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媽媽張琳(全集)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其中受害女性最大的45歲,最小的只有16歲,而四名犯罪嫌疑人平均年齡不

第一章 分別前夜

  上海市第二中級法院今天對一起青少年刑事犯罪做出了終審判決。被告人高

某、王某、胡某、劉某某四人於近半年內在楊浦區、閘北區、普陀區一代瘋狂搶

劫作案20余起,更令人發指的是幾名案犯還對其中多名女事主實施猥亵輪奸,

其中受害女性最大的45歲,最小的只有16歲,而四名犯罪嫌疑人平均年齡不

足19歲,年齡最小的胡某剛過16歲生日。

  由於此案案情重大,社會影響極壞最終判決如下:高某,劉某某年齡均超過

18周歲被依法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胡某,王某,以滿16周歲不滿

18周歲,被依法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作爲本案的記錄員,我全程參與了案件的審理過程。法庭上當死刑審判宣判

的一刹那,幾個孩子嚇的不約而同的哭了起來,其中兩個歲數小的都嚇得尿了褲

子。我的心里有些不忍,畢竟他們正處在花季青春,父母辛苦養育了十幾年,還

沒有真的成人就將結束短暫的生命,的確令人唏噓,但聯想到那些受害的女性所

受的傷害卻又覺得他們死不足惜。

  審理過程中法官問幾名案犯做案動機是什麽,幾名少年的回答讓人心驚。幾

個正處在青春期的懵懂少年,在看了一些淫穢音像制品后常常聚在一起交流「經

驗」最終形成了這個犯罪團夥。

  他們最初的犯罪計劃只是猥亵獨自走夜路的單身女性,但第一次遇到的受害

人既沒有反抗也沒有高聲呼救,使得他們膽子越來越大竟然不顧當時路上仍有不

少行人,就強行把受害人拉到僻靜處實施了輪奸,有了第一次就發展到第二次第

三次。逐漸又發展到輪奸做案后還要搶劫被害人財物,這才使他們最終走上了這

條不歸路。

  我飛快的做著記錄,作爲法院的專職文案員工作了10多年,各類案子接觸

的不少,但這個案子卻使我心里起了不小的波瀾。這幾個孩子家庭條件並不差,

只是父母缺少管教甚至放任他們得行爲才鑄成了如此大錯,既害了別人也害了自

己,如果他們的父母能正確的教導他們兩性的知識肯定不會有這種事發生了。

  我邊胡思亂想邊做著自己的工作,多年的工作早鍛煉出我分心二用的不好習

慣。隨著最終死刑的宣判,本案告一段落,幾名罪犯被法警押解回看守所等待執

行,而我一天的工作也算結束了。

  我收拾著桌面上亂七八糟的文書,審判員劉玲玲跟我有一搭無一搭的閑聊:

「張姐,你說現在這孩子怎麽都這樣啊!才剛多大啊爲了那事就敢犯這麽大的案

子!父母怎麽管教的?」

  我頭也沒擡一邊忙著手里的活一邊說:「就是因爲父母沒管教這不才出的事

麽。現如今的父母就知道賺錢,以爲孩子不缺錢花就算對孩子負責了,其實教育

孩子哪那麽簡單啊。算了跟你說你也不會懂,你一大姑娘哪知道養活孩子的辛苦

啊!」

  劉玲玲是剛畢業分配來得大學生,還處在跟男朋友談情說愛的階段對於子女

教育的討論她的確沒什麽好說的。她聽了臉一紅忙把話題轉到昨晚一部韓國電視

劇上。

  我回到辦公室,看了下時間,離下班還有半個小時,這段時間我無事可干,

只得用電腦玩起無聊的掃雷遊戲。單位的電腦不允許裝其他遊戲,平時我們無聊

只能拿掃雷,紙牌幾個系統自帶的遊戲打發時間。

  雖然我也知道玩這種東西弱智之極,但沒辦法政府部門就這制度,不到下班

時間不許早退,那怕你睡覺看報紙玩弱智遊戲也得老老實實的待在這。我剛玩了

一局,辦公室孫主任就來到我身邊。

  法院辦公室主要職責是負責文秘檔案保衛及綜合性會議組織工作,日常工作

一切等項甚至連法院槍支的管理都由其負責,我們文職人員自然也就是孫主任的

屬下了。

  老孫五十多歲沒幾年就快退休了,但出了名的流氓成性,沒事就愛跟辦公室

的大姑娘小媳婦臭逗。我們這些女文員其實都挺煩他的,可人在矮檐下只能低下

頭,對其采取敬鬼神而遠之的辦法,實在躲不開也就只能逆來順受,誰讓人家是

領導呢。

  我一貫盡量避免跟此人單獨相處,今天因爲案子多辦公室其他人都還沒有退

庭,只有我一人在辦公室玩電腦,不知道這個老家夥找我安著什麽心。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玩著掃雷,跟他打了個招呼,就不再理他,這個

老流氓出了名的愛給女同志講黃色段子,我打定主意不去理他,我就不信他能自

己能無聊的給自己講?

  老孫一臉讓人惡心的笑容沖著我,見我只是盯著電腦屏幕沒有理他的意思顯

得有些尴尬。對我說:「人家都說咱們辦公室的張琳是出了名的冷美人,看樣子

一點不假,我說小張啊,咱們一起工作有10來年了吧?」

  我不等他說完就打斷他:「孫頭,您到底有事沒事?有事您直說,沒事沒看

我這玩掃雷呢麽,這玩意費腦子您別打擾我。」

  我說話毫不客氣,畢竟我也是警校畢業分配工作10多年的老職工了,家庭

背景單位關系也硬。他唬的了那些不懂事的小姑娘,可跟老娘來這套我可不吃。

  老孫被我搶白了幾句也不惱,忙說:「沒事,沒事,小張你這脾氣還是這麽

沖,同事之間就不能聊聊天了?對了我看你電腦玩的挺好啊,最近據說網上傳出

個什麽豔照門,一香港的明星上了10多個女明星,還把一起打炮的照片都發網

上了,你沒給你家老王下一套看看,兩口子干那事時助助興?」

  我忍無可忍,啪的一下拍著桌子站了起來,狠狠瞪了一臉無恥的老孫一眼,

甩袖子走了出去。

     ***    ***    ***    ***

  終於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還得準備晚飯。丈夫和兒子都沒回來,我隨

便做了幾個菜,又用電飯鍋煮了一鍋米飯,只等他們回家好一起吃晚飯。

  丈夫王響是我警校同學,和法律系的我不同,他當時是學作案心理學系高材

生,后來癡迷上這門學科,畢業后又通過心理學的研究生深造后,繼而成爲一名

在學術界非常知名的心理醫生沒有從事法律工作,我們結婚已經18年了,兒子

王寶康是我們的掌上明珠,今年17歲在區重點高中讀高2,孩子雖然被我們嬌

慣的非常任性,但學習成績還是讓我們這當父母的很有面子的。

  今天是周末,丈夫有一個重要的講座,兒子由於馬上要步入高三即將參加高

考,學校每周末都會安排晚自習到很晚,所以雖然已經接近晚上7點,父子倆還

沒回來我也沒覺得奇怪。只是沒事可干覺得比較無聊。

  我回到臥室打開電腦想上網看看有什麽新聞,可電腦進入系統非常慢,好容

易進到系統鼠標又完全不聽使喚,我這才想到早晨上班前老公曾說昨晚他用電腦

上網找資料中了病毒,家里沒有殺毒軟件,等他晚上買一張殺毒盤回來修。

  我只得關上主機電源。好在兒子房間里還有一台電腦,我踱到兒子電腦旁打

開主機順利的進入到桌面。兒子電腦桌面上只有QQ,IE,和兩三個遊戲的快

捷方式,背景是姚明投籃的一張圖片,相比我們夫妻共用的那台電腦上亂七八糟

布滿快捷方式的桌面顯得干淨利落很多。

  我打開IE順手打上sina。com想去新浪看看新聞,可剛在地址欄打

上一個S,下拉菜單一連串曾經訪問過的地址讓我一顆心猛地沈了下去,這是一

個以SEX開頭的成人網站,從保留的浏覽記錄來看兒子上這個網站已經不是一

天兩天了,望著屏幕上顯現出來的一幅幅淫穢不堪的畫面我感到一陣頭暈。

  我忙打開我的電腦,挨著個的審查硬盤分區,表面上沒看到什麽可疑的圖片

和視頻,我仍然不放心,運行搜索關鍵字JPG,想看看還有沒有隱藏起來的圖

片,這一搜不要緊,上萬張圖片被藏在D盤下一個叫做「複習試題」的文件夾地

下,我打開那個所謂的「複習試題」文件夾,發現里面按視頻和圖片分類歸屬到

好幾個文件夾,整整30個G的存儲量。

  我挨著個打開,不光有上萬張黃色圖片,還有好幾十部俗稱「毛片」的成人

電影,我隨便看了看幾部的內容,大部分都是日本人拍的,毫無情節只是盡力展

現性交的全過程,圖片內容和電影相仿,都是膚色各異的各國美女展示女性的隱

私部位和赤裸裸的性交圖。

  我癱坐在電腦前,心里說不出是什麽滋味,對兒子是又恨又惱,而更多的是

失望。此時的我恨不得抄起椅子砸了他的電腦,這個倒黴孩子怎麽就這麽不爭氣

呢?

  可冷靜了一會,我又感到非常害怕,白天法院里被判死刑的幾個孩子哭泣的

場面此刻竟然充斥著我的大腦。不行!我決不能讓我的孩子步他們的后塵。我盡

力使自己控制住情緒,分析著該怎麽教育兒子,多年的辦案經驗使我知道青春期

的孩子逆反心理太強,自己經手的很多案子都是未成年少年的父母教育方法不正

確,才使孩子由叛逆繼而走向犯罪的道路的。

  我把電腦關掉,免得孩子回來看我用過他的電腦而緊張,思忖了良久覺得還

是最好跟丈夫商量下再處理這件事,畢竟丈夫是心理方面的專家而且跟兒子都是

男人,溝通「性」這方面的問題比我這個做母親的要方便。

  焦急的等待中丈夫首先回來了,還沒等我對他把兒子沈迷黃色網站的事情告

訴他,他就先興沖沖的告訴我一個好消息,他的一本著作被美國一家權威機構買

下了版權,並邀請他去美國爲幾家知名的心理醫學院做爲期三個月的學術講座,

明天就直飛去紐約。

  這的確是個好消息,我爲丈夫的成就得到認可感到高興,可轉念一想到兒子

的問題我又轉喜爲愁,一五一十的把兒子電腦里那些事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丈夫讓

他給我拿個主意。

  丈夫聽了卻付之一笑,安慰我道:「這事太正常了,青春期的孩子渴望了解

異性,對性生活充滿了好奇很好理解,找時間跟他好好談談,只要自己有自控能

力不會對他産生多大的負面影響的。」

  我反對道:「關鍵就在於咱們怎麽能確認孩子有自控能力?我今天參與的一

起青少年犯罪團夥輪奸搶劫案的小孩都是他這個年紀,如今這個年紀的孩子都是

嬌生慣養的那會有多強的自控能力啊?任他這麽發展往輕了說會心理變態,往重

了說也許就會犯罪啊!」

  丈夫聽我說的也覺得有理,可在巨大的榮譽和名利面前他以無心他顧,只好

對我說:「我現在根本沒時間和精力應付這種小事,這樣吧,我給你張名片,這

是我讀研究生的同學,也是名心理方面的專家,如果孩子這幾個月沒什麽異動就

等我回來我好好給他做下心理輔導,如果最近他有什麽你覺得不妥的地方你就聯

系這個鄭醫生,她會幫助你和孩子的。」

  「不過依我看,也不用那麽小題大做,對咱們的孩子你難道還沒信心麽?」

  我收起名片,對丈夫說:「你啊!越上歲數名利心越重了,我不是對咱們孩

子沒有信心,而是現在的社會太複雜了,那麽多不良的信息孩子很容易就能接觸

到,我對他關心也是出於防范於未燃的目的。好了不說這個了。有問題的話我就

按你說的找這個鄭醫生,你放心去美國吧。一會吃完飯我趕緊給你準備行李。」

  兒子王寶康這時推門進來了,正聽我說要準備行李,忙問:「媽!誰要出門

啊?」

  看著他滿頭大汗的把書包一扔規矩的站在我們旁邊,1米8的大個子已經比

我們夫妻高出一大截長的雖然其貌不揚但充滿了勃勃朝氣,我一時也忘了氣他收

藏那些淫穢的圖片電影的事了,指著丈夫說:「還不是你爸!又去美國。這回你

想讓你爸帶什麽禮物?」

  兒子望著父親說:「又去美國?剛回來才幾天啊,也不換換地!去趟日本什

麽的多好玩啊!」

  丈夫笑著說:「你想讓我去哪就去哪啊?你有那麽大權力麽?上次去的是費

城,這次去紐約,想要什麽?爸爸回來給你買!」

  兒子毫無興趣的說:「隨便,您看著買吧,我還真沒什麽想要的!媽,我餓

了,咱們吃飯吧!」

  一家人圍坐在飯桌前興高采烈的吃了這臨別的最后一頓晚飯,爲了不影響情

緒,我和丈夫誰也沒提他電腦的事情。

  飯后收拾完了,寶康回房間寫作業複習,我則爲丈夫準備行李。行李非常簡

單,丈夫這麽多年經常出國,只是隨身帶些換洗的衣服所以收拾起來並不困難,

簽證護照都是長期有效也不用費心,一切收拾好了只等一早美方代表就會派車來

接他去機場。

  我和丈夫都洗過澡看看時間剛剛晚上9點半。時間還早,丈夫習慣性的打開

電腦發現很慢,這才想到病毒沒殺,轉頭沖斜靠在床頭的我不好意思的說:「哎

呀!琳琳,對不起我把買殺毒盤的事給忘了,明天一早就得走,這電腦你只能自

己想辦法修了。」

  他話沒說完我嗲聲嗲氣的叫了聲:「老公!」

  我們之間互相稱呼很有學問。平時我叫他「老王」,他叫我「小張」,沒人

的時候他叫我「琳琳」或者「小琳」,而我還是叫他「老王」。只有想過夫妻生

活的時候我才會親切的稱呼他「老公」,他則叫我「寶貝兒」,這幾乎成了我們

夫妻間多年來習以爲常的暗號了。

  丈夫被我叫的身體一顫,走到我身邊,有些忐忑不安得問道:「怎麽了?寶

貝兒?」

  我一把緊緊的樓住他的脖子深深地給了他一個吻。撒嬌地道:「人家想要愛

愛!」

  結婚已經快20年了我們也都是40多歲的中年人,可每當我有欲望渴望得

到丈夫的愛撫的時候,我的心就仿佛回到了初戀的時刻。那時我們在女生宿舍樓

下第一次接吻的場面始終萦繞在我心頭。當時的小女生如今早以爲人妻爲人母,

可對丈夫的依戀仍然停留在少女時期。

  那時的老王爲了能我親一下跟我打賭曾經冒著大雨在操場上跑過圈,后來婚

后一段時間我參加工作而他繼續讀研究生不得已兩地分局,他常常趁著周末沒人

的時候把我領到他和別人合租的寢室瘋狂的做愛,以至於我徹夜不息的叫床聲嚴

重打擾了鄰居生活,他們不得不敲暖氣管表示抗議,才能使我們的聲音和力度有

所收斂,每當想到這些我身體就充滿了渴望。

  人家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雖然我在單位對異性一貫冷冰冰的態度一

直有「冷美人」的稱號,但那只是對於想占我便宜的男同事而言,其實我內心的

渴望只有丈夫最了解。

  老王和我深情的接吻,他也有些激動,剛剛洗過澡我只披了件睡衣,沒穿睡

褲和內衣,此刻我一雙豐滿的乳房在沒扣扣子的睡衣里若隱若現,雪白的大腿在

睡衣下擺下赤裸著,借著床頭台燈昏暗的燈光顯得分外性感。

  老王一頭紮進我懷里親吻著我的乳房,我緊緊的摟著他在他后背上輕撫著。

嘴里低聲叫著:「老公!老公!」

  纏綿了一小會。老王滿臉慚愧的從我乳峰上擡起頭說:「琳琳!我……我硬

不起來,要不咱們下回吧!」

  丈夫前幾年患上了糖尿病,雖然一直積極治療也沒有什麽其他並發症,但卻

落下了陽痿的毛病。尤其最近一年,幾乎就沒有過像樣的性生活。爲此老王一直

覺得擡不起頭,盡量避免跟我發生關系,但42歲的我卻正處在性欲最旺盛的年

齡,因此每次夫妻生活都像我在強奸他一樣。老王不得已只能靠買些成人器械來

滿足我熊熊燃燒的欲火。

  此刻聽丈夫又說無法勃起,我仍然不依不饒一邊扯他的睡褲,一邊說:「討

厭!老不成!我不管!你這一去離開我3個多月,我今天就是要定你了!」說著

已經把他扒了個精光。

  他只好跟我商量:「那實在不成,咱們還用按摩棒吧!」說著從床下把藏的

非常隱秘的一個小箱子里找出一根粉紅色的女用按摩棒。

  老王從床頭櫃里翻出一個避孕套,套在按摩棒仿男性陽具的前端,打開了開

關,粉紅色的按摩棒條毒蛇一樣在我面前翻轉攪動著。

  我握著丈夫無力的生殖器,把嘴湊上去,含住不停旋轉地按摩棒,按摩棒上

套著一層油膩膩的避孕套,一股熟悉的橡膠味在我嘴里快速散發開直沖向我的大

腦。

  丈夫看著我淫賤的樣子,顯得很很愧疚,從我嘴里抽出按摩棒平躺在床上。

  我跪騎在他臉上,彎下腰,握住他那不爭氣的小雞巴一邊用手撸,一邊用嘴

給他口交。丈夫則一邊用手玩弄我沖他暴露的陰戶和屁眼,一邊和我互相口交起

來。

  雖然丈夫的陽具不能滿足我,但他的嘴卻給了我另一種不同的刺激,我尤其

喜歡他用帶滿肉刺的舌尖劃過我肥大的陰蒂時産生的那種快感,我不停的扭動下

身,雪白的屁股和粉紅濕漉的陰戶在他眼前性感的晃動著,我握著他的生殖器,

感覺到他有了一些感覺,可勃起的硬度仍然無法插入。只好更加賣力的用嘴吞吐

起來。

  丈夫的手指伸進我的陰戶,感受到愛液是如此充分,知道我已經十分渴望插

入了。可自己的雞巴還是不爭氣的耷拉著,只好歎口氣,拿起按摩棒緩緩地插進

我直對著他面前,不停晃動著的濕漉漉的陰戶里。

  我感覺到那陣填充感迅速蔓延到整個陰道,塑膠的女性按摩棒雖然沒有丈夫

生殖器插入時那種醉心的感覺,卻也十分堅硬,起碼能稍微緩解我的欲望。老王

按動按摩棒尾部的開關,粉紅色的按摩棒開始淫蕩的在我同樣粉紅鮮嫩的陰戶里

罪惡的攪動。

  「啊!」

  我低聲呻吟著,生怕被孩子聽見,但按摩棒傳達的那種劇烈的快感讓我根本

無法控制,丈夫一手握著按摩棒在我光滑的陰道里抽插,一手用手指刺激著我的

陰蒂,同時伸出舌頭大口的舔著我暴露在外的屁眼三管齊下,想盡最大能力滿足

我。

  我神魂顛倒著,其實丈夫陽痿后我們每次都是靠這種69姿勢互相獲得滿足

的,但是隨著經驗的豐富,我發現丈夫的技術越來越熟練了,如今已經能不用生

殖器就能讓我飄飄欲仙了,對此我不知是喜是愁!

  欲死欲仙之中,我也同樣給予丈夫美妙的享受,我先溫柔的舔遍他的陰囊,

然后含住他一只睾丸用力嘬了嘬,最后把他的雞巴深深地含在嘴里,用舌頭極近

挑逗之能刺激著他的龜頭和尿道……

  很快通過多年的夫妻經驗我預感到丈夫已經快達到興奮點了,雖然他的生殖

器仍然無法挺立,但已經達到他最大的硬度了,看樣子離射精已經不遠了。

  我吐出含在嘴里的龜頭,一手握住他滿是口水的雞巴飛快的上下撸動,給他

快速的手淫著,一手從屁股后面抽出仍在我體內不停翻轉的按摩棒,騎坐在丈夫

小腹,攏了攏散亂的長發,專心的爲他服務。很快他的生殖器在我手里一陣顫抖

突然變的梆硬起來,我忙把他的龜頭對準我的陰戶口,就在他射精的一刹那我猛

的坐了下去,柔弱的雞巴被吞沒在我兩片肥大的大陰唇之間,狂射不止。

  我閉著眼享受著滾燙的精液一次次沖刷著我陰道的那種感受,這一刹那我才

有了作爲妻子的一點感覺。丈夫不等我享受完,就推開我,不情願的收拾著善后

工作。

  我也找出紙巾來擦干淨自己的下身,一邊溫柔的替丈夫擦拭雞巴,一邊撒嬌

的說:「老公,你射的真多,對了這次去美國你去那邊的醫院看看這毛病能不能

治,如果治好了,你就是我最滿意的禮物!別不高興了!笑一笑吧!」

  我哄著他開心,每次失敗的性交后他都一蹶不振,爲了讓他開心我只好拿他

當個孩子似的哄,直到他的情緒好了些,跟我說了很多恩愛的話,彼此依偎著度

過了一個還算甜蜜的夜晚。

           第二章 漂亮媽媽的心理咨詢

  丈夫老王走后一天,一個無聊的星期日早晨。

  兒子寶康昨晚跟同學踢球出了一身臭汗,扔下一堆髒衣服臭襪子只顧呼呼的

蒙頭大睡。我卻一早起來就給他洗衣服刷鞋忙個不停。沒辦法當母親的不干誰還

能干呢?洗完他的衣服,我已經出了一身大汗。本性愛潔的我決定先沖個涼再準

備午飯。

  我在臥室脫光衣服裹著塊浴巾進了浴室,鎖好門解開浴巾對著牆壁上的大鏡

子左右看了看,最近一直沒做健美鍛煉,明顯小腹有些微微隆起,我換了一個站

姿,這樣看起來身材還算不錯,我常出了一口氣,還好身材並沒有真的走形。

  單位里給我送個外號叫「冷美人」一是形容我對待異性同事冷冰冰的,二就

是形容我的容貌和身材了,雖然表面上我對此不屑一顧,其實虛榮心還是由此得

到很大的滿足。

  我剛畢業分配到法院做書記員不少年輕的同事都追求過我,不過那時我以經

和大學的同學現在的丈夫定了婚,這才把他們一一拒絕了,婚后一年我們就有了

兒子。

  我和丈夫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因此平時都比較注重保養,丈夫雖

然性功能已經不成了,但英俊的外表仍然能迷倒不少醫院的女醫生小護士,而我

雖然也同樣年過四十,別人卻都認爲我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和單位那些新分配來

的女大學生不能比俊俏,但我具有那種成熟女性的美卻比年輕少女更能讓異性癡

迷。

  我打開淋浴器,沐浴著全身。初夏的天氣已經十分悶熱了,剛才干活沒開空

調,身上全是汗水,此刻隨著溫水的清洗身上逐漸舒服了。

  這時兒子已經起床了,他想上廁所。見衛生間門鎖著里面傳來沖水聲,迷迷

糊糊的問了句:「媽!您洗澡呢?」

  「恩!你要用廁所麽?等一下!馬上我就洗好!」我隔著門回答道。

  「我不急!您慢慢洗,別管我好好洗!」兒子含含糊糊的說了兩句不知道去

干了什麽。

  我怕兒子等的著急,忙匆匆沖了幾下后擦干身體裹上浴巾開門出了來。推開

他臥室的門卻沒見他在里面。我一陣奇怪,怎麽孩子這麽快就出去了麽?我又去

廚房和客廳看了看都沒有兒子的蹤影。我更覺的奇怪了,忙又回到自己的臥室,

卻發現門反鎖著。

  我忙敲了兩下門問:「寶康!你在媽媽的房間干什麽?」

  里面傳來兒子支支吾吾的聲音:「媽!您洗完了?我沒干什麽就是看看,隨

手就把門關上了,您別急我馬上給您開門。」

  門很快打開了。寶康低著頭紅著臉對我說:「沒事!媽,我去上廁所!」說

著頭也不回的沖進衛生間,把門緊緊的鎖上了。

  我對兒子怪異的舉動有些摸不著頭腦,進了臥室關上門準備換衣服。我忽然

發現剛剛脫掉的衣裙明顯被人翻動過,尤其是乳罩和內褲,原本我疊的整整齊齊

的放在床上,如今皺皺巴巴的團成一團扔在地上。

  我忙撿起來,拿在手里濕膩膩的,湊到鼻子邊一聞,一股腥騷的氣味直沖鼻

孔,我的內衣褲每天都換洗,根本不可能有異味。仔細一辨別,竟然是精液的味

道。我忙打開內褲,白色真絲的內褲上面果然一片狼藉的精斑。難道剛才兒子趁

我洗澡的時候竟然用我的內褲手淫?

  我實在不敢往這最壞的地方想了,可事實擺在面前,我頭腦一片空白。這孩

子看那些不三不四的淫穢電影和圖片也就算了,居然發展到用母親內褲手淫的地

步,很明顯他已經有心理變態的趨勢了。

  我給丈夫打了個越洋電話,電話通了后我卻沒勇氣把事情告訴丈夫,這畢竟

是很丟人的事,我只好隨便問問他生活的情況,囑咐他多保重身體,就挂斷了電

話。決定還是等他回來再說,免得影響他的工作。

  我躺在床上正不知該如何處理這件事的時候,忽然靈機一動想起丈夫臨走留

給我的名片,讓我發現孩子有問題就去咨詢這個姓鄭的女醫生。我忙翻出名片聯

系鄭醫生。

  在電話里我講了兒子反常的舉動和變態的行爲,鄭醫生聽過之后決定和我面

談,我考慮了一下約她下午在一家茶藝館見面。

  打完電話,我重新找出一身干淨的內衣褲換好后穿好衣服,裝作什麽都不知

道的樣子給兒子做飯,兒子見我什麽都沒提起,天真的以爲我並沒有發現他的秘

密,顯得特別的聽話,一會幫我擇菜,一會幫我掃地,吃過飯還非常少見的刷了

碗。這一切我都非常明白原因。

  下午2點我借故早早的去了和鄭醫生約好的茶藝館。等了將近1小時,鄭醫

生才出現在我面前。

  丈夫的女同事我見過不少,所以一直給我一種誤解,以爲研究心理學的女專

家往往都是上了年紀的醜老太婆。沒想到鄭醫生這樣一個大美人居然也是從事這

方面的研究,而且還是著名的心理醫生,實在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鄭醫生見我有一些發呆,微笑著推了推金絲邊的眼鏡,伸出手自我介紹道:

「你好!我是王響研究生時的同學也是好朋友叫,鄭蕾。」

  我忙跟她握手,寒暄:「不好意思!我是王響的妻子張琳。沒想到鄭醫生你

是這麽漂亮的美女,我說剛才電話里聲音怎麽那麽甜美呢!」

  鄭蕾不好意思的低頭微笑著說:「過獎了!王太太!您也很漂亮啊!當年我

們和王響一起讀研的時候,有不少女生都追他,可他一直對您一往情深,今天見

面果然是個大美人,王響的確很有眼光!」

  我們互相客氣著,手拉手坐下。我本來要了壺茉莉花茶,詢問過鄭蕾的意見

后又爲她點了壺綠茶。先隨便聊了聊工作生活,結果越聊越投機,大有相見恨晚

的意思。

  我恨恨的說:「我家老王這家夥!有你這麽個好同學怎麽一直沒聽他說過!

也沒讓你來家做過客。要不咱們老早就認識做了好姐妹!」

  鄭蕾忙解釋道:「這不怪他!我畢業后就和先生去了美國入了美國國籍。前

幾年才跟兒子回國定居,直到最近參加一次國內的學術論壇才跟王響老友重聚,

所以還沒來的及登門拜訪呢。」

  我聽說她也有兒子,忙問她家庭情況。她歎了口氣開始講述:自己研究生畢

業后爲了辦移民就跟當時的男朋友美國小夥子保羅匆匆接了婚,婚后移居美國的

底特律,婚后就有了兒子ROCK,本想平靜的生活,結果孩子出生不久丈夫就

跟其他的女人有染,自己一直忍氣吞聲想維持這段婚姻,可最終兩人還是各奔了

東西。

  孩子一直靠自己撫養,回到中國又給他起了個中文名字鄭強如今孩子也上高

二了,學習也還過的去,母子倆相依爲命直到現在。

  我歎了口氣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你看我雖然工作家庭都很穩定,按說

應該很幸福,可人到中年孩子卻出現這種事情,真是世事無常啊!」

  見我發出感慨,鄭蕾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忙轉過話題問我孩子的情況。

  我把電話里和她講的情況又詳細的跟她說了一遍,她仔細地聆聽著,自始至

終沒發表什麽意見。直到我把孩子中午吃過飯勤快的表現都說完,她這才給我倒

了杯茶,對我說:「琳姐,我想聽聽您自己想怎麽解決?在沒有任何人幫助的情

況下,只有您一個人面對這個問題,毫無顧及下您能做的解決方法是什麽?」

  我想了想說:「我第一想砸了他的電腦,其次結結實實的打他一頓,當然這

只是我主觀的想法,我在法院工作這麽多年丈夫又是心理醫生,我當然知道這麽

做會讓孩子走向極端,所以我才想請你幫我想個辦法!」

  鄭蕾又推了推金絲眼鏡,眼里閃出異樣的目光,低低的聲音說:「很好,琳

姐!你有這個認識就比一般的家長對孩子負責,咱們都知道青春期的少年心理是

最不穩定的,采用強硬的手段只會讓他走向另一個極端。就像你所講在法院看到

的案例,不控制和強硬控制少年青春期對性的渴望都會産生相反的結果,那你有

沒有想過別的方法?」

  我迷惑的看著她問:「什麽方法?我相信肯定能有一條正確的方法,可我無

論如何也想不出來!鄭大醫生!我的好妹妹!別賣關子了。」我用幾乎哀求的口

氣央告這個新認識的好姐妹,希望她能圓滿的解決我的苦惱。

  鄭蕾眼里仍帶著那種怪異的眼神,對我說:「好!琳姐,既然你也知道壓抑

孩子的性沖動沒好處,那咱們爲什麽不想辦法讓他宣泄呢?」

  我吃驚的望著她:「宣泄?怎麽宣泄?難道讓他去強奸不成?」

  「當然不是!」

  鄭蕾顯出知性女人特有的那種高傲,開始對我侃侃而談:「你的孩子對性有

著強烈的好奇心和探索欲,但他對性的了解只是建立在淫穢電影的模仿階段,這

會使他困惑,迷失方向甚至會危害社會。而強行用外力抑制孩子的性沖動不光是

在心理上激發他的叛逆情緒,其實對他正在成長的身體也沒有什麽好處。這樣我

們就只能靠正確的宣泄他的欲火才能挽救他扭曲的心理和正在發育的身體。」

  「從不觸犯法律方面出發,爲孩子緩解性需求只有如下幾種方法:第一種,

靠手淫發泄性欲。這種方法最不影響他人,也是最安全的方法,但孩子一旦染上

手淫的習慣往往毫無節制,最終會毀壞身體,而且滿腦子色情的想法也會扭曲他

的心理,所以不可取。」

  「第二種就是讓他交個女朋友。但孩子目前正在讀高中,過早的戀愛肯定對

學業有負面影響,而且讓女孩過早的接觸性生活也是對女方的不負責任,對女孩

子的身心損害遠遠大於男孩,因此也不可取。」

  「第三種就更不能提倡了,就是靠嫖娼來滿足孩子的性需求。這種行爲不但

能使孩子墮落,而且更有可能沾染上性病,因此危害是極大的所以根本不能去考

慮。」

  「剩下只有一種方法,既能滿足孩子強烈的性需求,而又能不使他誤入性生

活得誤區。但這種方法,不是一般家長能夠接受的。」

  說到這里,鄭蕾端起茶杯輕輕的咂起茶來,不再往下說了。正說到關鍵時刻

我那能容她繼續賣關子,連忙催促道:「什麽方法?你倒趕緊說啊!」

  見我顯得十分焦急,鄭蕾這才不緊不慢的說出四個字:「母子性愛!」

  聽了鄭蕾的四字真言,我嚇的一驚手里的茶杯差點摔掉地上,我紅著臉說:

「你胡說什麽!母子性愛?那不是……亂倫麽?」

  鄭蕾美麗的臉上露出一絲神秘的微笑,向我道:「琳姐你別激動,聽我慢慢

給你解釋。首先,亂倫本身並不像你想的那麽可怕,人類的性生活追求快感是第

一位的原始本能。古往今來世界各國都有關於亂倫的故事和傳說,雖然大多都是

兄妹成親,或者叔娶侄女之類的事情,但母子相愛成婚的個例也不是沒有,希臘

神話里俄狄浦斯就是一位殺父娶母的悲劇英雄。」

  「只是隨著近親性交産生后代患有遺傳疾病的幾率過大,人類這才摒棄了近

親性交的這種陋習,並用道德鑄成了一道堅不可催的圍牆。其實如今避孕問題很

好解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帶避孕套性交。那麽在不産生后代的范圍內您覺得亂

倫最大的障礙是什麽呢?」

  我專注的聽著她的長篇大論,見她向我提問,我思考了一下說:「主要還是

社會倫理和我個人觀念不可能允許。」

  「對!說的很對!」

  鄭蕾拿出心理醫生的架勢,仿佛我是在聽她咨詢的病人。

  「您所說的正是亂倫不被社會認可的關鍵所在。但是我跟你所說的『母子性

愛』是完全超過亂倫范圍外的另一種性行爲。單純的亂倫按家庭來劃分可以分爲

『父女亂倫』、『兄妹亂倫』和『母子亂倫』。」

  「由於男女生理結構不同,心理承受能力也不同,前兩者『亂倫』往往對女

孩子身心造成極大地創傷,是應該受到譴責的。而后者『母子亂倫』如果發生在

適當的時間並被加以正確的利用,則完全是一種無害,甚至是有益的性生活。」

  鄭蕾喝了口水潤了潤嗓子,繼續說道:「爲什麽我說這種亂倫是有益的呢?

以琳姐你這個case來舉例,首先男孩子性需求最強烈正是在十七八歲的青春

期,而您也已經40歲左右了,正是女性性欲最旺盛的時期,從科學的角度說少

年男子和中年婦女在追求性需求的方面是對等的,這就爲母子性交提供了科學的

身體保證。母子雙方正好可以各區所需。」

  聽到這,我臉一紅,聯想到丈夫在床上無能的表現,不由得心里一陣狂跳。

  鄭蕾對我的異常似乎毫無察覺,仍然一板一眼的接著講道:「從心理來說,

這種『母子亂倫』,是出於母親教導兒子而發生地,這和那種低級的追求肉體的

滿足相比又有感情上的升華。同時,作爲性伴侶,母親有著其他女性沒有的一些

優勢。」

  「比如由於母子關系比較親密,在性問題上可以更容易與孩子進行溝通,而

母親有豐富的性生活經驗,在處理孩子的性需求時她的方式會更加科學,又不至

於像妓女或淫穢電影那樣對孩子的性取向産生誤導。同時母親有成年人成熟的思

維方式和健康標準,會對與作爲性伴侶的孩子發生性關系的頻率有一個有節制的

管理。這些都不是其他年輕女性能夠做到的。」

  「因此母親可以成爲青春期孩子最合格的性啓蒙老師。通過和母親有節制,

可控制帶有指引性的性生活,青春期的孩子肯定能樹立良好的性觀念。所以這種

『母子亂倫』我認爲作爲家庭秘密活動是一種可行的宣泄方式。」

  鄭蕾說完這段話,馬上像變了個人似的,改變了說教的口吻:「琳姐,對不

起,其實這是我最近正在撰寫的一部心理學角度分析家庭亂倫體系的論文中的一

部分,說著說著我有點進入講座狀態了,不好意思。」

  我忙說:「沒關系!沒關系!你說的挺好的!真的,我以前只是覺得亂倫爲

人所不齒,但究竟問題症結在那我一直搞不清楚,還是你們這些專業的人材分析

的透徹。而且你講的挺生動,聽的我仿佛又回到大學課堂似的。蕾蕾,難道除了

『母子性愛』就沒有更好的方法了麽?我……我聽著雖然很有道理,可我畢竟是

孩子的母親啊!真跟自己的孩子做那事,想想心里都別扭。」

  見我實在不好意思,鄭蕾向四周看了看,此時正是下午3點多,茶藝館生意

很冷清,周圍沒有別的客人,這才湊到我耳邊小聲說:「琳姐,我跟你一見就很

投緣,你這個姐姐我認下了,所以有事我也不瞞你。你知道我爲什麽要做這篇關

於『母子亂倫』的論文麽?其實我跟我的兒子ROCK保持這種母子間的性生活

已經1年多了。」

  我驚得木凳口呆,望著眼前這個無論相貌身材氣質修養各方面都無比出色的

女人,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結結巴巴的問:「蕾蕾……你是說……你和

你……你……你的兒子……兒子……做愛?」

  鄭蕾大方的點了點頭,美麗的臉上沒有一絲羞愧。低聲對我說:「我的兒子

ROCK一年前也和你家寶康一樣,偷偷收集黃色圖片,也常常偷我的內衣褲絲

襪之類的東西手淫。現在的孩子也不知都怎麽了,全都色迷迷的一個毛病。所以

我聽了你說的事,馬上決定要幫你幫到底。」

  「當我第一次發現孩子偷我穿過的絲襪手淫時,我就想出了作爲孩子性導師

的方法,來指引他不誤入歧途,反正我是單身母親,自己的私生活沒人打擾。但

真正實施計劃我也用了很長時間,爲了克服自己的羞恥感和讓兒子有勇氣跟我發

生性關系,我們走了不少彎路。不過最終我們還是成功了。」

  「現在我跟兒子每周過三次性生活,孩子已經不再沈迷那些色情圖片和電影

了。生活也有了規律,每天回家吃過飯複習會功課就安安靜靜的上床睡覺,不像

以前總是在床上折騰。因此我覺得我的計劃和經驗一定適合你。」

  聽她說完我沈吟不語,紅著臉低下頭想心事。過了好久,我才開口打破了這

份沈默,我滿臉羞紅小聲的問她:「那麽第一步我該怎麽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