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外傳(十二)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一名壯碩的少年,似乎有著天生神力,不時高高舉起人頭般大的鐵鎚,敲打
浪人的刀,充滿蠻力的每一擊,都不偏不倚地敲在浪人指定的位置。

一、拔刀心碎

一處渺無人煙的荒郊,風乾泛白的黃土壟起,到處是一拱一拱光禿的小土丘
,其中一處較大的土丘,遙遙可見五個人影。

一名身披綠色斗蓬,扶桑浪人裝扮,臉色蒼白、清瘦的人,正在熊熊烈火中
,打著一把刀。

四名接近十三、四歲的少年,在寒秋的清晨,僅著短袖薄衫,但豆大的汗珠
,卻如雨一般不斷滑落,將衣服都濕透。

一名壯碩的少年,似乎有著天生神力,不時高高舉起人頭般大的鐵鎚,敲打
浪人的刀,充滿蠻力的每一擊,都不偏不倚地敲在浪人指定的位置。

這名少男的準頭,來自「楊家一十六勢槍法」,他的沈穩下盤,來自以「守
」為主的「十三夢還」。

一名肥嘟嘟的少年,正運著傷痕累累的雙掌,哭喪著臉,滿臉眼淚鼻涕,他
負責「火」,不曾歇息的雙掌,拾柴、斷樹、碎木,最後將每一塊碎木扔到火爐
之中。

他的猛烈掌勁,來自「如來神掌」,他碎木的狠辣、詭異,來自「花、猿、
蛇、犬」江湖四淫的奇術,以及東瀛武術名家「柳生」的家族武學。

一名相當矮小的少年,負責火的旺盛,這個打造刀的火,並沒有一般常見用
來使火旺盛的「鼓風爐」,每當火舌忽然竄起,就是這名少年深吸一口常息之後
,所喝出之濁氣,加上所劈出詭異的掌風。

他的詭異掌風,是一部份的「如來神掌」,他的詭異身形,是一部份的「江
湖四淫」之術,以及一部份的「十三夢還」、「十三夢殺」、以及「絕情刀劍」。

而第四位少年,他的汗流得最少,而且他還保持著倨傲的微笑。

他很不應該汗流得最少,因為他是最累的一個。

他頭下腳上倒立著,雙手緊緊握著劍柄,劍尖頂著地,乾而硬的黃土只吃進
了一吋的劍身,他全身筆直,持續地均勻吐息,全身的重量,僅靠著劍尖支撐,
朝天的雙腳,腳尖上各放了一顆棋子。

棋子,已穩穩在他倒立的腳上一整天了,都沒有掉下來。

「如來神掌」、「柳生家傳」、「佐佐木小次郎光影蝴蝶刀法」、「宮本武
藏雙刀流」、「一刀流」、「楊家一十六勢槍法」、「花、猿、蛇、犬」祕技、
「十三夢殺」、「十三夢還」、「絕情刀劍」,他,通通不會。

這名少年,悟性奇家,這些絕學,他通通學過,只是,通通忘了。

毫無根基的他,從來就不認為自己能將這些絕學融會貫通。

每看到一招絕學,他就創出一招自己的招式。

幾個月前,他得到「刀劍浪子」--阿浪的一張羊皮卷,裡面記載了阿浪所
知道的所有絕學,這些絕學,其所屬門派毫不相關,正邪參半,少年再聰明,也
理不出頭緒,他也不可能擁有武林四淫吸取他人功力的天賦。

所以,他夥同三名好友,不斷找尋阿浪的下落。

當他找到阿浪時,阿浪在連續的血戰中身亡,在阿浪屍首旁的,是一個清瘦
、僅披一件綠色斗蓬遮蔽赤裸身軀的女子。

這名女子當時眼神空洞、悲哀,雖然衣不蔽體,年齡又長自己許多,四名少
年看著她,卻一點非份之想都沒有,只想好好的抱著她、安慰她,他們並不知道
,她正是王大人手下十三太保中,以「刀」聞名的「十二丸藏」,阿浪的屍首,
正是她的傑作。

四個少年不知道,偷偷跟在他們後面的二、三十個惡少、地痞也不知道,這
些惡少原本是來搶奪四名少年所尋找的東西。

當惡少們看到眼前赤裸的美麗女子,口水幾乎流得一地,突然現身,擒住四
名少年,並餓虎撲羊般地,猴急的撲向眼前獵物。

倒立的少年,就是幾個月前,當黃蓉問他名字,驕傲的答:「有緣相見,何
必言明,妳們對我好,我知道,至於名字,『何足道』矣!何足道!」的那個少
年,他,叫做「何足道」。

當天的情景,何足道如今想來依然不寒而慄,一群醜陋的惡少撲向十二丸藏
,一開始,十二丸藏還沒有任何反應,任十多個人摸索著自己的赤裸身軀,吸吮
自己的乳房、粉臀、頸子、大腿、毛髮深處。

沒多久,就有一名惡少挺著肉棒,攻入眼前美女的花縫深處,一面抽插,一
面醜惡的鬼叫,火熱的肉棒,就在神秘的黑色叢林中不斷進出。

何足道永遠忘不了那天,十二丸藏的眼神變化,他這輩子,絕不願看到第二
次這種眼神。

一名惡少撫摸著十二丸藏的豐臀,看著花洞已被同伴佔據,摸到豐臀中心菊
花肉洞,心中瘋狂淫慾激起高昂的興奮,挺起肉棒想直入肛門之中,但眾人淫念
高漲玩得忘情,十二丸藏赤裸身軀毫無秩序的亂搖亂擺,這名惡少一直未能如願
,肉棒只不斷戳弄著白嫩的豐臀。

另兩名惡少撫摸著十二丸藏的身軀,大口猛力的吸吮十二丸藏的乳房、親吻
十二丸藏的粉頸、綢緞般的背,也不忘親啄幾口吻軟的嘴唇。

空洞的眼神隨著惡少的姦淫漸漸深邃,到了最後,是一種既陰且寒的秋瑟目
光,冷酷的黑瞳透出詭異的殺氣。

對於懷中溫軟獵物的變化,十多個正忙著搜索美女胴體的惡少絲毫未覺,但
原本吼叫阻止惡少們獸行的何足道等人,幾乎被陰冷的目光窒息,完全發不出一
絲一毫的聲音。

寒光一閃,三名惡少的背後突然各出現一個血洞,接著,三顆被切的千瘡百
孔的心臟從血洞中滾出來。

荒郊一陣狂風彿來,三句屍首隨風倒在土泥之中。

死神來得快速,沈迷在淫慾之中的少年,完全無法感受突然來的血腥味是怎
麼回事,肉棒緊緊插在十二丸藏花瓣中的少年,只覺得一陣黏膩的液體潑在自己
臉上,手一抹,滿手的鮮紅。

惡少這時緊張了,狂喊:「血!血!」,雙手隨著叫喊聲狂推,卻發現身體
似乎被緊緊吸住,完全不由自己控制。

狂喊聲未歇,幾隻金色蝴蝶光影,曼妙的飛翔舞姿翩翩婆娑在惡少之間,接
著,慘叫聲此起彼落,不論距十二丸藏遠或者近,每一個惡少心口都出現一個血
洞,心,也隨之「碎了」。

僅存四名惡少未死,但一身冷汗,命根子緊縮,方才的淫慾早已飛向九天之
外,這四名少年緊貼著十二丸藏的赤裸胴體,是原本撫摸十二丸藏乳房、抽插私
處花瓣、撫摸臀部、親吻細滑肌膚的四個人。

四人的八手八腿,沾滿血淋淋的紅色,十二丸藏隨身的三把刀都散在遠方,
方才殺人的「刀」,是四個人的雙手與雙腳。

眾惡少皆倒血泊之中,一股強大內勁突然從十二丸藏細瘦身體爆出,四名惡
少身子被內勁猛撞彈出,各自在血、泥、石、草中飛衝翻滾,直到勁力消失,四
人各在十二丸藏的十尺之外,口角淌血、不住的喘息。

十二丸藏冷冷道:「看在你們跟我有過肌膚之親,你們的命我暫且留著,記
得找個好師父練功,欠我的,我隨時都會要你們還,去吧!」

四惡少吃力的爬起,想用最快速度逃離,但雙腿發軟不聽使喚,緩慢的爬著
,臉上充滿著恐懼與淚水。

當何足道等四人鬆去束縛,就將阿浪記載武學的羊皮卷交給十二丸藏,十二
丸藏看著羊皮卷內容,臉上不自覺一陣陣的笑意,最後,冷冷的道:「要死,要
錢,還是要當我徒弟?」

所以,這幾個月來,四人辛勤的練功,一些詭異、經融合淬煉的武學。

其中天資最佳的,就屬何足道。

他完全學會了羊皮卷和十二丸藏的武學,又全部都忘了,內功根基不深,卻
創造了自己練內功的法門,與自己的劍法。

而十二丸藏,就在某一天哈哈長笑之後,將隨身兩長一短的刀,全部打斷,
拿著碎斷的刀身,叫四名徒弟幫他「打刀」,一把新的刀。

這一天,夕陽西下,「刀」也完成。

隨著夕陽,多條長影圍住土丘上的五人,一個顯然功力深湛的聲音道:「師
妹,好久不見了,還記得師兄嗎?」

十二丸藏冷笑:「你終於來了,我等你等得好苦,我這輩子都忘不了你,好
師兄,柳生常吾。」

一全身白衣的男子由人影之中走出,笑道:「是啊,好想念妳美妙的肉體,
真想好好抱抱妳,可惜聽說你最近變得好凶悍,師兄好怕呢!」

十二丸藏瞥了瞥附近人影,道:「師兄對付小妹,還派出這麼多幫手,太小
家子氣了吧!」

柳生常吾道:「那兒的話,中原古諺,小心駛得萬年船,這些是我到中原後
認識的朋友,『萬色樓』的朋友。」

十二丸藏聽到『萬色樓』不禁眉頭一皺,轉頭望了望,接著,回復冷冷的面
容,道:「還好,大當家『女菩薩』似乎沒來。」

柳生常吾道:「一到萬色樓,一番考驗,我就取得四當家的地位,四當家以
下的三十名當家我都可以驅使,所以啦,除了女菩薩、黑修羅、金虹狀元三大當
家外,所有的當家我都請來了,畢竟,妳可是十三太保中的首席殺手。」

十二丸藏道:「承蒙看得起,師妹不過是當年師兄您的手下敗將,還慘遭您
的『寵幸』,竟然還以如此陣仗對付。」

柳生常吾笑道:「此言差矣,他們只是幫我圍住妳,免得妳逃跑,讓妳好好
作我試刀工具。」

十二丸藏悶哼一聲:「哼,賀喜師兄,看來師兄武功又有精進。」

柳生常吾道:「好說好說,柳生家絕技我已全部學全,『武神』宮本武藏的
武技我也融會貫通,加上我們攻破一刀流、千葉流、佐佐木小次郎後得了不少武
學經典,我這個柳生家百年難見的天才,當然創出另一番武學天地。」

柳生常吾說罷,突然一長一短的刀出現在雙手,大字張開的雙臂,明顯的藏
著另外兩柄刀,刀意瞬間滿於利刃刀鋒,盈盈殺氣使得身旁草木幾乎更顯蕭索。

柳生常吾笑道:「我可以同時使四把奪命之刀,這可拜妳千葉流夢之終章--
『十三夢舞』所賜,這就是你所未學到的--第二夢舞『狂刀之舞』。」

好好的天氣突然一聲悶雷,轟然之後,兩條浪人人影迅速飛越、跳躍、交錯,
每一次十二丸藏接近戰鬥圈外,就被圈外由『萬色樓』佈成的圈圈給逼回。

刀劍交擊之聲不絕於耳,柳生常吾長笑落地:「師妹,妳不過如此而已嘛,
看來,愚兄又可以好好與妳溫存一番,這一次,我可要廢了妳的筋脈,讓妳永遠
作我跨下巨物的禁臠。」

柳生常吾的笑容突然僵住,因為他發現,所有的『萬色樓』當家都只是『站
』在那裡,他們,全都斃命,每一個人身上,都有著不同方向的致命創傷。

而他們死亡的時間,當然就是自己與十二丸藏戰鬥時,接近當家他們所形成
防衛圈的時候,而十二丸藏怎麼出手,他卻完全一無所知。

柳生常吾寒髮直豎,涓流冷汗從法紀緩緩而下,使盡全力,使出「第六夢舞
」--千手佛舞,千手幻化的佛手,同時帶動使出柳生、宮本武藏、佐佐木小次
郎、依刀流四家都最強絕招,攻向十二丸藏。

十二丸藏突然伏身收刀,忽然如迅雷般彈起,「拔刀」,刀流星般穿越『千
手佛舞』。

柳生常吾倒地,身上出現九個拳頭大小般的血洞,十二丸藏看著面前屍首,
道:「有用的招數,一把刀就夠了,這是我自創『拔刀術--九龍斬』。」

十二丸藏回頭看著四個徒兒,道:「此劣種的出現、死亡,代表東瀛想取我
性命的力量已經不足為懼,我要回東瀛去了,你們四人,好自為之,下山第一件
事,記得,殺了那四人。」

何足道等四人伏身叩首:「是,師父,謝師父,送師父。」

十二丸藏走了幾步,回身道:「中原群俠被關在原郭靖住處,有能力的話,
去救他們出來,還有,永遠,不准告訴別人你們的師父是誰。」

十二丸藏遠去,離開這個腥風血雨之處,他的行囊,包含著一個骨灰盆,他
去向一個充滿未知的海島,他的舞台,在天涯的另一個角落開始。
二、吃、喝、玩、樂

萬旗隨風漫天飛揚,鼓鑼聲號震天亂響,三百多人的將官隊伍,護著中間一
頂紅轎,紅轎兩旁有著兩個隨行侍從,一名身壯而老邁,正是「十一太保」方十
一,而另一名侍從,則全身黑色勁裝、黑巾蒙臉,只露出一對碩大卻失神的雙眼
,隊伍耀武揚威的走著,由呂常德的太守府,走向原郭靖的住處--「十三太保
聖火神殿」。

「刀不使二」十二太保--十二丸藏失蹤,只在郊外找到一具遭快刀重創多
處,胸口還開了個拳頭般大小血洞的屍首,屍首的名字,當然就是「刀劍浪子」
阿浪,也就是遭多方追殺的「蛇妖」蛇項言。

距阿浪屍首不遠處,原本要被阿浪取而代之的「十三太保」,十三夢郎,慘
不忍睹的屍首,血肉碎片、白骨混雜在爛泥雜草之間。

「九太保」、「十太保」,程遙迦與「要命閻王」才第十是兩顆暗棋,暗棋
,當然安置在適當的地方,所以,他們沒有跟著轎子。

王大人一到了「十三太保聖火神殿」,拖著肥胖身軀走入大廳,甫一坐定,
馬上大叫:「十一,你給我滾過來!」

方十一老臉將皺紋擠出諂媚的笑容,道:「大人,有何吩咐?」

王大人道:「探子回報的怎樣?你這個武林字典是吃屎的?!一點消息都沒
有?」

方十一道:「大人息怒,小的這次可有相當的成果秉告。」

王大人道:「還不快說!」

方十一對隨身侍從比了個手勢,兩名大漢馬上走到方十一的身旁,方十一此
時道:「七太副、八太副,你們說說查到的資料。」

其中一人說道:「神眼--莫是非報告,最近曾查到一名樣貌似十二太保的
男子,在東郊外山區出現,身帶三柄刀,還帶著一約莫十二、十三歲的少年,每
日早晨必到東郊小村買些米糧,也曾有人看見這男子在教那名少年練功。」

另一人說道:「狗鼻犬耳--蔡狼報告,將我們『一、二、三、四、五』五
個暗殺團盡數狙殺的人,我們已掌握相當可靠的線索,證實是兩方不同人馬,一
方可能與最近遷出終南山的全真教眾有關,而另一方已查明是最近新竄起的少年
高手,屬古墓派的楊過。」

王大人皺眉道:「然後呢?就這樣?」

蔡狼道:「楊過行蹤飄忽不定,尚未查得蹤跡,而全真餘眾,十一太保方大
人,已經找全真七子之孫不二的關門弟子九太保--程遙迦大人,去引開全真五
子,十太保--才第十大人去纏住重傷未癒的千仞,另外派遣最強悍的十一、十
二、十三暗殺親衛隊去收拾全真教眾」

王大人微笑道:「很好,作得像與我們官方一點關係也沒有。」

方十一道:「但,大人,有一批老友可能要來拜訪我們,已在城郊發現他們
的蹤跡。」

王大人道:「誰?」

方十一道:「據探子回報,有三批人馬,第一批帶頭是一名白衣長袍老人,
一到城郊,就將五個大鐵鍋起灶,鍋一熱,帶頭的老人以極快的速度同時『開鍋
蓋』、『過油』、『爆香』、『切菜』、『料理』、『蓋鍋蓋』,當五個鍋子再
次開蓋時,五個鍋子竟然各煮出『佛跳牆』、『廣州炒飯』、『回鍋肉』、『燒
熊掌』、『生炒牛河』五道菜」

王大人聽罷大驚:「饕餮功!是饕餮公這個死老太監。」

方十一道:「不錯,正是饕餮千歲,宮中首席名廚。」

王大人道:「這麼說來,另兩方人馬應是『複姓公子』與『萬色樓』?」

方十一道:「是!」

王大人沈吟道:「這下可好,吃、喝、玩、樂都到齊了。」

宋代皇室積弱不振,而先天不良的皇室血脈,從也不思振作,整日沈溺於弄
臣安排的娛樂之中,臣子久而久之,也在諂媚獻殷勤中明爭暗鬥,殘忍的宮廷遊
戲鮮血暗流成河,最後呈現四個最有勢力的集團,互相僵持不下,表面上呈現均
勢的祥和,而四方的明爭暗鬥卻沒有一天歇息過。

這四個勢力,正是「吃、喝、玩、樂」。

另外三股勢力突然於此時來到,背後代表了一件相當重要的事。

此時突然門外一聲「報!」

方十一道:「探子急報,定有大事」,回頭看王大人,王大人卻正陷入沉思
,似乎未聽見自己說的話,方十一只好再道:「宣進來!」

只見「十年棺材」才第十消瘦的身軀,全身冒汗、雙腿發抖的邁入大廳。

才第十這副模樣是有原因的,他身上扛著三十五具屍體,屍體一具疊著一具
牢牢綁著,也綁在才第十的肩、背上,一入大廳,才第十軟癱於地,三十五具屍
體跟著摔落地面。

方十一道:「十一、十二、十三親衛隊陣亡?!」

方十一蹲下扶起才第十的肩膀,道:「你怎麼了,誰打傷你?!誰滅了暗殺
團?」

才第十虛弱的呻吟:「水……水……」

方十一急的猛搖才第十的肩頭:「水什麼水?!到底怎麼了?」

程遙迦跟著進入大廳,道:「你若是扛著三十五個人走上十里路,你要說的
第一句話,一定跟他一樣」

方十一突然倒地,學著才第十歪嘴斜眼、口吐白沫的樣子,道:「你是說像
這樣,『水……水……』」,雙腳也跟著抽搐。

程遙迦鄙視道:「哼!一把年紀做什麼怪,自以為有趣,老人家的笑話!一
腳都踏進棺材啦,不入流!」

方十一怒道:「我呸!你這尼姑教出來的賤女人,一邊偷人一邊扮楚楚可憐
的寡婦,真是變態中的變態!」

王大人知道十三太保之間素有嫌隙,心中有事也懶得制止兩人的爭吵,兩人
你來我往吵了半個時辰,突然聽見王大人沉聲道:「十,你是不是真的很渴。」

最善拍馬逢迎的方十一馬上趨前,道:「大人英名,小的尚未稟報您就知道
了。」

王大人怒道:「媽你個巴子!要不然他怎麼會抓著我的命根,還把我這支寶
貝叫『水壺』!拼命的擠水!」

程遙迦戲謔看著方十一,道:「拍馬屁拍到馬腿上了吧?!」

方十一怒氣噎在胸口,對著程遙迦道:「你……」

兩人正欲再吵,王大人道:「好了!你們倆這水到底給不給人喝啊?十這小
子渴死沒關係,我要變成了太監,就把你們送給饕餮變態當作菜原料」

「十年棺材」才第十喝了水,休息了好一會兒才跟程遙迦一同整理、道出暗
殺失敗的經過。

才第十道:「全真五子似乎心中有事,怎麼也不離開所守營帳,且五人武功
比過去更進一步,也沒料到受重創的全真弟子還有足夠能力擺出天罡北斗陣法。」

程遙迦補充道:「據孫不二所言,帳中藏身兩個秘密人物,且全真弟子雖受
金輪法王一行人奸計重創,但當時的所餘弟子,能仍以天罡北斗陣制住盛怒的楊
過,而據言,楊過年紀雖輕,已能以一柄鐵劍,擊敗瀟湘子、尹克西、達爾巴、
金輪法王等高手。」

才第十續道:「而且,裘千仞內、外傷全都好了,看來是帳中神秘人物,與
方十一你那該死的師弟天竺僧治好的,此外,方十一你這個錯誤百出的『爛字典
』,所有的消息都有誤差,說一燈大師要五年才能回復功力,結果呢?」

程遙迦跟著道:「不錯,而且方十一你這個老糊塗,一燈大師自修習過九陰
真經總篇後,與自己武功互相印證,只要三個月就能回復功力,你這個破爛武林
字典說他得五年才能回復,結果我與才第十到了那兒,恢復了八成的南帝、裘千
仞、武藝更精一步的全真五紫、再加上全真教眾的天罡北斗陣真是一步一高手,
處處見刀劍,舉頭望明月,低頭猛掉淚,好不容易騙過我師父才全身而退,你這
個蟲蛀狗撒尿的爛字典!」

才第十一口痰往地上一吐,「不小心」全黏在方十一的衣襬上,道:「九太
保還能靠一張嘴脫身,我呢?要不是因為裘千仞要我將屍首扛回,給我們下下馬
威,我能活到現在?且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我這輩子也不知道我能一次扛三十
五人」,而且還能再走上十里路。」

方十一老臉難下,趕忙轉換話題,「大人,您說的吃、喝、玩、樂是怎麼回
事,饕餮公又是怎樣的人?」

王大人道:「皇上身邊四大紅人,分別就是管美食佳餚的饕餮公,管各地難
得好酒的複姓公子,管玩耍娛樂的萬色樓,以及我這個專送美麗女人的淫樂王,
我們四個組織,就是吃、喝、玩、樂」

『「吃」的首腦人物,是饕餮千歲--李年,人稱「饕餮公」李公公,自小
對烹調就特別敏銳,烹調的刀工、火工,練就了他一身耐熱、快刀、巧勁、反應
迅速的本事,進而從食物烹調的脈絡中創出「饕餮功」,他什麼菜都敢做,從一
般的豬、牛、雞、鴨,到蛇、蠍、赤色蛤蟆、蛆、蟲子,甚至「人」,他敢做任
何菜,當然也敢吃任何菜,即使他用人屍作菜,他還是可以讓滿朝文武吃得滿嘴
生香、嘖嘖稱奇,接著再讓滿朝文武噁心反胃。

但是金鑾聖殿,皇帝在上,那個官敢當場污穢聖上所在的地板?皇帝對在下
文武官員一副想吐不能吐的可笑模樣很是欣賞,並且,那個「忠臣」敢成上一些
「不悅龍聽」的奏章,就有機會吃到饕餮千歲的「當日特別料理」。

饕餮公幫皇上省掉了許多雜音,也帶來特別的娛樂,所以,他的廚子手下們
,在他的領導下,形成了宮廷中其中一個大勢力。』

王大人忽然笑了一聲:「他是個變態,殘忍的變態,遇到他,千萬小心。」

王大人喝了口酒,續道:「『喝』由所謂的『複姓公子』所組成,複姓公子
為複姓第一、第二、慕容、皇甫、歐陽、令狐六姓,為過去武林世家、五胡入侵
南朝時代滅國帝王之後人,皆身負獨樹一格的家傳武藝,『玩』--萬色樓,為
首的,是過去一些金髮藍眼、白皮膚的重臣後人,另外有一些由海外而來的黑皮
膚、紅皮膚,以及其他不知名地方而來的人,首領『肉身菩薩』--楚可人相當
難纏。」

王大人派遣方十一走訪饕餮、複姓公子、萬色樓,欲借力使力,和吃、喝、
玩、樂四方之力,對付全真教,而另一方面,下令才第十與蔡狼、莫是非等人務
必擺平楊過這個亂事的少年。

四大紅人會齊聚,只有一個可能,「皇上出巡」,王大人不願在這種時候還
得要顧慮一些微枝末節,他要好好清除這些枝節。

而且,目前自己「力量重建」尚未完成,目前的自身力量大不如前。

之前,王大人是四大勢力中最強悍的,「八明」八個由黑白道武林頭痛人物
所組成的高手群,加上五個神秘的「五暗」,「十三太保」,各大勢力都不敢輕
易去招惹。

而且,十三太保各自培養了自己的親衛隊,形成了十三個風格各異「暗殺團
」,龐大的勢力,讓宮廷的「欽差之爭」,王大人輕易得取得黃衣、尚方寶劍,
當上「欽差大臣」。

但是,現在力量「失衡」。

十三太保九死一失蹤,僅存程遙迦、「十年棺材」才第十、「十一閻王」方
十一。

而原本由十三太保各自統領的十三個「暗殺親衛隊」,「一、二、三、四、
五、十一、十二、十三」八個暗殺團被楊過、全真教給滅去,「六、七、八、九
」又在與阿浪浴血戰中損傷大半,勉強統合出由蔡狼、莫是非為主之新的「七、
八」親衛隊。

武家父子、朱子柳、丐幫弟子等中原群俠,還未能將他們心智摧毀到可被自
己所呼喚差遣。

比較起其餘三個勢力,自己實在太弱了些。

以年輕人組成的「複姓公子」,行動一向衝動果斷,饕餮公既已現出蹤跡,
「複姓公子」也應該早就來到附近,說不定,今晚,就會群起而攻,將「樂」的
勢力吞併消滅,接收「訓練中」的中原群俠。

王大人眼角瞥向大廳一旁的黑衣壯漢,嘴邊微微泛出一點笑意,心道:「幸
好有他」,忽然,縱聲狂笑,起身一路得意狂笑走向廳後臥室。

黑衣勁裝的蒙面壯漢,由轎子入廳到會議解散,始終站在大廳一旁,不發一
語、不聞不動,當王大人退下休息,此人才在原地打座歇息。

王大人一入臥室,就除去自己所有衣服,撥開床漲,一清麗的裸女正嫵媚的
看著他,纖纖玉手緩緩伸出,輕輕握住王大人的肉棒,上上下下地搓弄讓王大人
的肉棒發漲,一雙靈活大眼看著王大人,紅潤溫軟地小嘴靠近昂首怒張的肉棒,
伸出軟滑香舌,逗弄著王大人的肉棒,由根部一路舔到龜頭前端。

突不其然,美麗女子一口將王大人肉棒含入,將空氣吐盡,吸吮吞吐著王大
人的肉棒,王大人爬上床,撫摸著女子的誘人軀體,肥胖的身子整個壓住女子的
身體,肉棒猛力的在女子口中抽送,肥嘴肥舌舔弄著女子濕潤的花瓣。

王大人突然翻身坐起,道:「黃蓉,自己撥開你的私處給我看!」

床上美豔的女子正是中原第一美女黃蓉,黃蓉聽見命令,稍微坐起看著王大
人,微笑著張開修長的雙腿,雙手由臀部後方伸到花瓣兩邊,用中指將花瓣分開
,一絲不掛的大腿深處露出了被黑毛蓋住的水汪汪的花唇。

從那狹窄的花瓣深處流出了熱熱的液體,王大人看著黃蓉細緻的肌膚、豐挺
的雙乳、渾圓雪白的臀部、白玉般修長雙腿,全身赤裸的,豐滿的屁股在燭光下
發出白潤的光澤,成熟的肉體不但性感,還發出誘人的妖豔,王大人欣賞夠了,
俯下身來,再次拼命地吸著那溼淋淋的花唇。

王大人發出聲音拼命地由下面開始吸吮,接著是花瓣四周,並把舌頭往那粉
紅色的中心滑去,黃蓉隨著王大人的逗弄,也發出聲聲的淫浪呻吟。

王大人肥大的舌頭挑起黃蓉花瓣陰蒂,把陰蒂吸了出來,,反覆吸吮,藉著
將那舌尖又向那最敏感的深處攻了去,在王大人的逗弄下,黃蓉的豐臀在王大人
眼前不斷蠕動,赤裸的火熱身軀淫蕩地召喚王大人。

王大人把黃蓉緊緊擁抱住,全身肥肉把黃蓉的玲瓏嬌軀包住,然後彎下腰來
吸吮她的乳頭,另一隻手則是又捏又拉她的乳頭,好像要把她的乳頭扯下來。

接著,王大人的兩隻手握住黃蓉的乳房,黃蓉的乳房豐挺結實,王大人毫不
客氣用全力捏著、揉搓,黃蓉全身激烈地扭動,隨著情慾氾濫,黃蓉自己伸手去
摸她的陰核。

這個動作讓王大人更加興奮,王大人手握住肉棒,摩擦黃蓉的花瓣,灼熱勃
起的肉棒在美麗白桃般的裂縫摩擦時,黃蓉發出淫浪的呻吟,王大人再也忍耐不
住,提起他那直聳聳的龜頭刺向黃蓉那濕淋淋的小穴。

而隨著被插入的同時,黃蓉燃燒的身子表現出了強烈的反應,張開雙腿,讓
王大人能插多深就插多深,

黃蓉柔細秀髮因汗水而貼在臉頰上。眉頭緊緊皺起,臉色通紅。眼神慾火流
轉焦點不定,承受肥胖身體猛烈的抽插,粉嫩的豐臀隨著抽插而在抽搐。

黃蓉纖細如雪般白皙的手指,握著王大人勃動的粗莖磨蹭著陰核敏感的部位
,使陰穴情慾更加悸動,分開綻放充血紅嫩的唇瓣,引導粗棒的進出。

而那陰莖愈深入,黃蓉蠕動的身子,正表現情慾的高漲,沒有辦法去控制自
己的淫浪叫聲,黃蓉手本能地伸向王大人肥胖的臀部上,指甲深深陷入王大人肥
胖的臀肉,順勢將肉棒一次一次送進自己隱密深處。

一直保持旺盛的鬥力勃動不已的粗棒,不按牌理在黃蓉陰穴內抽送,幾乎令
深宮扭動變形,兩人彼此間緊緊地密合,王大人貪婪地享受眼前赤裸、標緻、淫
蕩的「聰慧女諸葛、中原第一美人」。

黃蓉跌落在情慾的激流中,好像在一種從未總歷過的未來世界裡享樂。膨發
的巨根在陰穴裡翻滾,就像是一塊肉塊在裡面奏出奇妙的樂章,猛烈的情慾,衝
擊著黃蓉淫蕩的肉體。

數不清抽送的次數,黃蓉一次一次的達到高潮,洩了一次又一次,王大人似
乎都還是生氣勃勃,沒有射精的跡象,良久,王大人情慾爆發,將精液全部射入
黃蓉花瓣深處。

最後,黃蓉小巧的嘴、靈活的舌頭,清理著王大人的肉棒,吃下精液與自己
愛液的混和物,王大人也不捨得撫摸著黃蓉赤裸身子。

王大人道:「天下第一人即將到了,雖然很捨不得,為了我的功名前途,你
這個天下第一美人,可要好好的表現!」三、女中諸葛

襄陽城內外,不復以往軍容整肅的模樣,整個城與近郊紛擾不安,原因是原
「十三太保」中「八明」太保之「莫大虛空--莫七」、「要命的小蟲--蔡八」
所掌管的兩支親衛隊「虛空七殺團」、「八個要命的殺手團」,藉著搜捕「揹鐵
劍、獨臂、美少年」,大肆搜刮民財、胡作非為,引起整個襄陽城的不安。

「虛空七殺團」的代首領--莫是非,人稱「神眼」,因一副天生好眼力,
成功的在幾次宮廷爭權戰中,救了幾次王大人,而被升為莫七的代理者,而「八
個要命的殺手團」,則由人稱「狗鼻犬耳」的蔡狼代理首領。

在「一、二、三、四、五、十一、十二、十三」八個暗殺團相繼被人暗殺之
後,十三太保覺得相當沒有面子,因此,作風比以前更殘暴、更荒淫,目的,就
是為了將「鐵劍少年」--楊過給逼出來。

果然,在一間小客棧中,在兩個暗殺團白吃白喝、強搶民財,並輪姦了客棧
老闆的妻子之後,「神眼」、「狗鼻狗耳」就追蹤到了楊過的蹤跡。

而在另一處,全真弟子的落腳處,全真五子、一燈大師、裘千仞、天竺僧正
聚集在一處營帳之中,除了這八名武林名宿,營帳中還有兩名體態婀娜的女子。

他們赫然是應在王大人府裡遭受百般姦淫屈辱的女諸葛--黃蓉,還有黃蓉
的千金--郭芙。

黃蓉在帳中正綿長的敘述:「不錯,當時我方已有了功力大增的武家父子、
耶律兄妹、阿浪、一燈大師、裘千仞老幫主等高手相助,加上會合了靖哥哥、中
原群俠,比起王大人當時殘缺不全的十三太保力量,實在是一場必勝的仗。」

「但是,隱隱中中,我總覺有些不妥,因為,阿浪的不明來歷,一燈大師的
宅心仁厚、靖哥哥的駑鈍愚忠,再加上……」,黃蓉歉然的看了看裘千仞

「我確實主導了裘老幫主愛妹裘千尺、絕情谷的滅亡。」

裘千仞合十道:「阿彌陀佛,逝者已矣,一切是舍妹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罪身當時一時氣憤,受奸人利用,使中原群俠陷落,真是罪過!」

黃蓉續道:「因此,當我在路途遇到李莫愁弟子洪凌波,我就心生一計,逼
問武家兄弟得知李莫愁被賣入一家鄰近蒙古軍營的妓院,我就趕忙夥同眾高手將
李莫愁救出」

黃蓉嘆道:「武家父子報仇心切,卻行事魯莽,一來如此作為怎合乎俠義之
道?豈是光明磊落人之所為?二來,李莫愁所中淫毒三個月後消失,而此段期間
情花毒若未要了她的命,她一旦醒來,新仇舊恨,中原武林還有無寧日?!」

黃蓉忽然空中打了幾招,續道:「李莫愁跟我,有幾分相似之處,一來體型
相近、面貌不惡,二來武藝跟我相差不多,她使起『三無三不手』來,乍看之下
也義務認為是我的『蘭花拂穴手』」

「因此,我就以桃花島的易容面具,以及九陰真經的「懾魂大法」,讓李莫
愁、洪凌波偽裝成我和小女,前去會會王大人,成功,就如原訂計畫,倘若失敗
,也還有退路。」

一燈大師道:「想不到你這小女娃連老衲都蒙在鼓裡!」

黃蓉笑道:「如此險計,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險,因此,救出李莫愁
後,我都只說已經將她與洪凌波拘禁,知道此事者,就只有我與小女」

黃蓉黯然道:「不過,倒累了耶律燕姑娘、公孫綠萼姑娘、完顏萍姑娘的少
女之身」

天竺僧突然一把按住黃蓉脈搏,黃蓉也不驚懼,任其診脈,天竺僧一雙眼睛
冒出驚異眼神,嘰嘰咕咕的說了些天竺方言。

黃蓉對天竺僧點點頭,她知道天竺僧已經察覺她身上留有『古墓聖藥』的淫
毒,作勢教天竺僧先莫要點破,還有許多大事待辦,身上的毛病,只有等救了中
原群俠再說。

一旁的一燈大師突然臉色一變,他是唯一懂得天竺方言之人,他知道了黃蓉
這個秘密,想起之前某次突然對黃蓉這個世交之女動心,不禁心中慚愧,而知道
了這個大秘密,不知為何,突然心中一股奇異感覺,許多想法不斷交戰。

黃蓉清脆的聲音打斷了一燈大師的思緒:「王大人的語意已經翦除許多,接
下來,我們要準備直搗黃龍,一舉攻下王大人「聖殿」。」

襄陽城內莫名飄起小雨,轉個幾個街口,王大人的「十三太保聖殿」大廳,
眼神虛空的黑衣人面前,堆了百具屍體,夾雜著萬色樓、複姓公子、饕餮公的手
下高手。

方十一拿著一封信交給王大人,道:「賀喜大人,這是最後一個勢力,也是
來談合作的,大人真是神機妙算。」

王大人搓揉的肚上肥油道:「當然,有『他』一切搞定。」兩人的目光,投
射在聽上的黑衣人。

殿中後房,一個男子正在大呼過癮,他,正是當今天子,猛烈的揮汗,嚷著
:「好!好!這幾個女人真是太棒了,三千佳麗比起你們真是庸脂俗粉,以後通
通帶回後宮,讓我天天爽個過癮!」

赤裸的天子,正同時和幾個美女交合著,黃蓉、郭芙、耶律燕、完顏萍、公
孫綠萼,每一個人都赤身露體,曼妙的赤裸胴體,正讓天子盡情的、貪婪的享受
天子抓住黃蓉的臉,大嘴湊上一陣狂吻,肉棒不斷深入黃蓉的隱密深處。

天子道:「這個長得最標緻,以前怎麼沒見過妳,不管你嫁給誰,從今天起
,妳永遠是我的人,我絕不會讓妳離開,哈哈哈哈……」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分享快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