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嫂嫂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這時的我,十六、七歲,情窦初開,看到嫂嫂豐滿的身體,又加上那張清秀

初中畢業,我沒能考上學校,只能轉到鄉下去補習。

  到鄉下,我借住在我大伯父家,大伯父已經因公死掉了,家里只有我的大伯

母、一個哥哥、兩個姐姐。哥哥已經娶了個媳婦,她就是我嫂嫂

  我哥挺有福氣的,找個媳婦漂亮不說,還珠圓玉潤,挺豐滿的。

  這時的我,十六、七歲,情窦初開,看到嫂嫂豐滿的身體,又加上那張清秀

的臉蛋,說實話,心底暗暗地說,以后找媳婦也要找個這樣的。在那時,我還沒

想到從嫂嫂身上得到點什麽。

  嫂嫂已經生了個小孩,才六個月,所以嫂嫂不用下地干活,她的主要任務就

是在家做飯帶好孩子。

  我到這里一切都好,學校就在不遠處,就連下課的時間,我也可以跑回來喝

杯水。日子倒是挺好過的,只是一到晚上,我就有些受不了。

  到了晚上,哥哥那間房發出的聲音我全能聽到,因爲我住在他們隔壁。晚上

哥哥與嫂嫂的哼哈聲與木床的吱呀聲弄得我很不好受,我忍不住時就會兩腿夾住

被子,摩擦我的“老二”。又加上我還收藏了兩本黃書,拿出來救救急。

  不知什麽時候起,看到嫂嫂,我的“老二”就會硬。嫂嫂在我眼里就是那種

人們常說的“肉感”。

  嫂嫂對我也很好,因爲我在這個家里也不挑不撿,有事做事,沒事還幫她領

小侄子。

  這是一個夏天的中午,我下了學。回到家,門是虛掩著的,我知道,家里人

都上坡做活去了。我推開門,只見桌上的菜用碗蓋著,我知道是等我回來吃的,

我拿開碗,用手撿了一根淡豆子放到嘴里,叫了幾聲“嫂嫂”,不見答應,我就

走到哥哥他們門前,一推門…………

  乖乖,不得了,只見嫂嫂帶著侄兒睡在床上,兩人都已入睡,嫂嫂爲了喂侄

子奶方便,又加上天氣熱,她是將上身脫個精光躲在涼席上,也是熱很了,她的

下身只穿了條內褲,而這時,她的一條腿曲著,我雖然看不到什麽關鍵的東西,

但我已經看得到她那黑洞洞的下身。

  頓時,我的下面一下子就挺起來了,看著嫂嫂那對豐滿的奶子以及那黑黑的

下身,我控制不住自己了。我輕輕地走過去,走到她身邊,好想伸手摸一摸她的

大奶子,可我又不敢。

  下身漲得難受,我腦子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怎麽會把我的雞巴給掏了出

來,只見我紅紅的雞巴頭上已開始出現亮晶晶的液體了,雞巴那特有的味道沖了

上來。我竟在熟睡的嫂嫂面前手淫起來……。

  是男人都知道,男人站著手淫是很不容易出精的,我不停地套弄,只差雞巴

都弄得破皮了,可還沒射精的欲望,爲了加快射精,我閉上眼想嫂嫂。想我們班

的漂亮女生被我干。可弄了一、兩百下,還是沒有效果,我一睜眼。

  不得了,只見嫂嫂笑盈盈地望著我,完了!我心里想,我的手忘了動,可也

忘了把雞巴收起來。

  “小強,是不是很想日逼?”嫂嫂很直接很小聲地道。

  “我……我……”我不知怎麽回答。

  嫂嫂輕輕地將小侄子推到床的里邊,“你回答了我,我就讓你日!”

  我一聽,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趴在嫂嫂身上,就啃她奶子。

  “輕點、輕點………”嫂嫂小聲地說道。

  嫂嫂的奶子有奶水,我一吸,出來好多,可說實話,我不喜歡奶水,我只喜

歡奶子,于是我不吸了,我用手捏,捏得白色的奶水冒了出來,我將它抹在嫂嫂

的奶子上。

  在農村,根本就不知道怎麽吻。只知道男女之間要干的不就是那麽回事。

  我三、兩下扯下嫂嫂的內褲,解開褲帶,掏出雞巴,我站在床前,分開嫂嫂

的兩條腿,擡著,雞巴就往她的下身湊,可我畢竟是第一次,說真的,不得其門

而入,只在嫂嫂的逼上湊了兩下,就腰一挺,射了。

  這精雖說來得快,但因爲我剛才弄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所以射得格外有力,

第一股射在嫂嫂逼門上,射得濺了起來,還有點星子濺到我臉上,后面的全射在

嫂嫂那黑黑的陰毛上。

  “完了嗎?”嫂嫂笑著看著我。

  不行,不能丟臉。

  我將還在硬著的雞巴又往她下身插。

  “嘿嘿……不要急,我來幫你……”嫂嫂笑著弓起身,一手捏著我雞巴,放

到她的逼門口。

  這時,龜頭感到熱哄哄的,我知道,一定是在位置上了,我用力一頂,“啊

……”從未有過的感覺,只覺得雞巴被軟軟的、熱熱的包在中間,這種感覺真的

是太爽了。

  就在我一頂時,嫂嫂兩腿夾住我的腰,我覺得我的雞巴被緊緊夾住,滋味更

是舒服,射精的感覺又來了,我于是趴到嫂嫂身上,用力抱緊她,雞巴恨不得整

個地塞到她逼里。

  背一麻,我又交貨了,嫂嫂也摟著我,沒說什麽。她心里一定認爲我有病,

可就在這時,我屁股一擡,她以爲我要抽出雞巴,就松開兩腿。

  我兩手撐著床,將雞巴抽了出來,剛抽出洞,我一吸氣,屁股一沈,雞巴再

度刺入她逼內。

  “啊……”她一聲叫,忙又捂著嘴,因爲她的叫聲讓小侄子哼了一聲,又動

了一下,但幸好沒醒。

  “死小子,射了兩次還能來,”她扭了我一下。

  我湊到她耳邊,輕輕地說:“我沒日你就不來了,那多沒勁,今天我要日死

你。”

  “來嘛,老娘不怕,……”

  嫂嫂又用力夾住我的腰,讓我更有力的插她的逼。

  這一次,足足干了半個小時,她才在好緊緊抱著我的同時,射了精。

  嫂嫂,現在的我還想干你,雖然我們沒有城里人的親親我我,但我們有最狂

野、最爽的性愛;雖然你不會舔我的雞巴,我不會吸你的逼,但我同樣會用我的

雞巴用力的日你的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