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師的母愛——Part 3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中我已經當了按摩師有半年了。  這一天放學途中,路上剛巧遇上了方老師,我見方老師雙眼紅腫,臉上還有

第一天上課的時候,我全神貫注地望著方老師,而不是在課本上。我被方老

師那一副清秀的臉孔迷住了,最誘人的還是她那驕人的乳峰,它在不停地向我示

威,彷佛叫我上前抓一把似的!偶爾我與方老師的眼神相觸,她總是害羞地逃避

開去,難道她是害怕見到我俊俏的臉孔?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中我已經當了按摩師有半年了。

  這一天放學途中,路上剛巧遇上了方老師,我見方老師雙眼紅腫,臉上還有

幾滴淚水,莫非是被人欺負了?

  我上前關心地問:「方老師,妳發生了什麽事嗎?」

  方老師見了我,馬上低著頭說:「沒事!」

  方老師的眼睛哭到紅腫,絕不會是一件小事!過去我在女人身上混飯吃的時

候,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我也不曾因為她們而有激動過的情緒,可是今天方老師

卻令我從體內引發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激動和關心。

  我把雙手搭在方老師的肩膀上,不停地問:「方老師,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妳告訴我吧!或許我能幫到妳呢?」

  方老師不停地搖頭,開始很激動,臉上的淚水流得更多,還加上了哭聲。方

老師的哭泣令我更為緊張,我突然大著膽子將她雙手一抱,擁入我懷中,方老師

也順著我的擁抱把頭倚靠在我胸膛上痛哭,淚水不停地滴在我衣衾上。

  我撫摸著方老師的秀髮安慰她,嗅到從她身上傳來陣陣女人的體香,我不禁

為這體香而陶醉。方老師那雙乳峰貼在我胸膛上,帶給我無比的刺激和緊張:刺

激的是方老師那柔綿又堅挺的乳房,不停在我胸膛上蕩漾著;緊張的是我下體受

不起內心欲火的焚燒,不斷地挺起!

  我怕方老師會發覺我的醜態,便邀她到附近餐廳一坐。我不敢相信這一刻,

我竟然可以摟著心愛的方老師漫步到餐廳;但我相信這一刻,為了幫方老師解決

問題,就算要我付出生命,我也願意!

  我們來到了一間餐廳,揀了個比較寂靜的角落坐下,在充滿羅曼蒂克的燈光

下,方老師臉上帶來了一種憂愁的美,加上眼角上的幾滴淚水,就像一朵剛盛開

的小花,需要護花者在身旁保護似的。

  我問方老師:「方老師,妳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方老師:「小忠…我…嗚…我有家歸不得!嗚……」

  我奇怪的問:「方老師,此話怎講呢?」

  方老師:「父親把那狐狸精帶了回家,我反對之下,結果被父親趕了出來!

  嗚…天底下哪有這樣的父親啊!女兒都不要,要狐狸精!嗚……」

  我想:那不過是小事嘛,又何必哭到如此傷心呢?我問她:「那妳打算怎樣呢?」

  老師:「我也不知道,更不知以後怎樣。很怕……」

  我說:「老師,要不然我陪妳回家拿些衣服,今晚到酒店過一晚,明天再作

打算好嗎?我會幫老師妳的,妳不用怕。」

  老師猶豫了一下,說:「那…唉!不過我的錢也全給父親拿去了,怎辨好呢?」

  我說:「老師,這點妳不用擔心,我這裡有。」

  老師:「那…好吧!謝謝你!遲下我會把錢還給你的。小忠,幸好在這時候

遇上你,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該怎樣做。」

  我說:「老師,妳別傷心了,吃點東西吧!別餓壞了身體。」

  老師開始放鬆了情緒說:「是啊!我一整天都沒吃東西了,真有點餓!」

  我們離開餐廳後,我說有個朋友在酒店上班,他可以給我們一些優惠,方老

師也同意了。一路上老師和我保持著身體距離,我也不敢碰她。

  我和方老師登記了房間後,陪她一同上去,我邊走邊想:今晚會不會有什麽

豔遇呢?即使是情場老手的我,也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迎面來了一對少夫老妻,男的是英俊瀟灑,女的卻又老又醜!

  老師低聲向我說:「那不是上期雜誌登的名男妓嗎?」

  我說:「老師,我很少看這類雜誌,所以不知道。」其實我自己就幹這行,又哪會不知道呢!

  老師自言自語的說:「我最瞧不起這類男人,看了就討厭!」

  我嚇了一跳!不會吧?妳剛才也是用這類男人的錢租房啊!慘了!我心目中

的女神沒了,剛剛心裡還盤算著怎樣去追老師,萬一給她知道我也是做這一行,

那希望豈不是泡湯了?阿彌陀佛!主啊!

進入房間後,環境還不錯,最令我喜歡的是那張床!老師一進房後便坐在床

上,看在我眼裡是多麽性感的一面啊!

  老師:「小忠,我想回家拿些日用品,你陪我去好嗎?」

  我說:「好啊!」於是我倆便乘的士回老師的家,等老師拿了行李後,我再陪她回來酒店。

  第二天,我剛好收到通知,公司說有個客人要找我,於是我向老師說,我會

晚點再約她一起去租屋子,然後便趕忙去酒店開工了。

  我依約來到酒店大堂,上到了指定的房間,便敲了門進去。我見到房內有個

女人在床上躺著,走上前一看,我嚇呆了!原來此人正是我的母親!

  母親帶著一種很不友善的語氣對我說:「小忠,你來了啊!」

  我坐到沙發上,不知怎麽好。做?她可是我母親啊!但我又不能回去,否則

公司會給我麻煩,除非是客人不合眼緣才另當別論。我只能向母親說:「妳怎麽

來了?妳怎會知道我做這一行的呢?」我想是被祥嫂出賣了。

  母親把我的一本日記簿丟在地上,我這時候才知道錯怪了祥嫂!哎呀!我真

笨,竟然沒想到會給母親發現!我無話可說了,等著受刑吧!

  母親開始用溫和的語氣說:「小忠,為何你會做這一行呢?為什麽你要變得

那麽壞?難道你真的想把我氣死嗎?咳咳……」母親越說越氣,咳了起來。

  我便把從小的辛酸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母親,我說我不想寄人籬下,便想找

點快錢,讓母親過得好點。

  母親眼睛開始紅了,慢慢流出了眼淚說:「小忠,都是媽沒用,害了你!」

  我說:「媽媽,我不苦,妳也沒害到我!告訴妳吧!其實祥嫂也是做這一行

賺錢來幫我們的,妳知道嗎?」

  母親:「我早知道,只是不敢講出來而已。我們母子倆可欠她不少,日後你

也要好好待她。知道嗎?」

  我說:「我會的!媽媽,妳來這裡也花了不少錢啊!為何不等我回家才問我呢?」

  母親:「我怕你不承認,於是大膽上來,免得被你躲避。」

  我說:「媽媽,妳也用心良苦啊!」

  母親撿起地上的日記簿還給我說:「媽媽也不該偷看你的私隱,對不起!」

  我說:「我又怎會怪妳呢!」

  母親:「小忠,你做了多久了?」

  我說:「還不到一年。」

  母親:「那你接觸過幾個女人了?」

  我說:「我沒數過。哈哈!」

  母親:「小忠可見識過不少呢!想不到你已經長這麽大了,我可就老了!」

  我說:「媽媽,妳哪會老呢?」

  母親:「那妳的客人中應該是我最老了!不過你工作的時候可要用套啊!」

  我說:「我當然會用套,妳放心!妳也不算最老了,有的比妳還老呢!」

  母親:「小忠,你受苦了,想不到要你這般年紀去服待…唉!對不起!」

  我說:「媽媽,妳別這樣該說了,我會難過!」

  母親突然紅著臉說:「小忠,我想我們既然租了這一間酒店,倒不如我們就

在此住上一晚,免得浪費了。你說好嗎?」

  我說:「媽媽,這裡只有一張大床,兩人同睡我看不大方便,要不妳自已住吧!好嗎?」

  母親:「我好久沒住過這樣豪華的酒店了,我很想在此睡一晚,可是我一個人住又怕!」

  我說:「那好吧!不過我要回去公司交待,不然他們會算過夜錢,那可就慘了!」

  母親:「那我今天不是賺到了嗎?我也要回家拿些日用品過來,不過你可別

太晚上來,要不然我會怕的!」

  我說:「那好吧!我一會儘早上來陪妳。我走了,再見!」

  接著我馬上去赴老師的約,我心想:今天竟然遇到母親來嫖我…唉!

  我和老師一路上看過了不少房子,可是她一直都不滿意,大的她怕付不起房

租,小的又嫌小。

  我說:「老師,要不然我們選一間大點的,妳把一間房租給我,不就可以減

輕妳的負擔了嗎?好不好?」

  老師猶豫了一下K同意了,不過老師說我不可以帶女孩子回來,除非是母親

就可以,當然她也和我一樣。

  我和老師最後總算選到了一個地方,便租了下來,當然這次的錢也是我先墊出。

  我覺得有希望追到老師了,可以近水樓臺先得月嘛!我今天好像很有運氣似

的,我竟然可以和老師住在一起,以後又不用對母親隱瞞我的職業了,難道真的

是人常說的時來運轉嗎?

我回到酒店後,母親把家裡的日用品都拿過來了,我也邀母親到樓下餐廳吃

飯,反正母親一直抱病在床,我也未曾和母親出來吃過飯,便藉此機會和母親共

聚晚餐。

  我和母親乘升降機的時候,突然燈光全熄了,我們被困在裡面,我馬上按響

求援鈴,希望儘快有人來相助。母親臉上呈現一片恐慌的樣子,驚怕地叫喊著,

我馬上把母親擁在懷裡,母親也抱得我緊緊的,我一直安慰著母親:不需要太驚

恐。

  十分鐘後,我們倆終於被人救了出來,這時候母親發覺被我擁抱得緊緊的,

我的手還搭在她的胸上,臉上一羞的說:「小忠,我沒事了,可以放開我了。」

  我這才發覺我一隻手抱著母親,另一隻手卻放在母親的胸上,也許是我剛才

安慰母親,輕拍她心房的時候,忘記把手放下來了。

  我臉紅的說:「不好意思!媽媽。」

  母親低著頭說:「沒關係。」

  經過一場虛驚後,酒店為表歉意,送了一個二人晚餐給我們免費享用,母親

和我也高興的接受了。我們坐下後,酒店還為我們獻上一瓶紅酒,我們也點了些

東西。這一餐算是滿豐富的,要不是被困而因禍得福,相信要和母親吃頓這麽豐

富的晚餐也甚難,因為母親是個很節省的女人,這也難怪她,畢竟我們還是寄人籬下。

  正當我們用完餐,準備回房時,又碰見了那位名男妓和那位老女人。

  一進房後,母親急著問:「小忠,你的工作也和那個男人一樣嗎?」

  我不敢回答,只是點點頭的說:「大致上都一樣。」

  母親過來撫摸著我的頭說:「苦了你啊!兒子。」

  我說:「只要我能給母親過一點好的生活,就不算苦!」

  母親:「小忠真乖!那你做了這麽久,都是服侍和我一樣老女人嗎?」

  我說:「我做了這麽久,都是些老女人,她們要是有媽媽這般美就好了!」

  母親:「那你一直都是陪伴這些過半百的女人了?」

  我說:「是啊!哪有像媽媽這般年輕的?有就好了!」話剛出口,我馬上知

道自己說錯話了。

  母親紅著臉問:「那你需要跟她們做愛嗎?」

  我說:「我不跟她們做愛,又哪會有錢呢?」

  母親:「那你跟她們做愛感覺得怎樣?」

  我說:「我…我不知怎講,總之…哎!受苦!」我也不禁為自已流淚。

  母親再一次撫摸著我的頭說:「兒啊!那你未曾真正享受和女人做愛了?」

  我說:「那是當然啦!我又沒女朋友,而且我要保留體力,哪敢去嫖呢!」

  母親:「要你這般年紀就過著過如此生活,都怪媽沒用!」

  我說:「媽媽,妳別這樣說嘛!我會哭的!」

  母親:「那你心目中,想和怎樣的客人做愛才會開心呢?」

  我說:「要是有像媽媽這樣的客人,我就很高興了,不過也很難遇上。如果

有像媽媽這般的姿色,都給前輩們搶去了,我們剛入行,總是給他們欺負的,那

些舊客又不斷再找我,所以我根本接不到年輕的!」

  母親:「什麽?客人也會再找你?她們不是貪新鮮的嗎?」

  我說:「她們只圖快活,哪個服侍佳丶工夫又好的,以後便會再找他了。」

  母親:「那是說小忠的工夫也不差了,有客人回頭再找你!」

  我說:「我想早一點賺到錢,工作不敢馬虎,所以客人都會滿意。」

  母親:「可是那也得有本錢啊!」

  我說:「媽媽,妳說什麽本錢啊?」

  母親:「是你那裡啊!」她指一指我下體。

  我羞著說:「媽媽,我想我有吧!」

  母親的臉突然紅了,說:「真的?那麽可以給我看看你的本錢嗎?我不大相信!」

  我說:「媽媽,我沒騙妳,不過又怎好意思拿出來給妳看呢?」

  母親:「你小的時候我都看慣了!你又怕什麽呢?」

  「那好吧!」我慢慢把褲子的拉煉拉下,將軟軟的雞巴掏了出來。

  母親低頭一看:「小忠,我看不是你說的那麽有本錢啊!」

  我說:「還沒挺起嘛!」

  母親:「那要怎樣才會挺起?快挺起給媽媽瞧瞧!」

  我說:「媽媽,我心裡正在羞著,又沒什麽外來刺激,怎會挺嘛?」

  母親:「這也是…如果這樣呢?」母親開始把上衣的鈕扣一粒一粒地解開,

解到第三粒的時候,我已看到那白色的乳罩和雪白的乳峰,下體一熱,雞巴開始

慢慢地挺了起來母親:「哇!真粗…果真是有本錢啊!」

  我馬上把雞巴收回褲內,不好意思說:「媽媽妳看到了,我沒騙妳吧?」

  母親:「是啊!小忠沒騙我,想不到小忠真的長大了!」

  我說:「媽媽,妳還不快把衣穿上?免得著涼了。」

  母親不好意思地把鈕扣扣上,匆匆說道:「我先去洗澡了。」就走進浴室裡

去,但她只把門掩上而沒鎖上,奇怪!

晚上我和母親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母親的視線不停向我這邊望過來,我好奇

地問:「媽媽,我哪裡不對勁了?妳老是這樣看著我?」

  母親:「我只是好奇的想,你的工作到底是怎樣的呢?」

  我不好意思的說:「也沒什麽的,只是替客人按摩和……」

  母親緊張地問:「和什麽呢?」

  我小聲的說:「和她們…做…愛。」

  母親聽了後說:「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兒子是怎樣工作的?要不然你當我是

母親:「兒子,你可不要偷功減料的騙我啊!知道嗎?」

  我說:「不會的,妳放心!」

  母親睡在床上,等著我為她示範。

  我上前說:「媽媽,妳要…把…衣服…脫了…我才可以按摩的,要不然按摩

油會弄髒妳的衣服。如果妳怕尷尬,可以不做。」

  母親:「那好吧!等我把…衣服…脫了……」說著便下了床,站在地上準備脫衣服。

  我說:「媽媽,妳想我原原本本的示範給妳看嗎?」

  母親:「那當然啦!要不然我怎會知道你是怎樣做的呀?」

  我羞著說:「媽媽,如果妳要我原原本本做給妳看的話,那我要服侍妳…脫

…衣服…了!媽媽,可…以…嗎?」

  母親:「那…好吧!你把燈…調暗點…好嗎?我害臊!」

  我把燈光調暗後走過去,伸手把母親的睡衣角從下面掀起,開始慢慢的往上

脫,當睡衣角經過陰戶的時候,我看到母親的內褲和幾條露在外面的陰毛;跟著

把睡衣往上拉到胸部時,我已可看到母親的乳峰和乳罩,而她的臉卻扭向了另一

邊,羞澀萬分地咬著手指。

  終於把睡衣脫掉了,一副只剩乳罩和內褲的女性胴體馬上展露在我眼前,想

不到母親的身裁這麽好,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說:「媽媽,妳可以上床了,先背朝天的趴著吧!」

  母親上床後,我也爬上床,把油倒在母親的脖子上,慢慢的按摩著。

  按到背部的時候,我抓著乳罩的背帶問道:「媽媽,我可以解掉乳罩的扣子嗎?」

  母親羞著說:「兒…是前扣的…是你脫呢?還是我脫比較方便?」

  我說:「是…是我們為客人脫的。」

  母親:「兒,你會脫乳罩的前扣嗎?」

  我說:「我會的。媽媽,可以嗎?」

  母親:「好吧!你脫吧!」

  我兩手以環抱式從母親的背後伸向她前面的乳房上去解扣,母親的乳房滿大

的,我想儘量不碰觸乳房,可是不能做到,終於我要貼著母親的乳房,才能依靠

摸索乳球的位置把扣子解開。

  把乳罩脫下來放到一旁,我繼續按摩著背部,沿下慢慢按過去到達臀部的時

候,我說:「媽媽,妳的內褲也要把它脫掉,行嗎?」母親只是點了一下頭當作

回答,我便用手挑起內褲的鬆緊帶,慢慢把內褲拉下。

  內褲脫下後,母親立即伸手說:「快拿回給我!」

  我奇怪為何母親會這麽急要回內褲呢?在遞給她的時候一看,原來那條內褲

的襠部已經濕了一大片,難怪她會那麽急的要回了!

  我雙手撫在母親的臀部上,感覺到母親的皮膚很柔滑,用手按在上面,發現

臀部的彈力也不錯,我想母親一直養病,原來也把身裁給養好了!

  我的手在臀部按的時候,母親發出了小聲的「嗯…嗯……」歎息,我接著把

手轉按向大腿內側,有點濕濕的感覺;我把一隻手輕輕掃向她臀部時,問道:「

媽媽,真的還要繼續做嗎?」

  母親:「你做吧!不用害臊,你就照你原本的做法做吧!媽媽不會怪你。」

  我說:「那我得罪了!」接著輕輕用手指插入她肛門裡按,母親「啊!」一

聲叫了出來;我另一隻手則掃向她兩腿盡頭,母親慢慢把兩腳微微地分開,我的

手摸到一片黏滑的淫水,母親這時候也把臀部擡高,以方便我的手摸在她陰戶上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