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三国无双祝融篇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知道属下们的心思,那硕大的巨乳,以及那隐约可见的私处,是那么撩人欲火。

祝融轮奸崩坏

  「将军,我们就这样把她带到军营吗?」一个禁卫兵策马来到王平身旁,低

声说道,眼神不住的往双手捆绑,跟在马后头走的祝融身上瞧。

  「要不然∼你们打算怎样?」王平也不是傻子,更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也

知道属下们的心思,那硕大的巨乳,以及那隐约可见的私处,是那么撩人欲火。

  「将军,不若我们∼嗯∼嘿嘿∼」那禁卫军挑了个邪邪的眼神。

  「嘿嘿∼」王平心照不宣的笑了笑,勒马停止向前。

  「休息∼!」王平下令道。

  「呸!连这点路程坐马都要休息,你们汉人真没用。」祝融似乎不知接下来

将会受到什么样的羞辱,在南蛮,地位一向高於丈夫的她,尽管被俘虏,那股轻

蔑男人的心仍是在小地方表露出来。

  「嘿嘿!是没用还是有用,你马上便知。」

  王平下马后猥琐的脱下身上护甲,一旁士兵也知趣的将祝融压倒在地,双手

豪不客气的抓上祝融那有如奶牛般大的豪奶,由於身楚南蛮,环境使肤色显得不

是那么的白皙水嫩,但那麦色的肌肤摸起来也是十分充满了野性的弹力,祝融面

对即将来临的奸淫并没有慌张,反而在看到王平露出她那硬挺的下体时,还露出

意思不屑的眼神,像是在嘲笑般。

  「哼哼∼汉人就只有这般大小嘛?」祝融嘴上带着不屑的讥笑着。

  王平本以为会看到祝融那害怕颤抖的情形,却没想到反倒被讥讽了一番,顿

时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恼怒之下,把祝融双腿一开,带着怒气直挺而入。

  尽管祝融嘴上讥笑,但当王平的肉棒贯穿肉穴时,她仍是发出了一声呻吟,

鲁莽而直接的摆动就犹如驰骋在自己身上的丈夫孟获。

  「插…进来了…没?…唉唷……进来了啊…不会是…太小了…怎么…没感觉

……」

  尽管肉穴被一次次的贯穿,那坚硬火热的棒子刮着那淫膣的肉壁,祝融仍然

强忍着那一道道冲击,不发出被征服的浪叫,嘴硬的讥讽着王平。

  王平从那被软滑紧膣的浪穴夹紧的状况,和那犹如荡妇般拼命往里吸吮的力

道,怎么会不知道那只是祝融的嘴硬之词,他猥琐的淫笑说:「你这浪蛮狗就继

续装吧,我看你能撑多久!等一下就别像我求饶!」

  随着王平的抽送,祝融的肉穴逐渐湿润,她从被侵犯没多久就发现,这汉人

的尺寸虽然没有南蛮人的粗大,但硬度却比南蛮要硬上几分,更何况王平的棒子

真不比丈夫小上多少,坚硬的棒头力道猛烈,一次次的深入撞击在自己的花心,

带来的快感更是比丈夫强上几分。

  此时祝融心中冒出了一丝惊恐,因为这已经出乎了她的意料。在南蛮,虽然

孟获是她的丈夫,但不论是在部族间的领导,或是在床上的性交,绝大多数时候

都是祝融佔得主导地位。但如今,她却生出了会被征服的念头,面对这样的情景

,强悍的祝融心中的壁垒出现了一丝裂痕。

  「啊……汉族的…男子…只有这种……程度吗……啊啊……那棒子…比我丈

夫…还小上…几吋…啊啊……也想…肏翻我…啊啊……这是在做…梦……」

  尽管心中闪过一丝惊恐,祝融嘴上仍是不饶人,尽管在王平的捣送下发出阵

阵呻吟,说话也断断续续的,但并不妨碍她对王平的讥讽。

  「怎么样,臭蛮婊,不是说没感觉吗?说老子的棒子小吗?现在呢?开始爽

了吧!喂!帮我把这蛮婊的腿扒开一点,看我怎么肏这浪屄。」

  王平得意的说着,双手抓上祝融那对如奶牛般的大奶,猛烈的力道让十指整

个陷入了奶肉中,两旁的士兵照着王平的命令将祝融的双腿扳成了一字型,那被

不断进出的肉穴被大开的斜着朝上,那根虽不是特粗特长,但却十分坚硬的肉棒

子一下下的猛烈进出。

  「喔……夹那么紧……爽阿……怎么样,我们的祝融夫人,你的浪屄可是告

诉我她很爽喔……」

  「不……不爽……啊……没……啊……没感觉……喔喔……」

  不得不说,祝融的嘴硬将王平的征服的欲望激到了最高点,王平喝道:「马

的,给我把她翻过来,我要好好把她这条母狗给指导指导一番。」

  士兵们将祝融给翻了身,双手双脚像狗一样的着落在地上,王平紧紧的箍着

祝融肥大的丰臀,拼命的往祝融体内深处猛烈的抽撞。周围的士兵一个个粗重的

喘息,炽热的眼神紧盯着祝融的肉体,王平看到后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说:

「弟兄们,今天别给我客气,一起把这臭蛮婊给肏烂。」

  在长官的许可下,士兵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祝融身上挤,那呼喊呻吟的性感

丰唇第一个被佔领,随后胸前的双乳也被人紧紧的掐住揉捏,双手被迫左右各握

上一根肉棒子,旁边还有人蓄势待发的撸动着自己的肉棒。

  在强迫下肉棒深深的捅进祝融的喉咙,祝融只感到一阵想呕吐的感觉,想咬

断面前污秽的肉棒,但又被王平那一下下深入,碾擣着穴壁娇嫩,及胸前不断被

蹂躏玩弄的双乳所带来的如江水般一波波的快感,打的酥麻无力,肉棒的腥臭味

在不断的刺激下逐渐麻木,喉咙也习惯了士兵的抽送,呻吟声从鼻头淫媚的哼了

出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