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行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那颗彗星早已经成为当今武林的神话,那个狗杂种真风光,我在心里恨恨地骂道。

  序六年了,几乎每晚都是在噩梦中度过,我一闭眼,就仿佛回到了教破人亡的那一刻,仿佛我那月儿临死前的惨呼声仍萦绕在我耳边。

  都是他,七年前象彗星一般出现在江湖,没有人知道他的师承,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偏偏他的武功竟然和我圣教教主不相上下,这点是在六年前那个惨痛的日子用血得出的结论,如果不是他缠着教主,如果那天不是我——圣教传人新婚之日,那卑鄙的所谓七大正派如何能灭我圣教。

  没想到重伤跳下悬崖却未死,也没想到我虽然未死但功力全失,这几年我凭着易容术在江湖四处流浪,只希望能恢复昔日武功好为圣教复仇。

  哎,恢复了又如何,当年我功力在身依然不是他十招之敌,此时此刻,难道我圣教的血仇永远无法得偿了吗?

  那颗彗星早已经成为当今武林的神话,那个狗杂种真风光,我在心里恨恨地骂道。

  是啊,我不知是否以后还会有人象他这样,但可肯定在江湖中数千年来绝对无人有他这般风光。

  记得在我圣教刚亡一年之余,华山掌门之女,外号“华山玉凤”的赵箐;峨眉掌门灭尘师太最宠爱的俗家弟子,外号“峨眉青凤”叶婉容;天山掌门之女,外号“天山冰凤”冷若霜(她,就是她,把那冰冷的长剑刺入月儿的身体里),还有一位公主(本朝第一次有公主下嫁给平民,而且还是与人共嫁)一起下嫁于他。

  他们五人成婚之日,那场景,可算是武林百年,不,从有武林开始以来最盛大的,不但所有白道去祝贺,就连所有堂口大佬也亲去祝贺。

  我刚从那万丈悬崖里爬出不久,听到他成婚的消息,也不顾已是凡人之身,远远地躲在远方,看见他和新娘正在那大门迎宾。

 

 他,笑得那么灿烂,他那四位娇妻(其中三位列好事之徒所撰的江湖绝色榜前三名,而那位公主也是毫不逊色)也是笑脸如花。

  而我,我的心,却如冰般凉。

  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与此。

  他,就是当今的武林盟主,也是有史以来声望与权利最高的盟主—“玉面神龙”叶知秋。

                第一章也许会有朋友问我为何没有了武功还敢在江湖行走,忘了说一句,我当年的外号是“千面银狐”,以我的易容水平我相信就是我妈也绝对认不出我,而我之所以还在江湖行走,就是希望能找机会恢复武功和报仇。

  这些年,虽然一直没成功,但我重新修炼也勉强算得江湖的准一流高手,而且在江湖竟也闯出了一点名号。

  江湖啊,不是你有实力就能闯出去的。

  象我,如果不是“凑巧”从蒙城五鼠手里救下了华山掌门的儿子,凭我现在的实力又如何能在江湖闯荡,我能救他也是因为我对那些鬼蜮伎俩太了解了。

  结果,我就和这位赵公子成了莫逆之交,数年来一直闯荡在江湖,还和另几位世家公子一起被好事之人称为“武林四公子”。

  我们四位便顺水推舟结义为兄弟,我是老二,赵公子赵伟老三,老大是南宫世家的南宫明,老四是纳兰世家的纳兰若容。

  这日,“我们四兄弟有阵子没聚了吧?”说话的是南宫明。

  “是啊,记得上次还是我们四人踩平太湖水寨的时候了。”纳兰接道。

  “呵呵,那我们今日四兄弟是不是应该不醉不归啊?”这几年来,我已经越来越喜欢杯中物了,哎,只有在酒醉时才没有噩梦啊!

  “老二此言差矣!今日一起聚首在我家,今晚更应秉烛夜谈,好好商量一下怎样在武林扩大我们四人的威名。”南宫老大赶紧接道。

  “老大说的对,我们四公子在江湖青年才俊榜上已经很久没前进了。”赵老三说道。

  嘿嘿,什么秉烛夜谈,无非是怕那悍妻管教吧。

  不过说起我那大嫂,脾气是不小,不过那美啊,她可是绝色榜里第八的纳兰明珠,也正是我那四弟的姐姐。

  我可是真的对她垂涎已久。

  “我和老三这次来就是找到目标了,太行山的黑风寨为非作歹,残害百姓和武林同道,如果我们把它灭了,相信多少也能前进个十来位吧。”

  我抛出了酝酿已久的计划,我要把仇人一个个的引出来,我已经不能再等待了,虽然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对付叶知秋,但我已想好了怎样对付他老婆。嘿嘿,美人,等着吧。

  “黑风寨?那个寨主旋风李逵可不是好惹的啊?他可是黑榜第十啊,虽然我们不怕他,但青年榜的规矩是靠家里的势力除害不加分的啊。”南宫明提出疑问了。

  “还是老大考虑全面。”

  我一句马屁拍得南宫明洋洋得意,脸露得色。

  “不过,有可靠消息李逵上个月被人打成重伤,现正卧床不起。”

  “真的?那可真是天助我们啊!”

  “哪里,哪里,主要是三位兄弟鸿福齐天,小弟顺便沾光而已!”

  “别客气,别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呵呵!”

  看着我那三位兄弟,我也随着他们一同高兴,不过这次可是真心的。

  “什么事让几位叔叔这么高兴啊?”一位着黄色衣裳的绝色少妇从门口转了进来。

  来人正是纳兰明珠。

  “嫂子好,我们正在商量消灭黑风寨。”我们几个连忙起身,这个嫂子可不是吃素的,不但人漂亮,后台硬,武功也比我们几个好,而且脾气也是一等一。

  “你们几个是不是活腻了呢,想死也别把我相公和弟弟拖去。”

  真美,连翻白眼也是如此的美丽,不知道剥光了在床上是何风景,真便宜了我那死鬼老大,嘿,总有一天要接过来。

  “嫂子有所不知,李逵已有伤在身,其余贼众不足为惧!”我赶紧凑上前细声说道,眼睛飞快地偷瞄了一下那脖颈,那肉可真白啊,油光腻滑。

  那头蛮牛也真行,速度依然不减。

  “相,相,相公,你真行啊!”

  “是吗?有什么感觉呢?”

  “我只觉得你那好烫好烫,你又那么用力,好象要刺穿我那一样,不过我喜欢,我那下面又酥又痒,就要你用力,就这样,快,快,啊,啊!”

  两个人都在拼命地将自己往对方挤,恨不能融为一体。

  “相公,就这样,再用力,我,我,我快飞了!”

  终于,在明珠的一声尖叫和老大的一声闷哼中,我结束了今晚的使命!

第三章太行山连绵八百里,险山峻岭迭出不穷,其中又以天都峰为最,不论是险,峻,奇都以其为甚。那以凶残而闻名天下的黑风寨也就藏匿其中。

  是夜,月黑风高。

  天都峰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在我这个向导的指引下,我那个大哥的手下已经封堵住了等下贼众可能逃跑的路线,虽然青年才俊榜是要求我们凭借自己的力量提升排名,但那也仅指我们消灭元凶是必须依靠自己而已,毕竟人力有限,没有任何人有那么强大的力量足以一人消灭万人。

  “二哥,你真的确定李逵重伤未愈?”纳兰若容略有点不安地问道。

  我想他可能是太紧张了,毕竟这么大的行动他还是第一次。

  “四弟,放松点,不就个李逵嘛,别说他伤了,就是没伤有我们四兄弟还怕什么,再说我在这潜伏数月,就是为了铲除他,以他上月所受的伤势来看没半年绝对无法痊愈。”

  “是啊,老四,你还不知道我们二哥啊,武功也许是比不上我们,不过那脑子,嘿嘿,要算计人肯定是没什么人比得上他。”赵伟拍了拍南宫若容的肩,试图缓解一下他的紧张。

  “老二,我们的计划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纰漏了吧?”

  就连最稳重的南宫明也有点紧张了,或许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胜利在望了吧,而希望听到有人肯定的回答。

  “老大,我相信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毕竟黑风寨的高手不多,真正有威胁的也就李逵,而现在他,嘿嘿,或许连个娘们都不如,只要潜伏在里的兄弟依计放火,到时火光一起,我们就杀进去。我们四个直接去取那厮的狗命,老三和老四的弟兄们随我们进去剿灭匪众,大哥你的手下就把住各通道,务必做到斩草除根,不放过一个。”

  话语间,黑风寨内已依稀可见冒出数处火光,此时正是金秋时分,天气干燥,再经那夜风助势,片刻间已成熊熊大火,寨内顿时金鸣大作。

  “失火啦,快救火啊!”

  看着寨内那忙乱的众人,我眼中闪过一丝凶狠,仿佛又回到了七年前,狠狠地摇摇头,“大哥,我们走吧!”

  “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随着数百弟兄的一声暗喝,我们就象一把利刃直插黑风寨。

  早已慌乱的贼众哪里想得到此时竟然会冒出一群如狼似虎的黑衣人,见人就杀,本已散乱的众人此刻更想的是如何保命,根本就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一切尽在我的预料之中,黑风寨本就是图有凶残之名,它的来源与支柱就是我兄弟四人眼前的李逵,没了他,黑风寨只不过是普通的匪寨。

  “你等何人,竟敢来我黑风寨捣乱!”老巢被捣,虽然重伤未愈也不得不强撑场面。

  我望着眼前这穷途末路的他,虽然是重伤未愈却依然风采不减,不愧是黑榜第十的高手,也不愧是我当年的好兄弟。

  可惜啊,兄弟,我有血海深仇,不敢来投靠你,甚至不得不借你头颅一用。

  “老贼,你为恶江湖多年,今日我武林四公子就要替天行道,取你狗命,纳命来!”

  正说着,性急的赵伟就冲了上去,南宫明和纳兰若容见状也扑了上去。

  我也只得从回忆中醒来,迎上前。

  我四人有一套合击技法,这是我在四人结拜后,结合各人特点,苦思数月想出来的技法,毕竟我现在武功不比当年,我可不想在大仇未报时就先把命丢了。

  我有足够的信心相信即使他没受伤,我们四人也足以凭借这套技法在其手下走上千招,更何况现在的他只有全盛时的一成而已。

  结果可想而知,百招后,他就败了,彻底的败了。

  当我的长剑从他的胸前插进抽出时,我从他的眼睛里能看到的只有疑惑和悲伤,难道?是的,他认出了我,从我的眼睛,我想他一定是认出了我,所以才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只记得当年曾一起血洗太极门,只记得曾一起强爱百花谷的美女,只记得曾一起对酒狂歌的岁月!

  ……一滴液体溅在干涩的唇上,舌头一舔,咸而腥。

  猛地从往事中惊醒。

  只见南宫明正一手提着李逵的头,仰天长啸!

  而我的心却清冷似水!

  啸声未落,对面山间也传来一声长啸。

  须臾间,啸声竟是从数十里外来到了寨门前。

  好快的轻功!

  好深的内力!

  我看到我那三个兄弟的眼睛里已没有了刚才的喜悦,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和惶恐!

  终于来了,来的真及时啊!

  这只是开始!

  我的复仇!

                第四章山寨的贼众早已被清除干净,毕竟我那三个兄弟所带来的人不是那些乌合之众所能比的。现在他们正在外面打扫战场,不过此刻也都已经停下来了,那啸声所带来的震荡,只要还没死都能感觉到。

  啸声停了,停在了山寨门前。

  山间一片死寂,只有那夜风在吹,只有那火还在燃烧。

  突然传来一声惨叫,那是临死前凄厉的叫声。

 

 我们都听出了那是南宫家老管家的惨叫。

  一声声的闷哼,在提醒着来者是敌非友,而且正在快速地向此逼进,外面的弟兄甚至难以用生命来延缓他推进的速度。

  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我那三个兄弟眼中的惶恐慢慢地变成恐惧与绝望,就和还在南宫明手中头颅的眼神一样。

  我在心中暗笑,世人都不知道李逵还有个哥哥,更不知道他的哥哥竟然是黑榜第三的摘心客谈非。我知道,因为我曾经和李逵是兄弟,因为他信任我,所以我知道,而且我知道他们兄弟不和所以从不来往,我也更知道他哥哥其实很在乎他。

  所以我设计把李逵的行踪泄露给他的仇家,让他身负重伤,然后再带着那三个“兄弟”来干掉我这个兄弟,在来之前,我也很巧妙的把要踏平黑风寨的消息透漏给谈非,当然,这个消息入他耳的时机非常重要,一定要能赶到却又不能太早。

  我真想大笑两声,这个计划终于有了个完美的开始。

  一阵风吹过,南宫明手中的头颅不见了?

  真的不见了?

  不,一个身穿黄色儒装的中年文士出现在场中,若不是他两眼含泪望着手中头颅的脸因激动而略显狰狞,绝没有人会怀疑他是位满腹经纶的大儒。但他此刻却更象是索命的修罗。

  我们四人趁他还沉浸在悲痛中时赶紧摆好合击的阵势。

  外面的弟兄也陆续的集合在我们身后。

  “是你们四人杀了我兄弟?”文士终于从悲痛中醒来,问道。

  “你是什么人?那等匪众,人人得而诛之!”赵伟抢着道,我看他是太害怕了,连声音都有点颤抖。毕竟眼前这人的武功太可怕了。

  “请问前辈尊姓大名,刚才我兄弟言语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你手中之人乃强盗之头领,为害百姓多年,今日我武林四公子替天行道,乃是为天下着想!”

还是南宫明老道,狠狠地盯了赵伟一眼,怪他说话太冲动,生怕得罪了这位不知名的高人。

  “替天行道?哼,老夫谈非,今天既然遇上了也让你们行道吧!”

  “谈非?天,第三的摘心手谈非?”后面的弟兄都听见了。

  我仿佛能感觉到绝望在他们中蔓延,也包括了我那三个兄弟。

  “前辈,请听晚生一言。”南宫明急忙道。

  可还没等他说,谈非已是迎身而上。

  我四人只得拔剑相向。

  没想到他的身法竟是如此的快,只见眼前一花,谈非已是化作四条人影攻过来。

  我根本分不清哪一条是真正的他,也许每一条都是吧。

  想不到他的武功竟然这么厉害,我想即使是当年的我或许与他也只是伯仲之间。

  我一定不能死在这,我还有很多事没做。

  他们怎么还没来啊。

  我拼尽全力,长剑一震,竟然是用肉体与我长剑相搏,虽然这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却也是百炼精钢。但我丝毫没有感觉到利刃入体,反而是虎口一麻,差点脱手,往后锒跄几步才稳住身形,我那三个兄弟情形也都差不多,没想到合击之势竟在一击之下告破。

  不待我等稳住身形,谈非已是全力攻向南宫明,毕竟头颅最后是在他手中。

  南宫明也知道这是生死关头,拼命地阻挡谈非的进攻,希望能拖到我们回过气再合击之时。

  此时,山间又传来了数声长啸,啸声中充满了急切,片刻间由远及近,虽然比不上先前谈非之势,却也惊人。

  我扑上前的身形缓了一缓,我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还是来了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