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盡絕色百美圖-妲己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另一方面紂王對女媧美色朝思慕想,寒暑盡忘、寢食俱廢,每見三宮六院真如土飯塵羹,不堪諦視、鬱鬱不樂;奸臣費仲、尤渾推薦冀州侯蘇護之女-蘇妲己為艷色天姿、幽閒貞靜;於是紂王傳旨蘇護至龍德殿,說明欲選蘇妲己入後宮為妃嬪。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0903052687 0982721147
0982112992        

弄盡絕色百美圖-妲己
 
  
 前言:有關百美圖之來由需先看序;這篇是改篇自封神演義的小說版,
與封神榜的電視劇有不同之處;而改篇自神話小說的色文不多,妲己是弄盡絕色百美圖的第五篇嫦嫮嫢孷,銚銠鉻銝便換一換口味寫神仙、美人、妖女吧。

由於電視(香港亞洲電視)正播電視劇封神榜(今晚大結局),當中的妲己是位傾國的絕世美女駂駁駇駃,裮褉褋複而被千年狐狸精上身前的她,該只是個未懂人事的清純少女僛僖僩僑,跽跼踄跿那些與伯邑考有戀情及婚約只是電視改篇非原小說內容;而被千年狐狸精上身後的她變為天下第一大妖姬,又是別一種另誘人的味道。

封神演義是明朝許仲琳所著寣實寧寢,蜑蜻蜠蜰女媧乃上古正神,在她萬年紀念日紂王率群臣向女媧聖像進香,見聖像容貌瑞麗,瑞彩翩翩國色天姿,宛然如蕊宮仙子臨凡,月殿嫦娥下世,頓起淫心題詩:
 
   
鳳鸞寶帳景非常,
儘是泥金巧樣妝,
曲曲遠山飛翠色,
翩翩舞袖映霞裳。
梨花帶雨爭嬌艷,
芍葯籠煙騁媚妝,
但得妖嬈能舉動,
取回長樂侍君王。

後來女媧看見淫詩而大怒,但得知紂王尚有二十八年氣運,於是用招妖幡召出天下群妖,選派其中千年狐狸精、九頭雉雞精及玉石琵琶精三妖去迷惑紂王,助將來武王成事;詩雲:三月中旬駕進香,吟詩一首起飛殃,只知把筆施才學,不曉今番社稷亡。

另一方面紂王對女媧美色朝思慕想,寒暑盡忘、寢食俱廢,每見三宮六院真如土飯塵羹,不堪諦視、鬱鬱不樂;奸臣費仲、尤渾推薦冀州侯蘇護之女-蘇妲己為艷色天姿、幽閒貞靜;於是紂王傳旨蘇護至龍德殿,說明欲選蘇妲己入後宮為妃嬪。

蘇護眼見昏君荒淫酒色、紊亂朝政,又怪費仲、尤渾二人進讒言,恐怕是奸臣以酒色迷惑君心,欲專朝政,故當面拒絕並勸紂王不要貪圖美色;紂王勃然大怒欲殺蘇護,費仲、尤渾遊說赦蘇護歸去將女進貢宮幃;蘇護在午門牆上提詩明志:「君壞臣綱,有敗五常,冀州蘇護,永不朝商。」

紂王命北伯侯崇侯虎及西伯侯姬昌討伐冀州蘇護,崇侯虎先發兵攻城,但蘇護長子蘇全忠勇猛異常,連場激戰殺軍斬將大破崇侯虎。

祟侯虎敗退時遇上親弟祟黑虎增援,返回冀州,祟黑虎與蘇全忠以武藝單挑不分勝負;但祟黑虎幼拜截教真人為師,使出異術擒下蘇全忠;此時冀州危矣,該有像我般的神人來打救可憐的妲己。

我對百美圖道:「我選封神演義,要弄上蘇妲己,選女媧的神能,時間是蘇全忠被祟黑虎擒下後,地點是冀州城內。」

轉眼間我便來到一座古城之內,此時約是下午,只覺全身充滿沛然莫名的神奇力量,力隨意轉,從心所欲,深呼吸一口氣便如積聚了九天之氣,神能如江河之水,滔滔不息地流轉。

而且全身輕飄如無重量,微一運勁,便即飛往天上,騰雲駕霧也只是輕而易舉之事,雖然氣溫急降及氣壓大減,但身負神能的我微一調適,包括耳嗚的感覺便立即消散。

看著雲霞從身邊察過,涼風陣陣襲來,比現實中跳傘少了點刺激,卻多了點新鮮及平靜的感覺;雖然在高空有點空氣稀薄及寒冷,可是對半個大神的我來說,相信藏於沒有空氣的雪地之中也沒有什麼問題。

在此停在半空欣賞腳下大地之景色,別有一種難喻的感受;心中湧出女媧的記憶。

中國歷史傳說始於三皇五帝,鳳姓的女媧娘娘便是三皇當中的燧人氏,是第一任皇伏羲之妹兼妻(兄妹亂倫成婚,但當時全世界只有她們兄妹二人),人首蛇身(與美人魚有關?),有七十化;在正月初七摶土造人,故被尊奉為人類之母,而正月初七則定為人日記念;女媧曾煉五色彩石補青天,折鱉足撐四極為天柱,殺黑龍以救助冀州,堆積蘆灰用以止住大水,有大功德於人。

上古社會中男女在郊外交歡,多以歌聲交流情感,音樂自然成了愛情最佳媒介;女媧肩負了這種男女歡會組織的領導者,發明了吹奏樂器笙簧,在男女歡會時進行吹奏給情人增添歡悅,激起心中的感情波濤從而到男女交媾、繁衍後代之目的,亦被尊為神媒。

我發現身上有金葫蘆及笙簧,從女媧的知識中知道金葫蘆內藏有一面〝招妖幡〞,可召集天下群妖以供驅使,而笙簧則能奏出使男女欲交媾之音韻;至於我擁有女媧這上古大神的一半神能,比之一般散仙或小仙強上不知多少?而什麼真人、法師、道長更是望塵莫及。

當我用一般神仙也懂的〝千裡透視眼〞低頭下望,想要找出此行的目標-妲己所在,只見有探馬報與蘇護長公子出陣被擒;他們這時代的語音很怪異,不過我有女媧的記憶,理解及溝通當然全沒問題。

蘇護道:「不必言矣!此子不聽父言,自恃己能,今日被擒,理之當然。但吾為豪傑一場,今親子被擒,強敵壓境,冀州不久為他人所有,卻為何來?只因生了妲己,昏君聽信讒佞,使我滿門受禍,黎庶遭殃;這都是我生此不肖之女,以遭此無窮之禍耳!倘久後此城一破,使我妻女擒往朝歌,露面拋頭,屍骸殘暴,惹天下諸侯笑我為無謀之輩。不若先殺妻女,然後自刎,庶幾不失大丈夫之所為。」

蘇護年約四十許,一臉英悍傑傲不屈之色;可別問我為何知道他是蘇護?因為神仙便是自然知道所見之人是誰,當擁有神能便自對此習以常;此時看到蘇護十分煩惱,仗劍走進後廳。

廳內只見妲己盈盈笑臉,微吐朱唇,口稱:「爹爹!為何提劍進來?」

從遠處用千裡透視眼所見的妲己,比電視劇中的范冰冰美艷多倍,充滿古典的韻味,是任何現代人也扮不來;書中形容:烏雲疊鬢,杏臉桃腮,淺淡春山,嬌柔腰柳,真似海棠醉日,梨花帶雨,不亞九天仙女下瑤池,月裡嫦娥離玉闕,也不足以形容我眼見的妲己。

蘇護一見妲己乃親生之女,又非仇敵,此劍焉能舉起,蘇護不覺含淚點頭言道:「冤家!為你,兄被他人所擒,城被他人所困,父母被他人所殺,宗廟被他人所有;生你一人,斷送我蘇氏一門。」

此時也該是我這主角出場之時,當蘇護與妲己看到我突然出現在後廳中,全身發出神聖的亮光,還飄浮於半空之中,均大感驚訝不已。

這時從近距離再看真妲己,她確是個美人胚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像懂得說話,說不出的明媚照人,又像會放出微弱電流;長長的眼睫毛與修長清淡的眉毛非常配合;桃紅色的櫻唇因驚訝而張開,露出雪白纖巧的牙齒閃亮生輝;俏麗的臉龐上五官也分別極為好看,合上一起更只能用神跡來形容;白裡透紅的肌膚吹彈可破,幼滑之極恐怕用放大鏡也看不出毛孔,年芳十八,身上散發的青春氣息像實體般源源襲來,叫人心搖魂蕩。

當我看到妲己的絕世芳容,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此刻的我非常明白見慣美色的紂王,初見妲己是如何震驚的心境。

在場三人一時也在沉默中;打破沉默是廳外傳來擊雲板的聲音,蘇護的部下叫道:「請老爺升殿,崇黑虎索戰。」

蘇護立即傳令:「各城門嚴加防守。」之後向我道:「不知何方高人,來此有何目的?」

我道:「吾乃上古大神女媧一族後裔,上古時女媧娘娘曾殺黑龍救冀州,現冀州再蒙大難,吾特來相助,現兵凶戰危,待吾一人退敵後再詳談。」之後我便如風一般消失在蘇護及妲己面前。

當我飛至城上,只見城牆上已支起弓弩,架起信炮灰瓶滾木之類;而城門外有三千飛虎兵;一將面如鍋底,海下赤髯,兩道白眉,眼如金鈴,帶九雲烈焰飛獸冠,身穿鎖子連環甲,大紅袍,腰繫白玉帶,騎火眼金睛獸,用兩柄湛金斧,此將便是崇黑虎。

祟黑虎看到從城上飛來,還停在半空仿如神仙的我,立知我非等閒之輩,問道:「請問尊駕何人?」

我道:「汝等區區凡夫,還不配知本座名號,速放蘇全忠並立即退兵。」

祟黑虎忙把脊樑上紅葫蘆頂揭去,唸唸有詞;只見紅葫蘆裹邊一道黑氣衝出,放開如網羅大小,黑湮中有噫啞之聲,遮天映日飛來,乃是鐵嘴神鷹。

我笑道:「本座親自出手必至天崩地裂,便只派手下妖魔上陣。」

我揭起腰懸的金葫蘆蓋,用手一指,葫蘆中一道白光升起,其大如椽,高四五丈有餘;白光之上,懸出一面……只得半面〝招妖幡〞!什麼,竟連招妖幡也只得半面?實在太……,唉。

此際:招妖幡只得半面,能否順利退敵軍?
 
弄盡絕色百美圖-妲己(二)

不過這半面招妖幡仍發出五色彩光,瑞映五百條;不一時,悲風颯颯,慘霧迷迷,陰雲四合,風過數陣,天下十萬妖魔該已有半數來到,場面空前,半邊天空也擠滿妖魔,密密麻麻,地上差不多全是黑影,難有空隙露出陽光;還把祟黑虎與三千飛虎兵完全包圍。

眾妖魔形態各異,有的像地獄惡鬼、幽靈,有的像猛獸動物,以至花草樹木及石頭等任何物件,更有沒法形容的;當中最大的比恐龍更大,最細的有如昆蟲一般,一時間看得我眼花撩亂,也無謂理會這些,便下令道:「除祟黑虎一人外,殺!」

轉瞬間,為數近五萬的妖魔大軍如缺堤般湧上!此時妖氣沖天,完全談不上開戰,只是單方面的無情殺戮,血肉橫飛,鬼哭神號也不足以形容當中的殘暴與恐怖,被包圍的祟黑虎等連逃走的機會也無;當中的情況連我也看不清,或該說是我不欲看真。

不用十二秒八七,比劉翔的男子百一米跨欄世界記錄更快零點零一秒,眾妖已把三千隻飛虎、火眼金睛獸及鐵嘴神鷹盡數分屍吞噬;祟黑虎跌倒地上,深心的震驚,嚇得全身不敢動彈,尿水由褲襠滲出;當中他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嗅到的血腥、現場所感,比之任何人間殺戮更恐怖萬倍,連九重地獄也從未有過此境況,再強悍的猛將也心膽俱裂。

我道:「放人,退兵!」

祟黑虎還在震驚中沒法說話,只是點頭示意,他當然清楚其兄崇侯虎的數萬兵力,碰上這五萬兇惡妖魔,便只像待宰的羔羊,恐怕捱不了多少分鐘。

此際蘇護已登上城門上,看到群妖會聚大破敵軍,在驚恐中有一點高興,亦有點擔心。

我隨意點了幾隻在祟黑虎近處的妖魔道:「汝等幾妖押他回去,並暗中保護蘇全忠安全回冀州城,若崇侯虎不退兵或不從,殺!」幾隻妖魔便押走了祟黑虎。

我再道:「千年狐狸精、九頭雉雞精、玉石琵琶精三妖上前聽候法旨,其餘眾妖且退。」

在慘霧漸散,陰雲分飛,風過數陣,眾妖魔也分別退去,只餘下一隻雞頭人身,有九個雞頭,女身豐胸蠻腰,陰戶長有啡色密且長的陰毛,背長雙翼,雙腿纖幼修長之極的九頭雉雞精;及一隻半人半琵琶,全身肌膚碧綠通透,曲線玲瓏浮凸,由雙乳到陰戶有絃線連著,下體則非常光滑無毛的玉石琵琶精;唯卻不見像狐妖的物體?

我問道:「千年狐狸精何在?汝等便是妖魔界中最淫蕩的女妖精?」

玉石琵琶精以極美妙,有如仙樂的聲音回答:「回幡主,吾等三姐妹便是女妖中最為淫蕩,數天前奉女媧娘娘法旨托身宮院,惑亂君心,俟武王伐紂以助成功;姐姐尚在途中,沒有奉召而來,不知幡主有何法旨?」

什麼?我只召得天下群妖一半到來,當中便缺了最淫蕩的狐狸精,沒有天下第一妖姬參與的性派對有什麼好玩?我道:「九頭雉雞精速尋千年狐狸精同來,必有汝等好處;而玉石琵琶精該擅長幻化人形,迷惑眾生,本座現在要嘗試汝之本領。」

九頭雉雞精便化清風而去。

玉石琵琶精身上發出一陣碧綠光芒,一眨眼便幻化為一美艷少女,鵝蛋形的俏臉上輪廓清楚分明,就如從一塊美玉經精心雕琢而成,而且不單全無半點淫蕩之色,反略帶一點羞人答答的含蓄表情;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裡明明滿藏春意、蠢蠢欲動,偏卻又給人一種如玉石般冰冷的感覺,欲拒還迎,引人無限的遐想;比之電視劇中的吳佳尼實吸引得多。

面帶菜色的玉石琵琶精,在有點蒼白的肌膚上微帶病容,給人一種柔弱的病態美,使人不禁想好好的呵護她;論色相她雖難與妲己的傾國艷色相比,但卻另有一種惹人憐愛的味兒,別有一種色相以外的吸引力。

幻化為美艷少女的玉石琵琶精隻身穿一件半透明的翠綠薄紗衣,不用透視仙眼,單用肉眼看上半隱半現,玲瓏浮凸的曲線盡顯無遺,特別是其中的雙峰更是爆衣欲裂,半邊淑乳露出,整個優美秀麗的乳形已完全展示,深紅色的乳蒂在薄紗衣中若隱若現;一雙纖巧精緻的修長玉腿露在綠衣之外,說不出的充滿挑逗,比之全身赤裸更為性感誘人;亦令人想起白居易的〝琵琶引〞當中一句:『猶抱琵琶半遮面』,最適合形容。

我笑道:「玉石琵琶精確懂男子心理,此欲拒還羞、半遮半露的確誘人,現陪本座要以雲作床,以天為被,在雲端中翻雲覆雨。」

玉石琵琶精聽後一呆,似不明又天真的樣子,以非常悅耳的聲音道:「翻雲覆雨?幡主想作法施雲布雨嗎?」

我才想起此時是商朝末代,一般詩詞歌賦也要周朝之後甚至近代才有,於是便道:「本座是要在雲中一試玉石琵琶精的交媾技巧,之後在汝的玉洞內翻雲……翻皮後便會灑雨。」

玉石琵琶精嬌媚地道:「原來如此,但小女子從未嘗過,若有服侍不周,還請幡主見諒。」

我心想你這玉石琵琶精最少有數百年修行,性交經驗沒有一萬也有幾千次吧?只是可能真的未嘗過在雲上交合;另一方面這妖精不單聲音動聽有如最美妙的琵琶音樂,所說的內容又是挑逗之極,倍增情趣。

我右手伸進玉石琵琶精胸口的衣內抓往她乳房,只覺觸手處滑溜異常,就如玉石一般,相信世上沒有正常人的肌膚會如此幼滑;用力一捏,只覺非常堅實富有彈性,就如琵琶的絃線一般的彈,感覺非常特別;同一時間我左手隔衣握著她的纖腰,之後滑到她堅實彈手的臀部,一托便帶她飛往雲上。

在飛空途上我右一撕,玉石琵琶精身穿的翠綠薄紗衣便裂開,她該是三十三吋C、廿二吋半、三十三吋半的身段,便完全清清楚楚地展現在我眼前,包括深紅的兩點乳蒂位於一對碗形的淑乳上,全無半點脂肪的小纖腰,下體一片漆黑亮麗的陰毛……等等,她剛才的妖精本體下身不是光滑無毛的嗎?當我用手撫掃她的陰毛,竟發出〝叮∼咚∼〞的琵琶之聲,原來是她用絃線所化,撫掃之時會發出琵琶彈奏之聲,不知待會幹她之時……嘿嘿。

我一邊繼續彈弄玉石琵琶精這能奏出樂聲的陰毛,另一邊再往下看,渾圓堅實又豐滿的臀部,修長纖幼的雙腿,連一棵一棵的腳趾,全身也像一具精緻的藝術品;相信她的原形,那具玉石琵琶必定是一件巧奪天工的藝術精品,才能幻化出這具正常女子不可能出現的完美佳作;魔畀中最淫蕩的三女妖之一,確真是非同凡響。

在我撫弄這玉石琵琶精期間,已飛至雲霧之中,肉眼所見的景物也均是朦朧不清,被我一手擁抱一手楂捏彈弄的美妙胴體立時若隱若現,比剛才看得一清二楚之時,更加添了一種虛幻感及神秘美。

我下體的那兒已有反應開始硬起,卻被可惡的褲子阻礙伸展漲大,我默念脫衣咒,便立即與玉石琵琶精同樣的赤條條;我淫笑道:「嘿嘿,現在玉石琵琶精有什麼看家本領,立即施展出來吧。」

豈知玉石琵琶精只是含情脈脈地望我一眼,眼神直可勾魂奪魄,之後含羞答答地低頭,像一首扣人心弦的樂曲,嬌嗲地道:「小女子還是初次,什麼也不懂,還請幡主好好憐香惜玉,因小女子怕痛,這次可否……」

這玉石琵琶精正施展女妖最擅長的技倆〝弄虛作假〞,故意扮作純情玉女來誘人,還說反話刺激我粗暴干她;不過她這招欲拒還迎確是高明,雖然我明知她是貨真價實的〝玉〞女卻絕非純情那種,也甘心被她所騙相信她的謊話,或者這便是情趣。

本來我對女子一般不會太急色,最少先用愛撫調情把她們弄至出水才插;但對於像玉石琵琶精這般扮純潔的玉女,我雙手緊抓著她的雙腿,把她扯開成一百六十度,已堅硬的肉棒在尋找要插入的目標!

可是玉石琵琶精不時扭動玉體,扮作害羞怕痛而不停掙扎,我雖用雙手抓緊玉石琵琶精的雙腿,可是她一雙玉腿實在太滑不溜手,在不停掙扎中我根本無法抓緊;我一次一次想插進去,但好幾次也不能成功,若她肯主動配合或在地上我當然早已插入了。

我清楚感受到在天上雲中干與地上床中干的分別,除了環境氣氛視野等完全不同外,最大分別是空中彼此也在不停飄浮移動,間中還會失去重心,正所謂風無向、雲無定,要用肉棒尋找對方掙扎中的玉洞實在不易;而且在懸空中極難發力,該說是無從借力,其中一次明明準確碰到這玉洞入口,可是大力一頂卻變為把她推開而分離,可惡!

此際:雲端高空插玉洞,飄來蕩去插不中。
弄盡絕色百美圖-妲己(三)

而玉石琵琶精這招使我患得患失斠斡旖旗,塺墁境墇更增添我要插她的衝動,比之一般順從更為刺激有趣漷滯潃漱,幓幛幗幙可是我越急越不易成功;另外可能她是想看看我有何方法,或者想我出聲求她合作。

但若連她這玉石琵琶精也插不到觨觫觩誋,熅爾牄牓我這半個大神還有面子?便想起遠久前女媧曾折鱉足作為天柱撐四極,便立即施法召來兩條天柱般的鱉足鞂鞁韍韎,槌榱榑榎一條撐在她臀後,一條撐著我身後;今次我有了支撐借力點禛禐禒禈,碧碫磁禡而她扮作的掙扎扭動亦受限制,在高空雲中插穴也只像在地上一般輕易。

當我插入少許,只覺這玉洞非常狹窄,就像玉石中的一條隙縫,而且在如此乾涸的狀態下,恐怕一般正常男子也沒法進入;但身負女媧神能的我豈是一般男子可比?當年女媧以鱉足也可撐天,今天我便以肉棒開玉破石突入,即使真正玉石的隙縫也能穿破插進!

當我用肉棒破門而入之際,玉石琵琶精立即七情上面,扮作淚如雨下地痛苦地呼叫:「呀∼很痛……痛……不行了……」

現代最佳女主角的演技,若與妖精相比實在有天壤之別,玉石琵琶精不單聲音眼神與肢體語言,連肌膚也會演戲,慢慢滲出緊張又痛楚的香汗,活像一個還未開苞的琵琶仔,在初夜被恩客粗暴地一插破處般;若我不知底蘊,恐怕會被這妖精騙到。

而且這玉石琵琶精又深明人對於越難得到的越會珍惜,把玉洞變得如此狹窄難進,當一經破入,心理上確興奮無比;這玉洞亦比任何女子的陰道更為滑溜,就如玉石一般,雖然在磨擦方面的快感略嫌不足,可是卻讓我在如此乾涸的狹道下,仍能順利一插至盡!

我借助鱉足的支撐,來一個連續大力猛轟,一下接一下的整根插至盡頭!昔有女媧折鱉足撐四極,今有本人用鱉足撐身後,雲端高空連環抽插玉洞。

隨著玉石琵琶精扮作叫痛的〝嚶∼嚶∼〞聲,實是美妙的呼叫聲;而交合處還發出如擂鼓一般〝嚦!啪!〞的撞擊之聲外;每當插盡而碰上她以絃線化為的陰毛,發出悅耳的琵琶仙音助興;三種不同的聲音配合,加上在她這乾涸又窄狹但滑溜的玉洞內磨擦,當中的興奮刺激與滋味實在沒法形容。

在我抽插了十多下時,玉石琵琶精的專業演技又變,口中哼出如琵琶樂韻的呻吟叫聲,俏臉上痛苦之色全退,開始出現興奮迷夢、陶醉之色,間中還像夢囈般呻吟道:「哦∼很強,很大很充實,噢∼插得很深,很…捧,呀∼,樂死奴家了,哎∼∼。」

同一時間我感到玉洞內噴出汁液,而且在緊窄中抽搐起來;雖然我明知一切是假,試問一位處子初破身便被猛插及這麼快如何能興奮高潮?但見她全身像不自覺地扭動,肌膚上紅霞漸增,連滲出的香汗也像因快感喜樂而流,世上最高明的妓女也不可能扮出,即使明知是假但男人便是喜歡這樣;加上她的聲音實在太動聽,使我內心也願意相信輕易便把她幹至高潮極樂。

可惜此際便出現了太滑溜的問題,肉棒在大力的抽插中很易滑出玉洞,也應該轉換個新花式;在空中干最大的好處便是動作及姿勢角度完全自由,我收起支撐的鱉足,再把玉石琵琶精的兩腿劈成一百八十度直開,雙手用勁轉動,使她以濕滑的玉洞為中心如陀螺般旋轉起來!

嘩,當中的旋轉磨棒滋味,差點叫我立即興奮噴射,比之剛才大力抽插更使人興奮難忘。

轉動約十多周後,由於她的玉洞濕得太滑溜了,於是我便滑了出了玉洞,不過亦因此而減退我即射的衝動,可是如此又濕又滑,感覺始終差了一點;我想起遠久前女媧曾堆積蘆灰用以止住大水,於是變來蘆灰,往玉石琵琶精這濕滑的玉洞塞去,以阻止她淫水長流。

我再插進滑溜而不濕的玉洞內,同時帶著玉石琵琶精到處飛翔到處干,再來一個全方位無定向插洞,一時我在上她在下,這刻她左我右,之後換了她前我後……,最後來一個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反轉又反轉,好比伏羲的八卦變化多端。a
我估期間不到幾分鐘,便感到興奮極樂,在玉洞內激噴而射!

當興奮過後,我連最後一滴精華也唧出,正想退出玉洞之際,玉洞突然收縮夾緊,使我沒法拔出;而玉石琵琶精突然高潮疊起,興奮莫名。

面對此刻的玉石琵琶精,我感到她是真正的高潮,當我凝視她時,察覺到她的修為在瞬間便提升了五十年,立即明白像她這般的妖女,當然擅長采陽補陰,吸取男子精元以增進自己修為道行,而我潛藏了女媧神能的精華,自是她的最佳補品,故她在吸精進補後才出現異常的興奮高潮。

我立即察看出精後的我,並無什麼異樣便安心,心想現時是女媧的萬年紀念日之後,我亦該有五千年修為,出精一次損耗五十年也不算是什麼,而且女媧是負責男女交媾繁衍的大神,在性能力方面當然是源源不絕。

嘗過甜頭的玉石琵琶精,立即色迷迷地主動展開攻勢,擁有女媧神能的我連續射多幾十次也沒有問題,而且剛才太快出精,我當然仍未滿足,可是這充滿精華的玉洞實在太濕太滑,一於從後門幹她。

我從玉石琵琶精的玉洞拔出,並把她反轉,便向著她的肛門插去!

這玉肛比之玉洞更緊窄,不過同樣的滑溜,在渴望再次吸精進補的玉石琵琶精非常配合下,很易便一插而盡;她立即發出興奮的呻吟叫聲,雖然一般女子根本沒法從肛交中得到快感,可是這妖精根本不是人,用陰道性交與肛交亦是一樣,但當她知道我出精後她可增進五十年修為,便真的極度興奮。

玉石琵琶精雙腳向後一拑,緊緊拑著我臀部,便立即劇烈地扭動玉臀,使夾著我肉棒的玉肛生出最強烈的磨擦刺激,她當然希望我盡快出精,自己便越快進補得益。

此際我合上雙目享受,全身飄浮雲間不動,所有幹事便由玉石琵琶精主動出力好了。

玉石琵琶精雙腿鬆開旋轉一百八十度,改為面向著我,雙腿再次夾緊然後下身再猛力扭動;雙手在我胸前使出各種彈奏琵琶的手法:右手有彈、挑、夾彈、滾、雙彈、雙挑、分、勾、抹,摭、扣、拂、掃,輪、半輪等指法,左手有揉、吟、帶起、捺打、虛按、絞弦、泛音、推、挽、綽、注等技巧,不停在我身上挑逗。

而玉石琵琶精的身上同時發出極度的美妙琵琶仙音,在這玉肛之內,更配合地使出琵琶共嗚震盪,單是肉棒插入不動,已感足以動人心魄的劇烈震盪,同時加上她如演奏的擺動搖晃,就像世上最悅耳動人的一曲琵琶。

過不多久我便沉醉在琵琶仙樂之中,又只是幾分鐘的時間,便於玉肛內又一次爆發射出!

有詩為證:

猶抱琵琶半露體,騰雲駕霧隨風飄;

一手撕裂綠衣裳,玉女含羞不輕從;

風疾雲流難寸進,鱉足為柱撐兩端;

玄關重重終突破,傲然路過玉門關。

香汗滲出如雨霧,嬌聲一呼春風揚;

玉洞狹隘緊迫夾,拚死沖頂幾欲狂;

狂抽猛插不懈怠,一曲琵琶動心弦;

擂鼓撞鐘來和音,聲達三十三天上。

玉洞之水浩蕩蕩,輕抬玉腿滑溜溜;

急轉迴旋磨棒爽,滋味叫人最難忘;

蘆灰止水防滑溜,冀州城上激動盪;

萬裡長空任翱翔,功成圓滿爆瓊漿!

意猶未盡喜成雙,添開玉門倍增趣;

水乳交融碧空廣,雲雨再度幾欲狂;

彈挑抹拂揉絞弦,琵琶仙音響雲霄;

鸞鳳合鳴心歡暢,忘了那個是爹娘。

事後玉石琵琶精立即想梅開三度吸精,雖然擁有女媧神能的我當然有能力再干,可是目前你這妖精想吸精我卻偏不給,而且一妖女又豈及三妖女同幹好玩?何況我此行的目標妲己還未弄上。

我便無情地一手推開熱情的玉石琵琶精道:「現在本座還另有要事辦理,汝速尋千年狐狸精及九頭雉雞精同來,待本座傳召才可現身,之後便如汝等所願。」

看著玉石琵琶精一副依依不捨的表情,我立即狠狠〝伸Q〞她屁股一腳,她才肯離開;我念起穿衣咒,同時又望向地上,只見幾妖已護送蘇全忠回冀州城,而崇侯虎及祟黑虎已準備退兵。

當我回到冀城之內,蘇護父子均在城樓上,蘇護見我立時一揖,道:「蘇護在此謝過恩公,全忠,還不向思公叩頭謝恩?」

在場的蘇全忠二十出頭,長得一臉英氣,身材健壯,年少氣盛;但經過被祟黑虎以鐵嘴神鷹擒拿,眉宇之間頗有錯敗感,才知在有術法之人面前,武藝更高強也是無用武之地。

此際:冀城危機暫已解,如何才可上妲己?
弄盡絕色百美圖-妲己(四)

蘇全忠聽到父親吩咐,便立即下跪叩頭,並道:「請高人收全忠為徒,傳授術法。」

收徒?我來此只為弄上他妹妹,收什麼徒?可是他是妲己之兄,若出口拒絕好像不好,看到剛才隱身護送蘇全忠的幾隻妖魔,奉招妖幡而來未得我法旨尚未敢退,我便道:「吾乃女媧一族後裔,術法乃先天遺傳,沒法傳人,但如祟黑虎般能召喚一、兩頭妖物該不難。」

我點了兩隻看似較易服從的妖魔,道:「汝等二妖現身,今後聽從蘇全忠指揮,來日必可修成正果;其餘退下。」

此時一隻豬妖及一隻兔妖現身領法旨,蘇全忠雖非完全滿意,也歡喜地站起答謝:「謝恩公。」

我向蘇全忠道:「蘇兄弟每逢初一、十五,均以自身鮮血半杯飼妖,此兩妖便會聽從汝之指揮。」

之後我對蘇護道:「今日崇侯虎退兵,但紂王勢不能罷,吾有要事在身,不能久留冀州,不知蘇侯可有良策?」

蘇護拱手道:「萬望恩公指點。」

我道:「吾能以小姐模樣摶土造人,並命她勸紂王勤政遠小人,蘇侯獻此人予紂王,可安紂王,亦可勸君,小姐無須進宮,豈非三全其美?」

蘇護大喜道:「有勞恩公。」

我們回到蘇府門外,只見年近四十,保養不差仍風韻猶存,一副慈母樣子的蘇夫人,得知長子平安回來便急不及待出迎,客套幾句,我們便一起回府。

來到蘇府之內,只見妲己也在等候,此刻再見妲己,只覺美艷不可方物,奇怪為何蘇護及其夫人竟能生出如此顛倒眾生的尤物?

我立時分析當前冀州的危急形勢,與及以摶土造人的解決方案,在場眾人也一同讚好。

我們來到蘇府的後花園,我拿了一些泥土在手中搓揉,而妲己則乖乖坐在我面前,任我飽覽美色;蘇護則要處理冀州城善後的事務,蘇全忠則心急訓練二妖作戰,只餘蘇夫人留下陪伴女兒。

此時我細心觀看妲己俏臉,可能因剛剛出火了兩次,而且現在要專心摶土造人,故能暫時壓下色心,以專業審美的角度去欣賞;只見一副娃娃臉的她,美得有點不似人,像一個完美的洋娃娃,但更充滿活生生之氣,身上發出淡淡清幽的處女體香,使我有點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覺;而且人比花嬌,全後花園的花也立時失色不少。

妲己現在不施姿粉,但臉上毛孔極幼連用放大鏡也看不到,全無?或痣之類,恐怕連世上最挑剔的人也找不出半點瑕疵,若真要從妲己臉上找出不足之處,便是欠缺了風情萬種,一種能顛倒眾生的韻味,可能要被千年狐狸精附身的妲己,才是最完美的一代誘人傾國妖姬;不過現在的她,給人一種天真、溫柔、正直、善良的感覺,叫人說不出的舒服。

當我在泥土上塑出妲己的俏臉,便用能透視的仙眼,隔衣看穿妲己身上的衣物,只見她這副如白玉凝脂的青春嬌嫩胴體,肌膚晶瑩剔透幼細滑溜,三圍我估是三十四吋C、廿二吋半、三十四吋,身段非常均勻,纖腰特別幼細;只是柔軟的乳房等部位被衣衫包裹而有點變形,用透視仙眼看上感覺有些怪,不夠脫光的自然,而且用透視仙眼看始終也不是很清楚,亦有點費神。

不久我已塑出一個外形有四、五成像妲己的泥偶,其實要摶土造人而外形似,主要還是靠我的意念;我把泥偶放在地上,看著妲己的芳容,運使女媧的神能唸咒,泥偶便冒出一陣白煙,隱若看到白煙裡泥偶不斷變大。

約十六、七秒後,白煙中可見泥偶已變為人般大小,之後隨著白煙漸漸消散,續漸看到泥偶已長成與真正妲己差不多一樣,只是眼神呆滯如死人,皆因目前泥偶只有人形而缺靈魂。

在場的妲己與蘇夫人驚訝不已,而妲己看到泥偶變為自己的模樣,只是身上一絲不掛,赤裸裸的身軀與自己非常酷似,一呆下一驚,下意識地用雙手掩著自己明明穿上衣服的胸部與下體;蘇夫人亦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

我細心地觀看泥偶與妲己,當妲己看到我望著自己,感覺就似自己赤裸裸地出現在我面前,感覺極不自然,俏臉上滿是驚慌、害羞、不知所措的樣子,正想退走之時,我急道:「且慢!目前泥偶還未完成,難道小姐想把自己獻給紂王?」

妲己聽罷只好留下,蘇夫人在旁安慰,始終現在裸露的也只是個極像妲己的泥偶,並非妲己本身,而且她們也該看出眼前的泥偶是沒有生命氣息,不會動亦不會呼吸。

只見泥偶還有不少瑕疵,例如妲己一對圓渾的乳房兩邊極為對稱,雙乳的形狀、大小也是一樣,但泥偶卻是左邊的乳房比右邊的大一點,而且左邊的乳頭有點下垂,右邊的乳頭則過份上翹,我雙手放在泥偶的乳房上搓揉,使之左右雙乳均勻,粉嫩的乳尖微翹,就如妲己一模一樣;而觸手的感覺柔軟中富彈性,質感與真人相約,只是比較粗糙,沒有體溫,亦沒有任何反應。

之後我繼續修正泥偶身上各處的瑕疵,整個過程用了約十多分鐘便完成,而妲己被迫站在此,看著一個與自己身軀一樣的胴體,被我不停搓、揉、捏、推、拉、按、壓、擰等,便合上一雙鳳目不看;但間中又耐不住好奇,偷偷的看上幾眼,亦同時明白我是一個正人君子並非好色之徒,目的只是為她制做一個替身之好人。

我道:「凡人為父精母血所生,要為泥偶灌入生命成人,還需小姐的一滴鮮血才可。」

妲己只好照辦;之後我施法唸咒,便為泥偶灌入生命,期間我又命泥偶要經常勸紂王勤政遠小人等事。

此時泥偶成人,懂得自己會動,俏臉上有各種動作表情,雪白幼嫩的肌膚多了一種生氣,有呼吸又心跳,一雙嬌嫩且形狀優美的淑乳在呼吸中不停起伏振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甚是誘人,若非不久前我才在玉石琵琶精的雙穴內出火了兩次,恐怕此刻我會不自控地幹了這具初生又成熟的動人胴體。

成人的泥偶妲己反應較慢,眼神亦不及真妲己的靈動誘人,而且好像總是欠缺什麼似的;常人該有三魂七魄,可是我摶出的這具泥偶該只得二魂三魄,相信是我只得女媧神能一半之故;不過作為送給紂王之用也沒有所謂吧。

我道:「請小姐帶她回房更衣妝扮吧。」

早已臉紅耳赤的妲己,一副羞人答答的樣子,拉走了除沒有穿衣便與自己同一模樣的泥偶返回房中,二女活像一對孖生姊妹似的。

蘇夫人有點緊張地道:「吾女兒的清白之軀,也給恩公看見?」

此時代的家教深嚴,極重名節,像黃飛虎的元配夫人賈氏只是見過紂王,紂王叫她喝一杯酒,便因『君不見臣妻,禮也。』便面紅赤紫,怒發衝霄,痛罵紂王之後跳下摘星樓自殺保節。

我趁機道:「蘇小姐花容月貌,國色天香,吾非常喜愛,今日之事,請夫人把小姐許吾為妻。」

蘇夫人心如鹿撞,之後道:「此事需由老爺作主。」

我道:「自當如此。」

蘇護正在大廳中處理事務,蘇夫人找他單獨商議一會後,蘇護道:「今日之事也不能怪恩公,而且……」

我還未想妥如何弄上妲己,難得有此機會,便立即道:「蘇侯帶假小姐進宮,但真小姐若留在府中,恐怕早晚會被揭穿;為今之計,請蘇侯把小姐許吾為妻,吾必好好保護並善待小姐,還望蘇侯應允。」

在蘇護考慮期間,蘇全忠剛訓練完二妖回來,瞭解事情後亦幫忙遊說。

蘇護道:「事已至此,便依恩……賢婿之言吧。」事實上,我感到他同時亦怕我仙法高超,擔心拒絕我的後果,因為我比數十萬大軍還要可怕,而我這女婿他亦找不到任何反對的理由。

此時妲己帶同已穿衣的泥偶出來,在穿衣後更像一對孖女般,除了眼神之外,單看外表二女已完全一樣。

在此盲婚啞嫁的時代,像妲己這般的千金小姐,婚姻大事全由父母作主,有些妻子更要洞房當晚才初次看到自己夫君是如何模樣;妲己內心雖還未喜歡我,只是溫順的她當然不會抗拒父命,而對擁有神能的我亦生出一些好奇、響往、崇拜之意。

我們商議一會,包括隨便作些事後我也忘了的個人資料,便決定舉行簡單而秘密的婚禮,原因當然是不能讓紂王知道,我又答應會經常送妲己回府見父母(才怪)。
弄盡絕色百美圖-妲己(五)

此時已是黃昏,蘇護還有要事在身,便讓我與妲己單獨相處榜槊槔榶,潃漱漪漵此時也該做些打動妲己芳心的事,我想起外國的超人電影蜭蜩蜸蝃,滫漬漃滲男主角帶女主角飛天傲游,身為凡人的女主角便非常感動疑疐瘦瘓,廑廜廓廒一於試用這招。

此際天上夕陽斜照,雲上紅霞片片蓖蒸蒻菣,粹精粼粿我指向天上的黃昏美景,道:「愛妻與為夫一起飛往上天,欣賞日落美景與湖光山色如何?」

向來三步不出閨門的妲己,雙眼明明已是充滿憧憬渴望之色,先是玉唇微啟沒有說話,之後卻有點口不對心地道:「這……還是不好……」

我雙手放在妲己這柔軟的纖腰,實在想不到是如此美妙,感覺就如她是沒有腰的一般,玉石琵琶精幻化的美女當然沒法比,連與妲己身形一樣的赤裸泥偶也是沒法相比,可能是泥偶欠缺了一種真人的靈氣,肌膚質感亦有差距,而且表情反應亦不一樣的關係。

之後我把吃驚的妲己攔腰抱起,便帶她飛往天上,驚慌的她下意識地微微掙扎了幾下,可是當她發現我們已離地三、四十尺,立即改為緊緊擁抱著我,唯恐自己會跌下,並且合上雙目不敢看。

隨著我們飛更高,畏高的妲己抱得我更緊,她的身體非常柔軟又溫暖,有一種實在說不出,很難形容的感覺,是抱著其她女子所沒有,若有自幼習慣喜歡抱著一些物件同眠的人,相信會比較明白我此刻的感受。

單是這樣緊抱妲己已叫人銷魂不已,真是抱著她一世也願,難怪連好色貪新鮮的紂王,對妲己多年也不覺厭倦;身負神能的我終止明白,妲己是天生便有一種使人捨不得她的魅力,不知蘇護最初不肯向紂王獻上妲己,差點弄至城破人亡是否這個原因之故?

當我們不斷上升,氣溫比地面急降,氣壓也不斷下降,空氣稀薄,加上驚慌的妲己臉色慘白,呼吸困難、耳鳴不已、身軀冰冷……,我才發現那些超人片中主角帶人飛來飛去實是虛假太甚,拍片前也不認真想想,試問常人這樣飛高怎可完全無事?

我立即吻上妲己在震顫中蒼白的玉唇,傳往一口仙氣,助她調節氣壓與體溫;只覺她的玉唇很軟,嘴巴內的瓊漿玉液很香很甜,大異於一般女子;我立即明白妲己即使沒有被千年狐妖上身,也必是個天生便引死男人的動人尤物,所以才會如此吸引飽插群美的紂王,最後為她國破家亡。

很快妲己的身體已適應,身體開始回復溫熱,呼吸暢順不再耳鳴,才驚覺自己此生還是首次與異性有如此親密接觸,立時面紅耳赤,但想起剛才升空的不適,只靠我從口對口傳進的仙氣,便即渾身舒暢,生出一種溫暖、甜絲絲、能保護自己,又奇妙超凡的醉人感覺,立時心如鹿撞,並想到父母已把自己許配給我,一時間百感交集,倒不抗拒我了。

唇分後,我們不覺已飛上雲端,妲己在思緒上已適應了高飛,又有少許唇分後的失落感覺,雖然我想說全因我的接吻技高超,可是卻明知只是仙氣的作用,它能吸引任何凡人,比妲己的瓊漿玉液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妲己慢慢地張開微絲細眼偷看,發現眼前的景物朦朧不清,非常新奇,又如在夢幻之中,便放膽把杏目大張,眼中還生出一絲不平凡的興奮之色。

此際在雲中的妲己若隱若現,又如仙女一般,具有傾國之姿的她,多了一種迷濛的神秘美感,實是艷不可喻,我忍不住再次輕吻玉唇。

有了第一次吻嘴傳氣經驗的妲己,慢慢便懂得與我配合,之後還伸出丁香小舌與我纏綿;我感到目前清純的妲己該非一個天生的接吻高手,隨即醒覺女媧身為〝神媒〞,肩負男女歡好交合以繁衍後代之職,我亦具有一種引人入性的異能,自是個引導接吻的高手。

妲己非常配合,她又軟又香又甜的櫻唇加上丁香小舌,由淺吻到深吻及濕吻,也叫人魂搖魄蕩,真是百嘗不厭,當中的滋味恐怕連紂王也不盡知;但此際還未是適當時候更進一步,該花多些時間好好陪養感情為妙。

我們已飛越雲層,我便停在此處,與妲己欣賞夕陽斜照,腳下浮雲紅霞片片,間中雲盡出現山川秀色,仿如身在仙境之中;清風撲面吹來,卻有仙氣護體不覺冰凍;妲己非常陶醉於眼前的一切,而我擁美在懷更是快活無比。

一會後,妲己道:「妾身想多點瞭解夫君,神族與凡人有何不同?」

我想了一想,便道:「凡人從消化食物及呼吸中轉為自身能量,但只可汲取食物中的少數能量,同時難免吸入及累積各種毒素與有害物質至病,成長過程中亦使人老化;修道者可大幅增加從食物中吸納之能量,故可長期才進食一次,呼吸亦大量減少,有延年益壽之效;成仙者則直接收納天地靈氣轉為自身能量,完全無需進食呼吸,亦停止成長髮育以超脫老病死之苦,但同時生機亦絕,成仙後已無後代,不過卻可聚成仙氣護體,是為三花聚頂,若無意外是可長生不死;神族便是先天無需修練而直接成仙者,唯獨不會斷絕生機。」

看著妲己一臉茫然之色,她完全沒法理解我可怎樣?當然是繼續親吻,情到濃時再加隔衣撫摸身體;而妲己的身體真是極為柔軟又富彈性,特別是這堅挺圓渾的胸脯,觸手感覺極佳,真是楂捏多久也不厭,唯一美中不足便是被衣物阻隔,不夠妲己的自然肌膚滑溜。

經歷了十五分鐘的溫存,我們一邊在騰雲駕霧中欣賞日落美景談心,一邊親吻及愛撫,真是未曾插穴已銷魂;但我有點擔心身為凡人的妲己受不了長期在高空會有高原症,而且快將日落無光,便帶妲己飛往一山明水秀之處。

此處在一深山之腰,花草茂盛,旁邊一道清溪流泉,水色清澈見底,望眼遠處則怪石叢生,人獸罕見,真可說是人間勝景;我們趁還有殘陽餘輝時,追逐嬉戲其中,香汗淋漓的妲己,身上的體香竟招惹四處的蜜蜂與蝴蝶,我才知道原來真有人可招蜂引蝶,不是文人虛構。

此際漸漸日落西山,雖尚未漆黑一片,而且以我的神眼,視物當然不受四周光線影響,但妲己卻不同,於是我施法在四周的花木中,灑出一些吸引螢火蟲的物質,慢慢引來無數的螢火蟲,不單把四周照亮,螢光下比之斜陽更覺浪漫。

我見此時妲己有些口乾的樣子,體貼的我便施法,採來方圓三裡的花汁蜂蜜,當妲己喝完這些清香甜美的特飲,連心裡也甜出來,對我更添愛意。

我當然不放過現在妲己更香甜的小嘴,在擁抱深吻期間,妲己碰到我腰間的笙簧;唇分後便好奇問道:「此乃何物?」

我拿出笙簧,感到此神物能自動奏音,否則上古經常展開男女歡會,女媧何來有閒每次也自己吹奏此器?我想有音樂助興也不錯,便道:「不如讓此笙簧奏樂。」

之後拋出笙簧上天,笙簧便自動吸入清風,並奏出悅耳柔揚,又動人心弦的美妙樂韻,連四周的景物也好像變得更美。

此時只見妲己滿臉春意,神態似醉非醉,眼眸滿是挑逗之意,一條丁香小舌忍不住輕舔唇邊,雙手正把自己身上的衣衫緩緩脫下,像似沒法再忍身上的慾火;我奇怪本是純情少女的她,為何會突然如此?

隨即明白這是笙簧之音作怪,王轂的〝吹笙引〞有雲:

媧皇遺音寄玉笙,雙成傳得何淒清;

丹穴嬌雛七十隻,一時飛上秋天鳴;

水泉並瀉急相續,一束宮商裂寒玉;

旖旎香風繞指生,千聲妙盡神仙曲;

曲終滿席俏無語,巫山冷碧愁雲雨。

正是描繪女媧的笙音,最能激起心中的感情波濤,達至巫山雲雨的結果。

我便看著妲己自行把身上的衣物一件接一件脫下,首先是雪白碎花的薄紗外衣,之後是粉紅加淺藍色的腰帶,再來是白底銀花粉紅邊的上衣連長裙,跟著是粉紅白花的肚兜,最後是雪白的褻褲;而我自己只需默念脫衣咒便解除一切。

只見身無寸褸的妲己,全身如白玉凝脂的胴體,比剛才隔衣透視或泥偶吸引得多,一對大小適中,剛好盈握的淑乳,沒有衣物包裹下呈雪梨型,乳蒂還是嬌嫩的粉紅色,乳房對下隱見幾根胸骨,可說骨肉均勻之極,在性感之中又見骨感之美。

妲己的雙峰配合極幼又有如無骨的小纖腰更見凸出,現在無衣物包裹及再看清楚,上圍該達三十四吋半D,並非剛才被衣衫緊包下只像三十四吋C,另外由於纖腰極幼,一對玉峰比之其她三十六吋D上圍的也不毫不遜色。

此際:媧笙之音引情慾,傾國艷女自獻身。
弄盡絕色百美圖-妲己(六)

再往下看,妲己下體的陰毛不多,只是清清淡淡呈小長方型,給人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而且色澤烏黑亮麗,配上雪白的肌膚甚是耀眼奪目;雙臀直如上天明月,一雙四十吋長的美腿纖巧修幼,曲線形狀均非常秀麗,連晶瑩的腳趾也像一棵一棵的葡萄;全身冰肌玉骨,還散發一種青春又純潔的氣息,全身上下各處真是沒有可挑剔的地方。

當我愛撫妲己的嬌軀,只覺在柔軟中極富彈性,肌膚光滑如緞,滑溜程度能與玉石琵琶精一比,但同時亦給人一種吹彈可破的感覺,更勝玉石琵琶精。

我溫柔地問:「愛妻願把身心也交給為夫嗎?」

被笙音影響的妲己沒有作聲,只是點頭示意,本來對處女極是溫柔體貼的我,向來也會先盡情愛撫才插入,可是這妲己天生有種與別不同的誘人魔力,我可以確肯紂王亦是對她立即便插。

我把數片荷葉及蓮葉等鋪在泥上,便讓一絲不掛的妲己躺在葉上,雙手把她的一雙修長玉腿分開,只見粉紅色的陰唇內微現光澤,看來這女媧的笙音比之催情性藥更有奇效,於是我把已硬的肉棒在她陰唇輕磨幾下對準,便立即插了進去!

妲己難忍破處的裂身痛楚,慘叫一聲:「呀∼」,婉轉悲啼,之後梨花帶雨,沒法強忍淚水從眼內流出;而此際百美圖又出現在不遠之處,圖中新增了一個痛楚難堪的妲己活像。

我只覺妲己的陰戶豐滿狹窄,陰道皺紋層疊,肉芽異常地多,肉棒一進其中便被緊緊包含,在她破身極痛之時,陰道更出現痙攣收縮,使一進內裡的肉棒同時被全方位擠壓磨擦刺激,興奮得差點便要射出。

我立即暫停推進,一來為免自己早洩,二來當然是為了妲己,之後吻上妲己這香滑的櫻嘴,傳過一口仙氣助她減痛療傷;只見妲己的愁眉稍減,長長呼出一口香氣,看來已平復了不少;我亦忍不住繼續進發,去探索她這極品的秘道到底!

當我繼續推進之時,發現妲己的陰道確是美妙無窮,而且由於皺紋層疊,從不同角度或用不同力度抽插,便會產生不同的感受樂趣,真是精彩絕倫,又百插不厭;而且現在極痛的表情稍退,更惹人生出插她的樂趣快感。

同一時間,我學剛才玉石琵琶精所用的挑情手法,右手用彈、挑、夾彈、滾、雙彈、雙挑、分、勾、抹,摭、扣、拂、掃,輪、半輪等指法,左手則用揉、吟、帶起、捺打、虛按、絞弦、泛音、推、挽、綽、注等技巧,不停在妲己的身上挑逗。

只是插了十多下,妲己的陰道內裡又如蠕動吸啜,使肉棒盡情迷失其內,她這極品中的極品陰道,紂王的三千後宮也肯定無人能及,而且更有莫大的差距,才會出現三個月獨寵妲己一人不上朝,之後多年仍獨霸後宮之果。

雖然我只是緩慢抽插不敢太大力,而且亦不敢插得太深,以免剛才一口仙氣也壓不住妲己的撕裂之痛,可是由於插在她的極品絕世奇陰實在太過刺激及享受了,我抽插不到五分鐘,便感興奮莫名而激射!

事後擁有女媧神能的我立即梅開二度,今次由於有陽精的潤滑,除了抽插更為順暢,妲己的陰道又像生出另一種變化,我便忍不住要大力地幹!

但在妲己方面,今次雖非首次破處,可是對於我在抽插中加大了力度,仍是痛楚不已,於是我又再傳她一口仙氣。

今次雖然肉棒已有些適應妲己的絕世奇陰是如何刺激美妙,可是由於加強了抽插的力度,內裡竟又像產生新的變化。

我捱不到六分鐘又已連橫激射!這妲己的身軀,就像一具天生專門吸精的奇器。
有詩為證:

綾腰細細風拂柳,櫻唇濡濡雨潤芳;

恩承蜜壺品佳釀,笙音旖旎動情心;

情到濃時逸興湍,巧托玉體荷為床;

溫馨軟肉風做被,碧山青青交鸞鳳。

慢送玉莖入花房,房中奧妙無窮盡;

淑乳挺挺掌中握,水乳交融成一體;

一根掀起千重浪,浪高風緊激潮蕩;

高潮疊起猶未盡,百精匯聚歸一穴。當我想立刻再梅開三度之時,只見初次破身的妲己雖有仙氣護陰,可是卻有點受不了第三波的擊浪,正當我考慮是否再傳仙氣以來多一次?或是讓她好好休息一會才再來之時,只覺有三道妖氣在附近出現,正是玉石琵琶精與九頭雉雞精,另一道充滿狐媚更勝二妖,自是千年狐狸精無異。

我道:「妲己愛妻,現在好好休息一會。」便又口對口傳出一道仙氣,不過今次卻是使妲己安睡的。

待妲己失去知覺而甜睡,我道:「玉石琵琶精、千年狐狸精及九頭雉雞精現身吧。」

其中玉石琵琶精仍是剛才幻化的人形美女,其餘二妖則是妖魔真身;只見這千年狐狸精的本體是狐頭人身,一雙狐眼極媚極淫,身材曲線極為誇張,三圍該是四十吋K、十八吋、三十五吋,豐滿的圓臀上,還有九條狐尾巴不停擺動。

當玉石琵琶精看到妲己陰道外,還不停流出白濁的仙精,立時雙眼發亮,滿臉渴望之色,這等如一百年道行的補品,當然極為吸引這些吸精女妖,自然立即口水長流。

所謂朝廷不養餓兵,我道:「千年狐狸精及九頭雉雞精現在幻化人形,再吸吮妲己身上的精華,每妖各一半,但緊記小心別傷害妲己,玉石琵琶精不久前已吸了兩次,便讓給姊妹吧。」

玉石琵琶精當然有點不快;千年狐狸精身上發出一道黃光後,一個極為妖艷,全身充滿挑逗性,身材誇張得不似人形,連我也不知該怎麼形容的狐媚少女便出現;而另一邊的九頭雉雞精則幻化成一個風情萬種的風騷少婦,更直接來說像個妓女(一隻雞)。

之後二妖便爭著去舔吮妲已下陰的精華,我急道:「停!千年狐狸精先,只准吸吮一半。」

看著三妖幻化的人形,雖算是不錯的美女,其中千年狐狸精的人形非常特別,但卻不夠自然,其餘二妖的姿色與妲己更是有很遠距離,於是我便想到好方法去幹這三妖。

我在地上拿了兩堆泥土搓揉,然後熟練地再塑出兩個外形有五、六成像妲己的泥偶,施術變為兩具沒有靈魂的人形泥偶,再經修改整理,用了十多分鐘便做出兩具比第一次更高質的泥偶,與妲己真人已一模一樣。

古有女媧摶土造人傳後世,今有本人摶土造女供淫樂。

此時兩妖已吸盡精華,嘗到好處的三妖當然全身慾火;我道:「千年狐狸精附上妲己真身,緊記千萬別傷害她的元神,讓她繼續安睡便可,玉石琵琶精及九頭雉雞精則附上兩具泥偶身上。」

只見妲己被千年狐狸精上身後,全身也散發一種無形的吸引異力,胸口乳房微漲,變得更尖更挺,由雪梨型變為竹筍型,而且乳蒂更凸,纖腰更幼,臀部更盛,現在的三圍已變為三十五吋E、廿二吋、三十四吋半,最特別還是陰阜之處還長出不少陰毛,成濃密非常的倒三角形。

當狐妖妲己慢慢地張開一雙美眸,盡顯百般嬌媚,轉秋波如彎月鳳目,眼角裡送的是嬌滴滴萬種風情,微啟朱唇似一點櫻桃,舌尖上吐的是美孜孜一團和氣,輕喚一聲〝嗯∼〞,已達勾魂懾魄的地步。

狐妖妲己除了足可殺死人的媚眼媚音外,每一個細微動作,每一次擴胸呼吸吐氣,甚至讓秀髮隨風飄蕩的媚姿,舉手投足均是撩人之極,真是桃花難寫溫柔態,芍葯堪方窈窕妍;一看到她,除了與她雲雨大干連場之外,不會有其他的想法,這便是千年狐狸精的妖魅魔力。

但另一方面,這狐妖妲己同時又給人一種天真清純的特別氣質,當然是這千年狐狸精並非把妲己的元神吞食,而是與她二合為一,故亦同時具有人類妲己本身的少女氣質,給人一種極之特別又難喻的感覺。

古往今來天下第一傾國妖姬終於正式登場,大家掌聲鼓勵!

而琵琶妲己與雉雞妲己,附身後亦分別各具不同特殊氣質,而三妖女現在雖也略有分別,亦活像三胞胎一般,當然以其中的狐妖妲己最為吸引,故我暫時無閒理會其餘二妖女,決定立即幹這狐妖妲己!

對於狐妖妲己,自然什麼愛撫前奏也不需,可是當我想幹她的時候,卻想起紂王是為狐妖妲己開苞破處,雖然我剛才已為真正妲己破身,現在再破這狐妖妲己一次是否更好玩呢?而琵琶妲己與雉雞妲己的身體是依破身後的妲己摶土所造,故亦非完壁。

三妖女見我突然停手也覺奇怪;之後我施法召來五色彩沙,當年女媧以五色彩石補青天,今日本人以五色彩沙補處膜!
弄盡絕色百美圖-妲己(七)

我把五色彩沙混於掌中禈禠稰稨,緊綧綹緇合掌施法練制,這彩沙當然比彩石易練得多朅朢榰榗,膍膆臧臺事實上區區三女的處女膜比之青天當然易補得太多了。

不用廿五秒後掌隙已透出五色彩光,我打開雙掌鳳鳲鳶鳴,瑱瑭瑤瑵從掌心發出三道五色光芒,分別射進三妖女的陰道之內甃甂甀甄,槊槔榶槐修補為五色處女膜。

看著現今三位外表擁有傾國之姿的絕色美處女,內裡卻是妖魔中最淫蕩的三妖女慘慚慬愻,碭碧碫磁我那兒早起自然反應,當然要立即……嘿嘿嘿。

首要目標仍是最妖艷的狐妖妲己,我立即把她的雙腿張開,堅硬的肉棒尋到妖洞之外,便即往內裡大力一頂!

可是我練五色彩沙修補之五色彩膜竟出奇地堅韌,大力一頂也沒法撞破,我再槌擊擂鼓般硬梃闖關!

可恨竟仍沒法成功破關,今次真也自己捉蟲……唉,看著吃吃微笑的狐妖妲己,我心中有氣,立即運以鱉足撐四極之力,神棒便如天柱般立即破五色彩膜突進而入!

剛才五色沙補處女膜實是連接陰道中嬌嫩的陰肌,而千年狐狸精上了妲己的肉身後,兩者已合二為一,亦有與妲己身體相連的同一感受,當被我以天柱頂破她堅韌的五色彩膜,立即大呼叫:「呀!很痛!」

看著這個剛才還在笑我到其門而不得其入的千年妖姬,成湯的六百餘年江山便是毀在這妖姬之穴內,我當然全無憐香惜玉之心,立時一下接一下的狂轟猛插至盡!

千年狐狸精本身是妖魔界中最淫蕩之女,世間最淫賤的蕩婦恐怕也不及她千份之一,平常恐怕被龐然大物猛插也不怕,今次只因沒想到上了妲己身上,被施加五色韌膜再被天柱插破,一時間被撕裂之痛楚突然湧上心頭,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才會方寸大亂。

但隨即這狐狸精已壓下痛楚,還扭動蛇腰與我配合,相信當年紂王初干妲己之時,狐妖妲己雖有一般破處之痛,卻出奇地很快復完;她一方面有處女的新鮮感,另一方面又與其她如死魚般的處女完全不同,第一次已可共享魚水之歡,第一次已有興奮的反應配合,表現與其她妃嬪明顯完全不同,實是非比尋常的極品。

男人往往便是認為自己會把女人弄至極樂,因此得到成就感而興奮快慰,若是連第一次破身的處子也被自己干至高潮,那滿足的成就感更是難以估計;但事實真相往往也是與理想相反,試問那有處女第一次在撕裂之痛仍可得到快感?只有狐妖妲己,此女為處子之身卻有淫蕩妖魔之心,當然能成為這不可能的極品之最。

而妲己這天生的極品絕世奇陰,在與千年狐狸精合二為一後,皺紋層疊的陰道壁內裡更像長出纖纖幼毛一般,不但把本來蠕動的感覺進一步強化,加添磨擦的刺激興奮快感,更使我在抽插之際,又生出一種奇怪的瘙癢感覺,叫人真是欲罷不能。

至於原本妲己的陰道是整條痙攣收縮,可是現在的狐妖妲己,竟然每一吋陰壁也會自行活動一般,同一時間這處痙攣收縮緊夾,那處卻蠕動吸啜;而且細緻至每一粒肉芽,也有其本身意志般活了起來,變化無窮之極,就像萬花筒裡變化萬千,我終於知道,天下第一傾國妖姬的最特別之處,就是這一條萬花筒奇陰,真叫人為她斷送祖宗江山社稷也無悔。

另一方面,狐妖妲己現在發出的叫床聲,什麼銷魂蝕骨也不足形容,妲己本身的叫聲已是悅耳動聽,現在加上狐狸精更藏著野性的呼喚,挑逗人類原始的慾望與野性,何止是震撼人心弦這麼簡單?這妖精的叫床聲直是能燎動人類的靈魂!與原來不敢放聲叫嚷的大家閨秀妲己,真是天壤之別。

若大家問我有什麼比幹著狐妖妲己這傾國妖姬更使人動心入迷?我立即可以答大家:便是琵琶妲己與雉雞妲己二妖也不甘寂寞,未有我吩咐便自動加入戰團。

我本來躺在狐妖妲己身上插她,現改為坐著而插,再雙手抱起這雉雞妲己的豐臀把她倒吊,讓她的小嘴如雞啄米般,不停用這條丁香小舌舔吮我與狐妖妲己的交合之處,我再以左手緊擁她的豐臀纖腰,使她的一雙豐胸緊貼在我腰胸之間,感覺是多麼有壓迫感及充實?

而雉雞妲己的下體,便剛好在我面前不停搖晃,只見雉雞妲己的陰毛變成濃淡適宜的深啡色,比原來的妲己濃密卻不及狐妖妲己;而在她陰毛之上,粉紅色的陰唇自然嬌嫩欲滴,如牡丹初綻、芍葯迎風、梨花帶雨、海棠醉日、艷冶非常;可是最吸引我目光的,還是雉雞妲己肉壁之內,正發出明媚五色彩光的處女膜,比之天上氣候的萬千變化更為吸引奪目。

我嗅到一陣特別的清雞香味,突然感到這九頭雉雞精最與別不同之處,便是下陰的體液味如雞精,對男人更有滋補壯陽之益;而九頭雉雞精及千年狐狸精均是由動物的精靈收練成妖精,故亦有雌性動物的原始性慾本能,與玉石琵琶精本是由物件吸收天地靈氣成精,成精前沒有性慾不用。

我立即使出女媧引導別人交媾的異能,右手用彈、挑、夾彈、滾、雙彈、雙挑、分、勾、抹,摭、扣、拂、掃,輪、半輪刺激雉雞妲己的陰戶各處,間中還伸舌往她的處雞穴裡不停舔吮她的雞精。

與此同時,琵琶妲己來到我的身後,一雙玉乳緊壓在我背上,一對玉手則擁著我與正倒吊的雉雞妲己,一雙玉唇則在我頸後吻吮,並且扭動蛇腰,在我背後不停磨擦;我間中只用唇舌刺激雉雞妲己的要穴,抽出右手往後挑弄琵琶妲己的陰毛,發出〝叮∼咚∼〞的琵琶樂聲助興。

不一會,雉雞妲己被我的引導異能加上手口齊施下,全身抽搐而達至性高潮,從五色光膜的小吼之中,噴出淡黃色的雞精出來,我立即盡情吸吮。

說時遲那時快,被我狂抽猛插中的狐妖妲己,亦被我幹出了高潮快感,她的萬花筒奇陰更加抽搐扭曲,當中的滋味已遠超筆墨所能形容。

此際肉棒插在高潮興奮中的狐妖妲己,被雉雞妲己舔吮交合之處,手楂捏她的豐臀並吻吮她的五色彩穴,吸吮她的雞精,同時被琵琶妲己在後吻吮,又被雉雞妲己與琵琶妲己的兩對酥峰前後壓迫磨擦,真是快活過神仙,我也在狐妖妲己的萬花筒奇陰內激烈噴射!

出精之後我才想起剛才沒有讓狐妖妲己使出她的妖狐絕技,不過我本錢極多,漫漫長夜,今晚時間多的是,目前三妖中需嘗過九頭雉雞精的雞精滋味,味道真的非常不錯,滋補兼能增加男子性能力,可是還未插過她,當然要先插為快。

被九頭雉雞精附身後的妲己,上身與原來的分別不大,只是雙乳好像更為堅實,由雪梨形變為半圓球形;而下身的分別則較明顯,臀部變大而且更為豐滿圓渾,下圍變為三十五吋,最特別還是一雙美腿變得更窈窕修長,只是感覺她雙腿實在太纖幼了。

這雉雞妲己肌如瑞雪,臉似朝霞,海棠風韻,櫻桃小口,杏臉桃腮,光瑩嬌媚,色色動人,萬種風情,單論表面的妖冶是三妖上身後之最,全身彷彿充滿爆炸的野性,雙眼顯露一種妖欲之火。

不過我卻心知狐妖妲己的妖冶是潛藏骨子裡,剛才一次被動地干還未完全展露出來,這種深藏不露之處更是誘人,妖精畀中最淫蕩的千年狐狸精當然絕不簡單。

我從狐妖妲己的下體退出,見她正享受於吸取精華,我便躺在她柔軟的身上,真是極為舒服,比之騰雲駕霧更勝上百倍;之後我再示意雉雞妲己坐下來自己來主動合交。

當雉雞妲己用這充滿雞精的陰唇包含著我肉棒的前端坐下,可是她無論如何也弄不破這堅韌的五色彩膜,於是我雙手緊促著她這堅實的臀部,再運上撐四極之力,神棒便如天柱般向上大力一頂,突破她這堅韌的五色彩膜!

但在千鈞一髮之際,九頭雉雞精竟暫時離開泥偶妲己的肉身,免卻自己承受這撕裂破身之痛,可惡!

當我直搗盡處之後,九頭雉雞精才返回泥偶妲己的肉身,還在哈哈大笑;她隨即如雞啄米般,用她下身的雞嘴不停啄食肉棒,一下接一下地,下下啄至盡頭!

隨著雉雞妲己從左前、正前、右前、左、正中、右、左後、正後及右後九個不同方位坐下,我竟發現妲己本身的絕世奇陰,被九頭雉雞精附身後又產生新的變化,過了陰道最前端的一段,內裡竟再分出九個洞穴,想不到這妖精不只有九個雉雞頭,腹內竟還有九條雉雞陰道!

雖然我微感奇異,但既然九頭雉雞精真身有九個雉雞頭,那麼有九條陰道又有什麼奇怪?

此際:九頭雉雞有九洞,精彩之處無窮盡。
弄盡絕色百美圖-妲己(八)

而且九〝洞〞雉雞精各洞的路徑、形狀、方向、深淺均略有不同,肉棒頂進她九條不同的秘道之內,感受層次鮮明,雖還有點不及千年狐狸精的萬花筒奇陰般變化萬千,卻也有其獨有特別精彩之處。

另一方面的琵琶妲己,下身蹲在我面前,讓我好好欣賞她晶瑩剔透的玉洞內,那發出五色彩光的處女膜,雙手又再向我胸前等各處,施展她獨有的彈琵琶挑情手法,而我則間中挑撥或吹拂她有點疏落的陰毛,發出〝叮∼咚∼〞的琵琶之聲。

而在我背後被我壓著的狐妖妲己,亦同時盡力挺身並不停扭動嬌軀,用身上各處如豪乳、下陰及雙手向我施展她的狐媚之技,特別是她向我後頸吹出的媚風,弄得我在無比舒暢中又全身瘙癢,並有點想回身插她的衝動。

在我身上的雉雞妲己不停〝嗯…嗯…〞尖聲地叫床,雖遠不及玉石琵琶精般的美妙,亦遠不及狐妖妲己動人心魄的野性呼喚,卻勝在特別及新鮮,為我頂她的九個雉雞穴增添不少氣氛。

同時被這三妖女服侍挑逗真是妙不可言;在我樂得不知不覺中,便在雉雞妲己內不知那一條秘道之中,爆發出無窮無盡的精華!

剛幹完了狐妖妲己及雉雞妲己的我,當然留意還擁有五色處女彩膜的琵琶妲己,她恍然是一塊無瑕美玉,冰肌玉骨,嬌花欽語,頓歌喉百般嫵媚;外表清純比原來妲己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她,除了充滿一種如玉石般冷艷的感覺外,更加添一種惹人憐愛的病態美。

玉石琵琶精附上妲己身後,身段更為纖巧瘦削,乳房縮減了一些呈碗形,三圍變為三十三吋半C、廿二吋、三十三吋半;全身更為堅實且更有彈性,而肌膚則更光滑白溜,一對玉腿更為修長纖巧。

當琵琶妲己看到我想幹她之時,便又擺出那副羞人答答的含蓄表情,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全是欲拒還迎之色。

我推開身上正享受於吸取精華的雉雞妲已,便把琵琶妲己一推倒地,在向她施展天柱撐四極之一插破處之前,我先運神通鎖住她的妖元,讓她沒法像剛才九頭雉雞精般暫時離開泥偶妲己的肉身,以免她又避開這破處的撕裂之痛。

在琵琶妲己帶淚痛苦的慘叫聲〝呀!〞中,我便衝破一切堅韌障礙,直插這比妲己本身更狹窄緊迫又滑溜的玉洞之內,配合妲己的絕世奇陰,內裡又產生出另一種新的變化,每一條凸出的血管,也像琵琶的絃線,整條陰道也變得奇有彈性,而且當我奮力插至盡處,便會自行生出一道陰力把我彈出。

當我毫不理會這琵琶妲己的真慘叫聲中,向她這乾旱但又滑又彈的絕奇玉洞插去,在不停響起〝叮∼咚∼〞的琵琶之聲中,又再奏出〝嚦!啪!〞的擂鼓撞擊之聲,組成一首多麼奇特動人的樂章?

而在場的狐妖妲己與雉雞妲己也上前來,一邊對我施以刺激挑弄,另一邊對她們的玉石妹妹施以撫慰援解劇痛。

身為妖魔的玉石琵琶精,自然很快便適應痛楚,開始在她的玉洞內施展絕招琵琶共嗚震盪,加上在旁的二妖百般挑逗,我又再一次在暢快中噴射了!

完事後的我,心想今次該來點特別的干法,便想起女媧娘娘有七十變,可變為任何動物或物件,我亦該有三十五變,而變者可以是融合及只在那兒,該變什麼出來加添樂趣?

我想起肉蒲團的男主角未央生換了條馬陽具,於是在離開琵琶妲己的玉洞後,便施法把那兒變為一條超大型號的白馬陽具!

在白光一閃中,在場的三妖精也看到我下體變為一條長度極為驚嚇,又粗又壯非常之極的巨鞭;但身為妖魔的她們,好像是見怪不怪,完全沒有害怕之意。

但此際我又發現新問題了,便是這兒實在太龐大,在面對如此吸引誘人的三妖女面前,單憑慾念根本沒法使之有足夠血量而硬直;不過現在要吸精進補的是她們三妖女不是我,我便只是躺下,這工作便交給她們三妖女好了。

現場的三妖女當然明白什麼事,狐妖妲己便來到我下身蹲下,把櫻唇小嘴張大至超越極限,然後出盡氣力吸吮舔吹巨鞭的頂尖部位;而雉雞妲己與琵琶妲己則一左一右為我吮舔巨鞭的莖部與根部。

如此一條可供三女同時吮舔的巨鞭,恐怕非親眼所見也沒有人會相信。

妖魔界的三大淫妖各自已是不得了,更何況現在是三妖齊含?很快巨鞭便硬起為一條差點可撐天的超大巨棒,此時狐妖妲己見機不可失,便立即張開下體的狐狸嘴巴坐了下來。

狐妖妲己的萬花筒奇陰,當然沒法容納如此超大巨棒的一半長度,在旁的雉雞妲己立即挑弄巨棒的根部,而琵琶妲己則又在我上身彈撫。

今次我終於嘗到千年狐狸精的絕招,她這種野獸性的狂野奔放,比之九洞雉雞精更瘋更狂,連她身上的竹筍形乳房,也在狂舞擺動中變了形;而在她的萬花筒奇陰內,更多出了不同角度而來的拉扯之力,弱一點的人恐怕是承受不了她這種狐狸精的瘋狂搖動;但可以托梁換柱、力大無比的紂王當然可與她這妖精成絕配,而我這半神之軀當然遠勝凡人的紂王。

一條超大巨棒在狐妖妲己的萬花筒奇陰內不停強烈地磨擦刺激,加上雉雞妲己與琵琶妲己的挑弄,不久我便感到興奮,便推開身旁的二妖,改為把狐妖妲己壓在地下,並用這條超大巨棒向她的萬花筒奇陰不停大力狂攻。

此際千年狐狸精難忍性交的喜樂,九條狐狸尾巴也從妲己臀部伸了出來,還纏上我身上,當然更為刺激好玩。

在一輪猛攻狂插後又一回合結束,這是該再幹這九洞雉雞精了,她的九個雞洞,該用什麼去幹好呢?

當我從狐妖妲己的萬花筒奇陰退出一條巨鞭後,便把它融合了八爪魚的八條觸手,那兒在一道白光後,便成為八條帶有吸盆的陽具,非常觸目驚心!

但九洞雉雞精當然不怕,事實上我的八根比她的九穴還少了一條,上次是由她作主動,今次我便把她推倒,雙手抓著她一對異常窈窕的雞腿分開,八根一齊插進她的陰唇,再分別同時探進她其中八條陰道之內。

此時八穴齊插的刺激,特別是把雉雞妲己的陰壁吸吮再拉出,份外好玩,快感亦是平常插穴的八倍,即使沒有九尾妖狐及玉石琵琶精在旁挑逗,我也很快便達到超高潮,一次過八條齊射!

當我退出之時,九尾妖狐及玉石琵琶精看著雉雞妲己的陰戶,多至一次吸不盡而流出的大量精華,也是滿臉渴望之色,我便道:「九頭雉雞精便分些給好姊妹享用吧。」

在狐妖妲己與琵琶妲己忙著趴下舔吮雉雞妲己的陰戶之時,弄至還因吸精而在高潮的雉雞妲己全身扭動不已;而我則在想那兒今次該變什麼去幹這玉石琵琶精好呢?她的玉道太滑溜了,抽插之間很易會滑出。

我決定把那兒變為虎鞭,在黃光一閃,那兒比平常大上一些,最特別是在龜頭對下的隙位,長出不少皮膚中包含軟骨的倒勾,形態還非常威猛!

現代有少數人喜歡在自己的那兒加鋼珠,其中以西方人比較普遍,作用是增加磨擦的快感。

我脆在正趴下吸精的琵琶妲己身後,一條帶倒勾的威猛肉棒,便從後插進她這緊窄又滑溜的玉洞之內!

我在推進之時感覺與之前的相差不遠,可是每當慢慢抽出之際,倒勾便在琵琶妲己這嬌嫩的陰肌中一勾,彷彿勾出她的琵琶絃線,感覺非常特別又刺激得多!

如此抽勾了一會,我又改攻琵琶妲己的肛門,琵琶妲己在沒有心理準備下又一次受到撕裂的破肛之痛!

可是妲己本身的陰道極為特別罕有,她的肛門當然不及絕世奇陰好插,我也只是貪新鮮而一試,但不知不覺中,又再一次爆發了!

有詩為證:

摶土造女供淫樂,練沙補膜為過癮;

五色彩膜極堅韌,撐天神柱插破之!

狐狸妖姬艷傾國,勾魂奪魄聲銷魂;

奇穴更像萬花筒,千變萬化歎無窮。

雉雞精有九個洞,各有不同妙趣奇;

雞精滋補又美味,坐蓮吞棒如啄米。

玉女擅於扮清純,冰肌玉骨拒還迎;

擂鼓配合洞仙樂,琵琶震動夾棒爽。

身具神法可變化,倍添情趣創新招;

三美齊舔一巨鞭,熱血奔流沖跨下。

馬陽具插狐狸精,大棒迫爆奇淫穴;

狂野奔放陷瘋癲,九尾齊纏鎖心弦。

八爪魚對九洞雞,九穴只餘一道空;

吸盆拉吮嫩陰肌,精爆滿戶二女吮。

虎鞭威猛從後刺,倒勾扯出琵琶弦;

插完玉洞再開肛,不曉今夜干多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