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x了韓國女房東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她不上班,大學畢業後就結婚了,然後一直在家操持家務帶孩子,由於歲數相差不多,而且我又是個外國人,所以我們聊天的話題很多,沒多長時間我們就十分熟悉了,她也不象開始那樣見外,對我的稱呼也從尊稱“XX氏”改成直呼我的小名,我也從“阿祖媽”(韓國人對已婚婦女的統稱)改叫她“奴娜”(男人對姐姐的稱呼)。

那是來韓國的頭一年,我們學校由於是第一次招收留學生沒有經驗,所以沒有給我們準備留學生專用的宿舍,隻是在學生宿舍裏劃了一個專區給我們,當時所有留學生裏隻有我一個中國學生,我和兩沙特人一美國人被分在一個宿舍,由於中東人的體味太重,沒有幾天我就受不了了,於是便申請了住宿補助,在學校旁邊的公寓樓裏找了一戶提供寄宿的人家搬了進去。  我本身是朝鮮族,雖然韓語不怎麽樣但和這家人交流起來也沒什麽太大的障礙。這是一個四口之家,丈夫三十出頭在工地上幹活,十分忙,經常連續幾天都在工地,據說三天就能掙六十多萬韓圓,(相當於四千左右人民幣)。

那女主人要比丈夫小幾歲,當年是二十七歲,雖然長得不是十分的漂亮但眉目清秀皮膚白嫩,身材也很好,尤其是有著韓國婦女典型的賢淑性格,一天到晚笑瞇瞇的,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

兩個孩子男孩四歲女孩兩歲,天天在家裏瘋跑,要不就扒在我房門口偷看我在幹什麽,我不怎麽喜歡小孩,一般不理會他們,有時候實在討人厭我就用中國話罵:“操你媽!”特別是當著那少婦的面罵更是爽,罵了她她還笑瞇瞇的~~

開學頭一年功課不是很繁重,上午上完課以後一般我都回家,做做功課畫畫草圖學學韓語,然後就看看電視和少婦聊聊天。

她不上班,大學畢業後就結婚了,然後一直在家操持家務帶孩子,由於歲數相差不多,而且我又是個外國人,所以我們聊天的話題很多,沒多長時間我們就十分熟悉了,她也不象開始那樣見外,對我的稱呼也從尊稱“XX氏”改成直呼我的小名,我也從“阿祖媽”(韓國人對已婚婦女的統稱)改叫她“奴娜”(男人對姐姐的稱呼)。

當時我除了偶爾和學校的那個美國小子逛逛妓院就再沒什麽比較穩定的性生活了,因此在家裏時經常看著正淑姐豐滿的屁股想入非非,但想歸想,我可不敢有什麽過份的舉動,要知道她丈夫可是很壯的。

但天從人願,該發生的還是發生了!

一天晚上我和同學喝了酒後醉熏熏的回了家,正淑姐見我東倒西歪的樣子一邊數落我一邊把我扶進房間,然後給我鋪好床讓我躺下,其實我當時並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麽醉,韓國的燒酒很上頭但沒那麽醉人,雖然身子不怎麽聽使喚但神智卻很清楚,我隻是有那麽一點醉意罷了。

我躺在床上,正淑姐彎著腰幫我脫上衣,我的注意力卻集中到她鼓溜溜的胸脯上了:“姐姐~~~~”她嗯了一聲繼續給我脫襪子:“怎麽了?”我指了指她的胸口:“濕了。”她低頭一看,臉騰的一下紅了起來,對我翻了一個白眼就轉身逃了出去。

原來她乳房尖部的衣服被什麽弄濕了,緊緊的貼在她的乳房上,把兩隻乳頭的輪廓清晰的顯現出來,從我觀察到的情況來看那肯定是奶水,因爲有幾次我清晨起床的時候見過她給她女兒餵奶,雖然那女孩已經能吃東西了但看來還沒斷奶啊。

躺了不知道多長時間,頭不怎麽暈了,我爬下床到外面找水喝,出了房間發現她正用手支著腦袋側躺在地上看電視,我一屁股坐在她身後的沙發上,正淑姐回過頭來,臉還是紅紅的:“是不是渴了?”我點點頭,發現她換了件短袖。

正淑姐從冰箱裏給我拿來水瓶,我一口氣幹掉半瓶,見她還在一邊等著,便把水瓶遞給她,她接過放回冰箱裏,然後回來靠著沙發坐在地上。

我斜眼看了看她:“姐,孩子都那麽大了你怎麽還讓她吃奶啊,聽說這樣對女人身材有影響。”正淑姐的臉再度紅起來,這次連耳根都染上顔色了。

她轉身在我的腿上狠狠的捶了一拳,我誇張的大叫一聲,正淑姐眼睛瞪得溜圓:“孩子都睡了,你別把她們吵醒。”

我哼哼唧唧的揉著腿,她也不再理我,專心的看電視,一時間兩人都沒有話說,我坐了一會感到無趣,便回房間睡覺了。

由於是周日,我一覺睡到十點多,醒來後想想昨晚的事情倒是稍微有一些後悔:要是不對她說的那麽輕浮就好了…

正胡思亂想著,門忽然開了一個小縫,正淑姐的兒子把小腦袋伸了進來,見我正看著他,忙把腦袋縮回去在外面大喊:“媽~媽~哥醒啦!”

媽的這個小兔崽子,我叫你媽姐姐你叫我哥,這不是差輩了麽。

“君!出來吃飯!”正淑姐在外面喊我,我懶洋洋的下了床,到衛生間洗漱了一番,順手拔了兩根鼻毛,再照照鏡子:嗯,多精神的一個小夥兒啊。

吃飯的時候看看正淑姐,還如同往常一樣,我也就不再想什麽了,專心的吃飯,才吃了沒有幾口,正淑姐問我今天有沒有事情,我說沒有,她挑了挑眉毛淡淡的說:“那就陪我去采購吧。”

隻有去了,加上兩個嘰嘰喳喳的小崽子,一行四人搞得象一家子一樣,不過我心裏倒是竊喜不已,開出租車的大叔在我們臨下車前還對我說:“你兒子長得象你太太的地方多。”我呵呵笑著,正淑姐羞得滿臉通紅,還沒等反駁就讓我拉下了車。看著遠去的出租車,正淑姐直跺腳:“你看你看,我都沒來得及解釋!讓人家怎麽想啊?”我拉著她往超市裏走:“算了算了,反正又不認識,誤會了又能怎麽樣啊。”

從地下一直逛到頂樓正淑姐都沒給我好臉色,而且把買來的菜肉飲料酒什麽的都塞給我讓我拿,累得我腰酸背疼,兩隻胳膊好像要掉下來一樣,可正淑姐完全無視我的疲態,一圈一圈的在商場裏面興緻勃勃的逛,我多次提抗議也沒用,一直到她逛得盡了興。

在出商場大門的時候出現了意外,正淑姐的女兒可能是好長時間沒見到太陽光的緣故,大叫著向商場門前的臺階下跑去,看來很是興奮,正淑姐直叫回來回來,慌忙追了上去,卻不小心摔倒在地上,我把手裏的東西放到地上前幾步扶住她:“姐你沒事吧?怎麽樣?”

她擡頭看看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回到旁邊的女兒,松了口氣:“我沒事~”說著在我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剛邁出一步就“哎”的一聲,我連忙問怎麽了,正淑姐吸著涼氣:“腳脖子~~”

我蹲下去卷起她的褲管看了看,從外邊看倒是看不出什麽來,但稍稍一碰她就叫疼,看來扭得不輕,我要帶她去醫院看看,正淑姐連說不要,說回家養養就會好。

我隻好把她扶上出租車,又把兩個孩子和買的東西塞到車裏,和司機說了地方。在樓門口下了車,我看看還咧嘴縮腳的正淑姐,心想哥哥我今天是要受累到頭了,讓倆孩子看好東西,然後我蹲在正淑姐身前:“來,我背你上去。”

正淑姐連說不用,自己能上去,我回頭瞪了她一眼,正淑姐撅了撅嘴,不再說話了,我把身子向後靠了靠,然後拉過她的兩手搭在我肩上往前一拉,正淑姐柔軟的身子便貼在了我的後背上,我暗爽了一下,然後挽住她的兩腿起身,正淑姐胸前兩隻軟綿綿的乳房緊緊的貼在我背上,我幾乎能感覺到她兩粒乳頭與我後背的接觸:好像沒帶乳罩啊!我故意扭了扭身子,終於確定了我感覺的準確性,確實沒帶。

正淑姐似乎也感到了我們親密的接觸,不自在的動了動身子,兩隻乳房在我後背的擠扭讓我渾身發軟:“正淑姐姐,你不動好不好,我可要上樓梯了。”正淑姐老老實實趴在我的背後,我背著她一步步向四樓走去,感受著她乳房的溫度和柔軟,真是時光苦短,好像一眨眼的功夫就到家門口了,真是衰啊~~~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她處理一下傷處,韓國燒酒看來是不能用的,我讓正淑姐坐到沙發上,然後從房間裏把留給自己喝的三九龍濱拿出來打算給她擦揉一下,雖然沒有跌打酒這個也湊合了,效果應該差不多吧?

剛給正淑姐脫掉襪子她就掙紮起來,說不用我,要自己來治,我擡頭看看她紅撲撲的臉蛋,然後拉下臉來說:“正淑姐你要是再鬧我就不高興了!”

她老實下來,看了看在一邊看熱鬧的兩個孩子,然後用象蚊子一樣的聲音對我說:“輕點啊~~我怕疼~~”

我把酒瓶打開,在手心裏倒了一些酒塗抹在她的傷處,然後把她的腳放到我的膝蓋上輕輕揉搓起來,說實話我心裏還真沒有底,這樣到底會不會有效果,不過按摩一下總會有幫助的吧?

開始我還能專注於我的治療工作,但漸漸的注意力就被正淑姐的小腳吸引過去了:我從來沒有仔細欣賞過女人的腳,如今在這麽近的距離下看起來還真有些讓我心動,而且越看越覺得美。

正淑姐的腳很小,而且十分的白嫩細緻,腳底和腳髁等常與鞋襪接觸的部份也沒有十分粗糙的皮膚,最漂亮的還是她的腳趾,一根根十分圓潤柔軟,不象我的腳趾一樣又粗又硬,腳趾甲上塗了一層亮油顯得十分剔透,我不由把嘴湊過去想用嘴含住它們,但隨即反應過來及時的克制住沖動,但還是沒能忍住深深的聞了一下,正淑姐走了大半天的路,腳上居然沒有異味,反而有一股淡淡的皂香!

我的動作更加輕柔,雙手不再局限於她的腳腕,而是無所不緻的在她的腳各處揉捏起來,一邊還不停的聞著那股令我陶醉的香氣——當然還有白酒的味道。

我完全陷入了對正淑姐美腳的迷戀中,忘了時間,忘了地點,忘了一切,眼前隻有這隻白嫩迷人的小腳,直到被正淑姐一聲細不可聞的呻吟聲驚醒,我慌忙擡起頭,卻和正淑姐慌亂的目光對了個正著,她忙閉上眼睛把紅雲迷布的小臉扭到一邊,同時輕輕的試圖把腳從我的手中抽出來,看著正淑姐嬌羞的樣子,我的頭暈暈的,心髒也狂跳不止,幾乎有些控制不住猛撲到她身上的欲望。

就在這時,我放在房間裏的手機響起來了,我的手下意識的一松,正淑姐趁機把腳縮了回去,然後把兩腿蜷起來趴到沙發上,把臉深深的埋進兩隻胳膊的臂彎裏。

我吐了口氣,回到房間內接電話。等我出來的時候,正淑姐已經不再沙發上了,而她臥室的門正緊緊的關著。眼看著天有些黑,看看表,已經接近晚飯時間了。我看著緊閉的臥室門,搖搖頭笑笑,看來這頓飯得我來做了。

做什麽呢?我一共才會做三個菜,正淑姐愛吃雞肉,那就做這個吧,醬雞翅可是我做得最好的一個菜了。

繞開過程就不說,總之三個菜做完已經是一個半小時以後的事情了,我又把上午剩下的醬湯熱了熱,要知道韓國人吃飯沒有湯可是不行的。

擺好了桌子,我來到正淑姐的臥室門口,把耳朵貼在門上聽了聽,裏面靜悄悄的一點動靜也沒有,睡了?

我敲了敲門,裏面沒有聲音。再敲敲,正淑姐看來是醒過來了,隻聽她“啊”的驚叫一聲,“怎麽辦怎麽辦~~~”正淑姐不好意思的低著頭打開門:“睡~~睡過頭了~~我這就給你做飯去~~”

我呵呵一笑,把身子移開。正淑姐擡頭正要邁步,卻看到已經擺好的餐桌和我做好的晚飯。“你~~你做的??”正淑姐驚訝的看看我:“你還會做飯?”

“哇!有雞肉!”正淑姐象個孩子一樣一拐一拐的沖到桌子前:“真香真香!孩子們快來吃飯!”喊完邊自顧自的坐下打算動手,我拉下臉來:“你怎麽這麽髒?連手都不洗就想吃飯??”

她狠狠的剜了我一眼,然後拉著兩個孩子去洗手,回來時又白了我一眼,我隻能苦笑一聲,誰讓她是女人呢。

“嗯,好吃好吃!”嘴裏塞滿雞肉的正淑姐全然不見了平時那賢淑穩重的樣子,眼睛笑瞇瞇的看著我,一個小腦袋猶如小雞吃米般點個不停,帶得腦後那馬尾巴辮子一抖一抖的。“好吃?”我手支著下巴看著正淑姐可愛的吃像。

“嗯嗯嗯~~~”她含含糊糊的連連點頭,右手抓著一隻雞翅膀在啃,左手卻已經伸到盤子裏去抓那隻最大的雞翅膀去了。

看著她油油的小嘴叼著雞翅膀,臉頰一鼓一鼓的嚼著滿口雞肉,我笑著低聲說:“正淑姐,你可真可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