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俠 2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羅鋒急提內勁,功行雙臂,猛推雙掌,以全身功力,吐陰陽之功,對蛟首擊去,「碰」的一聲,將且蛟震退數丈,然後以獨門暗器陰電噴火筒,用出三粒陰磷彈,射向其七寸之地,數響,暴裂然燒,使其受致命之傷,血肉四裂,首頸之處有盆大一個血洞,血如泉流,蛟雖近死亡,但其性長,盲目翻動,滿谷山石樹林,為其巨尾,掃打滿天飛舞,聲勢驚人,他連忙倒縱白衣女手臥將其挾著離開,使白衣女子到安全之處。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淫俠2

快樂幸福的日子,為寧靜山林,帶來青春神秘的喜氣。成為另一種天地,山谷中變為世外桃源。

每日只知尋歡,而不知山外何情,兩位純潔天真的美女,被他引誘成蕩婦浪貨,整日為淫慾著想,並憑師門對藥性詳知其理,通山尋找淫草媚藥,增其淫媚之功,將許多獲取貞女愛蕩婦之藥,供給他己身實驗,極盡奉承。

數月下來已近中秋,羅鋒為尋藥橫跨百里外,在山頭觀望,忽聞嬌叱和碰石之聲,感覺甚奇,深山之中何來人聲,及打鬥之聲,縱身發聲處,轉過山頭,在一個深谷中,見一團白影與稀見的桃花蛟惡鬥,不生的土堆上,有個黑影倒臥在地,再細細的看門場,白影漸漸慢下來,原來受毒,而靠功力深厚支持,狠命的攻擊惡蛟七寸之處,他看清白影是個女子,內心一動,急展身形,躍到惡鬥之地,正在這時候,那女子已筋疲力盡,讓惡蛟橫掃之式,猛縱三丈餘,終於臥倒。

羅鋒急提內勁,功行雙臂,猛推雙掌,以全身功力,吐陰陽之功,對蛟首擊去,「碰」的一聲,將且蛟震退數丈,然後以獨門暗器陰電噴火筒,用出三粒陰磷彈,射向其七寸之地,數響,暴裂然燒,使其受致命之傷,血肉四裂,首頸之處有盆大一個血洞,血如泉流,蛟雖近死亡,但其性長,盲目翻動,滿谷山石樹林,為其巨尾,掃打滿天飛舞,聲勢驚人,他連忙倒縱白衣女手臥將其挾著離開,使白衣女子到安全之處。

白衣女子倒在地,在危險中為他人所救,其雙掌之力能震飛巨蛟,其武功高超,不侍而言,定是前輩異人,誰知是三旬壯漢,令其驚異不止,本來憑其武功,也可消滅巨蛟,但兩人入谷未想到,其間藏有惡物,等到近前為其吐毒氣傷人,黑衣少女當時倒地,她因功深,剛吸進毒氣,即呼吸的內功迫住,伴手封住黑衣女子要穴,並抽出寶劍,引誘物離開原地,終因震盪過巨,消耗體力,不支臥倒。

被救後以內功迫住毒氣,侵入心房,等細視救他人,覺其面生,粗曠健壯的體格,五官端正而未何許人也。

羅鋒先前救人。直覺甚美,不知兩女子何人,現在細細的觀察,挺直臥在地之人,黑衣女人皮膚微黑,但蓋不住美麗之色,身體嬌艷多姿,實在是美人胎子。使人感黑裡美,另種風味。

白衣女子現盤坐在地,她秀髮披垂素肩,姿色動人,有如柳楊醉舞東風,玉貌花容,艷色照人,眉淡拂春山,雙目凝聚秋水,朱唇最一粒櫻桃,皓齒排兩行碎玉,零龍嘴角,含著歡欣欣笑,一雙明眸中,卻是水光流轉,實人間尤物,好像比黑衣女子還年青。

其實該黑衣女子今年廿九,比她年青,她已卅四五,而內功精深,她是師侄兩人,白衣女子是聖女峰,現在主持散花聖女雲衣女子是其師姐梅花聖女高足,現為掌門弟子,雲台仙子,因師姐妹採藥十萬大山,她回山覆命,而師妹入出末歸,才連襟而來探聽其下落,遭受無妄之災。

羅鋒先直覺女子該救,決未想到兩女子,這樣美麗動人,現在知道這女子功力過人,面色莊嚴,耍想下手,恐怕不能,借她兩桃花蛟氣所傷,只要拔其毒,而桃花媚氣不醫治,還怕這天鵝肉,不自動投懷送抱,大享其樂,於是先給她等喂兩粒解毒之藥。

他再運功將其毒氣追出,然後點其黑甜穴,挾其兩入,離開山谷,轉道隔山山洞中,解其穴道,靜靜等醒後反應。

散花聖女醒轉後,先望他一眼,然後望師侄,見其醒轉,還不能動,如其功深受毒比較重,轉首先對他說幾句感謝之語,再閉目行功,驅出疲乏之態,她不行功還好,這運行內功使暗伏淫媚之氣,隨其運氣轉,深入血液之中,使苦修數十年玉女前功,清白兒女之身,變為淫蕩之女。

漸漸身體變化,血液翻騰,週身發熱,玉乳發漲,感到各處有似麻似癢的味兒,直癢得心裹麻麻的好難受啊,臉上現一陣嬌紅的羞態鮮照人,春情蕩樣溢滿雙眼,春情然起,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

羅鋒知是時候了,輕走近其旁,溫柔關心安慰她,輕聲道:「女俠,怎樣了,有時麼地方不舒服嗎?」

「嗯……唔……唔……」嬌羞不安的哼道。

他故意伸手探其額,並坐其身旁,好像替診視有沒有病狀。聖女本已春情難禁,急需異性愛撫,但在生人面前不好表露,以其內功壓住,現為其手加額。男人氣息吸入,心搖神動,由其手上傳過一陣熱流,逼傳全身,引發淫液之念。

提防即毀,滔天欲潮立時奔騰氾濫,一瀉千里,不可阻止,軟綿要倒羅鋒伸手扶其腰,抱之在懷,為其解衣寬帶,片刻裸露,真是個妙人兒,無處不迷人心智,看得心動,呆視不已。

她已一絲不掛,赤裸畏依,酥胸如脂,玉乳高挺,那峰頂上的兩粒紫葡萄下那圓圓的小腹之下,兩山之間,一片令人迴腸蕩氣的叢叢芳草,蓋著迷人靈魂神妙之境,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現地在他的眼前,嬌媚望他蕩笑不已,豐滿潤滑玉體,扭糖似的攝動,緊緊的貼著。

這時他已週身血液沸騰,熱流潮水般的清白下體,他那一根玉莖便「突」一下像旗似的直翅了起來。

散花聖女,並是年齡太小,而是在江湖上,樹立善良的好威望,少年行道,人稱散花仙子,接掌門戶後,一般江湖人事,恭稱聖女,以三十餘年內功,而無法壓制並驅逐蛟毒,可見毒性利害,急得發與異性慰藉。

現在腦中,只有慾念,原存道德、尊嚴、羞恥,蕩然無存,見粗壯長大的陽具,急伸玉手緊握,上下玩弄。

羅鋒急環抱著她,如雨點般吻其嬌客,兩唇相合,熱烈的吻、吸、允、含,四肢還抱緊緊的。

這一代尤物,久蘊騷媚的浪態,淫蕩之性,滿腔熱情,忽被引發不可收拾,那股嬌艷媚勁,今天是碰著羅鋒,也是幸運,否則事後不知怎樣處理,因普通人無法滿足,只有像他這樣人,才能使其屈服。

他生活一向豪放粗曠,在她身上,猛烈的吻,大力的揉、摸、握,使其酥嘛之中,有種舒暢之感。

迷茫的想異性給於歡樂,由少女至中年,從未想到這樣快樂,今生可享,忽然得到,那不歡喜如狂,興奮的奉獻整個熱情。

羅鋒覺是時候,將大龜頭抵住穴口,輕輕的展磨,嘴含王乳,吸著。

她被陽具抵得,一股深流慰心,口吸乳房,身上有舒舒暢快之感,但奇癢贊心。不覺輕抖,呻吟哼哼。

他借淫液潤滑之力,陽具破關往裹伸入,壁道漸裂,至處女膜,稍用力,衝破了,直至花心,血液淫精順流而出。

她忍著澈骨連心之痛,盤骨膨脹之酸,終於完成初步工作,而享其中的樂趣。

可見任何女人天生需要異性慰藉,這是天地間陰陽不變之理,其創始祖創門立派,本以採補為主,傳至曾師祖,無意得玄女經,研究數十年,才放棄採補之功,以玄陰為其心法,但歷代掌門,對採補之印知而未用,散花進入師門,深得心法,苦修與天賦為歷代最傑出之才,功力深厚,她本天生媚骨.因對異性少接觸,而幼為明師薰陶,功力精進,使之古井無波,今為桃花蛟淫毒,引發如火般的熱情潛伏慾火,那不盡其所知內媚之術,全部發揮。

羅鋒見過女子不少,同她這樣,嬌媚艷麗之人,還是首見,其情如火騷浪現形,與奮提起慾火,大刀闊斧,如狂風暴雨,使勁抽插。

兩人如猛虎博鬥,戰得天翻地覆,天地變色,她這時玉乳被揉得要破,搞得魂失魄散,俱酸、甜、麻、痛於身,媚眼橫飄,嬌聲淫叫,呼吸急喘,以一雙抖顛的豪乳,磨著健胸,腰兒急擺,陰戶猛擡,雙腿開合,夾放不已,高大肥嫩,豐滿的玉臀,急擺急舞,如旋旋轉,每配合其猛烈攻勢,無不恰到好處。

他眼視嬌容騷浪之狀,嘴吻其誘惑的紅唇,只手緊摟她,吸腹挺動,粗壯長大的陽具,用勁的插其迷人之洞,發情慾,享受嬌媚淫浪之勁,償視艷麗照人之姿,無盡無休,縱情馳樂。

這時兩人已到高潮,樂得有點瘋狂,如昏如醉,那汗水、淫液,喘氣都不顧狠命的大幹。終至歡樂之頂,二五精液互合,暢快的休息著,閉目沈思。

羅鋒想剛才,她那騷浪淫媚,如火如荼的動作,內媚之勁,陽具夾吻得舒暢,其嬌見之眼花了亂,玩得心胸皆酥,痛快靈魂出,陶醉的昏沈沈,那股味兒,可說初嘗到。

散花聖女,已二五精合,淫媚之氣已解,覺得身形飄蕩,神遊太虛,再想到歡樂之境,又羞又喜,這可愛的人兒,給於畢生難忘美夢,舒適痛快,自己怎麼那處騷蕩,赤體縱送,毫無顧慮。

他那粗大的手,撫摸舒適,粗大的陽具,肉得痛快,迷人眼神,照射入心胸,心神蕩動不已,那當兒真好,不覺四肢夾緊他,輕聲的道:「冤家……我……三十年的操守,為你一日損之無餘,唉!真是冤債也!」

「好姐姐,說真心話,你實在太美,我忍不住,何況所中之淫毒,非陰陽交合不能解。我只好如此。」

「嗯!你說得好聽,誰不知你是殺人王,數月前逃亡不知所蹤,現又為一淫魔,我這一生送在你手裡。」

「親親,雖然我不應該,在你無抵抗下,加以誘淫,但是剛才你那股浪勁,恨不得一口將我吃了。」

「啊!沒良心的,我獻了整個心身,還說我淫蕩。」

「好吧,那我就離,讓你清高自守。」

「你敢!」

「唉你真難侍候,玩又說我壓迫,離去又不好。」

「哼!現在我已失身給你,那你就要聽我的。」

她抱得緊緊的,似怕他跑了,並送上香舌。他知其嬌情,故意吊其味口,以衣服擦去汗水,溫柔的吻,含允著細嫩的舌頭擁抱溫存著。

「姐姐!你像盆火,差點將我容化,那股騷媚之狀,使我陶醉。」

「嗯!你的狠勁,加上粗壯的東西,也搞得我魂飛魄散,使我迷茫,快樂得如登仙境,鋒,我愛,你真是我的心肝,望你今後不要拋棄我,我們永久在一起,享受人間極樂。」

她手撫摸其面,注視著他,一對修長舒展得像兩支長劍,一張大小適度的嘴,展露出一絲密樣的微笑,兩須和額角,皆著一些汗水,粗壯的臂,緊摟著,糾纏著,其粗壯的陽具硬挺著,還插在穴裡。

他壯實健美的身體壓住他,那男性所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隨著均稱的吸吸,一起一伏,顯得那麼壯而有力。

她情不自盡的,抱著其首,一陣狂吻,一股男性氣息誘惑,使之心裡一陣神蕩心搖,飄射著一股醉人的光彩,又似乎沈醉在美妙的音樂裡,一個心兒,狂跳飄蕩,飄、飄、飄。

羅鋒為其姿,惑人目光,豐滿白嫩嬌柔的玉體迷醉,像得到鼓勵似的,更抖擻精神,再度尋歡,猛抽猛干,陽具的內莖,在穴中猛用勁的,提起出頭,大刀闊斧的幹,才數下,她已被幹得欲仙欲死,陰精直冒,穴心亂跳,陰戶陣陣抖顫,口內不住的浪哼道:「好乖乖……,大家火的心肝……你肉死我了……好親親…………咬呀……呀……鋒弟弟…,不能再動了……哎呀呀……不能再肉了……。」

「我沒有命啦……呀……哎…………你真要肉死我…嗯…」

散花聖女這時已被肉昏了頭,猛勇的大力抽插,使其又連續的插了數次,全身酸軟無力,這也難怪,三十餘年都末近男人,今目初經,而陽具粗壯有力,如此狠幹,怎不令她吃不消呢。

她嬌媚的浪哼著,激起他像瘋子一樣,更像野馬,在平原上盡力馳聘著,他緊摟著她的嬌身,也不管她的死活下用足氣力,一下下狠幹下去,急插猛抽,大龜頭像雨點般碰在她的花心上,浪水陰精被帶著「滋、滋」的發響,由陰戶裡一陣陣的向外流,屁股大腿都濕了一片。

直肉得她死去活來,不住的寒顫,抖顫著,嘴吧張著直喘氣,連「哎呀」之聲都哼不出來,他才輕抽慢插。

散花此時才得喘氣的機會,望著他媚笑,並擦其汗水,溫情的吻著他,玉手愛撫健壯背肌道:「鋒!你怎麼這樣厲害,我差點給你搗散了。」

「姐姐,你說我什麼厲害?」

「小鬼,不準亂講,羞死人!」

「好姐姐說不說?」

羅鋒猛的抽插數次,緊頂她的陰核,不住揉擦磨旋,直揉得陰核與嫩肉,酥酥的,心裡發顫,連忙大至叫道:「我說!我說!」

「好快說!」

「你的大雞巴真厲害,差點給你搗散了。」

他故意使壞,要征服她,還頂著揉旋不止,幹得更粗野。

「小穴被情哥哥的大雞巴搗散了。」

羞得她粉臉通紅,但又經不起他那輕狂,終於說了,只樂得他哈哈大笑,他輕輕打了他一下笑說道:「冤家,真壞。」

他心滿意足的,征服了這一代尤物,繼績抽插。

他經過多次衝刺,緊小的處女穴,已能適應,並且內功深厚,可以承受粗壯的陽具,於是轉動著臀部上下左右迎合著他直衝,並乖乖、親親、丈夫、大家火、大雞巴的浪哼,曲意奉承。

他抽得急!

她轉得快!

羅鋒感覺其穴內,緊急的收縮,內熱如火,龜頭一陣熱,知她又了,自己有點累,緊緊互抱,陰內喇叭口,如張合含允著龜頭,一陣酥麻,寒顫連連,二人都舒暢的了,躺著喘氣,二度春風後,誰也不願再動了。

暴風雨過去了。

洞裡又恢復靜寂。

只聽到急促呼吸的聲音。

片時的休息,緊抱著的人兒,又在動下她醒了。張著一雙媚眼,看著緊壓著的他,方面大耳,威武雄俊,劍眉舒展,兩眼緊閉,挺直重大的鼻子,下端放著一隻不大不小的嘴,唇角微向上翹,掛著甜甜迷人的笑意,加之勁大力足,粗壯長大的陽具肉得舒適,使女人若仙若死的內功,這樣子真不知迷死了多少蕩婦淫嬌,她真愛他如命一般。

想到自己原為烈女,現為蕩婦,赤身和其裸抱著,不禁羞紅著臉,輕吻了他一下,又得意的笑了,再想到剛才和他捨死忘生的肉博,他以那美妙緊硬的大陽具,真搗心靈深處,把她領入從未到處的妙境,打開人生奧秘,又不由心裡樂陶陶,甜密密地直跳,手撫著他堅官的胸肌,愛不釋手撫摸。

原來陽物挺直堅硬,還插住末出來,現被淫液及溫暖的穴兒滋潤著更加粗壯長大,把陰戶內塞得滿滿的,大龜頭頂緊子宮口,既刺激又快感,一股酸麻的味道,氣呼喘喘的道:「心肝,你這寶寶使我又愛又怕,險險我又出了。」

說罷嘴舔舌的,好像其味無窮。

羅鋒沈思中,靜睜享受安寧中的樂趣,為其淫浪之聲所擾,張目凝硯,嬌媚麗容,手摸高隆玉乳,散花乳峰被揉著,酥癢到心裡,擺首挺胸,輕扭細腰,豐肥的玉臀輕慢擺動,不時的前後上下磨擦,專找穴內癢處摩擦迎合。

他也把腰提起,挺動抽插,陽具配合著她的磨動迎合,只樂得她,喜喜的浪叫「呵!心肝……乖乖……大雞巴……親丈夫!」

他低頭看她的陰戶含著大陽具進出抽插。陰唇收縮,紅肉吞吐翻飛,猛挺急抽,運動自如,既香甜,又滑溜,有時盡根插盡,有時磨穴口,子宮口又緊夾著龜頭酥快,癢到心底,也樂得直叫「親親……你的功夫真好……啊呀……,好姐姐……美死我了,加速的旋……唔…唔…….好小穴…你這個又騷…又淫的浪穴………使我舒服…嗯…用勁的夾啊!」

兩人叫在一起,浪做一團,因得更加痛快淋離,伊伊唔呀呀的,淫聲百出,浪態萬千,那大龜頭插進抽出,帶著騷水淫精,越肉越多,流得滿腹滿腿,屁股地上都是,其滑如油抽插更加快速,舒暢抉樂,如瘋如狂,勇猛大力玩樂,挺擡旋轉如飛,吞吐抽插不停。

她實在覺得不行了,浪得淫水成河,腰腿酸軟,不動一動,全身如散的,「格格格」浪笑。

羅鋒抱緊嬌身,壓得緊密,繼猛抽狠插數下,陽具緊頂著陰核四周,子宮口和陰穴底處,在最嫩最敏感的軟肉上,輕輕揉轉。

她閉著雙眼,品嚐者這刻骨難忘的美味,美得她讚口不絕,口哀浪哼著,頭在左右搖擺,身隨其動搖動,粗壯的陽具,轉動得地無法不擺動,她實在禁不住,這內媚之功,心底內的扭癢,樂得忍不住的,泊泊又出了,急得浪叫:「好弟弟………親丈夫……情哥哥……咬呀……嗯……唔……你饒饒我吧……我不能再玩了。騷穴不能再浪了,也不敢浪啊!唔……唔……親親啊……饒饒浪穴吧……可憐浪穴……啊……不……不能再揉了,唔………唔……哼………肉穴的祖宗………大鵝巴的親親………好丈夫啊!……嗯……我服了你………我今後……一定奉給你………永遠聽從…心肝…親哥哥……好寶寶,別動………哄呀………嗯…………我受不了啦………。乖乖………小穴又出了………」

羅鋒粗壯的陽具,實在把她肉得太舒服了,雖然內功深厚,得習素女偷元之術,樂還抵抗不了粗壯陽具猛烈的攻勢,陰精像開關似的向外流,通體酥麻,酸軟無力,全身的細胞都在顫抖,真是有生以來,初嘗這樣的美味,從未領略的妙境,怎不使她樂極魂飛,死去活來。

他見她兩夾火赤,星眼含淚,話語已含胡不清了,週身都在劇烈的頭抖,又燒又熱的陰精,直射不停,覺得自己龜頭酥麻似的,陰壁似顫抖的收縮,緊夾陽具吸吻,脫陰昏死過去。

連忙緊摟著,吻其唇,以舌伸入其口裹,向口中不停的運氣吹吸氣,才使其醒轉,眼珠已能轉動,漸漸恢復精神,然後托那潤滑,緊彈的豐臀,又猛力抽、插揉數下,緊頂著花心,再忍不住精關,千股熱熱的陽精,、射入張口的子宮裡去,熱得她寒顫連打,疲乏的不動。

恩愛纏綿的戰鬥終於停,狂歡半日,已享受了極樂,寧靜的休息。

雲台仙子,受毒傷較重,內功稍弱,為以丹藥救治,醒轉遲些時,在其藥力散開,睡盡惡毒,可惜桃花蛟淫媚之氣,還存身內,醒後全身無力,酸痛軟弱,內心如火,陰穴奇癢。

見騷淫浪態,如火似荼的動作,驚、奇、怕、羞、掌門人平時生活嚴肅,現在淫蕩,實成強烈的比例,那歡暢之情,激之心動,慾念漸升,那粗曠猛野,近於瘋狂的行動又有點怕懼。

總之喜懼交加,無所適從,那春心早關不住,週身異常難受,嬌面通紅,春情動盪,精液不免自流。

山洞蔭涼而小覺,暖呼呼的,春色無邊,人兒汗水直冒,刺激緊張,香無比羅鋒覺得她嬌淫蕩。是不可多得的尤物,雖數度快感滿足,但稍息又不覺的想動,貪而又捨不得離開,食而知味,其內媚可夠勁,迷戀、陶醉,她的美玉體,令人留念不捨。

忽想到旁邊還有個嬌美的蓓蕾,還沒有采,何不藉機,一箭雙鵰,又知她兩身份是聖女峰之美觀,四個美絕人間的姑娘,全力掌握,享盡人間福,還可隱身,並盡天下美嬌娘,也不怕人知,可以任意而為。

他放下聖女,轉移目標,行近其體,抱著她一陣揉撰,深深的吻,望著黑裡帶俏羞紅的麗容。

雲台仙子,才張目的看,見其移近,急閉緊秀目,嬌羞靜到不動,被其熱烈的愛撫,異樣情趣,震動心弛,心跳加劇,週身似火,香舌不覺伸入其口,任其吸吻,只手環抱,嬌身微擺,驚心、迷茫、陶醉,享受渴望的愛情,品名蕩魂的異味,承受異性給予的快感。

熱烈纏綿,直至透不過氣來,才稍微離開,凝視著,又一陣猛烈的吻,然後細細的溫存,互相愛撫對方,細回其味。

羅鋒吻著,一面解去行裝,片時即脫光,赤體裸露,年近三十,週身膚白潔嫩,柔軟微彈,其臉微黑,但身上潔白光潤,玉乳上翹,小腹圓滑,陰毛多密,玉腿修長,曲線畢露,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

她這時早已淫慾迷濛,赤身相依,癢不可忍,自動張腿夾其腰,於其陰承迎巨陽,只手緊抱健背,紅口送給他吻著,心裡著魔似的荒亂空虛,被其挑逗將無法忍受,極需異性來調和。

他挺著陽具,朝肉洞中插入,把粗壯的龜頭,抵看洞口往裹插進。

雲台兩眉微扭,貼在一起,咬著牙,聽得「格,格,格!」的,一陣聲響,眼睛張合不定的轉動,口中呻吟的輕輕的叫:「啊……哥…痛,哎呀,好……漲呀!」

他一狠心,將整個的身體,壓上去,陽具猛插,又插進一半。

「好………好…了……太大……了…不能再……進來……我實受…不了……啊……唔……」

他挺著陽具被緊小穴挾得又舒服,又漲痛,也知她痛,處女都要經遇這一關,所以不理其呼叫,繼續往裡送。

「不……行……你的……大傢夥………搗散了……我的……小穴……唔……唔……漲裂……啊……」

他緊壓住她,抱得緊緊,口吻其唇,不讓其移動,下部不停的插抽慢送著。抽插得小穴不停的動。

雲台的嘴被吻得緊不透風,含吻香唇,下面被壓,為其控制,任其抽插,喉間只能「嗯,嗯」的哼著,她狠命用手抵住他。

免得泰山般重,壓得透不過氮,無法動彈。

陽具插在穴中,像波浪似的一起一伏,先輕抽慢插,漸漸變為重力的起伏,速度加快。

兩人之問,板擊著發出「拍、拍」的響聲。

響聲中,隱約的夾雜流水之音,「浙歷,浙歷」。

這時已能承應巨物,發生快感,各盡其能,以適應著,追歡尋樂,羅鋒從正姿式,眼視著嬌客,手握揉著玉乳,極盡挑逗之能,引她入快樂的顫峰,歡樂的妙境。

勇猛、熱烈、瘋狂、大力的抽送。

她嬌媚的笑,快活浪哼。

「呀……好…美…快活……極……嗯……大力……啊……嗯……嗯……大力……吧…搗……啊……」

她快樂的挺胸擡陰,扭舞旋轉著玉臀,盡力的配合無間,享受被肉的快感,及其獨特的滋味。

一股強有力的熱浪,滋潤了寂莫心田,充滿不可言諭的溫暖,享受快樂的溫情,啟發愛的奧妙。

天啊!早怎麼沒有知道,人間還有溫情熱愛,這樣迷人的痛快,舒暢的安樂使人陶醉,留戀的歡樂。

深情似海,熱烈的密吻,大力的擁抱,全身扭動,曲意的奉獻,盡力的配合,任意的縱情,享受刻骨難忘的樂趣。

羅鋒奸玩享樂其肉體,想不到她們四人,都是淫蕩無比,嬌媚迷人,媚、騷、蕩、浪,淫,艷麗,溫柔,熱情,令人近之,舒適快樂,魂靈飄蕩。

於是展其異能,瘋狂的肉,靈活運用粗長的陽具,玩弄其嫩穴,使其快樂得奉獻所有媚浪之勁。

初嘗異味的少女,被其玩弄得如狂似醉,貪戀不捨,不問能否承受,強忍其苦痛,任意的享受。

昏迷,浪流,甦醒,又昏迷,又暢流,翻復轉動,終享快樂的頂峰,那股溫熱的精液,射入穴心深處,熱得魂飛魄散。舒服眉開眼笑,無力的動,閉目靜享其情,回想其樂。

他也舒暢的射精,伏其豐滿嬌身,休息著。

散花體力稍復,見事完畢,移近他倆,用衣服擦去汗水,親熱的畏依,手愛撫健壯身體,靜靜享受寧靜。

三人欲的滿足,情的得伸,嘗試歡樂之中樂趣,陶醉沈浸愛的旋律中。

他下身抵住其穴,手握玉乳,另只手反抱散花的細腰,溫情呵吻其嬌容,及鮮紅的嘴唇,吸吻著香舌,緊密的依靠,擺動一起,溫情熱愛。男歡女樂,恩愛有加,三人享受甜密無窮樂趣。

「鋒弟,半日之間,師徒兩人,奉獻了一切,給你享受溫情柔意,還沒有夠,雲台年幼,你要多體貼點。」

「嗯!好姐姐,我太快樂了,她還可以再來。」

「啊!你累不累,讓其在上,我協助他,使她再享樂一番。」

「好!」

他仰天而臥,雲台坐其身上,前後左右,搖擺頂抵,再都尋歡,散花扶其體,嘴告她怎麼動。

三人盡倩享受各種姿式,方法。任意玩樂,他鼓起餘力,奮戰到底,盡歡而罷。

彼此相依,愛撫溫存,互談其樂,嬉笑不絕,他才告訴其另外兩徒侄,和其關係的經遇,並道將來怎麼共同生活。

散花方知師侄為何久出不歸,並指其額,嬌言道:「哼!你真有辦法,一網打盡,可說福不淺。」

「啊!好姐姐,你們都是美的嬌花,我怎不垂涎的想呢,現在好了,我可無顧慮的安享清福了。」

「嗯!你想得不錯,我們四人都在你胯下降服,沒有那麼簡單,你要她們姊妹,我就離去,有我就無她們,你看著辦。」

「親娘,心肝,你可憐我吧,我也捨不得離開。」

「嗯!好吧!」

他們打情罵嬌,恩愛纏綿,畏依談笑,只到日影西下,洞中黑暗,方收拾清潔,穿好衣服,才連襟的,離洞返其所居之地。

可是她兩太貪歡,下身痛苦難行,他只得夾著嬌身,抱著而行,出洞展開輕功,向山那邊行去。

大家見面歡喜交加,羅鋒將其情說明,四女在一起綿綿細語。親如手足,對外稱謂師徒侄,無人時以姐妹稱呼,共同服侍他。

散花將本門,先祖之內功,傳給她們,對交歡時可增樂趣。

五人在深山中,互相敬愛,體貼,照顧,過著神仙一樣的生活,歡樂充滿整個幽谷,半年已過,諸葛芸與白雲仙子,都替他生下個白胖兒子,每日玩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