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雙腿之間-亂倫的淫液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當文治第一次聽到我的這番話時,他可是兩個眼睛瞪得大大的。並非僅僅是這樣,丈夫文造從以前就很花心,老是在外邊亂搞女人,而且經
常有女人打電話來邀丈夫出去:「快把你丈夫交出來啊!」

本帖最後由
haka22

2011-11-15
13:31
編輯

「喂!阿文啊!你認爲母親是如何把你拉拔長大的呢?當你出生時,母親曾
經出血過多,差一點兒就死掉。那時候我就曾拜託醫生:『我自己沒有關系,但
是,無論如何,一定要救肚里的孩子。』于是,我陷入了昏迷當中,直到醒過來
時,你已經是躺在我的旁邊,並且睡的很熟。」

文志是我的生命。

當告訴他這些話時,文治好像是正要上初中。

當文治第一次聽到我的這番話時,他可是兩個眼睛瞪得大大的。

並非僅僅是這樣,丈夫文造從以前就很花心,老是在外邊亂搞女人,而且經
常有女人打電話來邀丈夫出去:「快把你丈夫交出來啊!」

當我接到這種電話時,我實在是非常的悔恨,並且全身發抖,丈夫是個相當
粗魯不講理的人,總是說:「關于男人的世界,你女人懂什麽?如果男人的身邊
沒有一兩個女人的話,是無法工作的,我並沒有要強迫你相信我,但是,你只要
乖乖的照我的話去做就好了。」

他都是用這套話來壓我,好幾次都是我帶著文治徘徊在自殺的邊緣,然而什
麽都不懂得文治只是一邊舐著我買給他的棒棒糖一邊問道:「母親,我們要去那
兒?」

「我不想死,我要回家啦。」

死,到底是什麽意思?對于年僅五歲的文治來說,只是一個模糊的印象吧,
但是,即使沒有對他說的很明白,對于一個懂事的小孩,早已經是能夠看地出來
母親的心事。

看著他那天真無邪的樣子,我也的確不想就這麽死去,也曾想過一個人去自
殺,但是,我怎麽狠心留下文治一個人呢?

當我決心要去死時,每次讓我打消念頭的人總是文治。

文治是我的寶貝。

文治是我的生命。

文治也終于上了大學,有著健壯的體格,即使我們二人一起去散步,他的身
材也較丈夫來的高,連我都會産生一種奇怪的感覺,尤其是到熱鬧的場所去時,
那些回頭看我們的人們眼神,彷彿是認爲就是那種有錢有閑而帶著年輕情人的闊
太太。

當我告訴文治這種情形時。

「那麽,我就繼續演下去吧,不是很有趣嗎?」

文治非常高興地大表贊成。

當我們一起去京都旅行時,飯店的小弟曾經喊文治是年輕的「先生」。文治
就藉這個機會,故意在別人面前誇大動作的表現出是我的護花使者,替我整理一
下衣領,然后就自己哈哈大笑起來。

當有時有女孩打電話來給文治時,我就會認爲是要奪走我的文治。

文治不在家的時候,有電話來只要一聽到是女孩的聲音,我就連回都不回地
就將電話切掉,也曾經很不客氣的詢問對方:「你到底和文治有什麽關系?拜託
你不要纏著文治好嗎?」

事情過后,文治抱怨說:「你太可怕了,我的班上同學都不想再打電話給我
了。拜託你問問她們到底找我有什麽事情好嗎?」

「因爲,我以爲是有那個女人要搶走我的文治啊!」

那個女孩的確是文治的同班同學,打電話來是想要拜託文治將上次的筆記還
她。然而我的內心,由于有著強烈的妒忌變得非常的急躁。

「文治是我的孩子,我不會將他交給任何人,如果文治從我身邊離開的話,
那我該怎麽辦才好呢?」

就是這種想法一直留在我的腦海里。

丈夫依然是以出差爲藉口,而常常在外面和女人鬼混,回家的次數比以前更
少,于是,我便將這種焦躁轉移到對文治的注意和關心。因爲我害怕接著丈夫之
后,文治也會被別的女人奪走。

結果,我成了一個有神經質的女人。

(2)

雖然,文治已經長大了,但是在我面前文治仍然是和十幾年前的小孩一樣。

「母親,明天我要去旅行。」

當我聽到文治這麽對我說時,我知道他要和誰去旅行。

目的地說是信州,要在湖旁一條街上诹訪住一晚,然后到霧峰等地走一走再
回家。從文治那種心神不定的樣子來看,一定是生平第一次要和女孩去旅行。

當文治這次旅行回來之后,他就再也不是屬于我的孩子了,想到此,我的心
就變得更加的著急。

他說明天一大早就要起床,所以今晚早早就要去睡覺。當我洗完澡之后,便
到他的房間去看看他。我這時候穿的是和丈夫在新婚旅行時所穿的高級便服,而
且,灑上了很久沒有用的香水,我知道年輕的男孩會被香水給迷住。

當我打開房門時,房間中的電燈已經是關掉了,但是收音機的音樂仍然在放
著,文治好像還沒有睡的樣子。

「文治,你睡了嗎?」

「還沒有,母親,有什麽事嗎?」

當我站在門口時,藉著走廊的燈光,我身上所穿的便服透明可見,同時他可
以很清楚地看到我的身體。

「喂,文治,你是第一次和那女孩對吧!你們並不是要去旅行吧?」

天生有著老實個性的文治,只要一發生什麽重大事情的時候,一定會向我報
告的。

所以,我非常的清楚文治在了解女人的身體之后,到底會出現怎樣的反應。

感覺不出來真正是要去旅行,那種打從心理高興的神情。我知道那種要和女
孩上床的喜悅是比到達旅行的目的地要高興多了。

「和女人上床,對男孩以及女孩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事。當時的印象都會很
深刻地留在兩人的記憶當中,如果搞砸的話,對男孩來說,可是一生的恥辱,作
爲母親的我,爲了要讓兒子長大成人,一定要幫助你能夠和女孩在初次的性交經
驗上成功。母親我呢,不想讓文治蒙羞。因爲,文治的恥辱就是母親的恥辱。」

「怎麽樣?」

「讓我來教教你吧?」

我想一定會遭到文治的拒絕。

結果,文治什麽也沒說,只是躺在床上,眼睛睜的和盤子一般兒,一直盯著
我的身體看。

我馬上就躺在文治的旁邊。當然,我的便服里什麽也沒有穿,當縮入他的棉
被中時,整個便服往上卷,皙白的大腿碰觸到文治的大腿。

這個時候的我,與其說是身爲人母,到不如說是以一個女人的身分來展開行
動。

不知不覺中,文治的大腿已經是長了很多毛,有種粗糙但令人覺得舒服的感
受。當文治接觸到我那三十九歲的柔軟肌膚時忽然心動起來。

文治雖然是什麽也沒有說,但是,爲了我能夠躺在他的身邊而將身體稍微挪
開一些,騰出一些空位給我。

這大概就是文治對我的回答吧!

當我悄悄的接觸到文治的大腿間時,忽然間碰到了那硬的幾乎是要彈起來的
「男根」令我感覺是那麽的年輕。當文治脫下內褲后,我無法忘記以乾淨的手去
握住他的男根,當時的感觸,那是一根幾乎沒有汙垢的男根。

或許了解到這是母親的權限吧!于是文治協助我將他的褲子給脫下來,他將
屁股稍微往上翹,當腳伸出來時,褲子就容易的脫下來。

「我來親吻它吧!」

說完,我就潛入棉被中,然后將男根塞滿了我的嘴巴中,于是我擺動頭部,
可以清楚的怠覺到那含在口中的男根是變得更加的粗大。

「母親……」

文治非常有感覺的叫出聲音來。

當我將頭左右、上下擺動時,或許是按耐不住,文治壓注我的頭部,企圖想
要阻止我的擺動,于是我又繼續擺動頭部好一會兒才停止。

接下來是將嘴巴離開文治的男根,然后將上體靠近文治的胸部。

「來,觸摸我的乳房,用這只手觸摸母親的這兒。」

于是,我引導文治的手到我的乳房及秘部,然后,我用自己的手去撫摸文治
的胸部及肩部。

文治手的動作逐漸變得快且熟練,同時也很自然的發出聲音來。

「啊啊!我覺得好舒服,文治好厲害啊!對了、對了!就是這樣,如此一來
那兒會變得更濕潤,那兒就是女人的陰蒂,啊啊,非常的舒服……」

文治的一根手指一下子就插入,接觸到了陰蒂后,不知不覺當中,手指頭整
個集中在撫摸陰蒂。

文治仍然是一言不發。

(3)

將文治引誘到已經是張得非常開的大腿之間,我于是用右手握住那粗大的男
根,引導進入到達入口處。

光滑的男根頂端在陰道的周圍,上下來回摩擦了二、三次。

「就是這樣,要將文治的男根弄濕潤。如果不濕潤的話,男人和女人都會感
到疼痛而無法插入。文治的男根所接觸的部位,都是令人覺得舒服的部位。用文
治的男根在這周圍攪和后,女人的陰道中就會出現很多的愛液,那麽,文治的男
根也會變得非常的濕潤、粘著,于是就很輕易地進入(插入)了。」

文治將兩只手臂放在我的兩側,支撐著身體,仔細一瞧,文治的兩眉間深深
的皺著,一直忍耐的樣子。

「母親……我已經……」

「想要結束是吧?還不行啦……如果在這個時候逃走的話,是會被女人瞧不
起的。好好的插入,然后再拔出來……」

認爲時間差不多了,于是,我將文治的男根引誘到入口處。

「就是這里啊!你看,用手指觸摸看看,感覺到柔軟的部位吧!用手指頭插
進去看看……啊啊……好舒服……」

當手指頭接觸到入口處時,我不由得叫了出來,如同是身體觸電般的感覺到
一陣刺激。何況所被碰觸到的部位是最容易有感覺的部位,同時那種感覺是無法
用言語來形容的。

「知道了嗎?現在就插入,你看,不就插進去了嘛!對了對了,慢慢的,一
下子就進入了。如果不容易插入的話,就稍稍的扭動腰部……不要一下子就要將
男根全部插進去,慢慢的,啊啊、啊啊……我已經是按耐不住了!」

我是很容易有感覺的人雖然是藉著說話可以將注意力轉開,但是,當文治插
入之后,我是真的忍耐不住了。包圍著男根那兩側肉壁變得非常的緊閉,彷彿是
討厭文治的侵入而蠢動著,這一點我是非常的清楚。

男根強勁有力的直接刺到我的子宮。

「母親,覺得非常的舒服。」

「太好了,那麽,現在慢慢的拔出來,不是全部喲,是拔一半出來。」

「是這樣子嗎?」

「對的、對的,然后再一下子插入……啊啊……好棒啊……啊啊,到那兒爲
止,然后再抽出來……對了、對了……啊啊、文治、太舒服了。文治,你是屬于
母親的,我不想將你交給別的女人啦……啊啊……太厲害了……」

由于文治腰部的扭動而有了彈性,拔出來然后再插入,又再次拔出來然后插
入,這樣連續好幾次之后,我整個人也跟著松弛下來。

如果這樣持續下去的話,文治應該會在我的身體內完完全全的射精才對,這
時「懷孕」的字眼在我的腦中掠過。

「母親,達到高潮了……高潮了……」

全身發抖的樣子,文治不久將整個身體壓在我的身上,這一瞬間,我將腰挺
起,然后擡高文治的腰部,刺激一下子然后停住。

「啊……噢……」

發出尖叫的同時,文治大量的精液灑在我的肚子上。

我再次用手去摩擦文治的男根,可以感覺到夾在兩人之間的男根又再次吐出
了很多精液。

「對不起,文治,母親是爲你好的,如果將這些精液射在我的肚子內,那是
文治的小孩,我不在乎,就當作是你的弟弟或妹妹,也會被世人所接受,但是如
果是射在女孩的肚子內可是不行的。你可以把它當作在練習,知道吧?瞬間的拔
出來,感覺是不會改變的,仍然會覺得很舒服的。」

一邊撫摸精疲力盡的文治的背部,一邊教導他。

「拔出來的瞬間,就馬上將精液射在母親的肚子上面,相同的事情,即使是
在里面或是外面,在肌膚和肌膚的互相摩擦之中産生了感覺。」

「我知道了,母親,因爲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到達旅行的目的時,會擔心
到底該怎麽辦。謝謝您,母親……」

「喂,文治,沒有使用保險套吧!從前,母親和父親也都使用保險套,母親
爲了文治,特的準備好了保險套要給你,我會教你如何使用的方法。」

「啊,母親實在是對我太好了,我還正在想要怎麽去準備這種東西而感到困
擾,謝謝您……」

「如此一來,你就可以放心了吧……」

文治剛才那副心神不定的樣子,或許是真得非常擔心,我現在總算真正認爲
沒有問題了。

那麽文治在和女孩旅行時,到底會出現怎樣的情況呢?如果文治比女孩事先
有作了準備的話,那麽文治就會更加的感激我。

以一副很認真的表情看著保險套的文治——。

之后,我便教導他如何使用保險套。

(4)

旅行回來那晚,文治爲什麽顯得無精打采,是旅途太疲累,還是太激烈的性
交呢?他只是說了一聲「我回來了」就二話不說地跑到自己的房內。

我非常的擔心,身爲母親,孩子的一個臉色就能大概地察覺出來發生了些什
麽事情。當我生文治時,和死神相賭的情形,接受醫生的忠告從此不能再懷第二
胎,終生守著文治這個孩子。

我馬上追隨在他的后頭,進入文治的房內,看到身體翻轉過來,眼睛看著天
花板正在思考的文治,于是我問道:「怎麽啦?好像不愉快的樣子。」

文治看著天花板說道:「嗯!」然后擡起下巴。

「怎麽回事?不行是嗎?住在同一個房間是吧?被拒絕了嗎?」

當我如同連珠炮似的追問他時,文治不斷的點頭,回答:「是的、是的!」

孩子是母親的全部,當孩子有痛苦時,做母親的也會覺得非常的痛苦。當他
去旅行時,我不斷的猜測文治在旅行途中正在干什麽事,無形當中,心中就燃燒
起了一絲絲的忌妒心。

我完全沒有想到文治會帶著失望的心情回家,但是呈現在眼前的確是躺在那
兒,一副絕望表情的文治,這時我的心情顯得非常的複雜。

總有辦法讓兒子快樂起來才對。

于是試著問文治到底是作了什麽事?是如何被拒絕呢?

「喂,到底是怎麽不行呢?」

「我並沒有想到會這樣……她說自己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喜歡的人?那又爲什麽要答應和你去旅行呢?」

「雖有喜歡的人,但是,還沒有達到深交,好像是她自己一廂情願。即使這
樣,她還是喜歡那個男孩子,所以說,如果沒有喜歡的話,她是不會和別的男孩
子作愛的。」

「哎呀,到底是怎樣一個女孩呢?簡直就是表里不一致的人嘛!文治你覺得
如何呢?你喜歡那個女孩嗎?」

「是啊!我喜歡她。」

「但是……」

「但是到昨天爲止……已經是結束了……我、我……」

文治的聲音突然轉爲哭泣聲。我趕緊抱住文治的頭部,我的心就和他那抽抽
搭搭的身體抖動一樣。

于是,我一邊撫摸文治的頭發,一邊說道:「笨蛋,男孩子怎麽能爲這麽一
點小事就哭泣起來呢?來,拿出勇氣來……」

這時的文治更是放聲地大哭起來,然后將整個身體靠在我的身上。

期待快樂的旅行,卻以想不到的結尾收場,文治除了我之外沒有別人可以安
慰他了。

「是嘛,如此的悲傷是嗎?好了、好了,想哭就大聲的盡量哭吧,母親就在
你身邊。」

此時我的心中有一種勝利的感覺,鏡中所呈現出來自己臉上的表情,一定是
一副微笑的樣子。

計劃在旅途當中,使自己的戀人完完全全的歸屬于自己的性愛活動遭受挫敗
的文治,把那心中的苦悶整個的向我傾訴。

沒有受到身體傷害回來的兒子。

雖然曾經擔心兒子將屬于那個女孩,但是,現在的我卻感到高興。

「來吧,母親在這里,要哭就盡量大聲些,母親一直都是文治的好朋友!」

于是,我和文治要去旅行的前一晚相同,躺在他身邊。

(5)

靠近我的胸部的文治,和過去一直睡在我的旁邊時候一樣,自己將我的左腕
放在頭部下面,然后解開我的女襯衫的鈕扣。當乳房露出來時,文治一邊兩手很
慎重的包住它,一邊則吸吮起乳頭。

嬰兒時期,文治始終是一邊被趕出,一邊吸著乳頭,撫摸乳房,然后用手指
頭壓在乳房上,他如紅葉般的小手不停的玩弄著我的乳房。

這時,那種毫無感覺的舒服變成了快感,擴散到我的整個身體當中。他一邊
吸吮我的乳頭,我一邊將牛仔褲前端的拉煉拉開,于是文治的整個屁股如同剝下
皮似的暴露了出來。他的嘴巴並沒有離開乳頭,而且還幫助我將他的牛仔褲整個
脫下來。

結果是脫下了一邊的牛仔褲,濃密的體毛遍布文治的大腿上。

「他已經不是小孩了!」

文治的身體狀況,把我拉回到現實里。

當一只腳的褲子被脫下來時,文治將這只腳伸到我的大腿之間,被腿所拉上
來的褲子已經完全被卷到肚子上面了。

于是,文治將玩弄乳房的手悄悄的移轉到秘部,然后,害怕似的在我的內褲
上面摸。

「是啊,自己試著這麽做。母親我啊,隨便你怎麽做都可以,文治是屬于母
親的,而母親也是完全屬于文治的。」

手指頭從內褲的側面侵入,到達龜裂的中心部位。

從前面開始這里就是蜜汁的大海,而且蜜汁滲透到了布的表面,使我清楚的
了解到愛液的量是多麽得大。當文治的手指頭來回的爬在其中時,我那被壓抑住
的聲音就從嘴唇里漏出來。

「文治,你太厲害了,是啊!好好的玩弄一番吧……陰蒂也在其中,那兒等
一會再去搞,先好好的攪和一下不同的部位……」

我是想要教導文治關于女人的快感到底是怎麽一回事,突然,他進入到達陰
蒂處時,我馬上變得有欲望。他從遠處,采取慢慢包圍似的進攻,最后再到達基
地。

「母親也一樣要疼愛文治的私處。」

雖然是將手指頭插入文治內褲的接縫處,但是,由于文治的男根太過粗大,
所以從接縫口是沒有辦法將他男根給拖出來。

于是將整根手指接觸到達男根的頂端勉強將男根折一下再拖出來。

「好痛啊……母親……」

文治如此地說道。

「是嘛,會痛啊?那麽,從上面……」

于是將他的內褲脫下,男根自己就彈了出來。

「變得又粗又大。」

即使是用拇指以及中指圍成圓圈,也無法將它完完全全地圈住一般的粗大,
不,即使不是這般的粗大,我還是認爲文治的男根是非常的雄偉堅挺。

我慢慢的用手上下來回搓揉,偶爾指甲還會輕輕的碰到男根的頂端,同時,
悄悄的瞄了一下里側的「人」字形處。

「母親啊、母親啊……」

文治混淆不清的聲音傳到我的耳邊。

「什麽?文治。」

「我再也不需要什麽女朋友了,我就一直和母親相好就夠了。母親什麽都給
我,我有了母親就滿足了。」

「是啊,一直等到文治大學畢業,找到工作爲止,我都願意做你的愛人。因
此,文治,不要再表現出那麽悲傷的樣子啦!將來,文治如果成了偉大的人物,
漂亮的女孩就會自動過來找你,然后,文治就會找到一個最美麗、最溫柔、而且
又是最聰明的太太。」

「到那個時候,母親會是怎麽樣的態度呢?」

「我會衷心的祝福你!」

「母親會變得很寂寞吧!」

「不不,決不會有這種事情。趕快生個孫子,母親就成了祖母,每天替你看
著孩子,才不會變的寂寞啊!」

「太好了母親,即使是這樣,我也要好好服侍您一輩子!」

「什麽?」

想要馬上給予回絕,但是我並沒有采取行動,將來的事情我根本就還沒有想
過。假如,家里真的多了一位文治的太太,和文治睡同一張床,同時他們發出了
嘻笑怒罵的聲音,我到底該怎麽辦呢?突然想到這種事,我的心髒怦怦地跳了起
來。

但是馬上……

「沒關系啦!到時候再說吧,現在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呢……」

(6)

丈夫此刻對我來說已經不是很重要了。

即使他再怎麽晚歸,到那兒去搞女人,我已經是沒有數落他的種種資格了。

文治成爲我的所有的同時,老夫也是屬于我的,但是,文治卻是整個身心都
完完全全屬于我的。對于這件事,我對丈夫感到有歉意。

某晚,難得回家的丈夫和文治兩個人一起喝著啤酒。

「你啊,應該有一兩個女朋友吧?偶爾也該帶她們來讓我瞧瞧。作爲一個男
人,連這麽一點活力都沒有的話,是沒有辦法在這世界上出人頭地的。」

看著酒醉的丈夫,文治說道:「是啊,我會注意,現在的年輕女孩到底在想
什麽,我實在是不清楚。和她們說話也覺得無趣,還不如在家看電視、聽音響來
的有趣一些。」

「話不能這麽說,你再家中成天和母親在一起,那才是一點趣味也沒有。」

「沒有這回事啦,母親是最好的,非常了解我,和母親在一起時我覺得非常
的放心。父親,您不是這麽以爲嗎?」

丈夫凝視我的眼神,令我覺得驚慌而無法鎮靜下來,整個氣份變得非常的不
愉快。

「這麽說來,只有母親是最好的。但是,這個女人和那個女人完全是兩回事
兒。」

「第一、母親對你來說是無法扮演她們的角色,她只是替你煮飯、替你燒洗
澡水、替你洗衣服的人。雖然同樣是女人,不能將母親和她們擺在一塊的,這樣
對吧?太太!」

「爲什麽不可以呢?文治說可以就可以。你別灌輸他那些不必要有的想法,
不管是愛人或是那些女孩們,反正出了社會再找也不嫌遲啊!」

話題轉到奇怪的地方,令我覺得非常的心慌。文治也喝了很多啤酒,我擔心
他會說錯話,于是,趕快將話題給扯開。

「你在說什麽?太太!你是不希望他有女朋友是吧?年輕人嘛,總要有發泄
熱情的地方啊!你到歌舞伎町附近去看,像文治這樣的年輕人,都去那兒尋找歡
樂,或者和愛人開房間作愛。我並不是要文治做同樣的事,但是,起碼要有那種
活力啊……」

「哎呀,你快停止吧!別再兒子面前告訴他那些無聊的遊戲。這種事情文治
會好好的考慮,別老是把他當作小孩子般的教訓,你只是偶爾在家,根本就不了
解文治的心理。」

哎呀!我感覺到我的話中又帶有暧昧的意味,但是並沒有明白地指出文治是
自己的愛人,所以就覺得很放心。正好此時電視開始轉播職業拳擊賽,而文治對
這個很有興趣,于是,便背向丈夫,自己看起電視來了。

對文治來說,至少他是他唯一的父親,所以,偶爾和丈夫喝酒,也是一件高
興的事。

丈夫是要以父親的立場來教育自己的兒子,但是,文治卻完全不能接受,這
一點令我很安心。

第二天一早,丈夫到公司去以后,文治尚未起床,于是,我到二樓他的房間
去看他時,發覺他還在睡覺。

當他醒過來時,我就詢問他有關昨晚和丈夫談話的意見。

「父親啊,對于自己在外亂搞女人不願意負責任,假如我也帶女朋友來家里
玩的話,他一定會藉口說:『男人嘛,本來就該如此。』我喜歡母親,和母親在
一起時,真的是覺得非常的放心!」

文治如此的回答說道。

但是,我也擔心萬一文治會一直想要和我作愛,由于我的緣故,而成爲一個
無法在外面交女朋友的男孩子。

男人嘛,正如丈夫所說,還是需要有活力,即使一在的遭受到女人的拒絕,
也要有不斷接受挑戰的精力。難道文治只有依靠我的乳房,只是知道我的肌膚,
然后就這樣度過他的青春時期嗎?

「不行啦!如此的生活,是必須要趕快結束。」

心理想著而來到二樓文治的房間內,雖然,我知道此刻我不是好母親,但是
卻從來不曾想過失去文治的生活。

「到底該如何是好呢?」

我始終是自問自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