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外傳(八)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黃蓉接著對一燈大師說道:「大師,不瞞您說,我不太放心讓你跟我們去,
一來,大師佛心仁厚,但此番前去,說不定有一場慘烈的殺戮,另一方面,您被
王大人偷襲一掌,我看得出來,那個王狗官內力深厚,雖不致使大師重傷致死,
卻也使大師肺腑折損,由這兩點,我實在不願你跟著去。」

一、《巧計滅絕情》

朦朧之中,阿浪突然發現自己身在一遍無窮無境的黑暗之中,與他幾步之遙
一雙冷竣的目光逼視著他,高度的靈敏,使阿浪不自覺抽出背上的利劍,另一隻
手緊緊握住腿邊的刀,利劍如虹在黑暗中拉出長長的劍氣,迅雷疾電之間,耀眼
的劍光和難以目視的刀影畫出一個大十字,劈向那雙深沉的眼睛,但迎風而去的
殺著突生巨變,一支緩慢而厚重的黑劍,緩慢粉碎了威力驚人的十字,並且一寸
一寸接近阿浪的胸膛,阿浪左閃右避,使出剛學會的絕學如來神掌,閃攻防都是
絕妙,但那柄黑劍依舊不改速度的逼進,終於,黑色厚重的劍一點一點的走入阿
浪的胸膛。

一身冷汗的阿浪從夢中驚醒,不自覺的說道:好恐怖的劍法,一個還沒二十
歲的小子,竟然能創出「一劍西來」這種招式,又有不下於東邪西毒南帝北丐的
深厚內力,楊過啊楊過,這小子未來可是一大隱憂。

此時也正當雞啼,黃蓉、一燈大師、裘千仞、西域僧、阿浪一行人準備前往
絕情谷,黃蓉忽然附耳對裘千仞低語說了一些話,只見裘千仞一股豪氣說道:郭
夫人,妳放心,只要我活著,我不會讓郭靖少一根頭髮,語罷,裘千仞展水上飄
絕學,朝襄陽城方向飛奔而去。

黃蓉接著對一燈大師說道:「大師,不瞞您說,我不太放心讓你跟我們去,
一來,大師佛心仁厚,但此番前去,說不定有一場慘烈的殺戮,另一方面,您被
王大人偷襲一掌,我看得出來,那個王狗官內力深厚,雖不致使大師重傷致死,
卻也使大師肺腑折損,由這兩點,我實在不願你跟著去。」

一燈大師嘆道:「不錯,我是有心阻止一場殺戮,但更擔心妳的安危,即使
我身有重傷,也不能放心讓妳獨自前去。」

黃蓉纖細柔嫩的手,輕輕的握住一燈大師的臂腕,道:「大師,您不用擔心
,公孫尺奸詐狡滑,與我黃蓉和靖哥哥又有深仇,芙兒、大小武一行人留在絕情
谷,絕對危機重重,一場大戰絕難避免,阿浪的武功您見識過了,他是一個很好
的幫手,有他相助,雖然我方只有兩個人,也有絕對把握擊敗絕情谷,但現在卻
有三件事放心不下。」

一燈大師瞧著面前嬌美清麗卻又充滿成熟韻味的脫俗美人,溫軟的纖手傳來
久未曾有的溫暖,不禁迴響起當年溫柔清麗的瑛姑,一股難以意會的感覺突然由
心發出,一時腦中竟然充滿與黃蓉纏綿的綺想,但,突然間一片空明,佛心深植
的一燈大師心中大叫不好,趕緊收歛心神,丟棄綺想,暗叫一聲罪過,驚出一身
冷汗,說道:「什麼三件事?」

黃蓉說道:「第一,小郭襄沒人照顧,總不能帶著她上陣作戰,第二裘老前
輩兄妹情深,不好交代,第三就是一燈大師你的傷勢。」

一燈大師輕笑道:「想必妳這個鬼靈精,中原第一美人軍師已有因應之策。」

黃蓉也笑著說道:「不錯,我支走裘老前輩,一方面進攻絕情谷較無顧忌,
一方面也可顧全靖哥哥的安全、監視王大人的行動,然後呢,我希望仁慈的一燈
大師,幫我照顧小郭襄,您是目前最可信任、最好的人選。」

黃蓉閃著慧黠的雙眼:「怎樣,大師,您不會拒絕我吧?」

一燈大師輕嘆了一口氣,突起的雜念也隨之煙消雲散,道:「好吧!從見到
妳這個頑皮的小女娃後,我就很少忍心去違逆你的請求。」

商量許久,一燈大師抱著小郭襄,返回黃蓉與楊過寫下孽戀的瀑布山洞,阿
浪、黃蓉繼續向絕情谷前進。

絕情谷地牢裡,李莫愁赤裸裸的站在一群絕情谷弟子面前,緩緩蹲下她成熟
美艷的嬌軀,一名弟子馬上將李莫愁修長的雙腿抬起,架在自己的腰間,將火熱
地肉棒插入李莫愁的花瓣。

男人不斷猛烈的抽插,而且順著抽插的擺動,李莫愁高舉的粉臀也不斷晃動
,每一下的衝擊,驅使李莫愁撐在地上的雙手不斷往前移進,豐滿的乳尖懸空搖
晃著,時而滴下幾滴汗珠,淫媚的表情飄向每一個絕情谷弟子,發出一聲聲蕩人
的嬌嗲。

而武功被禁制的郭芙,青春的胴體未著片縷,赤裸裸的在絕情谷男人們中間
,一對一對淫邪的目光,貪婪的搜索郭芙每一寸肌膚,李莫愁以狗爬的姿勢,緩
緩前進到郭芙神祕李莫愁將郭芙一隻花叢處,伸出舌頭舔舐了一下郭芙的私處,
郭芙身子不自主一陣鬆軟,男人將李莫愁雙腳放下,但仍扶著李莫愁的纖腰,由
李莫愁的身後姦淫著,李莫愁一邊發出淫蕩的呻吟,一面將郭芙雪白的大腿抬高
,開始仔細的舔舐、吸吮郭芙的神祕花叢,濕滑的舌尖,逗弄著郭芙的陰蒂、花
瓣縫。

剛被大小武姦淫過的郭芙,眼見這個深仇不共戴天的女魔頭,竟輕薄自己的
嬌軀,不禁又急又氣,但曾受過古墓聖藥塗抹的花瓣,不聽使喚敏感的傳給郭芙
一陣陣的快感,另一名絕情谷弟子上前,握住郭芙的乳房使勁揉捏,手指捏著郭
芙渾圓乳房的紅暈,親吻著郭芙的粉頸、耳垂,將身子緊緊貼纏住郭芙青春的肉
體,郭芙的情慾又漸漸被仇人和陌生男子地挑逗而昇高,支撐在地的一隻腳時而
幾乎軟倒。

李莫愁不斷撫摸摩擦郭芙的花瓣,玩弄著郭芙的陰蒂,一群男人看的血脈賁
張、肉棒挺立,男人粗糙的手掌與李莫愁纖細的手掌,重複在郭芙少女的胴體游
移,赤裸裸的綢緞肌膚,漸漸從白淨中透出紅暈,顯見郭芙漸漸把持不住,慾火
再次洶湧爆發,不再矜持於自己是郭家大小姐,郭靖、黃蓉的掌上明珠,不斷的
刺激下,郭芙的花瓣濕淋淋一片,不住湧出淫蕩的蜜汁,敏感的肉體,催動郭芙
淫蕩的呻吟。

郭芙僅存的一點清醒,混合在自己淫蕩的浪聲中:「啊!啊!……不要,求
你停止,不要……不要再玩弄我了,……我……我是郭家大小姐,你們不能……
不能這樣對我。」

裘千尺大笑:「郭大小姐,你知道為什麼李莫愁這個賤人,這麼的聽話嗎?
當第一個男弟子姦淫她時,吃了軟骨散的她,還拚命抵抗,李賤人的花瓣插下男
根的時候,才知道她竟然還是處女,三天不眠不休的姦淫凌辱,我不讓插入她身
上肉洞的棒子少於三支,終於有一天,她偷偷把一包淫藥吃下,來個自我逃避,
也成了絕情谷頭號玩具淫娃,郭芙小妹妹,接著就輪到你了,嘿嘿嘿!」

李莫愁和男人已經分別將兩隻手指插入郭芙的花瓣裡,四隻手指不規律的抽
動,郭芙不禁發出聲聲淫蕩的嬌喘,淫媚的大眼望向曾和自己有一段情的大小武
、摯愛耶律齊、不禁說道:「啊!對!這裡!快一點,大武哥哥、齊哥哥、小武
哥哥,對不起你們了,我……我好想要,啊!啊!不要摸了,插我!插我用你的
肉棒愛我,快!!」被困在另外一邊的俠士男女,只能眼見姦淫不斷進行,卻無
能為力。

郭芙回身擁吻那名弟子,吸吮男人的唾液,火熱的舌頭在兩人口中交纏,男
子握住肉棒,迅速的插入郭芙的花瓣中心,猛力的抽插,紅黑色龜頭帶著如發出
聲響似的力量,將陰唇粗魯的剝開,當那長大的陰莖一下子全部填入花瓣的裂縫
內時,只覺一片溫熱柔軟潮濕的感覺,緊緊的包圍著,只見郭芙「啊……」的,
不斷發出淫蕩的長叫,兩人激情的緊緊相擁,郭芙隨著陌生男人的抽插頻率扭動
腰枝,豐美的臀部,一陣一陣的甜美衝擊著郭芙,花瓣一陣激烈收縮,郭芙感覺
高潮將要來臨,但此時男弟子竟將肉棒抽離。

郭芙不自主跪趴下,抓住那男弟子的肉棒,用小巧的嘴含住,前後快速游移
滑動,舔舐吸吮陌生男弟子的火熱肉棒,媚眼半瞇著說道:「求求你,幹我,姦
淫我,我好想要,不要離開我。」

牆邊的耶律齊看的滿腹怒火,突然一塊黑布罩住他的眼睛,一名男弟子笑道
:「耶律大俠,你還是眼不見心不煩的好,我要是你,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她
舊情人上床,還一次與兩個人一起幹,又和不認識的陌生男人火辣辣姦淫,還求
人家幹她,早就氣死了。」

除了郭芙,其餘俠士除了被禁制武功,還被點了啞穴,耶律齊滿心悲憤,卻
一個字也發不出,此時聽到郭芙銀玲般的聲音,「啊!真好!插進來了,對!好
爽!啊啊……,不要停,啊!對,這裡,我高潮了!啊……!咦!怎麼是你,不
,停止,不要插我!不要!武三通伯伯,不要啊!」

原來公孫尺在郭芙成狗爬式吸吮肉棒時,押著武三通來到郭芙的背後,並將
武三通的肉棒插入郭芙的花瓣內,並迫使武三通不斷的抽插,正當滿腦淫亂的郭
芙,一點也沒察覺姦淫她的人是誰,迷失本性的淫蕩,使郭芙迫需一支男根,當
她嬌媚的回頭抱住那個男人,豐滿的乳房緊緊壓住男人的胸膛,忘情的擁吻,才
發現眼前的人竟是武三通,心下著急開始沒頭沒腦的尖叫,但與武三通再次發生
性關係的事實卻改變不了。

郭芙雖然極力的反抗,但卻也到達高潮,身體不自主的緊抱住武三通,激動
地利用武三通的肉棒插自己,發出淫蕩的浪叫,火熱肉棒在郭芙濕潤的私處不斷
進出,終於,武三通支持不住,一股濃稠的精液射入郭芙少女深處,郭芙看著從
前尊敬、看自己長大的武伯伯,武三通也看著這個芳齡少女,火熱的赤裸肌膚緊
緊相貼,郭芙忍不住留下崩潰的眼淚。

耶律齊雙眼看不見東西,但淫穢的交談、聲音氣得他咬牙切齒,突然一個溫
軟的赤裸女體被丟到他懷裡,只聽見裘千尺道:「跟完顏萍玩玩吧!算是報武家
一家子姦淫你未婚妻的仇。」耶律齊也不細想,緊緊抱住赤裸的女體,女人不斷
掙扎反抗,一旁裘千尺又道:「完顏萍,反正妳剛剛與耶律齊已經幹過一場,再
多一次又何仿?何況妳還是他的舊情人,就在未嫁作武家媳婦前,再好好狂亂一
次吧!」

女人還是掙扎,耶律齊吻住她的唇,將舌頭伸入她的嘴裡,因憤怒激起的興
奮,使耶律齊激動無比,緊緊擁住赤裸的女人,揉搓她的柔滑堅挺的乳房,撫摸
纖細的美臀,終於將肉棒插入不斷掙扎的女體內,女人此時好像放棄反抗,耶律
齊一下一下的插入,溫暖地花瓣肉壁包住耶律齊的火熱肉棒,被緊緊擁抱的赤裸
女體,對矇住雙眼的耶律齊,充滿神祕誘惑,雖然知道是以發生過關係的完顏萍
,卻有另一番滋味,滿身的慾火傾瀉在滑嫩動人的身體上,隨著耶律齊抽插的頻
率,輕柔的擺動,不再抗拒耶律齊舌頭的進攻,反而輕柔的回吻,一對火熱的肉
體緊緊相擁結合,像是永難分開。

但此時耶律齊覺得,好像完顏萍的肌膚雖然柔滑,卻摸起來和上一次性交時
不太一樣,且身子結實了些,女體此時向後仰,激動的不斷上下擺動,耶律齊知
道完顏萍快到高潮,自己的肉棒也一陣抽搐,一陣興奮的極點,耶律齊忍不住將
兩隻手指插入纖美臀部的菊花蕾中心,屁眼遭插入的女體不由地前進,使肉棒插
的更深,耶律齊此時精液噴射出,射入完顏萍的體內。

一雙手緩緩解開耶律齊的黑布,黑布落下,耶律齊不禁腦中轟然,眼前花瓣
流出濃稠精液的美麗女子,赤裸而充滿了青春氣息,但卻不是什麼完顏萍,而正
是自己的妹妹--耶律燕,一旁的俠士們緩緩留下幾滴眼淚,而最傷心的,也是
最大受害者,耶律燕。

裘千尺狂笑:「哈哈哈!還沒完呢!來人,將我們剛得到的鎮谷之寶,最好
的性道具推出來,讓郭芙郭大小姐好好樂一樂,滿足她淫蕩的本性。」

郭芙恨道:「妳不用得意,妳一定有報應的!」

裘千尺不屑的瞧了郭芙一眼,道:「擔心妳自己吧!」

沒一會,一張床被抬了出來,上面躺著的,是被弄瞎雙眼、挑斷四肢經脈的
武林四淫之一,排行第二的「猿怪」,全身癱瘓的他,只剩一支無與倫比的肉棒
挺立著,長約半公尺,厚如一個男人緊握的拳頭,裘千尺怪笑道:「這支肉棒,
目前只有害我女兒被姦淫的李莫愁嘗試過,郭大姑娘你的運氣不錯,讓妳好好的
嘗試一番!」

郭芙被幾個男人緊緊捉著,狂叫道:「不要!我不!不!……」

但武功盡失得弱女子怎敵得住幾名大漢,郭芙嬌弱的赤裸胴體被放在猿怪身
上,一人抓住郭芙的腰際,用力按下,郭芙感到下體一陣兇猛的撕裂,整支肉棒
沒入郭芙的花瓣內,一名弟子此時也趁機跪在床上,將肉棒插入郭芙的臀部中心
,大小肉棒的前後巨大夾擊,郭芙終於承受不住,暈了過去,赤裸的少女胴體任
由被摧殘、蹂躪。

此時一名女弟子突然衝入地牢:「報告谷主,外面有一人自稱黃蓉,單身一
人闖入谷內,阻她路者必被一隻竹棒穿心而過,武功高強如入無人之境,女弟子
們慌張失措,請谷主定奪!」

裘千尺冷笑:「天堂有路妳不走,這下得來全不費工夫,黃蓉啊黃蓉!妳一
個人殺的過二百多個人?注意!魚網陣組二十人先前去包圍,情花陣組五十人在
其網陣內摧動情花陣,先將黃蓉刺傷,再用連周伯通都被捉住的魚網活捉她,若
不小心沒捉到,其餘人以刀劍配合我的果核攻擊,將她逼回陣內,務必活捉!」

夕陽餘暉灑落絕情谷,一場活捉黃蓉的命令正在執行,黃蓉不斷由陣中逃脫
,沒殺幾個人又被趕回陣內,一個時辰之後,絕情谷眾人抬著被魚網緊緊縛住的
黃蓉回到地牢。

剛清醒的郭芙,下體還被猿怪巨大肉棒插著,看見母親被捉來,不禁萬念俱
灰:「娘!怎麼連妳也被捉了?」

被網子緊緊包住的黃蓉笑到:「傻孩子,不被捉進來,娘怎麼看的到娘的美
麗孩子?孩子,妳受苦了!」

一名弟子蹲下細看黃蓉,道:「妳還笑的出來?等谷主回來,妳就跟這群美
女一樣,任我們姦淫,妳的年紀雖然大了點,可是卻比那幾個美若天仙的美人,
還要清麗幾分、成熟幾分、嬌媚幾分、美艷幾分,標緻豐滿,凹凸勻稱,年輕依
然停留,又多了許多成熟韻味,我們谷裡的美女弟子,比起妳們幾個被俘的美女
,真是庸脂俗粉,而妳更是他們之最,我等一下一定要好好幹妳一番,讓妳常常
我的肉棒滋味!」說完一隻手就按在黃蓉的豐美胸部上。

黃蓉雖然受辱,卻不生氣,因為摸她胸部的人,已經變成兩半,化為血人,
突然出現的阿浪說道:「楊夫人和她女兒說的話,另一層的意思就是,這樣我們
才知道你們的地牢在哪裡,而且可以將你們最難纏的魚網陣主陣弟子,通通集合
在這裡。」

阿浪手起,腿邊黑影一閃,刀出鞘,人頭落地,又一名弟子倒下,如虹利劍
往黃蓉身上一劃,準確的劃斷魚網,黃蓉從容的站起,笑道:「我是郭夫人,不
是楊夫人。」

阿浪也笑道:「誤會!誤會!誤會大了!我還以為妳是那俊美男子的妻子呢
!」阿浪又往前走了兩步,同時又有四名弟子倒下,一個被利劍穿過心臟,一個
由左邊腰際到右邊肩膀被斬成兩段,一名喉結多了一個三寸深的血洞,最後一個
眉毛以上的腦殼不翼而飛,腦漿不斷溢出。

阿浪道:「好煩!試試我新練成的武藝,如來神掌化劍招,『第六式--佛
光普照』!!」

一陣和暖的劍、刀風拂過眾人,剩下的十四名男弟子只覺心窩暖和,有著許
久未曾有的溫暖,但看見別人的情形,每個人的突然又覺得好冷,打從心而起的
冷,每一個人都看見其他人的心臟處,都有一個鮮紅血洞不斷噴出血柱,自己低
頭一看,發現自己和別人情形沒兩樣,接著,一個一個軟倒,二十個弟子,轉眼
間都成了屍體。

阿浪從懷中起出六粒魚眼大小的珠子,分別給完顏萍、郭芙、耶律燕、武三
通、武敦儒、武修文服下,說道:「這是四怪之狗妖死後化塵所留下,據我師父
所言,可回復神智、武功,並增強十年功力,四怪每一個真正死後都會遺留一樣
寶物,你們幾個快去幫郭夫人的忙,以桃花島石陣對付外面眾多高手,我先去取
花滿天被燒成灰燼後所遺留的寶物,再由後方配合你們夾擊絕情谷眾人。」

郭芙急道:「齊哥哥的禁制未解!」

阿浪道:「那容易!」手起刀落,猿怪被剖成兩段,哀嚎中就此氣絕,阿浪
將其心臟取出,擠出一碗多分量的綠汁到耶律齊口中,道:「這是猿怪死後會留
下的寶物,不能與他人分食,可增加二十年的功力,和常人五倍的氣力、體力。」

郭芙道:「那狗妖之六珠,若給同一個人服下,不就增加了六十年的功力?
比猿怪的寶物要好?」

阿浪道:「不然,狗妖的珠子多食無益,反而有毒!」

阿浪再說道:「郭夫人你們先行一步,等耶律少俠恢復,他和我一同行動。」

黃蓉道:「好!分頭行事!」

絕情谷腥風血雨,二百多名的弟子,人數不斷的銳減,每一個人的死狀,都
可以顯現出,殺人者怨恨極深,是恐怖的報復。

絕情谷的大戰延續到天明,九個血人由清晨的微風中步出絕情谷,其中一名
背劍腿邊刀的男子,還抱著一名沈睡的纖瘦少女。

那名少女,是絕情谷唯一倖存者,公孫止與裘千尺的女兒,公孫綠萼。

公孫止救了小龍女,不肯放手,引來了楊過大鬧,使裘千尺復出,種下不斷
的災禍,仇恨、情意使災禍越來越劇,最後終於導致一個世外桃源的滅絕。

那被猛火燒了七天七夜都未焚毀的花滿天遺物,竟是兩張大紙,兩張水火不
侵,刀劍不壞的紙。

日後,楊過的玄鐵劍融成屠龍刀與倚天劍,其中各藏了一張紙,只有這兩張
紙,才能藏在其中而不在鎔鑄過程中燒毀,郭靖、黃蓉親自在紙上寫了一些東西
,一張紙寫的是:「九陰真經」,另一張寫的是「武穆遺書」,還留了一句話:

「武林至尊,寶刀屠龍,倚天不出,誰與爭鋒」

一行人會合了傷愈的一燈大師,走向襄陽城,黃蓉知道,有一個無可捉摸的
大敵,狗官王大人等著她,那個曾經姦淫過她,更逼她與一隻狗作獸姦的人,一
場權力、生死的對決即將開始。

絕情谷一個正在燒烤的鐵球,之前是焚著花滿天,因為阿浪要取寶物而分成
兩半球,但現在卻又和七天前燒著花滿天的情形相同。

不同的是,在火燙的鐵球內的,是一個眼睛被挖去、耳膜被洞穿、舌頭被割
去,右臂剝了皮的血人,在鐵球內發出一聲聲悽厲的怪叫,黃蓉走的時候,血人
還沒死。

那個血人叫裘千尺。

坐下這件事的人是郭芙與耶律齊,郭芙不知道耶律大哥何時變得這麼,和自
己一樣的殘忍,但郭芙卻很高興。

這個血人的事,其他人都不知道。

鄰近絕情谷的一個蒙古軍營,不久後來了一個美艷、約三十多歲的妓女。

她的容貌、身材都是妓女中前所未見的,美中不足的,是她的神智好像總是
模糊的。

什麼客人、高矮、胖瘦,甚至一身病的、有虐待狂的,都指名找她。

她長的很像赤煉仙子李莫愁,據說是有父子三人將她帶到蒙古營附近,當蒙
古士兵發現這個美艷的「女奸細」時,她赤裸裸的展露美妙身材。

離家已久、離女色已久、戰爭已久、凶殘已久的萬名蒙古兵,非常欣喜獲得
這麼一等一的美女看見她的第一刻,不等命令,就有百名的弟子掏出肉棒,如潮
水的湧向這個裸體美女。
二、《楊過情事》

楊過、程瑛、陸無雙行程匆忙趕往全真教,楊過預感小龍女遭遇了一些危險
,趙至敬那個臭道士,與古墓派素來不和的全真教,武藝驚人、陰險的金輪法王
,狡詐的霍都,愚忠的達爾巴、馬大哥,瀟湘子、尹克西,這些事物的集合,沒
帶來別的,只帶來危險,

一天ㄧ夜趕下來,楊過突然一個不穩,軟倒在地,嘔出大量鮮血,楊過知道
,這是當時和「莫大虛空」對決時,一招換一招的後果,那股無形「空」的攻擊
,楊過選擇了不抵抗,並以「ㄧ劍西來」殺死了王大人身邊最強護衛「莫大虛空
」,不眠不休的趕路,使隱疾爆發。

三人找到一間客棧,夜已深,程瑛、陸無雙不想楊過繼續趕路,楊過心急,
道出受傷經過,和小龍女可能遭遇的危險。

楊過對程瑛、陸無雙說清原委,兩個紅粉知己卻再也不肯趕路,程瑛說道:
「桃花島的玉露丸我這裡還有好幾顆,楊大哥,你一次服一粒,運功療息,兩天
ㄧ夜就可痊癒,到時候再去救龍姑……」

楊過道:「到時龍兒早就沒救了!」

楊過要從床上衝出,一項穩重端莊的程瑛不禁流下淚來,輕挑、嬌氣的陸無
雙左攔右攔,不讓楊過下床。

楊過怒道:「再不讓開,別怪我不客氣!」

性子衝動的陸無雙突然腰帶ㄧ解,雙手一分,將外衣自細滑的肩頭滑落,露
出紅色肚兜和粉嫩的香肩,飽滿的胸部使肚兜隆起曲線明顯,楊過不禁想起當時
幫陸無雙接胸骨時,那乳酪般的乳房、未經人事的乳暈,陸無雙趁楊過獃住之時
,運勁扯掉肚兜、撕開短黃褻褲,陸無雙標緻的玲瓏身段,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楊
過面前,楊過閉上眼睛不敢正視。

陸無雙挺起乳酪般的酥胸,指著自己白嫩的胸口,道:「傻旦,你要打,就
打吧!」

楊過忍不住睜開雙眼,雪嫩的肌膚襯托美妙軀體,高聳滑嫩的酥胸不禁讓人
嚥下口水,纖細的腰、修長的腿,神祕的私處毫不躲避地讓楊過直視,陸無雙的
柔情、胴體幾乎擊潰楊過的理智,哪裡還忍心真的去打陸無雙?

陸無雙衝向前抱住楊過:「傻旦,我知道你叫我媳婦兒只是調笑,我知道我
比不上龍姑娘,我知道你只當我和程瑛表姊是妹妹,但我求你,不要去送死,我
不是你妹妹,我一直當我是你老婆!」陸無雙赤裸的胴體緊緊抱住楊過,小嘴ㄧ
湊,吻上了楊過,楊過不禁輕柔的回吻,撫摸著陸無雙細緻的肌膚,滑嫩的身軀
如蛇般在楊過懷裡激烈動著。

但理智使楊過勉強抬起頭來,說道:「程姑娘,你勸勸雙妹。」

但這一抬頭,卻又見到另一個完全不同型的赤裸美女,嫻靜的程瑛,不知何
時也脫盡衣裳,赤裸裸露出使人不敢遐想的端麗胴體,程瑛走近楊過,由楊過身
後抱住楊過,緩慢但柔情地親吻楊過的頸子,楊過被眼前景象震懾一時失神,等
楊過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的衣物已被程瑛、陸無雙脫去。

兩個深情的裸女ㄧ前ㄧ候緊夾著楊過,溫熱的肉體摩擦著楊過陽剛肉體,楊
過漸漸被程瑛、陸無雙的柔情似水淹沒,開始主動的撫摸兩人的身軀、乳房、豐
臀,吸吮著陸無雙的乳暈,也舔舐程瑛的乳尖,嗅著兩人不同香氣的秀髮,憐惜
的與兩人接吻,交換彼此的唾液,三人躺回床上,楊過雙腿伸直坐著,程瑛雪白
的修長雙腿微開,站在楊過面前,楊過開始在程瑛的私處舔舐著,剩下的獨臂偶
而撫摸程瑛的乳房,偶而配合舌頭行動去撫摸程瑛的神祕花瓣,陸無雙上上下下
吸吮楊過的肉棒,靈活的舌頭使楊過感到興奮、舒暢。

沒多久,程瑛、陸無雙的花瓣都已濕透,楊過先緊抱住陸無雙,一面撫摸、
吸吮陸無雙的乳房,一面將肉棒送入陸無雙的體內,不斷的抽插,陸無雙的美臀
,也隨著插入的動作,淫媚的搖擺,程瑛在楊過身後坐著,私處毛髮到乳房、粉
頸均緊貼著楊過,不時親吻著楊過。

初經人事的陸無雙沒多久救到達了高潮,高潮的激烈擺動,使楊過的肉棒也
到極點,肉棒在陸無雙的體內不斷噴射精液,細心如髮的程瑛,見到楊過的肉棒
漸漸軟倒,小心亦亦的舔舐去楊過的精液,接著,不避諱楊過肉棒還存留濃厚腥
味的精液味道,將楊過肉棒送入口中,輕柔的含吸,陸無雙在ㄧ旁已累倒,楊過
沒多久其肉棒右再度挺立,繼續和程瑛進入兩人世界,激烈的性交。

夜已深,三人的情慾卻一直不曾歇下。

當二更的鑼聲敲響,一條端麗的人影如電一般奔去,小店的床上,一名清麗
野性的少女,赤裸裸地躺在一名俊美男子的胸膛,男子的一隻手,還握著少女的
乳房。

他們是楊過和陸無雙,正沈沈的睡著,享受兩人的甜蜜。

程瑛風一般的疾行,終於來到終南山全真教山下,卻驚見百名的蒙古兵,全
真七子餘下五老,與一群軟倒、傷重的全真弟子在一旁,似乎受制不敢妄動,金
輪法王、霍都、達爾巴、瀟湘子等人和蒙古兵、另一群全真弟子、趙至敬在另一
旁。

在他們中間的,正是只能以仙女下凡形容的小龍女,小龍女面色木然,清麗
的臉龐卻帶著慘白,身旁還有一個血跡斑斑的全真道人仗劍站著,竟是曾汙辱小
龍女的尹至平。

一場誤會,使得剛出關的全真七子誤以為小龍女是與蒙古兵一伙,使得原本
因學會周伯通左右搏擊之術,同時使出玉女、全真劍法而佔盡上風的小龍女,受
當世漢、蒙十多個高手內力夾擊受重傷、動彈不得。

趙至敬、霍都原本趁此時欲輕薄清麗的小龍女,兩人撲上前去,壓住小龍女
玲瓏的嬌軀,金輪法王雖為一代宗師,卻礙於霍都是蒙古皇子之一,趙至敬是未
來統治全真教的傀儡,雖行下三流之道,卻也不阻止,反而牽制全真七子一行人
,使兩人方便行事。

霍都武學修為較高,先一步壓住小龍女,只覺自己壓住的肉體令人無比亢奮
,透過輕柔的絲衣,感覺到小龍女的美妙曲線和體熱,不禁隔著衣服,撫摸起小
龍女,並開始撕開小龍女的衣服,小龍女此時卻氣息奄奄,連喘口氣都難,更遑
論抵抗。

丘處機一行人知道自己鑄下大錯,又見弟子叛變、行無恥之事、賣國求榮,
不禁又驚又怒,但法王和其餘高手,個個武藝精湛,而且己方弟子被下軟骨散,
無法使出北斗七星大陣,使得己方自身難保,不敢妄動。

正當小龍女上半身絲衣被撕去,露出白淨透紅的雪嫩乳房,霍都、趙至敬都
不禁看呆了,兩人伸手摸向小龍女的雪白乳房,輕輕握住,伸出舌頭輕舔,卻驚
覺頭上劍風大作,趕忙跳開迴避,並迴手一擊。

霍都手臂、趙至敬背脊,因皮肉傷流出血來,只見攻擊者,竟是已被收服的
尹至平。

接著,憤怒的蒙古兵蜂擁而上,尹至平每揮出一劍,必有一人躺於血泊,連
霍都、瀟湘子也在手臂被刻下深深的口子。

但尹至平以身中致命的十幾劍、十多掌,鮮血不斷由尹至平口中如泉般湧出
,支持他的,只是莫名的一股力量。

當尹至平胸口已成一個大血洞、全身筋骨盡粉碎時,低頭看了小龍女一眼,
卻見小龍女已在距自己十多步之處,被許多石塊陰森的圍住,站在石塊中心的,
是一個端麗、嫻靜的少女。

小龍女飄來一個「你何苦」的目光,尹至平微微一笑,如獲原諒般的安詳顯
露面容,又十多劍劈來,尹至平一臉歡愉不閃不避,就此成為肉醬。

洩完忿的霍督想走進石塊陣中抓住小龍女,卻遭到石塊突擊,匆忙避開,跳
出石陣,卻再也走不進去。

程瑛想著:「兩天,楊大哥傷愈的兩天時間,用我的性命,也要護住龍姑娘
!」順手塞了一顆「九花玉露丸」到小龍女口中,小龍女自己也吃下一些玉峰漿。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