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的日子1作者不祥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1)
“哎呀,起床了,大懶貓。”嬌妻明明的叫喚讓我睜開了睡眼。
“還早呀……”我不大情願的嘟囔著。
明明假意的扳著臉沖上前去,抓起我耳朵,再不起來我要你的命,惡狠狠的威脅我。
我一聽馬上攬住明明的蠻腰,嘴湊到明明的耳旁,壞壞得往里吹了口氣。
“昨天晚上好像是我要了你的命。”我一邊說著,另一只手便乘勢撫在明明的香肩,輕輕撫弄著。
想起昨晚的情景,明明的臉紅了起來。小手使勁推我,想要快點逃走。我看著明明慌亂的逃跑,心里美滋滋的。任誰娶了這樣的老婆都會美上天的。何況我僅僅是一個小公司職員。
想歸想行動可沒落下。我在后面追逐著明明,快要追到時輕輕打一下明明的屁股。聽到明明的嬌呼,就像受到鼓勵似的,我一把抱住明明,輕輕的吻著明明的耳畔,雙手慢慢的伸進明明睡衣地領口。
接觸到明明滑嫩的肌膚,明明不由嬌喘著:“不要了……”
我馬上用嘴堵住明明的小嘴,舌尖貪婪的向里探去。雙管齊下,我的手也向下探索到明明的雙峰,一只手抓住那白嫩的乳房,另一只手輕輕的擠壓著。
在顫顫的抖動中,一雙可愛的乳頭慢慢的含苞待放。明明一只手想要推開我,反而把睡衣給敞開,我便搭住明明的香肩把礙眼的睡衣抛在了地上。
明明羞紅了臉:“你,不要嘛。”
我那里給她說話的機會。更賣力的吻著。一只手向下探到明明的小腹。在上面的凸起處溫柔的揉弄著,隨著我的雙手的不斷撩撥,明明的身體越來越熱,也越來越站不穩了。喘息聲也慢慢的粗重起來,我不失時機地撬開明明的雙唇,吮明吸著明的舌尖。
開始,明明還有點矜持,隨著我的指尖談入到明明的內褲,在芳草地摸索,愛撫著,她就不安的轉著皓首,舌尖也輕輕的打著轉,我的手指慢慢的擠進她地禁地,用手指夾住她的玉女花蕾並輕輕的彈動著,明明的姣軀顫動了一下,舌尖也就迎合著我,與我緊緊纏繞在一起。
我把一只手收回,轉而放到明明雪白的屁股上,輕輕的劃著圈撫摸著,不是在輕輕的打一下,每次我,吧的一聲剛落下,明明就嬌顫一下。
明明不由的把一只玉腿搭到我的身上,雙手也環抱著我的脖子。嘴里也發出一連串的嬌喘:“唔……”
我索性把明明抱起來,明明也乖巧的讓我爲所欲爲。一時,房間里春意盎然。
我把明明放到床上,嘴也順著明明的玉頸吻下去。在經過那兩團嬌嫩刺眼的白色時,我的舌尖輕輕的打著轉,在白色上時而吮吸著時而輕咬著,明明也用力的撫摸著我的腦袋,姣喘聲也一連不斷:“唔……好舒服……”
吻了一會,明明看我還在一個地方蠻干,用力的啪啪我,我想明明肯定是想要了,就擡起頭來說:“對,也該去吃飯了。”說完就一臉傻笑的看著她。
“你好壞呀……把人家挑起來就不管人家了……”看著明明不依的嬌態,我就想逗逗她,一邊用手指撥弄著明明的陰蒂,一邊問道:“那我幫你找一個男人來怎麽樣?”
明明看著我,知道我在逗她,就說道:“你去找吧,你不怕你老婆紅杏出牆就去找吧。”
我湊近她,在她耳邊吹氣:“找個什麽樣的?明明索性把眼睛閉上了,就找一個高大威猛的吧。”
我一聽明明知道是假的也不由得嫉妒起來,我還不威猛嗎。就把我的雞巴露出來,對明明說:“那我的怎麽樣,和不和你的意呀?”
明明睜開眼睛一看又閉上了:“你,差老遠了。”嘴角還不屑的一撇。我只覺得一股熱量從我的腳底一下子傳到了我的頭上,假意的罵道:“小淫婦……”
我不理她,把明明的兩腿往兩旁一分,身體伏下去,舌尖來回摩擦著明明的陰蒂,時而重重的吮吸著。明明剛開始還可以忍受,一會雙腿就不安的蠕動著,小手也不知覺得放到了乳房上。嘴里唔唔的呻吟著。
我吻了一會,從明明的玉縫開始滲出晶瑩玉液,越積越多。一會床單都濕了。
我擡起頭看看明明。見她扭曲著身子,小臉漲得紅紅的,舌頭也伸了出來。
兩只小手也重重的捂著乳房。就把手伸到明明的嘴里問道:“我行不行?小淫婦?”
明明哪里顧得上我,只是一個勁的吮吸著我的手指。我把手指抽出來,明明還意尤未盡的不舍我的手指的離去。我把明明的小手拿起來放在我的早已昂頭挺胸的雞巴上。明明雙手握住它,感受著它的溫度,它的威猛。
我對明明說:“它壯嗎?”
明明看看我,不好意思地說:“剛才還象軟茄子似的,現在倒像個將軍。好像是活的一樣。”
我調笑著說:“當然了,要不怎麽叫小弟弟呢?”
明明添了一下嘴唇,把我的雞巴送到了嘴里。先用舌尖勾勾我的馬眼,看到我一陣顫抖。便加大力度的吮吸著,上下舔弄著。我不禁一陣眩暈,看到我的愛妻,一個大美女跪在床上吻我的雞巴,雞巴不由得顫動了幾下。
明明看到我這樣,更加賣力的吮吸著。時而惡作劇似的用牙齒輕輕的咬一下。
一波又一波強烈的刺激襲向我,我也開始呻吟……在明明的調弄下,我的雞巴越來越大,越來越硬。明明的小嘴也含不住了。而明明的陰部已經泛濫成災。
我把雞巴從明明的小嘴慢慢抽出來。明明也慢慢的分開了大腿。
我輕輕的吻了一下明明的嘴唇,握住雞巴在明明的陰道口頂了兩下。明明的身體明顯的顫動了幾下。明明又期待又害怕他的威猛,輕輕的說:“輕點……我慢慢的屁股一沈,啊……”一聲歡愉的悶呼,從明明的嘴里傳出。我很有節奏、很有技巧的時而細磨慢研,時而深入淺出。
“啊……輕點……嗯……哦……太重了……輕一點……別磨了……嗯……”
我把明明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上,磨了一陣后,又變磨爲插了,並漸漸加強了力度和深度用力地抽出,狠狠地插入,速度越來越快……黑黑粗粗的肉棒使勁抽出的一霎那,帶出了明明小陰唇里面的粉紅嫩肉,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淫水的瑩瑩反光。淫靡的“啪,啪”肉體撞擊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快。
明明也吃不消了,不斷地向我哀求著:“輕一點……你今天怎麽這麽厲害…
…啊……“
我想到:“還不是你說我的雞巴不夠威猛,這下讓你看看!”
我不理她,找了個枕頭墊在明明的身下,把明明的雙腿放在我的肩上。明明的膝蓋壓在自己的乳房上,這樣一來明明的下體與我接觸得更加緊密了。我一邊埋頭苦干一邊問她:“還要我幫你找男人嗎?”
明明忙不叠的說:“你輕點,我受不了了,我只讓你干我,我只屬於你…啊啊……啊!啊!啊!……”
隨著那聲“啊!……”的長音,只見明明的頭使勁后仰,手指緊掐我的手臂,無處著力的屁股難耐地向上一陣亂扭亂頂,架在我肩上的腳尖也繃得直直的,接著全身一陣劇烈的顫抖……然后——緊繃的雙手軟癱在床上,后仰的頭也無力地側貼在床上。只有身子還在無規則地持續抽搐著,喉嚨還在深一口淺一口地呼氣、吸氣。
……
我看到明明已經到了,就不再用力,我一邊搜羅著滿腦子的甜言蜜語向明明灌去。一邊輕輕的撫摸明明的頭發。
明明除了偶爾呻吟一兩聲外基本上沒有動作,一副嬌弱無力的樣子。慢慢的,激情散去,明明推了推身上的我問道:“今天你怎麽這麽厲害。”
我不好意思地說:“聽你說要找別的男的,尤其幻像你被別的男人壓在身下,我就很興奮。不過,親愛的,我真的真的很愛你,你相信我嗎?”
明明聽到我的話,先是驚詫了一會,想了一會對我說,“爲什麽我同別的男人好,你就特別興奮呢?之后又不好意思地說:我也是,想到你同別的女人做愛,我也會。”說完,把紅紅的臉藏到我的胸膛。
聽到這些,我的雞巴又有些蠢蠢欲動,我一邊吻著明明,那不更好嗎,反正都是假的,就讓我們盡情享樂吧。一邊雞巴又開始湧動。
“啊……好舒服!真緊……啪啪啪,一陣連續的肉體撞擊聲…嗯嗯……太深了……輕一點……別頂那麽重……啪!啪!啪!……肉擊聲越來越急、越來越響……啊……明明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密、越來越響……哦……我要射了……”我和明明的呼呼的喘氣聲持續了將近兩分鍾……
我輕輕一笑,嘴巴湊到明明耳邊輕聲說道:“寶貝,起來吧。今天我們要出國,時間快到了。看看你,羞不羞,大姑娘不穿衣服賴在床上不起來。(由於工作需要,我和明明要到日本學習兩年)
聽到這些,明明坐起身來在旁邊翻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裹在身上,匆匆忙忙跑向衛生間去了。
(2)
二月十四日,情人節,我和明明來到了日本。說實在的,我對日本的印象不是很好,巴掌大的一個島國,近年來屢次對中國叫囂,實在令人氣憤。不過,爲了生活所迫,也就只好聽從公司的安排,到了這個令我鄙視的國家。
下了飛機,我們乘地鐵到東京去。電車里稀稀拉拉沒幾個人,坐在座位上的不是看報就是閉目養神。穿戴也是土里土氣,一點也不養眼,相反,我的明明倒是豔光四射。明明上身身穿一件米黃色的短身小罩衫,未及膝的白色短裙搭配雙棕色長筒高跟靴,使人看上去有一種散出點點活潑的輕巧感覺。還有明明不大喜歡帶胸罩,隨著電車的全速前進,明明的雪白玉乳也有節奏的輕輕擺動,看的旁邊的鄉巴佬炫目不已。
坐在明明旁邊的一個看報的乘客借著報紙的縫隙,頻頻向明明偷窺。那個乘客長得實象頭豬,我就擅自得給他起個外號——豬頭。豬頭色迷迷的偷瞧著明明,眼睛從上向下逡巡,看到明明玲珑纖巧的胸部,不由得張大了嘴巴。我知道他肯定是看到明明沒帶胸罩,我不由怒火中燒,可是轉念一想,讓一只豬看看也沒什麽,也就樂得在一旁觀望。
豬頭貪婪的目光從明明的胸部移開,開始打量周圍,我想我遇到日本獨有的癡漢了。
我把嘴巴湊過去對明明說,你旁邊的豬頭想對你不老實。明明聽到豬頭不由宛然一笑,對我說你還不英雄救美。我忙道:等等看,坐車也是干坐,挺無聊的,你先逗逗他,再痛扁他一頓。明明一聽覺得蠻有意思的,沖我點點頭,就開始閉上眼睛裝睡。我呢,也就配合明明,坐到明明的對面裝睡。
豬頭看明明閉上了眼睛,就像受到鼓勵似的,把腦袋往明明這邊靠了過去,裝成睡覺的樣子。頭慢慢的搭在了明明的酥肩上,嘴唇也靠近了明明的玉頸。在那里停了一會,看見明明沒什麽反應。便用舌尖貼著明明的臉狹緩慢的來舔弄。明明不自覺地動了一下。豬頭看見明明的身軀微微顫動,就色膽包天的吸住明明的耳垂。這下遭了,我知道明明的耳垂非常敏感,平時我多吻幾下明明就會全身癱軟,任我爲所欲爲。然,明明的臉變紅了。盡管,明明仍在強力克制,但弱點就是弱點,隨著喘息的加重,胸部也開始急劇一起一伏。
豬頭看到這些變化,一絲淫笑浮上了面容。一邊更加賣力的吻著明明的耳垂,一邊輕輕的用手背撫摸著明明的玉臂,並慢慢向下滑動,在明明的小手虎口處輕輕擠壓。我一看就知道他是想挑起明明的情欲。我知道虎口處有個穴位,適當的按摩會增加情欲。不期然,明明的俏臉更加紅了,就像成熟的蜜桃要滴下水一樣。
豬頭看到火候已到,就大膽的握緊明明的手,另一只手在明明的背上輕輕撫摸。看起來是一個慣犯,我不禁爲我的決定産生了懷疑,可不要弄巧成拙呀。但這時已經騎虎難下,就看明明的了。不過顯然明明意動情迷。看見明明眯著眼睛,乖乖得讓那個豬頭抓著小手,臉上的表情一付陶醉,看得我又是辛酸又是生氣。
豬頭放開了明明的小手。把手伸到了明明的蠻腰上,輕柔的滑下去,順著光滑的短裙五指摩挲往前滑去。短裙很短,我在這邊依稀看得見明明的內褲,而那可惡的手就停在了明明的下腹處,手指靈巧的的撓動著好像給明明撓癢一樣。明明的腰不由扭動了一下,眼角瞟了一下豬頭,害羞的低下了頭。哼,小淫婦,你倒享受上了,我狠狠的在心里說道。
豬頭這時確定明明不會拒絕了,攬在明明肩上的手堅定的運動到明明的后腰上,輕輕一拉,拉開了短裙的拉鏈。手迅速的伸了進去,去感受明明酥軟動人的雪白屁股。明明的屁股很豐滿。豬頭在明明的玉臀上抓捏,搓揉。把明明的屁股擺弄成各種形狀。明明既感到害羞又感到平時沒有的刺激,不安的扭動著屁股,想要逃走,又舍不得那酸酸的感覺,不由得心如鹿闖,局促不安。
豬頭看見明明的窘態,另一只黝黑的大手開始侵占明明的玉腿。很有技巧的,先是用手搭上不動,等到明明適應了,不再緊張,在慢慢的上下撫摸,力度也越來越大。撫摸到大腿內測時,五指並攏,緊緊扣住大腿的香酥嫩肉輕輕搖晃。隨著那酸酸麻麻的感覺不間斷的襲來,明明不禁阖上雙眸,咬緊下唇,滿臉潮紅。豬頭的狎玩下,明明緩緩分開修長的玉腿,玉足性感的弓起,修長的腳趾不自主的微屈著。
豬頭見狀,更加放肆起來。他把右手從明明的短裙里抽出來,撫上明明因爲動情脹紅的臉蛋。狎玩了幾下,武斷地把明明的臉蛋扭過來。恬不知恥的把嘴湊了上去,緊緊地印在了明明嬌滴滴的紅唇上。明明嗚嗚的呻吟著,想把他推開。豬頭隨即在明明的虎口上耐心的擠壓,摩挲。漸漸,明明不在掙紮,眼神也變得迷離起來。豬頭不失時機地把舌頭拱了進去,貪婪的追逐明明的香舌,緊緊的纏繞在一起。大力吮吸著,並用牙齒輕咬著,還不時地用舌尖勾劃著明明的舌尖。
明明這時也情欲旺盛起來,開始把香舌探出去,有守有攻的相互吮吸。豬頭聽著明明發出的喃喃聲,更起勁了。挑逗的把舌頭抽出,明明隨之慣性的探出香舌。豬頭看著明明眯著眼睛,不知自控的伸出舌頭,就輕佻的把中指放進了明明的嘴里。明明馬上如獲至寶的含住,一邊輕聲發出啊啊的的呻吟,一邊把豬頭的中指上下舔個不停。豬頭看到明明的騷樣,雞巴翹的老高,不由分說拉住明明的小手向自己的下腹移去。
雖然是隔著褲子,明明還是感覺出那里的龐大,手不禁緊緊一攥,豬頭啊的一聲輕呼出來。看著身邊的小尤物,兩團雪白的雙峰若有若無,有節奏的顫動,豬頭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猛地把明明扳過來,讓明明斜靠在自己懷里。把皮帶打開,讓醜陋的雞把露出來,輕輕拍打在明明的雙唇上。受情欲折磨的明明感覺到熱熱的,不停跳動的雞巴,自覺地把小嘴打開,把雞巴含了進去。豬頭一邊享受著明明的侍奉,一邊把明明的行李擺到座前,把明明藏在陰影里。看不到了,這只豬還怕人看。我不滿的嘀咕著。我裝作撿東西,從行李的空隙望去,只看得我血脈擴張。
明明淫蕩的揉著豬頭的雞巴、小嘴吐出粉嫩的香舌,來回在卵囊、陰莖上下來回舔。
明明粉嫩的舌尖舔到紫亮龜帽下的接縫,柔軟的舌瓣爬上龜頭,慢慢張開雙唇,辛苦的含入那巨大無比的雞巴。明明的小嘴含住他整棵龜頭,努力將粗長的肉棒往里吞,卻只到一半的長度就無法再深入了。那根巨大的雞巴撐滿我心愛妻子的口腔和喉嚨,豬頭一張大手就抓著她的秀發,緩緩推壓著她的頭。唔……明明發出辛苦的喘息。
豬頭一邊享受著我老婆小嘴的溫暖,一邊張開大手來到明明胸前,輕輕解開罩衫第一顆鈕扣。被老公之外的男人寬衣,明明美麗的身軀激動的發抖。隨即豬頭又解開了第二顆扣子,明明纖柔的嬌軀愈來愈激動的顫抖。豬頭見狀馬上淫笑著接開第三顆鈕扣,熟練的爲我妻子褪下衣服。霎時,雪白的肌膚,美麗起伏的玉峰,優雅的暴露在淫靡的車廂中。嗯,明明羞哼一聲,卻又甘心接受豬頭對她的侵襲。這還是我的明明嗎?我不敢相信的瞪圓了眼睛。日本難道真是地球的淫穢之國,使我純真的老婆變成了只知交歡的淫婦。
看到明明淫蕩的赤裸著上身,豬頭興奮的渾身顫抖,開始忙亂的扯下她身上剩下的裙子、三角褲和絲襪。明明好像喜歡豬頭這樣粗魯,只是嬌羞哼了兩聲,隨即又咬著唇忍受她的玩弄。明明乖順的像頭小白兔般爬到豬頭身邊,羞垂著頭,跨坐在他腿上,投入一個素不相識的男人懷抱。雖然那豬頭還穿著衣服長褲,但我的妻子胴體赤裸、用這種類似性交的淫穢姿勢和他相對,已經看得我心頭湧血。
明明雙手主動搭在豬頭的肩膀上,整個人往前貼近他的胸膛,將香軟的玉唇往前送,開始和接吻起來。明明用柔軟的唇瓣輕輕磨擦、含咬著豬頭的嘴唇。唇齒厮摩的前戲過后,明明更直接的啓開小嘴,將香滑舌瓣送入豬頭口中,熱烈的吻吮豬頭的舌肉和津汁。
豬頭寬大的手掌在明明雪白苗條的裸背上愛撫、還不時發出興奮濃濁的喘息。親了許久,他們黏在一起的唇舌才分開。明明興奮的胸口激動的起伏個不停。
豬頭見狀嘿嘿一笑,把明明放倒在自己的腿上,大手玩著明明的秀發,低下頭蜻蜓點水的親了一下明明的嘴唇。將一張大手移到明明胸前,握起豐嫩光滑的乳房開始揉弄。
啊……啊……明明不堪刺激的呻吟著。豬頭伸出舌頭,舔起明明的乳暈,在乳頭處翻滾著,輕咬著。看到明明的乳頭慢慢的充血,變大,變硬,豬頭又兩指輕重緩急的搓揉著明明完全隆起的乳頭。明明咬著唇閉緊雙眸,十根腳趾用力的彎屈,美麗潔白的胴體浮現妖豔的粉紅色。
許久,豬頭放開明明的玉乳,向明明的禁地探去,輕柔的剝開陰道上端的嫩皮,中指輕輕碰觸敏感的粉紅肉芽。不要,太刺激了。明明努力的想掙脫豬頭的擺弄,可耐不住豬頭的蠻力,旋即又無力的任豬頭胡作非爲。一雙粗重的大手緊抓著明明美麗的手指往下滑,慢慢擠進明明的陰道。手指在水淋淋的陰道快速抽插,發出啁啁滋滋的淫穢聲音。
明明完全被那豬頭控制住,任由豬頭激烈的插弄自己濕淋淋的嫩縫,看著豬頭無恥的狎玩著自己的聖地,明明不由渾身酸軟,嘴里發出讓男人酥軟的呻吟。豬頭拉出了明明的手指。明明不解的望著豬頭,幽怨的眼睛含著晶瑩的淚花,好像在怪他沒有讓她獲得滿足。
豬頭把沾滿的淫水的手指嘲笑的向明明揮了揮,明明不禁嘤咛的姣呼一聲,隨即緊緊的閉上了雙眼。豬頭那見過這樣的可人,一把將明明的雙腿放在肩上,大大的分開,濕潤粉紅的恥縫暴露在眼前,把頭急急的埋進明明誘人的下體,對嬌嫩的恥肉又舔又吸。啊……明明發出羞恥緊張的呻吟。用自己纖細的手臂緊緊抱著豬頭得腦袋,重重的壓在自己的芳草地上。強大的刺激讓明明全身成一道線,香汗順著玉乳向下流去。
姣軀像被電到似的渾身擺動不停。
豬頭興奮的抱著明明一翻身,變成明明伏趴在他身體上面,而且兩人是69的猥亵姿勢。豬頭把雞巴送進明明的嘴里,毫不憐惜的快速抽動,看著明明痛苦不堪的表情,肉棒一陣猛跳。隨著雞巴在喉嚨的抽插,明明嗆的喉嚨一陣抽搐,帶給豬頭的是一陣淋漓的快感。豬頭不想太早結束戰斗,意猶未盡的把雞巴抽出來。
豬頭拍了拍明明的豐臀,明明恥辱的分開大腿。豬頭往前趴到明明身上,雞巴頂在早已濕透的陰道上。上下摩察了幾下,屁股微微一扭、熟練的往前一頂,慢慢挺動起下半身快速抽動起來。隨著豬頭的插入,明明如釋重負的呼了一口氣,閉上眼睛,發出滿足的呻吟
.看到明明的騷樣,我的心里一陣刺痛。是我作繭自縛,我不僅深深懊悔起來。
每當豬頭往明明體內狂頂到底,明明就發出一聲銷魂的呻吟,豬頭不僅淫意大發。
一手握著明明的纖踝、將她一條玉腿高高舉起,一手抓著她的乳房揉弄,用這種下流的方式奸淫著她。嗚……不要,啊……別那麽用力啊……隨著豬頭順暢的活塞運動,明明淫蕩的伸著舌頭,呻吟聲連綿不絕。豬頭好像折磨明明還不過瘾,舌頭用力的舔吸明明的耳垂,隨即明明誘人的胴體一陣亂抖,嘴里發出啊。
……啊……的淫蕩呻吟,整個人死命向后仰去。
豬頭粗暴的摟起明明的柳腹,將肉棒深深插入明明的最深處,嘴里叼著明明的耳垂,下腹不停的運動著啊……干得我好舒服,啊……,明明在豬頭的奸淫下,只覺得一股暖流從下到上,酥酥麻麻的只沖心扉。真得受不了了,快停呀,啊……。,明明不禁求饒道。倆人結合處,晶瑩的淫水順著大腿往下淌,滴滴答答的水聲襯托著兩人的淫靡。豬頭怕明明呻吟太過響亮,把明明的頭部死死的按在胸口。明明也不自覺地舔試起豬頭的乳頭,看到豬頭那興奮的表情,明明知道那是豬頭的興奮點,便討好的用牙齒重重的摩察。
突來的刺激使豬頭更加狂暴。豬頭將粗大的肉棒抽離明明的嫩洞,再猛力的深深插進。因爲明明的陰道早已濕潤不堪,因此肉棒竟然一沒到底。豬頭滿身汗光的使勁推送,明明也近似瘋狂的咬起豬頭的乳頭。隨著豬頭像打樁機一樣的猛力抽插,明明美麗的胴體完全繃緊,一直抽搐,腳趾也用力的彎屈。終於,啊的一聲,陰精狂噴,秀發向后慣性的一甩,牙齒也無意的在豬頭的乳頭上重重留下了一排血痕。明明終於在這個陌生人的狎弄下到達了在日本的第一次高潮。同時,啊……豬頭也大聲呻吟著,全身也猛烈的顫抖。緊緊的抱住明明的蠻腰,往我美麗的老婆的子宮注入大量肮髒,濃濃的精液。我不由慚愧得低下頭,明明現在是危險期,卻被這頭蠢豬注入了卑劣倭族的賤種,老婆我對不起你。
不知過了多久,明明驚慌失措的交喚我,老公,玩大了。我無奈的看過去。突然,我呆住了,只見豬頭滿臉通紅軟軟得靠在座椅上,一動不動。我湊過去,探探鼻息,沒氣了。我心中一陣狂喜,玩我老婆,你天打雷劈吧。我趕緊收拾好行李,叫明明趕快穿好衣服準備下車,畢竟出人命了。臨走時我還很鄙夷的帶走了豬頭的錢包。
事后同明明談起,明明也很奇怪。我估計不是老天顯靈劈死小日本,是老婆在豬頭高潮的時候狠狠地咬了他敏感點致命的一口,才導致他過於興奮,命喪黃泉。老婆雖然被插,不過犯不著跟死人計較。相反,還拿了他的錢包,嘿,嘿,不怎麽吃虧。可是,明明怎麽這麽容易讓他上手,看來得看牢一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