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倫亂文欲乳浪母又名媽媽的奶子,網上很少有全的,發個全本(1)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在一間陰暗潮濕的房間里,春色無邊。  美豔的女郎,臉上挂上不知是快樂還是苦悶的表情,搖晃腰身,兩腿大開,

                    

===================================

              ∼序∼

  「啊…啊啊…啊…阿娜達∼奇蒙子歹咻!啊啊…啊啊……」

  在一間陰暗潮濕的房間里,春色無邊。

  美豔的女郎,臉上挂上不知是快樂還是苦悶的表情,搖晃腰身,兩腿大開,

股間那濕滑的肉道,被一根黑色的大雞巴突進貫穿。

  男人扛著女人的大腿,以半曲的膝蓋作爲支點,睪丸抵在女人白白的屁股上

頭,一陣急速的抽插;身體的碰撞、性器官的摩擦,傳出一陣又一陣啪啪啪的拍

打聲,彷如演奏一場淫豔無比的交響樂曲。

  「咿∼啊啊…哦…雅媚歹…雅媚歹…啊啊…啊啊……」

  女人狂野的淫叫著,翻著白眼,伸手攬住埋在自己身上苦干的男人,修長的

雙腿淫蕩的勾著他的雄腰,兩副渾身充滿汗水的軀體緊貼著。

  「呼呼…喔喔∼∼!!」

  又嫩又滑的陰道,男人敏感的龜頭上實實在在的傳來強烈的快感,厚重的喘

息聲,暗喻著爆發的來臨。

  就在最后那一剎那間……

  「叩叩叩!!!」

  房間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我反射性的取下耳機,關掉計算機屏幕,趕緊拾起散落在書桌下的短褲,將勃

起的雞巴,連同覆蓋在龜頭上的衛生紙,一股腦的全都塞到褲子里。

  在我電光火石的動作完成后的下一秒鍾,媽媽剛好打開我房間的門,走了進

來。

  「小偉,晚餐煮好了,可以下來吃飯啰!」

  此時坐在書桌那兒的我,正好背對的站在房門口的媽媽,我完全不敢轉過身

,緊張的壓抑住充血的下半身,嘗試以我自認爲最平靜的語氣回答:「好啦,媽

,等一下,先讓我把今天的功課做完,就剩下一點了。」話說完,我隨手假惺惺

的翻開書桌上早準備好的課本。

  「嗯…」媽媽應了一聲,接著,不知爲何,她慢慢的朝我走來。

  聽著媽媽靠我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反射性的用食指搓搓鼻頭,鼻中傳來一陣

香味,在我這間充滿著精液汗臭味的房間里,媽媽身上特有的體香顯得格外清晰

  媽媽無聲無息的站在我身旁,心里有鬼的我,可真是緊張死了,但我也只能

死死的盯著擺在桌上的課本,一點兒也不亂動,因爲我深怕一轉頭看向媽媽的臉

,就好像會讓她發現我剛剛在房間里干嘛似的。

  「糟糕!!」我在內心暗叫不好,因爲媽媽忽然彎下腰,蹲到書桌底下,從

她那個位置來看,只要她一朝我這邊轉頭,絕對能發現我短褲上的隆起。

  好理家在,媽媽只在地上蹲了一下,馬上就站起來,正當我疑惑媽媽在干嘛

的時候,媽媽微笑的拍拍我的肩膀,手上正拿著一件繡著小Y基符號的三角褲。

  夭壽喔∼∼剛剛太過緊急,我居然忘了書桌下還有一件剛脫下來的內褲!

  「小偉,媽媽說過幾次了?就算是在你自己的房間,內褲也不要亂丟喔。」

媽媽責備的說。

  「對不起,媽媽,我下次…」

  道歉的話說道一半,當我轉過頭去看向媽媽,我愣住了。

  在家中,媽媽一向穿的很清涼,雖然我平常都看習慣了,但是今天……她看

起來真的很不一樣。

  媽媽上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T衫,幾乎包裹不住她胸前那一對如乳牛般、尺

寸至少有38F的超大型巨乳,而在T衫里頭,媽媽沒有戴胸罩,因爲天氣濕悶

、又剛炒過菜,被汗水弄濕的T衫緊緊的黏貼在媽媽的身上,兩粒圓圓的突起,

清楚的印射在我距離我不足40公分的面前。

  視線往下移動,劃過媽媽纖細的柳腰,緊接著來到了媽媽的下半身--豐滿

的大屁股上,穿了件貼身的灰色熱褲,棉質的衣料在吸收汗水之后完全變成類似

于內褲的存在,懶散的媽媽居然連內褲也沒穿一件,高聳的隆起一片濕漉漉的山

丘,勾劃出一條長長的細縫,陰戶的輪廓清晰可見。

  擡頭一見媽媽白皙的小手中,握的正是十分鍾前還套在我雞巴上的內褲,內

心突然湧起一種不可理谕的興奮感。

  看著我的表情,媽媽似乎也理解到什麽似的,雙頰泛起一片淡淡的紅暈,雙

手反射性的遮掩住三點部位。

  「小偉,媽媽不打擾你啰,功課做完趕快下樓吃飯知不知道?」

  媽媽把我的內褲丟到衣籃子里,幾乎是落荒而逃的離開我房間。

  望著媽媽離去的背影,我的內心,對以往一向敬愛無比的母親的看法完全改

觀:比起A片里頭的AV女優,媽媽漂亮多了,而且她的身材更是……

  貪婪的嗅著房里媽媽所殘留下來的體味,泛起一種前所未有的可怕想法。

  

  媽媽,我想要妳!!!

    ※※※     ※※※     ※※※     ※※※

             ∼第一章∼

  我的名字叫張偉,高二。

  功課一般,相貌普通,160公分的矮小身高,瘦弱的體型,像我本身這種

一點兒都不起眼的男孩,在大街上隨手抓一把都有,理所當然的,我只是一名青

澀的處男。

  自從上了高中后,身體發育的同時,我也慢慢的開始對女性這種生物起了極

大的興趣。饅頭、草莓、鮑魚…等等,這些過去認爲最爲平常不過的單詞,對現

在的我而言,卻有如蓋上一層神秘的黑紗、充滿了該死的誘惑力。

  所以…收集AV成爲我的嗜好、打手槍成爲僻人的專長、上體育課前,偷窺

女同學換衣服成爲俺心目中最爲浪漫的大冒險。

  在自怨自哀、感歎自己不幸的16年的處男生涯,直到剛剛,我才突然領悟

到,其實,我簡直就是受到上天眷顧的幸運兒。

  因爲我有一個美麗的媽媽。

  我媽媽,張茹,今年38歲。

  老爸在我9歲那年出車禍去世,他生前是個工作狂,留下了一筆爲數可觀的

存款以及保險金,媽媽得以獨自扶養我與另一位大我二歲的姐姐長大。

  多年來,媽媽一直單身,並沒有再嫁,也幾乎很少見她出門約會過。

  因爲去年姐姐張潔高中畢業后,離家前往外省的大學念書,所以現在只剩下

我與媽媽兩人相依爲命。

  媽媽是個精明的女人,是指在處理工作事務上,她拿了爸爸留下來的遺産,

做了幾次非常成功的投資,具體上賺了多少錢我不是很清楚,但看到媽媽不用工

作,光憑著每個月的利息便足以抵銷我們全家的開銷…我想,應該是不少吧。

  在私底下日常生活中,媽媽其實是個很懶散的小迷糊,有時腦袋就像是少了

幾根筋似的不開竅,媽媽平時在家中的穿著舉止,就好似還把我是當成數年前

窩在她胸前撒嬌的孩子,毫無避嫌的防備與自覺。

  但也幸虧如此我才終于領悟到媽媽的魅力,她對我的信任與關愛,朝大膽一

點的方面設想,或許媽媽潛意識里就想誘惑我這個兒子才打扮的那麽火辣的吧。

  重新打開計算機屏幕,戴上耳機,鼠標點了下PLAY鍵,屏幕里,小X圓那

騷貨依舊在男人的跨下喘息著。

  我半痞視的盯著不久以前還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女神的AV女優,在我左手加

快速度套弄雞巴的同時,女人的臉,逐漸被媽媽嬌美的容顔所替代。

  「喔∼媽媽…媽媽…啊…我愛妳,媽媽!!」

  手掌心中隔著衛生紙緊緊的包住龜頭,一股熱流噴射而出,高潮的快感如同

電流般的竄遊在腦神經中,空白的思維里,只剩下媽媽的笑容,以及那對作夢也

會夢到的超大母乳。

     ***    ***    ***    ***

  下樓來到客廳。

  媽媽正懶洋洋的趴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新聞,渾身散發著成熟的韻味。嬌好

的胴體,清涼的打扮,曝露出了身體絕大部分的潔白肌膚,讓我一飽眼福。

  玲珑有致的曲線,尤其是下身那高高股起的肥厚豐臀,端是令我的雞巴搔癢

不已,恨不得自己能肆無忌憚的狠狠蹂躏那雪白柔嫩的大屁股、盡情地將雞巴深

埋在股間的深溝里抽插。

  「小偉,功課寫完了啊?」

  「嗯,寫完了。」我心不在焉的回答,視線始終停留在媽媽的身體上。

  「小偉,你先坐著看一會電視好嗎?媽媽馬上去幫你把菜熱一熱。」

  媽媽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我充滿色欲的非禮目光,自顧從沙發上爬起身,她胸

前那對巨型美乳,一下子從嬌軀的壓迫下解放,令人眼花撩亂的上下左右的晃動

著。

  「真是可怕的彈性…」我在內心暗自贊歎著:「如果說美女的胸脯是專門對

付男人的武器,那乳欲浪母絕對是最恐怖的人間凶器!」

  心中雖然偷偷幻想著千百種蹂躏媽媽胸脯的不良場景,但我口頭上還是乖巧

的回應媽媽:「媽媽,不用特地幫我熱了啦,我吃溫的菜沒關系,更何況電飯鍋里

的飯還是熱的啊。」

  接著,我走上前,親昵的拉住媽媽的手搖晃,說道:「我要媽媽喂我∼」

  媽媽伸手點了點我的額頭,笑罵道:「好不羞人,都幾歲了還跟媽媽撒嬌?

還不快去餐桌上等著,媽媽幫你盛飯去。」

  媽媽在口頭上雖然拒絕我,但看的出來,她似乎很喜歡我對她撒嬌。

  (上國中之后,因爲怕同學恥笑我是跟在媽媽屁股后面長不大的小鬼,所以

我跟媽媽之間的母子關系就漸漸疏遠了不少…)

  飯桌上,媽媽盛了一大碗飯,又夾了一堆如山丘的菜在我的盤里,笑咪咪地

拱著手抵住下巴看我吃飯。

  十五分鍾過后,承受不了媽媽奇怪的目光的我,忍不住問道:「媽媽,妳干

嘛一直對著我笑呀?」

  媽媽臉上依舊挂著微笑,答道:「沒有呀,只是忽然感到很高興,我的兒子

終于長大了。」

  「咦?」

  「小偉,你…也到了會對女孩子…有興趣的年紀了。」

  見我臉上挂著不解的表情,媽媽語出驚人的說道。

  「最近你的房間…多了一種奇怪的味道,整理你房間的時候揉成一團的衛生

紙總是特別多……還有剛剛…你在你房間其實是在那個吧?」

  「媽媽,那…那是因爲…」得到這種晴天霹雳的答案,我臉紅耳赤的不知該

如何回答。

  「沒關系,小偉,媽媽是過來人,手…自慰在你們這年紀是很正常的。」媽

媽給了我一個理解的微笑,接著她又擺出母親的架勢說道:「小偉,可是你要記

得,凡是都要有個節制,不可以自慰過度,傷了身體喔…」

  媽媽的臉皮畢竟不是真的那麽厚,說完這番露骨的話之后,她自己倒也是陪

我一同臉紅了起來。

  一種尴尬的氣氛忽然在我倆間傳了開來,我也只能加速扒飯,盡快結束這場

因爲被媽媽一席沒大腦的話所造成的難熬的飯局。

    ※※※     ※※※     ※※※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