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屆秋韻夜語 第二夜:靈魂創師外傳-基斯的酒吧艷遇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基斯對這陣仗見慣不怪,等那幾個家夥走過來時,劍光壹閃,那幾個家夥的頭發前端馬上少了壹大片,而劍在他們還沒有看清楚前已經回鞘了,他們連躲閃的余地都沒有。

這天經過壹個小村莊,基斯象久旱遇甘露壹般,興沖沖地就前往當地的酒吧,他心裏所想的也不外乎是酒和女人而已,阿西他們也知道的,所以他們就直接到客棧去吃飯,不等基斯了。

基斯推門進了酒館,卻意外地發現裏面雖然地方不大,但是居然生意不錯,而且還有好幾位美女在,是個不錯的所在。他不和那些酒徒坐在壹起,坐到了酒吧最靠裏面的吧臺去。

美艷的老板娘見到壹個英俊瀟灑的青年走了過來,便在吧臺裏面走過去招呼他,基斯已經被變相禁色好幾天了,見到這樣充滿成熟風韻的美女那麽會放過,馬上施展他“皇都種馬”的本色,在買酒喝的同時對老板娘大灌迷湯,以他出眾的外表,連飛鳥也能哄下來的靈巧口舌,才不到兩杯酒的時間裏就將老板娘哄得心花怒放,出來吧臺陪他喝酒了。

酒吧裏面有好幾個酒徒見到老板娘居然打破壹直以來的慣例,走出吧臺來陪伴客人,這是自從開張以來幾乎沒有試過的事情,不由起哄起來。

基斯對這陣仗見慣不怪,等那幾個家夥走過來時,劍光壹閃,那幾個家夥的頭發前端馬上少了壹大片,而劍在他們還沒有看清楚前已經回鞘了,他們連躲閃的余地都沒有。

基斯就在大家都驚呆的時候向臺面拋出壹袋金幣,對老板娘說:“今晚我請客,大家的帳都算在我頭上,但誰要是再說三道四的,嘿嘿,可能就過不了今晚了。”

這些人多是來找樂子的,或者旅途經過的,看到基斯的實力那麽強橫,誰還敢再出聲,何況還有免費的招待,便當作看不到基斯和老板娘調情,自顧自去了。

那幾個酒徒也不過是這小鎮的人而已,武藝根本不怎麽樣,也只好悻悻地回去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基斯早知道會這樣,理也不理別人的眼光,借著自己這裏的好位置,用背上的披風壹遮,就將老板娘摟了過來,但暫時還是沒有做什麽動作,只是讓她陪酒而已。但隨著基斯風趣的說話,甜言蜜語不斷灌入耳朵裏,老板娘的身子慢慢地就順著基斯的手臂倒在他的懷裏了。

基斯知道她是願意了,但是就在這時候才是最過癮的,便遞了自己喝過的杯子給她,自己另外倒了壹杯酒自己拿著,手臂伸過去,臂彎繞過她老板娘的臂彎,將杯子遞到自己嘴邊,對著她送出迷死人的微笑,輕輕點頭說:“親愛的,來壹個吧。”

老板娘沒有想到這位武藝高強的英俊小夥子居然對她使出應該用在對女孩甚至是婚禮上才用的合巹酒(也叫交杯酒),實在是有點受寵若驚,雖然知道自己在這小鎮上有著不錯的艷名,但已經有壹個十六歲孩子的自己對這出眾的男子居然也有如此的吸引力,不由壹陣心動,真的用手臂纏緊了基斯的手臂,仰頭喝了半杯。

基斯已經喝了自己的半杯,他對自己的吸引力特別有信心,所以根本沒有懷疑老板娘有不喝的可能性,但他並不是只想喝普通的交杯酒,所以停下來等老板娘喝了半杯後緊了緊手臂,使她停了下來。

在老板娘愕然之時,基斯將他的杯子遞到她面前說:“剩下的酒就是交換來喝,這是我發明的,叫‘交歡酒’。”

這壹來就很明顯了,如果老板娘真的和他喝了這杯“交歡酒”,那就是同意和他交歡了,所以老板娘遲疑了,但在基斯那深情的眼睛凝視下,老板娘終於低頭喝下了那半杯酒。

基斯自然是老實不客氣地從她手裏喝掉了那半杯酒,卻用左手將她摟了過來,用嘴對嘴的方式將口裏的酒哺了過去。老板娘從未試過被人如此無禮,但如此香艷的喝酒方法她連聽也沒有聽說過,而且對方還是個特有吸引力的男子,不由閉上了眼睛由得基斯去了。

基斯見奸計成功,便趁機親吻了壹番,舌頭伸入老板娘那尚未完全將酒吞下的口腔裏肆意攪動,弄得兩人好不快活,老板娘受不了也伸手抱住基斯,香舌也反探過去,和基斯的舌頭交戰起來。

這樣的美婦居然做出如此激烈的反應是基斯所未想到的,但更激起了他的性欲,低聲說:“我今晚再來找妳,妳在嗎?”

老板娘紅著臉說:“我們晚上都在這裏留宿的,兩點過後妳再來吧。還有,我叫蓮娜,別再叫我老板娘了。”

基斯又吻了她壹口說:“那就太好了,蓮娜,我壹定按時到。”

於是,基斯壹直和蓮娜廝磨到十二點,先回客棧去和阿西他們會合,向追問的他們隨便交代壹下,兩點左右就悄悄前往酒店,以他的身手加上隱蔽的行動根本令人難以察覺,就算是偶然看到了,也只會以為是樹影在動而已。

酒店壹般是淩晨壹點半打烊,半個小時左右清掃加上洗澡,所以兩點時其他幾人都去睡了,只有蓮娜留在壹樓等基斯前來。

基斯被迎進來後悄悄掩上了門鎖上,然後壹把將蓮娜摟得牢牢的,壹陣痛吻之後才放開了她,蓮娜已經被那激烈之極的吻弄得幾乎暈了過去,只靠基斯的強壯手臂才可以勉強維持,不倒在地上。

蓮娜雖然被吻得幾乎窒息,但心裏快樂得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的丈夫只會在她下身發泄,上身都很少被刺激,更不用說她那性感的嘴唇了,只是她丈夫技術還不錯,就是幹下面都幹得她滿足,所以這麽多年都過來了。沒想到今天第壹次被外人誘惑得不由自主地獻身出來,就受到這樣的擁吻大禮,自然狂喜不已。

基斯雖然不知道蓮娜的想法,但在他的手法和技巧幾乎從來沒有失手過,何況是面前這個已經被他迷住的熟女,在那雙美目中還流出了興奮的淚水來,證明他要怎麽弄都無所謂了,便在替她吻去淚水時輕聲說:“我替妳解除束縛吧。”

蓮娜怎麽會拒絕呢,自然是放手任他去做。

替女人脫衣服幾乎是基斯的特長之壹,何況是那壹襲薄薄的睡衣,眨眼之間便飛脫到壹邊的凳子上,他的夜行衣自然也馬上覆蓋其上。

這美婦的質素似乎更在皇都的眾多吧女之上,只見她光滑細膩的肌膚、飽滿堅挺的胸部、渾圓豐滿的臀部、修長嫩滑的玉腿,素質之好直令基斯大大叫好,其實他根本沒有想到隨便找個女人來過癮,也能碰上如此好的貨色,自然喜滋滋的。

基斯將蓮娜的身體擺在大堂的中間壹張桌子上,再次吻上去她性感的嘴唇時,雙手也摸上了她的胸部。

雖然三十五六歲的人了,但是保養得很好,壹般女人到了這時候,或多或少也會有些肌肉松弛、乳房下垂的跡象,但蓮娜的身體摸上去甚有彈性,乳房飽滿卻沒有下垂的跡象,用手托住感覺很好。

蓮娜見基斯對她這自以為傲的身體贊賞有加,更是興奮不已,當初丈夫也只是第壹次上她的時候給予了贊賞,但之後就只是以他的激情來表示對她的喜愛,說出來的倒再沒有什麽了。

基斯則是知道女人的心理,贊美是讓女人興奮的壹種好方法,同時也可以減低她的免疫力和防備之心,如果再有相當的外表吸引她的心,用技巧挑起對方的情欲,那對方壹般就跑不掉的了,這個女人自然也不例外。

在基斯將嘴移動到被抓成不同形狀的乳房時,他的手忽然壹用力,將那頗大的乳房捏成壹只高腳酒杯那樣,並由舌頭將顯得特別突出的乳頭卷吸著,那陣奇爽的感覺令蓮娜痛而驚叫的聲音變成了舒服的叫聲:“痛,好痛啊……怎麽忽然用那麽大的力道……啊,怎麽忽然這麽舒服……妳好、好會玩啊……”

基斯自然明白,因為他忽然用力是為了暫時截斷那些微血管裏的血流,使她的胸部暫時陷入貧血狀態,而在此狀態中,皮膚的敏感程度會倍增,而本來就是體外最敏感區域的乳頭更是對刺激敏感了多倍,壹受撫摸就會得到許多快感,更何況是他那麽技巧性的挑逗,她想不快活都不行。

才弄幾下,蓮娜就象受了強烈刺激壹樣手腳顫抖起來,基斯將舌頭轉移到蜜壺口,伸進去舔了幾舔,就象在刺激那忍住不爆發的火山壹樣,蓮娜還如何忍得住,象男人射精壹樣將混雜著陰精的大量蜜汁爆發噴射出來。

基斯雖然早有準備,張嘴接了滿滿壹嘴,但還有好些噴到他的臉上,他壹點也沒有不滿,反而還心中暗喜,這些是他最喜歡的美味,越多的話他越喜歡,所以他吞下以後起來親了蓮娜壹下說:“好厲害,我越來越喜歡妳了。”

蓮娜正以為他會不高興,聽他的話才轉憂為喜:“真的?”

基斯笑著點頭,雙手仍然弄著蓮娜的身體,那巨大的寶貝則在蜜汁未出完的時候逆流而上,壹下沖入蜜壺裏,第壹下只是虛晃壹槍,第二下才狠狠地撞擊在蓮娜的花心之上。

蓮娜“噢”地叫了壹聲,還來不及說什麽“來得好”之類的話,第三下又來了,她感到壹陣比前面壹下強烈得多的沖擊,直通過花心和子宮的傳送而到達腦部,幾乎是壹陣麻痹感,但在這感覺之後感覺到的是壹陣從未試過的刺激,蜜壺則被那巨大化寶貝充滿有余,那被塞得飽滿的感覺雖然有些許的難受,但同時也可以感受到壹陣莫名的充實感。就算是基斯暫時沒有抽插,但就只是那寶貝在裏面左右搖擺,而和蜜壺壁產生的摩擦看來,產生快感的效果比她老公弄得要強幾倍。怎麽會有這麽厲害的人呢,今晚就算被幹個半死也值得啊。

基斯對自己的實力自信得很,蓮娜的想法在之前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有過了,所以他只是停了壹停,讓蓮娜仔細體味壹下那種特別的感覺後,便發揮出他大劍聖的超常力量來,在蓮娜的蜜壺裏令巨大化寶貝肆意抽插,更在還算窄小的花心區域內左沖右突,這樣的動作比每壹下都直接沖擊花心帶來的刺激可以說各有千秋,但這也是看用這招的人和承受者的感覺了。

因為並非所有的人都喜歡用或者喜歡那種故意使偏招的感覺,所以比較少人用,因此壹般情況下都會在刺入幾次後看看對方是否願意這樣,雙方都同意了才會用的。但這次的效果不用問基斯也知道得清楚,就從蓮娜的享受看來她是很樂意這樣的。

這招果然管用,才四五百抽已經令蓮娜又泄壹次了,基斯知道應該讓她歇壹歇了,便將依然堅挺的大寶貝留在蜜壺裏面,只是對著蓮娜說著些體己話,逗得緩過氣來的蓮娜格格地笑了起來。但基斯哪裏會放軟手腳,他是在逗得蓮娜開心後才要求幹她的菊花穴,蓮娜又怎麽能拒絕呢,只有在抽回寶貝的基斯幫助下轉過身趴在桌子上。

蓮娜雙手手搭在桌子上,雙腿張開個大大的人字形,上身就半趴在桌子上,那又大又圓的臀部看起來越加高聳,比從窗戶看出去那被天上雲彩稍稍遮住的月亮更顯漂亮。

基斯在蓮娜肥美的臀部上拍了壹掌說“蓮娜,妳的美臀好漂亮啊,連天上的月亮都被妳比下去了,羞得鉆到雲彩裏面去呢”,蓮娜樂得屁顛屁顛的,只將菊花穴往他的大寶貝上送。

基斯自然不會客氣,在雙手微微撥開那臀部肥肉,將寶貝送了進去,然後壹手在她身上遊移撫摸,另壹只手則在那美臀上面輕輕拍打著。那種只在臀部上留下淡淡紅印的掌力打在上面,給蓮娜壹種輕量的刺激,配合著那寶貝的進出頻率作出有節奏的拍打,使蓮娜幾乎不覺得疼,只覺得是壹種快活的享受。就算沒有拍打的配合,那寶貝的進出對菊花穴以及臀部的摩擦,還有每深進壹次時臀部與基斯的骨盆狠狠撞擊的沖擊都能帶給蓮娜從未從丈夫那裏得到的快感。

基斯也享受著蓮娜帶給他的快感,因為替菊花穴開苞是不錯,但那時候多會是要輕柔,也不能盡插,自己是難以盡興的,但象蓮娜這種被開發過但開發得不多的菊花穴就最合適了,壹來那種緊密的感覺並沒有消失,同時也可以使自己盡情地深入,這種爽法可不是剛開苞的菊花穴可以做到的。

在三四百抽後,基斯再將蓮娜的身體翻過來,在蜜壺裏又弄了兩百抽後終於將憋住頗久的精華爆發在蜜壺裏面,然後俯身到蓮娜的耳朵邊說:“蓮娜,我替妳弄幾個伴來吧。”在蓮娜還未明白的時候,基斯已經將寶貝抽離她的身體,用桌子借力壹跳,飛身上到二樓的樓板上。

二樓之上是蓮娜她們住的地方,這時候有三個女孩正在偷看著他們大戰的情形,同時也用手撫摸著自己的胸部和下體,根本沒有想到基斯居然會壹下就跳到她們身邊,不由楞住了。基斯笑了壹下,伸手將三女都摟在懷裏,笑著說“小心掉下去啊”,然後就這樣跳下樓去。

三女只感到強烈的男子氣息撲面而來,又摟著她們壹起跳下樓去,雖然知道應該不會有事,但仍緊張得不敢動彈。

基斯卻只覺得三女柔若無骨,雖然還連著睡衣,但三女加起來還不夠以前自己背著練功的大石頭的壹半重,所以根本沒有什麽影響,輕輕地就落在地板上,放開了她們。

蓮娜這時才從桌子上仰起身來,看著她們笑道:“我早知道妳們也會忍不住出來看的了。”然後對基斯介紹說,“最左邊這個是我的女兒伊莉,十六歲,中間這個是服務員阿蓮,二十歲,已經結婚半年了,最右面這個是收款員阿莎,也是十六歲。三個都是我們這裏難得的美女來的,但是難道妳想壹個應付我們四個嗎?”

基斯微笑著,心想妳也把我看得太扁了,再多壹倍的女人我也全上了,想著的同時用迷死人的眼神看著三女,女人對這個最沒有免疫力了,三女也是如此,壹時連應該有的反應都沒有,只懂得看這那笑容發呆。基斯順手在三女的蜜壺各掏上壹把,無壹不是已經看得流出蜜汁來的,三女則被他的手弄得軟倒在地,比基斯想象的更加不濟事。

蓮娜見狀笑著說:“妳們啊,真是沒有用。那基斯妳先和阿蓮弄吧,畢竟她已經結婚了,比較容易承受妳那大寶貝。”

阿蓮總算是已經有丈夫的人,在三女中最快恢復過來,之前看到那精彩的大戰已經是在心裏對基斯千肯萬肯的了,便在蓮娜的示意下率先脫去了衣服。基斯看到她的身體,不由吹了聲口哨,表示對她那身體的贊賞。其實阿蓮的身體也是值得自傲的,結婚後適量的做愛,對身體適當的調養,而且還沒有孩子,身段好得沒話說,加上嬌俏的臉蛋,在小鎮裏可以說是僅次於蓮娜的美女,否則也沒有條件到這酒店裏來做了。

基斯張開雙腿坐在凳子上,讓阿蓮面對面地放在自己的腿上,壹手扶著她的纖腰,壹手則在她身上每壹處地方探索。阿蓮感到從基斯的手掌不斷傳來壹股熱力,不但使身體產生痕癢,更不斷挑起她已經引發了的情欲,卻在基斯的手把持下不能靠近基斯的身體進行發泄,只能伸手去撫摸基斯的身體,但這並不能宣泄那越來越高漲的情欲,這使她全身顫抖不已,身子向後弓著,手指和腳指則略顯僵硬,蜜壺裏的蜜汁則象開了閘的洪水壹般湧了出來。

基斯對她這樣的反應滿意之極,這種方法百試百靈,通過手法令對方情欲不斷積累而無法宣泄,這樣可以在進去後的刺激增加數十倍。現在這個樣子已經差不多了,他便停止了撫摸,雙手將還在情欲巔峰的阿蓮拉近身來,吻住了她,同時將她的身子微微壹擡,對準蜜壺就將那大寶貝刺了進去。

阿蓮悶哼壹聲,但在基斯的嘴掩蓋下幾不可聞,基斯則感覺很不錯,她的蜜壺在肌肉緊張下會大大收縮,但是由於有蜜汁的不斷滋潤,就產生類似初次破穴的感覺(當然是沒有了處女膜的阻礙),但沒有想到這回居然這麽緊,看來平時阿蓮做愛的次數也並不太多,倒是有點出乎意料,但這只會為基斯帶來更多的興奮。

在基斯由淺至深地將這條泥濘的花徑開發成通途時,阿蓮的呼聲就變了,變成平時那樣嬌柔的叫喚聲,那種從未在丈夫身上得到過的暢快感覺使她改變了壹向適可而止的做法,為了壹試最終的極樂境界,她不惜自己動著身子進行配合,將那巨大化寶貝硬是全塞入自己的小穴裏面,幾乎將子宮也頂開了,她卻仍然樂此不疲。

蓮娜等三女沒有想到平時待人溫柔、作風細膩的阿蓮居然在基斯面前表現得有如發情的母貓,心裏驚異非常,但只有嘗過基斯厲害的蓮娜大概猜到是基斯搞的鬼,所以還能保持著笑容。

伊莉、阿莎兩女不知道底細,以為是基斯的吸引力強得使阿蓮如此放蕩,想到自己等壹下可能的樣子不由臉紅得象發燒壹樣。

基斯將周圍三女的反應全看在眼裏,知道自己故意將阿蓮弄得淫蕩的效果終於顯現,心裏得意非常,就更賣力地將阿蓮的蜜壺幹得噗嗤噗嗤響,裏面的鮮紅色細肉翻進翻出,連蓮娜看了都緋紅壹片,更不要說伊莉、阿莎兩女了。

最後爆發時,基斯考慮到阿蓮已經是別人的妻子,便沒有射在裏面,而是抽出來塞到阿蓮的小嘴裏。阿蓮知道基斯的好意,便將那混合著自己噴出的陰精的精華全部吞了下去,然後就順著基斯的手挨著桌子休息了。

伊莉、阿莎兩女看著基斯在兩場大戰後仍無絲毫倦意,並走向她們的時候心情壹樣緊張,但兩女卻有不同的表現。伊莉悄悄地看了母親壹眼,正好遇上母親充滿鼓勵的目光,加上剛才已經被那充滿激情的“表演”挑起了滔天情欲,便如蓮娜所料的自己輕解羅衣,靜待基斯來寵幸。四女中最文靜、斯文的阿莎則是嬌羞無比,雖然心裏千肯萬肯了,但她卻怎麽也放不下少女的矜持,不知道如何面對,象喝了酒壹般滿臉酡紅,只好伏在桌子上不去看基斯了。

基斯將兩女的舉動全看在眼裏,她們的想法也清楚得很,伊莉這小妮子自然是得到了她母親的示意,如此自動任人采擷,當然要給予獎勵,阿莎的表現也不錯,只要自己主動壹點,阿莎就會自動獻身的了。這些念頭剎那間就通過了基斯的腦海,而他已經來到兩女的身前,伸手將嬌小玲瓏的伊莉摟了起來,放在那已經運起真氣而變得堅硬如鐵的巨大化寶貝上,左手將她摟著貼緊自己就放開了。

伊莉只覺得那火燙堅硬的大寶貝沒有插入自己幾乎濕潤透了的蜜壺裏,而是承受起她全身的體重,不由驚叫壹聲,雙手摟住了基斯的身軀,但她馬上就覺得那寶貝絲毫沒有被她那些許體重所壓彎,只不過是微微沈了壹沈而已,也就是說自己的擔心是完全不必要的,臉上的紅色又增添了幾分。同時間她覺得那寶貝的熱氣直通過相貼著的肌膚直透入蜜壺和菊花穴這壹前壹後的敏感區域,那種感覺說不出是舒服還是刺激,反正就是令自己忍不住啊出聲來。

阿莎被這奇怪的啊聲所吸引,同時覺得近在咫尺的基斯並沒有碰她,按捺不下好奇心起來看了壹下,壹下就被近在眼前的怪異景象吸引了所有的註意力。

那根本來已經使人著迷的大寶貝居然支持了伊莉的全部體重,伊莉還似乎被它所刺激著,雪白的身軀在緊貼著的古銅色身體上百般廝磨扭動著,那剛發育完成的乳房夾在中間幾乎成了磨面時的薄餅,薄且不停變化著形狀,那些蜜汁則不停從蜜壺裏流出,流到緊貼著的基斯的小腹和寶貝上,然後在被壓得微微向下的寶貝邊緣流了下來,滴在地上。那是壹幅多麽淫蕩的畫面,但阿莎就是怎麽也轉不開眼睛,象被魔法定住了壹般。

不知道過了多久,陷入迷情之中的女主角伊莉已經被熱力和摩擦所帶來的刺激弄得受不了了,發出壹陣尖叫而自行泄了,由壹直雙手離開、只是笑著看的基斯伸手扶住了,這精彩絕倫的壹幕方才降下帷幕。

被吸引著的阿莎也由此方才全身壹震,就象從夢裏幡然驚醒壹般可以將視線離開那仍然糾纏在壹起的軀體,同時發現自己就象是自己親身體驗了壹番般出了壹身汗,而且蜜壺裏流出的蜜汁不僅將下裳弄得全濕,更順著自己的大腿流得半張凳子都是,腳下也有壹片,可算是“災情嚴重”了。

阿莎的臉這時紅得無法再紅了,便向旁邊的蓮娜、阿蓮看去,沒有想到兩女也比她好不了多少,那亮晶晶的汗珠在赤裸的軀體上更是明顯。恰巧月光從窗外投射進來,阿蓮身下地上的蜜汁反射出月白色的光芒,使阿蓮變成最不好意思的人。

阿莎的目光終於向基斯看去,卻見他正用那迷妳人的微笑看著她,似乎表明這壹幕就是專門表演給她看的,這更使她心裏百感交集,但卻終於令她做出了決定,輕輕脫下了衣服,站到基斯的面前撅起小嘴,任由基斯來品嘗這從未被人開發過的處女櫻唇。

基斯在剛才已經嘗過了辛苦了的伊莉的小嘴,現在見達到預期效果,自然壹手將阿莎摟了過來狂吻下去,阿莎這處女如何經得起基斯的壹再挑逗,兩三下就被攻城略地的基斯弄得受不了,從牙縫裏傳出了她的心聲,“要我吧,幹我吧,我要妳,無論我變成什麽樣子我都要妳。”

基斯收回舌頭,向她點點頭,便將她的身子放到桌子上,將伊莉平放於凳子上,然後跨凳而坐,將寶貝送入伊莉那壹直期待著他來臨的蜜壺裏,讓她自己抽動,雙手則將阿莎的身體擺好,將蜜壺對著自己的嘴,用舌技滿足阿莎的需要。

伊莉為了固定位置不讓寶貝離開,用腿夾住了基斯的腰,借著身體的晃動而使寶貝進進出出。阿莎也禁不住基斯的舌頭刺激,卻又不想讓基斯他離開,也用雙腿夾住他的頭,使基斯壹直刺激她。

基斯見兩女如此投入,便將左手分出去扶著伊莉的腰,送出壹道力量協助她的抽插,使她在獲取更多快感的同時也減少了力量的消耗,事半功倍;同時右手也在阿莎的身體上遊移愛撫,配合和阿莎自己的撫摸,也讓阿莎得到了相當多的快感。

過了好壹段時間,基斯感覺到伊莉又要泄了,便有坐姿變成站姿,狠狠地幹上幾十下,替伊莉完成最後的沖刺,然後再向伊莉的子宮給予連環炮擊(見附註說明)。剛開苞的伊莉如何承受得了這麽強烈而持久的快感侵襲,被轟得快樂地暈死過去了。

包括蓮娜在內的三女沒有見過有人可以真的使出“連環炮擊”這樣強悍的招數,因為如果能力不足的話要就是份量根本不能滿足需要女性的需要,要不就是無法均衡控制每次的份量及頻率,或者是持續時間和次數不足,所以說可以使出這招的男子都是性愛方面的超級高手,心裏暗自慶幸能遇上這樣的高手。

阿莎則是早壹步被基斯的“鐵舌功”刺激得達到高潮,然後被基斯的手帶轉身子過來看的,相當於是被半強迫性地在最近處觀看了這壹幕,直看得她的心幾乎跳了出來,想到等壹下如果基斯將這招使用在自己身上的情景,就臉紅心跳得不敢再想下去了。此刻她只覺得喉幹舌燥,心裏其實期待著基斯也能同樣帶給她那麽強烈的刺激,但想到要在眾女面前象伊莉那樣樂得暈死過去,只覺得丟臉死了,所以稍有抗拒之意。

基斯只覺得在連環炮擊後寶貝軟了下來,雖然只是正常狀態,但在美女面前是不能失禮的,所以就象之前那樣在發炮後沒有將寶貝抽出蜜壺的時候先吸了壹口氣,重新發動巨大化真氣,將寶貝恢復到最強狀態,然後才慢慢抽出寶貝來。

他看到阿莎用貝齒緊咬著下唇,但眼裏那春意盎然的樣子,加上臉上白裏透紅、嬌艷欲滴的情況,壹下就將阿莎那心理摸個八九不離十了。他並不說破,而是讓伊莉躺好,自己上了阿莎的那桌子上,拉起了她的兩條玉腿。他本來是想用個“倒吊打樁”的方式的,但轉念壹想想到阿莎的身高還沒有到壹米六,要配合他的身高似乎太辛苦了,便叉開雙腿跪在桌子上,讓阿莎的雙腿纏著他的腰,來個“斜沖刺式”就算了。

阿莎雖然不知道基斯擺的是什麽姿勢,但看來也不會是個輕松的姿勢,便先雙手抓著桌子邊緣,貝齒緊咬下唇,準備隨時承受他的沖擊。

基斯等她準備好後輕輕向她點頭示意,然後就發動了,本來稍微向後的雙腿向前壹頂,在那充滿蜜汁的蜜壺裏順利突破玉門,直達花心,使阿莎全身壹震,阿莎緊閉的牙關也受到這樣的沖擊而打開,“啊”地叫出聲來。隨著基斯的寶貝壹次次沖擊,阿莎的叫聲也壹聲接著壹聲,但那叫痛聲慢慢變成了歡愉的叫喚,再加上基斯雙手的刺激,阿莎很快就陷入迷情之中,不再抗拒那不斷襲來的快感了。

直到這時候,基斯這才算是將四女中的最後壹人徹底征服,興奮之余更是賣力,只將阿莎弄到快暈過去時才停了下來,和伊莉壹樣給予“連環炮擊”的“優惠待遇”。

在放開暈死過去了的阿莎後,基斯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看著眾女,心裏得意非凡,之前被絲兒炸傷的心中不快也終於徹底消除了,然後看到三女醉心於自己的熱切盼望的目光,心裏又激動起來,不去管自己的體力、真氣是否會消耗過度,又再向她們走過去了。

因為他想到離開了這個村莊後,再有下壹次發泄的機會也不知道是什麽時候的事了,所以今晚絕對不要讓大家和自己失望,就算連體力和真氣透支了也無所謂,總之不要“谷精上腦”就好了。於是基斯便輪番在四女的蜜壺、菊花穴以及小嘴裏抽插,帶給她們無限歡樂的同時也就將精華射在四女的體內體外,在這個夜裏制造了無數激情。

但是他根本不知道,在客棧隔壁房間裏,阿西壹直用魔望鏡看著他全程的表演,嘿嘿笑道:“好小子,以為就妳厲害嗎,除了壹棍挑天這招還沒有合適的人來用,哪壹招我沒有用過?只是這回居然被妳找到這麽多的漂亮女人上了,真是便宜妳了。看來耶理婭的訓練要加緊進行了。”

直到淩晨時分,老板和阿蓮的丈夫在破曉前才從壹個醉鬼工友口中得知了老板娘在酒店的表現,發覺有點不對勁而前往酒店來捉奸,基斯才在大笑聲中飄然而去,他們根本追之不及。留在現場的只有四具活色生香的雪白軀體,身上大灘大灘的白色精液顯示出基斯大戰四女的激烈狀況,看得兩個大男人眼都直了,連忙關上門,用衣物將她們的身體蓋起來。

四女幾乎對兩個男人的舉動沒有反應,雙眼裏似乎只有基斯的存在,誰都看得出來她們都是著迷了,眼中透出迷醉的神色。兩個男人自然也看到了,自問是無法令她們再次達到這個境界,互相對望了壹眼,知道以後有得煩了。

但只有已經回到客棧的基斯自己最清楚,這次邂逅只不過是壹次不錯的壹夜情而已,他自己無論是搞得多麽爽,都是絕對不會因此有所留戀的,最多就是偶然懷念壹下而已,因為前路之上將會有更多的美女等待著他。

(完)

***********************************

PS:連環炮擊就是指不是壹發就將所有精華爆發完,而是控制著每次爆發出令對方足夠產生巨大快感的份量,爆發壹次又壹次,可令對方連環受到刺激而滿足的技巧。***********************************

===================================

幻想:妳在寫靈魂創師對色的描寫還覺得比較困難,但這篇《創師外傳—基斯的酒吧艷遇》,通篇大段是色的描寫,而且相當的純熟,妳能說說這個過程的變化嗎?

CKA:這篇是壹個片段的描寫,主要是寫基斯。創師正傳裏色的場面也蠻多,不過當時開始寫作,對色的描寫比較困難。後來,慢慢地開始流暢起來,很多想象的情景都可以比較順利地表達出來。不過我壹直還是認為,色寫得太詳細,並不好。

幻想:是這樣呀。兄弟在寫色時,覺得非常投入?有沒有寫鋪墊的情節在急切地等待寫色的場面到來?而且越寫越長?

CKA:有時的確頗為投入,有控制不住字數情況發生。目前大多數的時候我還是鋪墊情節與色的部分開來寫,有所脫節,因為基本寫好文後後才將色的部分補上,還沒難做到有些前輩那樣通篇壹氣呵成。

幻想:我想大多數人,包括我自己在內,明知道情節展開的重要性,但在真的寫時,往往會給欲望所左右,只對自己感興趣的方向大化筆墨,而無色部分則能簡單就簡單。不過想到絕大多數作者業余時間,放棄玩樂時間,憑著熱情在寫作,我們也是可以理解的。

《靈魂創師》要出書了吧?如果要準備出書就不壹樣了,必須要考慮廣大的讀者的口味,現在作品大都是長篇為主,第壹本不好賣,後面自然也沒銷路了。對了,CKA兄能談談《靈魂創師》今後的走向嗎?

CKA:《靈魂創師》的情節發展還是比較復雜的,基本是按照南東北西中這樣的行程來進行,上壹章就是南方都市篇的開始,等四方的重要國家都去過後(約壹年半時間),變得頗強的主角就帶著壹群女伴回國參加比武大會……呵呵,後面就不多說了,等著看我的作品吧。

幻想:從壹開始寫作,到出書,CKA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用自己的勤奮與努力實現了飛躍,這似乎印證了壹句老話“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對了,忘記感謝CKA為我們奉獻的好文。

讓我們共同期待“秋韻夜語”第三夜——《親情、家庭、孝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