糾纏不清的淫亂關系

  • A+
所属分类:強姦虐待 情色文學

糾纏不清的淫亂關系

老張提著幾包東西興沖沖地回到招待所,同房的老李一邊剝著花生殼一邊向他打趣道:“我說老張,你是不是買了什麽禮物送你的情人啊?”老李嘿嘿笑道:“什麽情人啊,我買給女兒的。”老張今年45歲,老李46歲,雖然同一個單位,但因爲不同的部門所以不曾認識,近期單位在城里設了辦事處,他們兩個被派遣爲先頭部隊先駐扎進來,因爲宿舍還沒有安排好,所以他們暫時在招待所里住著。只不過幾天時間兩人就成了好朋友,這也難怪,他們兩人有著太多的相同之處了。兩人都是離異人士,都有一個女兒,女兒都是在前年讀完初中后便出來工作補貼家庭。老李將東西放好后,接過老張的酒杯美美地咀了一口,剝了個花生邊吃邊說:“我女兒就在市里的一家工廠工作,可惜不知道工廠叫什麽名,要不然的話,我直接就幫她送去了。”老張笑道:“你怎麽和我一樣?我女兒也在這邊工作,我這做父親的,連她做什麽都不知道呢,前段時間聽她說在服裝廠做車位,后來轉了工作后我就不知道她做些什麽了。”老李晃著腦袋歎道:“女兒長大了,也懂事了,每個月都寄錢給我呢。想想啊,這麽多年的辛苦也就值了。”老張跟著老李也是連連歎息,幸福布滿了他的臉上。喝了一會兒酒,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盡說著自己女兒如何乖巧,越聊越是投契,沒想到女兒們竟然同齡,也就是說極有可能還是同學呢,真是巧得不能再巧了。酒性上來,老張突然想起昨天偷聽到隔壁幾個小夥子在談論什麽場所,說什麽那里提供按摩服務,女人們說有多水靈就有多水靈,如果肯花錢,還提供更好的服務等等。老張的老婆老早就和別人跑了路,十幾年都沒碰到過女人,酒入腸肚,勾起了他埋了多年的性欲。于是老張壓下聲音問老李:“我說老李,來了這里也好多天了,我們都沒去溜一溜,對不起自己啊。”老李從老張的神色中猜出一二,他和老張半斤八兩,連女人的身體是什麽味道的都快忘記了,哪有不動心的,自然表示同意。兩人找了部載客摩托車,老張厚著臉皮向摩托佬尋問哪里有樂子找,那摩托佬咧著嘴拍著胸口讓他們放心,一定找個好玩的地方讓他們開心開心。摩托佬載著他們兩個左串又拐,終于在一家桑那門前停下,老張付錢的時候,摩托佬還熱心地教了他們幾招,顯然也是好這玩意的主。兩人提著心吊著膽順著樓梯上了桑那二樓,桑那的知客立刻上前招呼:“兩個老板,有沒有相好的小妹啊?”兩人向桑那大廳掃了幾眼,見里面空蕩蕩的沒什麽人,緊張的心舒緩了不少,老張根據摩托佬給的提示,裝著很熟悉的樣子說道:“我們先洗個澡,等會找兩個嫩點的招待招待,不好的我回頭找你算賬。”老李深切地佩服老張的鎮定,卻不知道老張此時也是緊張得內心顫抖。那知客嘻嘻哈哈地答應后,兩人便朝大廳走去,還好浴室不難找,兩人胡亂地洗了個澡后,將隨身物品帶在身邊,便穿著浴袍鑽進了按摩房。按摩房是一間上百平方的大房,里面用木板隔了許多小間,房里竟然沒有一盞燈火,剛一進去四周伸手不見五指,還好有一服務員拿了支昏暗的電筒帶路,要不然兩人在里面真分不清南北了。老李心情緊張,不敢走得太里面了,于是就在外部找了間小間就鑽了進去,老張想到等會要是真要和女的做那回事的話,和老李太近了聽到聲音大家不好意思。于是盡量地往里去,最后選了最里的那間。于是兩人一里一外,都緊張地等待接下來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太早的原因,按摩房里按摩的客人不多,但在幽靜的環境下,依然可以聽到一陣陣男人的低語和女人的呻吟,直把老張和老李挑撥得欲火高漲。過了一會,老張慢慢地適應了屋里的光線,爲了壓制心中的緊張,他摸了根煙點著吸了起來,還沒等煙吸完,一陣輕巧的腳步聲慢慢地逼近,一個嬌嫩的聲音說道:“老板,我叫小甜,工號046爲你服務。”老張聽那聲音,這女孩絕不超過二十歲,心中一咯,正尋思這女的會不會太小了,那女孩已經在她身邊坐了下來。黑暗中看去,女孩身上穿著白色的工作服,容貌雖然看不清楚,但可以感覺到這個女孩皮膚很白。女孩拖過老張的手臂揉著,問道:“老板,你常來的嗎?”老張給女孩柔暖的小手捏得全身舒暢,忙將手中的煙丟在地上說道:“不,我今天第一次來。”他一緊張,把摩托佬的忠告給抛到腦后了。那女孩“哦”地一聲道:“那你今晚要我怎樣的服務?”老張本來就吃緊的心立刻吊得更高了,吞了口唾液穩定下心情才說道:“不知道有哪些服務,價……價格又怎樣。”“我們這里價格是統一的,光按摩每小時30元,要打炮的話一個鍾150,超過一個鍾加鍾每小時按按摩計費。”那女孩老老實實地回答。150塊錢,老張心里有些肉痛,心里一動,他將打火機湊到女孩面前打著,火光下只見那女孩長得果然漂亮,瓜子臉蛋,薄薄的嘴唇,秀氣的鼻子,鳳眼細眉,年紀不過二十。老張看得心跳,滅了打火機的火想也不想說道:“來150的吧。”那女孩黑暗中微微一笑,她讓老張等一會,說去取些東西進來,老張第一次來這地方,也不知道她要去取什麽,只好靜靜地躺在床上等她,心里七上八下,不知什麽滋味。過了良久那女孩才回來,將手中的東西放在床邊的櫃子上后,雙手在老張腿上揉著,問道:“老板是要先聊聊天呢,還是先爽一下?”老張只覺得這個女孩說的話總刺激著他的欲念,恨不得立刻將她摟在懷里搓一搓先,但他到底第一次來這地方,心里虛得很,怕女孩覺得他太猴急了,說道:“聊一聊吧,你也別叫我老板,我也不是什麽老板,我看你年紀和我女兒差不多,要不叫我叔叔吧。”那女孩撲哧笑道:“我叫你叔叔不太好吧?哪有叔叔睡侄女的?”老張只覺臉上發燒,諾諾不知所言,還好黑暗中不怕女孩看見,要不真要找個地方鑽了。那女孩按摩老張腿部的手慢慢地往上移,此時已經接近老張的腿根,老張浴袍下真空的肉棒早已經漲起,現在腿根敏感處受到女孩的撫摸,只刺激得他頭腦發暈。那女孩繼續道:“我在這里叫小甜,你就叫我小甜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