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情俠女16-18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手忙腳亂地撕下一片衣裳,好幫他拭去臉上的冷汗和血水,秦夢芸急的真想放聲大哭,這兒光線晦暗,幾乎可說是不見天日,陰陰冷冷的,就算秦夢芸武功極高,若光只她一人在這兒,也要嚇的手足酸軟、怕的逃之夭夭;偏偏自己惟一能夠倚靠的香公子,現在卻傷成這幅模樣,連靠自己站起來都沒辦法。

第十六章

幸好此處雖難見陽光,但倒不是黑暗到伸手不見五指,若是待得久了,習慣之後,總還能見物。也不知待了有多久,一直回想著好不容易才驚魂甫定的秦夢芸回頭一看,又狠狠地嚇了一跳,香公子竟伏在地上,直到現在都還爬不起來!

忙不迭地扶起香公子,秦夢芸只覺觸手處肌膚冰冰涼涼,全沒正常人該有的體溫,就好像血氣已失了大半一般。

直到翻過了他身子,秦夢芸冷不防打了個寒噤,嚇得都快哭了出來,此刻的香公子不只是雙眼緊閉、面色鐵青,全無半分生人模樣,更駭人的是臉青唇白的面孔上頭,口鼻內還不住淌出血絲來,五官糾結,整張臉似都被體內的痛楚弄到皺在一塊兒,若非那不時抖動的臉頰,顯示出香公子還清醒著,只是全心全意都放在忍耐體內的傷痛上頭,痛到連句話都說不出來,秦夢芸還以為香公子傷痛交加,已暈過去了呢!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都已經傷成了這等模樣,竟連哼都不哼一聲。

手忙腳亂地撕下一片衣裳,好幫他拭去臉上的冷汗和血水,秦夢芸急的真想放聲大哭,這兒光線晦暗,幾乎可說是不見天日,陰陰冷冷的,就算秦夢芸武功極高,若光只她一人在這兒,也要嚇的手足酸軟、怕的逃之夭夭;偏偏自己惟一能夠倚靠的香公子,現在卻傷成這幅模樣,連靠自己站起來都沒辦法。

又痛又憐的秦夢芸知道,這一定都是為了她:以香公子的功力,再加上變幻自如的片地存身法,雖有七大高手圍攻,要傷他也是難上加難,至少要等到兩三千招後,才可能等到香公子疲累而緩慢下來,如果不是為了前來救不小心失足落崖的她,香公子也不可能在情急之下,硬挨上對方幾招。

偏偏還不只是挨招而已,落下來時的動作,步步都干系兩人性命,就算是拚著傷上加傷他也非得全力施為不可,絕不可能有所保留,就因為如此才讓香公子原運功壓下的傷勢加重,一落實地,緊繃的心一松,那傷勢便在體內全面並發,痛的連香公子這等人物也要當場倒地不起,偏偏罪魁禍首的她,還像個沒事人似的,在旁邊想東想西,為方才的驚險心驚膽跳,完全沒有發覺身邊的人內傷重到爬不起來,若她早一步發覺、早一步想方設法為他救治,只怕香公子的傷也不會嚴重到這地步吧?

一邊在心中氣罵自己,一邊慌的手足無措,這兒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上天無地、下地無門,可真是一點兒助力也找不到了,秦夢芸又慌又急,心慌意亂之下,差點想要探頭出去大叫個幾聲,崖頂楚心等人大概還沒走,如果現在出聲呼叫,至少也能叫下幾個人來。雖然現在是敵非友,可他們正道中人,總不會當真見死不救,就算沒得救了,只要有個人能說話,也總比自己在這兒手足無措的好啊!

“呃……”也不知是不再用力,體內傷勢微有舒緩,還是秦夢芸情急之下,動作全無以往的溫柔纖細,粗魯到連他也抵受不住呢?香公子終於睜開了眼,只見眼前的女子已哭的梨花帶雨,連撫著他臉的纖手都一顫一顫的,怎麼也穩不下來。

“你……你醒了……你終於醒了……”好不容易盼到香公子張開了眼睛,瞳內卻是空虛無神,秦夢芸真嚇的六神無主了,若不是香公子傷重不起,此時她絕不能傷心到失神,強自抑著不敢放聲,心內的傷痛勉強還能抑制少許,只怕秦夢芸還真會嚇暈過去,“痛不痛?還痛不痛?我……我會不會太用力了?”

“還……還好,別作聲……這兒……這兒離崖頂不算太遠,若太大聲……會被聽到的……”連聲音都變的微弱無力,幸好口中沒再溢出血來了,香公子示意秦夢芸扶起了他,“那邊……那邊有扇門,我們……先進去再說……別留在這險處……”

一邊走著,秦夢芸一邊喘息,此處雖是蔭涼,但她額上的汗水卻沒少流上一點。一來她自己原先疲憊未消,趕著上山報訊時又走岔了氣,雖是在大石前休息了一會兒,大體上調勻了內息,不致於走火入魔,但體內氣息鼓蕩尚未止息,卻又接著和楚心及燕召動手,直到此刻,她體內氣息都還有些紊亂。

但再怎麼難受,也沒香公子這麼慘。白素平武功為來此眾人之首,那一掌之力豈是好接的?加上為了來得及救秦夢芸,香公子轉身背對白素平,借他這一掌之力疾馳,為了怕減慢速度,香公子一點力都不敢運到背上,竟純靠著奔馳的速度,及掃向楚心燕召兩人的流雲雙袖,卸去白素平的雄渾掌力。

雖是勉強散去了三分力道,但這一招可還有七成勁挨在背心,香公子內傷之重可想而知;加上他身負內傷,還不知自愛,在半空中運氣轉身,還要使一記劈空掌,才能卸去力道,雖讓兩人平安落地,自己體內卻是傷上加傷,此刻的他連走路都無法自主,非得靠秦夢芸扶著才能動作。也怪不得此處雖蔭涼舒服,秦夢芸卻已是汗流浹背了。

明明是短短的一段路,現在走來卻似百裡千裡一般遙遠,好不容易帶著香公子走進門內,將門掩了起來,秦夢芸只覺渾身虛癱,竟再走不動一步路了,靠著門就這樣坐了下來,閉目喘息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才想要好好休息,突地耳邊風響,像是有什麼暗器從身邊飛了過去,秦夢芸警醒地彈起身來,擺出了架勢。

直到此時她才睜眼望向四周,一看之下不由得大駭,此處對她而言並不陌生,當日她在林間遭項楓奸污之後,便被他帶進了地道當中,一直走到了石室裡頭;之後又裝暈給燕召大占便宜,然後才隨著他走地道出來,這君羽山莊底下的地道,走過兩回的她可清楚的緊,偏偏眼前景像,卻活生生是那地道搬了過來,連四周每十多步就有一個、用以照明的夜明珠也不差半顆,難不成這兒竟是君羽山莊之下的地道嗎?

雖是不甚光亮,但秦夢芸內力深厚,眼力更是過人,微微環視一下,她已確定了自己的猜測無差,此處的確連接著君羽山莊的地道,只是地上苔痕遍布,看來已經很久沒人來過了,信道一邊還有幾塊石頭擋著,該是從頂上石壁中間崩落的,留下來的縫隙不寬,雖不致於難以通行,要穿越卻也要花上一點兒功夫。

直到此時,秦夢芸才放下心來,項家父子之所以漏網,必是溜進了地道裡頭,若在此處遇上了他們,香公子內傷極重,絕對是無力應敵,她的情況也好不到那裡去,那時可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呢!

突地想到了香公子,秦夢芸轉身一看,登時淚流滿面,撲到香公子身上的嬌軀不住顫抖著。或許是因為重傷後又被移動吧?此刻的香公子比起剛才的情況還糟,甚至已經無法保持清醒了,七竅上頭的滲血情況雖是止了不少,卻不像是情況好轉,反而像是體內血已經流干似的,肌膚浮起了一片白慘慘的顏色,整個人像似已暈厥了過去。

雖還是心慌意亂,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但到這山窮水盡之處,再沒旁人可以依靠協助,秦夢芸反倒變得鎮定下來了,她知道,如果現在連她都無法保持冷靜,陷入了歇斯底裡的狀態,全想不出任何一點方法救他,到時候香公子恐怕真是非死不可了。

突地,一個念頭浮上心湖,雖是明知香公子暈去,絕看不到自己的反應,秦夢芸仍是忍不住羞紅了臉兒。這方法實透著邪,若非到這生死關頭,打死秦夢芸也是不敢去想的,但仔細想想,也沒其它辦法了,最多是死馬當活馬醫罷!

輕手快腳地將自己身上的道袍除了下來,很快的,那還沾著秦夢芸體香的袍服,已變成了香公子身下的墊褥。幸虧這兒沒旁人在,又太過陰暗,若換了個較亮的地方,秦夢芸只怕早羞的鑽進地裡去了呢!

輕輕地拍了拍香公子冰涼的臉頰,甚至還將嬌軀貼了上去,一雙高聳嬌挺的雙峰,在他冰涼的鼻頭輕輕拭擦著,一方面為他維持體溫,一方面也想弄醒他來。也不知過了多久,香公子才似回光返照般醒了過來,雖是重傷之後,加上此處只靠著夜明珠的微光,視線不算清楚,但他眼前卻是一片香艷旖旎之態,秦夢芸一絲不掛,羞的臉紅耳赤,若非面上又是擔憂又是惶急,減弱了不少嬌媚之態,這模樣可真教人為之欲火狂升呢!

“夢……夢芸妹妹……對……對不起……”

“好香公子,你可醒了,”知道他清醒的時刻不多,秦夢芸把握時間,強抑羞意,其它的事情全都不管了,“你……你身上的傷好重……可夢芸……夢芸只知道一個法子來……來治你的內傷……”

“我知道……”似是心有靈犀一點通,香公子泛白的唇微微一笑,聲音又弱又低,“謝謝妳……夢芸妹妹……妳想怎麼做就……就怎麼做吧……”

羞的嬌軀微微發顫,秦夢芸轉過了身來,和香公子轉成了69式,褪去了香公子下身的衣褲,纖手輕輕地握住了香公子那垂頭喪氣的肉棒,稚嫩地套弄起來。光從那先前交歡之時火烈灼人、燙到難以想像的肉棒,此刻竟是冰寒無比,像是裡頭再沒一點血氣了,便足知香公子內傷之重,絕不可再有所拖延。

套弄了好幾十下,但不知是香公子傷勢實在太重、失血過多,體內血氣缺乏呢?還是這兒氣氛不好,實在不是濃情蜜意的好地方呢?那肉棒竟仍是軟綿綿的,毫無挺立之相,看的秦夢芸又羞又是心急。

雖然仍舊不停套弄著,但秦夢芸卻沒有辦法專心,她雖也想放開一切,干脆將臉蛋兒也湊下去,在她嬌艷欲滴的櫻唇主動吮吸之下,保證能讓香公子立起雄風,但這實在是太羞人了,以往秦夢芸的小甜嘴兒雖也曾被男人“用”過,可那終究是被別人強上的,秦夢芸可從沒主動用櫻桃小嘴來“服侍”男人那肉棒過,雖已到了最後關頭,可嬌羞稚嫩如她,終究還是拿不定主意啊!

正在躊躇之間,突地一陣酥麻感傳上身來,電殛一般直衝腦門,猝不及防之下,嬌軀一陣緊繃,隨即酥軟下來,秦夢芸再也忍耐不住,一陣甜蜜嬌軟的呻吟聲已脫口而出,連眼中都似透著媚火,充滿著女子幽馥甜香的口氣,隨著秦夢芸的嬌聲喘息,不住地噴在香公子的肉棒上頭。

氣的真想罵自己,這是什麼時候了?竟還有心情在這兒呻吟喘叫,連正事都忘了做,但嫩穴上頭承受了突如其來的刺激,那感覺實在太過美妙了,香公子的手指頭雖是冷若寒冰,觸及時竟凍的她差點一縮,但那冷熱間巨大的對比,感覺上反而比任何時候都要來的強烈,十分爽快。

而且雖是急著要和赤裸裸的她共赴巫山,但香公子的動作仍是那麼溫柔輕緩,全沒半分急色模樣,手指頭雖只是在她的穴口處輕柔地描畫著,一點一點地搓弄摩挲著她柔軟嬌柔的穴肉,勾送之間那種異樣的刺激,卻是比平常還要有衝擊性,冷冰冰地勾得她直顫,弄得秦夢芸差點兒渾然忘我,纖手雖仍不停地套弄著,口中卻是嬌聲不斷,舒服到差點兒連少女香唾都要流出來了。

“慢慢來,別緊張……來得及的……”雖是沒有出口,但香公子的想法,卻像是能從體內直接傳遞過來似的,秦夢芸雖沒回頭,卻是一清二楚,那舒緩讓秦夢芸原本緊張如熱鍋上螞蟻的心,也慢慢地輕松了下來。

知道香公子是為了要助自己一臂之力,才不管體內傷勢猶重,仍痛到難以動彈,還是伸手撫愛著她,慢慢地將她心中的緊張袪除,好讓她輕松下來,更好動作,秦夢芸心中不禁湧起一陣甜蜜。

就如香公子心中所想的,秦夢芸所想到的最後手段,就是兩人陰陽交合,由香公子施行采補之術,在秦夢芸自願的奉獻之下,她豐沛的元陰精華,要用來療治香公子的內傷,該當是綽綽有余。

只是這陰陽交合之法,若在僅有香公子肉棒硬挺,而秦夢芸的肉體還沒進入情況時施行,先不說女方尚未動情,就算急著想獻上陰精,供其采吸,只怕高潮泄身之趣,也不是想要就能有的;再說當香公子體內氣血充盈的時候,那肉棒可真是雄偉壯大,令任何女子都難以承受,即便是秦夢芸的天賦異稟,弄起來也是又舒服又難受,就算他現在血氣流失,肉棒撐不到那麼大,但虎老雄威在,若女體動情不足,雲雨起來樂趣可就不多,更別提采補之際女方所受的苦楚了,因此香公子才忍痛出手,務要將她的情欲也撩撥起來。

但在這方面,香公子的經驗可要比秦夢芸多上太多了,雖是生死存亡之際,但香公子仍是沉著一如往常,他非常明白,在床笫之事上頭,愈急愈難投入、緊張只會壞事,因此他的手法比平時還要溫柔得多,慢騰騰地觸弄著她溫熱的嬌軀,溫柔地將秦夢芸體內逐漸賁張的欲火,給慢慢地撩動起來。

被香公子的手段弄的一陣舒暢,背脊處不住嬌顫,秦夢芸登時眼前一茫,差點忘了此行目的。意亂情迷之中,渾身已是酥的再控制不住,體內那強烈的欲火完全操控了她,當秦夢芸發覺的當兒,她纖巧的舌尖,已點上了香公子的肉棒棒身處。

雖仍是含羞帶怯,但在異性的挑弄之下,秦夢芸只覺穴裡已漸漸潮濕了起來,加上兩人的合歡也不只是一次兩次了,此時雖非享受的時刻,但那種異樣的快感,卻絲毫沒比平常弱,弄的秦夢芸嬌軀不住抖顫,偏偏穴上傳來的滋味,卻是那麼令人無法抗拒,讓秦夢芸的肉體像條被釣餌誘引的魚兒一般,若即若離的在香公子身上抖顫不止。

隨著那股火焰愈發熾旺,嬌羞之意像是堤防般慢慢被衝垮了,秦夢芸緩緩地探動蓁首,溫熱靈巧的小舌,不知何時起已在香公子的肉棒上頭來回舔舐不休。

彷佛在迎合秦夢芸香艷的服侍,香公子那肉棒血氣漸增,秦夢芸舔舐之間,只覺那肉棒愈來愈熱,就好像她體內被挑起的火一般,燒個不休,在她眼下,那肉棒逐漸挺硬的模樣,當真愈看愈是可愛。

體內的火焰似和眼前那肉棒一般逐步挺拔,那誘人的樣兒令秦夢芸再也忍耐不住,香舌逐步褪去了初嘗此道的稚嫩,在本能的操控之下,動作愈來愈是熟練,也愈來愈是纏綿,那丁香小舌妖媚地在棒上滑動著,帶著少女香氣的汁液,一層又一層地抹在逐步揚升的肉棒上頭,在夜明珠的微光之下,賁張的肉棒染上了一層妖冶的光采,閃亮亮的,惹得秦夢芸不禁馳想,當它在女人身上大逞淫威的時候,只怕上頭也是沾成這麼一個淫靡模樣,看的令任何人都要口干舌躁起來,更遑論早已欲火高挑的秦夢芸了。

“啊……好……好哥哥……慢……慢一點……”再也忍受不住,秦夢芸終於出了聲。雖是重傷之余,但香公子的動作仍是那麼有誘惑力,加上現在他已不只用手指了,連舌頭都出動了,在她潮滑軟嫩的穴口處來回輕舐,還不時將舌頭送入她的嫩穴當中,輕挑慢捻著,雖是刺激無比,卻嫌不夠深入,穴內那空虛感酥的讓秦夢芸差點無法自制。

一方面是因為香公子的肉棒還不夠硬挺,怕還不是使用采補之術的時候,再來也因為被香公子逗的實在太過火了,秦夢芸差點克制不住自己的行動,現在的她已完全褪去了俠女的外衣,將香公子肉棒頂端那賁張的三角尖頭納入口中,靠著櫻唇和巧舌愛憐不已,纖手則帶著無比的濃情蜜意,在肉棒棒身處上下搓動著,一心一意都在挑逗著他,比當時在山居和他日夜淫樂時還要放縱。

此刻的秦夢芸已被他弄的欲火如狂,再管不住自己了,被燒的逐漸昏沉的心中突地想到,若再這樣下去,她遲早會被弄得情欲如焚,無法自主,要是她一個不小心,皓齒咬傷了那火熱的肉棒,出了差池豈非前功盡棄?

“別……別弄那麼火……唔……舒……舒服死夢芸了……夢芸……夢芸抵受不住……抵受不住的……若……若是咬傷了……可怎麼辦才好……”

“美人口中死,做鬼也風流……”香公子悶悶的聲音從她臀後傳來,那聲音就好像不是從耳朵,而是從穴裡頭傳過來一樣,光是說話間帶起的微風輕拂,就讓她穴裡頭一陣麻麻酥酥的了,“而且……而且我也想被……被像夢芸妹妹這樣的美人給……給咬死呢……”

“一……一點都不正經……”聲音又軟又甜,秦夢芸渾身都熱了起來,現在的她幾乎已經忘了治傷的重責大任,每一寸肌膚都暴露在情欲之火的燃燒之下,“再……再這樣夢芸……夢芸就要……受不了了……”

“夠……夠啦……夢芸妳已經夠濕啦……可以爽了……”雙手剝開秦夢芸緊翹的臀瓣,好讓舌頭能更親蜜地憐愛著秦夢芸水滑潺潺的嫩穴,動作雖然不大,聲音也沒有那麼明顯,但光只是舌尖攪動的聲音,便如此甜蜜、如此美妙,好像能直接衝進心底似的,“妳好多水喔……舔都舔不干……唔……真甜……”

聽到香公子這樣的調笑,秦夢芸哎的一聲輕嘶,只覺體內轟然一聲,理智已經涓滴不剩,純粹的欲火已完全占領了她。

也不知香公子從那兒來的力氣,雙掌輕輕貼上了秦夢芸的圓臀,將她向前推去。完全沒有抗拒,秦夢芸馴服地任他推送,她知道,而且正渴望著,敏感的肉體像是已抗不住烈火的欺凌,正主動尋找著那可以滿足她的寶貝。

上身從前俯直立起來,那津液不住輕吐的嫩穴,慢慢對准了已經挺起的肉棒,秦夢芸閉上了眼兒,嬌軀慢慢地沉坐了下去,感覺那溫熱正一寸寸地占有著她。

其實秦夢芸是多麼想一坐到底,好結結實實地享受瞬間被占有的快感,但這姿勢她可是有經驗的,若是忍不住一下坐到了底,雖是舒爽已極,可事後那疼痛可也不是好受的呢!是以雖是欲火攻心,對性愛的渴望早超越了一切,她還是慢條斯理地沉坐下去,不時停下扭腰旋臀一番,好讓嫩穴裡每處嫩肉都能親身體驗那火燙的美感。

好不容易坐到了底,秦夢芸滿足地悶哼一聲,一雙纖手不知何時已落入了香公子平伸的手中,嬌軀被那無比的滿足感拗的反弓起來,將一雙香峰完全向前挺去,峰頂那美麗綻放的蓓蕾,隨著她嬌軀前挺的動作不住上下嬌顫著,那才真正是誘人犯罪的美景哩!

只可惜地道裡頭,只有夜明珠的微光,實在是不夠亮,眼前也沒有鏡子,加上被快感衝的眼前一片茫茫然,雖是嬌艷無倫的美態,但秦夢芸自己卻看不到這種令人嘆為觀止的美景,實是再可惜也不過了。

“太……太棒了……好……好哥哥……唔……好丈夫……你是最好的……夢芸愛……愛死你了……啊……”

雖然纖腰已弓到了極限,加上雙手都落在香公子掌握之中,身體更不好移動,但秦夢芸仍艱難地左右旋動套弄著,還不時回頭望向那正充實著她的男兒,將一聲聲滿足曼妙的呻吟,不斷向他奉送。

或許是先前的口舌服務發揮了效用吧?雖因傷後血氣不足,香公子的肉棒並沒漲的十分熱燙酥人,更沒以往那般粗壯,但卻還有著水准以上的長度,好像比以往還要長上少許,嬌軀才剛沉坐下去、圓臀才剛觸到香公子的腿上,秦夢芸嬌甜柔媚的淫聲已忍不住脫口而出,她的花心竟已落入了香公子的掌握!那滋味美的秦夢芸不住嬌吟,像是嘗到了無法比擬的山珍海味一般。

“好……好棒……唔……嗯……美……美死人了……哎……要……夢芸要丟了……啊……好舒服……唔……太……太美妙了……啊……”

看秦夢芸為了享受花心被采被吸時的銷魂滋味,竟咬著牙再不上下套動,而改以纖腰畫圓的方式,讓脆嫩的花心緊緊貼住肉棒頂端,不住旋轉摩挲,切身承受那刮弄;嫩穴處也緊緊縮起,猶如生了千百張小嘴般,不住啜吸著那肉棒,熱情的像是要用整個肉體去緊偎、去感受他的存在,口中那嬌媚的呻吟聲,更是一聲接著一聲響起,愈來愈是嬌軟媚蕩,令聽著的人骨子都酥了。

親身感覺著秦夢芸那肉體的熾熱,穴裡春潮泛湧,知道這敏感的女孩已經動情,可以承受他的采擷了,香公子一面緩緩運功,一面將雙手移到秦夢芸泛著汗的香滑纖腰上頭,緊緊貼著,好能更完整地感覺她的熱情。

忍到此時,其實香公子也已將近油盡燈枯,他內力雖然不弱,還勝白素平一籌,但白素平不愧武林名宿,功力之深厚不同凡響,他雖內力勝之,但相差也極有限;偏偏為了加快速度,好趕得及救秦夢芸,白素平的那一掌香公子非但未運力相抗,還特意散去護身內勁,好能更完整地借力遠揚,挨的可真是不輕。

若換了以前,打死香公子也不會這麼做的,但從秦夢芸嬌軀騰空時起,一股難以想像的感覺,瞬間迷蒙了香公子的理智,也不知為什麼,竟會主動干這麼愚蠢的事,他也不知自己是真動情了呢?還是因為誤會了秦夢芸,才被心中的歉疚之意所驅,致使一時衝動,差點連命都丟了呢?香公子到現在還無法知道。

感覺肉棒頭處微微一麻,腦中已是空空蕩蕩,體內的感覺更是愈來愈空虛,要靠著感覺秦夢芸不住扭轉的嬌軀、聽著她柔媚入骨的呻吟,才不至於失去意識的香公子心中一喜,就算腦中一片空白,但經驗豐富的他本能地知道,那已是女子泄身的前兆了。

說句實話,雖說他和這絕世美女已爽了不知多少次,兩人的肉體合拍已極,對彼此的敏感地帶再清楚也沒有了,但隨著秦夢芸因雙修之法而功力深進,體內媚功造詣也更上層樓,雖說胴體仍是敏感無比,絕忍不住他的挑逗,敏感嬌嫩的花心處,此刻也已落入他的控制,但要搞到她泄身,可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說句實在話,若不是秦夢芸咬牙苦忍,在花心處緊緊包住肉棒的狀況下,還忍著不上下挺動,竟是畫圈兒扭腰旋臀,好讓敏感脆弱的花心處,能持續受到最強烈的刺激,承受著那強烈到彷佛每寸神經都不斷被電殛一般的快感,好確保他能夠保持在最能吮吸她的位置上頭,只怕她還能撐上好一段時間呢!

感覺到花心處一陣陣難以想像的酥酸麻癢傳上身來,秦夢芸胴體劇顫,不住抽搐著,彷佛要把體內所有的精力,全都隨著陰精一同丟的一乾二淨似的,嫩穴自主地緊緊吸住了肉棒,像是再也不肯放松一般。

也不知道是因為他失血過多,肉棒處仍不如往日灼熱,冰涼涼的反而更有感覺呢?還是用上采補之道的當兒,那種手段比之平日歡愛全然不同,在她的落力配合之下,是否真會有和以往截然不同的感覺呢?

秦夢芸只覺,這次高潮的感覺和以往都不一樣,他的肉棒彷佛變冰了一般,不住啄在她嬌嫩的花心上頭,刺激無比的鑽啄感比以往可要強上了千百倍,鑽研的力道也愈來愈深入,那吸力之強,像是可以吸進她骨髓裡頭,明顯地是想要將她榨干一般。

那種刺激非但沒半點兒降低她的欲火,反而令她泄的更快、更舒暢、更沒辦法止住,還不只是陰精,穴裡頭的水也似決堤般猛烈噴泄出來,渾身上下更似泄洪般汗水猛流,爽的整個人好像都暈沉沉的,舒服到如登仙境,美的她一陣接著一陣嬌喘呻吟,以往再爽時也不敢出口的語句,彷若決堤般不住溢出,陰精更是流個不停,嬌軀充斥著強烈的暢快,彷佛再沒有個止境了。

“好……哎……好哥哥……唔……美……美死夢芸……啊……好……好深……你……弄的……弄的夢芸好爽……哎……又……又要丟了……又丟了啦……啊……好哥哥……親親哥哥……我……唔……夢芸會……會被你弄死……哎喲……好……好爽……又進去了……又搞進夢芸花心裡頭了……”

“哎……怎麼……怎麼會這麼爽的……喲……心肝哥哥……你……你弄的夢芸又要丟了……唔……好……好棒……好美妙……啊……夢芸要……要繼續被你搞……一直搞下去……搞到夢芸一直丟……丟到爽……哎……又……又要……又進去了……夢芸會……啊……會活活爽死的……哎……美……美死夢芸了……心肝哥哥……再……再吸深一點……唔……夢芸要……夢芸要被你狠玩……狠狠的玩……一直……哎……一直玩到爽……唔……爽死為止……啊……又……又要泄了啊……”

強烈的快感不住衝擊著秦夢芸,像是要將她整個人洗過一遍般,把她全身上下一次又一次地衝刷著,弄的秦夢芸當真是渾然忘我,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失神的,竟保持著這姿勢便暈了過去。

“唔……”也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當秦夢芸終於回過神來的當兒,她已經軟綿綿地癱在香公子身上,整個人好像已被強烈的快感炸到碎成片片,四肢好像一點兒感覺也沒有,只有腰間不住傳來一股股酸麻的感覺,整個人都懶洋洋的不想動,而香公子溫熱的手掌,正貼在她小腹上,小指尖似有若無地輕輕觸在穴口處。

雖然肉體好像被搞到一點兒力氣也沒有了,方才的歡愉似還留著令人回味的余韻,但一清醒過來,秦夢芸心中浮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香公子的傷勢,她軟綿綿地一側過臉兒,正迎上香公子微笑的臉。

“好……好哥哥……”發覺自己聲音有些沙啞,顯然是方才太過縱欲,忘我呼喊時傷到的,秦夢芸那皙白如玉的臉蛋兒登地一紅,一股羞意猛地傳遍全身,明明是要幫他療傷的,但現在看來,她根本早把這些丟到了九霄雲外,一心一意都在享受那甜蜜的歡樂,“你……你的傷好點了嗎?還要不要緊……”

“已經好了大半了,妳別擔心。”溫柔地吻上了秦夢芸那愈看愈可愛的櫻桃小口,貪婪地吮吸著她香甜的津液,香公子連聲音都似在笑一般。

夜明珠的微光之下,雖然看來似乎還有些血氣不足,顏色仍微顯青白,但光聽香公子的聲音,已回復了往日的溫沉有力,便知他體內的傷勢應已不足致命,秦夢芸總算是放下了懸得七上八下的一顆心來,“倒是妳怎麼樣?睡到現在才醒。是不是被弄的太舒服,搞的太爽了,一口氣泄的太多,嗯?”

“討……討厭啦……”臉蛋兒在他臉上輕輕揩擦著,秦夢芸撒嬌的聲音無比軟媚,彷佛還可以擠得出水來一般,“夢芸不來了啦……夢芸什麼都……都給你了……你還這麼調笑夢芸……咦?”

表情微微一動,倒不是什麼大事,而是摩挲之間,秦夢芸感覺到,香公子胸前的衣裳似有些半濕半干的,不太像是汗水,而且還帶著一股奇異的味兒。

伸出了纖纖玉指,秦夢芸輕輕地擦了擦香公子胸口,湊在鼻尖一嗅,只覺指間一點黏膩,有點兒甜香又有點兒腥氣,味兒雖不甚重,卻頗有股奇特的力量,像是會把她的欲望再度激發出來一般。

“這是什麼?”

似是好不容易才忍住笑,香公子輕輕地咬住了秦夢芸的耳珠,舌頭輕輕地舐著,舐的她渾身酸癢,這才忍笑地說了出來。

“一開始的時候,我先用手指頭好好“侍候”了妳一會兒,只是沒想到妳不只是濕的快,連水也流個不停……”

“別……別說了……”羞的用纖指點在他的嘴上,秦夢芸好像整個人都滾熱了,看來這片濕氣,便是她情濃時流出來的津液,只沒想到竟會如此泛濫,還會流到他身上,看來自己方才可真被逗的狠了。

看秦夢芸嬌羞至極、情迷意亂的樣兒,香公子只覺有趣到了極點,一邊在她耳邊訴說些輕薄言語,一邊索性將自己的衣服也脫了,就這樣赤條條地和她裸裎相見。

秦夢芸原已嬌羞無倫,偏偏香公子像逗的她還不夠似的,竟就在她眼前寬衣解帶,逗的她心中更是小鹿亂撞、心癢難搔,又羞又喜又有些驚怕,才剛把體內的傷勢穩定下來,這色心難抑的香公子,現在竟又想要她了嗎?

偏偏秦夢芸心目中的香公子,在那夜鴛鴦共浴之後,就好像脫了銬鐐的色中餓鬼一樣,想搞就搞,就算秦夢芸原來不想,最終都會被逗的欲火難抑,情不自禁地和他共赴巫山,直到被他干到大泄特泄,被他的精液又狠又猛地滋潤為止。

軟綿綿的、溫潤潤的,就好像已經准備好一般,隨時隨地任他享用的青春胴體,嬌滴滴地挨在香公子懷中,秦夢芸無力地在他胸口推拒了幾下,動作猶如羽毛輕拂一般又酥又軟,全沒半分勁道可言,口中的聲音如風鈴一般嬌脆柔嫩,“好哥哥,別……別那麼快就要……夢芸……夢芸方才泄的太猛太多,到現在還……還有些頭暈目眩的呢……何況這兒陰森森的,夢芸是女孩子……也會怕的……先饒夢芸一會兒吧……”

“真的有這麼爽嗎?”

“嗯……”連聲音中都滿含著柔媚,秦夢芸好像光只是這樣說話,整個人就熱了起來,她不由得有些氣,又有些佩服,也不知是香公子故意的,還是肉欲歡愛的必然結果,現在的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這男人真是厲害,無論何時何地,總能將她的心思轉到雲雨歡愛那方面去,她似乎不只是肉體被他征服占有,連一顆芳心都在他的控制之下,無論何時何地,只要蜷縮在他溫熱的懷抱中,她總是情不自禁地想要和他上床歡愛纏綿,就算幾乎已爽的精空力盡,連根指頭都動不了的現在也一樣。

“都……都是為了你……讓夢芸一直心驚肉跳的,連精都……連陰精都一點不留地……任你采補吸取……夢芸全都獻給你了,你的手段又那麼厲害……搞的那麼狠……幾乎……幾乎連夢芸的小命都想吸干似的……搞的人家都暈了好幾回……到現在還沒半分力氣,夢芸當然只有乖乖求饒的份兒……偏偏你一點都不憐惜夢芸,得了便宜還賣乖,這樣欺負人家……”

“抱歉了……”香公子微微一笑,抱著一絲不掛的秦夢芸就站起身來,摟著她緩緩走了幾步,雖然四周如此昏暗,但他卻如識途老馬一般,注意力雖像全放在秦夢芸雪膚暈紅、嬌媚動人的臉蛋兒上頭,腳下卻一點不慢。

纖手輕勾在香公子頸上,輕柔地幫他拂去一些發上沾到的土,秦夢芸那水汪汪的眼兒一毫不瞬地盼著他,甜甜地似像隨時都想要送上熱吻一般。雖說這樣赤裸相見實在羞人,但兩人早有肌膚之親,在床上時兩人的歡愛纏綿可要更熱情得多呢!

反正也沒有旁人在,此時此刻,秦夢芸索性放開一切,竟像完全想不起其它事情似的,眼裡心底都只有他的存在,只想這樣偎在他懷抱當中,雖說身在險境,連能否走得出去都成問題,但她心中卻是一點兒擔憂也沒有,不知怎麼著,總認為他能處理好一切。

走了沒有幾步,只見他腳下一挑,一個包袱恰到好處地已落到了香公子手上。這包袱如此眼熟,秦夢芸一見差點嬌呼出來,“這……這不是……”

“沒錯,”俯下頭來,貪婪地吮吸著秦夢芸嬌艷欲滴的櫻唇,吻的她嬌喘吁吁後,才接著說話,“就是妳留在房裡的……”

“原來……原來你早知道……”直到此時此刻,秦夢芸方才想通,原來香公子早就知道,楚心領軍的正派中人不會放過他,因此早有准備,連跳下山崖這種玩命的事兒,都是他早先預備好的,所以才能將自己留在他房內的衣裳細軟也捆好了放到這兒來,看來,連接下來的行止他都是早就安排好的。

想到這兒,秦夢芸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該怨他還是怨自己。若不是自己跑了回來,成了他的跘腳石,以香公子原有的計算,落下山崖時該是全身而退,絕不會像方才那樣傷的既重且狠;就算原先身上負傷,若單只一人,也不會像負載兩人時那般耗力。總而言之,這下可都是她負累了他啊!

偏偏想到這兒,秦夢芸的心下卻是愈來愈甜,他是如此的重視她,竟拚著重傷之險也要保全她,不讓她有絲毫傷損,全不像個得手後便飽食遠揚的惡淫賊,若不是他已對她動心,怎有可能如此呢?

“這個嘛……也有不知道的,”嘴上淡淡地一笑,香公子突地像想起了什麼一樣,以腳代手在地上另一個包袱上頭動了幾下,全心全意都放在他身上的秦夢芸只聽得耳邊一陣窸窸窣窣,幾件衣裳不知何時已飛到了身上來。

“先將衣裳穿上吧!免得著涼了。”將秦夢芸放了下來,香公子似是還貪戀著她如花盛放般的嬌艷胴體,頗有點舍不得的將衣裳交給她。

一邊穿著衣服,香公子一邊笑著,那笑容微帶陰沉,又似有些得意的邪氣,秦夢芸可從來沒有看過。

“那邊有出路,可以直通到君羽山莊背後那小鎮上頭,那兒不在三派人馬回師的路上,若只是隱在那兒,半月之內該當不必怕形跡泄漏出去。之前我已先在鎮上盤了間小鋪,待會兒我們就先去鎮上,好好梳洗之後,再看看該怎麼做。不過……在去那兒之前,我們可得先去看個“意外的收獲”。”

將換用的道袍穿上,衣裳雖有些舊,但此刻的秦夢芸就好像高潮的感覺還留在身上似的,舉止行動都還有些酥軟乏力,釵橫鬢亂之中,一股女子特有的甜美意態,正不自覺地散放出來,迷離光下尤顯嬌媚。

1#
wu72257670

1#
wu72257670

2#
yuchanfei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