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外傳(六)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一燈大師道:「出家人怎可言殺?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花滿天道:「放你媽的屁!看我的“六絕奪魄”。」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一、《花妖之死》

一燈大師、裘千仞站在花滿天數步之遙,衣襬與花白地髮鬚隨著充滿血腥味
的風飄動,一燈大師目光滿是憐憫,祥和的面容,寬容著世人的罪孽,但裘千仞
的眼神卻如刀一般的銳利,好似插穿過花滿天的心窩,滿臉的殺氣,隨時都會擊
出致命絕招。

花滿天按下滿腹的驚懼,自背後情花花苞中取出一把鬼頭刀和一把鋸齒劍,
悶聲一哼道:「別人怕你們,我可不一樣,南帝一燈大師和鐵掌水上飄裘老幫主
,哼!我現在已有花、猿、蛇、犬四妖的奇功,再加上公孫止一派宗師的內功與
武藝,百名絕情谷男弟子的內力,現在的我是無敵於天下,盡管放馬過來。」

裘千仞凶狠地說道:「快將我的姪女釋放,留你一條全屍。」

一燈大師道:「出家人怎可言殺?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花滿天道:「放你媽的屁!看我的“六絕奪魄”。」

花滿天同時使出“花雨暴殺”、“奪命狗嘯”、“萬蟒吐信”、“猛拳碎傷
”、“鬼藤散影”與絕情股歷代谷主所傳招式中最凌厲凶狠的一招“刀行劍旋不
留命”,因為花滿天深知所對付的,是當代的兩個絕頂高手,瞬間,一燈大師與
裘千仞被如刀的花團圍住,花團之內,花瓣銳利如刀似雨般攻擊,聲聲奪人心魄
的嘯聲,擾人視線、時真時假的觸手,不時襲至的毒蛇與勢力萬鈞的鐵拳。

一燈大師一派雍容氣度,雖然深處險惡之中,依然氣定神閒,不論花瓣、毒
蛇、觸手、鐵拳的攻擊,總在殺著接近衣角時巧妙而驚險的避開,一雙深具睿智
的慧眼,穿透漫天的花瓣、擾人的觸手,口中誦著『大慈大悲無我無佛靜心咒』
,化解穿腦的狗嘯魔音,一燈大師看透花滿天的絕招最厲害的殺著,是在花團之
外似乎毫不起眼的『刀行劍旋不留命』,也就是原本公孫止所用的絕學,其餘的
殺著,厲害歸厲害,但看在南帝的眼中,不過是小孩子的把戲,毒蛇與觸手陣,
尚且遠遠不及西毒歐陽鋒之蛇杖所使出的起手式『天杖回靜』,狗嘯魔音遠不及
當年而立之年潛伏大理國謀刺自己的西域魔僧所誦之『奪命梵音』,漫天花瓣比
起桃花島的五行花陣更顯得可笑,但是,『刀行劍旋不留命』隱而不發,處處暗
藏殺機,氣勢宏大驚人,因此一燈大師留身花團之中靜觀其變,找出劍招的破綻。

裘千仞也有同樣的感覺,但他雖年老,火氣卻不小,他並不打算留在花團之
中乖乖待著。

花滿天將公孫綠萼懸空背對著自己,淫笑道:「你們兩個老頭好好地看我表
演一場人間好戲。」說完話,將公孫綠萼晶柔細緻的美臀抬高,少女的神秘花瓣
暴露在花滿天眼前,花滿天一聲怪笑,由公孫綠萼的後背,穿過腋下,伸出一雙
催花魔手狠狠地握住公孫綠萼一對嬌麗的乳房,將公孫綠萼盈弱赤裸的身軀按在
自己懷中,親吻吸吮公孫綠萼的櫻唇、毫不客氣地將肉棒塞進公孫綠萼的花瓣中
,公孫綠萼柔嫩的粉臀隨著花滿天的控制,一下一下地撞擊花滿天的腹部,花瓣
也跟著接受花滿天肉棒的抽插。

公孫綠萼黑白分明的大眼,閃動著無助和哀傷,清麗而赤裸的胴體,被一個
淫賊不斷汙辱著,恐怖的是,這個淫賊的肉身正是自己父親,公孫綠萼眼見親生
父親正親吻著自己的嘴唇,父親的手撫摸著自己全身每一寸少女肌膚,更眼見著
自己父親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姦淫著自己,不斷的揉捏自己嬌美的乳房,不停的
交媾,做夢也沒想到,和自己發生第一次肉體關係的人,竟然不是自己的愛人,
而是自己的父親,公孫綠萼向裘千仞、裘千尺、一燈大師發出求助的目光。

裘千尺與剩下五十多名絕情谷弟子,久戰不下李莫愁、武家父子、郭芙、完
顏萍、丐幫兩名長老,公孫尺再一次吐出果核擊落李莫愁的冰魄銀針,並急得大
叫:「二哥,您快救萼兒啊!」

花滿天將插在公孫綠萼花瓣拔出,罵道:「你這臭娘們!這麼久都不濕,裝
什麼貞潔聖女!」說完從一個身旁的情花苞取出一些花蜜,抹在公孫綠萼美臀的
菊花蕾上,「撲哧」一聲將肉棒塞入公孫綠萼的屁眼,開始與公孫綠萼肛交,公
孫綠萼見著自己的父親正無所不用其極的凌辱自己,悲憤異常,猛力甩開花滿天
的嘴,張口大呼:「不要!不要!不要啊!」

花滿天突然將公孫綠萼倒轉,趁著公孫綠萼正狂喊之際,將肉棒塞入公孫綠
萼的櫻唇裡,在公孫綠萼的口中恣意抽插,伸出部屬於公孫止的怪舌,這舌頭有
蛇妖蛇項言的三十公分長舌,猿怪的猿猴般的粗舌,粗長濕滑又帶著明顯凸起的
味蕾,用怪舌吸舔公孫綠萼的花瓣,並將長舌鑽入公孫綠萼的花瓣縫裡,好像交
媾一樣的抽插,一方面將右手食指與中指塞入公孫綠萼的菊花蕾中,三方向地抽
插使得公孫綠萼的嬌軀劇烈晃動,倒立的乳房上下跳動搖擺,公孫綠萼赤裸裸的
少女胴體承受一波比一波更強烈的屈辱,花滿天希望藉此,使兩大高手分神,順
便也滿足自己無止盡的性慾。

狂怒的裘千仞在花瓣團之中,開始使出水上飄的絕頂輕功,雙腳不停第兆齣
一個圓圈,藉著自己發出體外周身的功力,將圓圈越踩越大,花瓣、毒蛇、觸手
所聚集的花團也越變越大,但也越來越薄,裘千仞突然閃深到圓圈中心,飛身沖
天,雙掌和什猛力一拍,爆出震耳的巨響,穿腦魔音被反激回去,順勢吸一口長
氣,雙掌一分,吼道:「花滿天,你已經選擇了死路,老夫非將你碎屍萬段不可
,接我獨創絕學“鐵掌”,必殺式“分影長虹”。」裘千尺甫一出手就使出猛招
,只見一道由無數掌影化成的七色彩虹猛然一現,接著隨彩虹的暴漲,將圍困自
己的漫天花團吞噬,花滿天驚見長虹迅速逼近自己,連忙將公孫綠萼拋向身後,
以背後伸出的觸角牢牢綑住,左刀右劍舞出殺招,發出左右交叉的刀氣、劍氣。

花滿天暗藏殺機的絕招“刀行劍旋不留命”,刀光劍影彷彿由四處竄起,劈
向裘千仞漸漸逼近的彩虹華輪,銳利的劍氣劃碎七色彩虹,裘千仞遂現出原身,
劍影迅速對著裘千仞透胸而過,兇狠閃著炫目白芒的刀光迎頭劈下,是絕招“刀
行劍旋”的第一段擊殺“刀劍十字殺”,一瞬間,眾人驚見裘千仞被斬成四塊。

花滿天滿是得意,突然臉色大變:「糟!是殘像!」

裘千仞腳踏“水上飄”絕頂輕功,使出“水映殘像”,化成三道人影襲向花
滿天,一面笑道:「不錯!不錯!還能斬到我一個分身,絕情谷傳人武藝確有其
獨到之處。」

裘千仞雙掌結結實實的轟在花滿天的胸口,鐵掌招式“碎心勁”在花滿天體
內炸開,一具屍體軟倒於地,裘千仞多年對敵經驗,突然敏銳的嗅到危險,趕忙
後退一步,功力滿沉於腳,以腳跟於自己周身土地劃上一圈,右腳猛力一蹬,四
周土石爆烈飛起,雙掌幻化千手,使出鐵掌防身招式“地絕落”,地面爆出一陣
兇猛的刀光劍影偷襲,是「刀形劍旋」第二段擊殺“天狗吞日月”,千萬道刀風
劍氣劈來,同一隻據到的瘋狗張口狂咬,“地絕落”激起半天高的土石牆,刀劍
與土石交擊,炸出漫天塵灰,聲如奔雷巨響,持續了好一會,塵囂漸寂,兩個人
影怒視對立。

花滿天見倒在身旁狗模狗樣的屍體,不禁滴下兩行清淚:「狗妖四弟,你這
輩子都沒機會復生了,抱歉愚兄必須以你的功體擋這裘老頭的絕招,如今你功體
盡散,為兄會拿這老頭的血來祭你的。」

裘千仞冷笑:「每犧牲一個人的功體,你的功力就減一分,原本就遜色三分
的你,還想殺我,笑死人!」

花滿天突然滿臉充血,左手一伸畫出一道劍光,右拳緊握吐出一道刀影,雙
手刀劍殺氣一併,大喝一聲:“刀行劍旋三、四段擊殺,‘劍行人煉獄’,‘刀
旋化虐龍’。”

花滿天身上幻化出幾百名絕情谷弟子,每一個影子皆滿是痛苦悲傷的神色,
花滿天手一發勁,這群原本被花滿天吸收的功體肉身,形成一把地獄之劍,排山
倒海的湧向裘千仞,如同一發狂的龍欲吞食裘千仞,是融合人的悲苦,刀影,劍
氣,恐懼,憤怒之煉獄虐龍雙刃。

裘千仞見狀,黯然道:「罪過!罪過!幫你們超生吧!」旋轉身體飛身而起
,身體越轉越疾,形成一道旋風,施展出鐵掌招式“轉血輪”,此招原本是用來
對付對方眾多時所施展,只見絕情谷一陣猛烈的血腥,兩大絕招相擊,半空中出
現一個血色風暴,花滿天的“煉獄劍”“虐龍刀”一碰到風暴,被吸收控制的絕
情谷弟子軀體碎成肉片血漿,化成血水。

花滿天雙手刀劍相擊,用力一劃,向天空爆出一線刺眼火光,飛身而上,劍
指路,刀傍身,順著因火光乍滅而引起的視線黑暗,疾行如一把飛行的鐮刀,衝
向血色風暴,使出「刀形劍旋」最終段擊殺“死神勾魄”,當這把奪命鐮刀接近
裘千仞的血色風暴時,風暴突然化成一道強勁的水勢,結結實實擊中花滿天,花
滿天驚見絕招被破,欲閃避逃躲,卻避無可避,不斷被強大的水柱撞擊。

裘千尺在一旁讚道:「鐵掌絕式!好一招“天河化龍”,好久沒見到二哥使
出此招了,此招一出,輕則肉身粉碎,輕則終身殘廢,二哥下重手了。」

裘千尺一派悠閒神色,充滿憐惜的安撫她的寶貝女兒公孫綠萼,公孫綠萼伏
在裘千尺的懷中,赤裸裸的白淨身子,用裘千尺隨身的斗篷包著,身心皆受到萬
般創傷的公孫綠萼,像個受驚的兔子般縮著,不停的啜泣,而赤煉仙子李莫愁不
再像初時的威風,在兩大高手對決的途中,絕情谷又來了幾個助力,老頑童的弟
子耶律齊、耶律齊的妹妹耶律燕、東邪黃藥師晚年所收弟子程瑛、程瑛的表妹陸
無雙,更令李莫愁覺得心下一冷、毫無希望的,是一旁冷眼的裘千尺,與從容步
出殺陣的南帝一燈大師。

一炷香後,水柱盡涸停止攻擊,裘千仞雙手背負於後緩緩走向花滿天,花滿
天虛弱的望了望四周,只見一燈大師老早脫離了「六絕奪魄」的殺陣,李莫愁受
眾俠客包圍被俘,一個西域僧侶裝扮的老和尚,好像正在幫完顏萍、郭芙、武三
通、武修文、武敦儒、以及兩個丐幫長老解毒,花滿天見著自己深受重傷,功體
盡散,又失去了後援,知道一切大勢已去,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說道:「我想問
一個問題,裘千仞,為什麼我越來越猛的絕招,你卻越來越輕易破去呢?」

「這個問題我來回答,」一旁的裘千尺接下花滿天的話:「“刀形劍旋不留
命”的三、四段擊殺,原本是絕情谷弟子,甘願為師犧牲,以自己功力化成劍,
供其師使出“煉獄劍”,或以自己血肉化成龍,供其師使出“虐龍刀”,齊心合
力,勇猛不懼死,自然威力十足,而你只是強迫絕情谷弟子們做你的犧牲品,以
奇術控制其心智、肉體、內功,所以你的「刀劍」,不過是你自己功體的分身,
完全沒有使出絕招的精義,每使出一招你自己就弱一分,到最後只餘公孫止的內
力,自然不是我二哥對手。」

花滿天又嘆了一聲:「罷了!」突然,花滿天散出滿天枯葉,而二條身影由
花滿天身上分體而出,襲向裘千尺,原來花滿天欲以障眼法遁走,所以散出「落
葉之秋」招式,並將蛇妖、猿怪分身而出作為替死鬼,蛇猿二道身影正衝至裘千
尺身邊,一道身影忽然轉向,衝到神智剛清醒,功力還有十天才會恢復的丐幫長
老身旁,眾人還來不及反應下,那身影又衝入落葉之中。

裘千尺毫不考慮,身影未到面前,即以口疾射出勁力驚人的果核,果核正中
身影,身影頓時停住,只見一高大壯碩似猿非猿的怪人,正是猿怪,猿怪痛苦的
按著胸口的氣海穴,要穴被重擊,全身勁力一時無法施展,在猿怪稍息的短短時
間,又射來七粒果核,果核盡數重擊了猿怪,只聽見一聲痛苦的哀嚎,猿怪雙眼
流出鮮血,軟癱伏倒,原來手腳筋、丹田、雙眼均已受重創,不但終生武功盡廢
,還四肢殘廢終生。

兩個丐幫長老,幾乎同時仆倒於地,只見雙眼眉心之間,一個手指般大小、
深度的血洞,還潺潺的流著黑血,裘千尺毫不在意,像是死了兩條狗一樣,中原
俠士們憤怒異常,欲徹底剷除花滿天,正準備殺入落葉之中……

落葉悄然散落,一個臉色蒼白但俊秀得中年人出現在眾人眼前,但長得並不
像公孫止,這人胸口一個碗口般大小的血洞,慘然笑道:「沒想到啊!沒想到啊
!蛇老三竟然背叛我離去,吸食了那兩個老頭的功力就算了,還吸食了我和公孫
止的功力,結拜之情、朋友之義、患難之交,都是騙人的,我恨啊!蛇老三,你
負我,我做鬼都不會饒你!」

裘千尺大笑道:「你先以自己的好兄弟做替死鬼,還好意思怨你兄弟,別笑
死人了,你不仁,他自然可以不義,花妖,聽你自己說你只要有花的地方,就能
重生,來人那!用金屬箱子把花妖給我封起來,再以大火烘烤七天七夜,看你怎
麼復活!」

一燈大師趕忙道:「施主,如此太過殘忍吧!」

裘千尺道:「殘忍?再讓他復活,多少女孩要受其魔掌摧殘?」

一燈大師無言以對,接著,猿怪和李莫愁也被打入絕情谷大牢之中。
二、《絕情黑獄》

絕情谷大戰之後,一燈大師、裘千仞、西域僧、陸無雙、程瑛,出發找尋黃
蓉和楊過的下落,武家父子、完顏萍、郭芙功體未復,留在絕情谷休養,耶律兄
妹也留下來做個照應,完顏萍、郭芙腦海中殘留痛苦回憶,楚楚可憐的完顏萍,
原本心儀著有殺父之仇的耶律齊,但在慘遭輪姦之後,自覺沒有顏面在與耶律齊
在一起,晚上睡夢時,經常被惡夢驚醒,夢見公孫止、花滿天、大小武、武三通
,在自己白淨裸體上抽插、揉捏,而郭芙見到曾將肉棒在自己花瓣、後庭、嘴裡
抽插的武家父子,也不敢在大小武之間,選擇自己的丈夫。

愛情是很奇妙的,短短幾天,在花滿天燒成灰燼之日,成就了三對璧人佳偶
,武修文愛上清麗嬌柔的完顏萍,甜美嬌豔、來自豔名遠播母親遺傳的俏郭芙,
刁蠻的纏上耶律齊,而不拘小節、輪廓深美的耶律燕,也與武敦儒走成一對。

絕情谷的一角,只見郭芙一個人氣呼呼的在草原上跑著,耶律齊在郭芙身後
急追,耶律齊喊著:「對不起嘛!芙妹,我不是說你刁蠻任性,只是說比起來,
完顏萍姑娘比較文靜啦!」

郭芙回身鼓著氣嘟嘟的俏臉,道:「完顏萍,完顏萍,你去找她呀!幹嘛纏
著我?反正她又溫柔又賢淑,我一副大小姐脾氣,你去找她呀!去呀!」

耶律齊一個箭步衝到郭芙面前,雙手如鐵環般緊緊箍住郭芙的纖腰,柔聲說
道:「我就是喜歡你大小姐脾氣,美麗的小姑娘!」說完,不等郭芙反應,就將
熱唇蓋在郭芙的小嘴上,郭芙不禁身形一軟,閉上亮麗的雙眼,羞怯地回吻,濕
滑的舌頭在溫熱柔軟地帶交纏,兩人交換著彼此的唾液,耶律齊移動自己的右手
,從郭芙粉頸,游移到郭芙高聳的早熟乳房,隔著重重的衣服,揉撫著郭芙的乳
房,左手摸著郭芙的美臀,游移到少女的隱密私處,隔著褲子在郭芙的花瓣不斷
來回滑動,嬌豔的郭芙不禁發出「唔……嗯」的聲音。

耶律齊動手解開郭芙的腰帶,郭芙上身的衣服也隨之鬆垮,然後,耶律齊解
開郭芙外衣的釦子,解完釦子,外衣隨勢左右一分,露出郭芙的小肚兜,小小的
肚兜藏不住郭芙美麗誘人的早熟胴體,一對白嫩豐滿的乳房好似要從肚兜蹦出來
,深深的乳溝和淡淡的少女香氣,發出令人垂涎的引誘,耶律齊再將肚兜一把抓
下,一對動人的乳房彈蹦出來,郭芙羞怯的緊緊抱住耶律齊,之前和大小武交和
的肉體經驗,激起郭芙內心深處的情慾,耶律齊以口相就郭芙的乳房,舌頭先在
郭芙乳房畫圈、親吻、舔舐,接著含住郭芙的乳暈輕咬吸吮,一隻手再鬆開郭芙
的褲帶,手伸入郭芙褲內搜索,摸道郭芙的花瓣,奇道:「芙妹,好濕喔!」郭
芙白了耶律齊一眼,也鬆開耶律齊的衣褲,用纖細的玉手套弄耶律齊火熱的肉棒
,耶律齊緩緩褪去自己和郭芙剩餘的衣裳,耶律齊強壯的體魄,和郭芙清麗美艷
的胴體,在廣大的草原赤裸著,郭芙記憶裡,有豐富的性愛經驗,她跪在耶律齊
的跟前,開始吸吮耶律齊的肉棒,耶律齊也毫不客氣的努力在郭芙小嘴裡抽插。

耶律齊將郭芙扶將起來,將郭芙一隻修長的美腿抬起,接著,就將肉棒一沒
而入,插入郭芙花瓣之中,四下無人,郭芙忘情的浪叫,隨著抽插的越來越激動
,郭芙赤裸的身子也跟著猛烈搖擺,淫蕩的浪叫呻吟聲也越來越大聲,站著的兩
人雙腿發軟,裸的身子也跟著猛烈搖擺,淫蕩的浪叫呻吟聲也越來越大聲,站著
的兩人雙腿發軟,遂仆倒於地,換一種姿勢繼續享受性愛歡愉,接著,就是兩人
世界了。

當日,絕情谷大肆慶祝,七人也是座上貴賓,全部絕情谷的弟子,輪番向七
人勸酒,不勝酒力的七人,在慶祝除魔的歡樂中醉倒。

嬌豔的郭芙帶著宿醉醒來,卻見到自己被手鐐腳銬鎖住,青春豔麗的少女胴
體,一絲不掛的赤裸著,郭芙大驚失色,望左觀右,武家父子、完顏萍、耶律燕
、李莫愁都赤裸裸的,而李莫愁是如狗趴著的姿勢,三個絕情谷弟子,正如三明
治般姦淫著李莫愁,有著成熟女人風韻的李莫愁,嘴、下體、屁眼各有一隻肉棒
抽插著,白晰的乳房和豐臀,印著無數血痕、指印、烏青,三個姦淫李莫愁男人
的後面,還排著無數男人,其中一個人笑道:「,這幾天,大家都輪流操這母狗
,她一定爽翻了,你看那邊三個姑娘,都美若天仙,又年輕嬌豔,看著他們一絲
不掛、赤裸裸的肉體,豐滿標緻,我的小弟弟都快爆了!」

郭芙越聽越心寒,完顏萍等人這時也陸續醒來,見到自己得情況,不禁嚇得
控制不住自己,武家父子、耶律齊大吼:「幹什麼!快放了我們!」完顏萍不禁
歇斯底里得暗泣:「不!不要再來了!」

姦淫著李莫愁的三人,分別射出了精液,眼神空洞的李莫愁,緩緩的將精液
吞食,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下一批男人又接手,繼續姦淫著李莫愁,揉捏她的
乳房、豐臀、每一寸肌膚:「不要讓這美麗婊子有喘息的機會,她把我們小師妹
公孫綠萼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幹翻她!」

好像要特別表演給七個人看的一樣,在七人面前不斷用各種姿勢姦淫著李莫
愁,男人們見著如此淫蕩的節目,不小心又常偷看到耶律燕、完顏萍、郭芙青春
洋溢的裸體,他們是男人而不是聖人,心情不禁漸漸浮動。
兩個絕情弟子抬著一張精美的椅子緩緩移來,椅子上的人正是裘千尺。

裘千尺陰冷的目光,似要刺穿郭芙的心般,說道:「郭芙郭大小姐,郭靖和
黃蓉的女兒,好!好的很!」

郭芙顫聲道:「妳既然知道,還敢這樣對本姑娘,快放了我!」

裘千尺冷笑:「做妳的朋友真是倒楣,其他人跟我素無冤仇,但因為妳而遭
池魚之殃,不過妳放心,對你的心上人和朋友,我只會略施教訓,而妳,最好有
點心理準備。」

裘千尺接著將已癡呆的李莫愁帶走,一群男人也跟著退下,但在退走以前,
他們將耶律齊與完顏萍雙手鍊在一起,置於完顏萍背後,使耶律齊好似抱著完顏
萍一般,另外,將完顏萍雙腿拉開,美麗私處一覽無遺,貼在耶律齊的肉棒上,
耶律燕也被以同樣的方法,與武三通鍊在一起,而郭芙則和大小武鍊在一起,大
武和其他男人姿勢相同,武敦儒肉棒貼在郭芙的屁眼上,雙手環抱在郭芙高聳的
乳房上。

良久,男人們心猿意馬,幾乎把持不住,此時,裘千尺帶著李莫愁回來了,
李莫愁被清洗打扮的美艷動人,穿著誘人的薄紗裝,接著,經由裘千尺的命令,
李莫愁開始大跳豔舞,在赤裸的七人面前曼妙的舞動,時而親吻四個男人,蹲到
少女們張開的大腿下,吸舔少女的花瓣,和吸吮男人的肉棒,高絕的技術,激起
七人的情慾,況且,完顏萍與郭芙受過奇藥的改造,特別容易敏感,而男人本來
就是較低等、無法抗拒誘惑的動物、在赤裸的美男美女、奇異的姿勢、李莫愁的
催情下,不一會,男人的肉棒都挺立如柱,除堅守防線的耶律燕外,完顏萍、郭
芙都不由己的濕透了。

裘千尺道:「郭芙,給妳兩個選擇,第一,殺了你的心上人耶律齊、劃花你
的臉,第二,和大小武性交給大家看。」

花瓣濕透的郭芙,看一眼耶律齊,呼吸急促的說道:「我……我選……我選
第二條路。」

被暫時禁住武功的三人,郭芙、武敦儒、武修文被解開束縛放下,大武按著
郭芙的頭,小武扶著郭芙的纖腰,郭芙趴跪成狗爬姿勢,大小武從前喜愛郭芙很
久一段時間,而郭芙也是目前牢獄三個美女裡,最標緻的一個,經歷許多事情,
使青梅竹馬的三人沒有結合的機會,而今,竟名正言順的可姦淫郭芙,出身名家
之後的大小武,心下也有一點竊喜,大小武一前一後,分別將火熱的肉棒插入郭
芙的嘴裡和花瓣,不斷的抽送,陣陣快感衝擊郭芙,不管心上人正看著自己,流
露性歡愉的接受抽插,前後的搖擺,乳房也前後晃動。

抽插一段時間,小武將郭芙立起,抽出插在郭芙花瓣的肉棒,沾滿花蜜的肉
棒,隨即又插入郭芙的屁眼,郭芙急的大叫:「不要!不要插那裡!」話語未歇
,大武的肉棒也插入郭芙花瓣,兩兄弟將郭芙夾成三明治,放浪的表演,兩隻肉
棒同時在郭芙美麗的動體內抽插,以各種姿勢享受郭芙青春嬌豔的赤裸肉體。

耶律燕見狀大怒,「好!好!小武,你很爽,沒關係。」自動將花瓣沒入武
三通的肉棒,開始與武三通交合,將自己的第一次,獻給心上人的父親。

完顏萍水汪汪的大眼,看著耶律齊,耶律齊高挺的肉棒,因四周的激情,不
由自主在完顏萍濕透得花瓣摩擦,完顏萍的恥毛擦得耶律齊心癢,嬌弱的完顏萍
向四周看一眼,在耶律齊鬢角邊附耳說道:「耶律大哥,你……你不必忍耐。」

耶律齊的肉棒彷彿得到授權,很迅速的插入完顏萍的花瓣之中,快速的進出
抽插,耶律齊的胸膛貼著完顏萍的乳房,兩個火熱的肉體享受著性愛歡愉,耶律
齊忍不住親吻完顏萍,兩唇相接,完成當年的一個夢想,他們知道,以後的關係
將會糾葛不清,但管不了這麼多了,現在這對小男女只是專心地熱情、放蕩的交
歡。

每到達一次高潮,就會換一組男女,輪番姦淫、交歡,……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