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魔聖王傳7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摘要

 
 
“很驚訝嗎?” 
 
兩人都坐定後,老者看著達特問道,達特搖搖頭。

順著那蒼老的聲音望去,只見在房間的正中央,一名白發蒼蒼的老頭倚著拐杖微笑看著達特。

 
 
達特楞楞的看著老者,從老者的身上感受一種很大的熟悉感,正自疑惑時,老者突然拍拍手,達特只覺眼前一花,人已來到房間中央。

 
 
“不要呆站著,坐呀。”

 
 
老者說著說著便坐到突然出現的沙發上,達特這時也發現自己的身後出現一個沙發,也就順其自然的坐下。

 
 
“很驚訝嗎?”

 
 
兩人都坐定後,老者看著達特問道,達特搖搖頭。

 
 
“這裡是我的意識,這種小事我也做得到。”

 
 
彈彈指,一張茶幾出現在老者與達特中間,桌上擺設著一瓶紅酒及兩個杯子,老著一邊看一邊點頭。

 
 
“不愧是最終繼承者,這點小把戲果然騙不了你。”

 
 
“什麼是最終繼承者?還有;我是不是見過你?”

 
 
達特也不跟老者啰唆,即使心裡隱隱覺得有件大事要發生,而且與他有關,但仍是直接挑明了問道。

 
 
“先別急,讓我先解開你的記憶就是了。”

 
 
老者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在達特眼前一晃,在一瞬間,達特十二歲生日時那片空白的記憶全部清楚的顯現出來,同時達特也隱隱感覺到有股改變出現在他的肉體。

 
 
“感覺怎樣?”

 
 
老者關心的問道,達特點點頭,突然看著老者,疑惑的說道:

 
 
“你是淫神?”

 
 
“是,也不是。”

 
 
“什麼意思?”

 
 
對老者;淫神那模擬兩可的回答,達特皺眉問道。

 
 
“本來依照淫神的計劃,你要在二十六歲生日時,才能夠承受淫神的力量,但你進步的速度過快,加速了力量轉換的進度,使得神力轉換的時間提前,擔心自己的記憶來不及完整轉移,淫神將自己的人格做出分裂,制造出一個沒有力量只有記憶的人格,以便輔導你繼承淫神的力量,那個人格也就是我。”

 
 
老者洋洋灑灑的一口氣說了一大串,說完後拿起桌上的紅酒就灌,達特略略的整合一下老者的話,才說道:

 
 
“所以你就是淫神,淫神也就是你?”

 
 
“對,還有,不要叫我淫神,我給自己取了一個名字,就叫我魯臣吧。”

 
 
魯臣一邊說著一邊又倒了一杯紅酒,但這次是慢慢的啜飲著,達特靠在沙發上,一手枕著腦袋,以好奇的眼光打量著魯臣。

 
 
“你、、給我的感覺和之前的淫神不像。”

 
 
一邊說著達特一邊伸手彈彈指,十二歲時見過的淫神樣貌頓時出現在兩人中間。

 
 
“我說過,我是淫神但也不是淫神,你可以把我當成是一個知道淫神所有記憶的人,但畢竟不是淫神,自然不會有相像的地方。”

 
 
老者隨手揮揮,將淫神的形像消去,順便將艾兒的樣貌弄上。

 
 
“要弄也弄個美女,看上去賞心悅目不是嗎?”

 
 
“老不修,我的女人不要在那給我肖想。”

 
 
“好了,好了,不要在這種問題上打轉,你有什麼其它問題嗎?”

 
 
“有,什麼是最終繼承者?”

 
 
消掉艾兒的樣貌,魯臣原本開朗的面容變得有些肅穆。

 
 
“這個,要從好幾百萬年開始講了。”

 
 

 
 
在好幾百萬年前,當時的世界稱為地球,種族也只有人族一族,但是當時的人族卻戰爭不斷,經過了無數次的戰爭,人族的數量越來越稀少,有部份的人族驚覺到這一現像,提議想要阻止戰爭,但是;當時已將殺紅了眼的人卻根本聽不進去,在無法阻止下,反對戰爭的少數人族,興建了一座地底都市,希望能夠逃過滅族的危機。

 
 
果不其然,戰爭越來越劇烈,陷入膠著的雙方,不約而同的發動了所謂的最終兵器、、、

 
 
“喂!喂!”

 
 
“干嘛?”

 
 
講得正高興的魯臣被達特打斷話頭,一臉不悅的看向達特。

 
 
“講話講重點,這種無聊的事就不要講了。”

 
 
“什麼無聊的事,這可是舊世界的興衰呀。”

 
 
“不過就是一群腦袋比豬還笨的暴力狂制造出來的笑話,現在還不是每天上演這種鬧劇,有什麼稀奇的,直接講重點。”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總之呢,在那些主張戰爭的人,搞到同歸於盡後,因為最終兵器的影響,造成世界次元重迭,使得地球上的物種與另一次元的物種重迭在一個地方,而躲在地底下逃過一劫的反戰派人士,就在這個新的世界展開了新的生活。

 
 

 
 
“什麼是次元重迭?”

 
 
“這是專業術語,看得人懂就好了,你不懂沒關系,不要老是打斷我的話!”

 
 

 
 
逃過一劫的人族,首先面臨的便是許許多多只在傳說或故事中所見到的生物,在自身戰力嚴重不足的情況下,人族分批嘗試向那些陌生的種族釋出善意,雖然有些許的犧牲,例如說跑到食人魔族群的、、、但大多數種族還是以相同的善意回復人族,在這些種族的協助下,剩余的人族慢慢的在這片新的世界成長茁壯。

 
 
只是在次元重迭後,新世界的種族卻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由於最終兵器的副作用,造成所有種族的男性出生率偏低,讓世界從此變成女權當道的現像,這種現像成為新世界的一大謎題,而唯一知道造成這種現像的原因的剩余人族因為擔心泄漏出去後,會讓人族遭受到其它種族的報復,所以將這件事情相關的文字、記錄等等全數銷毀掉,讓這件事情永遠成為大陸上的一個謎題,這是後話暫且不表。

 
 

 
 
“重點呢?”

 
 
“快到了,快到了,死小孩,一點也不懂得尊重老人。”

 
 

 
 
在新世界成立後,誕生了不少的能人異士,這些人在自身的天分以及刻苦的鍛煉下,讓自己突破了肉體及力量的限制,成為一種極限的生命體,換句話說就是變成神了。

 
 

 
 
“那、、封印我的日、月、星三主神以及光、闇、水、火、土、風、無的七名元素神她們本來也是人類啰?(此處的人被包含所有的種族。)”

 
 
“不,她們是原本便存在的高智慧能量體,她們的型態只是為了行動方便而已,所以是最高層的存在。”

 
 
“高智慧能量體是什麼?”

 
 
“這是專業術語,你不用懂。”

 
 
“你會不會太混啦?”

 
 
“閉嘴,要不要聽我講?”

 
 
“好、好、、”

 
 

 
 
而在這群依靠自己成神的人中,其中一個就是淫神、、、

 
 

 
 
“再等等。”

 
 
“又干嘛?”

 
 
“你之前說變成神的都是刻苦修練來的,那你是怎麼變成神的?不要告訴我是靠玩女人辦到的。”

 
 
“等下就說到了好不好,真沒耐性。”

 
 

 
 
淫神原本的力量是封印之力,也就是封印之神,在他的封印術之下,所有的能量都能被他所封印,只是為人貪花好色,染指了不少的女神,所以由封印之神變成了淫神,最後還將腦筋動到了三主神身上,這個行為引起了三主神的憤怒,加上對於淫神那封印能量體的能力感到擔憂,遂率領元素神為首的眾女神攻打淫神。

 
 
雖然淫神的力量奇特,但在雙拳難敵四掌下,淫神還是遭到了重傷,奮力突圍而出的淫神在死亡之前,將自身的力量及記憶藉由轉生之術,移到一名路過的婦人身上,讓自己陷入沈睡,一方面養傷一方面逃避女神們的追殺。

 
 

 
 
“這跟我是最終繼承者有什麼關系?”

 
 
達特不耐的問道,對於這個應該是自己祖宗的淫神,達特是徹底的覺得丟臉至極,玩女人玩到天怒人怨,死了活該。

 
 
“在那之後,淫神經歷了無數次的轉生,這個房間內所擺的書,每一本都是你的前世一生的記憶。”

 
 
達特聽了魯臣的話,好奇的打量著房間內的書,魯臣笑著說道:

 
 
“不要急,以後你隨時有機會進來,而淫神也在這無數次的轉生中,慢慢回復了力量,接著轉生到你這一世時,淫神卻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什麼問題?”

 
 
“因為當初所受到的傷害實在太過嚴重,加上為了隱藏行蹤,淫神一直封鎖著自己的神力,避免被女神們發現,無形中加重自身的傷勢,雖然恢復了力量,但淫神的意識卻無法繼續支持下去,擔心好不容易恢復的力量會隨著自己的意識消失而一並失去的淫神,決定將他所有的力量及記憶轉移到你身上,希望能藉由你達到復仇的目的。”

 
 
“復仇?”達特緊皺著眉頭;“那他要失望了,我對幫人復仇一點興趣也沒有。”

 
 
“為什麼?”魯臣疑惑的看著達特,“好歹他也是你的前世,你完全不想幫他報仇嗎?”

 
 
“為什麼要?”

 
 
達特悠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酒,淡淡的說道:

 
 
“對於他,我只有四字奉送就是咎由自取,看在是我前世的份上,再奉送四字愚不可及,玩女人玩到天怒人怨,這種丟臉的前世我寧可不要,再說我為什麼要冒著生命危險為一個死了好幾萬年的家伙,去挑戰全世界的女神?”

 
 
“這、、、”

 
 
“還有,這幾萬年來,大陸上不知多了多少的神明,難不成也要我一個一個去找嗎?”

 
 
“呃∼∼”

 
 
“再說,就算我要去幫他復仇,你覺得我的能力有用嗎?幾萬年前她們能夠打敗那家伙一次,幾萬年後換個人繼承他的力量便能贏嗎?”

 
 
“嗚、、、”

 
 
“好啦,廢話不要多說,好好解釋一下淫神的力量吧,那種不切實際又一相情願的事情,就把他忘了吧。”

 
 
嗚——怎麼這小子無情無義這點跟淫神那家伙一模樣,身為意識體有像我這麼遜的嗎?嗚∼∼沒關系;反正只要這小子繼承了淫神的力量,勢必有一天會被那群婆娘找到的。

 
 
雖然不知道魯臣在想什麼,但光看那精彩無比的表情,也大概猜得出來,無視魯臣的自願自憐,達特自顧自的喝著紅酒,心裡也在暗自琢磨著。

 
 
雖然說自己並不打算替淫神報仇,但只要那群女神沒有放棄追殺淫神的話,那勢必有一天她們會找上門來,這是逃也逃不掉的,既然是這樣,那就必須要趁早做好准備。不過、、自己怎麼跟這種麻煩事這麼有緣呀?

 
 
一老一少兩個人各自思量著心事,過了一會後,魯臣才開口說道:

 
 
“好吧,反正我是個意識體,也無法指使你什麼,就隨你高興吧。”

 
 
“現在我先給你解釋一下淫神的力量,而這個力量有個很棒很有名的名字,叫做御能神術!”

 
 
“、、、、、、、”
“御能神術這個力量,就跟他的名字一樣,能夠駕馭天地的所有能量,將其化為自己所有,是一種獨一無二的力量。”

 
 
魯臣慢條斯理的對著達特解釋,達特不以為然的哼道:

 
 
“真有這麼厲害,當初怎麼還會掛在人家的手上。”

 
 
“要駕馭一匹悍馬,騎者本身便要對那匹馬有著充分的了解,自身也要有強大的實力,當初淫神自持擁有御能神術,自傲自大不思進取,根本沒辦法發揮御能神術全部的力量。”

 
 
想想那家伙還真的是滿丟臉的,自己有著必勝的王牌卻不會好好使用,要幫這種白痴報仇,連他自己也不太願意。

 
 
在魯臣陷入自己的思考時,達特突然想到一件奇怪的問題。

 
 
“喂,淫神這家伙好像不管怎麼聽都很弱,這種家伙是怎麼當神的?”

 
 
“神也是有分層級的,最高的存在便是日月星三主神,接著是七元素神的高層神明,然後是生命、死亡兩女神為首的中層神明,以淫神的等級來算大概是倒數第二層的低級神明,比地縛神好上一點點。”

 
 
“、、、、、”

 
 
看到達特一臉黑線條,魯臣奇怪的問道。

 
 
“怎麼啦?”

 
 
“沒事,只是突然為自己有那麼丟臉的前世而感到可悲。”

 
 
“我能了解。”

 
 
魯臣一臉同情的點頭道,達特搖搖頭,對著魯臣說道:

 
 
“那麼丟臉的家伙就別再講了,你在告訴我有關御能神術的事吧。”

 
 
“嗯,御能神術裡面所講到的力量,包含了天地構成的元素到心靈意識的能量都算,只要使用者的能力夠強,便可以自由的控制或封鎖那些力量。但要辦到這點卻需要符合幾點的條件。”

 
 
“所謂的條件是?”

 
 
“你知道心、技、體嗎?”

 
 
“知道,這是古武術講求的最高境界,要求習武者的心靈、技巧、體格能一致,發揮武術的最大威力。”

 
 
“御能神術所要求的大致也是這樣,首先是心;要駕馭天地之間那種能量,使用者本身是必須要有著強大的意志力才可,除了是為了忍受駕馭能量時的衝擊,也是要求你在緊急時仍能保持絕對冷靜,因為要駕馭那種強大的能量,是絕對不容許一絲錯誤的。”

 
 
“接著的是技巧,這點我倒不用多說,你今天已經親自體驗過了才是。”

 
 
魯臣的話讓達特想起今日自己與敖科的那場對決,在第二招時,自己所使出的手勢。

 
 
“你是指我今天所用的那種手勢?”

 
 
“對,但其實要使用御能神術並不需要手勢,只要你能判斷出能量的種類,你就應該能夠憑意志來進行封鎖,只是因為你對於御能神術還不夠熟悉,所以需要靠著手勢來集中意志。”

 
 
“接著的就是體了,這可能是御能神術中最重要的一項,因為如果將能量比喻成水,你就是裝這些水的容器,不但要有足夠的容量裝這些水,還要堅固到不會因為裝太多的水而破裂。”

 
 
“你的身體,淫神已經做過改造,為了能夠安全的承受那堆能量,所以你的身體沒有任何的元素之力,這樣能夠讓能量安全的封鎖在你的體內,而你的身體也不會受到能量的傷害。”

 
 
“你是說,我這副不能使用魔法的身體是你搞得鬼啰?”

 
 
達特淡淡的說著,眼睛清楚的透出殺意,察覺不對的魯臣連忙撇清關系。

 
 
“不是我,是淫神,改造你的時候我根本還沒有出現,你要找對人算帳呀。”

 
 
冷冷的瞪著魯臣許久,達特才閉眼說道:

 
 
“算了,你的意思就是我現在的能力還很差勁就是了是嗎?”

 
 
“不,不,”逃過一劫魯臣已經嚇出一身冷汗,一邊擦汗一邊答道:“在你這幾年鍛煉中,你的力量和意志力在人界已經算是數一數二了,只要再多加練習一下使用御能神術的技巧,你與中等層級中的女神單對單的對決大概可以必勝。”

 
 
“是嗎?”

 
 
達特懷疑的看著魯臣,女神如果這麼簡單便能制福的話,那還算是什麼女神,不過再想想,連淫神這種角色都能當神了,搞不好那些女神也真跟魯臣說的一樣。算了,事先做好准備再說,雖然那群女神也不一定會找上他,但是先做好防範總是有好處的。

 
 
“算啦,算啦,你告訴我一下御能神術的用法吧。”

 
 
“喔,御能神術的用法大概就是、、、”

 
 

 
 
正當魯臣開始對達特說明御能神術的時後,艾兒也帶著巴爾及莉莉絲、洛特-加龍省克三人走出密室與屋外的族人會合。

 
 
“達特沒事了吧?”

 
 
看到艾兒走出的幻十郎,關心的上前問道,艾兒點點頭笑著答道:

 
 
“已經開始接受治療了,大概三天後便能夠完全復原。”

 
 
“三天?!”

 
 
聽到艾兒的話,站在一旁的莉莉絲驚訝的叫道,但隨即發現自己的舉動極不禮貌,連忙低頭道歉。

 
 
“對不起、、”

 
 
看著垂著頭的莉莉絲,艾兒微笑的伸手在她的頭上揉了揉,笑道:

 
 
“沒關系,有什麼問題嗎?”

 
 
“姊姊,神聖祝福的效果不是實時性嗎?為什麼要花上三天?”

 
 
摸著自己的頭發,確定艾兒沒有生氣後,莉莉絲小心的看著艾兒問道。

 
 
“少爺的身體對於魔法天生有著極大的抵抗性,不管是攻擊性或是回復性魔法都一樣,即使是神聖祝福這樣的超高級禁咒,也只能產生中級回復的效果,所以才要花上三天的時間。”

 
 
也不知該說是好還是壞,雖然對於魔法攻擊有著令人羨慕的防御力,但相對的,一旦受傷後也沒有辦法以治療魔法治療,只能以像神聖祝福這類持久又強力的魔法做持續性的回復,費時又費力,這種體質說是雙面刃也不為過。

 
 
“艾兒小姐,達特無大礙的話,在下就先告辭了。”

 
 
“啊,不多坐一會嗎。幻十郎公子?”

 
 
“不了,在下家中尚有要事,就不再打攪了,而且你應該有不少事需要處理。”

 
 
“那我就不留您了,這次真的多謝您的幫助。”

 
 
親自送走幻十郎後,艾兒先回到屋內取出一張式符,對著式符低聲的說了幾句話後,將式符往天空一扔,只見式符在空中化成一只白鳥,繞了幾圈後便朝城東的方向飛去。

 
 
處理完達特交辦的事情後,艾兒便准備開始帶著四族的人分配居住的地方,原本是打算依照各族的習慣替他們安排合適的地點。但先是龍族以保護繼承人為由,率先在達特家的院子打起地鋪,接著莉莉絲及洛特-加龍省克也堅持要待在艾兒的身邊,身負護衛之責的同伴也只好跟著在達特家的院子打起地鋪,剩下的獸族不知為何也跟著湊熱鬧,於是四族合計共八十七名的成員,將達特家的院子搞得人滿為患。

 
 
雖然艾兒能夠以地主代理人的身份,請這群人離開,但偏偏這群人中有自己的妹妹及一個未確認的弟弟,狠不下心趕人下,只好睜一只閉一只眼,而基於公平的原則下,艾兒也不好意思開口請另外兩族走人,除了嚴格的要求各族遵守基本的禮貌不要亂闖外,一時也做不出其它的處置。

 
 
而另一個問題便是食物,四個種族喜好的口味及食物都有所不同,妖精愛好清淡、矮人喜好濃厚、獸人嗜吃生食、龍人喜食魚鮮,面對這種復雜的飲食,原本艾兒是打算讓他們自己去負責自己的飲食問題,但是當一身臭汗的矮人、長滿長毛的獸人、動作粗魯的龍人將廚房搞得一團糟時,將廚房視為聖地的艾兒當場發飆,把所有人扔出廚房,為了避免廚房受到二次傷害,艾兒只得辛苦的負責起所有人的食物問題,所幸還有妖精族的人手能夠幫忙。

 
 
“姊姊,你剛才放出去的式符是做什麼的呀?”

 
 
當所有事情忙得告一段落後,莉莉絲好奇的問道,而艾兒則是神秘的微笑,並不回答。

 
 
當晚深夜時,一群黑衣人身手矯健的潛進比武場,再將比武場的守衛打昏弄走後,這群黑衣人便在比武場的場地上,以一定的距離放置一塊漆黑的圓盤,將圓盤安置完畢,所有的黑衣人便立即撤走,在黑衣人撤走後不到幾分鐘,比武場突然發生巨大的震動,驚醒了附近的居民。

 
 
當被驚醒的居民以及護衛隊趕到比武場時,赫然發現廣大的比武場已經變成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引起一陣騷動,經過法師及專業人員的鑒定後,確定是因為受到黑洞魔法的影響,才會導致發生這種情形,但是是誰或什麼物品制造的,就完全不清楚了。

 
 
而另一個問題,便是比武場受創後,接下來的比賽勢必需要更換場地,要更換場地的話,結界也需要重設,而且新更換的場地還需要能容得下所有的觀眾,如果容不下那些花了錢買票的觀眾,搞不好會引起暴動,但一時間根本找不到適合的地方,緊急請示上層後,終於決定延長比賽日期,以最快的速度修復比賽場地。

 
 
當第二天一早,莉莉絲他們收到比武大會的工作人員傳達“因比武場發生事故,故將比賽延至十天後”

 
 
的消息時,不約而同的都聯想到艾兒那天送出的式符,只是當他們在面對艾兒甜美的微笑,以及那豐盛美味的早餐時,大伙又很有默契的決定當作沒看到這事。

 
 
“御能神術這個力量,就跟他的名字一樣,能夠駕馭天地的所有能量,將其化為自己所有,是一種獨一無二的力量。”

 
 
魯臣慢條斯理的對著達特解釋,達特不以為然的哼道:

 
 
“真有這麼厲害,當初怎麼還會掛在人家的手上。”

 
 
“要駕馭一匹悍馬,騎者本身便要對那匹馬有著充分的了解,自身也要有強大的實力,當初淫神自持擁有御能神術,自傲自大不思進取,根本沒辦法發揮御能神術全部的力量。”

 
 
想想那家伙還真的是滿丟臉的,自己有著必勝的王牌卻不會好好使用,要幫這種白痴報仇,連他自己也不太願意。

 
 
在魯臣陷入自己的思考時,達特突然想到一件奇怪的問題。

 
 
“喂,淫神這家伙好像不管怎麼聽都很弱,這種家伙是怎麼當神的?”

 
 
“神也是有分層級的,最高的存在便是日月星三主神,接著是七元素神的高層神明,然後是生命、死亡兩女神為首的中層神明,以淫神的等級來算大概是倒數第二層的低級神明,比地縛神好上一點點。”

 
 
“、、、、、”

 
 
看到達特一臉黑線條,魯臣奇怪的問道。

 
 
“怎麼啦?”

 
 
“沒事,只是突然為自己有那麼丟臉的前世而感到可悲。”

 
 
“我能了解。”

 
 
魯臣一臉同情的點頭道,達特搖搖頭,對著魯臣說道:

 
 
“那麼丟臉的家伙就別再講了,你在告訴我有關御能神術的事吧。”

 
 
“嗯,御能神術裡面所講到的力量,包含了天地構成的元素到心靈意識的能量都算,只要使用者的能力夠強,便可以自由的控制或封鎖那些力量。但要辦到這點卻需要符合幾點的條件。”

 
 
“所謂的條件是?”

 
 
“你知道心、技、體嗎?”

 
 
“知道,這是古武術講求的最高境界,要求習武者的心靈、技巧、體格能一致,發揮武術的最大威力。”

 
 
“御能神術所要求的大致也是這樣,首先是心;要駕馭天地之間那種能量,使用者本身是必須要有著強大的意志力才可,除了是為了忍受駕馭能量時的衝擊,也是要求你在緊急時仍能保持絕對冷靜,因為要駕馭那種強大的能量,是絕對不容許一絲錯誤的。”

 
 
“接著的是技巧,這點我倒不用多說,你今天已經親自體驗過了才是。”

 
 
魯臣的話讓達特想起今日自己與敖科的那場對決,在第二招時,自己所使出的手勢。

 
 
“你是指我今天所用的那種手勢?”

 
 
“對,但其實要使用御能神術並不需要手勢,只要你能判斷出能量的種類,你就應該能夠憑意志來進行封鎖,只是因為你對於御能神術還不夠熟悉,所以需要靠著手勢來集中意志。”

 
 
“接著的就是體了,這可能是御能神術中最重要的一項,因為如果將能量比喻成水,你就是裝這些水的容器,不但要有足夠的容量裝這些水,還要堅固到不會因為裝太多的水而破裂。”

 
 
“你的身體,淫神已經做過改造,為了能夠安全的承受那堆能量,所以你的身體沒有任何的元素之力,這樣能夠讓能量安全的封鎖在你的體內,而你的身體也不會受到能量的傷害。”

 
 
“你是說,我這副不能使用魔法的身體是你搞得鬼啰?”

 
 
達特淡淡的說著,眼睛清楚的透出殺意,察覺不對的魯臣連忙撇清關系。

 
 
“不是我,是淫神,改造你的時候我根本還沒有出現,你要找對人算帳呀。”

 
 
冷冷的瞪著魯臣許久,達特才閉眼說道:

 
 
“算了,你的意思就是我現在的能力還很差勁就是了是嗎?”

 
 
“不,不,”逃過一劫魯臣已經嚇出一身冷汗,一邊擦汗一邊答道:“在你這幾年鍛煉中,你的力量和意志力在人界已經算是數一數二了,只要再多加練習一下使用御能神術的技巧,你與中等層級中的女神單對單的對決大概可以必勝。”

 
 
“是嗎?”

 
 
達特懷疑的看著魯臣,女神如果這麼簡單便能制福的話,那還算是什麼女神,不過再想想,連淫神這種角色都能當神了,搞不好那些女神也真跟魯臣說的一樣。算了,事先做好准備再說,雖然那群女神也不一定會找上他,但是先做好防範總是有好處的。

 
 
“算啦,算啦,你告訴我一下御能神術的用法吧。”

 
 
“喔,御能神術的用法大概就是、、、”

 
 

 
 
正當魯臣開始對達特說明御能神術的時後,艾兒也帶著巴爾及莉莉絲、洛特-加龍省克三人走出密室與屋外的族人會合。

 
 
“達特沒事了吧?”

 
 
看到艾兒走出的幻十郎,關心的上前問道,艾兒點點頭笑著答道:

 
 
“已經開始接受治療了,大概三天後便能夠完全復原。”

 
 
“三天?!”

 
 
聽到艾兒的話,站在一旁的莉莉絲驚訝的叫道,但隨即發現自己的舉動極不禮貌,連忙低頭道歉。

 
 
“對不起、、”

 
 
看著垂著頭的莉莉絲,艾兒微笑的伸手在她的頭上揉了揉,笑道:

 
 
“沒關系,有什麼問題嗎?”

 
 
“姊姊,神聖祝福的效果不是實時性嗎?為什麼要花上三天?”

 
 
摸著自己的頭發,確定艾兒沒有生氣後,莉莉絲小心的看著艾兒問道。

 
 
“少爺的身體對於魔法天生有著極大的抵抗性,不管是攻擊性或是回復性魔法都一樣,即使是神聖祝福這樣的超高級禁咒,也只能產生中級回復的效果,所以才要花上三天的時間。”

 
 
也不知該說是好還是壞,雖然對於魔法攻擊有著令人羨慕的防御力,但相對的,一旦受傷後也沒有辦法以治療魔法治療,只能以像神聖祝福這類持久又強力的魔法做持續性的回復,費時又費力,這種體質說是雙面刃也不為過。

 
 
“艾兒小姐,達特無大礙的話,在下就先告辭了。”

 
 
“啊,不多坐一會嗎。幻十郎公子?”

 
 
“不了,在下家中尚有要事,就不再打攪了,而且你應該有不少事需要處理。”

 
 
“那我就不留您了,這次真的多謝您的幫助。”

 
 
親自送走幻十郎後,艾兒先回到屋內取出一張式符,對著式符低聲的說了幾句話後,將式符往天空一扔,只見式符在空中化成一只白鳥,繞了幾圈後便朝城東的方向飛去。

 
 
處理完達特交辦的事情後,艾兒便准備開始帶著四族的人分配居住的地方,原本是打算依照各族的習慣替他們安排合適的地點。但先是龍族以保護繼承人為由,率先在達特家的院子打起地鋪,接著莉莉絲及洛特-加龍省克也堅持要待在艾兒的身邊,身負護衛之責的同伴也只好跟著在達特家的院子打起地鋪,剩下的獸族不知為何也跟著湊熱鬧,於是四族合計共八十七名的成員,將達特家的院子搞得人滿為患。

 
 
雖然艾兒能夠以地主代理人的身份,請這群人離開,但偏偏這群人中有自己的妹妹及一個未確認的弟弟,狠不下心趕人下,只好睜一只閉一只眼,而基於公平的原則下,艾兒也不好意思開口請另外兩族走人,除了嚴格的要求各族遵守基本的禮貌不要亂闖外,一時也做不出其它的處置。

 
 
而另一個問題便是食物,四個種族喜好的口味及食物都有所不同,妖精愛好清淡、矮人喜好濃厚、獸人嗜吃生食、龍人喜食魚鮮,面對這種復雜的飲食,原本艾兒是打算讓他們自己去負責自己的飲食問題,但是當一身臭汗的矮人、長滿長毛的獸人、動作粗魯的龍人將廚房搞得一團糟時,將廚房視為聖地的艾兒當場發飆,把所有人扔出廚房,為了避免廚房受到二次傷害,艾兒只得辛苦的負責起所有人的食物問題,所幸還有妖精族的人手能夠幫忙。

 
 
“姊姊,你剛才放出去的式符是做什麼的呀?”

 
 
當所有事情忙得告一段落後,莉莉絲好奇的問道,而艾兒則是神秘的微笑,並不回答。

 
 
當晚深夜時,一群黑衣人身手矯健的潛進比武場,再將比武場的守衛打昏弄走後,這群黑衣人便在比武場的場地上,以一定的距離放置一塊漆黑的圓盤,將圓盤安置完畢,所有的黑衣人便立即撤走,在黑衣人撤走後不到幾分鐘,比武場突然發生巨大的震動,驚醒了附近的居民。

 
 
當被驚醒的居民以及護衛隊趕到比武場時,赫然發現廣大的比武場已經變成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引起一陣騷動,經過法師及專業人員的鑒定後,確定是因為受到黑洞魔法的影響,才會導致發生這種情形,但是是誰或什麼物品制造的,就完全不清楚了。

 
 
而另一個問題,便是比武場受創後,接下來的比賽勢必需要更換場地,要更換場地的話,結界也需要重設,而且新更換的場地還需要能容得下所有的觀眾,如果容不下那些花了錢買票的觀眾,搞不好會引起暴動,但一時間根本找不到適合的地方,緊急請示上層後,終於決定延長比賽日期,以最快的速度修復比賽場地。

 
 
當第二天一早,莉莉絲他們收到比武大會的工作人員傳達“因比武場發生事故,故將比賽延至十天後”

 
 
的消息時,不約而同的都聯想到艾兒那天送出的式符,只是當他們在面對艾兒甜美的微笑,以及那豐盛美味的早餐時,大伙又很有默契的決定當作沒看到這事。
睜開眼睛,達特首先看到的便是艾兒微笑的面容。

 
 
“早安,少爺。”

 
 
“早呀。”

 
 
慢慢的起身,舒展一下酸疼的筋骨,才穿上艾兒遞上的睡袍,順口的問道:

 
 
“這幾天沒事吧?”

 
 
艾兒一邊幫著達特整理衣服,一邊回答道:

 
 
“沒有什麼事,只是大會處通知比武要延後十天。”

 
 
聽了艾兒的話,達特停下動作,略略思考一下,又問道:

 
 
“嗯,我睡多久了?”

 
 
“今天剛好是第三天,所以離下次的比賽還有七天。”

 
 
“這樣呀,時間應該夠吧……”

 
 
自言自語一會,達特慢慢的走出密室,艾兒跟在身後問道:

 
 
“少爺,你要先用餐嗎?”

 
 
“先不要,我想要先洗個澡。”

 
 
聽到達特的回答,艾兒點頭答道:

 
 
“是,我下去准備。”

 
 
“不,幫我拿衣服過來就好了,不用太麻煩。”

 
 
“啊、、是、”

 
 
聽了達特的話,艾兒神色閃過一絲落寞,但隨即又振作起來,正要離去時,達特突然又叫道:

 
 
“艾兒。”

 
 
“是、、唔——”

 
 
剛回過頭,艾兒便被達特拉進懷中,還沒反應過來時,粉嫩的雙唇已被達特用力的吻住,艾兒先是一愣,隨即熱情的回應起來。

 
 
“晚上過來找我。”

 
 
在依然氣喘吁吁的艾兒耳邊丟下這句話後,達特帶著微笑走進浴室,只剩艾兒一人紅著臉蛋站在浴室外,好半晌才帶著撫媚的笑容離去。

 
 

 
 
泡在熱水中的達特,閉著眼睛感受放松的感覺,魯臣帶著戲謔的聲音卻突然出現。

 
 
“怎麼不把她叫進來一起洗呀?”

 
 
“時機不對,就算要也不會讓你看。”

 
 
“別這樣嗎,你要知道我也算是你的一部份,你的就是我的,別那麼小氣好吧。”

 
 
“我是為你好,只能看不能做,小心腦中風呀。”

 
 
“呸呸呸,烏鴉嘴。喂,說真的,你不會想要老老實實的打完剩下的比賽吧?”

 
 
“不了,之前只是打發時間而已,現在我有事情要做,就不會浪費在這上面了。”

 
 
“那你打算怎麼做呀?”

 
 
“不告訴你。”

 
 
“你、、、”

 
 
不理會氣憤的魯臣,達特逕自結束兩人的心靈對話,慢條斯理的淨身走出浴室時,乾淨的衣物以整齊的放在室外。換裝完畢後,達特走出地下室,順便的走出大門來到屋外,所見到的便是四散座落的帳棚,各族的人正在四周或休息或工作的做事,看上去充滿和諧,看到這一幕和諧的景像,達特卻突然楞在原地傻傻的看著。

 
 
“…”

 
 
“喂!怎麼啦?”

 
 
“沒事,只是好像想到什麼?”

 
 
默默的回答魯臣後,達特抬頭尋找艾兒的蹤影,剛好看到艾兒單手抬著一株一人高的斷木走來,一邊苦笑的看著跟在她身旁不斷爭吵的莉莉絲和洛特克,走到一處空地後,艾兒先將斷木立起,空著的一手往後一招,便神奇的憑空出現一把單手巨斧,但看一旁的莉莉絲及洛特克毫不訝異的神色,顯然這幾天已經見過了,只見艾兒俐落的舉起巨斧對著巨木直砍橫劈,不一會功夫便將巨大的斷木分成了幾百段的木條,站在一旁的幾名妖精和矮人隨即上前將木條收走。

 
 
“艾兒。”

 
 
聽到達特的呼喚,艾兒隨手收起巨斧,快步的走到達特的面前。

 
 
“少爺,對不起,餐點還沒弄好,請您再等一下。”

 
 
無視跟在艾兒身後那兩道殺人的目光,達特笑著說道:

 
 
“不用急,我還不餓,晚點跟他們一起用好了,你能幫我請巴爾和特德塔特殿下來一下嗎?”

 
 
“是。”

 
 
艾兒點點頭,轉身便下去找人,莉莉絲及洛特克正要跟上時,達特卻搶先出手按住兩人。

 
 
“干、、”

 
 
“你、、”

 
 
被攔住的兩人回頭正要開罵時,看到達特閃過異光的雙眼,兩人動作頓時停頓下來,但隨即回復原狀,盯著達特的眼睛看了一會,莉莉絲和洛特克兩人卻看不出任何端倪,只好告訴自己只是錯覺。還滿好用的,達特一邊想著一邊低聲的說道:

 
 
“我知道你們兩個已經請妖精女王和矮人王過來了,他們大概什麼時候到?”

 
 
“你怎麼知道?”

 
 
莉莉絲訝異的睜大眼睛,放低音量的問道,一旁的洛特克也是驚異的看著達特。

 
 
“我還知道你們已經跟艾兒提過很多次要她回去,她都不肯對吧?”

 
 
兩人一起點點頭,達特又繼續說道:

 
 
“先告訴那兩位何時會到,我看看能不能幫上忙。”

 
 
“我母親要在後天左右。”

 
 
“父王也大概是那時候。”

 
 
“兩天嗎?”達特喃喃自語一會,隨即一臉正經的對著莉莉絲說道:“明天之前找時間告訴我艾兒為什麼離開妖精族,我再看看怎麼幫忙。”

 
 
“啊、、好。”

 
 
頭次見到達特正經的樣貌,莉莉絲一時間也忘了對達特的敵意,下意識的答道,臉蛋也紅了起來,心裡不由自主的想到三天前看到達特那一身裸露的姿態。。

 
 
“少爺,已經請他們到客廳去了。”

 
 
當莉莉絲與達特間的關系突然變得有點詭異時,艾兒的聲音適時的響起。

 
 
“好,你們也一起來吧。”

 
 
對著莉莉絲及洛特克兩人說完後,達特便帶頭走進屋內,莉莉絲及洛特克兩人應了一聲後便跟在達特身後,但卻又一直覺得那邊怪怪的。

 
 
“喂!”

 
 
“干嘛?”

 
 
“我們為什麼要聽他的呀?”

 
 
“不知道,就是覺得好像得聽他的。”

 
 
“奇怪、、、?”

 
 
沒聽到身後兩人的低語,達特逕自走向大廳,魯臣的聲音又在這時響起。

 
 
“小子,不錯嘛,第一次用便用得這麼順。”

 
 
“…”

 
 
“怎麼啦?”

 
 
“操縱男的…感覺有點噁心。”

 
 
“…”

 
 

 
 
走進客廳後,巴爾、亨德、特德塔特三人已經在客廳內,在行打過招呼,招待眾人坐下後,達特便直接對坐在他對面的特德塔特開口說道:

 
 
“特德塔特殿下,可以冒昧的請問你們這次參加這場比武大會有什麼目的嗎?”

 
 
“小子,你也太直接了吧。”

 
 
亨德不滿的開口,但話說到一半,特德塔特便抬手阻止亨德繼續說下去,銳利的眼神直視著達特,達特也毫不退縮的對視,客廳中漸漸充斥起緊張的氣氛,良久後特德塔特才開口說道:

 
 
“你問這個問題有什麼目的嗎?”

 
 
沒有特意的做作,但特德塔特低沈雄厚的聲音卻讓在場的眾人的耳朵感到隱隱作痛,達特卻不以為意的笑道:

 
 
“有的,如果並不是很重要的話,我可以正式的請你們退出,事後在補償你們,如果是很重要的目的,我自然不能多說什麼,只是有一點我必須要事先聲明,這次的比武對我有很重要的意義,所以之後的我將不會像這幾次一樣手下留情,生死將要各安天命。”

 
 
說到後段,達特的語調越顯冰冷,夾帶無情的眼神,讓人感到一陣的寒意。

 
 
“你是說;我不是你的對手啰?”

 
 
聽了達特的話特德塔特不動聲色,慢慢的問道,但話語中卻隱隱夾帶有微微的震動,看得出人已升起怒火。

 
 
“是的。”

 
 
無視特德塔特的怒意,達特斷然的答道:

 
 
“只要你在十天內無法將身上的封印飾品全部解除,你就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話剛說完,一道微微的氣勁已不著痕跡的射向達特,達特不慌不忙得輕呼口氣,氣勁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感覺到自己的氣勁被化解,特德塔特頓時陷入沈默,只是靜靜的打量著達特。達特也不理會特德塔特,轉而對著巴爾、莉莉絲、洛特克問道:

 
 
“你們呢?可以放棄這次的比賽嗎?”

 
 
“我只是來找姊姊的,比武參不參加倒不是很重要,所以看姊姊怎麼說吧。”

 
 
莉莉絲率先的答道,一旁的洛特克也點點頭道:

 
 
“我這邊也是一樣,參加比武只是順便而已,要退出也沒關系。”

 
 
看兩人已經表態後,達特看向巴爾,只見巴爾低頭沈思一會,才抬頭說道:

 
 
“這次的比武我本來是打算訓練敖科的,既然他已經不能繼續比賽,我參加也沒意思了,再說;你幫助過敖科,於情於理我都不該對你動手了。”

 
 
“謝謝。”

 
 
對巴爾道聲謝後,達特轉頭看向特德塔特。

 
 
“殿下的回答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