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媽媽是忍者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直到那一天的到來…… ************那天下著雷雨,天灰濛濛的如同一頭噬人的猛獸一般不斷的咆哮著。

我叫暗,十二歲,出生在一個忍者的家庭。

父親在我三歲那年執行任務時犧牲了,所以我基本對他沒有任何的印象。父
親死後家裡還有四個人──媽媽、大姐和二哥還有我。他們都很疼我,因為我在
別人眼中絕對是一個可愛的孩子,而且我在忍術方面是一個天才;但我知道我是
一個惡魔,我瘋狂的想得到母親和姐姐的身體並時刻尋找著殺死哥哥的時機。這
一切還要從兩年前說起。

母親在我眼裡是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由於長期鍛煉的緣故,她有著一對
豐滿圓潤而且挺拔的乳房,小腹平坦得如少女,一般更本看不出有三個孩子;而
那成熟的如挑子一般的圓臀卻散發著一股母性的魅力,還有那一雙筆直的雙腿令
人忍不住想好好把玩一番。

母親相貌姣好,但在外人面前總是一副冷冰冰不可侵犯是樣子,但面對親人
時那如春日溶雪一般的微笑足以讓人心醉了。那忍者服下魔鬼一般的身材和如同
聖女一般的面容足以讓無數的男人瘋狂,但那時並不包括我,我對母親的愛是純
潔的。

直到那一天的到來……

 ***

***

***

***

那天下著雷雨,天灰濛濛的如同一頭噬人的猛獸一般不斷的咆哮著。

我靜靜的坐在屋簷下,這也是一種修行,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甚至好幾天一
動不動,如同一塊沒有生命的石頭。一般無論是小蟲叮咬還是有毒蛇在身邊游過
都不可以有任何的反應。

我的修行還不到家,雖然我才十歲就已經隱隱的和二哥只有一線之差,但和
媽媽比起來我還是一個孩子罷了。媽媽靜坐時甚至會有鳥兒停到她身上,小蟲也
不會叮咬她,我卻還是不能完全的控制自己的殺氣和生氣。

雖然我才十歲,手上卻沾滿了血腥,死在我手上的也有十幾個人了。對我們
忍者來說這是不可避免也是必須的,而且我並不討厭和害怕殺虐,反而在殺人時
我有一種隱隱的興奮。別人說我是天才忍者,天生就具有著忍者必被備的冷血與
決絕,但我並不這麼認為。

我很害怕,我知道我內心深處住著一個魔鬼,總有一天我會被他吞噬墮入那
血腥的無間地獄……

一串輕微的腳步聲將我驚醒,我家一般不會有人來,哥哥出去執行任務了,
而媽媽的話我是發現不了的。是姐姐,我馬上做出了判斷。

姐姐今年十八歲,正是一個女人最美麗的花季,渾身散發著令人著迷的青春
氣息。姐姐身材雖不及媽媽那麼火爆,但也不惶多讓,也是熱辣之極。可能是由
於胸部太大姐姐的和服太小,所以領口開得很大,露出了那性感的鎖骨和那大半
個圓球那深深的乳溝更是令人眼直,真讓人擔心會不會從衣服裡跳出來。姐姐象
藐不似媽媽那樣冷冰聖潔,反而嫵媚絕綸,上厚下薄微微上翹的櫻桃小嘴和那雙
桃花眼無不透出至命的魅力。

「我的小天才還坐在那啊,在坐下去就變小呆子嘍!今天你哥哥回來了,我
們去村口接他吧。」姐姐嬌笑著對我說。

我們村很特別住的大都不是普通人都是一些武士、忍者、浪人甚至是陰陽師
都有,是一個真正的龍蛇混雜的地方。

村裡有很多人都打著我媽媽和姐姐的主意,但一來我們家人都是強者,上來
調戲的流氓殺的也不是一個兩個了,二來現任村長和我死去的父親有著過命的交
情,對我們家也是特別照顧,嚴令別人不許打擾。這一來二去也就沒多少人再敢
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了,最多也只是在背後意淫一下罷了。

村長由村裡最強大的人擔任,負責村裡的治安和任務的發佈及相關的獎賞和
懲罰。村長聽命與建立這個村的家族……

想著想著,姐姐已經拉著我的手走到了村口,我們就這樣打著傘靜靜的站在
村口等著。

等了好長時間,終於看到了哥哥的身影,他穿著蓑衣、戴著斗笠,在於中緩
緩的走來。

哥哥看到我們後就快步跑了過來,哥哥今年十六歲,但身高近一米八,體形
健壯相貌粗礦,怎麼看都像三十多的人。

「嗨,姐,小弟,下這麼大雨你們還站那等我什麼,快一起回家吧!」哥哥
笑著說。

「哼哼,你個小子可比預定的時間晚了許多啊!讓我和小弟站了半天不說個
理由我可不放過你哦!」姐姐說著就伸手拉住了二哥的耳多。

「哎……哎……我錯了,今天雨大路不好走啊!」二哥窘迫的樣子逗的我和
姐姐直笑。

就這樣,我們一路玩鬧著回到了家中。

「澤,你回來了,這回任務怎麼樣啊。」一進門媽媽就問起了哥哥。

「呵呵,這回運氣不錯完成的很順利,村長也誇我會辦事吶。」二哥高興的
說道。

「你要緊記,我們忍者可不能靠運氣,只能靠自己的實力啊!」媽媽嚴肅的
對二哥說。

「是,我記住了!」二哥正色的回道。

「媽,二弟剛完成任務回來別這麼嚴肅嘛。今天我們好好吃頓團圓飯吧!」
姐姐打了個圓場。

「也是啊,今天我親自下櫥吧。」媽媽笑著說道

  
 「那今天可有口福啦!」我拍手說道。

三人看著我都笑了,接下來的氣氛就好了許多。姐姐和媽媽去做飯,哥哥則
和我說著他在路上看到和聽到好玩的事情。但不知為什麼,我總覺的他眼神裡有
種莫名的東西在閃動,我心中卻有種說不出的不安。

飯菜很快就端了上來,二哥變戲法似的拿出了一瓶酒說今天要好好慶祝,媽
媽和姐姐高興的同意了。

哥哥竟先給我倒了一杯酒說什麼男子漢一定要會喝酒才行,媽媽和姐姐笑著
看著我們並沒有說什麼。我稍稍的喝了一口就吐掉,說什麼也不喝這難喝的東西
了。

哥哥見我不喝變拿出了一卷忍法貼對我說:「這可是村長給我的哦,是傳說
中的忍術哦,要是喝了這杯酒我就給你。」

「這麼貴重的東西,哥哥你還是自己拿著吧!」我正色說。

「你可別聽他瞎說,這的確是一卷神奇的忍術,傳說是一位天才忍者前輩所
作,但貌似至今為止還沒什麼人學會過吧。唔……但也說不定我們家小天才真的
能學會哦!」姐姐笑著說道。

在忍術的誘惑下我縐著眉喝藥一般將那杯酒喝掉,但臉馬上就紅了讓他們三
人看了直笑。

後來哥哥又勸媽媽和姐姐酒,她們也沒怎麼拒絕,都有點微微的喝醉了,兩
個美人醉酒雙頰紅暈的樣子散發著無比誘惑。

吃完飯我便抱著那卷東西回自己房間睡了,直到尿急半夜起床去上廁所時,
突然聽到哥哥房間裡傳出了古怪的笛聲。而我聽到笛聲後競覺力氣飛速退去、眼
皮沉重昏昏欲睡。

我暗道不好,用力一咬舌尖才沒昏倒。我用全部的力氣走到哥哥房間旁,在
紙上開了一個洞查看裡面的情景,可正是這一看改變了。我甚至媽媽、姐姐、哥
哥今後的一生……

 (二)噬魂散

我從那洞內往裡一看,竟見哥哥坐在床上,而媽媽和姐姐分別坐在他兩條腿
上,而他兩隻手竟一手摟著媽媽、一手摟著姐姐!

要知道,我們家人間的關係雖然融洽,但也不會有什麼過多的身體接觸,姐
姐和我倒經常打鬧,但由於哥哥相貌成熟,心理多少也有點障礙,不會有過於親
密的動作;更不要說平時比較嚴厲的媽媽了。

什麼時候他們關係這麼好了?我心裡有點怪怪的。嘟起嘴正準備把門打開,
但我卻馬上又發現有點不正常。

哥哥竟然一手隔著姐姐的和服在她的胸口慢慢的搓動著,雖然只是慢慢的搓
動,但那蕩漾的乳波卻也使人頭腦發熱了。

我們這村龍蛇混雜什麼樣的事都有,所以雖然我才十歲也沒有任何性經驗,
但也並不是什麼也不懂的人。甚至有次看見幾個流氓強姦一少女也並沒有上前解
圍,並不是我沒能力去救她,我只是對男女之事好奇,想仔細觀察一下,於是一
直隱藏在一旁看著。

我自然也知道哥哥這麼做意味著什麼,難道他與媽媽也……一想到這一層我
的心神猛的巨震。

彷彿是為了印證我的猜測一般,哥哥的另一隻手也慢慢的在媽媽肥美的臀部
上遊蕩了起來……

我心中突然燃起了莫名的憤怒!為什麼,為什麼他們竟背著我做這種事。難
道是因為哥哥長像粗曠身體建壯,我還一直有點鄙視長的像大叔的哥哥呢,我開
始胡思亂想了起來。

我懷著滿腔憤怒和一絲莫名奇妙的期待正準備開門。這時卻再起異變再生!

「桀桀……呵呵呵……哈哈哈!!」哥哥突然彷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
喜悅詭異的狂笑了起來。

「你知不知道我等這天等了多久?付出了多少?終於……終於給我等到這一
天了!值了!都值了!」哥哥像是在對媽媽和姐姐說,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嘿嘿,村長大概死也想不到他獎勵給我的噬魂散我竟會給你們吃吧。呵呵
呵……」哥哥說著,竟張嘴在媽媽的天鵝般美麗的脖子上又舔又啃了起來,另一
只手也伸進了姐姐的和服裡,在姐姐滑膩的乳肉上用力揉了起來。

噬魂散……竟是噬魂散!噬魂散是我們村特有的一種藥物,只有歷代村長會
製作,並且決不外傳是一種極為珍貴的藥物。說起來,我對這種藥物並不陌生,
因為在我七歲那年,有敵對勢力攻打我們村子,村長讓我假扮無知小孩誘騙對方
頭目吃下噬魂散。結果敵軍全滅……

噬魂散並不是什麼毒藥,它是一種精神類藥物,它入體後並無任何證狀必須
以種特殊的笛子為引讓它發作。發作後也並無任何異壯,如平常一般但絕對服從
吹笛人的命令,就算叫他去死也不會生出一絲反抗之心,並且解毒也只有連吹兩
下笛子就行。藥效解除後人會進入深度睡眠,醒了後也不會記得做過的任何事。
說起來倒也是一種極品春藥,想想,對方一切正常卻不會違背你說的任何話,哪
怕……

那回正是利用這種可怕的藥物使對方頭目連下幾個錯誤的命令,我們才有驚
無險的得到了勝利。正因為這種藥的可怕,所以不到萬不得以很少動用,而這回
村長竟給了哥哥,而哥哥竟……

中了噬魂散後,唯一的異常就是眼裡會有隱隱的泛出紫光,我定睛一看,果
然媽媽和姐姐眼裡都有這種紫光。

確定了媽媽和姐姐是中了噬魂散後,我心裡馬上鬆了一口氣,並生出一種失
望的情緒。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失望,而且現在已經沒時間想什麼別的事,
我得救媽媽和姐姐。

也許是我並沒喝多少哥哥拿出來的酒水,也或許由於在園子邊緣的茅房並沒
有聽清楚笛聲所以我並沒中招。而哥哥可能因為太興奮把我給忽略了,或以為我
已經睡死了並沒有發現這點。

實在是太僥倖了,要是我也中毒了,那媽媽和姐姐的清白就給這畜生給玷污
了。但其實現在的情況也並沒好到哪裡去……

雖說我的確有和哥哥一拼之力,但如今姐姐和媽媽也中了毒,要是哥哥叫她
們把我殺了她們也不會反對,這樣一來我就必死無疑。

怎麼辦……我一邊腦子裡拚命想著解救媽媽和姐姐的辦法,一邊死死的盯著
房間裡面的情景。

「嗚……二弟你弄疼我了……」姐姐皺眉說道。

「呵呵呵……我的美人等下可會更疼哦,今天可要給你破處啊。哈哈哈!」

「討厭啦。二弟你真壞……」姐姐紅著臉說。

「不許叫我二弟!叫我親哥哥!媽你得叫我大雞巴兒子!哈哈哈……在我面
前不要,裝表現的騷點!」

「是!」

「是!」

媽媽和姐姐都紅著臉同意了。

(什麼東西嘛……那畜生!)我心裡憤憤的想到。

哥哥放開媽媽,猛地把姐姐撲到了床上,雙手把和服一拉,姐姐衣內那對美
乳馬上跳了出來,乳峰上那對粉紅色的櫻桃在空氣中劃出一道誘人的波動。

我感到自己的心跳猛的漏了一拍,哥哥毫不客氣的用兩隻大手在那對連他也
無法一手掌握的豪乳上,搓麵團一般的搓出各種淫穢的形狀。我彷彿聞到了那空
氣中飄逸著的乳香。

哥哥又猛得拉住了那對櫻桃輕輕的撤動了起來。

「啊……親哥哥弄得人家好舒服哦!」姐姐不由的挺起了身體浪聲叫道,那
一對美乳也晃了起來。

「姐姐,你不是很喜歡啦我耳朵嘛,被我拉乳頭感覺怎麼樣?很爽吧!哈哈
哈……嗚……都怪你這賤人太淫蕩,我把我可愛的美肉娘都給忘了。來,像狗一
樣趴在地上把屁股翹起來……我很早就想這麼玩你了……哈哈哈……」

「是!」媽媽立馬乖乖照做。

媽媽穿了一件皮製的黑色緊身忍服,胸口開得很低,露出大片雪白的乳肉;
下面的短裙更是只能遮住小半截美麗的大腿,一雙美腿還穿著性感的黑色網狀絲
襪。本就突出的美臀翹起之後幾欲撐破那件短裙,連裡面那條內褲的輪廓也清晰
可見。

媽媽一把屁股翹起,哥哥的呼吸馬上急促了起來,紅著眼睛猛的把跨下那頭
野獸放出。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哥哥的雞巴的確稱的上「大」,不也許得叫「巨」了。
那棒身黝黑,上面青莖突突的跳著,包皮還沒退,包住了半個雞蛋大小的龜頭,
直看得姐姐發出了一聲驚叫。

哥哥回過頭朝姐姐邪邪一笑說道:「美人,等會可少不了你的,但現在……
十六年了老子從哪裡出來就要回哪裡去了……哈哈哈……」

「轟」一聲驚雷響起屋外的雷雨下到了高潮,閃電映得哥哥的臉分外猙獰,
我雖被飄進的雨淋濕也無半點感覺。

(拼了……)我默默的捏起了拳頭……

 (三)驚雷

「轟」的一發雷鳴驚的哥哥的身體猛的一震,「……嗚,不行啊,我為了這
天付出了這麼多就這麼得到你的身體就不好玩了,好東西不是總要留到最後吃對
嗎?我的媽媽……」

哥哥又停了下來雙手慢慢的在媽媽的美臀上遊走著。

我也驚出了一身冷汗,現在我體內力量都被噬魂散所禁錮連站著都吃力要是
強行衝進去也是一個十死無生的局面,現在我也只能靜靜的看著……

「嘿嘿嘿,來,兩個賤人都爬過來舔哥哥的雞巴吧!」哥哥淫笑著說到。

媽媽和姐姐雙頰艷紅如同狗一般手腳並用的爬到了哥哥的面前,哥哥猛的把
姐姐抱起來對著姐姐那性感的紅唇深深的吻了下去。粗糙的舌頭探進了姐姐柔嫩
清香的口腔,追逐那如同丁香一般滑嫩的軟舌,貪婪的吸吮著那香甜的津液,直
親的喘不過氣來才放開帶出一條淫穢的銀線。

「美肉娘你也別嫌著啊,給我細細的舔!」

「是。」媽媽說便完伸出了纖纖玉手握住了哥哥胯下那駭人的凶獸,艷紅的
嘴唇在那紫紅的龜頭上輕輕的一點,雖然只是一點卻使哥哥那東西猛的一跳。

媽媽對著哥哥嬌媚無比的一笑,「我的孩子看來你真的長大了呢……」

不等哥哥答話媽媽那如靈蛇一般的香舌便繞著龜頭游動了起來,在馬眼處細
細一掃之後慢慢往下游動,開始挑開哥哥那厚厚的包皮……

哥哥爽的混身肌肉都緊繃了起來,喘著粗氣說:「好爽……你怎麼這麼會舔
啊?」

媽媽抬起頭對哥哥媚笑一下說:「以前你父親在的時候最喜歡就是這調了,
每天都要背著你們來好幾回呢……」

媽媽憶起那段時光時美麗的雙目彷彿一潭春水一般閃動著蕩人心神的光芒,
卻看的哥哥雙目一寒。

「哼,你這賤人明明是個騷貨還裝什麼聖女……」

哥哥說著腰一挺把那巨棒捅進了媽媽的櫻桃小嘴之中用力抽插了起來,另一
手把也姐姐按到了胯下,姐姐乖巧的舔起了哥哥的玉袋。看著媽媽漲紅著臉和姐
姐性感的紅唇哥哥爽的直抽涼氣。

終於在抽了一會之後哥哥猛的將肉棒拔出對著媽媽和姐姐的臉噴出了那濃稠
的精液,一邊叫囂到「都給我舔乾淨喝下去!」

媽媽和姐姐臉上都如同敷上了一層白色的面膜一般,就這樣跪在地上抱在一
起舔著對方臉上的精液。舔乾淨之後又如同兩隻貓一般湊上嬌媚的臉蛋在哥哥的
肉棒上輕輕摩擦起來。

沒過一會哥哥的雞巴又硬了起來,哥哥邪笑著對著媽媽和姐姐說:「用你們
的大屁股來幫我爽一回,來……"

說著哥哥便把媽媽和姐姐抱到了自己的腿上讓她們用臀夾住自己的雞巴「楞
著做什麼快給我動啊!」

不得不說那傢伙還是很會享受的,媽媽和姐姐的臀部都是性感無比不但肥大
還有著很好的彈性。在路上走時那挺翹的美臀不知道到讓多少男人暗吞口水,但
此時著兩個完美的臀部卻被它的兒子和弟弟所褻瀆著。

「這白癡連媽媽和姐姐的衣服都不脫就玩臀交就不怕JJ被劃傷……」不知
不覺中一種叫做嫉妒的東西在我心裡慢慢衍生開來。

哥哥平躺在床上媽媽和姐姐用她們美麗的臀部替哥哥服務著,兩人一會慢慢
的搖動屁股一會一上一下的擠壓著那紫紅的龜頭。兩人的臀部上都粘滿了亮亮的
津液,臉上也出現了潮紅。

「我就喜歡你們穿著衣服幫我搞,我要你們脫了衣服是蕩婦穿著衣服也是我
的蕩婦,哈哈哈哈……」

我雙眼血紅的看著裡面的情形,想要阻止卻又無能為力。突然猛的一個驚雷
響起我被嚇了一跳,衣服裡的那卷忍術卷軸滾落了出來。

我馬上拾起來並小心的往房裡看了看,哥哥並沒發覺屋外的異樣還在享受著
媽媽和姐姐的臀交。我莫名火起拿起那卷忍術便想丟掉,但剛拿起便發現異狀。

那卷東西一直在我懷裡此時早以被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我的汗水所浸透,卷軸
的反面卻出現了一些字符。

「此法乃我畢生心血,有緣人得之切記莫用來為惡……」

我仔細看下來卻越看越心驚,普通忍法講究循序漸進而裡面所記載的卻是將
所有的能量在心臟處集合瞬間爆破,按常理那是馬上爆體而亡。

「死就死吧!」我此時沒有其他選擇,默默的按裡面記載的方法運做起來。

瞬間身體就有如爆炸般的膨脹起來……

彷彿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向我傳達疼痛的信號,我死死的咬牙忍住。終於
過了一會口中緩緩的吐出一口白氣身體也恢復了正常,可是該死的體內還是沒有
一絲力量……
大家一起來推爆!
分享快樂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大家一起來推爆!
分享快樂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本帖最後由
論壇大大

2011-11-21
20:20
編輯

這文章真夠牛B呀!
分享快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