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淫生 第四章 王氏家族 下(不能錯過的好文)

  • A+
所属分类:家庭亂倫 情色文學
摘要

  王堯嘿嘿一笑,說道:「你以前是用杯子喝,用瓶子喝,咱們這次的容器可就不一樣了!」

笑看淫生第四章王氏家族

  八人回到王家兄弟的房間圍坐成一圈,脫光衣物,王佐林立刻笑道:「你們哥倆剛才商量了半天,準備出什麽好節目了?」

  王堯笑嘻嘻地拿出幾瓶紅酒來,說道:「就是這個了!咱們大家一會邊喝酒邊肏屄,如何?」

  王佐洋立刻曬道:「我還以爲是什麽新鮮主意,這不早就玩過了麽?」

  王堯嘿嘿一笑,說道:「你以前是用杯子喝,用瓶子喝,咱們這次的容器可就不一樣了!」

  說著拍了拍身邊林冰的屁股,笑道:「這次咱們用人喝!」

  王翠花眼前一亮,已經明白了王堯的意思,頓時撇著嘴說道:「這可不行,我們幾個剛吃的飽飽的,就要給你們當喝酒的容器,肚子也受不了啊!」

  王五已經拿出了浣腸的工具,笑道:「你沒注意剛才林冰幾乎沒吃東西麽?咱們大夥先委屈林冰一會,等你們幾個消化消化食,再用你們不遲。」

  一行人全都笑嘻嘻的同意了,讓林冰跪在圓桌上,開始浣腸。

  足足洗了三次,直到林冰肛門中流出的水全部和清水一樣。

  王堯打開兩瓶紅酒灌進了林冰的肛門里,林冰的肚子緩緩張大起來,然后在她的肛門上插了一根長長的塑料管咬在自己嘴里用力一吸,一股紅色的液體順著塑料管被吸了上來。王堯伸手抱住林冰的屁股,用大雞巴頂開洞口緩緩插進她的小屄里,一邊抽插著一邊吸著紅酒,臉上露出陶醉的神情。

  王五則抱著王愛放到圓桌上,和林冰一樣屁股朝外,將雞巴插進王愛的小屄里,一邊開始聳動一邊笑道:「也不能光讓老二享受。咱們大家順時針輪圈吧,每隔500下就換一個人,誰換到林冰身后,誰就能一邊肏屄一邊喝酒了。」

  王翠花和銘銘這時侯早就濕了,也笑嘻嘻地跪倒桌子上,四個女人全部頭朝內,把四個白白的大屁股朝著外面的四個方向擺動著。

  王佐洋立刻跑到王翠花身后站好,叫道:「這回該我先和未來嫂子親近親近了!沒問題吧,嫂子!」

  王翠花被這聲嫂子叫的十分高興,分開大腿笑道:「當然沒問題,我也惦記著給我閨女報仇呢!今天非夾斷你這老雞巴不可!」

  哈哈大笑中,王佐洋已經用著王翠花用力一捅,大雞巴齊根而入,一邊朝王佐林笑道:「大哥,我可就肏嫂子的屄啦!」

  王佐林這時站在銘銘身后,看著即將成爲自己女兒的小屁股,一時有點下不去雞巴。伸手摸著銘銘的陰蒂說道:「銘銘,那我也肏你了!你放心,我不會像你二叔那麽用力的!要是肏疼了你,告訴我一聲啊!」

  銘銘搖著屁股叫道:「沒關系,二叔,肏的我舒服著呢!我也要看看未來老爹的火力!」

  一邊說著,一邊主動將屁股朝后聳去,套在了王佐林的大雞巴上。

  噗嗤一聲,王佐林感到雞巴被一個溫暖的苞蕾包在里面,忍不住笑道:「沒想到銘銘這麽騷,里面都濕透了!」

  王堯立刻叫道:「那是當然,不夠騷的人,能進這個家門嗎?」

  衆人一起哈哈大笑起來,各自抱著身前的人肏弄起來,淫聲浪語不絕于耳。

  王堯抱著林冰的屁股肏了一會,扭頭朝王五道:「大哥,我跟妹妹玩會。」

  王五二話不說,從王愛的陰道里抽出雞巴,握著大雞巴找準林冰的陰道口,一挺屁股,就把雞巴送進林冰的屄里肏了起來。同時拿起林冰屁眼上的塑料管吸了一口,笑道:「這紅酒的味道不錯!林冰辛苦了。」

  林冰嗯了一聲,左右擺了擺屁股。

  這時侯王翠花和銘銘都已經忍不住輕聲哼哼了起來,王愛看著林冰始終不作聲,忍不住問道:「我看林冰嫂子好像有點內向啊,都不怎麽說話!」

  王五用力抱著林冰的屁股肏了幾下,發出啪啪的撞擊聲,帶起一股股淫水,伸手指著二人交合的地方笑道:「人內向無所謂,這小屄不內向就行呗!你看這水流的!肏起來舒服著呢!」

  王佐林早就看著兒媳婦的小屄眼饞了半天,這時忍不住說道:「兒子,給爹肏一會我這個兒媳婦!不喜歡叫床沒關系,耐肏就行!」

  王五笑嘻嘻的和老爹交換了女人,又抱著銘銘的小屁股抽插起來。

  而王佐林在林冰的小屄里肏了一會,立刻贊不絕口,認定了林冰只是性格內向,體質絕對沒問題。

  一時間屋子里響起了連續的喘息聲與呻吟聲,等到王佐林和王佐洋交換了位置后不一會,林冰肛門里的兩瓶紅酒也被喝沒了。

  林冰跪在桌子上俏臉绯紅,顯然是吸收了不少紅酒,已經醉了八分,呻吟著說道:「不行了!我有點醉了!你們要肏我的快一點!我想去躺會!」

  王佐洋一邊在林冰的小屄里用力抽插著,一邊說道:「侄媳婦這麽快就要下場,我們不就少個人了麽?」

  王五心疼林冰,連忙說:「先讓林冰睡一會吧,等她酒醒了再接著肏她。不然缺乏配合,肏起來也沒意思。」

  林冰憨態可掬地扭著屁股說:「我也不知道我還能堅持多久,你們肏吧我要是睡著了,就把我抱到床上去。」

  王佐洋雙手緊緊把著林冰的細腰,將她的屁股往自己這邊拽過來,讓大雞巴能更緊密的肏進小屄里,一邊用力瘋狂的抽插一邊笑道:「那我這個叔叔得多用點力氣,不然就有好幾個小時肏不著侄媳婦的小屄了!」

  林冰呻吟了兩聲,身體突然繃緊,一股股淫液順著抽插湧了出來,在高潮中醉倒過去。

  王佐洋將林冰抱到床上,挺著雄赳赳的雞巴走了回來笑道:「下一個浣腸的是誰,我先幫她通一通!」

  正仰躺在桌子上劈開大腿任由父親抽插的王愛笑道:「那就我來吧,我剛才吃的也不多,現在消化的差不多了!」

  王佐洋立刻走了過去,朝哥哥說道:「大哥,換個姿勢,讓弟弟也享受享受侄女的屁眼。」

  王佐林嘟囔了一句:「就你毛病多!」

  一邊抱著女兒王愛翻了個身,自己坐在桌子上,讓王愛屁股朝外跪坐在自己的身上,套弄著自己的雞巴。

  王佐洋伸掌在王愛的小屁股上「啪」地拍了一聲,笑道:「好侄女,快撅起屁股,讓叔叔肏肏!」

  王愛一邊微微躬身,一邊伸手扒開自己的屁股蛋讓肛門分開,嘴里嘟囔道:「叔叔最壞了!每次肏人家的時候都那麽用力!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

  王佐洋用手把著雞巴,緩緩塞進王愛的屁眼里,立刻開始飛快地抽動起來:「胡說,每次肏你個小丫頭,你最后還不是爽得跟什麽似的!」

  王愛眯著眼睛,聳動著屁股,好讓自己的爸爸和叔叔插入的更深一點。

  「啊!你要是開始的時候慢一點,先讓人家熱熱身!人家不是能更爽!爸爸,你的雞巴再往上一點,插到人家花心了!叔叔你的動作慢點,別把雞巴扭斷!啊!」

  王佐林和王佐洋兩兄弟一起配合了多年,兩根雞巴你進我出,在王愛的小屄和屁眼里像車輪一樣,不一會就肏的王愛淫聲不斷,嬌喘連連。把個雪白的大屁股搖得像萬花筒一樣,噗嗤噗嗤冒著淫水。

  王愛抵擋了一會,就被肏的渾身無力,軟趴趴地伏在父親身上,任由二人在自己后面的兩個洞中抽插:「啊!爸爸!啊,叔叔!你們太會肏了!肏死我了,我快要飛了!要用力!還要!啊!肏死我吧!」

  一邊的王翠花和銘銘見此情景,也隨著浪叫起來,恨不得屋子里再多出幾個男人,也在自己身上這樣肏上一肏!

  王五見狀笑道:「你們娘倆別急,等一會王愛高潮了,咱們讓她專門供酒。剩下我們爺四個倆倆伺候你們娘倆,保證也讓你們舒服!」

  王佐林和王佐洋早就惦記著旁邊的誘人母女,聽到這個建議連聲叫好,把個大雞巴捅得飛快,肏的王愛嗷嗷直叫,連成句的連貫詞語都說不出來了。淫水一股一股,像噴泉一樣從大腿間飛濺出來。

  王佐林只覺得女兒的小屄一緊一緊,急劇的收縮起來,一股股淫液噴在自己龜頭上,好不舒服,當下用力抽插了幾下,笑道:「行了,王愛高潮了!老二咱們準備轉換陣地。」

  王佐洋應了一聲,挺著雞巴又狠狠在王愛屁眼里肏了幾下,笑道:「咱侄女這小屁股肏起來就是爽!我也差點射出來!」

  兩兄弟把雞巴一抽,王愛立刻軟到在桌子上不住喘氣。

  王五這時正肏著王翠花,立刻主動把地方讓出來,笑道:「爸爸,叔叔,你們來這邊吧!我去幫妹妹浣腸!」

  王佐林盯著王五高高聳立的雞巴看了一眼,笑道:「你這小子倒是孝順,先等等,我也快射了。抱著本家妹子兩個沖鋒就完事,然后我幫你妹子浣腸去。」

  王五也不爭辯,笑呵呵地走到一旁,朝王佐洋說道:「叔叔,你要是不著急射,先讓銘銘幫你吮一會,她歲數小,經不住兩個人一起狂肏.我們哥倆肏她的時候,都是等她高潮兩遍,就換到王大姐身上接著肏,讓她緩半天!」

  王佐洋點點頭,笑嘻嘻地走到銘銘面前,說道:「小侄女,叔叔讓你吮吮雞巴,就當剛才肏你的賠禮了!」

  王堯正是正抱著銘銘的小屁股請抽慢送,聽了王佐洋的話,忍不住撲哧一笑道:「二叔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剛才差點肏的人家孩子下不了地,現在又來逗人玩了。」

  銘銘卻乖乖地抓起王佐洋的大雞巴,一邊套弄著,一邊討好地說道:「二叔叔!二爺爺!人家喜歡肏屄,但是人家小,身體受不了!你要是想肏我,隨時都可以,不過別把人家肏的下不了床行嗎?人家還想多肏一會呢!最后人家緩過來以后,讓你隨便肏!」

  王佐洋哈哈大笑道:「這丫頭真懂事,就沖你這話,下次二叔肏你的時候,你說怎麽肏,二叔就怎麽肏!保證肏的你時間又長,又讓你舒服!」

  另一邊王佐林已經把王翠花抱到了沙發上,讓王翠花仰躺著,把大雞巴緩緩塞了進去,笑道:「妹子!老哥哥直接射倒你屄里美問題吧?」

  王翠花劈開腿配合著:「沒事,我戴著環呢,老哥哥喜歡怎麽射就怎麽射,把妹妹的子宮射穿了,我才舒服呢!」

  這時王五笑嘻嘻的走了過來:「王大姐,過幾天我就得改口叫你媽了!你可別光顧著討好我爸,也幫我這個未來兒子舒服舒服吧!」

  說著坐到沙發上,將雞巴朝王翠花的嘴湊去。

  王翠花毫不含糊地將王五的大雞巴吞進喉嚨里舔弄了一番,這才眉開眼笑地說道:「沒問題!你爸要是不讓我跟你肏屄,我就不嫁給他!呵呵!」

  王佐林將王翠花兩條白花花的大腿抗在肩上,一邊賣力地捅著,一邊笑道:「都是一家人!和誰肏屄不是肏!你多和兒子肏肏,我還省心呢!起碼比跟外人肏好!」

  王翠花含著雞巴無法說話,只默默白了王佐林一眼,卻把大腿夾得更緊了。

  爽得王佐林連連叫喚:「妹子,這小屄太舒服了!我要射了夾緊!」

  王佐林說著,大雞巴像搗蒜一樣拼命捅了起來,噗嗤噗嗤帶起一蓬淫液,猛然身子一抖,射在了王翠花陰道里。

  王翠花只覺得一股股滾燙的陽精沖進自己的子宮,也不由得收緊了雙腿。一邊吐出王五的雞巴朝王五叫道:「乖兒子,快把你爸爸替下來!用你的大雞巴也狠狠給我來上幾百下,我也快高潮了!快!」

  「遵命!我來了!」

  王五立刻站起身來,順著父親讓出的位置,先在王翠花的陰道口擠了兩把,讓精液淌出一些,然后把雞巴插進王翠花的小屄里就開始狠捅起來。

  王翠花用雙腿死死夾住王五的后腰,不住向上聳著屁股開始胡言亂語:「好弟弟!好哥哥!肏我!好兒子!你太會肏屄了!爽死我了!你再用力啊!肏穿我的小屄吧!啊!」

  王五感覺到王翠花的陰道不住收縮,只得她高潮將近,更是將大雞巴捅得如飛一樣。只肏的王翠花嗷嗷狂叫,身子像抽瘋一樣,抖個不停,淫液飛出好幾米遠。

  把王翠花送上了高潮,王五放慢速度緩緩抽插,感受著她陰道一縮一縮的快感,扭頭望去,只見父親正興致勃勃地幫妹妹王愛浣腸,而另一邊的弟弟王堯已經在銘銘體內射了,換成叔叔王佐洋繼續抱著銘銘的小屁股奸淫著她。

  銘銘的臉上绯紅一片,顯然也快要到達極限了,一邊努力配合著王佐洋的抽插,一邊扯著嗓子胡言亂語著:「啊!好爽!用力!叔叔你太好了,你的雞巴太硬了我要升天了!我的子宮都被你插穿了!小屄都裂開了!肏我!隨便肏啊!人家不怕下不了床了!肏我!大雞巴二爺!肏!」

  不過這一回王佐洋已經知道了銘銘的體質,沒有過分強肏,感覺到銘銘泄了身后又抽插了幾十下,就把依舊堅硬的雞巴抽了出來,笑道:「乖銘銘,好侄女你先歇一會,等有了力氣,二叔再來接著肏你!」

  銘銘一離開大雞巴,立刻軟綿綿的趴到在桌子上不住喘氣,膩聲說道:「謝謝二叔!」

  王佐洋哈哈一笑,走到王翠花前身笑道:「嫂子,你不會也像你女兒這麽不抗肏吧!陪小叔子好好玩玩?」

  王翠花雖然也是剛剛高潮完畢,不過恢複的卻快了很多,尤其是王五的大雞巴還在身體里慢慢進出著,頓時又覺得小屄里癢癢的,立刻笑道:「沒問題啊,你們叔侄來是一起上,還是先后來?」

  王五笑道:「我肏了這麽半天還沒射精呢,也想好好肏會!二叔,咱們前后庭吧。」

  王佐洋哈哈一笑,在沙發上座了下來,說道:「行啊,不過我要在下面,省點力氣!嫂子,剛才我還沒肏過你的小屁眼呢!來讓小叔子見識見識!」

  王翠花啐了一聲,從王五身下爬起來,蹲坐到王佐洋腿上,用手扒開肛門,對準了王佐洋的龜頭,回頭叫道:「嫂子這屁眼從吃完飯進屋還沒被肏過呢,給嫂子來幾下狠的!看你幾下子干出水來!」

  王佐洋眼前一亮,笑道:「嫂子這是考驗我啊。幸虧我這雞巴剛才在侄女屄里沾了不少淫水,不然還真不敢接招呢!」

  說著伸出雙手牢牢把住王翠花的腰間不讓她動,將雞巴使勁一擡「噗嗤」一聲,齊根插進了王翠花的屁眼里。

  王翠花嗷地一聲,痛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卻硬生生地依靠意志沒有反抗,而是更加用力地搖著屁股座了下去,嘴里哼哼道:「沒有準備的肛交最考本事了,我疼你也疼!咱叔嫂二人比比,誰先受不了!啊!」

  王佐洋感覺雞巴上好像被抹了一層辣椒一樣,也疼得呲牙咧嘴,卻毫不示弱地向上頂著,叫道:「嫂子這是給侄女報仇來了,小叔子我接著就是!啊!」

  「嫂子,你這屁眼真緊啊!我都快射出來了!」

  王翠花咬著牙哼道:「你射你射!射出來就是你輸了!啊!」

  二人咬牙切齒地肏了幾十下,王翠花后面始終干干的,前面的淫水卻越淌越多,終于漫過小屄和屁眼之間的隔離帶,隨著王佐洋的抽插滲入到屁眼里,這才算苦盡甘來。只見王翠花的屁眼一開一合,不住吞吐著王佐洋的大雞巴,一股股乳白色的淫液漸漸增多,讓王佐洋抽插的時候也發出了肏屄一樣的聲音。兩人同時嗯了一聲,緩緩放慢了速度。

  王五這才笑嘻嘻地走上前來,說道:「行了,我當裁判,這一仗不輸不贏,王大姐,二叔,你們換換姿勢!我也等著用大姐的小屄射精呢!」

  王佐洋抱著王翠花的兩條腿朝后一靠,讓她的屁股繼續套在自己的雞巴上,而小屄朝外張開,一邊笑道:「大妹子這淫水分泌的真快!再這麽干燥著捅個幾十下,小叔子可就真射出來了!」

  王翠花一邊矯正姿勢,讓王五趴在自己身上,將大雞巴插進屄里,一邊回頭媚笑道:「大雞巴肏屄,哪有不濕的?那是二叔的雞巴好,這麽快就把我肏濕了難怪把我女兒肏的直啦啦尿!你們這家的男人都太會肏了!啊!王五!老弟用力啊!」

  王五半蹲著身子,用力撞擊著王翠花的小屄。因爲王翠花和王佐洋的姿勢是靠在沙發上,而王翠花等于坐在王佐洋腿上重心朝后,所以王佐洋的雞巴插在王翠花屁眼里,完全沒法動彈,要依靠王五推動的力氣才能運動。等于是王五自己肏著,還得同時推著王翠花的屁股讓王佐洋肏.王佐洋笑呵呵地說道:「沒事,咱們都是長輩!讓他小輩多出點力氣是應該的!王五!用力!你把你媽的屁股再擡高一點!對!肏她!」

  王五像老黃牛一樣悶頭開墾,大雞巴次次到底,用力在后媽王翠花身上抽插著。

  肏了一會,王翠花看著王五滿頭大汗,不由心疼了。雖然下面的快感一陣陣襲來,還是立刻叫道:「不行,不行!這麽肏我不舒服,小叔子后面的雞巴幾乎都不動!啊!太偷懶了!換姿勢!你們倆一起動!肏我!」

  王佐洋哈哈一笑:「還是當媽的心疼兒子啊!也好,我也休息半天了,換換姿勢吧!」

  說著抱著王翠花的屁股一擡,將雞巴抽了出來,側身躺在沙發上。

  三人一起上了沙發,這一次是王翠花正面趴在王佐洋身上,讓他肏自己的小屄。

  而王五則跪在王翠花身后,插她的屁眼。

  因爲有了足夠的活動空間,三人很快進入角色,上上下下肏了起來。

  王佐洋一邊朝上捅著雞巴,一邊笑道:「大侄子,這母女花都讓你肏了!真有本事啊!難得是還沒忘了你爹!是不是覺得肏自己后媽特別有感覺?」

  王五嘿了一聲,答道:「胡說,我剛才還叫了好幾聲大姐呢!我個人還是喜歡叫大姐。」

  王翠花聳動著屁股,媚眼如絲地叫道:「啊!你喜歡叫什麽就叫什麽!以后在外人面前,咱們都正常叫!到了家里大雞巴肏屄!你喜歡叫什麽我都答應!你喜歡聽我怎麽叫你,我就怎麽叫你!你們一家人都是好弟弟!好哥哥!好丈夫!大雞巴丈夫!用力!王五,你把我的腰抱緊一點!小叔子,你的雞巴使勁頂啊!肏!」

  叔侄二人相視一笑,各自挺著雞巴賣力地捅了起來。王翠花的陰蒂和屁眼齊齊外翻,陷入了癫狂的境界,嘴里「嗷嗷」地叫著,高潮一波接著一波。

  沒過多久,王佐洋使勁一頂,先把滾燙的精液射進了王翠花的小屄里,只剩下即將射精的王五,抱著王翠花的屁股像瘋了一樣抽插著。王翠花先被王佐洋的精液燙了一下,又經過王五的不斷刺激,硬生生地接連來了三次高潮,這才讓王五身子一抖,也射在她屁眼里。

  三人翻身躺平,氣喘籲籲地齊聲笑道:「舒服,這才叫肏屄!」

  再看另一邊,王堯正懶洋洋地躺在床上,讓銘銘伏在他胯間吮著雞巴。

  王佐林卻已經給女兒王愛浣腸完畢,同樣灌了兩瓶紅酒,讓王愛跪在地上,自己從后面一邊奸淫著王愛的小屄,一邊用管子吸著灌進她后庭的紅酒,一樣悠哉悠哉的樣子好不快活。

  王五見狀,扭頭朝王翠花笑道:「王大姐運動了半天,也該消化食了吧?不如也把后庭貢獻出來讓我們樂和樂和?」

  王翠花笑呵呵地啐道:「剛讓你們肏完,又得給你們當酒杯!」

  嘴上說著,卻已經主動爬起來,朝洗手間走去。

  王佐林見狀叫道:「大妹子,我來幫你浣腸。」

  說著放開王愛,也追著王翠花去了。不一會只聽洗手間里傳來嘩嘩的水聲、王翠花的呻吟聲喝肌肉撞擊的聲音,顯然二人說是浣腸,其實又肏了起來。

  「老爸!你又肏到一半就跑了!」

  王愛撅著嘴像貓一樣跪行到沙發前,扭著屁股朝著王五和王佐洋做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叫道:「小屄啊!濕淋淋、熱乎乎的小屄啊!有沒有人肏我!還能一邊肏一邊喝紅酒诶!」

  王佐洋失聲笑道:「看把我大侄女可憐的!都騷成這樣了!來,幫叔叔把雞巴含硬,我來好好肏肏你!」

  「切!居然說我可憐,那我偏不給你肏!」

  王愛白了王佐洋一眼,故意抓起王五的雞巴舔弄起來,一邊含含糊糊地說道:「人家還有哥呢!我哥最疼我了,才不忍心讓妹妹的小屄里面癢癢難受呢!」

  「哈哈,小愛不給我肏,我還偏肏肏你不可!叔叔還不知道你這小丫頭?」

  王佐洋笑著站起來,走到王愛身后,用手扶著已經半硬的雞巴在她小穴口劃著圈圈蹭了起來,一邊笑道:「大雞巴已經到了屄門口,還不劈開腿挨肏?」

  「不開不開,就不開!」

  王愛只覺得陰蒂處快感陣陣,嘴里喊著不開,大腿卻已經不覺間分開了少許。

  王佐洋的雞巴已經順勢插了進來,在王愛的屁股上拍了一把,笑道:「再劈大點,叔叔還沒徹底硬起來呢,需要借助你的小屄養養雞巴!」

  王愛無奈地擡高屁股,讓王佐洋半軟半硬的雞巴在小穴里進進出出。

  王佐洋的雞巴收到淫水滋潤,不一會就脹大起來,立刻抱著王愛的細腰拼命沖刺了幾下,笑罵道:「叫你不讓肏!不讓叔叔肏!我肏死你!」

  王愛嗷嗷叫了兩聲,哼哼道:「叔叔!用力!啊!我錯了!您老慢點!我屁眼里有酒!您喝兩口泄泄火!啊!」

  王佐洋把吸管咬到嘴里,一邊吱吱喝著喝酒,一邊肏著胯下的侄女,也笑了起來。

  王五被王愛舔弄了一會兒,雞巴也重新硬了起來,卻覺得有些無趣。扭頭看去,見林冰不知什麽時候已經醒了,正被王堯將她和銘銘在床上擺成並列一排,左一下、右一下地玩弄著。王五不由叫道:「你們看老二玩得好不熱鬧,咱們也過去床上擺成一排同肏可好?」

  王佐洋和王愛都喜歡熱鬧,立刻笑嘻嘻地轉移了陣地,和王五一起到床上。

  這時洗手間里的王佐林聽了熱鬧,也抱著王翠花一起跳出來參加,八人一起擠到了床上。

  一張床上自然放不下這麽多人,王五靈機一動,干脆讓衆人去小屋的單人床開肏.讓王翠花和銘銘母女,林冰和王愛二人分別橫著躺成69姿勢。也就是王翠花和林冰並排橫著躺在床上都把頭部探出床外,而銘銘和王愛則反方向騎在她們身上,屁股與下面人的頭部齊平。

  而王家父子四人則站在床的兩側,每邊二人,每個人面前都是一個女人的屁股和另一個女人的頭部。王佐林對著的是王翠花的屁股和銘銘的小嘴,與他相對的王堯對著的自然就是王翠花的嘴巴和銘銘撅起來的小屁股。而王佐洋對著的則是林冰的小屄和王愛的嘴巴,王五則是對著妹妹王愛的小屄和林冰。

  「開肏——」

  王佐林一聲令下,四根雞巴一起發動,肏一肏這個的小嘴,再肏一肏那個的小屄。四個女人齊聲嬌喘,好不快哉!

  王五現在林冰的嘴巴里沾濕了雞巴,然后插進王愛的小穴里一邊抽動,一邊笑道:「我又有個主意!咱們既然成了一家人,也沒有什麽傷和氣的地方!不如互相品評一下這四個屄與雞巴的好壞如何?」

  衆人齊聲叫好,王堯叫道:「我先說,我先說!銘銘的小屄最嫩,水最多;王大姐的老屄最耐肏,吸力也強;林冰的小屄最舒服,王愛的小屄!」

  說到妹妹王愛,卻半天沒想出形容來。

  他前面的王翠花卻已經不悅道:「原來她們的都是小屄,到了大姐這里就成了老屄了!」

  王佐林笑道:「妹子這屄一點也不老,我現在肏起來又緊又濕,可得勁了,不過要說耐肏,這四個女人里你絕對當仁不讓,所以我看不叫老屄,應該叫騷屄才對!「衆人同時點頭承認,王翠花頓時不依地直哼哼,卻讓王佐林賣力肏了幾下,只得接受了這個事實,擡著屁股笑道:「騷屄好!你們四個男人都這麽生猛,不騷的屄還受不了你們哩!除了跟我肏,你們跟別人肏起來一次能盡興麽!」

  王佐洋插口道:「是啊,現在想找個從頭到尾都能猛肏,不用顧忌的女人難啊!嫂子有空得多和我這小叔子交流交流!」

  王愛啐道:「還說呢!你們每次肏我不是從頭猛肏到射精!動不動就肏的人家腳軟一天!老二,你剛才還沒說我的屄啥樣呢?」

  王五笑道:「妹妹的小屄沒有太大特色,不如王大姐耐肏,也不如銘銘嫩,綜合起來各方面都不錯,也是個騷屄!」

  王愛扭著屁股嗔道:「說經驗,我沒有王姐豐富;說歲數,我沒有銘銘小。這些我都承認!那林冰呢?我們倆差不多大,憑什麽說她的小屄舒服?」

  王堯撅著嘴說道:「林冰的小屄外松內緊,肏起來分泌的又多,本來就舒服嘛!」

  王五咳了一聲,彎下腰伏在王愛耳邊笑道:「林冰不太會叫床,你總的讓這個嫂子有點其他優點不是?」

  直起身子大聲說道:「行了,都一樣的大雞巴肏屄,差也差不多少,咱們親妹妹肏起來不也是噗嗤噗嗤的麽!」

  說著故意在王愛的小屄里使勁捅了兩下,發出淫水四濺的聲音。

  王翠花笑道:「行了,該我們女人評價評價你們了!我說啊,你們一家四個男人都夠好的,不過一定要說特點的話呢!老二王堯的雞巴最粗,肏起人來動作最快;老大王五的雞巴最硬,肏起來最猛;未來老公王佐林的雞巴最長,動作上沒啥特點!不過我和他肏的次數少,也許沒發現!」

  王愛插口道:「有特點,我爸最喜歡一炮到底!肏出精來拉倒,中途不願意換姿勢,也不願意休息!」

  衆人齊笑,王翠花聳了幾下屁股,接著道:「至于小叔子王佐洋的雞巴嘛,倒是和王愛的小屄有一比,樣樣都不錯,但是卻不是最拔尖的!肏起來的動作方面,我和他次數少,就不發言了!老哥哥,用力肏幾下,下面癢癢!」

  「王大姐評價的透徹!果然是經驗豐富!」

  王佐林一邊點頭,一邊用力挺起雞巴在王翠花的小穴里捅著,笑道:「我替大家好好獎勵獎勵你!」

  王愛笑嘻嘻地補充道:「那還得我說,二叔肏起人來啊!最不憐香惜玉,也不講技巧!每次都是仗著自己本錢好,就使勁生捅!」

  話沒說完,就被王佐洋一雞巴塞進嘴里,把剩下的話吞回了肚子,把個王愛噎得直翻白眼,衆人見狀哈哈大笑。

  王翠花笑道:「雖然火力都是一樣的猛,但是他們老一代的人肏屄不像年輕人那麽喜歡玩花樣,所以小叔子和未來老公都喜歡把著屁股狂肏,而王五和王堯相對更溫和一點。」

  衆人一起點頭稱是,銘銘插口道:「我就說麽,兩位爺爺肏我的時候,每次都是很快就把我肏到高潮了。舒服的快,可是人家投降的也快!王五、王堯叔叔肏我的時候,高潮來得慢一點,舒服的時間卻長!」

  王堯在銘銘的小屄里使勁捅了一下,笑道:「這丫頭,就喜歡當小輩!不是告訴你,改口叫我們哥哥了麽!」

  銘銘撅著嘴答道:「啊!舒服!人家叫習慣了嘛!」

  王五拍手叫道:「諸位,活動還沒有結束!咱們男人雖然只有一根雞巴可以品評,她們女人身上可是有三個洞都能拿來肏!剛才咱們可只評價了一個小屄,還有小嘴和屁眼沒有說過呢!」

  王佐洋一拍大腿叫道:「對啊,我說怎麽覺得漏了點什麽!不過我這乖乖侄媳婦的屁眼我還沒有肏過呢!侄媳婦,快擡擡屁股,讓叔叔品評品評你的屁眼咋樣!」

  說著抽出雞巴沾了點淫液,擡起林冰的屁股照著屁眼捅了進去。

  這邊的王佐林也叫道:「是啊!我也把這茬給忘了,大妹子,咱們也走走后庭!」

  王翠花擡起大腿笑道:「只要有大雞巴肏!老哥哥喜歡肏哪里就肏哪里!」

  這時王愛和王翠花被灌的紅酒也已經讓衆人喝光,于是拔掉吸管,衆人嘻嘻哈哈地改換了門路,還是王堯說道:「四個人的小嘴和屁眼我和我哥都肏過,這次讓我哥來說吧!爸爸和叔叔一邊肏一邊品評品評!」

  王五笑道:「那我就說說這四張嘴吧!大家都知道,肏嘴不像肏屄,這女人在生理上是一點舒服的感覺都不會的!所以純粹是技術活,以及看這個女人對肏屄事業夠不夠熱愛,夠不夠敬業!」

  王愛插口道:「肏!還是大哥說起話來上綱上線,一下子就提高到事業問題上了!下次妹妹我幫你吮雞巴的時候,可得認真點呢!」

  王五笑了笑,繼續說道:「四個女人里面,王大姐和林冰都能做到深喉。不過林冰只能被動做到,所以要說肏的舒服,王大姐可以拔頭籌!」

  王愛立刻哼了一聲道:「人家也能深喉!就是不願意讓你們那麽肏罷了。」

  王堯立刻搶著笑道:「你那也叫深喉?每次都得使勁按住你的頭,而且剛肏兩下,就差點吐得稀里嘩啦的!不要提了啦!」

  衆人呵呵笑了起來,讓王愛暗自撅嘴,打定主意苦練深喉不提。

  王五繼續道:「不過王愛的小舌頭最靈活,吸力也足。每次射在她嘴里面,都不帶漏出辦滴來,單說這兩樣,她絕對是第一的。」

  衆人齊聲稱好,銘銘忍不住問道:「那我呢?那我呢?」

  王五善意地笑了笑,這才猶豫著說道:「恩!銘銘的小嘴,最熱情。」

  銘銘剛要偷笑,王翠花已經忍不住笑道:「女兒,別聽他的!你那口交技術實在是次的沒法形容了,你王五叔叔才不得不用熱情這個詞來安慰安慰你!這一項你就認輸吧,有空再好好練練!」

  銘銘這才明白王五的意思,忍不住小嘴一撇,惹得衆人又是大笑。

  王五繼續說道:「至于林冰嘛!確是最敬業的一個。她那小嘴吮起雞巴來,一口氣半個小時不帶起身!我們兄弟懶得動時,多靠林冰的小嘴伺候!這里卻得好好表揚一番。」

  王佐林驚道:「半個小時?兒媳婦,你也真慣著他們兄弟倆!」

  衆人也跟著齊聲驚歎。

  林冰受到誇獎心中喜歡,忍不住俏臉微紅。小屁股不斷顫抖著,淫水四濺,卻是被王佐洋肏出了一陣高潮來。

  王佐洋感覺到林冰肛門里面的肌肉一陣陣收縮,知道她已經泄身了一次,一邊放慢抽插的速度,一邊笑道:「乖侄女,小銘銘的屁眼我還沒有肏過,暫且不說。剩下三個女人里,這侄媳婦林冰的屁眼絕對是最好的!又干又緊,偏偏還十分潤滑,真是我肏過的極品屁眼!肏起來太舒服了!」

  王佐林奇道:「真的?讓我試試!」

  說著走到了王佐洋旁邊要和他換位置。

  王佐洋又抱著林冰的大腿狠狠肏了幾下,這才抽出了雞巴,卻朝王堯笑道:「二侄子閃開,我就差銘銘的小屁眼沒嘗鮮了!」

  王堯笑嘻嘻地從銘銘身上爬了起來,說道:「二叔要肏銘銘,卻得等會!這小丫頭剛剛讓我肏翻了,正高潮呢!你現在接著上,只怕她立刻又要退場了!」

  王佐洋嘟囔了兩句,只得走到王翠花跟前,挺起雞巴插進她屄里捅了起來。

  一邊的王佐林在林冰身上抽插了一會,笑道:「我這兒媳婦果然不簡單,這小屁眼的確是個名器啊!好像還有一股吸力似的!肏起來真是舒服!」

  衆女頓時不服氣地哼了一聲,王翠花當先問道:「真有那麽神奇嗎?王家兄弟以前怎麽沒說過呢?」

  王五笑道:「咱們以前也沒有提過這樣的話題,所以也沒特意說起!我弟弟倒是特意上網查過,說林冰這個屁眼在古代叫做‘十重天宮’,是非常罕見的名器呢!」

  衆女無不咋舌,忍不住羨慕起林冰來。

  王堯忽然嘿嘿一笑,說道:「其實咱們這里還有兩件名器,其中一個就是銘銘身上這個小屄,古代叫做三珠春水。特點是屄口小,G點蠕動的快分泌的多,卻不容易流出來!只不過銘銘現在還小,沒法盡情開發!以后卻是咱們家的又一個好福氣!」

  王愛連忙問道:「還有一個是誰?是不是我?」

  王堯笑道:「還有一個叫做小美,今天卻不在這里。她也是歲數太小,還沒發育好!以后也絕對是個好屄!」

  王五微微一愣,說道:「原來是小美,她身上那個名器又叫什麽?」

  王堯神秘一笑,答道:「小美身上的兩個洞都是名器,分別叫做玉渦鳳吸和水漩菊花。大哥能猜出其中的意思吧?」

  王五沈吟著答道:「小美的陰道吸力極強,應該就是玉渦鳳吸。至于水漩菊花,可是指她屁眼里面的肌肉會轉動的那種感覺?」

  王堯哈哈笑道:「不錯,大哥果然聰明。」

  王佐林和王佐洋齊聲問道:「這女娃在哪里?能不能叫來肏肏?」

  王五趕緊答道:「最近她學業忙,等有空的時候,我帶她去家里,給老爸爽爽。」

  王愛哼了一聲,嗔道:「這邊肏著你妹妹,那邊又說著別的女人好!真是壞哥哥!壞爸爸!壞叔叔!今天你們要不給我肏出十次高潮,就一個星期不準再碰我。」

  王翠花也嬌喘道:「是啊,老哥哥!你們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可得賣力點肏我才行!今天非把你們榨干不可!」

  有了幾個名器做比較,衆人評說四女的心思卻也淡了下來,這屁眼的評比也就告一段落,各自抱著面前的女人肏了起來。

  肏了一會,王堯不小心之下,卻又將銘銘肏到了高潮,直插的銘銘香汗淋漓連聲求饒。

  無奈之下,只得放銘銘到一邊休息,順勢按住王翠花的腦袋,笑道:「王大姐,你這女兒不抗肏,只好讓你能者多勞了!」

  說話間牢牢把住王翠花的腦袋,大雞巴一挺,順利進入王翠花的喉嚨里,就像肏屄一樣抽插著,享受起深喉的樂趣來。

  王翠花突然遇襲,被嗆得眼淚橫流,盡量仰起頭讓口腔和喉嚨形成直線,方便王堯的抽插,眼中卻不斷露出憤怒的神色。

  顯然是怪王堯沒有讓她做好準備。

  王堯又插了十幾下,這才「啵」地一聲抽出雞巴,複又跳上床去橫躺在王愛旁邊,露出一個古怪的表情笑嘻嘻地朝王愛說道:「好妹妹,你不是要十次高潮麽?來來來!我和大哥一起幫你!今天一定給你肏出來!」

  王愛翻了個白眼,卻乖乖地挪過身子,跨坐在王堯身上,熟練地撫著王堯的雞巴套弄著座了下去,一邊賣力地聳動著屁股,一邊可憐巴巴地央求道:「二哥我錯了!五次行麽?十次的話!我明天就不用去上班了!」

  王五卻已經追到了王愛背后,一把將他推倒在王堯身上,雙手分開她的屁股蛋,就把大雞巴捅進了她的屁眼里抽插起來:「就知道求你二哥,當我這個大哥是擺設嗎!太久沒有狂肏你這丫頭!連哥哥的面子都敢駁了!老二,操家夥,執行家法!」

  一聲令下,兄弟倆很默契地對視了一眼,兩根大雞巴頓時在妹妹的小穴和屁眼里瘋狂的抽插起來,沒過幾下就把個王愛肏的殺豬一樣嗷嗷大叫:「哎呦!大哥二哥!我錯了!輕點!饒了我吧!不要用家法收拾我!我這是肉做的,不是鋼箍啊!哎呦!高潮了!啊!啊啊!肏死我吧!」

  王翠花扭頭看著王愛淫水四濺、又是舒服又是害怕的樣子,不禁又驚又羨地吃吃笑道:「你們王家的家法倒也別致!」

  王佐洋插口說:「這不算什麽,還有更別致的呢,嫂子想不想見識見識?」

  王翠花奇道:「還有什麽?再多個人肏她小嘴麽?」

  「肏嘴算啥!」

  王佐洋笑嘻嘻地將雞巴從王翠花身上抽了出來上了床,跨著雙腿像騎馬一樣騎在了王愛的腰上,一邊說道:「好侄女,叔叔幫你求個情,你給未來的后媽演示一下家法,我就讓兩個侄子輕點肏你如何?」

  王愛這時早就被肏的嗷嗷亂叫,連回答的功夫都沒有了,只是點了點頭。

  「準備家法咯!」

  王佐洋岔開雙腿退后一步,王五和王堯應聲停止了動作。

  三人形成了王愛跪趴著,王堯躺在王愛身下插著小穴,王五半跪在王愛的屁股后面插著屁眼,而王佐洋則趴在王愛身上,讓王愛太高屁股,從上方將雞巴緩緩插進了她的屁眼里。

  王愛的小屁眼同時擠進王佐洋和王五兩根雞巴,頓時疼得眼淚橫流,不斷用小手掰著屁股蛋,挼搓著陰蒂。

  王翠花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喃喃道:「這樣的仨打一只在A片里見過,這回可算見識真人的了!」

  說話間叔侄三人已經開始肏弄起來,王堯在下面不住地瘋頂,而王五則配合著叔叔的動作,兩根雞巴齊進齊出,把王愛的屁眼肏的一翻一翻,露出紅紅的嫩肉來。

  王愛伸手用力掰著自己的屁股蛋,聲嘶力竭地叫著:「哎呦!二叔,大哥二哥!你們肏死我了!屁眼太漲了!裂開了!啊!就好像每一下都要高潮一樣!哎呦!舒服!疼!我都說不清楚了!肏啊!」

  直到王愛顫抖著來了高潮,王佐洋這才抽出雞巴走回王翠花身邊笑道:「嫂子,咋樣?」

  王翠花咂舌答道:「這要是著急高潮,這麽肏肏倒也方便。不過咱們中國女人可沒有A片里的外國女人那麽抗肏,時間長了可受不了。」

  王佐洋一邊將雞巴往王翠花的小穴里塞,一邊著說笑道:「我還以爲嫂子會說「也讓我試試」呢!」

  王翠花哼了一聲,嗔道:「我又不是憋的太久,沒事試這個干啥!老老實實劈開大腿挨肏,不是一樣有高潮麽?何必這麽著急下場休息!嗯,往里點!」

  王佐洋肏了多時,這時已經差不多射精,一抱王翠花的屁股,說道:「小弟快射了,現在開始沖刺,嫂子夾緊點!」

  說著把住王翠花的大腿狠狠插了幾下,身子一抖,一股股精液射進了王翠花的陰道里。

  另一邊王家兄弟也在妹妹王愛的小屄和屁眼里先后射精,三人一起軟到在床上,笑嘻嘻地看著父親王佐林肏弄著林冰的屁眼。

  王佐林這時也已經到了極限,抱著兒媳婦的屁股精關一開,也射了出來。氣喘籲籲地朝王家兄弟贊道:「好!林冰這小屄和小屁眼真是絕了!肏的我太舒服了!爸爸喜歡這樣的兒媳婦!」

  王翠花嘻嘻笑道:「老哥哥是喜歡『肏』這樣的兒媳婦吧?何必把這個字特意藏起來?」

  王佐林笑道:「是啊,肏著喜歡,不肏也一樣喜歡!我不說這個肏字,就表示都喜歡嘛!」

  衆人齊聲大笑,王五看了一眼表,說道:「現在時候也不早了,銘銘明天還得上學,王愛明天也得上班,咱們就別肏她倆了!老爸和叔叔要是沒有肏夠,就和王大姐與林冰再親熱親熱吧。」

  王佐洋笑道:「我雖然沒夠,不過也得回家了,你們繼續吧。」

  說著和衆人招呼一聲,穿上衣服走了。

  王五又將王愛和銘銘安置在客房里,卻見老爸王佐林已經抱著王翠花進了另一間房。兄弟倆肏了一天,也累得夠嗆,便抱著林冰一起睡了。

  王佐林和王翠花通過這一次肏屄惺惺相惜,就此敲定婚事,沒過幾天就領了結婚證。王佐林干脆將王五隔壁的房子買了下來,與王翠花母女同住,沒事就聚到一起脫光了衣服亂肏,爸爸兒子、女兒孫女的亂叫一通。

  而王佐林原來的房子就留給了女兒,被父子三人肏了好幾年的王愛也終于有了足夠的時間,去結交新的男朋友。不過她最喜歡的,還是時常地跑到王佐林身邊,乖乖脫下褲子承受父子三人的家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