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楊钰瑩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由于工作的關系,我經常到歐美出差。在旅程中,曾經碰到過很多次的豔遇,這其中飛機上的那次尤其讓我難忘。那是北京飛往洛杉矶的航班,按預定時間要在香港停靠。在登機之前,我知道這是一次漫長的行程,應該怎樣打發時間?聽音樂,看錄像,或是讀無聊的雜志?  我登上飛機,找到了我的位置,透過舷窗,望著低垂的夜幕,靜靜地等待起飛。忽然,一股清香的味道飄了過來,一位女孩兒站在我身邊。  「對不起,先生。」甜美悅耳的聲音。  我站了起來,準備讓她進到里座。哇!我眼睛一亮。  一頭烏黑的長發,清秀的瓜子臉上,帶著一副黑色的墨鏡,淺紅色的連衣套裙里,藏著30A的小胸脯,渾圓的小屁屁漂亮地勾勒出一條曲線。  「楊钰瑩?你是楊……」我禁不住叫起來。  「噓……」她頑皮地作了個閉嘴的姿勢,「別嚷嚷,我不想讓別人認出我。」說完,她很快地溜進座位。  「怕什幺,這里是香港,沒有人會理你。」隨即我也坐下。  她靜靜地坐著,眼睛看著窗外。  「楊小姐,你去美國,一個人?」還是我先打破沈默。  「是啊,」她有些幽怨地說。  「啊,我可是你的忠實歌迷,你的歌我都特別喜歡,可是最近好象很少聽你唱歌了,」我明知故問,心里想還不是傍了大款,被人包了。  「真的?要不要我給你簽名啊?」她咯咯地笑著,但又馬上掩嘴,看了一下四周。「說真的,你是去旅遊啊?你的男朋友呢?」  「別提他!都是因爲他,還有他的老子,在美國談生意也就罷了,還要開什幺PARTY,叫我馬上趕過去助興。真討厭!奧,對不起。」她覺得有些失言。  飛機已經起飛,大約過了兩三個鍾頭,客艙的燈暗了下來,周圍的乘客已開始入睡。我和楊钰瑩聊得也乏了,準備休息。她已經把墨鏡摘了下來,頭靠在椅背上,漸漸地睡著了。  我默默地看著她,白皙文靜的臉蛋兒,雖然說不上美麗,但卻透著讓人疼惜的可愛。可以盈握的胸脯隨著呼吸均勻地起浮,齊膝的套裙里露出一雙纖細的小腿。這樣可愛的歌星居然被人包,真是下賤!  我的腦海里呈現出一副淫穢的畫面:賴昌星的兒子赤身裸體地狂插著狗爬式的楊钰瑩,雙手捏住活蹦亂跳的乳房,而她的面前站著肥胖的賴昌星,碩大黝黑的陽具深深地插進她的嘴里,雙手抓住頭發快速地抽動,楊钰瑩只能「嗚嗚」的呻吟……  想到這里,我的陰莖已經極度膨脹了,被內褲憋的難受,我拉開拉鏈,把它釋放出來。然后,我側身伏向她,心里「嘣嘣」直跳,她會有什幺反應?大叫喊非禮,還是默默地反抗?反正她是一個小賤人,看似清純,實際上還不知干過多少龌龊的勾當……  我的嘴吻上她,軟軟濕濕的,舌頭隨即伸入,舌尖叩響她的皓齒。手也沒閑著,一只抓住她的胸部,揉搓著,小是小了點,但很結實,很柔軟;另一只握住她的小手,移到勃起的陰莖上。  她的身子猛地一顫,眼睛睜地好大,錯颚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臉漲得通紅,剛想發作,又馬上壓抑下來,渾身劇烈地擺動,想要擺脫我。她的手緊攥著我的陰莖,握得好痛,但她很快就發現手里握的是什幺,想要放手,而我卻緊緊地壓住它。  等她漸漸地平息下來,我的嘴唇稍稍離開她。  「別出聲,別人會看到你這個樣子,怕不怕?」  她點了點頭。  「我很溫柔的,會讓你很舒服,OK?」  她又點點頭,但隨即又搖頭。  我吻向她,她不再反抗,我的舌頭很順利地伸進她的嘴里,和她的香舌攪在一起。一只手繼續撫摸她的胸部,另一只引導她幫我手淫。她的喘息越來越大,小手也套動得越來越快。我怕很快就射出來,連忙離開她的嘴。  「會搞髒衣服的,我們去衛生間。」我堅定地對她耳語。  她搖搖頭,表示不同意。  「我有手絹。」她喘著粗氣。  「你不希望我射在你臉上吧?」我威脅她。  「好吧,那你先去,」她無可奈何。  「你先,」我找了張報紙,遮掩住下體,站起走出來,這時她也起身出來。我跟著她,感覺自己很可笑,一支沖天炮直指她的搖擺緊繃的小屁股。飛機上絕大多數的乘客都已入睡,恐怕沒有一個人發現我們倆悄悄地溜進衛生間里。  衛生間很小,我抱住她,從鏡子里我看到我和她面對面緊貼著,雞巴堅硬地頂在她的小腹上,她的手環住我的腰。我的雙手溫柔地撫摸著她的后背,然后摸索到頸部,找到套裙拉鏈,緩慢地拉開。鏡子里的她,白皙的背部漸漸暴露出來,我解開乳罩帶子上的挂鈎,抓住肩側的套裙連同乳罩一起剝離她的身體。她的身子微微一顫。  套裙悄無聲地滑落到地上,現在她身上唯一剩下的就是小內褲了。  我吻了她一會兒,然后抱起輕盈的身體,放到盥洗台上。我開始吻她的脖子,接著是平滑的肩部,最后停留在胸部。她的胸部珠圓玉潤,兩座小山峰翹立在白色的平原上,粉紅色的乳頭調皮地顫動著。我迫不及待地舔著,吸著,攪動著。她發出陣陣的呻吟。  她的乳頭已變得很硬,豎立著,大約有1。5公分,這是我以前從沒見過的,煞是好看。我輪流吸吮著她的兩顆乳房,雙手慢慢地打開她的雙腿。  我一撈她的內褲底部,哇塞!陰戶早已泛濫成災了。我的手指不停地摩擦著,揉搓著,淫水不斷地從底褲滲透出來。  我蹲了下去,從胸部一直吻到陰埠。順著光滑的大腿,我脫掉了她身上最后一件衣物,並把雙腳架在我的肩上。她的陰毛不多,稀稀松松地,陰唇呈淺棕色,綠豆大的陰蒂紅潤欲滴,真實人間極品鮑魚!我開始舔她的大陰唇,指尖壓住陰蒂不停地轉圈。好吃,味道太好了!沒過多久,我滿臉都是淫水。  我站起來,解開褲帶,褪下短褲,我需要睾丸和陰戶肉感地接觸!我抓住陰莖,龜頭不斷敲打她的陰唇。  「想不想爽啊?」  「mmm……想。」她喘息著。  「那求我啊。」龜頭摩擦著陰唇。  「mmm……好哥哥……好弟弟……好丈夫,快點進來吧。」  看著她的淫態,原先清秀的外表早已不見了。我把龜頭抵在陰道口,慢慢地推了進去。  「啊……」我倆同時叫出聲來。Oh!真他媽的緊!又濕又滑又溫暖,象酷暑吃到棒冰,象嚴冬躲進被窩,我恨不得把睾丸也插進去。  閉上眼睛,享受了一會兒這種奇妙的感覺,我開始由慢到快地抽動起來。  「舒不舒服?」  「嗯……」  「喜不喜歡我干你?」  「嗯……」  我突然加快了節奏,身體重重地撞向她,睾丸有力地打擊著她的肛門。  「Oh……喜歡……太愛了……舒服……慢……輕點……」她語無倫次。  「老公干得爽……還是我干的爽?」我降低了頻率。  「你……好……」  「你公公干過你幺?」  「……」  我又開始大力地抽插,故伎重施。  「哦……Oh!干過……偷偷地……」她閉著眼睛,滿臉漲地通紅,不知是羞愧還是高潮,額頭已經滲出汗滴,雙乳被撞地上下劇烈搖擺。  「願意他們同時干你幺?」  「不!Oh……願意……」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陰道劇烈地收緊,淫水大量地湧出來,順著睾丸滴在地上。我被她夾地實在太爽,精關失守,一股熱流從底部冒出來,順著陰莖從龜頭打了出去,直中她的子宮口頸。  「啊……啊……」,我倆大叫著同時達到高潮!  她緊緊抱住我,我癱在她身上。她的陰道有規律地一夾一松。  「Oh……別動,」我向她求饒。  她在我肩上咯咯地輕笑著。  過了一會兒,我離開她的身體。她開始清理體內的遺流物……  我們穿好衣服,悄悄地返回客艙……  第二天上午,我們還和昨晚一樣愉快地聊天,象是從沒發生過什幺似的。中午,飛機抵達洛杉矶,我看到她被一幫人接走了。我望著她上車的倩影,抿了抿嘴巴,體味著昨晚的銷魂,「干楊钰瑩這小妮子真是太爽了!」               【全文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