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兒子和他媽媽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不久,我這電器行就成了省城裡小有名氣的電器行,很多人到我這來買電器,到

  (一)

  我以前只是鄉下一個窮教書的,但在二十五歲那年,我心愛的妻子不幸去世

了,我傷心之餘,帶著只有三歲的女兒紅紅,來到了省城裡。我先是在一個電器

攤上打工,後來攢了點錢,我就和別人合夥開了個電器專賣行,由於經營得當,

不久,我這電器行就成了省城裡小有名氣的電器行,很多人到我這來買電器,到

了三十一歲那年,我的事業頗有小成。電器行規模不斷擴大,我已經是人前人後

的老闆了。

  就在這一年,敏儀進入了我的生活,她原本是電器行裡的收銀員,但她美麗

和大方吸引了我,她真的很像我的前妻,她們都很穩重,不太愛說話,一看就是

端莊的大家閨秀。我不知道我是真愛她還是愛她像我的前妻,總之,在她二十二

歲那一年,我們結婚了,老闆要追員工總是比較容易的。紅紅對她的後媽既不反

感也無好感,我知道,女孩總是這樣,畢竟這不是她的親媽,雖然敏儀對她也挺

好的。有一天紅紅對我提出要住校,我沒有反對,紅紅一直以來就是個很有個性

的女孩,我知道她遲早是要離開這個家的。孩子長大了就該飛走了。

  敏儀對我很好,她並不在乎我比她大了近十歲,婚後的日子很好,在我的努

力下,很快,敏儀就懷孕了,十個月後,我們有了一個可愛的男孩。我給他取名

小龍,我王家算是有後了。

  我對小龍很寵,敏儀也一樣,要什麼給什麼,簡直像是個小皇帝一樣,有時

我不免擔心小龍會變得很霸道,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卻不像別的孩子一樣,他很

乘,不亂鬧,平時總是老實這看看那瞧瞧。看著他,我不知不覺又充滿了力量,

我得為他準備一筆很大財富,讓他長大後能過著衣食無憂的日子。我更加拚命地

打理我的電器行。不出兩年,我在這個城市裡已經有了四家連鎖店。敏儀就專職

在家裡帶孩子了。

  一眨眼,很多年過去了。小龍已經是個十五歲的小夥子了,長得很像我,就

是性格不像,像個女孩子似的,愛跟他媽媽在一塊,我想可能是平時我很少在家

陪他的緣故,不過,文靜點也好,不會去惹事生非,不像我好友阿發的小孩,一

天到晚在學校裡打架,老師天天來家訪。弄的阿發頭疼不已,老是羨慕我有個乖

兒子。我也知足了。

  日子過得還不錯,但是家裡卻慢慢地起了變化。

  有天早晨,我起身去洗手間時,看見妻子正在洗臉,我那十五歲的兒子在後

面摟著母親親熱。這些天我常見他這樣。還是小孩子脾氣。我不以為然地笑道:

「小子你在幹嘛?吃你媽豆腐呀?!」

  兒子望著母親,轉過頭對著我嘻嘻一笑,走了。

  敏儀瞪了我一下,嗔道:「怎麼?妒忌兒子啦?在空就多在家陪陪我們。」

  我看了她一眼,說:「我也想呀,可是一家老小都得靠我吃飯哪。」

  敏儀走了過來,笑道:「我的大老闆,沒這麼嚴重吧。」

  我把她拉了過來,她今年三十七了,但比以前更加美麗迷人了,身段一點都

沒有走樣。我不由得心下一熱,在她屁股上拍了拍,敏儀推了推我,嗔道:「得

了,老夫老妻了,別讓孩子看到了。」

  「嘿,小龍都能那樣,我拍一拍就不行了。」

  「好了,你呀,人家還小呢。他從小不就是跟我的嗎,你該上班去了。」

  我一看表,喲,是快到點了,我匆匆地洗了臉,穿了衣服就出門了。敏儀和

小龍站在門口,和我說再見。這母子倆近來對我挺好,以前只是敏儀一個送我,

最近連小龍也常到門口來送我了。看來這孩子真的是長大了。有家的感覺真是好

呀!我躊躇滿志地上班去了。

  來到公司,員工們早已開張了,一般早上的客戶很少,我們只做一下準備工

作。進了辦公室,阿發已經在那了,他邊對著電腦看新聞,邊對我說:「老大!

我昨天看見嫂子和一個男人上街去看電影,好親熱喲!」這傢夥,每天見到我就

會用我們這對老夫少妻來開玩笑。我不以為忤,他也肆無忌憚。

  「喂,老大。我正說你呢,沒一點反應?」這小子又來勁了。

  「得,信你了,你看清那是誰了沒有?」

  「看清了。」

  「誰呀?」我只好跟著他鬧了。

  「小龍唄!哈哈哈!」阿發說著。自己就笑了起來。

  我不理他,坐在了椅子上,看下個月的進貨計劃。這小子還沒完,又湊了過

來。「我說老大,你現在行不行呀?嫂子這麼年輕,你可不小了,不會有損我們

男人的形象吧。要不要我給你弄點偉哥之類的?」

  我笑了笑,不理他,不過說老實話,這麼多年來忙著做生意,真是有些力不

從心了,還好敏儀對這方面似乎不感興趣,平時也沒怎麼樣。我也不想讓那些壯

陽的藥品壞了我的身子,這個死發仔。

  阿發看我不說話,又笑了一陣,就忙著工作了。

  不一會兒,秘書小張進來跟我要軟盤,她昨天拷了一份今年第三季度的預算

案給我,我拿回家修改了一下,今早跟敏儀一鬧,我就把這件事忘了。軟盤沒拿

來。得,反正剛好有些事要到工商局一趟,於是我決定回家拿磁盤,順路去一趟

工商局。

  驅車來到家門口,這時兒子匆匆走出來,見我就愣了一下,趕忙低了頭,我

說:「快點啦!小龍,你怎麼搞的,這麼晚,你不是早起來了嗎?」兒子嚅嚅的

也沒多說,拿了他的山地車就走了。

  我脫了鞋走進家裡,見客廳地板倒是拖過了,但各睡房卻沒拖。兒子的房間

整理得不錯,但我們的主臥房卻還是一團糟。唉,敏儀忙了一早上,就做了這點

事啊?「小儀!」我大聲地叫著。

  「啊,是你呀,你怎麼回來了?」敏儀的聲音從衛生間裡傳了出來。怎麼搞

的,今早不是洗過了嗎,怎麼現在又進去洗了?

  我也懶得再想了,進書房拿了軟盤,這裡敏儀從衛生間裡出來了,頭髮亂亂

的,臉也紅紅的,「你在搞什麼嘛,讓小龍這麼晚才去上學,你這做媽的要提醒

他。」我說。

  「好了、好了,他說有點脖子疼,我幫他看了一下。」敏儀說著,眼睛也沒

敢看著我,一下從我身邊走過去了。

  「你好好收拾一下屋子,我去了。」我說著。

  拿著軟盤剛要出去,電話鈴響了,我拿起來聽,原來是兒子學校的老師打來

的。她說小龍最近經常遲到,還曠過兩節課,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雖然我心裡

也有點火,但我還是回答說小龍近來身體不好。老師說今天小龍又遲到了二十分

鐘,現正被值班老師截在門口,我請老師讓兒子過來聽電話,說了他幾名,其實

我還是疼兒子的,老來得子嘛,小龍認了錯,然後掛了。

  晚上他放學回家,我自然要把他教育一番,問他為何老遲到。敏儀替他解釋

說:「他最近經常不舒服嘛!」

  我說:「你別太縱壞了他,我看他是懶!」

  一直低頭不語的兒子聽了笑笑,沒有反駁。不過,我也怕兒子真有什麼病,

又說:「如果真有什麼不舒服,就去醫院檢查一下。」

  妻子說:「對啊,改天媽帶你去醫院看看。」

  小龍應了一聲:「好啊」就又低頭吃飯了。

  第二天早晨,我臨出門前特別叮囑兒子:「吃完早餐就去學校,別拖拖拉拉

的。」小龍點了點著,母子倆照例送我出門。

  到了電器行,忙了一會兒之後,我打個電話去學校:「李老師嗎?小龍今天

沒遲到吧?」

  李老師回答:「沒有。老王,看了你昨天教育過他了。」

  「哪裡,還是要多靠你們老師啊!」

  我接著就吹噓一下自己如何督促兒子上學的功勞。李老師聽了半天,說道:

「不過他最近精神不太集中,上課老是走神,你要問問他,到底是什麼原因。」

  「好的,謝謝李老師。」我掛了電話。阿發就這小子馬上就湊了過來。

  「哈哈,老大,你也有今天!怎麼樣,老師告狀的滋味如何?」

  「得了,我們家小龍可不是打架,小孩子,上課不專心。不知道為什麼。」

我說著。

  阿發一聽又來勁了,「嘿,老大,虧你還是個男的,你平時不關心兒子的?

你也不想想,到了這年齡,為什麼精神不集中?」

  我看了看他,說道:「為什麼?我真是不知道。」

  「啊喲,我的大老闆,」阿發一拍大腿,「青春期呀,老大!你不也經歷過

嗎?」

  對呀,阿發這麼一說我還真通了,這孩子今年有十五了,早到了青春期了,

肯定是想女孩子了,唉,可以理解,以前,我們也這樣過來的。我心裡想著,就

舒服多了,再過幾年就沒事了,人嘛,都要過這一關的。只要他不做什麼壞事,

跟著別人學壞就行了。

  晚上我隨便跟兒子問了一些學校的情況,然後問他為什麼上課精神不集中。

他不吭聲,只說:「我以後改就是了。」

  這小子,不說實話。其實我也知道,誰會說實話呢。我只是找找父親的威嚴

而已。晚上睡在床上,我又問敏儀兒子近來的狀態,敏儀說:「沒什麼特別的,

你不要亂想,男孩子,長大了總會這樣的。」

  這跟阿發說的不謀而合了,我放心了。她還叫我以後不要太操心,兒子她會

看好的。我想也是,敏儀也很疼兒子,何況她和兒子很親近,有什麼事兒子一定

會跟她說的,她也不會對小龍的不良行為坐視不管的。

  這一夜莫名其妙地沒有睡好,我想了想,覺得我有一定的責任,我有點擔心

兒子萬一在外面交了壞朋友,又不跟他媽媽說,就不好辦了。他可是我王家的獨

根苗呀,我也一把年紀了,以前我對他可能不太關心,現在要好好關心一下兒子

了。從這以後,我要開始注意兒子的行為,嚴父慈母才能出好兒子。青春期的孩

子問題特別多,我要留心,於是我暗暗下決心留意兒子。。當然,我不敢跟敏儀

講,免得她說我干涉兒子的人權,到時反而有損我這做父親的形象。

  過了幾天,剛好有點空閒,我借了阿發的新車,用他的車當個掩護,我到了

公司後,就自己開著阿發的車到家裡樓下拐角停住。阿發的車貼了太陽紙,外面

看不見裡面。我坐到後排,即便從正面沒貼紙的地方也不容易看見我,就算看見

了也看不清楚。

  不久,兒子急匆匆跑下來,邊跑邊扣鈕扣,頭髮亂亂的,臉還有點紅,推了

自行車就走。敏儀在陽台上說:「別騎太快了,還有時間,路上小心呀!」我把

腦袋靠到車窗了,擡頭往陽台上看,敏儀穿著睡衣,頭髮蓬鬆,正望著兒子遠去

的背影。早上我出門時,她已經把睡衣換下了,還繫著圍裙做早餐,現在怎麼又

換衣服了?

  我開車跟在兒子身後,看著他用力踩著,飛快地向學校去,一路上都目不斜

視。一點事沒有。也沒見跑到什麼別的地方去交壞朋友。

  第二天我又跟了他,這一天他很按時,早早地就下來了,下樓時衣服整整齊

齊,敏儀在陽台上送他時也是穿得整整齊齊的,和我早上出門時看到的一樣。怪

了,又和昨天不一樣了。

  為什麼兩天會不一樣呢,前一天為什麼他原本著裝整齊,隨時可以出門上學

的,但出門時卻又衣冠不整?我感到問題出在家裡。我忽然間非常想知道到底家

裡有什麼事,於是我決定在家裡找個藏身的地方裡

  第三天敏儀在廚房裡做早餐的時候,剛好兒子上廁所,我趁機打開門,說聲

:「早餐我不吃了,我走了。」但我沒走,我「呯」地關上門,然後急忙躲進自

己房間床底下。一家之主要躲在床下,真是可笑。

  過了一會兒,嘩嘩的水聲響起,兒子從廁所出來了。兩人坐在餐桌邊,敏儀

說:「你爸今天好怪,像趕什麼似的,沒吃就走了。」

  兒子說:「可能他有什麼急事。」

  敏儀沒有說什麼,兩人於是開始吃早餐。餐廳裡,傳來母子倆低低的說話聲

音,聽不清說什麼,但可以感到語氣很親暱,敏儀不時發出咯咯的輕笑,我從床

底探出頭,剛好可以看到餐廳的一角,他們母子倆坐得很近,幾乎挨到了一塊,

兒子還把腿蹭到了妻子的腿上,太粘乎了吧?敏儀也真是,這樣寵他。

  吃著吃著,兒子的手伸了下來,撩起了妻子的裙子,摸到了妻子的大腿上,

還來回的撫著。不會吧,我只感到頭一下就脹了起來,這小子,怎麼這樣!

  「好了,快吃吧,要上學了。」敏儀嗔道。

  「媽,」小龍撒嬌道,「今天還早,你不是說可以隔天來一次嗎?」

  「你呀,整天想著這個,還不認真學習,你爸都說你了。」敏儀說。

  「我知道,現在我很認真的,期中考試我一定會考好的,媽你放心好了,我

向你保證。」兒子拍了拍胸脯。

  說著大腿又蹭到了敏儀腿上,我看到敏儀的手環住了兒子,兒子順勢坐到了

妻子的雙腿上,兩個人摟在了一起,我可以聽到他們「嘖嘖」的親吻聲,天啊,

我只覺得天旋地轉,真想馬上就衝出去,可是,這,這叫我怎麼說呢,一個是我

的獨根苗,一個是我心愛的妻子,我,我能怎麼樣呢,如果我衝出去,我下得了

台嗎,會怎樣收場呢。我忍住了,不能出去,實際上,我是不敢出去。

  敏儀推開了兒子:「你下樓去看看你爸的車還在不在?」

  兒子興沖沖地一陣風似地跑下樓,簡直充滿活力,不到半分鐘又衝回來:

「走了!」

  「嗯,那關好門。」敏儀說。

  兒子關上門,馬上撲到了媽媽的懷裡,「別在這裡」敏儀說道。

  「那,到我房裡,好嗎,我們還沒有我房裡過呢。」兒子說。

  「好吧!」敏儀答應了。

  然後,我看見兩人的腳,慢慢地走向小龍的房間,走得真的很慢,走走停停

的,然後消失。接著聽到房門關閉的聲音。不一會兒,就聽見兒子的床重重地響

了一下,我的心一下沈到谷底。

  我這心裡五味交陳,趴在床底,似乎連動一下的力氣也沒有了。腦子裡一片

空白。不久,又聽到房裡傳來了一些聲音,那是、那是那種大人做事時的聲音,

很激烈,還有小龍粗粗的喘息聲,敏儀也是喘著氣,還不時地輕聲說:「輕點,

別急,輕點,別太累了。」但那激烈的聲音依舊,小龍一定很賣力。

  我的手都顫抖了起來。又過了一會,那邊才慢慢地靜了下來。房門開了。我

聽到母子倆低語著,匆匆走出來。當他們的腳進入眼界時,我發現敏儀的高跟鞋

不見了,赤著雙腳,兒子的皮鞋換成拖鞋,襪子也沒穿。

  「快點吧,你呀,要上學了,叫你不要這麼猛,就不聽。」敏儀低聲說。

  「媽,你太好了,我忍不住嘛!」小龍說著,又湊到敏儀的面前。

  「好了,快點,上學去。要遲到了。要不,媽媽用車子送你。」

  「不用了,我說過,我是男子漢,不用媽媽送,讓同學們看見會笑話我的。

而且李老師也說過了,不讓家長用車接送。讓我們癢成獨立的好習慣。」

  「得了,你還獨立呢,整天纏著媽媽。好,去吧。」

  敏儀進了我們的房間,我注意到她今天只圍著睡衣,裡邊。一定什麼也沒有

穿,然後她坐到我頭頂的床上,吱吱呀呀地弄了一番,穿上了衣服才出去。

  「媽媽再見。」小龍說。

  「再見,路上小心。」

  門關上了,兒子的腳步聲從樓道傳來,很急的樣子。

  敏儀衝進房間,跑到陽台上,探身向下,大聲地說道:「慢點啊!路上小心

點。」

  我見她足足在陽台站了有五分鐘,才慢慢轉回來,步伐也變得懶散。在床上

坐了一會,她起身離開,聽聲音,像在外面搞衛生的樣子,只不過動作很慢,做

做停停。偶爾也進房間來,打開衣櫃,又關上。

  過了很久,我聽她拔電話:「喂,梅姐啊?人到齊了沒有,我好了,我馬上

來。」我知道她要到她的姐妹們那裡去打麻將了。很快,她鎖門出去了。

  聽到樓下奧拓車的車聲遠去,我才從床底爬出來。

  餐廳已收拾好,椅子都靠了桌。兒子的房間,一切都整整齊齊的,垃圾桶也

清乾淨了。來到浴室,我看見妻子的內褲掛在衣架上,還在滴水,鏡子上霧氣還

沒散盡。我又看了看垃圾桶,發現特別滿,心裡一動,走過去仔細翻查。找到的

東西再一次我手腳發軟,心跳得像要裂開:幾團沾著粘液的衛生紙,一個絞成一

團的避孕套,套裡,有透明的液體,摸上去,居然熱乎乎的。我一下就癱坐在地

上。

  晚上回家,看著兒子和妻子,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但是為了面子,我只有

忍氣吞聲,看看再說吧。敏儀感覺到了我的變化,晚上在床上時,我背對著她,

她很主動地靠了上來,熱乎乎地身體粘著我,「怎麼了?臉色不太好。」敏儀關

切地問。

  「沒什麼,可能太累了。」我掩飾道。

  「那我幫你揉一下。」

  還沒等我說不要,敏儀的雙手已經揉到我的雙肩,她豐滿的雙乳頂在了我的

背上,很柔軟,我心下一動,不由得想到了早上她和兒子在一起的情形,我原本

以為我會生氣,但很奇怪,我竟然感到有點莫名地衝動。說真的,我很久沒有和

敏儀做愛了。

  我控制著不讓自己再想,但是早上那種吱呀吱呀的床響卻總是在耳邊迴響,

我忽然一翻身,壓在了敏儀的身上,我的下身硬很厲害,真的是很難得。

  敏儀也感覺到了,她雙手摟住了我的脖子,嬌羞地嗔道:「不是吧,怎麼這

麼厲害了?」

  我沒說什麼,也不想說,我只感到有種煩燥要發洩出來,我粗暴地扯開了敏

儀的睡衣和內褲,分開了她的雙腿,然後用力地朝她的那裡頂,「啊!」敏儀輕

呤了一下,「死人,慢點嘛,這麼急?」

  我喘著粗氣,不管她,只是一味地往裡邊插,敏儀的陰道裡還很乾澀,我進

得也很難受,但是聽到她的呻吟聲,我就有種報復她的快感,我拚命地頂,不久

就進到了敏儀的最深處。或許敏儀也感到對我有點內疚,她很快就開始熱情地迎

合我,腰扭得像蛇一樣,難道她和兒子在一起也是這樣?我被刺激得更來勁了,

咬著牙狠狠地插,每一次都直達花心,很快敏儀就開始呻吟起來,她的那裡邊也

分泌出不少的淫水,真的很舒服,我好久沒這樣了,我大力地弄著,把床都弄得

「吱呀吱呀」響,幾十下之後,在我還沒想射的情況下,那種快感就襲來了,我

還是忍不住把積了兩個多月的精液射了出來。敏儀緊緊地夾著我,享受著這最後

的一絲快感。

  我喘著大氣倒在了敏儀的胴體上。她溫柔地撫著我的背,說:「老實說,今

天受了什麼刺激,怎麼突然這麼厲害起來了?」

  我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沒什麼,好久沒來了,再不來,弄不好我的老婆要

跟人跑了。」

  「你呀,累了就別這麼蠻幹,亂說些什麼呀!」她嗔道。

  「我們好像很久沒做了吧,你平時想不想?」我開玩笑地說。

  「得了,老不正經的,我想,想又怎麼樣,孩子都有了,還想什麼呀,老夫

老妻的,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什麼問題?想拿這話來壓我。」敏儀說著笑起來。

  「你是不是想我有問題?」我作出一點笑反問她。

  「你嫌棄我們母子倆了。」敏儀嘟起了小嘴。

  「好了,睡吧。」我自己反到沒話說了,其實說真的我還沒想清楚該怎麼辦

呢。一陣發洩之後,心情好像又平復了不少,我也就低頭睡了過去。

  第二天起來之後,我一點精神也沒有,我乾脆不去公司了,其實說心裡話,

我是不希望給他們母子倆創造機會。我躺在床上,看著他們刷牙洗臉吃早餐,小

龍臉上佈滿了失望的表情,在敏儀的推搡下才出了家門。

  兒子走後,敏儀問我要不要去看醫生,我說不想去,敏儀看看我好像也沒什

麼大事,給我量了一下體溫,很正常。於是也就放心了。

  「叫你昨晚那麼猛!」敏儀點著我的額頭說,「年紀不少了,多注意點,逞

什麼能呀!」

  我的心裡跳了一下,是啊,我都快五十的人,而敏儀卻正值虎狼之年,我雖

然很有錢,可是,有些東西不是錢能做到的,從這個角度來說,也是很正常,何

況她又沒在外邊亂來,那人還是我的親兒子哩。她們母子情深,也在可以理解的

範圍內,唉,老天啊,我怎麼會想到這上邊來,亂七八槽的,頭又變得很沈了,

想著想著,我又睡過去了。

  我就這樣在家裡躺了兩天,一點事也沒有,很平靜,到了第三天,我很不情

願地起來了,我是真的不想去公司,我真的想天天呆在家,不讓他們有機會,可

是,這事情也不能老是這樣,也許有天會有什麼新的變化,也許有天兒子意識到

這樣做的後果,他會自動停止,這樣一想,我不禁安心多了,是啊,他總有一天

會離開這個家的。家醜不可外揚嘛。公司裡好多事等著我呢,我打起精神,上班

去了。

  下了樓,才沒走開幾步,我就停住了,我忽然想回去看看她們母子倆又在干

些什麼,我真的很想看,很想知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有一股力量

又把我拉了回來。我下定了決心再看一看,不然心裡堵得慌。

  我上了樓,謊稱忘記拿東西了,進了家之後,等到兒子進衛生間的時候,我

假裝要出門,像上次一樣,「呯!」地關了門,悄悄地又溜回了自己床底。

  不一會兒,兒子就從衛生間裡出來了,他沒有回客廳,而是直接進了廚房。

很快廚房裡就傳來了他們母子二人的笑聲,我想一定又是兒子在那亂摸他媽媽的

大腿了。

  過了一下,兩人從廚房裡出來了,我看到四支腳挨得很近,一直走到大沙發

邊上,然後兩個人就倒了下來,敏儀的臉就對著我的臥室這邊,我嚇了一跳,還

好床罩很低,床底又很暗,我想她一定不會看見我,於是我繼續大膽地往外看。

  敏儀和小龍纏了一會,就推開了他,說:「乖,先吃早餐吧,小心身體。」

  「不嘛,」兒子死抱住媽媽,「媽,給我吧,我想死你了。這幾天爸爸都在

家,我都快忍不住了。今天早上學校的教室安裝電腦,我們早上放假,剛好爸爸

又病好了,我可以好好地在家陪你了。」

  「那也得先吃早餐呀!」

  敏儀說著要坐起來,沒想到兒子一下又把她按在了沙發上,「好媽媽,求你

了,先來一次了。」

  小龍說著,就迫不及待地去解敏儀的睡衣,敏儀推了幾下,沒拗過他,只好

算了,她在兒子的額頭上敲了一下,嗔道:「你呀,真不知道我上輩子欠了你什

麼,唉!」

  說著,她溫順地躺了下去,就在沙發上。兒子掀起了媽媽的睡衣,和我想的

一樣,敏儀裡邊什麼也沒有穿。兩條光滑雪白的大腿一下就露了出來,我看著也

不禁有些衝動,真是奇怪。小龍快速地脫下了自己的短褲,小夥子,真的是長大

成人了,雖然白了點,但雙腿還是有點肌肉的。我忽然間有點迷茫,這就是我的

兒子?原先小小的一個嬰兒,一轉眼就這麼大了?

  兒子伏到了敏儀身上,兩個人疊在了一起,脖子扭來扭去,在相互親吻,不

久,敏儀張開了雙腿,雙手探到了小龍的下邊,握住了他的東西,慢慢導入到她

的雙腿之間。她拍了拍兒子的背,柔聲說道:「乖,來吧。」

  小龍架起敏儀的胳膊,使勁一捅,只聽見「滋」的一聲,兒子的陰莖一下子

全根而入,小龍發出了一聲呻吟,敏儀也長長吐出了一口氣,那一瞬間,我的下

身也一下硬了起來。

  就這樣,兒子開始了上下運動,敏儀只是溫柔地親著他的臉,雙手輕撫著他

的頭髮,天啊,我第一次見到了這麼多天來我所不願見到的情形,我腦子裡一片

空白,但我的身體卻激動不已。小龍不停地往敏儀裡面插,感受著敏儀裡面的緊

縮、蠕動與潤滑。他低著頭,臉蛋在他母親的懷裡磨來磨去,「媽,你真好,我

等了好久了!」

  「好兒子,輕點,別太累了。」敏儀款款地迎合著兒子,溫順地承受著他的

衝擊,她沒有表現得很激動,她還保持著做母親的矜持。我突然覺得她像一塊海

綿,默默地吸收著兒子的青春燥動。

 幾分鐘後,小龍大動了幾下,就直挺挺地躺在了母親的身上。兩人喘了一會

氣,敏儀替他擦了擦汗,小龍的手在敏儀胸前又弄了好一陣子,才坐了起來。

  敏儀跑到廚房把早餐端了出來,兩坐在餐桌前,邊說笑邊吃起了早餐,我不

知道兒子今天上午放假,這下好了,我只能靜靜地躺在床底下了。好在底下還很

寬,我側了一下身子,稍稍鬆了口氣,跟剛做完愛似的,全身像要虛脫了一樣。

  我閉上了眼睛,聽著他們母子在桌邊說話,很快早餐就吃完了,我希望他們

能上上街,這樣我好逃出來。老天,在自己家也得逃。真是太狼狽了。

  敏儀收拾著桌子,小龍進了衛生間洗澡,我看準機會想溜,可才一探頭,家

裡電話就響了,我嚇得趕緊縮了回去。

  敏儀跑了出來,「喂,我是敏儀,梅姐呀,喔,今天呀,今天恐怕不行了,

喔,是的,我們家有點事,對,我不能過去打了,嗯,好的,好的,你們叫小芳

頂一天吧,不好意思,我明天一定過去。好的,德月樓喝早茶,算我的。明天我

一定到。BYE BYE。」這下更好了,麻將也不打了。

  電話才一掛,小龍就赤條條地從浴室裡衝了出來,「媽,你太好了!」這小

子在敏儀臉上親了一下。

  「你呀,我還不是為了你,快回去洗,要著涼了。」

  「媽媽萬歲!」兒子邊叫著邊跑回了浴室。

 (二)

  很快,兒子就洗好了,這小子,只穿了條內褲就跑出來了,敏儀拿了條大浴

巾,幫兒子裹上了,小龍馬上就抱著媽媽不老實起來,敏儀輕輕掙了一下:「傻

孩子,抱得我都喘不過氣來了。別鬧了,媽媽先洗一下好嗎?等會由你。」

  小龍這才放開了敏儀,敏儀進到了浴室裡,不一會響起嘩嘩啦的水聲,小龍

就在客廳裡走來走去,好像是等不及的樣子,浴室裡的水聲越來越大了,兒子忍

不住了,脫了浴巾就往浴室那跑。

  過了一會,就聽到敏儀的聲音:「呀,小龍,你怎麼進來了,快,出去!」

  「好媽媽,讓我跟你一塊洗吧?」小龍的聲音。

  「別………唉呀,別這樣……好了好了,別亂摸了,真是服了你了,好吧,

一塊洗吧……」

  再下去,就只聽到他們母子在浴室裡的嬉笑聲,我豎起了耳朵仔細的聽著,

居然忘記了要趁機出去,等到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只看到她們已經裹著浴巾出

來了。

  兩人的腳就這麼緊挨著,一直往我們的臥室起來,我想她們一定是抱得很緊

了。

  一進臥室,小龍就迫不及待地把敏儀推倒在了床上,只聽到重重地一聲響,

敏儀倒在了我頭頂的床上,媽的,這小子,對自己的母親也不溫柔一點,這麼急

色!

  接著就聽到小龍也撲到了床上,我的頭上響起了吱呀的聲音。

  這時我調整了一下我的脖子,無意中發現我對面的那面大穿衣鏡上,正映著

她們母子倆抱在一起的身體,這穿衣鏡就對著大床!

  我仔細的看了看,床下很暗,很難從鏡子中注意到有人,更何況她們現在那

麼來勁,不會想到有人居然會在床底下的。

  於是我稍稍安了心,好啊,我倒要看看她們平時都幹些什麼!

  就看到在我的大床上,小龍和敏儀緊緊吻在一起。

  她們平躺著,抱在一起,四條腿交叉著,小龍的手隔著敏儀身上的浴巾,在

她胸前不停地揉著,許久,她們才分開。

  敏儀擡手掠了掠紛亂的髮絲,點了一下小龍的腦門:「小壞蛋,剛才都來了

一次了,你還要來?」

  小龍又一下子將敏儀抱住:「你不知道小龍有多高興,今天終於可以好好的

在家陪媽媽了。」

  「呸!」敏儀輕啐了一下,「還不知道是誰陪誰呢!」

  說著敏儀輕輕掙了一下:「傻孩子,抱得我都喘不過氣來了。」

  小龍卻更加用力,右手在敏儀的胸前不停地亂摸,敏儀的喘息越來越粗重,

小龍把手放到了敏儀的浴巾上,說道:「媽,好不容易今天能放一個假,今天我

要好好看看你。我的美麗的媽媽。」

  敏儀看了看兒子那通紅的臉,柔聲道:「好吧,媽媽今早就隨你了。」

  得到了鼓勵,小龍馬上把媽媽身上的浴巾給扯了下來。

  敏儀的裡邊什麼也沒有穿!

  她那美麗的胴體一下就呈現在了兒子的眼著,我的呼吸也不由得一緊,說老

實話,我自己也有很久沒有這麼完整地看到自己老婆的胴體了,平時都在被子裡

做愛,反而忽略了這一點,沒想到結婚都十幾年了,敏儀的身體還是保養得這麼

棒!

  她的雙峰還很堅挺,小腹雖然有些發福了,但這更顯得她成熟而豐腴,她的

腿很白,也很長,雪白的肌膚幾乎是沒有一點暇是,我這時真想自己能上去摸上

一把,那可是自己的老婆呀!

  可現在我只能躺在床底下,看著兒子的手在敏儀身上遊走。

  小龍趴到敏儀的腳邊,弓著腰,用手撫摩著敏儀柔軟的腳踝,還用嘴唇吻著

敏儀的小腿,敏儀兩隻秀美的腳害羞地勾在一起,兩條白潤修長的腿完全裸露在

兒子的眼著。

  她雙目含羞地看著小龍,任由小龍慢慢地親吻著她的雙腿。

  小龍不斷地往上吻去,不一會,就到了敏儀的大腿根部。

  敏儀本能地夾住了雙腿,害羞地把頭轉向了一邊。

  「媽!」小龍輕輕地喚了一聲,雙手用力地去掰敏儀的雙腿,敏儀稍稍抵抗

了一下,就讓兒子把腿分開了。

  這時我聽到兒子深深吸了一口氣,這小子,一定是緊盯著他媽媽的那地方看

呢!

  兒子就這麼愣了一陣子,敏儀擡起了頭,嗔道:「看什麼看呀,有什麼好看

的?」說著,就直起了上身,夾起了雙腿,把小龍摟到了懷裡,不讓他再看了。

  這時,潔白的胸膛就裸露在小龍眼前。

  小龍一下子就緊緊地將敏儀抱住,兩隻手伸到前面,托住兩個脫穎而出的乳

房。

  頓時,一種溫熱柔軟的感覺充滿了小龍的手掌。

  小龍愛不釋手地撫弄著兩個如鴿子窩般溫暖的乳房,小龍把敏儀又推倒在了

床上,將頭低下去,用嘴含住一個嫣紅的乳頭,敏儀的嘴中發出一陣呻吟:「別

這麼大勁。孩子。」

  敏儀說著,卻將小龍的頭按在那裡。

  兒子就這麼伏在了敏儀的身上,像小時候吸奶一樣,貪婪地吮吸著媽媽的一

只乳房。

  他的手還揉著另外的一隻。

  敏儀溫柔地看著小龍,那眼光裡充滿了母愛,我想她一定是想到了小時候給

小龍餵奶的情形。

  她輕輕地撫著兒子的頭髮,讓他隨意地吻著自己那豐滿的胸膛。

  小龍的手遊移到敏儀的大腿上:「媽,真沒想到你這麼嫩,這麼軟。」

  敏儀嗔道:「壞小子,你怎麼知道這就是嫩,你摸過誰了?」

  「我只摸我美麗的媽媽。」這小子,嘴還挺甜。

  敏儀的大腿更張開了些,伸出手去解開了小龍的身上的浴巾。

  這小子繼承了我的身體架子,身板還算結實。

  小龍把手插進敏儀的雙腿之間,撫摩到一片柔軟的毛。

  敏儀用手制止住小龍,「好孩子,別摸那裡,好嗎?」

  小龍擡起了手,我看得到他手上好像有些發亮的東西,敏儀的下身還是濕的

哩!

  一定是剛才在沙發上那一次留下的!

  小龍調皮地看了敏儀一眼,敏儀的臉更紅了:「都是你剛才幹的好事。」

  說完把小龍拉到了自己的身上,她那完美無瑕的身軀與兒子糾結在了一起。

小龍趴到敏儀身上,將一根手指插到敏儀的花蕊裡,沒有受到任何阻礙。

  小龍湊近敏儀的耳朵,悄悄對敏儀說:「媽,裡面還挺濕的呢。」

  敏儀擡起胳膊遮住眼睛:「小壞蛋,別羞我了好不好。」

  敏儀嘴裡噴出的香氣一下子把小龍罩住了。

  「我的好媽媽……」小龍激動地按住了敏儀,兩個人的嘴唇馬上踫到一起,

兒子馬上就把媽媽那濕潤綿軟的香舌吸住了,熱烈地吻起來,別看他才十五歲,

這吻的動作還挺像的,好小子,平時不知道是跟誰學的。

  難道都是跟敏儀學的?

  敏儀雙手摟抱住小龍的脖子,熱烈地回吻他,使勁吸吮他的舌頭,她們母子

倆就這樣在床上忘情地吻著,貪婪地享受著對方的體溫,她們的鼻息也越來越重

了。

  良久,小龍放開了媽媽的嘴唇,向下吻去。

  敏儀閉上了眼睛,仰起了下巴,靜靜地享受著小龍的熱吻。

  看著她那很享受的樣子,我的心一陣陣地發疼。

  難道是我平時疼她太少了嗎?

  又或許是我忽略了她內心的感覺,她作為一個女人,一個成熟的女人,她的

內心會怎麼想的呢?

  我有些走神了。

  這時敏儀輕輕地哼了一下,我才從迷茫中回過神來。

  我往鏡子裡一看,原來是小龍吻到了敏儀的私處。

  天啊,我可從來沒吻過那裡呀!

  小龍用舌頭輕吮著敏儀那濃密的陰毛,並沒有把舌頭伸進她的陰道裡,也許

他也不會吧。

  敏儀發出了沈重的喘息聲,她曲起了腿,把小龍的頭夾在了雙腿之間。

  小龍在媽媽的陰毛上弄了一陣,便繼續往下,吻上了敏儀的雙腿。

  他的屁股對著鏡子,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的雙腿之間,已經長了很多的黑

毛,唉,我的兒子是長大了,他的那玩意兒已經是青筋直暴了。

  小傢夥的東西還挺大,當然,我認為,他還沒有我的大。

  這時,敏儀伸出纖纖玉手握住了小龍的命根子,揉搓起來。

  「啊,媽!」

  小龍忍不住叫了一下。

  馬上就撲了上去,壓到了敏儀的胴體上,母子倆又摟到了一塊,小龍呢喃的

說:「媽,我…我想進去了,好嗎?」

  敏儀紅著臉點了點頭,張開了雙腿,雙手握住小龍已經脹到極點的陰莖,慢

慢引導到自己的私處。

  小龍架起敏儀的胳膊,輕聲喚道:「媽媽,我來了!」

  說著使勁一捅,只聽到「撲哧」的一聲,他的陰莖一下子全根而入,小龍發

出了一聲呻吟,敏儀也長長吐出了一口氣,雙腿本能地夾緊了小龍的陽具。

  就這樣,她們靜止了一會兒,敏儀只是溫柔地親著小龍的臉,小龍只是靜靜

地插在敏儀裡面,感受著敏儀的陰道包夾的味道。

  小龍擡起頭,說道:「媽,今天我真的像在夢裡一樣。我可以好好地享受你

了。」

  敏儀的雙手捧住小龍的臉,柔聲說:「我的好孩子,今天是我的安全期,你

不用帶套了,你想怎樣就怎樣吧。可別太累了,輕點啊……」

  「太好了,媽媽……」

  小龍邊叫著,邊開始瘋狂地抽插起來,我知道敏儀雖然生過孩子了,但她的

陰道仍然很緊,內壁的肌肉一定是緊裹著小龍的陽具,小龍抽出來,然後又滑進

去,他發狂一樣的抽送她,敏儀也用同樣的節奏來迎合小龍的抽插的動作,每次

往裡插入,敏儀都挺起身來迎合著他,每次小龍的陽具都是盡根而入,敏儀也開

始了愈來愈急促的喘息,小龍的陽具很快為她的愛液所浸透。

  「龍兒,別這麼急,慢點,慢點……」

  敏儀一邊迎合著小龍,一邊憐惜地說道。

  但小龍卻沒有停,而是更加賣力地抽插起來,他大力地幹著,我的這個大床

都被他弄得吱呀野呀地響。

  直弄了差不多有幾十下,他才停了下來,伏在敏儀身上喘著大氣。

  敏儀愛憐地撥了撥小龍額前的頭髮,柔聲道:「小龍,你躺下吧,讓媽媽來

弄,好嗎?」

  小龍點了點頭,依言躺了下來,敏儀坐了起來,赤裸裸地坐到了小龍的大腿

上。

  小龍的陽具高高地翹著,敏儀握住了那根陽棍,慢慢地坐了下去,小龍抓住

了她的腰,敏儀於是開始扭動起來,她的小穴夾著小龍的陽具,上上下下地磨擦

著。

  「噢,媽媽,真好,真爽!」小龍忍不住叫了起來。

  敏儀害羞地笑了笑,雙眼眽眽地望著兒子,更加用力地扭動起來。

  她的雙手撐在了兒子的胸前,肥大的屁股忘情地扭動著。她的頭髮散開了,

撒在了肩上和乳房上,真有點野性的味道。

  我的下身也不禁硬了起來。

  誰能想到,我就躺在床底看著自己的妻子在做愛,而那個人,卻不是我。

  敏儀的動作漸漸地加快了,她的臉了佈滿了紅潮,銀牙緊咬,胸前的雙乳象

波浪一樣不停地波動著。暗紅色的乳頭一上一下地跳動著,誘人極了!

  我看不到兒子的表情,但他的喘息聲很響,他嘴裡還不停地叫著:「媽媽,

媽媽!」他甚至不斷地挺起屁股,迎合著敏儀的扭動。

  可能是剛才已經射過一次了,所以小龍這一次挺得特別久,敏儀扭得這麼厲

害,他居然還沒有要射的跡象。

  不久,敏儀也累了,她喘著氣,趴到了小龍的身上,母子倆身上汗淋淋的,

擁在一起,敏儀說道:「龍兒,你受不了了就射吧,不用撐這麼久的。要小心身

體。」

  「不,」小龍嘟起了嘴,「媽媽,我要好好地享受你的身體。我可以的。」

  「你呀,真是的。」敏儀點了一下小龍的頭,然後伸手扯過了身邊的枕巾,

替兒子擦額前的汗水。

  小龍看了看媽媽那矯美的面容,不禁又衝動起來,「媽,再來呀。」

  說著,他坐了起來,抱著敏儀的身體,兩人翻倒在了床上,滾了一滾,小龍

壓到了敏儀身上,又是一陣的大動。

  插到興處,這小子還把敏儀的雙腿抱了起來,扛到了自己的肩上,讓媽媽的

小穴把他的陽具夾得緊緊地,一陣瘋狂地抽動,弄得敏儀都忍不住呻吟起來。

  「媽媽,你真是太好了!媽媽……」小龍用力地插著,邊插還邊叫著。

  敏儀此時已經是雲賓散亂了,「好兒子,用力……啊……好……啊……好…

好呀………」

  敏儀也是跟著忘情地叫起來,她的手抓在了兒子的背上,指甲差一點就押進

去了。

  她的臀部更是高高地挺起,讓兒子能更深入到她體內。那床響得更厲害了。

我躺在床底,都忍不住要爆發了。

  「媽,我要來了!」

  小龍突然大叫了起來,動作更猛烈了,鏡子裡,他們兩個的身形像是要被海

浪給拋起來似的,兒子瘋狂地大動了十幾下,猛地一伸腰,「啊……啊……」

  痛苦般地叫著,一身的燥動,全部射入了媽媽的體內。

  敏儀此時雙目迷濛,頸項部香汗淋漓,乳房充盈漲滿,乳頭挺立,從陰毛到

大腿都濕漉漉的。

  她再也壓抑不住自己,不由自主的嬌喘和呻吟,雙腿緊緊箍著小龍的身體,

享受這最後的一絲充實。

  小龍就這樣挺了幾秒鐘,然後倒在了敏儀的身上,敏儀把兒子摟在了懷中,

潮紅的臉上,滿是幸福的表情和母愛的溫柔。

  臥室裡漸漸靜了下來,母子倆都從高潮中平復了下來,小龍依依不捨地撫弄

著媽媽那柔軟的乳房,敏儀則溫柔地替兒子拭去身上的汗珠。

  小龍抱著敏儀馨香的肉體,說道:「媽,你剛才好不好?」

  敏儀嗔道:「你這麼猛,我還不好嗎?以後別這麼用力了,當心身體,你年

紀還小,知道嗎?唉,你呀。」

  「媽……」小龍撒嬌道:「可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呀!」

  「好了,我知道了,可我畢竟是你的母親,我這樣做,不知道你爸爸會不會

原諒我。」

  敏儀說到我的時候,眼裡閃過一絲的愧疚,她輕輕地歎了一口氣,然後看了

看兒子,說道:「媽媽是真心地希望能幫你,小龍,以後你一定要好好學習,知

道嗎?不能辜負了媽媽對你的期望,如果你還不能體會到媽媽的初衷,那我這一

番心思就算是白費了。」

  「媽,我一定會好好聽你的話的。我永遠都是個好孩子。」

  小龍一看媽媽臉色不對,馬上就來安慰。

  「好了,不說了。」敏儀從床上下來,雪白的小腿就站在我的眼前,我緊張

得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小龍,媽媽要上街了,你在家休息會。」

三)

  「不,我不累,媽,我陪你上街,」小龍一下從床上跳了下來,「我精神好

得很哩。」

  「乖,你還是休息一下吧,你呀,今早就來兩次了。」敏儀心疼兒子,不讓

他去。

  「不嘛,媽,我跟你去,你不在家,我睡也睡不著,我想跟你在一塊。」兒

子撒嬌道。

  「真是拿你沒辦法。我的小祖宗。」敏儀拍了拍小龍的屁股,「好吧,快去

把衣服穿上!」

  「媽,你自己也要穿喲!」這小子,也在他媽媽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去!」敏儀啐了他一口,就披著浴巾往浴室去了。然後就聽到頭頂上兒子

在穿著衣服。

  我鬆了一口氣,全身就像是要散了架似的。我閉上了眼睛,把頭抵在地板。

靜靜地待著。我覺得自己好像是蒼老了很多,一下子身體裡一點力氣也沒有,我

沒有想工作,也沒有想別的,我就這麼待著。直到門口「呯」地一聲響,母子二

人離開了這個房子。

  我從床底上終於鑽了出來。像是重見天日一般,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我不

知身在何處。一片茫然,我看了一下我的大床,是的,是我的大床,昨晚我還在

上面睡過,和敏儀一起睡過,現在上面很亂,還留有幾根頭髮,長的短的。我不

自覺地躺了上去,上邊還殘留有淡淡的香水味,我知道這是敏儀留下的。我不讓

自己去想,但剛才的畫面又浮了上來,敏儀的胴體,兒子的陽具,母子倆的喘息

聲,總在我腦中迴盪,我掏出一根白三五,點了起來,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後吐

了出來,灰白的煙在我眼縈繞,我的腦子裡一下就清醒了不少,是啊,這個問題

我應該理智的對待,畢竟他們都是我最親的人呀。我還能怎麼樣呢,宜小不宜大

啊,這只是個家庭內部的事,怎麼說都是好辦的。是的,我應該找機會和敏儀談

上一下,不能總這樣拖下去,反而會讓我寢食難安,過不了日子。事情,總有它

解決的時候。

  我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到公司上班去了。

  晚上,當我回到家的時候,他們兩母子已經回來了,敏儀還給我買了一條新

領帶,「爸爸現在很累,我們要好好補償他喲。」敏儀對著兒子打趣我。

  我苦苦地一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看到他們母子在一起,我自己反而不自

然,雖然我是這一家之主。飯桌上,我只有悶吃飯,敏儀感覺到了,她關切地問

我,我只是說工作太忙,她見我有心事,也不好在多問。兒子倒是挺精神的,可

能是今天早上爽夠了。這下子有說有笑的,我這心裡真不是滋味。

  睡覺的時候,我猶豫了好幾次,每一次話到了嘴邊,想一想兒子那可愛的笑

臉和敏儀的一切,我這話又嚥下去了。就是開不了口,如果說穿了,會如何呢?

我會不會就失去了他們兩個,女兒如今又不在身邊。我都五十的人了,我,我還

圖個什麼呢。平時在生意場上精明果斷的我,變得優柔寡斷起來。我輾轉反側,

不能成眠。

  我就這樣在反反覆覆的猶豫中過了好多天,在那些日子裡,我不敢再躲在床

底偷看了,雖然我知道他們一定還會發生那種事,但是我真的沒有勇氣再看了,

我怕了。我盡量讓自己不要去想它。我甚至發現自己晚上對著敏儀那火熱的胴體

時,居然都勃不起來了!天啊,我真的完了嗎?

  但機會還是來了,小龍參加完了考試,放暑假了。學校決定讓孩子們到郊區

的農村去體驗三天農村生活,我知道這是個機會了,我可以和敏儀單獨相處,可

以大膽的問一下了,不能再失去這個機會了。

  那天敏儀給小龍打好了包,兩母子就上了校車,很多孩子的家長都要親自送

小孩到鄉下,免得孩子們不會安頓,學校也默許了。我借了阿發的車子,偷偷地

跟在了後面。

  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到了郊區的一個農村,孩子們歡天喜地地跟著老

師、家長進了村,到指定的農戶家中去住。我悄悄地有在一旁,看著小龍被老師

帶到了一個泥土房裡,敏儀跟了進去,我聽到她在裡邊不停地囑咐這囑咐那,很

快,當別的孩子還在緊張安家的時候,敏儀和小龍卻出來了。看著她們朝村後走

去,我心下一震,跟在了後邊。

  母子倆順著小路到了村外,農田邊上有個小山坡,上邊有很多的松樹,小龍

拉了媽媽往上走,敏儀猶豫了一下,就跟著上去了。我也只好遠遠地跟著。

  這正值暑天,兒子爬到了半坡,那兒剛好有一小塊草坪,他爬得熱了,光著

脊樑就坐在坐在草地上,敏儀一手打著傘,一手拿著手絹幫他擦身上的汗,邊擦

邊看著他笑,兒子回頭看看母親,忽然伸出手一攬,母親順勢就靠到兒子懷裡去

了。兩個人坐到了地上,一下就被高高地草給擋隹了。我沒想到樹林這麼難走,

沒有路,而且籐蔓叢生,稍不小心,就會勾住腳,發出嘩嘩聲,我只得小心翼翼

地走到可以看見他們的地方。

  我面前有棵大樹,可以擋住我,於是我蹲在大樹後邊,從石塊和草縫間看過

去。

  小龍就抱著敏儀的腰,臉都快要貼到一起了,緊抱著也不怕熱,兒子忽然回

頭看了一會,我緊張地保持不動,他也沒發現什麼。然後轉過頭去看著敏儀,撒

嬌道:「媽,我要好幾天不能看到你了。」

  敏儀一邊替小龍擦汗,一邊囑咐說道:「好了,乖,在這裡你要好好聽老師

的話,不要跟農村的孩子打架,知道嗎?東西不要隨便吃,這的東西不是很乾淨

的。平時不要亂跑出來玩,要跟別人在一塊,知道嗎……」

  「知道了,」兒子不耐煩地打斷了媽媽的話,「媽媽,這兒沒有人,給我一

次好嗎,不然我要好幾天才能看到你呢。我要憋死了。」

  「總是胡思亂想的,這大白天的,不行,我們回去,媽媽到時間該走了。」

敏儀說著站起來,小龍可不依了,他也站了起來,緊抓著敏儀的手,不讓她走。

「媽媽,就一下就好了,我真的很想的,如果你不答應,幹嘛剛才我叫你出來你

就跟著出來了?」小龍說著,還嘻嘻地笑了起來。

  「你呀,真不知道欠了你什麼,你吃定我了。」敏儀在兒子頭上重重地點了

一下。兒子馬上就抱住了她,不過她還是有點不放心,又朝四周看了一下,確認

這方圓幾里地都沒有人,才放心地回過頭去。接著收起了那把雨傘,以免讓人注

意到。

  「呀,小龍,別這樣。」兒子猴急地就往媽媽的胸前摸。敏儀想要推開兒子

的手,但是那對不老實的手已經從她的襯衣下擺探了進去,抓住了她的豐乳,她

手上的傘一下就掉在了地上。「好了,小龍,你……你要快點,好嗎,我們還要

趕回去呢。而且這可能會有人來的,知道嗎,快點。」

  「嗯……」小龍含糊不清地應著,雙手已經解開了媽媽的襯衣,接著把她的

乳罩也攫開了。「別開這個………」敏儀想擋住自己的酥乳,兒子卻搶先吻了上

去,咬住了一顆乳頭,「啊……」敏儀輕呤了一下,只好仰起頭,雙手抓著兒子

的頭髮,讓小龍盡情地吮她的乳房。

  兒子的頭在晃動,時而平緩,時而激烈,我看見敏儀臂膀上的乳罩吊帶已經

落到了肘上,整個襯衣都快掉下來了,好一陣子,小龍才把頭從媽媽的胸前擡了

起來。我注意到,他的褲襠已經高高地隆起來了。

  敏儀捧起了兒子的臉,已經是紅得像個蘋果了。敏儀也是喘著氣,輕聲地說

道:「小龍,快點,知道嗎?」

  「嗯,」兒子應了一下,然後推著母親往後退了一下,敏儀的背靠到了後邊

的一棵大樹上。

  小龍把媽媽的裙子撩起來,撩到了腰上,敏儀兩條雪白的大腿全露了出來,

她可能有些不習慣,緊張地又往四周望了一下。

  兒子可不管那麼多,他蹲下身去,把敏儀的內褲扯到了腳底,敏儀擡起腿,

讓兒子把內褲給褪了下來,然後小龍站直了身子,把自己的長褲也褪到了腳底,

他伸出右手把媽媽的左腿擡了起來,勾在自己有腰上,敏儀的陰戶一下子就張開

了。

  接著,小龍左手掏出了自己的陽具,頂到敏儀的雙腿之間,我聽見他「嗯」

地低吼了一聲,整個腰一挺。敏儀隨著身子一抖,小腿都繃直了,兒子接著連連

挺了幾下,敏儀「啊」地叫了一下,雙手緊緊地抱住了小龍的頭。

  「媽媽,你的小穴好緊呀!」小龍低聲地說道。

  「你壞!」敏儀靠著樹,把頭轉到了一邊,不讓兒子看著她,但她的下身還

是盡量地往前頂,兒子擡著媽媽的腿,就這樣站著,急促地動了起來。

  敏儀的雙腿不時的動一下,周圍只有喧囂的蟬聲和啾啾的鳥鳴,一陣微風吹

來,松濤陣陣,卻更顯得安靜,小龍那急促的抽插聲分外清晰,「吧滋、吧滋、

吧滋……」

  兒子不停地把母親推向身後的樹,而母親則不停地從樹幹上彈回來,兩個人

就這樣靠著樹,用力地弄著。

  「媽!」兒子忽然低吟一聲,身體壓向母親,敏儀觸電似地撲到兒子身上,

雙手勾住兒子的頸和他接吻,她的腿張得得大的,整個身體都向前傾了。

  我清楚地看見,陽光照射下,我太太的陰戶裡,一條透明閃亮的絲,直拉到

一顆草尖上,像蛛網似的。然後兒子狂動了幾下,突然一下伏到媽媽身了。不動

了。敏儀緊緊地抱住了兒子。

  這個姿式維持了一會,小龍長歎一聲,把敏儀的腿放了下來,轉過了身來,

他的陽具軟軟地搭在內褲邊緣,敏儀喘了一會氣,然後彎腰把內褲給穿上了,裙

子一放下,她整了整乳罩,理了理襯衣,拍拍身上的土,馬上就恢復原樣,只是

頭髮還有點兒亂。

  不久,敏儀拾起地上的傘,母子倆手拉手地走了。

  我急忙跟著下山,當母子倆回到村裡的時候,我溜進了車裡,先走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