媽按摩。但是整個過程卻都目不轉睛、貪婪的望著媽媽裸露在外的白嫩玉腿。

  從此,媽媽總是清洗完自己,裹著浴巾等阿龍回家幫她按摩,阿龍則每次都幻想能將媽媽的浴巾掀開,盡情飽覽內里春光。

  這個情思,讓阿龍一再的帶著媽媽的吻痕,跑回房里手淫消火。

  有人說等久就會有,確實不錯。有一次,按摩完後,媽媽照例坐起來想給阿龍一個臉頰吻,沒想到因爲浴巾沒系好,一坐起竟緩慢的滑落,說巧不巧,阿龍的手無意識的伸到胸前,正好握住美娟的肥奶。

  “嗯……”這一握,刺激得身心松緩的美娟不禁呻吟出聲,阿龍也憑著感覺伏在美娟耳邊輕聲說∶“媽!你的奶子好豐滿好柔軟喔!”

  美娟直起身子,輕輕捶了一下兒子的肩膀,笑著說∶“小鬼!連媽媽的老豆腐你都吃,真不像話!”然後拉起浴巾重新裹上身子。

  阿龍趁機低頭望向媽媽的胸部,這一瞥雖然是電光石火,卻也足夠讓阿龍震撼的瞠目結舌,豎起大姆指跟美娟說∶“哇!媽!你的胸部真雄偉,奶頭也這麽大,像顆紫葡萄!”

  美娟狠狠地白了兒子一眼,同時輕輕的戳一下阿龍的額頭說∶“小鬼,胡說什麽?……”咬咬牙又瞪兒子一眼才悠悠的繼續道∶“媽媽的奶頭會變這樣,還不是你害的!”

  阿龍滿臉狐疑的問媽媽∶“這話從何講起?我怎麽會害媽媽?爲什麽我都不知道?”

  美娟整理好身上的浴巾,重新坐回沙發上,拉著兒子的手說∶“聽醫生說吃母奶的嬰兒較健康較有抵抗力,所以你出生後媽媽用母奶哺育你,誰知道嬰兒一吸吮後,奶頭竟變成這麽大顆。更過分的是,當你十月大長出牙齒後,每次吸完奶就用牙齒咬奶頭,咬得我痛澈心扉,奶頭裂開傷痕累累,最後只好想法子給你斷奶,如果我記得沒錯,你應該是吃了一年一個月的母奶!”

  聽完媽媽的訴說,阿龍萬分感動的對媽媽說∶“媽!很謝謝你那麽照顧我,也非常抱歉讓你受這麽多苦。”

  美娟微笑著回答兒子∶“謝什麽謝?”

  “天下的媽媽那一個不是這樣無怨無悔的付出?”

  “對了媽!”阿龍充滿好奇的神情問道∶“可不可以讓我看看你的奶頭?我想看看當年咬傷留下的疤痕,回想回想母愛的偉大!”

  “不可以!”美娟斬釘截鐵的拒絕。

  “哎呀!媽!不要這樣嘛!”阿龍滿眼懇求的望著媽媽∶“不知道可就沒話講,既然知道了,請您讓我完全的了解吧!”

  “不行就是不行!都可以娶親了還想看媽媽的奶,你羞不羞?”

  “有什麽羞?難道想了解當年的事,知道母親的辛勞都不可以嗎?”

  “不可以!”美娟搖搖頭。

  “別那樣嘛!媽!”

  “不行!”美娟一直搖頭。

  “成全成全我嘛,媽!”

  “你怎麽那麽煩呀?”

  “好嘛,媽!”阿龍搖著美娟的手繼續懇求著∶“好嘛!好嘛!好嘛……”

  “你……”

  經過阿龍一番無理的纏求,美娟無奈的長歎一聲,搖搖頭,然後又默默的點點頭。阿龍一見媽媽默許,興奮的摟住媽媽,在她的兩頰交相吻著連聲說∶“謝謝!謝謝!謝謝媽!”

  美娟慢慢解下浴巾,把它移到腰際掩住下體,阿龍則迫不及待伸出雙手摸到媽媽的奶頭,美娟說∶“輕一點別太用力,否則會痛!”

  “我會的。”阿龍顫聲的回答媽媽,同時移動顫抖的雙手把乳頭往下扳,將臉湊近看仔細,再往上扳瞧一瞧,然後往左扳、往右扳,仔仔細細、清清楚楚地上下左右看了個夠!

  話說每一個女人的身體都有一處最敏感的地方,有的在耳垂、有的在胸部、有的在陰阜、有的在屁股,鄙者還遇到過一個敏感帶在後陰的女子呢。每個女人的敏感部位都不盡相同,只要找出敏感部位加以愛撫,馬上能激起她的欲念,短時間就能進入狀況,讓作愛雙方都激情萬分,充分享受性愛。

  回過頭來談美娟,可憐她的敏感部位就在乳房,整個乳房尤其是乳頭周圍,布滿了敏感線,以前阿龍的爸爸向她求歡而她不願意時,總是死皮賴臉的糾纏,然後伺機伸入衣服里摸奶,只要讓他撫摸到胸部,美娟馬上轉而激情昂揚,欲念橫生,充分配合先生的動作,到頭來是總惹來丈夫的淫笑。

  如此敏感的部位,哪堪讓兒子如此的左搓右揉?美娟早已忘情地斜仰在沙發上,左手置於扶手、右手扶著靠背,閉著星眸,腮幫子泛著桃紅,性感的嘴唇微微張著,鼻孔的雙翼一一合的動著,嘴里輕聲嬌呼∶“嗯……嗯……喔……嗯……喔……!”

  美娟的嬌媚浪態及婉轉淫聲,一陣一陣刺激著阿龍。看到媽媽肥嫩的乳房早就讓阿龍的老二激昂的硬挺,一挺一挺的把褲子頂成帳篷樣子,那堪再受媽媽魔音穿腦似的淫浪聲?情不自禁地伏下嘴輕輕地吸吮。這一吸猶如火上加油,讓美娟緊更是“嗯……嗯……呀!嗯……喔……呀!”的嬌喘不已,而且情不自禁的輕輕扭動身軀。

  聽瞧這種生平第一次經曆、令人無法自拔的春色淫聲,阿龍的腦波受刺激的雙手握玩媽媽的乳房,嘴巴更是馬不停蹄的吸完這顆換那顆,毫不客氣的吸舔媽媽的乳頭。

  玩弄一會兒後,阿龍偶而瞥見媽媽的誘人嬌喘臉蛋,心里再次一震,刺激的他暈頭轉向,忍不住把嘴往上移,深深的印向媽媽微張的性感櫻唇!

  “嗯……唔……唔……嗯……唔……嗯……!”

  美娟含糊的嬌喘回應,也不知是興奮還是害羞,不過很明顯的是美娟並沒有拒絕兒子熱吻的動作意思。阿龍則得寸進尺的更加大膽,左手繼續揉玩媽媽的肥奶,右手往下伸輕輕撫摸大腿,並準備往腿根遊移。

  “年輕真好”,不知道是誰如此說的,但是卻沒有點明其另一方面則是經驗缺乏,阿龍正是如此,生平第一次跟異性如此親近的互動,而且對象是自己的媽媽,又加上從起始到現在一切都那麽平順,眼看就快能達成與異性做愛的幻想,何況對象又是自己美麗迷人的媽媽,刺激、興奮讓阿龍莫名其妙的全身顫抖,胸腔里好似積壓著不宣泄出聲難以舒暢的壓力,忍不住將嘴移到媽媽的耳邊,輕聲的說∶“媽!你好漂亮,我愛你!……”

  美娟在兒子的死纏爛纏下解開浴巾,露出乳房,打從阿龍的手觸摸到乳頭開始,身體的欲念慢慢釋出,一步步往上堆高,整個人陷入天人交戰中,身體的淫欲不斷刺激腦部,好希望完全放松,好好享受高潮的滿足。內心則不斷呐喊著∶“不可以,他是自己的兒子,快制止他,絕不能這樣做!快制止他!”

  可是兒子的刺激一波波的湧來,搓揉乳頭後接著吸吮、愛撫乳房,把美娟體內的淫欲刺激的欲罷不能,理智則被壓縮的慢慢慢慢消退,跟著接吻同時一面玩乳房一面摸大腿,刺激的美娟全身充滿欲火,整個人好似被輕飄飄的浮上云端,靈魂則反方向的陷向黑暗的深淵。當此時刻,不要說道德、理智、人倫,只要能滿足渾身欲念,縱使萬丈深淵也會毫不猶豫的往下跳。

  正當美娟沈浸在萬丈欲海,抛棄所有的顧慮,讓自己飄浮在云端,準備好好享用一頓欲火高潮帶來的沖擊。阿龍的這句“媽!”卻像千斤一錘似的重重擊向美娟,把美娟由云端狠狠的抛落到地面,也將靈魂由萬丈黑淵抓回,一轉瞬,理智就重回腦海,把欲望壓制得無影無蹤。

  美娟倏地坐起,下意識的並攏雙腿,同時一手抓住阿龍的手,一手將阿龍的身子推離,說∶“阿龍!不可以,不可以這樣,我們是母子,絕對不可以做這種事。”

  說著迅速的把浴巾拉上來掩住乳房。阿龍則仍舊滿臉充滿欲火,貪婪的望著媽媽,叫道∶“媽!來嘛!媽!我愛你!”並且把身體倚向媽媽。

  美娟則理智的將兒子的身體再次推離說∶“乖兒子,聽媽說,媽媽也非常愛你,可是我們是母子,這種事不可以做,來!起來!到浴室去沖沖冷水澡,爸爸和小麗快回來了,我也要回房換好衣物以免尴尬。”

  說完話,美娟站起來往房間走去,留下阿龍呆若木雞的坐在沙發上。好一會兒才慢慢起身,無精打彩的步入浴室。阿龍淋完澡回到臥室沒多久,就聽到爸爸回家的聲響,再過約莫半小時小麗也回來了。

  當晚美娟躺在床上,睜著眼睛輾轉難眠,回想剛剛母子的荒唐動作,讓她真的手足無措,望著躺在身邊鼾聲大作的丈夫,美娟內心里忽然升起絲絲恨意。阿龍也是躺在床上難以成眠,母子的親蜜遊戲一幕幕浮現眼前,刺激的老二脹硬難受,只好一面回想,一面搓揉著老二打手槍,到快泄身前更忍竣不住的輕叫著∶“媽!喔……媽!我愛你!喔……媽!喔……喔……”

  跟著一股濃濃的火熱白色精液由馬眼里奮力噴灑出來,一陣一陣接一陣,阿龍全身刺激的不斷顫抖,過了有好一會兒,硬挺的陽具才慢慢的垂軟下來。阿龍長長的輕籲一口氣,讓全身放松。

  雖然如此,但是今晚的母子互動實在太刺激了,所以那一幕依然從頭到尾毫無遺漏的重現在阿龍的腦海里,讓他輾轉難眠,大約只三十分鍾左右,阿龍的老二就又激昂的豎立著,阿龍當然無法忍耐的再度將它搓揉到噴出濃濃精液,才有辦法使身子松弛下來。如此反覆的刺激、搓揉,到第三次噴出精液後,才在身心俱疲累中不知不覺的昏睡過去。

  第二天開始,除了重要主科的補習外,阿龍都盡量趕回家,幫忙美娟清掃店面和餐具,母子倆常常邊清理邊聊天,聊得兩人開懷嘻笑,卿卿我我,好像一對戀人似的。

  其要好的程度連爸爸都感覺到了,有一次爸爸實在忍不住了吃味的說∶“你們母子到底有完沒完?像對戀人似的,像話嗎?要是讓不知情的人看到,作何觀感?”

  美娟白了丈夫一個大白眼,啐了一口道∶“神經!跟兒子談天說笑,也被你講成這樣不堪?你到底吃的是哪門子飛醋?你呦!你真是個“神經老爸”,成什麽體統?嘻……嘻……”

  對於自己給了丈夫一頓搶白數落,美娟也覺得好笑的嘻笑出聲。先生也自覺失態的∶“嘿……嘿……嘿……嘿……”乾笑幾聲,無趣的轉身離開。

  阿龍則自始即緊繃著臉,嘟著嘴不發一語的站在一旁。美娟轉過頭來,看見兒子的情形,走過去摟著阿龍說∶“怎麽啦?爸爸這樣說你不高興啦?好啦!好啦!笑一個!爸爸又沒有惡意,何況爸爸總是爸爸,不可以說你兩句就不高興,要是這樣那就不是乖孩子,那媽也不喜歡你,不想理你,知道嗎?”

  聽完媽媽的訓斥,阿龍點點頭,美娟接著說∶“來!笑一個!”

  爲了不想掃媽媽的興,阿龍勉強擠出笑容。

  “對嘛!你看,笑起來多英俊,多迷人!況且一笑解千愁呢!”

  就這樣母子又恢複嘻笑的愉快神情,繼續未完的工作。

  清理完餐廳跟餐具後母子攜手回樓上,美娟梳洗完都照例圍著浴巾趴在沙發上讓阿龍幫她按摩疏松筋骨,按摩完,只要家人不在,阿龍總會摟住媽媽親吻,美娟倒是毫不抗拒的接受,但是當阿龍伸出舌頭想進入媽媽的嘴里時,美娟就緊咬住牙齒,搖搖頭不答應。

  有幾次,阿龍想拉開浴巾玩玩乳房,也被美娟緊緊抓住浴巾拒絕,不過如果阿龍隔著浴巾捏玩幾下乳房,美娟卻沒有拒絕,撫媚的笑一笑,默許兒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