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妻生活

  • A+
所属分类:名人明星 情色文學
摘要

于是,從這以后,我每天都要搞她一次,有時一天二次。當時家人也真配合我,愣是沒有人進過我房間,就當我們二個是空氣一樣。有一天,我問她:「是不是跟別人做過?」她承認了,說有做過二年,還懷過他的孩子,打掉了。她當時看著我,不說話。我說:「我娶你。」她笑了,抱著我。第二天,我就跟我媽說我要結婚,我媽說:「那就結吧。」于是開始忙活起來,五個月后,我把她娶到了家。

換妻生活

我和老婆是經鄰居介紹認識的。說實話,老婆長得一般,身材也一般,是我相親中相貌最平平的一個。不過就是腿長,緣份這事你真是搞不懂,她當時也沒有對我十分來電,我對她也是一般般,但我們兩個就是成了。而且結婚的速度非常之快,從頭到尾不過六個月;上床更是快,認識一周就搞上手了。那時,老婆生病了「感冒」。我當時就沒懷啥好心,我讓她來我家。我說:「我家采光好,來這睡吧」。她家跟我家住的不遠,沒說啥就來了。躺在床上還真睡了,我也沒有怎麽樣。不過當時沖動了一下,想撲上去,但理智戰勝了欲望,我只是在她邊上看著她睡覺的樣子,突然有種幸福的感覺。她起來后,在我家吃的飯,我們玩了一會網遊,然后送她回家。

第二天她照常來我家休息。這次我可沒忍住,說來也是,不知當時膽怎麽這麽大。當時家里好多親戚在打麻將。我關上門,上床就抱住了她,她沒動就讓我抱著。我火沖上頭,抱著她就親,她也回應我,我手不停的上下亂摸,說真的,心亂跳。我是第一次搞女人,真沒有經驗,我親了一會就跟她說:「讓我看看吧。」她沒看我,小聲說:「有什麽好看的呀?」我說:「我沒有看過嘛,讓我看看吧。」她倒爽快,屁股一擡,我還等啥喽?我把她褲子連著內褲就扒下來了,我趴在她兩腿中間,讓她張開點。她側著頭,把腿張開了…..

我仔細的看著她的小逼。粉紅的一點味也沒有,我一下就親了上去,也不會啥就是用嘴舔,她一會就受不了了,用手拉我,幫我把我的短褲褪了下去。我扶著我的JI8就是一陣亂插,找不到地方?不對!A片看這麽多了怎麽就不會呢?不過就是插不進去,她當時居然笑了,說:「我來吧。」就讓我躺著。我就好乖的躺了下去,她坐在我身上,用手扶著我的JI8,對準了一下就坐了下去。跟我的想像不太一樣,她下面一點也不緊。真的!我當時就想:「不是處女也不能這樣松吧?都沒有緊緊包著我的感覺呀!」老婆問我什麽感覺,我說:「爽!」她就這樣上下動著,我用手摸她奶子,她雙手按著我的肚子。我不停的挺著屁股,就是一分鍾的事吧,我就射了。她笑著說:「六秒,以后就叫你「六秒」吧。」搞得我火那個大,不過也沒有什麽,六秒就六秒吧,誰讓咱是處男呢?

于是,從這以后,我每天都要搞她一次,有時一天二次。當時家人也真配合我,愣是沒有人進過我房間,就當我們二個是空氣一樣。有一天,我問她:「是不是跟別人做過?」她承認了,說有做過二年,還懷過他的孩子,打掉了。她當時看著我,不說話。我說:「我娶你。」她笑了,抱著我。第二天,我就跟我媽說我要結婚,我媽說:「那就結吧。」于是開始忙活起來,五個月后,我把她娶到了家。

我媽和我爸在家待上沒有兩個月就去了外地,因爲我爸的工作不在本地。家里就是我們兩個人的天下了,天天操,沒有一天不操的。月經時就操她屁眼。操她屁眼時,她非常的配合。我那天操完她,JI8不到半小時就又硬了。我當時看著她的屁股就來勁了,說:「你趴著。」她就趴在床邊上了。我扶著JI8就向她屁眼插了過去,太緊,進不去,用唾液吧。抹了一會,又插了過去,這次進去了,進去半個頭,她就痛得直叫。我沒太敢動就說:「等一會吧,你不痛了我再做。」她說:「來吧,一次性過。」我一使勁,全插進去了。她疼得在那抽涼氣,我JI8不長,不過粗。我插了能有五分鍾才射,我發現我插屁眼比插逼來得久,不知爲什麽。

于是乎,一天一次,那是正常功課。有時一天三次,早上起來一次,中午一次,晚上再來一次。然后我倒在床上就睡。這家夥比我有拼勁,我睡了,她居然接著玩網遊,你不服不行!

二○○四年,我們的寶寶出生了。她在家休息了一年,我媽說:「不能老在家呆著了,你們也帶孩子出來吧。」我一想也是,就帶著她和兒子一起出來了,來到了上海。女人的工作就是比男人好找,我找了兩個月沒找到,她一個月就找到一份公司的普通文員的工作,在一家A級寫字樓工作。我兒子交給我媽媽帶,我們兩個就在上海這樣漂了起來。

三個月后,我也找了一份銷售的工作,我們跟一對小夫妻合租在一起。那對夫妻男的叫小志,是個保安,居然是老婆那棟寫字樓里的保安。女的是一個售樓小姐,長的很嬌小,男的卻比較魁梧。我個頭比較小,老婆穿上高跟鞋就比我高。小志跟我比,二個極端,不過我挺胖的,顯得也很壯。剛開始時,我們兩家人不怎麽說話,只是互相間客氣的說幾句日常問候性的話,后來時間久了。大家比較熟了,就變得無話不說了。小志這個人比較豪爽,是那種女人喜歡的類型。他老婆就嬌小得很,典型的花瓶,不過長的很不錯。我經常開他們的玩笑──美女與野獸。

我老婆由于生了寶寶,腰不像以前那麽細了,不過也不胖,很有女人味。因爲工作的原因,經常是套裝,絲襪,所以別提多性感了,我總覺得小志看她的眼神不對。他發現我在注視他時就會把眼睛轉到別處去,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來,我也沒有太在意。

事情的發生是在一次我到云南的采購會上,我那時跟公司四個同事去云南的一個大中型交易會,走之前,我把老婆操了半宿,我操完她屁眼,趴在她背上對她說:「這下喂飽你了,不要給老子搞個帽子啊!」本是一句笑話,沒想到很快就變成了現實,而且超乎我的想像。我們在云南的事情很快就完事了,提前了兩天完成任務。我本想打個電話給老婆,不過一想,給她個驚喜吧,沒想到這卻成了我的惡夢…..

我是下午一點多到的上海,下了飛機直奔家里,想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好好操一下我老婆。來到家門口,打開門。(我開門的聲音一直就不大,很輕。)發現老婆的高跟鞋在地上擺著,「老婆沒上班。」我的腦中這樣想到。我眼睛一掃,發現一雙大號的皮鞋也在地上,很醒目。這是小志的,我們合租這麽久,我當然知道是他的。我心中一顫,這時耳中傳來一聲雜亂的響聲,其中夾雜著我的那張大床的聲音,還有男女輕輕的喘氣聲和怪怪的呻吟聲。我一聽就是我老婆的聲音,我怒火上沖,不過很快我就冷靜了下來,我也不知道我當時爲什麽這麽冷靜。我放下行李,輕輕走到我家的門旁。門沒有關緊,可能是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我會這麽早回來。

我向房間里看去,只見我老婆整個人趴在我們的大床上,屁股向上撅著,頭向里面側在床上。兩只手按在床上,渾身是汗。嘴里怪怪的呻吟著,因爲跟平時她的呻吟聲不一樣,說不出來的感覺,只是覺得怪怪的。小志就在老婆的身后。半跪在她后面,體力真好,我就做不到。他們兩個形成兩個明顯的對比,一白一黑。就看見他不停的向前撞著,每撞一下老婆的臀肉就會一顫,並伴著一聲呻吟….

從我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們的結合部位,只見一個粉紅色的電動陽具在老婆的陰道內不停的亂顫,它的聲音已經被小志和老婆的呻吟和碰撞聲完全蓋住了。我一愣,馬上明白過來。小志在操我老婆的屁眼,怪不得呻吟聲這麽怪,只見小志那粗粗黑黑的JI8在老婆的屁眼里不停地插著,把老婆屁眼邊上的小皺紋全都扯的平平的。他插的很用力,好像我老婆欠他多少錢一樣。拉出來又是用力重重的一下,不過可見,我老婆的屁眼他也不是第一次插,要不我老婆不會這樣輕輕的呻吟。

老婆陰道里的水不停的流下來,滴在床上,形成一片濕濕的痕迹。這時小志說話了,他喘著粗氣說:「你的屁眼好緊呀,真爽,你過瘾不,老子的JI8長不長?」我老婆說:「你還沒夠呀,我的屁眼都讓你快插爛了。你把那個東西拿出來吧,我受不了了,你都做了三次了,你是不是吃藥了?」小志用手重重地打了我老婆的屁股一下,她的屁股馬上就紅了起來。我老婆叫了一下,小志說:「敢這麽說老子,不過老子今天是吃藥了,不吃能搞這麽久嗎,你以爲老子是神仙呀。」老婆哼了一聲,小志聽老婆的哼聲,就又是一下。老婆擡起頭,扭過來看了他一下說:「你輕點,每次都這樣禍害我,不是自已老婆就是不一樣。」小志壞壞的笑了一下說:「你不就是喜歡我這樣嗎。」老婆說:「哪個喜歡你這樣呀,是你每次都強行要這樣來的。」小志重重的插了一下:「還敢頂嘴?」老婆不做聲了,過了一會,老婆說:「你快點射了吧,要不你老婆也快下班了。」小志嘿嘿干笑了一下說:「不要緊,不怕她,哪天你們兩個一起撅著,我來個一箭雙雕。」老婆說:「你想得美。」

小志又是重重的一下,老婆馬上沒有聲了,這時只聽「啵」的一聲,小志抽出了插在老婆屁眼的JI8。粗粗長長的,有點像牛鞭。龜頭上有些黃黃的東西,不用想就知道是什麽…..

他並沒有拿出插在老婆陰道里的電動陽具,而是扯起了趴在床上的老婆。老婆擡頭看看了他說:「不要了吧,你那上面好惡心的。」小志輕輕地打了老婆的臉一下,「馬上給老子吸干淨,再惡心也是你的。」老婆這次沒有說什麽,把小志的JI8含到了嘴里。我這個角度看得不是很清楚,就看小志按著我老婆的頭,不時揚起他的頭,很享受的樣子。

吸了一會,他把我老婆拉了起來,重新按到了床上。他讓老婆把雙腿盡力張開,然后他低下身子,把電動陽具拿了出來,丟到了床上。電動陽具在床上不停的扭動著,像在嘲笑著我。小志這時毫不費力的就插進了老婆的陰道。只聽老婆「哦」了一聲說:「好粗好滿呀,還是真的好。」小志一聽,屁股像個打樁機一樣不停的插著老婆。

老婆雙手抱著小志的屁股,上身不停的挺起來,用嘴咬著小志的脖子。只聽小志悶哼了一聲,屁股上的肉不停的抽動著,用他最大的力氣頂向前面。老婆的雙腳盤在他的屁股上,雙手抱著他的背。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的保持著這個樣子足有一分鍾,就聽老婆說:「你又射里面去了,我說不是安全期今天,你就不聽,我又要吃藥,你快起來,我去洗洗摳一下。」小志翻身躺到了我的床上,床頭上就擺著我的結婚照。他閉上眼睛喘著粗氣說:「不用摳了,要真有事你摳也沒有用,就說是他的不就結了?」老婆想了一下,可能覺得摳真的不管用,就沒有出來,躺在了他的邊上…..

小志說:「我睡一會,你一會叫我。」老婆說:「你回你房間睡去,你老婆就快回來了。」小志說:「就一會,一會就好。」老婆沒有再說什麽,一個人起來,收拾地上的衣服。她拿起的衣服全是些情趣內衣,看來都是小志給她買的。我輕輕的退回到了門邊。我沒有沖進去,我只是想離開。

我拿上行李,離開了家。一個人漫無目地的走著,來到公園。我一個人靜靜的坐著,回想我看到的一切。看來他們不止一次了,想到這,我雙手抱起了頭,心里像刀絞一樣。我這麽愛她,她卻背叛我。難道我滿足不了她嗎?天慢慢的黑了下來,看著公園里那一對對的情侶,我的心隱隱的在抽痛。

我拉著行李,慢慢的向家走去。再怎麽樣我也要去面對,我不能逃避。我要把這件事搞清楚,離婚!不,我不能這樣就便宜了他們,但又能怎樣呢!此時的我,心里亂的很,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思考,先回去再說吧。(你睡我老婆,我也可以睡你老婆。)我心里打定了注意,對,我要操小志的老婆。我讓你也試一下頭上發綠光的感覺。

回到家之前,我給老婆打了個電話,她表現出非常開心的樣子。要在平時我肯定會感覺很幸福,但是此時,我卻覺得她很惡心。回家后,一切的生活好像又回到了正規的軌道,他們兩個平時也沒有做出什麽越軌的事情,如果不是我提前回家,可能我還被他們兩個蒙在鼓里。但是我很快就發現了不對的地方,平時妻子是不怎麽加班的,基本上是按正常的時間回家,而這些日子她卻經常的加班,有時加到晚上一點多才回來。而且很疲倦的樣子,不管多晚她回家后都要去沖涼后才會進來。我越發的覺得事情不對,她每次加班都是小志晚班的時候。

我決定去探查一下,我算準后天小志晚班,早上起來我提前跟老婆打了招呼說要去朋友家玩可能晚上不回來了。老婆只是「嗯」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麽。跟我說她晚上也要加班到很晚。我跟她說注意點身體別太累到了,老婆看了我一眼,眼里含著淚。我笑著說:「怎麽了,感動得要哭啦?」老婆笑著輕輕打了我一下,轉身去穿衣服,我在床上支起身子看著她。她轉過頭看著我笑了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轉過頭又問了我一下:「我穿丁字褲好不好?」我心里咯噔一下,爲了你情人看來你真的是什麽都做得出來呀,我平時怎麽勸都不穿,現在居然爲了別的男人主動穿。我強笑著說:「好呀,當然好了,你今天怎麽這麽主動呀?」她說:「你都求了我這麽久了,今天穿也好了了你的心願呀。」我笑了一下。

她轉過頭去衣櫃里挑了一件我給她買的黑色的丁字褲,那是一條很小的丁字褲,基本上就是兩根繩子,前面只有小小的一塊布,屁股后面是一根細細的繩,穿在老婆身上好性感。然后她穿上了一條黑色的長筒絲襪,一個細跟的高跟鞋再配上一身職業套裝,顯得特別的性感。我下面不覺硬了起來,老婆問我怎麽樣?我跟她說很性感,她在我面前扭了扭屁股,拿起包一扭一扭的就走了。

聽到老婆關門的聲音,我的心突然抽了一下,我在床上一直睡到中午才起來這是爲晚上做好準備,傍晚的時候我離開家去了老婆公司樓下的一家咖啡店。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們寫字樓的人員進出但外面的人卻看不到里面,這是一個很好的監視地點。五點鍾左右,我看到小志從大門走了進來。他跟保安們打著招呼,大家好像很怕他一樣都向他點著頭,后來我才知道他這時已經是保安隊長了。

然后就是樓上下來的人群,很亂,過了一會,人好像走的差不多了,只是偶爾從電梯中出來一兩個人。我眼睛注意著電梯口,生怕錯過了妻子出來,但是等到了六點也沒有見到她的影子,難道她真的是在加班?我在心里這樣問自已。過了一會,我看到穿著保安服的小志一邊打電話一邊在大廳里走動著,他一會是滿臉堆笑,一會又在厲聲訓斥。最后,他笑著對電話里不知說了些什麽就挂了,然后急沖沖的走了。

不一會,他換好了衣服又回到了這里。我想老婆可能馬上就要下來了,果然不到十分鍾老婆就從電梯中走了了來,小志馬上走了過去用手摟住了老婆,老婆看了一下左右,用手推著他。這時,邊上的保安們笑了。可以看得出他們早就知道小志跟老婆的關系,這時只見小志說著什麽,老婆低著頭不反抗他,他抱著老婆的腰,笑著向兩邊的保安揚了一下頭走了出去。我馬上結帳跟了上去,還好他們並沒有打車,只是順著左邊的商業街走著。

小志拿出了手機一邊打一邊走,摟著老婆的那只手忽然間移了下去,在老婆的屁股上摸著,老婆把他的手拿到了腰上並側過臉跟小志說著什麽,表情很是無奈,好像在求小志什麽。小志沒有理會老婆,接著打電話,一邊打一邊大聲的笑著,他的手又移了下去並用力的捏了一下,老婆這次沒有把他的手拿上來,就讓他這樣摸著。過了一會小志打完了電話,笑著對老婆說著什麽。

我聽不到,因爲我不能跟得太近,這樣他們會發現的。他們來到了一家迪廳走了進去,我也跟了進去。只見小志進了迪廳后把老婆抱的更緊了,他們朝里面的包間走去,我慢慢的跟了過去,他們兩個進了一間大包。正在我愁著不知他們他們兩個在做什麽的時候,后面有人拍了我一下,嚇的我一抖,不過我馬上鎮靜下來。我轉過頭去,這時一張我再也熟悉不過的臉出現在我眼前,是我的大學同學張曉光,我們上學時關系很鐵,就差同睡一個女人了。他把我帶到了辦公室跟我聊了起來,可我心里想的都是老婆那邊的情況。他看到我心不在焉的樣子就問我有什麽事情,我跟他說:「如果我想看你這里包間里的情況有辦法嗎?」

他想都沒想就說有,不過他問我到底是怎麽回事,我說我同事的女朋友跟別人偷情,我來幫他查一下。他看了我一眼,讓我坐到他的位置上,然后打開了他的電腦,打開了一套監控程序讓我自已找,就轉身出去了,並告訴我這是他開的店不用急,不會有人進來的。他還沒關上門,我就已經急著開始找起我的老婆來了。還好他這里的包間並不是很多,我找了能有四間包間就發現了他們兩個……

不一會老婆的身上就只剩下一個小小的丁字褲了,只見那個大肚子搖晃著站了起來,脫掉了褲子。他的JI8並不是很長,不過粗粗的跟我的差不多。另一個年紀要青些,JI8比小志的還要長點而且很粗,黑黑的。這時房間里的四個人基本上是全裸了,只有老婆穿著一個黑色的小丁字褲和絲襪,還有腳上的高跟鞋,顯得特別的誘人。

那個大肚子用手把老婆的頭按到了他的JI8上,老婆向后仰了一下頭,不過不管用,他的力氣太大了。老婆只好順從的吸起了他的JI8,只聽到他不停的命令著老婆下面一點,吸一下蛋蛋之類的話。老婆很順從,這時只見那個年輕點的小志管他叫王哥的人跟這個大肚子說了一句什麽,他放開了老婆,小志坐在沙發上他們兩個把老婆擡了起來放到了小志的JI8上,只聽到老婆「喔」的叫了聲,小志的JI8就完全插了進去。

然后那個叫王哥的用力按著老婆的背讓她趴在了小志的身上,那個大肚子站到了沙發上又把JI8塞進了老婆的嘴里,這時只見那個叫王哥的人吐了口吐沫在手上,然后用手指摳了摳老婆的屁眼,這時明顯能看到老婆在掙扎了一下,不過對于這三個男人來說這樣的掙扎只能是更刺激他們的欲望。小志這時說話了,他說:「怕什麽,老子哪次不操你屁眼?」那個王哥用力的掰著老婆的屁股,把他的大JI8慢慢的插進了老婆的屁眼,他的太長了,才插進去一半老婆就受不了了,她用力吐出胖子的JI8,轉過頭對那個王哥說:「你輕點。」

可能是他們也怕惹怒了老婆不好收場,他笑了一下說:「沒問題,我輕輕的來。」三個人足足操了老婆能有兩個小時,操屁眼的射了,就上去讓老婆給他吸,上面的就下來操屁眼,再不就是插小穴的射了讓老婆吸。他們把A片上的招數全部用在了老婆的身上。最后那兩個人丟下渾身是汗的老婆穿上衣服先走了,他們離開時想用手機給老婆拍照,小志沒有同意,這時的妻子癱軟在沙發下頭朝下屁股朝上趴在上面沒有一點動靜。那個大肚子經理走到小志的身前拍了拍他說:「答應你的事我們兩個一定會辦到,你放心。」然后他們兩個開門離開了,小志走到老婆身邊,爲她穿起衣物扶起她也離開了。

這時的我心情極度的複雜,一方面是男人的生理反應,我的JI8一直硬到他們結束,這在平時是根本不可能的,可此時的確如此,而欲望過后卻是無邊的傷痛,因爲那個女主角是我的老婆,我一直疼愛的老婆。我關掉監控軟件一個人坐在那里發呆,不知過了多久,曉光走了進來,而我全然不知,他拍了我一下,笑著問我:「找到了嗎?」我說:「沒找到,不過免費看了一出現場真人秀。」我們兩個喝到半夜才離開。我一個人走到繁華的街上,顯得那樣的無助和迷茫,知道了這一切又如何,我要離婚嗎?不,我不要……

即使這樣,我還是愛著妻子,我要問個清楚。我要操小志的老婆,我要報複。我回到家里,妻子正在看電視,而小志的老婆在洗衣服,卻單單不見小志的人。我叫妻子進來說有事跟她談,進來后我坐在床上看著她,她笑著說:「看什麽呀,我臉上也沒有花。」我盯著她的眼睛說:「我全知道了,你和小志的一切,你們在包廂里的一切我也看到了,那家迪廳是我同學開的。」老婆擡起頭看著我說:「我說了,你會離開我嗎?」我搖了搖頭說:「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會不會離開你。」她停止了哭泣告訴了我一切。

原來她們是在兩個月前開始的,那時候我經常回家很晚,有一天晚上我和小志的老婆都沒有在家,小志就給老婆下了強烈的春藥。然后還給老婆拍了照片,讓老婆不敢反抗他。于是他們就經常利用我出差和晚回的時候,在我的房間、洗手間、廚房和客廳里做愛,有時候家里不方便,他們兩個就去迪廳的包廂和電影院,有時還會去公園。總之,小志利用一切的機會操著我的老婆,老婆剛開始時還極爲的謹慎和抗拒,不過后來慢慢的老婆也享受起來了,小志JI8長而且花樣多得很……

不過,有時他的那些變態花樣老婆還是有些受不了,但有照片在他手里沒有辦法只能順從他。這次的事情是小志答應老婆陪他的經理玩一次,就把照片還給老婆。聽完老婆的講述,我對小志更是恨之入骨。我跟老婆說:「我不會跟你離婚,不過你要聽我的,我要操小志的老婆,讓他也感覺一下老婆讓人操的感覺。」于是在一個小志晚班的晚上,我走進了小志的房間……后來我跟老婆搬離了那里,我也不清楚小志的老婆有沒有跟他說那天晚上的事,她並沒有反抗我。不過我事后刮光了她的陰毛而且我把她的奶子咬得青一塊紫一塊的,我想小志不會沒發現的。

原本平靜的生活又回來了,我和妻子都盡量不去提這件事情,妻子也表現得很好,對我千依百順。在這期間,公司新來了一位銷售部經理,是我老鄉,跟我處的很好。

我們經常一起去同學的迪廳唱歌喝酒,當然我也會帶上我的老婆而他也會帶上他的老婆。經過一年的相處,我們之間成了幾乎無話不說的好友,而他在工作上也對我幫助很大。有一次喝醉酒后他對我說:「弟妹很性感呀。」我當時就開玩笑說:「嫂子也不錯呀。」邊上兩個女人聽到后,嗤嗤的在笑。他老婆推了他一下說:「說什麽瘋話呢?」我的這位上司兼大哥搖著他的頭說:「你上次還跟我說我這弟弟不錯,你很喜歡嘛,怎麽現在不承認了?」他老婆的臉馬上紅了起來,狠狠的打了他一下拉起我老婆就出去蹦迪去了。

我想她可能是不好意思了,這時我這位哥哥又出一句驚人之語,他跟我說:「你要是喜歡你嫂子那你今天晚上就上我那去。」我說:「你喝多了,你可是我大哥呀。」他跟我說他沒醉,他對我老婆也有意思很久了,只要我同意今天晚上就可以去他家。他注視著我的眼睛,我覺得他可能真的說的不是醉話。

我想了一會,反正老婆也讓人操過了,有什麽不可以的。而且我也不是什麽正人君子,色情網站我也經常上,換妻小說我也經常看,他老婆長的也很漂亮性感。我拿起酒一口喝掉,看著他說:「行,今天晚上我們就不用回自已家了。」兩個女人回來時,我把我們兩個人的想法說給她們聽。剛開始她們覺得我是在逗她們,后來發現不是開笑玩笑時,兩個女人的笑容凝固了。老婆低著頭不說話,因爲她知道現在她不能反駁我什麽,只能按我的意思來做。而我的那位大嫂則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麽。過了一會,她擡起頭,看著她老公說:「你真的這樣決定了嗎,你不后悔?」「不后悔,大家只是玩玩,調劑一下生活。」他這樣答道。

時間像靜止一樣,我們在這一刻誰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坐著。這時我首先打破了這種壓抑的安靜,我拉起他老婆故意緊緊的抱了一下說:「我老婆可就交給你了呀,我們先走了。」然后,我對看著我的老婆說:「沒有事,你好好陪陪大哥,他喜歡你很久了。」我用手摸了摸老婆的臉,老婆眼里有淚光在閃動,我狠了狠心轉過頭摟著懷中的女人──別人的老婆,我的大嫂──離開了。

我坐在車上腦子里想的全是老婆,但到家后就什麽都想不了了。剛一進門,大嫂就像變了個人一樣,瘋狂而又風騷。她主動親吻我的全身爲我除去衣褲,連去臥室的時間都沒有直接就把我按到了客廳的地上。她吸我的JI8,舔我的屁眼,極盡所能的在調逗我。我此時血往上沖,根本沒有時間去想老婆在做什麽?是什麽樣子?只是在享受,我們兩個不停的親吻,親遍彼此的全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