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绮夢(十三)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十三
 
 
寶玉聽母親講完,心中暗暗替父母親高興。他把人參遞給母親說:「父親年歲已大,正需保樣,請母親把這人參給父親拿回去吧。」
 
 
王夫人說:「孩子,你還是身子要緊啊,其實老爺打你也是氣你不上進,他現在也挺后悔的。」
 
 
寶玉說:「孩兒知道。請母親轉告父親,孩兒現在沒事了,請他老人家放心吧。」
 
 
王夫人又給襲人她們囑咐了一翻才離開怡紅院。
 
 
寶玉靜養了幾天后,身上基本上全愈了,就先來給賈母請安。賈母一見他就掉了淚,先是「心肝肉兒」地哭了一回,然后吩咐丫環給賈政傳話說:「這次把寶玉打重了,要好好調養調養才行。每日的禮節全免了。」
 
 
賈政聽了只是無奈的搖搖頭,從此寶玉就更加自由了。
 
 
這天寶玉想起薛幡蓋的樓來,也不知道弄成什麽樣了。他出了怡紅院竟直去找他。來到梨香院一看,樓的主體工程基本上差不多了。寶玉轉了一圈沒看到薛幡,心想好幾日沒見到寶姐姐了,不如先去看看她。
 
 
寶玉來到寶钗的門前,才要進屋就聽到里面傳來很大的鼾聲。寶玉一聽感到不太對勁,他悄悄望里一看,就見薛幡和寶钗兄妹倆睡在床上。寶玉輕手輕腳地走到床前,看到薛幡半騎在寶钗身上,一條黑粗的、張滿長毛的大腿在寶钗兩條白嫩的玉腿上。一條胳膊放在寶钗的雙乳上。在薛幡幽黑的身軀映襯下,更顯的寶钗嬌軀潔白嫩滑。
 
 
寶玉看他們睡的還挺死,在仔細瞧了瞧寶姐姐的陰戶還濕淋淋的知道他們才干完沒多久。寶玉童心突起,他找來一根細繩慢慢地把寶钗和薛幡的一撮陰毛綁在一起。
 
 
寶玉從無里出來,心想既然來了梨香院不能不去給薛姨媽請個安。於是他又轉頭奔薛姨媽的房間。
 
 
寶玉一進門看到薛姨媽歪靠在床上閉目養神,寶玉上前給她請安,薛姨媽睜開眼睛一看是寶玉,連忙拉他坐下。
 
 
丫環給寶玉端上茶,薛姨媽先問了問他身上的傷好了沒有,有讓丫環給他拿了點療傷的好藥。寶玉連忙推辭,薛姨媽接過來放道他的手里。寶玉只得拿起來
 
 
薛姨媽和寶玉說了會兒家常話,寶玉看薛姨媽比自己的母親還顯風韻,心中想:「姨媽守寡很久了,怎麽會有這樣愉快的心情呢?象自己的母親才幾天沒能和父親同房就顯得郁郁寡歡。想來姨媽現在一定有別的男人,待我試試她。」想到這寶玉故意問:「姨媽,怎麽不見寶姐姐和薛大哥?」
 
 
薛姨媽一楞忙說:「我也不知道他們跑到那兒去了。」
 
 
寶玉看薛姨媽神情不太自然,心里明白薛姨媽一定知道寶钗和薛幡的事。他琢磨薛幡既然能操自己的親妹妹,保不準也會干自己的母親。想到這寶玉陡然升起一股強烈的願望:如果自己能把薛姨媽壓在身下狂干一回,那也是極大的美事這樣就能享受一下上中年女人的樂趣。
 
 
想到這,寶玉開始用話撩撥薛姨媽。薛姨媽早從薛幡和姐姐王夫人那兒聽說寶玉贈藥以及關於寶玉粗大的肉棍的事。薛姨媽早年喪夫,現在衣食不愁,又正值虎狼之年。有道是:「飽暖思淫欲」薛姨媽隨有兒子薛幡相陪,但聽了象寶玉這樣的不世奇男也盼一會。聽了寶玉帶挑逗的話語,早把外甥姨媽的身份拋開了她徑直靠到寶玉身上說:「好孩子,還不趕快替姨媽把衣裳脫了。」
 
 
薛姨媽的直率豪放讓寶玉目瞪口呆,他用顫抖的手解開薛姨媽的衣扣,慢慢地褪下她身上的衣服。薛姨媽潔白的肉體袒露出來,胸前一對豪乳顫微微地玉立著,小腹光潔而平坦,雙腿間的陰毛漆黑光亮。勻稱而又修長的玉腿、潔白圓潤的粉臂,成熟、豔麗,充滿著婦人風騷的妩媚。
 
 
寶玉把手伸到姨媽渾圓而飽滿的乳房上,一面撫揉心中一面贊歎:真沒想到姨媽這麽大的歲數還有這樣好的身體,相比之下寶姐姐她們竟還不如姨媽更有女人味。他再次伏下身親吻她的乳房、肚臍、陰毛。特別是薛姨媽肥嫩飽滿的乳房讓寶玉愛不釋手地緊緊握在手里。
 
 
薛姨媽看寶玉癡迷的樣子,心里也是很歡喜。她看寶玉雙腿間高高鼓起的帳棚,心想:這孩子的本錢還真大,怪不得姐姐和兒子都贊歎他的肉棍很粗大。薛姨媽揭開寶玉的褲子,早已憋的受不了的肉棍立刻彈了出來。薛姨媽一看還是吃了一驚,沒想到寶玉的雞巴竟如此之大。她輕輕用手抓住寶玉的肉棍,感到那雞巴硬硬的、燙燙的。盡管薛姨媽雙手齊上但仍然有一大截露在薛姨媽的手掌外面
 
 
寶玉讓薛姨媽躺在床上,自己反趴在她的身上。薛姨媽的陰毛濃密、烏黑、深長,將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個圍得滿滿的。寶玉用舌在上面來回遊動著,用勁吸吮咬舔著濕潤的穴肉。
 
 
薛姨媽張口吞進寶玉粗壯的肉棍,她吞的很深直到寶玉雞巴的根部。寶玉的龜頭在薛姨媽嗓子里滑動。薛姨媽口教技術相當高明,使寶玉感到有說不出的舒服。心情激蕩的寶玉在薛姨媽強烈的刺激下過早地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薛姨媽吞下寶玉的陽精,心里微微失望,她沒想到寶玉空有這樣粗大的雞巴竟不經使用,沒幾下就瀉了。寶玉看到薛姨媽臉上的失望表情,他當然不肯認輸寶玉盡摟著薛姨媽說:「姨媽是不是怪寶玉早早的流了?」
 
 
薛姨媽點了點頭,寶玉不服勁地說:「姨媽別生氣,寶玉今天一定伺候的姨媽舒舒服服的。」
 
 
薛姨媽紅著戀深深看著寶玉,眼里流露出情欲的渴望。寶玉拉著薛姨媽的手放在自己的肉棍上,薛姨媽又吃驚了:「寶玉,你不是剛流了嗎?它怎麽比剛才還硬啊?」
 
 
寶玉得意地說:「寶玉還沒讓姨媽滿足,怎敢不硬啊。」說著又把雞巴塞進薛姨媽的小嘴里。薛姨媽雙手捉著寶玉的肉棒,手指撫弄著他的卵蛋,櫻桃般的小嘴細細地品味著寶玉鵝卵一樣的龜頭。
 
 
寶玉再次分開薛姨媽的兩條雪白渾圓修長的玉腿,用嘴先行親吻那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陰唇后,用牙齒輕咬如米粒般的陰核。
 
 
薛姨媽被舔得癢入心底,陣陣快感電流般襲來,肥臀不停的扭動往上挺、左右扭擺著。
 
 
她的嘴有更快的速度吞吐著寶玉的肉棍,她的陰道里熱燙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
 
 
薛姨媽的小穴被寶玉舔的癢到了極點,心中的欲火猛烈的燃燒著。她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開始懇求寶與:「啊……你弄得我……我難受死了……寶玉……快讓大……
 
 
大雞巴……插進……小穴里吧……好癢啊……里面……癢死我了……快啊。」
 
 
寶玉看薛姨媽騷媚淫蕩饑渴難耐的樣子,知道她受不了。寶玉轉過身來讓薛姨媽躺在床邊,自己把她的兩條玉腿架到肩上,大雞巴對準穴口猛地插進去。龜頭頂到姨媽花心深處。
 
 
「啊!」薛姨媽驚叫一聲:「小色鬼!……你真狠心啊……你的雞巴這麽大也不管能不能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我痛死了。」
 
 
寶玉見真的插疼姨媽了,他就稍稍把肉棍退出來一點就把再動了。沒一會兒薛姨媽又開始出言哀求了:「好寶玉,快……快動動你……你的雞巴……啊,癢死了……癢死我了……求求你快點啊……我……啊。」
 
 
寶玉開始抽動起肉棍,薛姨媽也扭動著屁股配合他的雞巴在陰道里進進出出她的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斷的從她的穴門深處流出,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
 
 
正當寶玉瘋狂地操著薛姨媽的時候,屋門開了,薛幡和寶钗倆人走進來。寶玉和薛姨媽吃了一驚,特別是薛姨媽見是自己的兒女,而自己正被外甥放在床上猛插小穴,早羞的緊閉雙眼。她用手捂著臉說:「寶玉,快停下。寶钗你們快給我出去。」
 
 
寶玉停止抽動看著寶钗和薛幡,薛幡在背后一推妹妹,寶钗趴到床上用嘴堵住母親的嘴,舌頭伸進薛姨媽的口中。寶玉一看繼續抽插起他的肉棍,薛姨媽的嘴被女兒的香舌塞著說不出話來,只是發出「嗚嗚」的呻吟。
 
 
薛幡看的起性,他也脫掉褲子挺著硬梆梆的肉棍來到妹妹身后。他一面解開寶钗的腰帶一面說:「好妹妹,我在操你一會吧。」說著拉下寶钗的裙褲把雞巴伸到寶钗的穴口上。寶钗早已是淫水四濺了,當哥哥的肉棍剛碰到她的小穴時,她往后一撅屁股,小穴就把薛幡的龜頭吞了進去。薛幡也是一挺腰,大雞巴順著寶钗光滑的陰道直捅到底。
 
 
寶玉和薛幡暗中教著勁,他們拚命揮動自己的肉棍毫不留情地猛操著薛姨媽和寶钗母女二人。薛姨媽和寶钗一個躺一個趴任倆人的陰莖抽查自己的陰道,只是在「啪啪」的肉體撞擊聲中不時冒出一兩聲快樂消魂的淫叫聲。
 
 
沒多久母女二人就被自己的性欲淹沒了,她們再顧不地誰在自己身邊了,開始放聲浪叫。倆人的手也開始在對方的身體上撫摸。寶玉和薛幡看到她們如此淫蕩的樣子,更是精神抖擻地催動自己的肉棍狂操她們二人。當強烈的快感從他們的龜頭傳上來時,寶玉和薛幡把雞巴使勁插到母女二人的小穴深處,粗大的龜頭緊頂著她們的花心,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噴射上去。薛姨媽和寶钗同時發出一聲長呼,她們的情欲達到最高峰,特別是薛姨媽雙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寶玉他們搖醒薛姨媽,她一睜開眼長長出了一口氣,對寶玉說:「好寶玉,你真能干啊,差一點兒把姨媽給操死。」
 
 
寶玉笑嘻嘻地說:「姨媽,舒服嗎,不行咱們在來一回吧,反正寶姐姐和薛大哥也在,不行咱們互相換著干好嗎?」
 
 
寶钗馬上答話:「不好,哥哥昨晚弄了我一整夜,我現在累的受不了,你們弄吧,我先去吃點東西。」
 
 
薛姨媽說:「我也很餓了,身上挺乏的,還是先吃飯吧。」說著喊香菱在桌上擺好飯。
 
 
薛幡有事先出去了,剩下他們三個也不穿衣就坐在椅子上吃飯。寶玉看寶钗和薛姨媽母女二人赤裸著身子和他一起用飯,心中大樂。他擡起腿來把腳伸到薛姨媽的椅子上,用腳趾摁住她的陰戶輕輕地揉搓。薛姨媽不由自主地叉開雙腿,讓寶玉的腳趾在她的陰蒂上劃來劃去。
 
 
寶钗發現母親不在吃飯而是靠在椅背上,口中嬌喘連連,正不明白母親爲什麽又情欲泛濫了,寶玉的另一只腳也伸到她的腿中間。寶钗也像母親一叉開雙腿讓寶玉用腳趾玩弄陰戶,她放下筷子開始用手揉起自己的乳房。
 
 
寶玉靠在椅子上,兩只腳不停地蹂躏著薛姨媽和寶钗的小穴。二女被他整的下身淫水不斷流淌,嘴里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寶玉的手套弄著自己的陰莖,當他感到要射精的時候,他對薛姨媽和寶钗說:「我這的豆漿要好了,你們誰要喝啊?」
 
 
薛姨媽母女雙雙跪在他身前張開小口,寶玉握著雞巴對著她們的臉噴出一灘灘濃精。寶玉的精液有的落如她們的口中,有的落到她們的臉上和胸上。寶玉的陽精還沒射完薛姨媽就一口咬住他的雞巴,把剩余的精液吞進肚里。然后她又把女兒身上的精液舔食干淨。寶钗也把母親臉上和胸前乳房上沾的陽精舔干。
 
 
寶玉還不罷休,他還要再操她們母女倆一回。寶钗哀求說:「好兄弟,姐姐實在是累的不行了,你還是和母親來吧。」
 
 
寶玉把薛姨媽抱到椅子上,分開她的雙腿露出濕淋淋的陰戶來。寶玉捉著自己的肉棍在薛姨媽的穴口上磨著,龜頭多次探到她充滿淫水的陰道里,每一次的進出都帶出來大量的愛液。
 
 
薛姨媽把雙腿架到椅子扶手上,這樣她的腿就張的更開了。薛姨媽已經忍耐不住了,她開始催促寶玉:「好孩子,快……把你的……大……大雞巴插……插到浪穴里吧……姨媽好癢啊。」
 
 
寶玉應了一聲,但他並沒有不雞巴插進姨媽的陰道里,而是讓龜頭沾滿淫水后對著薛姨媽的屁眼一捅而進。
 
 
雖然薛姨媽的菊穴經常讓兒子的肉棍抽插,可是寶玉的肉幫過於粗大,還是疼的薛姨媽「哎呦」了一聲,眼淚奪眶而出。
 
 
寶钗在旁邊看了趕緊說寶玉:「寶玉,你也太狠了,你看我媽疼的,你就不會輕點嗎?」
 
 
寶玉說:「是、是,我輕一點。」嘴里說著,腰上一用勁,大肉棍直捅到根薛姨媽強忍著痛苦,承受著寶玉巨大肉棍。寶玉感到自己的肉棍象套了一個緊箍咒一樣,他心中暗贊姨媽的后庭緊美,抽動起來很是費力。也使寶玉的感覺更加得美妙無窮。
 
 
寶玉挺動的雞巴讓薛姨媽的疼痛全消,隨之而來的是麻、酥、酸、癢。她的陰道里也是奇癢無比,薛姨媽只好自己用手指扣挖一番,但並沒有絲毫作用。她讓女兒從床下的暗櫥中拿出薛幡給她買的淫具,讓寶钗用它來捅騷癢的小穴。
 
 
寶玉的肉棍在薛姨媽屁眼里猛烈的運動,再有寶钗用淫具亂插她的小穴。薛姨媽的淫水就像落水般的流出來,高潮也一個接著一個隨之而來。
 
 
精疲力竭的薛姨媽和寶钗再也不能抵擋寶玉的進攻了,她們渾身酸軟的躺到床上,一下子就睡了過去。寶玉從屋里出來,香菱正在門口等著他。寶玉問她有什麽事情,香菱說:「大爺只是說讓我請公子去,他沒說有什麽事情。」
 
 
寶玉隨香菱來見薛幡,薛幡一見寶玉說:「兄弟你好厲害,怪不得那麽些女人都喜歡你啊。」
 
 
寶玉臉一紅說:「薛大哥過獎了,你還有什麽事情嗎?」
 
 
薛幡說:「我明天要往南面走一趟,去給城里的店鋪置辦貨物,估計要一個多月才能回來,這仙慕樓就讓你幫我打量一下好嗎?」
 
 
寶玉說:「我可從沒半過這樣的事啊。」
 
 
薛幡說:「沒什麽,樓已經蓋好了。現在正布置里面,弄成什麽樣你看著半你是學問人,比我懂多了。」
 
 
寶玉說:「那我就勉爲其難了。」
 
 
薛幡見他答應了很是高興:「兄弟你想怎麽辦就怎麽辦吧,府里的事務現在讓香菱管著呢,需要多少銀子盡管沖她要。」說著他又回頭吩咐香菱:「你幫二爺半這件事,要聽他的吩咐。」
 
 
香菱忙回答說:「是,大爺放心吧。」
 
 
薛幡又對寶玉說:「樓里還要什麽東西,看我能從南面帶回來嗎?」
 
 
寶玉想了想說:「這麽著吧,我現在先回去,明天一早我想好了再給你話,這樣好嗎?」
 
 
薛幡說:「好吧,可要早點啊。」寶玉起身告辭,薛幡把他送出大門外。
 
 
回到怡紅院寶玉在書房里沈思良久,又是翻書,又是寫畫,折騰到很晚才睡覺。
 
 
第二天一早就來見薛幡,薛幡早和香菱再等他了,寶玉給他一張單子,上面寫的所需之物。薛幡一看還要十幾名少男少女,心中不明白問寶玉做什麽用。寶玉說:「來的人都是權貴之人,總要有人伺候,再說我還想上次你請我吃的那道人體菜,光香菱一個人夠嗎?」
 
 
香菱一聽,臉立時就紅了。薛幡哈哈大笑:「我說給你,你確不要,現在又想起來了,那天晚上我就把香菱給操了,你想吃也不成了。」
 
 
香菱的臉羞得更紅了,寶玉忙問:「那櫥子還在嗎?」
 
 
薛幡說:「她現在沒事做,倒也還在家里。」
 
 
寶玉出了口氣:「她在就行,你就照單買就行了。」
 
 
薛幡說:「好吧,就按你的意思辦吧,我要走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