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大賽的日子1-2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傻啊你,那是想睡你,你不知道導演都那樣。呵呵,不過也無所謂反正你
 
  
  
  
 和你男朋友也都幹過那事了,要是你能得個冠軍有成績,我看值得。要是我,我
 
  
  
  
 就樂意!」馮紅說完了又笑。
 
  
  
  
 

歌手大賽日子(1)
 
  
  
  
 

歌手大賽決賽就要開始的前2天,所有的歌手都被召集在一起走台排練,她
 
  
  
  
 們也第一次見到了導演張海和副導演李濤。這兩個人雖然年輕但成績在業內已算
 
  
  
  
 突出。排練的時候,他們安排工作很流暢,時不時的互相交流,順利的完成了排
 
  
  
  
 練,大家陸續散了。
 
  
  
  
 

張海叫住了王丹:「你條件很不錯啊,歌唱的好,人又漂亮,很好發展啊。
 
  
  
  
 我很欣賞你,我會盡我能的幫助你的。」
 
  
  
  
 

「謝謝張導,我會努力……」話還沒說完,別的工作人員急急忙忙的把張導
 
  
  
  
 拉走了,望著張導的背影,1米83的高大男人,寬闊的背,王丹突然間對這個
 
  
  
  
 陌生男人產生了好感。回到宿舍,她和一起進入決賽的好朋友馮紅說了剛才的事
 
  
  
  
 情。
 
  
  
  
 

「傻啊你,那是想睡你,你不知道導演都那樣。呵呵,不過也無所謂反正你
 
  
  
  
 和你男朋友也都幹過那事了,要是你能得個冠軍有成績,我看值得。要是我,我
 
  
  
  
 就樂意!」馮紅說完了又笑。
 
  
  
  
 

「不是你想的那樣,他說話的語氣不是那樣,再說人家連我電話什麼的都沒
 
  
  
  
 要。」
 
  
  
  
 

「愛信不信!,要不今晚你去他房間試探試探?」馮紅又笑。
 
  
  
  
 

王丹沒說話,發起呆來,各種想法充滿在腦子裡。吃了飯碗,大家也忘了剛
 
  
  
  
 才的事,馮紅換了衣服出去找朋友了。
 
  
  
  
 

王丹在演員的賓館院子裡溜躂。
 
  
  
  
 

「王丹吧!?」一個男人在叫她。
 
  
  
  
 

「張導是你啊,我還真想找您呢,快決賽了我緊張的不行。」
 
  
  
  
 

「吃飯了嗎?我還沒吃,他們給我買的快餐,到我屋裡說罷,我一邊吃一邊
 
  
  
  
 說。」張導帶著她來到120房。
 
  
  
  
 

導演住的房間就是不一樣,雖不豪華,比演員的好多了,兩個人一邊吃一邊
 
  
  
  
 說很愉快,導演也沒有任何想怎麼樣的舉動。
 
  
  
  
 

臨走起身送王丹,到門口張導伸手和王丹握手,他的手很大,王丹的手很軟
 
  
  
  
 很白,王丹不敢看他的臉但目光正好落在了張導胸前,他一定健身,胸肌很發達
 
  
  
  
 敞開的襯衣露出一個28歲男人的胸膛,王丹突然渾身發熱,手在張海手裡直髮
 
  
  
  
 抖,她感到有一股很溫柔的力量在拉她,兩個年輕的身體就這樣貼在了一起。王
 
  
  
  
 丹已經沒有任何的想法了和防備甚至很期待。
 
  
  
  
 

張海開始吻她的嘴,舌頭纏在一起,讓王丹無法呼吸,兩雙大手在王丹後背
 
  
  
  
 從上到下的撫摸,很慢,摸到屁股後面的時候王丹覺得下體流出了愛液。
 
  
  
  
 

張海一把把王丹抱在床上,從衣服裡摸到了王丹的乳房,又軟又大但正好全
 
  
  
  
 落在張海的手掌裡。
 
  
  
  
 

王丹很配合的脫了上衣,粉紅的乳頭讓張海再也控制不住了,他用舌頭尖舔
 
  
  
  
 著,又抬頭去看王丹,王丹已經閉上眼呻吟起來,張海一下子更興奮了,交替著
 
  
  
  
 吃這舔著吸允著……一邊張海脫了自己的衣服也脫了王丹最後的內褲,順勢摸到
 
  
  
  
 了王丹的小逼,已經濕了。
 
  
  
  
 

張海,沒人知道他玩過多少女人。他抱著王丹翻了個身,王丹在他上面親他
 
  
  
  
 的嘴,手在張海身上亂摸起來,但張海卻慢慢的半坐起來,王丹手停在張海的胸
 
  
  
  
 上,肌肉,男人的肌肉讓她像著了火。
 
  
  
  
 

這是她睜開眼,看見的正好是一個翹著沖天的她等待已久的雞巴,紅色的龜
 
  
  
  
 頭,漲的很亮,肚臍往下很濃的體毛對女人的吸引力使王丹忘了自己也是個清純
 
  
  
  
 的女孩子,張海往上拱了一下雞巴,王丹的小嘴就開始吃雞巴了,張海一下子渾
 
  
  
  
 身酥了,但雞巴更硬了,王丹的兩隻手都沒能完全握住面前的雞巴,雞巴很大充
 
  
  
  
 滿在王丹嘴裡。
 
  
  
  
 

張海伸手去找王丹的逼,粗大的中指一下就進到王丹身體裡,手指很快的找
 
  
  
  
 到G使勁的撩動起來,王丹開始啊啊啊的叫,並又躺在床上,她已經開不能動,
 
  
  
  
 張海扒開她的她的腿,一隻手在裡面撩撥,另一隻手去找陰蒂。
 
  
  
  
 

已經硬了的陰蒂,張海用舌頭去舔,他感覺裡面越來越濕了,他的舌頭很厚
 
  
  
  
 舔完了陰蒂又開始舔她的陰唇,王丹的雙腿興奮的抬起來夾在張海的後背上,手
 
  
  
  
 在張海頭髮裡游動。張海還是不急於操逼。反而把舌頭往逼裡伸,王丹真受不了
 
  
  
  
 了,她使勁的拉張海的肩膀。
 
  
  
  
 

「我要,我要,啊啊 .求你,我要啊啊啊,哦,不要,快,張海我要你,我
 
  
  
  
 是你的」。
 
  
  
  
 

張海聽了這話,男人的驕傲然他更興奮,他要好好玩玩這個女人,他身後從
 
  
  
  
 床墊下拿出一管液體,擠了一點摸在了王丹的逼裡,王丹頓時覺得下面的逼裡火
 
  
  
  
 熱火熱的,漲的不行,王丹雙手開始控制不住的揉搓自己的乳房,晃動這整個身
 
  
  
  
 體,像個妓女,像個犯了煙癮的妓女。
 
  
  
  
 

「啊啊啊」說不出別的話來。
 
  
  
  
 

張海在床邊長起來,欣賞著王丹在床上的表演,手摸著自己很驕傲的雞巴,
 
  
  
  
 王丹跪著在床上又開始吃雞巴,手扶在他的腿上上下摸著濃密的體毛。張海握住
 
  
  
  
 她的頭,使勁的把雞巴往她喉嚨裡插,王丹已經想吐了,可有掙脫不開,張海不
 
  
  
  
 管,只要雞巴爽。王丹被大雞吧嗆的留了眼淚,張海這才停手。王丹順勢躺下但
 
  
  
  
 確劈開了自己雙腿,讓粉紅的逼完全的打開了,陰毛並不多,但很整齊。
 
  
  
  
 

張海用大雞巴輕輕敲著她的陰蒂,王丹攥住雞巴往自己的陰道裡引,張海卻
 
  
  
  
 不著急,也許他給她摸到縮陰膏還沒完全起作用吧,他把龜頭對準逼口,開始往
 
  
  
  
 裡插插一點又退出來,龜頭都始終沒進去,他的龜頭很大,比陰莖粗一圈。
 
  
  
  
 

王丹已經開始往前挪動身子,迎接雞巴,「給我,我要,我要」。張海握住
 
  
  
  
 雞巴開始往逼裡送,龜頭被比包裹著一點一點往裡,王丹不敢動,也不再喊,她
 
  
  
  
 在等待被佔有的時刻,張海兩手已經抓住了王丹的白白的乳房,逼裡是濕的暖的
 
  
  
  
 緊的。
 
  
  
  
 

「我操!」一下子張海把大雞巴,一捅到底,「啊!」王丹疼得叫了起來,
 
  
  
  
 從來沒這麼漲過,她感到被填滿的幸福。
 
  
  
  
 

「我操我操……」張海開始用力的抽插,王丹的陰道很近,像張小嘴一樣不
 
  
  
  
 斷的裹著張海的雞巴。
 
  
  
  
 

王丹雙手使勁的摟著張海的背,她覺得這是她的男人,漲的臉都紅了。
 
  
  
  
 

張海的雞巴抽插著逼,「啊我操,好緊,我操」。
 
  
  
  
 

「我要,我要,啊啊你真好,我啊啊要你,我是你的。」一邊叫王丹伸手去
 
  
  
  
 摸張海的雞巴根,並往自己的逼裡送。張海因此更興奮起來。
 
  
  
  
 

「操!操!操!你怎麼這麼緊啊,哈哈,我操!」張海趴在王丹耳邊輕聲的
 
  
  
  
 說。
 
  
  
  
 

王丹不好意思的臉紅了,使勁的摟住他。
 
  
  
  
 

張海把她反過來,讓她跪在床上,他想從後面操她,先把雞巴架在她屁股
 
  
  
  
 上,雙手攥住王丹的白白的屁股,那是女人的敏感區,王丹開始扭動起來,往後
 
  
  
  
 動著,示意張海快來操她啊。
 
  
  
  
 

這一扭動的腰身,是張海受不了的,把雞巴一下就從後面插了進去,兩隻手
 
  
  
  
 抓住王丹的胯使勁的抽插,兩隻睪丸跟著晃動。
 
  
  
  
 

王丹像張海的狗一樣,乖乖的趴在那供他想用,任他操。雞巴越來越漲,王
 
  
  
  
 丹的呻吟不斷「啊啊我受不了了,給我吧,我受不了求你,啊,啊,停吧,我夠
 
  
  
  
 了,啊啊……」。
 
  
  
  
 

張海干的起勁,王丹越喊他越使勁,速度突然加快,「我……操!」張海屏
 
  
  
  
 住雞巴,拔了出來,用力的把王丹翻過來,把雞巴在乳房上蹭,「啊我操」王丹
 
  
  
  
 過去含住雞巴,舌頭舔龜頭的時候,雞巴突然漲了起來,很硬,張海拔出雞巴,
 
  
  
  
 用手快速的擄了幾下,「操!!」
 
  
  
  
 

一股乳白的精液噴在王丹白白的乳房脖子,和臉上。張海用枕巾給王丹擦乾
 
  
  
  
 淨,,王丹則使勁偎在張海懷裡,張海半坐著抽起煙,他們什麼話都沒說,一直
 
  
  
  
 抱著,10點了,王丹穿上衣服「我要回去了。」
 
  
  
  
 

張海說「明天還來嗎?啊……哈哈」一把把王丹又抱在懷裡撫摸她的乳房。
 
  
  
  
 

王丹彷彿變了個人,很不好意的掙脫開。
 
  
  
  
 

「別多想啊,我喜歡你,如果你不願意,就當什麼都有過,反正你也不是第
 
  
  
  
 一次,你要什麼我補償給你。」
 
  
  
  
 

「我不是壞女孩,我也不知道,我也喜歡你,可我有男朋友,我也不想用我
 
  
  
  
 自己換什麼。我什麼都不要,我不知道……」王丹跑出了門。
 
  
  
  
 

一出門差點撞上一個人,她沒顧得上道歉,飛似的跑掉了,那人站在原地,
 
  
  
  
 看了看120的門牌號詭異的笑了一下,這人就是副導演李濤。
 
  
  
  
 

 
  
  
  
  
  
  
  
  
  
  
  
 
歌手大賽的日子(2)
 
  
  
  
 

李濤敲開120的房門,張海一邊繫著襯衣紐扣,一邊把門打開。
 
  
  
  
 

「你小子又偷吃了吧!」
 
  
  
  
 

張海用舌頭舔著嘴唇閉上眼回答:「怎一個爽字了得……呵呵。」
 
  
  
  
 

「少來吧你,有這好事你從來也不想著哥們。」
 
  
  
  
 

「又不是找雞,再說我還真有點喜歡她了。」
 
  
  
  
 

「鬼才信你,你操過的逼比我吃的鹽都多……哈哈。」李濤一溜煙的跑出了
 
  
  
  
 門,張海抬起的腳沒踢到他。
 
  
  
  
 

決賽抽籤,張海還是幫王丹「抽」了個很好的位置,畢竟比賽選手都不願在
 
  
  
  
 前幾個上場,這個位置很難出高分。
 
  
  
  
 

決賽前的最後一個晚上,王丹的男朋友來看她,兩個人出去吃飯了。馮紅吃
 
  
  
  
 完飯就一直在宿舍裡呆著。電話突然響了:「王丹在嗎?」
 
  
  
  
 

「她吃飯去了,你是張導演吧,呵呵這兩天王丹總提起你呢。你怎麼光幫她
 
  
  
  
 不管我啊!」馮紅一貫的會撒嬌犯騷,在演員裡沒什麼好人緣。
 
  
  
  
 

「哦,你有什麼問題啊?」
 
  
  
  
 

「我明天抽了第2個上場,您說怎麼辦?」
 
  
  
  
 

「那我可做不了主,得聽評委的啊……要不這樣,一會評委會主席來我這再
 
  
  
  
 碰碰,我讓你和他認識認識?」
 
  
  
  
 

馮紅這下可樂壞了:「我馬上就來!」她換了套很透的白紗裙,要是她不說
 
  
  
  
 話,還真是很純清的呢!
 
  
  
  
 

「你來了,隨便坐,我這太亂了,史主席還沒到,你喝水嗎?這是李濤導演,
 
  
  
  
 應該認識吧,這麼多天一直都一起工作啊!」張海舉手投足,說話的方式都超乎
 
  
  
  
 尋常的讓人舒服。
 
  
  
  
 

「李導演你好!」馮紅伸出手和李濤握手,李濤不失時機地在馮紅手心裡撓
 
  
  
  
 了一下,馮紅立即裝的不好意思起來。
 
  
  
  
 

「我還是去迎迎史主席,他歲數大,我這也禮貌禮貌。」說著張海就走了出
 
  
  
  
 去。
 
  
  
  
 

「喝水吧,我聽你唱得不錯啊!」李濤遞給馮紅一杯水。
 
  
  
  
 

「您給我提提意見吧!」
 
  
  
  
 

「別您您的啊,我才29歲,比你打不了幾歲。喝水喝水……」
 
  
  
  
 

馮紅喝著水,低著頭,李濤走過來站在她跟前,「你的裙子很不錯啊,不過
 
  
  
  
 天還是熱啊……你熱嗎?」
 
  
  
  
 

「我熱……我怎麼這麼熱……」馮紅覺得屋子在轉,傢俱都變形了,自己很
 
  
  
  
 熱,喘不上氣,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只剩下……
 
  
  
  
 

「呵呵,來吧寶貝!」李濤一下子把她抱到了床上「這可是你送上門的!」
 
  
  
  
 李濤打手機把張海叫了回來。
 
  
  
  
 

張海進來的時候,李濤已經在操著馮紅了,馮紅像一攤爛泥,任憑李濤隨意
 
  
  
  
 擺佈,一絲不掛的劈著腿。
 
  
  
  
 

張海拿出攝像機「拍點限制級的,呵呵,表現好點啊。Wo……wo……」
 
  
  
  
 

李濤幹得更起勁了,粗大的肉棒在馮紅的小逼裡抽插,「好緊啊!來點潤滑
 
  
  
  
 液……」李濤把雞巴伸進馮紅嘴裡插了幾下,又迫不及待插回逼裡………
 
  
  
  
 

「慢點進,來個特寫……好……受不了了,我也要操……」說著張海把攝像
 
  
  
  
 機固定了位置,自己脫了衣服,拿了個假雞巴,戴上了個套,抹上好多潤滑油。
 
  
  
  
 

「今天玩點花樣。哈哈操。」
 
  
  
  
 

李濤抱著馮紅一翻身,李濤在下,馮紅趴在了他身上,雞巴卻還在逼裡享受
 
  
  
  
 著。
 
  
  
  
 

張海慢慢的把假雞巴桶進了馮紅的小菊花裡,使勁的往裡頂著,李濤更興奮
 
  
  
  
 了:「好,逼更緊了,爽!」
 
  
  
  
 

張海沒弄幾下,感覺已經桶開了,就把假的抽出來:「騷逼真乾淨!哥們來
 
  
  
  
 了」。
 
  
  
  
 

張海從後面插入了自己的雞巴,頓時馮紅被男人徹底填滿了。她像熱狗中間
 
  
  
  
 的香腸。
 
  
  
  
 

兩個雞巴在她身體裡活塞運動,她卻死了一般毫無反抗。
 
  
  
  
 

攝像機對著馮紅的漂亮臉蛋和酥胸,四隻手在她胸上肆意的蹂躪,然後是兩
 
  
  
  
 根雞巴先後射出了乳白的精液,滿是在她臉上,胸上。
 
  
  
  
 

 
  
  
  
 

馮紅醒的時候,是被下體的疼痛弄醒的,睜開眼,左右各有一個裸著的男人
 
  
  
  
 在抽煙,她的手左右搭在兩條毛茸茸的腿上。
 
  
  
  
 

「給我舔乾淨,明你就是前三名!」李濤放肆的撥弄著掛著殘留精液的雞
 
  
  
  
 巴,輕拂著馮紅的臉蛋。
 
  
  
  
 

2秒鐘……馮紅遲疑了2秒,也許是還在醒的過程中。
 
  
  
  
 

她還是伸出了舌頭,過去舔那紅色的龜頭,很慢的幾下後,索性她撅高了屁
 
  
  
  
 股瘋狂的吃了起來,深淺,力度,她彷彿一個專業的口交女。張海的雞巴立即被
 
  
  
  
 這一幕喚醒,那翹起的屁股好像是給他準備的,張海從後面老到的找到了嫩逼瘋
 
  
  
  
 了似的操起來。
 
  
  
  
 

淫笑浪聲再次充斥了120房間。
 
  
  
  
  歌手大賽的日子(3)

 
  
  
  
 

馮紅從導演走出來的時候,下體感覺異常的刺痛,畢竟被真的家的雞吧捅了
 
  
  
  
 很長時間了,腿也有些軟,頭痛得要命,扶著牆跌跌撞撞的回了屋。
 
  
  
  
 

回到房間,王丹已經回來睡著了,馮紅並沒有驚動她,沒洗澡就躺下了。但
 
  
  
  
 是很久也睡不著,心裡盤算明天的比賽能有什麼轉機嗎?只要能出名,我忍……
 
  
  
  
 但是淚水還是止不住的流了出來,她畢竟沒想到會讓2個男人給同時玩了。睡吧
 
  
  
  
 睡吧,一切都會好的,她只能自己安慰自己。
 
  
  
  
 

現實,就這麼現實。
 
  
  
  
 

不知道什麼原因,和馮紅一個地區選送的一個選手突然棄權了,馮紅可以因
 
  
  
  
 為是一個地區的原因,代替了那個選手的出場位置。雖然有選手抱怨,但是沒有
 
  
  
  
 辦法。
 
  
  
  
 

再說王丹,她本以為可以得第一名,但是有更高的領導寫了條子,她也只能
 
  
  
  
 屈居第二了。這是總導演,台長也幫不了的;馮紅是最受歡迎歌手和最佳颱風兩
 
  
  
  
 個單項獎的獲得者,真是諷刺啊,給2個人玩就能得2個獎。
 
  
  
  
 

不敢怎麼樣,獲獎的兩個女人還是風光無限的,舞台上,燈光下,鮮花中,
 
  
  
  
 掌聲裡,兩個女人早已忘卻了任何的煩惱,牽掛;這一刻只是盡量的配合鏡頭擺
 
  
  
  
 出各種爭奇鬥艷的姿勢,她們需要出名!
 
  
  
  
 

按照比賽合同,接下來還有一系列的巡迴演出,這是必須參加的。不過想想
 
  
  
  
 也好,能去好幾個城市,連演出帶旅遊業不錯!
 
  
  
  
 

A市的4星級賓館,王丹已經可以獨自一人住一個標間了,身價漲了!結束
 
  
  
  
 演出回到房間已經是夜裡11點多了,剛洗完澡,門鈴響了。
 
  
  
  
 

張海的身影透過門鏡映入她的眼簾,有一絲猶豫,但是同時她還是打開了房
 
  
  
  
 門。張海推開門的時候整個身子已經朝她倒了過來。老手就是老手,關門,抱美
 
  
  
  
 人,扔上床,壓在身下,這一系列動作,自然流暢。緊接著沒有台詞,舌頭交著
 
  
  
  
 舌頭,舔著嘴唇,王丹已經不能呼吸,只能愈發的抱緊這個火熱的男人的身子。
 
  
  
  
 

「把我忘了吧?這幾天怎麼都不敢看我」張海不僅是個做愛高手,調情有一
 
  
  
  
 套。
 
  
  
  
 

「我沒有!」女人倒了這個時候沒有理智,沒有思維。
 
  
  
  
 

「我看你有沒有……」張海的大手已經伸進了王丹的禁區,整個手捂在陰戶
 
  
  
  
 上,王丹頓時抽搐了一下,淫水開始分泌了,張海大拇指蘸著淫水播弄起她的陰
 
  
  
  
 蒂,食指,無名指並在一起伸進了陰道,撩撥著陰道前壁的上豐富的神經末梢,
 
  
  
  
 王丹的身體跟著弄動起來,可在張海身下,也動不起來,張海就是不想讓她動,
 
  
  
  
 就是想讓她爽死。
 
  
  
  
 

「啊,我要,別,別,給我,求你,我聽你的,阿,我,阿,別了,」
 
  
  
  
 

張海並沒有挺,倒是更較快了速度,反而輕聲在她耳邊說:「美嗎?」
 
  
  
  
 

「美,美。」
 
  
  
  
 

「哈哈,哈哈」張海興奮的很,但就是不太著急插入,已經勃起的陽具透過
 
  
  
  
 衣服狠狠地頂在王丹的大腿上。王丹一直伸手在尋覓著,張海卻沒讓她找到。
 
  
  
  
 

忽的,張海一下坐在了王丹的胸前,兩隻手肆意的揉起了王丹的酥胸,不時
 
  
  
  
 地按她的乳頭,讓王丹淫叫不聽,氣息聽起來要死了一樣。
 
  
  
  
 

張海慢慢拉開褲子拉鏈,掏出已經紅透了的雞吧,擺在王丹面前,王丹伸著
 
  
  
  
 舌頭使勁的夠,像只母狗一樣。張海向前挪動了一寸,王丹的舌頭終於能舔到
 
  
  
  
 了,像餓了半個世紀的母狼,舌尖在雞吧的尿道口來回的甜食,張海頓時麻遍了
 
  
  
  
 全身,再往前一點,整個龜頭送入了嘴裡,溫暖的小口給雞吧帶來的快感,讓張
 
  
  
  
 海覺得征服了所有的女人。
 
  
  
  
 

王丹並不滿意,她終於用盡力氣的把張海退到床上,她跪在床上貪婪的吸允
 
  
  
  
 起眼前的肉棒。張海閉著眼享受著,一邊退去了2個人所有的衣服。
 
  
  
  
 

門鈴忽然響了,王丹嚇了一跳:「壞了,一定是我男朋友看我來了,昨天他
 
  
  
  
 給打電話,我還以為開玩笑呢!」她壓低了聲音說。
 
  
  
  
 

「求你,別出聲音,我不想他知道」王丹哀求張海。
 
  
  
  
 

張海自然識趣:「你去門鏡看看是誰啊」
 
  
  
  
 

「外面的人就知道屋裡有人了,不行!」
 
  
  
  
 

「那我們就當這屋裡沒人吧,哈,哈。」張海的聲音也很小,他自然不希望
 
  
  
  
 外面的人進來。反正也進不來。張海一扭身,大雞吧已經插入了濕濕的騷逼裡。
 
  
  
  
 

王丹氣聲反抗著「別別,我害怕了。」
 
  
  
  
 

「沒事來吧!」順勢,張海把毛巾的一角塞在了王丹的嘴裡,示意她咬著就
 
  
  
  
 不出聲了,自己扶著王丹的腰,獨自刺激的嘿咻起來,大雞吧抽插著,王丹不能
 
  
  
  
 說不享受,畢竟G點被這樣一個健壯的年輕男人有力的摩擦著,可男朋友,她的
 
  
  
  
 另一根雞吧站在門外不知道屋裡上演著這麼精彩的一場A片。
 
  
  
  
 

王丹雙手把床單都要抓破了,每一次張海的雞吧撞擊到她的陰道深處,爽透
 
  
  
  
 全身又有絲絲痛楚,張海只是越來越high,直到雞吧再次發脹,奇癢無比,
 
  
  
  
 他才拔出來,將所有都傾瀉在王丹的肚子上。沒有聲音,只有牲口一樣的粗粗的
 
  
  
  
 喘氣聲。
 
  
  
  
 

屋外的人,好像已經走了,王丹奇怪的為什麼手機這麼安靜,她想給男朋友
 
  
  
  
 掛個電話,又怕落個做賊心虛。也許不是他吧。最好不是!反正現在這門是不能
 
  
  
  
 開的。
 
  
  
  
 

張海摟著她,瞇著眼,低聲問,「要不叫他一起進來玩玩?呵呵」
 
  
  
  
 

王丹什麼話也說不來了。
 
  
  
  
 

張海又安慰她:「別怕,我喜歡你。他不要你,我要你!」
 
  
  
  
 

女人是最好騙的,王丹聽了頓時覺得有了靠山,問題有了解決的辦法似的。
 
  
  
  
 臉貼在張海結識的胸肌上,眼睛流出了複雜的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