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金庸10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忽然外面傳來一陣聲響,石清和白萬劍的腳步聲同時落在此地。「柔兒!」石清大驚,看著地上全身赤裸,陰部點點泛白的閔柔。

插了百餘,我將閔柔轉了個身,讓她趴在地上,自己便從後面緩緩進入她淫水汪汪的洞穴之中。低頭看著她那雙快被
壓扁的咪咪,實在有些不忍,但這個體位插得又深又舒服……算了。

「唉……跟她說話又應不了我,叫聲又小又不銷魂,實在有點兒沒意思。」插得數十下我的感想出來了,「
下次還是不選『死魚』的好。」我頓時放了九陽神功,一股陽精直射進她秘穴之內。

看著閔柔趴在地上直喘氣,突然「BOOM」的一聲,出現了那張閔柔的卡片:卡片編號:065;
卡片名稱:閔柔;簡介:玄素莊石清的妻子,石中玉的母親。跟石破天的關係其實是……難易度B。

「沒意思!」我本身期待那種主動而又激烈的性愛,還想閔柔或許會為了兒子犧牲自己,想不到
竟然想殺了我了事。卻也只好如此了。我撿起地上「悲酥清風」的解藥,心想:或許以後還用得著。

忽然外面傳來一陣聲響,石清和白萬劍的腳步聲同時落在此地。

「柔兒!」石清大驚,看著地上全身赤裸,陰部點點泛白的閔柔。

白萬劍怒道:「想不到你這小畜生連母親都搞?真是……」白萬劍後一句話礙著石清的臉面也不說下去了。

石清又羞又怒,忽地拔劍道:「我殺了你這小畜生!」(我內力和武功都恢復了,我還怕你啊?)

我立時運起九陽神功,五指成爪,徒手便去抓石清的長劍。那長劍一抖,連舞出幾個劍花,卻又閃不開我著實的
一抓。「鏗」的一聲,石清長劍頓時斷為兩截。石清大驚,後退了兩步,愣了一會兒,才擠出兩個字兒:「你不是
我兒子,你到底是誰?」

這句話使在場的人都吃了一驚。這人面容跟石破天是一模一樣,可他老爸卻說不是自己兒子……就連躺在地上
,本來面如死灰的閔柔也吃了一驚:「不是玉兒?那我的玉兒呢?」突然的激動竟然讓她衝破了啞穴。(看來我點
穴功夫還得好好練練)

我哈哈大笑,看來也不必隱瞞了嘛!頓時將臉上的人皮面具一點一點的撕下來,露出我本來俊俏的臉(^_^
)。

石清和白萬劍一驚,白萬劍心有不甘地說道:「怪不得你武功如此之高,原來不是石中玉那小子。可以混進
長樂幫,還當上了幫主?你究竟是什麼人?」

石清看著地上赤裸著的妻子,突然說道:「難道你就是江湖上傳聞,和萬里獨行田伯光齊名的淫賊『秦留感』?」

「秦留感?誰來的?」我心想,不過心念一轉,也懶得數臭自己的名號,當下朗聲說道:「不錯,我就是…
…鐵爪水上一條龍,千里江山,萬里雪飄的秦留感秦大爺!」(名號會不會太長了點)又說道:「B難度就你們幾
個草包嗎?來來來,陪你秦大爺練練劍!」

白萬劍「哼」的一聲,拍了拍雙手,頓時一個雪山派弟子押著一個少女進了破廟,長劍架在那少女的脖子上
,幾欲割下去。我定睛一看……馬上傻眼兒了:「若蘭?!」被押進來的少女正是苗若蘭……
得天獨厚
發表於
2009-1-4
07:46
PM
第三十一章

但聞白萬劍笑道:「石莊主,這個秦留感能抓斷你手中的長劍,看來絕不簡單,不過好像我手上的這個丫頭還能制
住她。石莊主一言九鼎,只要你當眾許諾把令郎石中玉交由我白萬劍帶回凌霄城發落,我們就把這丫頭交給你如何?」

石清怒道:「你當我石某是何等人?難道我是象閣下一般用卑鄙招數取勝的人麼?再說,『虎毒不食子』,就算我找
到玉兒,也決不會把他交給你的。」

白萬劍冷冷地說道:「令郎辱我愛女,累她小小年紀投崖自盡,此仇豈能不報?我們師兄弟此次下山,
便是為此而來,若石莊主要怪罪在下……」白萬劍作勢揖了一下,道:「那就各走各路吧!」說罷手一揮,率眾匆匆離開……

「等等!放下若蘭!」我鶩地吼道。

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簾--GM02老和尚?!我頓時大驚,那間站不住腳向後退了兩步。
那老和尚卻像是不認識我似的,滿臉茫然,眼光不住在我身上打量。

老和尚武功高強,曾一人挑戰武當五俠和我、張無忌七人而立於不敗,這次見到他實在是凶多吉少,只好伺機而動了。

石清見廟裡多了個和尚,也不怎麼在意,只是他生平禮節俱佳,「在下玄素莊石清,這位大師,敢問法號如何稱呼?」

那老和尚臉上頓時露出恭敬之色:「我叫……」

(奇怪,不管了!總之是個好機會!)當下我暗運內勁,右臂骨節「格格」作響,呼地一掌「潛龍毋用」直擊向GM老和尚。

那老和尚一驚,身子一挺,但是已經來不及閃躲了,但聞「蓬」的一聲,那掌結結實實地打在老和尚小腹,
頓時我心中暗道:「不好!」當下感到一股極強的韌勁反彈回來,內力與勁道都像被一個無底洞所吞沒。

「金剛不壞體神功?!」

 
正當我吃驚之時,又聞「嗤」的一聲,一股氣勁自老和尚的左手小指迸射出來。

「六脈神劍!?」

 如此距離已經不可能閃躲了,只有硬接,當下馬步一穩,體內真氣鼓動。

「乾坤大挪移!」我一聲大吼,雙手錯動,那股少澤劍劍氣觸到我身體隨即被彈開,直衝向破廟
那殘破的瓦頂,但聞「吭啷」一聲,那本身已經破了個大洞的屋頂頓時又被捅了個大窟窿。

鶩地喉頭一甜,體內真氣突然紊亂了起來,一口鮮血已經湧到嘴邊,又被我硬生生地吞了下去
。如果被石清知道我被老和尚的六脈神劍餘勁所傷,一定和老和尚一起夾攻於我,以報我辱妻之仇,
但這樣做無疑更增加了我的內傷。

我雖然嚥下那口鮮血,但是氣喘吁吁的樣子瞞不過石清。

石清一見機不可失,挺掌便上,一掌「五雷轟頂」直擊向我天靈蓋處。

(媽的,那麼狼?)無奈之下我只有急催內力,身子微側,用肩頭硬受了他一掌,豈知那上清觀的「
五雷轟頂」著實厲害,石清又是練有數十年的功力,我但覺肩頭一痛,頓時頭暈眼花起來,忽地雙腿猛
地一踏,穩住重心,大喝一聲:「喝!」(果然是大喝一聲啊!)石清整個人被彈出三四尺遠。

未待我收招,閔柔竟然挺劍而上,幸好離我還有些距離。

我倒抽一口涼氣,腳下急搶「歸妹」位,身子一滑,便已到了閔柔的面前。

閔柔一驚,喉嚨便給我扣住了。

未等我開口,石清便已慌忙叫道:「別傷害她,我放你走就是了。」

我體內真氣翻滾,再不離開調理實在是有走火入魔的危險,但那老和尚似乎也沒有殺我的意圖,
攤開雙手,聳了聳肩,像是自己也十分的無辜般。這就奇怪了,我緩緩移至天井,把閔柔向老和尚身上一推
,便急忙施展「凌波微步」,飄然離去。

「哇」地一聲,沒走出兩步,喉頭一甜,一口血湧到嘴邊,吐了出來,丹田處忽然空空如也,彷彿內力全失一般。

 「壞了,若蘭!」急忙中我雙腳一軟,跪倒在地上,雙腿也不聽使喚了。

「若蘭!」我盤腿坐在地上,猛吸一口真氣,頓時像發了瘋般地提足狂奔。

 幸好雪山派的弟子走得不遠,若不然,我便再怎麼追也不可能追上他們。

一雪山派弟子看我追上來,慌忙急報:「白師兄,他追上來了!怎麼辦?」

白萬劍吃了一驚,「什麼?玄素莊二劍到底在幹什麼?竟然攔不住那麼一個黃毛小子?」

眼看我已經衝進他們所擺出的劍陣,白萬劍一把扯過苗若蘭擋在面前,用劍架著她的喉嚨,喝道:「小子……別過來!」

我鶩地一驚,竟也停下了腳步。

「放了她!」我怒道。

白萬劍笑了笑,說道:「秦少俠跟本派無怨無仇,本來不應該捉你的人做為人質的……只是秦少俠武功太強,
在長樂幫內又曾羞辱過在下,更是江湖中出了名的淫賊,哼哼……」白萬劍想了想,說道,「這樣吧,你自斷雙臂,
我就讓你跟我們談判。」

苗若蘭一驚,眼中滿是擔心關愛之神色。

一陣作嘔湧上喉嚨,我硬是將血水吞下,裝作無事一般,「白大俠這生意也做大了吧……這小妞也
不值什麼錢,只是捶背手勢不錯我才追上來的。難道白大俠也要她幫你捶背不成?」

雪山派弟子有忍不住笑出來的,被白萬劍狠狠瞪了一眼,就不敢再出聲了。

我笑了笑,說道:「我的武功如何想必白大俠心裡也有數。如果你傷害了我那丫鬟的一根頭
髮,我便將你雪山派的弟子全拿來祭旗!」

說話間目露凶光,雪山派弟子不覺都打了一個寒戰。

稍微緩了緩,我又說道:「我還能跟白大俠作個交易……就要看白大俠相不相信我啦?」

白萬劍又怒又驚,問道:「什麼交易?」

我笑道:「當今世上,恐怕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石中玉的下落……」

白萬劍一驚,問道:「你知道那畜生的下落?」他又遲疑了一陣,道:「為什麼我要相信你?」

我笑道:「哈哈哈……白大俠這都不明白,如果我沒有見過真的石中玉,那我身上的傷疤胎記,又是怎樣弄上去的呢?」

白萬劍頓時便像醍醐灌頂一般,急忙說道:「那畜生在哪兒?」

我擺了擺手,說道:「不急……」說罷指了指苗若蘭。

白萬劍咬了咬牙,說道:「你先說……否則我們決不放人。」

我心中一怒,胸口那塊淤血又湧到嘴邊,「那你倒真不想知道那畜生在哪裡了!那倒也好……
我本來還打算連你女兒的下落一塊說了呢!」

白萬劍大驚,急道:「你對我女兒怎麼了?」

「別急……你女兒我只是知道她的下落而已,她不在我手上。」我先穩住他手中架在苗若蘭頸上之長劍再說。

白萬劍頓時舒了口氣,道:「那好,你先說那畜生下落,我便放了這小妞,屆時你再說我女兒的下落不遲。」

我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石中玉便在長樂幫!」

白萬劍聽了頓時大怒,「放屁……長樂幫我們這班人都去過不下百次了,石中玉在長樂幫?我們豈會不知道?」

我笑了笑,說道:「如果我說石中玉在長樂幫大牢……你倒是告訴我你們有沒有找過那地方啊?」

白萬劍一愣,他們萬萬也不會想到,堂堂長樂幫幫主竟然會在大牢之內,白萬劍道:「好……待我證明屬實,再還你丫鬟!」

「你?!」我一口真氣提不上來,嘴角竟然吐出絲絲鮮血。

「主人?!」苗若蘭驚叫道。

「怎麼樣啦?秦少俠?」白萬劍得意地笑道,「哈哈哈哈哈,你以為我白萬劍行走江湖那麼多年,連你身受重傷也看不出嗎?」

我吃了一驚,右手撫胸,氣喘吁吁道:「你好卑鄙……白萬劍!」

白萬劍笑道:「別以為用我女兒來騙我就會上你當才行啊?我女兒早死了數年……又怎麼會死而復生?」

看過俠客行的都知道,阿繡就是白萬劍的女兒,我輕蔑地笑了一笑,說道:
「哼哼……好吧,那你去找石中玉吧
。我自行去找你女兒,若找不到方可,若找到了,我會將她先姦後殺再奸再殺!!」這幾句話聲色俱厲,說得人不寒而慄。

「你?……」白萬劍怒道,「那我就在這裡先殺了你!」大手一揮,眾雪山弟子「刷」的一聲,拔出長劍,劍尖直指我週身大穴。

我微微一笑,說道:「就算我的內力盡失,就你們幾個小雜碎還不足以制服我!」肚內一陣翻滾,我「哇」的一聲又吐了一口鮮血。

機會!雪山眾弟子挺劍而上,白萬劍高高躍起,劍尖連抖,舞出六個雪花狀的劍花,正是雪山劍法中的殺著。

說時遲那時快,我右手一揮,但聞「撲」、「撲撲」、「撲撲撲」數聲,雪山弟子們應聲而倒。

白萬劍一驚,眼前便見有一絲銀光閃過,慌忙以劍格擋。

「鏗鏗」兩聲,便見兩根銀針落地。

「冰魄銀針?!」白萬劍吃了一驚。

 
看著倒在地上的雪山派弟子個個臉色發黑,便知道他們中的毒並不簡單。

「快把解藥給我!」白萬劍怒喝道。

我躺在地上直喘氣,剛剛那一揮手已經用盡了我身上殘餘的內力。

「嘿嘿,有那麼多雪山派弟子陪葬,我還真的是有面子啊!」我苦笑道。

地上也有許多萬字輩的弟子,若這群人死光光,看來雪山派也不會再有什麼前途了。

白萬劍急道:「你要的是這個丫鬟而已……我給你就是了。這裡、這……」他臉上露出無奈的神情。

從未向別人低過頭的白萬劍要開口求我實在太為難他了,凡事留一線,我也給他個台階下好了,「白大俠
,那個丫鬟留給你也沒什麼用。你還給我,我便給你冰魄銀針的解藥。如何?」

白萬劍咬了咬牙,將苗若蘭輕輕一推,送到我的懷裡。

苗若蘭擔心地看著我,一臉焦急與不安。

我從懷中掏出一個瓷瓶,說道:「五里路外有個小涼亭,小涼亭以北走五步我挖個坑埋了,只
是你一炷香時間內不能追來。否則我立刻捏碎它!」

白萬劍急道:「那他們……」

我緩緩說道:「點他們膻中、靈堂兩處大穴,可以撐兩個時辰以上……咳咳咳咳!」

內息一個不穩,我又吐了一口鮮血,苗若蘭攙著我,緩緩離去。

「想不到那老和尚還真厲害啊……哇……」我胸口一悶,幾乎暈眩。

「主人……你不要緊吧!」苗若蘭關切地問道。

看著她緊鎖的眉頭,我會心一笑,道:「死不了……只是內力盡失而已。想不到已經用『
乾坤大挪移』移走一部分功力,餘下的勁道還能使我內力盡失…」

苗若蘭安慰道:「沒事兒的,進城找個大夫看看病就好了。」

看著她的一臉天真,我真不知道是好氣還是好笑,除非是三大神醫,否則我的病也難以根治。
胡青牛已經在蝴蝶谷見過了,流程來說他已經死了;薛慕華在聚賢莊見過,以我當年跟喬峰的交情
,恐怕去了也是白費心機;現在只剩下殺人名醫平一指。其實我這醫術十級也可自療啦,只是囊
中藥物實在欠缺,施針下藥什麼的也不得有半點差池,我現在手抖成這樣子,被人看到還以為我
有「柏金遜」病呢!

就不知道平一指住在哪裡?《笑傲江湖》中寫他住開封府,便喚了苗若蘭,往東走去。

一個身影飄然而下,我被一個熟悉的臉孔攔住去路。

「久違了,雷少俠?」一把略帶沙啞的聲音叫住了我,抬頭一看,卻不是苗人鳳是誰
?背後金漆緞帶上,「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字型大小迎著風在飄揚……

嘿嘿,第一次玩那麼真實的網路遊戲,玩到這裡算是這樣了。

「動手吧!」我眼睛一閉,頭一抬,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苗若蘭慌忙拉住苗人鳳,「爹……不要傷害他!」

苗人鳳和我都是出乎意料之外,苗人鳳說道:「若蘭……他可是將你擄走的惡賊啊?你……你要我放過他?」

苗若蘭早已淚流滿面(女生就是喜歡哭。),「爹……他對我很好,他……

他沒有做什麼傷害女兒的事。」說道這裡臉上一紅。(嘿嘿,上了你算不算傷害你的事兒呢?)
稍稍一緩又道:「方纔還救了女兒一命,被人重傷了……爹,你快救救他吧。」

苗人鳳看女兒的眼神無異,也就相信了半成。

「小子……我女兒說你救過她,又沒對她怎樣,我就放過你……我苗人鳳一直不慣欠別人的人情
,讓我看看你身上的傷。」說罷一把扣住我的手腕。

「爹……」苗若蘭一驚,竟已喊出聲來。

苗人鳳一呆,看了看苗若蘭,長歎一聲:「唉……女兒長大了。」便緩緩探我脈門。

「六脈神劍?!」苗人鳳驚道。

翻開我的衣服,我身上丹田上三寸有顆豌豆大的淤傷。

(我還真中招了?暈……)

「這個傷便是大羅金仙也救不了……」苗人鳳歎道。

 苗若蘭一驚,眼淚便開始往外湧,「爹,你想辦法救救主……雷大哥啊。」

苗人鳳站了起身,走了兩步,說道:「當今世上便只有一人可以救你。

我急忙問道:「是誰?」

苗人鳳道:「南帝--段插砥?
 「是他?」我心中一凜。(書中要找他治病可是要過五關斬六將的啊!)

但聞苗人鳳又說道:「你中的六脈神劍劍氣本身出自一陽指,需要用一陽指來化解;
而身上的內傷又需要強大的道家內勁來化解。當今世上,便只有南帝才同時具備一陽指和
先天功……但是若要他救你,也是不易……」

苗人鳳陷入深思。

苗人鳳思考了一陣,忽地一轉身解開他身後背包上的黃緞帶,綁在我肩上。

「你帶著這個去黑龍潭找一個叫瑛姑的人,希望她賣面子給我,帶你去找段插砥砥
K」說罷一轉身,說道:「若蘭,我們走!」未等她答應,苗人鳳大手一夾,便將苗若
蘭整個夾起,飄然而去了。

哇靠,本來還有個人扶扶我的,現在倒要靠自己了。

黑龍潭,黑龍潭到底在哪裡啊?打開大地圖,便看見山西陝西邊界有一塊不大的泥濘地。記得《神雕》
中的確是山西一窟鬼和楊過有過過節的地方。好,到山西瞧瞧,雖然內力盡失,還好有點體力,步行……步行吧。

開了大地圖走也走了好大半天,終於到了黑龍潭這個鬼地方,怎麼到處都是樹林啊?泥濘呢?瞧不著。

還好在桃花島學了些奇門術數(嘿嘿,現在派上用場了。),左一竄右一竄地,竟然給我走到一個大泥潭上
,怪不得叫黑龍潭,跟那些工業廢水沒什麼區別嘛,只沒那麼臭而已(那些鳥獸的糞便都夠臭了)。

隱隱約約看到泥潭下面打了一些石樁,只是又含有五行之術在內。那麼淺顯的術數難不到我。我雙腳踏上
泥面,左一錯右一踏地便走了進去。(還好凌波微步不需要什麼內力)

「有人嗎?」我叫了一聲,撫著刺痛的胸口,實在是叫不大聲。

只聽見不遠處一個小竹屋內傳來一把女人聲音:「小子,你竟敢闖入我黑龍潭,有些本領啊……」話語中略帶心酸。

我清了清喉嚨,朗聲道:「瑛姑前輩,晚輩乃是受了苗人鳳苗大俠的指示,專程來找你治病的!」

裡面那把女人聲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哈,聽你的聲音我便知道你身受重傷。但想我幫你治病?卻是沒門!」

我緩緩步進那間竹屋,看見一個中年女人在織布,織布機發出「唧唧」的聲音,像是用了很久似的,一直沒有人修理
,木梭都已經損壞了。

我拱手道:「瑛姑前輩,晚輩有禮了。」

瑛姑只顧自己織布,卻無視我的存在。

我打量著這個中年婦女,她一身樸素,或是說穿得有些寒酸,臉上卻出奇地顯露出貴族的氣息。年紀約是三十出頭,
容貌算是脫俗,可是一頭花白的頭髮和幾條魚尾紋卻讓人想起了「白髮魔女」。(暈倒)

屋內沒什麼擺設,只有一張織布機,一張床,一張木桌和幾張椅子。木桌上放著文房四寶,紙上畫的便是
寫有數字的九宮格。

我脫口便說道:「九宮之義,法以靈龜,二四為肩,六八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

這口訣乃是師傅教下,豈知一聽之下瑛姑便像發了狂般站了起來,一把推開了我,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想不到原來是這樣!」笑聲頓時止住,怒目直視我道:
「小子?你五行術數是誰教給你的?」

我淡淡一笑,道:「這些自然是我師父教給我的,你問這個會不會太笨了一點啊?」

瑛姑一愣,聽我嘴中的口氣完全是挑釁,而不是有事相求。

「臭小子……你膽敢如此跟我說話?」瑛姑被我激怒了。

我胸口鶩地一痛,苦笑道:「反正我怎麼求你你也不肯醫我,我倒不如罵個痛快。」

瑛姑冷笑道:「哼哼……你知道就最好。快點滾遠一些,以免弄臭了我的黑龍潭。」

我笑道:「哈哈哈,你的黑龍潭還用我來弄臭?早就已經臭氣熏天了………(在屋內倒不怎麼覺得)
便像你一樣,長年窩在這裡練什麼奇門之術,我看你還是算了吧,再練幾年也救不到人,仇也報不了,
倒賠上了女人最重要的青春。」

瑛姑一驚,道:「你怎麼知道我要報仇的?你怎麼知道我要去救人的?」

瑛姑一臉詫異,看來她是沒有看過《射鵰英雄傳》啦,嘿嘿。

我笑道:「我還知道你不少東西呢?」我一下站了起來,瞪著她道:「你不守婦道,嫁
作人婦卻跟別的男人發生關係;人家不計較,你卻毫無悔改之意,繼續迷戀你那個周伯通,還跟他生下了孽種……」

瑛姑一步一步向後退,眼神越來越慌張。

「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她竟嗚嗚噎噎地哭了起來,忽然又停住了眼淚,對著我發怒道:
「那那人呢?見死不救……他枉作人君,枉自為人。」

「你說得對!」我馬上打斷了她的話語,「就是他的錯,身為一國之君便要體恤臣民的苦惱。即
使自己心愛的人離開自己而去,即使她跟第二個男人上床,生了個孽種,也是應該寬容地對待她們。」

瑛姑頓時無語,默然淚下,低聲嗚咽道:「只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其實我可以滿足你的三個願望,只需要你點頭。」我倒是反客為主來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對著坐在地上的瑛姑說道。

瑛姑細聲問道:「如今我孩子都死了,你還能救他麼?」

我笑道:「這個太不實際了。我說的三個願望便是,第一是為你找到殺害你孩子的兇手並把他帶到你面前;
第二是為你救出在桃花島的周伯通,至於你們能不能相認,便要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第三嘛……」我想了想,
「你和段王爺都有過錯,我帶他到你面前認錯成不成?」(還是走好人路線的好啊)

瑛姑恍受大赦,急道:「你真的可以救出伯通?你真的可以找出當年對我孩子下毒手的人?」

我又道:「當然,我為你做三件事,你也要為我辦三件事兒。」

瑛姑忙道:「好,只要可以救出伯通和替孩子報仇,我作牛作馬也願意。」

我冷冷笑道:「你還是先聽條件再說吧。第一,我要你告訴我去找段王爺的方法;第二,希望你和段王爺的仇恨就此甘休……」

瑛姑考慮了一陣,說道:「當年我也有錯的地方,好吧,這兩樣我都答應你了。最後一樣是什麼?」

我奸笑道:「嘿嘿,最後便是要你現在陪我過一晚……」

瑛姑吃了一驚,怒道:「什麼?你……你這個……這個淫賊!」她氣得臉上青筋迸出。

「用不著那麼生氣嘛!」我笑道,「人海茫茫,要找一個只記得笑聲而不知道長相的人……嘿嘿;桃花
島主黃藥師武功才智絕頂,島內五行奇術精妙絕倫,不要說救人,如果自己陷進去恐怕會『出師未捷身先死』吧!」

瑛姑當下一凜,我的話語正說中了她多年以來的疑惑。到底辛苦那麼多年,可不可以救回她的情郎呢?找不
找得到仇人報仇呢?現在就有一個現成的機會,只是……

「你有什麼保證能讓我相信你可以救出周伯通……可以幫我報兒子的仇?」瑛姑臉色漸趨嚴肅。

(這下便要令她徹底相信我才行)「五行之術我早已爛熟於胸,你不信自然可以考考我(就你那水平
我還沒有害怕過);至於兇手嘛,待會兒我可以帶你去聽聽他的笑聲,若不是的話,你馬上殺了我便是。」我說道。

這幾句話斬釘截鐵,完全沒有轉彎的餘地,看來她該相信我了吧。

但見一件粗布麻衣「刷」的一聲落下來,映在我眼簾的是一雙碩大的乳房,可能是因為常有習武的緣故,她身上的贅肉很少。

「來吧,趕快來做……」瑛姑一臉木然,只是雙頰上泛有害羞的紅光。

「等等……」我喚停了她,「你懂不懂情趣的啊?先用嘴替我把這裡清洗乾淨!」說罷我把褲子一脫,露出早已繃緊的小兄弟。

瑛姑吃了一驚,還是很乖地跪在我的面前,羞問道:「這個……這個我要怎麼……要怎麼弄?」

「都那麼大個人了,連口交都不會,真是的……」我裝作生氣,道,「輕輕含著它,牙齒不要碰到了。嗯……對了對了。」

看著瑛姑將我的小兄弟緩緩送入口中,我的心中莫名地一陣興奮。

「然後用嘴吸,輕輕地……對,舌頭也輕輕地舔……含著它一前一後地擺著頭……對……啊呵……」

下體一陣爽快,想不到瑛姑一把年紀了,學東西還不慢。小兄弟塞滿了她的嘴巴,她閉著眼睛,頭一前一後地擺動,嘴裡「
咂」、「咂」的聲音實在是很銷魂……

「也舔舔蛋蛋吧……」我急忙說道。

瑛姑緩緩地吐出龜頭,用舌頭仔細地將上面的唾沫擦拭乾淨,接著由下至上舔著小兄弟,動作雖然粗糙,但是卻很用心。

「含一下吧!」我發號施令道。

她竟然也乖乖地將兩顆蛋蛋含入嘴中,用嘴唇和舌頭套弄,盡可能不被牙齒碰著。

我輕輕撫弄著瑛姑的乳頭,她的乳頭還出奇地是粉紅色(老處女?不會,她都生過孩子的了)。

「嗯……嗯……」含著我的小兄弟的瑛姑的嘴巴竟然擠出了兩聲呻吟。

我再也忍不住了,轉過身來抱著瑛姑的腰便是狠命一插……

豈知她吭都不吭一聲,我一個深呼吸,腰部便像活塞般快速擺動了起來……

但見淫水「撲」「撲」「撲」地濺了出來;又聞小穴內「咂」「咂」「咂」的碰撞之聲。

那瑛姑一頭的白髮竟開始有點變黑,我擦了擦眼睛,繼續搖動我的腰部,果然那頭髮自髮根開始,緩緩
變黑,一開始是幾條,接著便是數十條,再接著半個腦袋都長出黑髮來了。

我一陣高興,雙手環過來握著瑛姑雙乳,搓揉了起來,「想不到你還是個美人胚子啊……」

全身同時受到刺激令瑛姑忍不住叫出聲音來:「哦……伯通……對不起……哦……啊……」

我笑道:「還惦記著你的伯通啊?嘿嘿,你老人家有試過像我一樣的年輕人嗎?」腰部不停地使勁,雙
手也捏著她的乳頭不停轉圈。

「哦……啊……啊……我不……我不行了……啊……」瑛姑一個呻吟,滿頭的銀絲紛紛落下,留下的都
是烏黑油亮的秀髮了。

「你都可以賣shampoo的廣告了。」我拔出小兄弟,射在她肩背上。

對著氣喘吁吁的她,我撿起了地上的卡片:卡片編號:034;卡片名稱:神算子』瑛姑;簡介:…
;難易度:D。還好,幸好不是高段卡片,若不是,內力全失的我真不知道怎麼辦。

瑛姑一臉泛紅,看著自己一頭的長髮,會心一笑,隨即便發現我在她身邊,笑臉一隱即逝,說道:「…
…你記得你的諾言。段插砥祕髡a三日之地,不難找尋,只是他肯不肯救你,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我心道:「這傢伙內分泌失調得好嚴重,怎麼臉色說變就變?更年期的女人真是不惹得……」

只見瑛姑穿起粗布麻衣,走到桌前,一撥頭髮,寫了三道「符紙」,說道:
「我寫與你三道錦囊
,出林之後,直向東北,到了桃源縣境內,開拆白色布囊,下一步該當如何,裡面寫得明白。時地未至
,千萬不可先拆,否則後果自負。」

我接了三道錦囊,拱手道:「多謝前輩,晚輩告辭……」

說罷雙腳一錯,施展凌波微步直向東北奔去……
得天獨厚
發表於
2009-1-4
07:54
PM
本帖最後由
得天獨厚

2009-1-4
07:59
PM
編輯

第三十二章

上回說到我悄然離開黑龍潭,直向東北方離開叢林,漸漸地便有了水聲。越走越近,那水聲愈是變大
,最後竟給我走到一個大瀑布之前。

古人之詩有云:

萬丈紅泉落,迢迢半紫氛。

奔流下雜樹,灑落出重雲。

日照虹霓似,天清風雨聞。

靈山多秀色,空水共氤氳。……

那瀑布之水激起的層層霧氣便似夢中氤氳霞光一般,在陽光的照射下映出一條又一條的彩虹,我不禁歎道:
「電腦製作的特技還真不錯啊!」(還小啊?現在世上還有這種景色了嗎?)

「BOOK!」我喚了一聲,「咦!」奇怪了,我本來放在卡簿裡面的三個錦囊物品卡,竟然消失掉兩個。
(我都還沒有拿出來,汗)白色錦囊卡片一早就不見了;第二張卡片消失之際,忽聞一把蒼老的聲音叫道:「臭小子
,老子辛辛苦苦的等了半天,偏生叫你這小賊來驚走了。」

水中木筏上有一個漁翁,頭戴斗笠,身穿蓑衣,劃著船正靠過來,邊劃邊罵道。

我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無奈道:「嘿?我在岸上又幹你的事兒?你不好好下水捕魚上岸來幹嘛?」

那漁翁怒氣沖沖,指著我的鼻子罵道:「我剛才好不容易才把那條金娃娃引上岸,結果你一開口,它就給嚇跑啦!」

哦,原來是漁樵耕讀中的漁夫,不怪得穿著如此怪誕。

「老伯,去找段王爺該怎麼走啊?」我脫口說道。

那漁翁一驚,心裡已經猜出幾分我的意思,便說道:「你走吧……這裡沒有你要找的人!」

要是換了狀態正常的我,我必定上前狠K他一頓,可是現在內力全失,可以用的招數可以說是少之又少,想一想,
平時用慣用熟的降龍十八掌、凝血神爪、桃花島武功、乾坤大挪移全都不能用了,只有那凌波微步還勉強可以用。(突
然間從高手的行列變回菜鳥的行列了)

「這個阿伯,人家低聲下氣跟你說話,竟然敢漠視我?來來來,拳頭上見真功夫!」我裝出一副傲然的模樣。

那漁翁果然怒道:「臭小子,口出狂言,看我怎麼收拾你!」說罷那蒲扇般的大手便朝我抓來。

這下正中我意,我腳下一錯,便欺近他身旁。

他「啊」的一聲驚呼,見我在他胸口拍了一掌,隨即快步劃開。

「哈哈哈……這叫拳頭上見真功夫嗎?既不痛也不癢……」那癢字剛脫口,便覺得胸前奇癢難當,忍不住抓了起來。

「呵呵呵……」我笑道,「怎麼了?很癢嗎?要不要讓我來幫你撓撓?」

那漁翁又驚又怒道:「臭小鬼,你在我身上放了些什麼?」

我微微一笑,從袖中掏出一隻色彩斑斕的大蜈蚣。

「啊!?」漁翁一聲驚呼,幾欲暈厥。

我笑道:「放心!這隻小東西本身是有毒的,只是我煉的時候把它煉成無毒的了……只是被咬中的人會幾個時辰
說不出話、動不了身子而已。」

(嘿嘿,除了凌波微步,我還有十級毒術和十級醫術呢!好在平時有煉幾條小蟲子以備不時之需,否則……下次找
一些時間來煉多一些才行。)

「你……」那漁翁動了動嘴唇,便開始說不出話來。

「怎麼了?請我上去啊?好好好!先謝謝你哦!」我拍了拍他臉皮,奪過他的鐵槳,一躍上了小船……

一上了小船,又發現了一個難題,那鐵槳好重!用這傢伙劃船?那傢伙是人嗎?沒內力怎麼逆水行舟啊?

「BOOK!」我考慮了許久,還是要翻翻卡簿看看有什麼辦法!毒蟲、草藥就算了,不可能有毒蟲會劃船的……

武器?有鳥用?我撓著頭,真的沒辦法了嗎?翻到人物卡,我的心中不禁一凜:找個人出來替我劃船不就得了?可是
這卡片只能用一次,完成一個任務後就會消失,那指定卡片實在是不捨得用啊!

突然一張卡片映入我眼簾:089:郭夫人。嗯,郭夫人不就是黃蓉嗎?只是老版的不及年輕的可愛,說起武功,說
到底還是老的厲害吧!@_

既然不是指定卡片,我「GAIN」了一聲,那郭夫人便出現在我面前(不愧是黃蓉,上了年紀仍然風韻猶存)。

「主人……叫我出來可以為你做一件事,你說吧!」面無表情的「郭夫人」說道。

(喚出來的卡片就『這』樣子啊?……不用說了,我鐵定不會喚卡片出來跟我做……跟NPC干的還好!)

我想了想,說道:「幫我劃……」

等等……就一個任務可不要就這樣浪費了,嘿嘿!

「保護和完成我所有願望,直至我完成遊戲!」我脫口而出道。

(這樣便有個高手保護我到最後,起碼GM來時也多一雙手啊!)

「對不起,不可能!這個任務超出我能力範圍……請說出第二個任務!如果沒有任務我就消失了……」『郭夫人』冷冷地說道。

「等等等等……」我慌忙說道。

(蝦米?竟然有設定?還真走不了捷徑呢!)

我想了想,說道:「幫我劃船就好了。」

(這下該行了吧!)

那『郭夫人』微微一笑,道:「沒問題!」

(還好沒說ROGARTHAT^_^)

我便將鐵槳交到她手裡。

(編者:「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雷:「吵死了!」)

小船緩慢地往上走,算是這樣了,老版黃蓉內力也不會強到哪裡去。行了數刻,竟也進了個山洞,洞中香氣瀰漫,又過了
一會兒,眼前豁亮,前面便是瀑布源頭了。

我和郭夫人一躍上岸,但聞郭夫人說道:「好了主人,完成任務了。」說罷便「BOOM」消失得無影無蹤……昏!走得真快!

忽聽得彩虹後傳出一陣歌聲:「城池俱壞,英雄安在?雲龍幾度相交代?想興衰,苦為懷。唐家才起隋家敗,世態有如雲變改
。疾,也是天地差!遲,也是天地差!天津橋上,憑欄遙望,舂陵王氣都凋喪。樹蒼蒼,水茫茫,雲台不見中興將,千古轉頭歸滅亡
。功,也不久長!名,也不久長!」

循聲望去,便見一樵夫在砍樹,想想看,書中好像黃蓉念了首啥詩讓他放人的?只怪自己不愛讀書,這《山坡羊》小時候似是讀過
,只是相隔實在太久,那黃蓉的版本也是改過的,要背出來實在是難上加難!但見那樵夫看了我一眼,裝作沒看見,繼續唱他的曲兒,
像是在等我說「暗號」一樣。

(拼了!)我朗聲道:「茅坑俱壞,拉屎何在?憋屎怎向娘交代?一茅坑,菊花開,一坨大便落下來,沒了廁紙真悲哀,只好
用手抹起來……」【語文老師非氣死不可】

那樵夫回頭看著我,一臉的錯愕,像是看到了什麼珍稀動物一樣,好機會,我雙腳一錯,立刻使出凌波微步,搶到他身前,長
袖一抖,又是剛才對付漁翁那招,但聞「啊」的一聲,樵夫緩緩坐倒,我才舒了一口氣。

睜眼望去,不遠處有一條籐蔓,一直延伸至雲霧之中,像是通向崖頂的唯一路線了。(我靠,這是HGAME還是XGAME啊
?)沒辦法,咬一咬牙,爬啊爬啊爬啊……

不知爬了多久,累都累壞我了,才看見那長籐向前伸,便到了峰頂。剛踏上平地,猛聽得轟隆一聲巨響,似是山石崩裂,又聽
得牛鳴連連,接著一個人大聲吆喝。

走近那聲音,竟看見牛仰天臥在一塊岩石上,四足掙扎,站不起來,那石搖搖欲墜,下面一人擺起了丁字步,雙手托住岩石,
只要一鬆手,勢必連牛帶石一起跌入下面深谷。那人所站處又是一塊突出的懸巖,無處退讓。根據書上呢,應是上前救他,然後他
就會刁難你,然後再騙他,然後才可以走。既然是如此,我何必自找麻煩呢?

我剛走上前,便聽見那農夫大喊道:「救人那………那位小兄弟,救救我的牛!」

我故意側耳傾聽,大呼道:「啥?俺沒聽見……俺上山就為了找那個段王爺哇!他治耳朵忒出名兒…等我治好病兒,就過來聽
你說話哇!」說罷快步離開,嘿嘿,農民伯伯,別怪我啊!

順著山路向前走去,行不多時山路就到了盡頭,前面是條寬約尺許的石樑,橫架在兩座山峰之間,雲霧籠罩,望不見盡處。

(到這兒果真是玩命兒來了,若不是我內力盡失,受的內傷也重,我才不來這鬼地方呢!)

當下雙腳一錯,逕直朝那石樑走去,奔了一段,便見石樑已經到了盡頭,對面方石樑離此約一丈左右,用凌波微步過去該是沒什
麼問題,只是那地方竟有個書生坐在地上讀書,此人好坐不坐,偏偏坐在介面處。

我頓時罵道:「辛未狀元又如何?好狗不擋道,閃遠點兒!」

那書生一呆,隨即開口說道:「好小子,我還沒開口便知道我是辛未年的狀元,可真奇人乎!」

我拱手揖道:「失禮失禮!大家給面子而已。」這兩句牛頭不對馬嘴,書生聽起來好生奇怪。

「大叔,要怎樣才肯讓道啊?」我問道。

那書生回一回神,笑了笑,拿出個紙扇扇了起來,說道:「我出三個對聯,如果你對出來了,我便讓你過去,否則便請回吧。」

我不耐煩地說道:「我記得,『魑魅魍魎,四小鬼各自肚腸』對不對……趕快放我過去。」

那書生先是一驚,接著便笑道:「我並非問這個題目,你急啥?聽好了。」

那書生咳了一下,說道:「一鄉二里共三夫子,不識四書五經六義,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膽。」

(暈,難道還有題庫不成。)還好這個跟唐伯虎裡的一樣,周星星的電影台詞幾乎我都會背了:「十室九貧,湊得八兩七錢六分
五毫四厘,尚且三心兩意,一等下流。」

那書生又是一呆,歎道:「好工整哦!」又搖了搖頭,說道:「風擺棕櫚,千手佛搖折疊扇。」

(這個倒是原著中的對。)我想也不想,說道:「霜凋荷葉,獨腳鬼戴逍遙巾。」

那書生急了,說道:「赤面秉赤心騎赤兔追風馳驅時無忘赤帝。」

頓時我便傻眼了,好熟,好像在哪裡聽過?

 那書生見我著急,手中摺扇一擺,笑道:「想見我師父卻是難上加難啊!」

我突然想到:嗯……赤兔?難道是三國演義裡的對聯?對了,讓我想想……

那書生竟催道:「怎麼樣啊?對不出來就請回吧。」

「青燈觀青史仗青龍偃月隱微處不愧青天!」我舒了一口氣,關鍵時刻我的記憶力總是特別好的,嘿嘿。

那書生一愣,心有不甘,還是讓開了道。

我縱身一躍,便已落在他的面前。

「好俊的身手!」那書生不禁歎道。

跟著那書生走,不久便到了一間廟宇之內,我支開那書生去救農夫,便打開卡簿,拿出最後一張錦囊卡片,「GAIN」的一聲,
那張卡片變成了一副圖,上面畫著佛教中佛祖割肉喂鷹的故事。

便聽見屋內一把蒼老的聲音叫道:「外面的年輕人,進來吧……」

揎開布簾,便見室中小幾上點著一爐檀香,幾旁兩個蒲團上各坐一個僧人。一個肌膚黝黑,高鼻深目,顯是天竺國人。另一個身
粗布僧袍,兩道長長的白眉從眼角垂了下來,面目慈祥,眉間雖隱含愁苦,但一番雍容高華的神色,卻是一望而知。

我心裡突然緊張了起來,對著那長眉老僧一揖到地,恭謹地說道:「晚輩雷幽風,拜見一燈大師。」

那長眉老僧卻不是一燈是誰?

一燈笑了笑,站了起來,說道:「雷居士請起……」說著便要來扶我。但覺雙臂與一燈大師接觸處忽地一熱,熱氣一現即逝,我
隨即便被穩穩地扶了起來。

「雷少俠像是中了十分重的內傷,以至於內力全失……在內力全失的狀態下仍可戰勝我那四個劣徒,難得啊,難得!」又道:「他
們並沒有惡意,只是以盡徒弟之孝道而已,雷少俠莫怪。」

我搖了搖頭,說道:「倒是我唐突了……一燈大師請見諒。」

一燈大師點了點頭,微微一笑,說道:「跟我進來吧……」

我不禁流出一滴冷汗,吞了一口口水,緩緩跟了進去。

走進屋內,一燈大師舒了一口氣,道:「你全身放鬆,不論有何痛癢異狀,千萬不可運氣抵禦。」

我點了點頭,示意準備好了。

一燈當即閉目垂眉,入定運功,當那線香點了一寸來長,忽地躍起,左掌撫胸,右手伸出食指,緩緩向我頭頂百會穴上點去。我頭頂
一熱,身子微微一顫,一顆豆粒大的汗珠自一燈頭上流下,忙道:「不可多思,閉上雙眼。」

我慌忙閉上雙眼,突然全身各大穴位皆麻癢難當,一會兒酷熱似暑,一會兒寒冷若冬。再過一陣,便腰酸背痛,更甚者全身似被萬蟻所
噬,疼痛難當……

不知過了多久,一絲真氣緩緩地從丹田冒出,蔓延至全身,頓時全身舒暢無比,如沐甘霖。

我睜開雙眼,環顧四周,卻見一燈大師氣喘吁吁地坐在蒲團上,額上大汗淋漓,長眉梢頭汗水如雨而下。

他緩緩說道:「你的傷好啦,休息一兩天,別亂走亂動,那就沒事。」

我喜道:「既是真氣內功復原,便不礙事了。」當下坐下調息,丹田真氣化作一團熱火,體內氤氳之氣頓生,不過兩炷香時間,我頭
頂便白煙直冒,臉頰微紅。

一燈不覺一驚,歎道:「少年可畏啊……此等內功強度,我練就一陽指數十年,直過而立之年方才練成,想不到居士年紀輕輕竟就練
成了。」

我長舒了一口氣,體內熱氣正盛,行走於大小周天,舒暢無比,想是九陽神功又升了一級,現在該是六級了吧?當下朗聲道:「一燈
大師,雷幽風有你捨命相救,實在是感激不盡,請讓我替你把脈。」

一燈一奇,還是將手交給了我,我微微一按,便有一張表單在我面前出現,一燈大師什麼病啊?什麼痛啊?內功外功,奇經八脈狀態都
顯示出來了。竟然連怎樣調理,怎樣治療,用什麼藥也列表詳細,難道這就是醫術十級的厲害?

忽地漁樵耕讀同時衝了進來,吼道:「休傷我師!」

我鶩地一驚,身子一滾,便已躲到一燈大師身後。

那漁樵耕讀一驚,該出的招都收了手。

「休得無禮!」一燈叫道,「雷居士在替我把脈!」

漁樵耕讀互相對視,像是十分驚奇一般。

我「咳」的一聲,說道:「大師,你放心,我和瑛姑另有協定,她該是不會再上來找你麻煩了。現在我先替你療傷……」當下凝神運氣
,一股九陽真氣自丹田升起,經雙掌直輸入一燈體內。

一燈眉頭微微一捷,頓時大汗淋漓,頭頂白氣直冒。

「師父!」漁樵耕讀擔心喊道,但見一燈臉色漸轉紅潤,便知我不是有心相害,均不敢出聲。過了約一炷香時間,我略感一道真氣倒
輸入我的體內,微微一驚,便知一燈無礙,隨即撤手收氣。

「一燈大師,感覺如何?」我問道。

一燈微微一笑,道:「雷居士如此至剛至陽的內功,是九陽神功麼?」

我點了點頭。

一燈道:「有如此神功替我療傷,自然不會有事,如此我恢復功力的時間,該是縮短了不少啊!」說罷雙手合十,揖道:「老衲在此謝
過。」

漁樵耕讀一個個有話不敢言,本來一燈大師便是為了我的傷才武功全失的,暈!我知道他們心中想什麼,也想此地不要再久
留的好,一揖到地,說道:「大師,以後有什麼差遣,儘管吩咐,晚輩還要為瑛姑辦妥一件事,就此拜別。」

一燈微微一笑,道:「恭送居士,望居士多積善福,切記切記。」看來他已經猜到我要去做什麼;事兒了。

我一拱手,隨著小路下山去了。

嗯……(嘿嘿,現在內功恢復了,要怎麼樣都行啦……可惜苗若蘭被他爹帶走了,否則就地來兩下,以洩我心頭之「欲」也好
啊。不管了,反正現在沒女一身輕……水笙還在光明頂等我呢?)我心頭一凜,一陣酸味兒湧上心頭。

「好,先回光明頂看看水笙也好。」說走就走,道罷我便徑直朝西走去。

忽地十幾個黑衣人跟我擦身而過,微微撞到我一下,我登時怒道:「奶奶個胸,走路不看道兒啊?」

那黑衣人正要發作,另一人拉著他道:「師弟,大事要緊,山野村夫不必跟他一般見識。」

那黑衣人狠狠瞪了我一眼,隨著其他人直朝山頂奔去。

(靠,走得那麼急,趕著投胎啊?)我心中嘀咕著,逕直走自己的路。

過了一個山頭,遠遠便見一堆黃色僧衣的尼姑。咦?尼姑、黑衣人、埋伏?難道便是那個場景?我心中一驚,想當初姦淫儀
琳的時候,定靜和一班尼姑都是在場的,就算定靜不認得我,那群尼姑中隨便有一個認得我,那我便吃不了兜著走了。

念思至此,我慌忙找了個地方躲起來,以地上污泥擦臉,擦身,弄得滿身齷齪不堪,隨便找了支竹子,支撐著走路。

黃衫隊伍緩緩逼近,漸漸便聽見她們的腳步聲,接著就看到人了,果然是定靜帶著一班尼姑經過。

「前面路上妖魔甚多,師太最好繞路而行啊!」我快步穿過了眾人,口中說道。

定靜一呆,便喝停了班尼姑,說道:「這位丐幫的朋友,你口中之言是什麼意思?」

我微微一側身道:「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啊。上面的妖魔可凶狠得緊。」

儀和上前來,罵罵咧咧地說道:「喂,臭叫化子,我們現在在趕路,你不要妖言惑眾哦!」

「誒!儀和,不得無禮。」定靜攔住了她,說道,「這位兄弟,我們實在是有要事在身,無論路途多凶險,也要趕路了。請
……」說罷帶著眾弟子徑直走上山坡。

(奶奶的,都不聽別人勸!)為了不讓她們落入魔手,我也只好學令狐沖一樣--死跟了。(對了,令狐沖呢?不管了)

但聞一陣破空之聲,便有暗器如雨般飛來。

「哎喲!」的幾聲女人驚呼聲後,幾個恆山派弟子便中鏢倒地。

一隊黑衫蒙面之人從四面八方竄出,見人便砍。

那定靜師太喝道:「各弟子鎮定些,佈陣!」這聲怒吼有如蒼空雷動,一些驚呆了的恆山弟子慌忙拔劍抵禦,三三兩兩組成
『萬花劍陣』。

(這陣法我見過,劍陣中的防禦力堪稱一絕,功力稍差的都會被它磨死。但攻擊力就……)

但見定靜念珠一抖,一條氣柱直射開來,那念珠便如鐵棒般堅硬,揮舞間掃倒了兩個敵人。眼看那敵人該是起不來了,卻又
不知為何竟站了起來,微一走神兒,隨即便有兩把長劍攻至。

定靜立時抖擻精神,一把『念珠』揮舞得密不透風。

我見那黑衣人武功高強,心下便有一念。當下環顧四周,只見東邊一角三人站在一旁,不與恆山派弟子動手。稟著開片老大
非必要時不動手的原則,我邊打邊移,直至那帶頭人之身邊,悄聲道:「是左冷禪讓你們來的吧?」

那三個黑衣人一驚,出奇不意地猛攻我上中下三路。

(哇靠!)我當下一驚,隨即雙掌穿插於三人之間。

用降龍十八掌威力太大,恐防一不小心會傷及他們,嘿嘿,我也不想傷到他們,便用九虛一實的落英神劍掌與他們纏鬥。一
套落英神劍掌使將出來,便見殘影片片,雙掌頓時變成四掌,四掌變八掌……

那三人大吃一驚,不知這到底是什麼怪招,正慌於抵擋之際,忽聞我細聲說道:「老大,要不要作一次買賣?」

那帶頭黑衣老者先是一驚,隨即便停下手來。

「別停!要繼續跟我纏鬥下去,別露出破綻!」我細聲喚道。

那老者恍然大悟一般,一把鋼刀便使將開來,但瞄準的地方均是空地。

但聞一人細聲道:「要作什麼買賣?」

我說道:「這樣……」

我瞄了一眼定靜那邊,他們隨目光看去,那定靜又撈倒兩名黑衣人,武功的確高強,於是我說道:「我幫你擒住她,怎麼樣?」

那老者一驚,隨即露出奸笑(眼睛看出來的),「那你要什麼好處?」

我笑道:「沒什麼,如此大小尼姑幾十人,我來個溫香軟抱……嘿嘿……嘿嘿!」這兩下嘿嘿便是不懷好意的笑聲了。

那黑衣老者笑道:「好吧,想不到你也是同道中人啊!」說罷立刻大呼道:「哼,我看你這次逃不掉了。」

我隨即會意,一個縱身跳起,撲向定靜,像是被打得倒在她身旁一樣,定靜一驚,腳下被我一靠,隨即便慢上半拍。要知道這
高手過招輸也是輸半招,定靜立馬被鋼刀架在頸上。

「啊……」定靜一回頭,黑衣老者立刻以刀背打暈了她。

「師伯!」群尼見定靜被擒,頓時手足失措,紛紛被點了穴道。

我笑著站了起來,拱手道:「定靜那群老的傢伙,我也對她沒『性』趣,你就帶走吧!」

那老者拱手道:「嘿嘿,少俠慢慢享用吧!」說罷率眾快速離去。

「卑鄙!」一尼姑破口罵道,「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

反正叫不出名字,我怕你幹嘛?

我笑道:「罵吧,罵吧,遲些沒機會罵了。」

我撥著凌亂的頭髮,對著那女尼叫道:「BOOK!」頓時卡簿呈現在我眼前。

「儀和!呵呵,原來你就是儀和,還不是指定卡片裡面的人物,本來不想先搞你的,但是你的嘴太壞了。」

我說罷一把扯下她的僧衣,眾女尼「啊」的一聲驚呼,有的還阿彌陀佛地念起經來。

儀和的雙乳有點下垂,眾女弟子之中她也算是有點年紀的了。

那麼多女弟子,每個人都來前戲我不是很沒空?我一把扒下儀和的褲子,對準她仍然乾燥的小穴便一『棍』捅進去……

「啊--」的一聲痛苦的慘叫聲,儀和痛得掉下眼淚,「天殺的賊子,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我笑吟吟說道:「阿彌陀佛,出家人需得慈悲為懷,你整天想殺人,又怎能成佛啊?」

話語間腰部不停擺動,那混合著處女之血的淫水不斷流出來,眾尼姑看了都不禁臉上一紅。

老早對這個老尼姑沒什麼興趣了,插了幾下,我便拔出小兄弟,尋找下一個目標。

「BOOM」的一聲,儀和那張卡片飛將出來,我看也不看,直接揣入卡簿中,那幾個俗家弟子姿色自是不錯,我拿著卡簿靠
了過去,一看便笑道:「喲,原來是年紀最小的秦娟姑娘,多多指教。」

那秦娟便像是忘了關上的水龍頭,眼淚嘩嘩地流了一臉,不住地嗚咽。身旁幾個資深一點兒的尼姑看著她可憐,之前又看儀和
下體血流成那樣,也不住替她求饒。

我微微一笑,便朝秦娟臉上吻去。

秦娟身體一個顫抖,那對小小的乳房便被我大手握住了,雖是隔著衣服,但秦娟仍感到一陣快感從乳房處激起,像是觸電一樣
,她不自覺「啊∼」的一聲呻吟。那幾個資深的尼姑先是一驚,接著便掉過頭來阿彌陀佛了。

我吻著秦娟細軟的身軀,雙手不斷在她身上上下摸索,她雖被點了穴道,卻是十分清醒。那女孩兒家最羞恥的地方在一個大男
人面前曝露無疑,而且在眾師姐面前做這種事兒,實在是又刺激又羞愧……

漸漸覺得我的手指離開了她的神秘花園,取而代之的卻是比手指粗上數倍的肉棒,秦娟不自覺一驚,喊道:「不要,那東西
……那東西會壞掉!」

「僕」的一聲,小兄弟像是沒有受到什麼阻礙便進去了。(這個自然,小女生自然要好好愛護的,做了前戲又怎麼會痛呢?)
但聞「噗哧」「噗哧」的性器交接之聲,秦娟不禁呻吟起來:「啊……呵∼∼呵∼∼啊嗯……好……」那個爽字實在是不好意思在
眾師姐面前說出來。

那群尼姑見到秦娟一臉爽快,不知又有多少人到時候去還俗呢?嘿嘿……插得數十餘,我笑道:「好吧,也要換人了……」

「不要……」秦娟突然喊道。

我一奇,笑道:「不要什麼啊?」

秦娟才聲若蚊蟲地說道:「不要……停……」

那群尼姑不禁破口大罵道:「秦師妹,你忘了祖師婆婆的教誨了嗎?」

「真是不知廉恥。」

「真是淫婦!」

後面的說話越來越難聽,秦娟愧疚得落下兩滴眼淚。

我吻著她的櫻桃小口,用舌頭輕輕佻動她的薄唇,說道:「不用理她們,等會兒我幫你教訓教訓她們……」說罷溫柔地繼續擺
動身軀,那秦娟森林源頭的水便越來越多,她的呻吟聲也不自覺越來越大了。

她潔白的身軀漸漸泛紅,小腹也一跳一跳的,雙腳越伸越直,口中不停叫喚道:「……不行了,我不行了……要……要死了…
…啊∼∼∼」一股陰精射將出來,弄得我整個小兄弟都是……

又是「BOOM」的一聲,我撿起秦娟的卡片,直奔下一個目標。

「剛才是不是你?叫淫婦叫得那麼大聲?哼!」我對著一個叫儀因的弟子,一把便扒開了她的褲子,小兄弟對準她後庭一插便
到底。(還真……難進啊!)

「啊喲喂呀!」一聲殺豬似的叫聲,儀因痛得叫天喊地,只是苦於身上被點了穴位,否則真是整個人彈起啊。

我運足了九陽神功,以較快的速度抽插她屁眼兒。

「怎麼樣?淫婦!現在你還不是叫得跟殺豬一樣?」我嘲笑道。

那尼姑插得數十下便暈了過去,屁眼兒流血流得一塌糊塗。(怎麼古代沒有安全套……髒兮兮的……算了,反正是遊戲……現
實中有月經我也懶得……)

「下一個!!」我高聲呼道。

「啊!!」(尼姑們的慘叫聲)……

玩了十餘個後,我全身濕透,汗流浹背,腰酸骨痛的感覺真是令我感到有種「樂極生悲」。我暈,就算九陽神功再厲害,可以
保持久戰不洩,可是剛才十幾個,實在是有些力不從心啊,不怪得古代的皇帝累死的那麼多,剛才我都洩了四次。

「待……待我休息片刻!」我對著那群面如死灰的尼姑說道,便猶如對牛彈琴一般,她們完全沒反應。

看看手中卡片,除了030秦娟和080鄭萼之外,全部都是非指定卡片,那是自然的啦,有些連名字都沒聽過,哪裡可能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