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金庸6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我連忙停下腳步,朝那個救我的人看去,卻不是師父是誰? 
黑衣人握著被扭斷的右手,顫聲問道:「九陰白骨爪?閣下到底是誰?」

貨到付款惡意不取件黑名單

0912478128 0963616783 0901217813    

怎麼少林沒有半個和尚?難道是令狐沖率領群雄圍攻少林之日?不會那麼巧吧,暈死。

「師傅啊!再不來徒弟就阿彌陀佛了啊!……昔如來於耆闍崛山中與大阿羅漢阿若憍陳
如摩訶迦葉無量等眾演說大乘真經名無量義是時天雨寶華布濩充滿慧光現瑞洞燭幽顯普佛世
界六種震動……」我怎麼突然念起經來了。

當下突然一聲破空之聲,一掌朝黑衣人擊去,去勢兇猛。

黑衣人一驚,慌忙疾閃此招,又是一抓朝我抓來,那人也是一爪抓去,竟然
是後發先至,一把擒住黑衣人右手再輕輕一拍,黑衣人手腕立時「格拉」一聲扭斷。

我連忙停下腳步,朝那個救我的人看去,卻不是師父是誰?

 
黑衣人握著被扭斷的右手,顫聲問道:「九陰白骨爪?閣下到底是誰?」

老僧雙手合十,緩緩說道:「阿彌陀佛,老衲出家前俗名黃裳!」

我大吃一驚,「什麼?!他就是寫《九陰真經》的黃裳?」
得天獨厚
發表於
2009-1-4
06:40
PM
第二十一章

「你就是那個撰寫《九陰真經》的黃裳?」蕭遠山驚道。

黃裳雙手合十,緩緩說道:「阿彌陀佛,正是老衲!」

蕭遠山見他氣勢咄咄逼人,雙眼冒出精光,便知他實力不凡,當下便道:「黃前輩,我自
知不是你的對手,如今便告退!」說罷一個縱身便逃了去……

「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我馬上「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道
:「請師父傳給弟子《九陰真經》。」

黃裳不語,雙袖一揮,便是緩步走向藏經閣。我不敢多問,只好緊隨其後…

「師父?師父?」我在其後輕聲喚道。

黃裳看著遠遠的天邊,想了一會兒事情,又回過頭對我說道:「虛渡,你可知師父為何出家為僧?」

我雙手合十道:「弟子不知!」

黃裳道:「幾十年前,師父並不是武林中人,只是一個官場的文官……」

「然後皇帝找你杜撰道經嘛,接著師父便悟出武學之道……」我不小心說漏了
口,打斷了黃裳的話。想不到黃裳並沒有生氣,只是點了點頭道:「不錯,看來你是知
道我被仇家追殺的事。自我從山洞出來,我的仇人全部都死了…最小那個仇人都老態龍鍾

隨時都要死去一樣。唉……我終我一生,參透道家之法,卻擺脫不了一個『仇』
字。所
以改投佛宗……近幾年來,卻給我參透了這個『禪』字。」

「師父……」看見黃裳一臉感慨,我也無言了。

黃裳緩緩說道:「虛渡!你本性善良,悟性甚高,本來是學禪的好材料
(學禪就免了吧,趕快傳我九陰真經了啦)……只是你戒不了淫戒……」

我吃了一驚,頭上的汗珠刷的一聲流下(他知道了?難道那時他在一旁?我竟不知道?)

黃裳接著道:「而且學武的話你已有名師指點……桃花島島主的武功出神入化,奇門術數更是精湛絕倫……」

(嚇?我練落英神劍掌時他也在?邪門了點吧?)

「虛渡!你還是下山吧!」黃裳說道。

我吃了一驚:「不行啊師父,我想留在你身邊學習……禪機啊?」

黃裳道:「只要心中有禪,到哪裡都是一樣。」

我接著說道:「那蕭遠山要殺我怎麼辦?」

黃裳雙手合十,念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這也是你和蕭施主的一段
孽緣,也是你的造化……」說罷黃裳一甩袖子,揚長而去……(那我的光頭不白剃了
?少林的武功我一樣都沒學到啊?)

黃裳才去了一會兒,便有少林僧人帶著我的衣服,「請」我下山了。(死禿驢效率
那麼高!)沒辦法,我也只要先下山了,死命賴在這裡也是不行的。

唉……挺著個禿頭到哪裡去呢?還是看看哪裡有生髮水賣?暈……

到市集的街上走著,忽見一白裳女子走過,只是在我眼前一晃便就不見了…嗯?那
個人究竟是誰?怎麼如此清麗脫俗,猶如仙女下凡一般。剛這麼一想,我身後衣領就被
人一提,竟將我整個人提在空中,經過繁華鬧市,等下落之時便已經是落在一個叢林裡了。

我才回過身來,看看這個可以將我提在空中的人究竟是誰……「師父!」我暈死,那人
一身青袍,臉上帶著人皮面具,不是黃藥師是誰?「師父怎麼來中原了?」我問道。

但見黃藥師緩緩拿下人皮面具,露出那令人悚然的面孔,道:「你很不想見到我嗎?」

「徒兒不敢!」我慌忙作揖道。

 黃藥師又說道:「幹嘛剃個光頭!不認真看我還以為是少林和尚呢?」

我心中一驚,慌忙搭話道:「天氣熱,剃個光頭涼爽!下雨淋著了抹也方便。

黃藥師一怔,笑道:「古靈精怪的,不過這點合我的胃口……哈哈哈,不愧是我東邪的好徒兒啊!

黃藥師默然了一會,接著說道:「……當初我趕你出桃花島,你不怪罪於師父?」

我笑道:「豈敢!師父收徒弟為徒,教徒兒武功,便是再生父母,徒兒又豈會怪罪於師父呢!」

黃藥師笑道:「哈哈哈……好!好徒兒,今兒我要你去幫我做一件事!」

我心道:「嗯?有任務接了?」

便聞黃藥師說:「你大師兄和二師姐偷了《九陰真經》的事你也知道了,
你大師兄在北方被一個小孩殺死了,《九陰真經》順理成章便在你二師姐那裡。
現在我要你去找你二師姐,將她手上的《九陰真經》奪回來,並帶她一起回桃花
島來。記住,要留活口,不必要時不要傷了她。」

我作揖道:「徒兒領命!」

黃藥師道:「當初我也沒怎麼教你武功,想不到你竟然看一次就學會了落英
神劍掌。現在你隻身闖蕩江湖,遇著庸手是可以打贏的了,但遇到高手還是會吃
虧。」(什麼遇到庸手啊?我遇到的都是高手啦,GM都追殺我幾次了。)

黃藥師接著道:「現在我便傳你玉簫劍法和蘭花撫穴手,等你遇敵時就用得著。
」說罷一聲清嘯,黃藥師右手一轉,便多了一把長劍。他一劍刺向長空,劃出一道劍氣
,那劍氣如影如幻,飄逸靈動,卻又如此的犀利無比……

他在空中舞了一陣,一下回躍至地面,道:「切記!此劍法輕逸靈動,凡使劍者均
須以此為鑒。劍法之道在於輕巧,切毋用力。」說罷傳了我劍法口訣。

再使了一遍,道:「我現在再傳你蘭花撫穴手,蘭花撫穴手要點在於撫穴時之輕
巧並不讓人察覺。當今大理段氏的一陽指為點穴之絕,可出招剛猛有餘、輕盈不足。
蘭花撫穴手卻要做到『柔』這個字!」

說罷連比帶劃,向我演示數遍,道:「為師還有事,你的那個小師妹,整天只
知道去玩,見到她叫她回去桃花島等我。我現在去找她!」未等我反應過來他便已
經飛走了……現在的人輕功用得還真頻繁。

「BOOM」數聲,便見落下數張卡片,循慣例都「GAIN」了他們……嘿
嘿,現在我也是半個桃花島主了,除了彈指神通,我啥不會啊!哈哈……可是好像
桃花島就彈指神通最厲害……

就在我默想的時候,身後一人拍了我一下,我便聞到一陣女兒家的清香,那
陣香氣淡淡的,幽幽的,煞是好聞。我轉身一看,只見一大群個個手執長劍,目
露凶光的道姑站在我的面前,拍我肩膀的便是一個清麗秀雅、容貌極美的年輕道
姑,樣子約有十七八歲,但聞她清脆的聲音說道:「這位小師傅,是少林的吧?
我們是峨嵋弟子,請問一下獅駝嶺要怎麼走?」

我見她容貌如此清麗,便知她不是普通的NPC,再看看後面一個老太婆,
樣子像是死了老公還是別人欠她幾百兩銀子似的,應該就是峨嵋派掌門了吧?我
還是細聲確認道:「難道這位就是家師常常提起的峨嵋派女俠,武功天下第一,
嫉惡如仇的滅絕師太?」

剛一說完,那老太婆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走前來說道:「不敢,正是貧尼!
老尼武功哪及少林玄慈方丈萬一啊?敢問小師傅是哪位高僧座下的高徒啊?也太抬舉老尼了吧。」

我就知道,趕上了六大派圍攻光明頂的場景了吧!現在對付滅絕老尼還是惹不起躲得
起,當下雙手合十道:「滅絕師太,晚輩乃慧淨禪師的徒弟虛渡……跟隨家師和眾師叔
師叔祖們上光明頂圍攻那個魔教……豈知哪個……哪個……走著走著就迷路了。」我故
意裝成一副無奈的樣子,搔了搔腦袋,後面年輕一點的峨嵋弟子「噗哧」一聲竟也笑了
出來,剛才那位清秀的姑娘也掩嘴微笑。

滅絕師太稍稍一皺眉頭,「咳」的一聲,眾弟子便再無聲息,她說道:「虛渡師
傅,要不這樣吧,我們也是上光明頂的一支隊伍,你跟隨咱們一起上路,到了光明頂
便會看到你的師父師叔他們了。」

我高興道:「真的?也好!」便老實不客氣地走在最前排,和那位清麗的峨嵋
弟子走在一塊兒……

走著走著我便注意到這群峨嵋尼姑身後還跟了個醜婦……醜婦拖著個類似竹排
的東西,上面坐著一個滿臉鬍渣、塵土的男子,其貌不揚!「嗯?!難道這個就是
張無忌?」我心道,當下對滅絕老尼說道:「師太,敢問為什麼我們的隊伍後面還
跟了兩位施主呢?」

滅絕師太哼了一聲,以劍柄指著那個醜婦道:「這個女子惡毒非常,竟然會
『千蛛萬毒手』這種歹毒的武功,不知道跟魔教妖人有什麼關係?帶在身邊以防個萬一,必要時可以作為人質。」

「若她不是魔教妖人,那麼師太不就抓錯人了?」我嘴巴一快竟然將心底話說了出來。

滅絕師太斜眼看了我一眼,「哼」了一聲,道:「虛渡師傅心腸太好了,容易被魔
教妖人所迷惑。」之後便仰首闊步走在前方,不再理睬我!

「小師傅,你不要怪我師父。她這個人心直口快,可心地還是很好的!」旁邊一
把聲音輕聲說道。我轉頭一看,便是那個清秀的小姑娘,我喜道:「阿彌陀佛,晚輩
又豈敢怪罪於令師,只是我多管閒事罷了。敢問姑娘芳名?」

那小姑娘作揖道:「不敢,在下周芷若!」(哦!原來是周芷若,不怪得有如此容貌?)

「原來是周師妹!」我便開始搭上親戚來了。

「喲∼周師妹可真了不起啊!連和尚都可以搭得上,天下間還有什麼男人搭不上啊?
」後面傳來一把刺耳的奸笑聲。(他奶奶的,誰敢在老虎頭上動土,活得不耐煩了。)我
回頭一看,便見一個黃衫女子,年紀比周芷若略大,卻無周芷若般的容貌,談吐也十分俗氣!

周芷若也有點急了,道:「丁師姐,請你說話注意點,說我不要緊,可不要壞了虛渡大師的清譽!」

那個人便是峨嵋中最惡毒潑辣的丁敏君?但聞她又開口說道:「做得出怕什
麼別人知道!之前對著那個山野村夫已經在那裡勾勾搭搭,現在對著這個稍微漂亮一點的小和尚,還不騷勁全發出來了!?」

「你……」周芷若氣得滿臉通紅。

「阿彌陀佛!」我也忍不住要說點什麼了,「周師妹的騷勁我倒不知道,可丁師
姐的騷氣沖天,從胳肌窩裡散發出來……好臭好臭!」(看著滅絕在身前不遠,我不敢
太過大聲,雖然知道她定會聽見,但當然是不要引起她注意的好!)

峨嵋的弟子都沒點定力的,我才說了兩句,一個個掩嘴而笑,後面那個該是啊蛛的傢伙
笑得更是大聲。丁敏君臉上一紅,拔劍道:「你這個禿驢……」

「不要再吵了,有魔教妖人!」滅絕師太突然說道。

當下便見四個魔教使者騎馬而至,乘者均穿白袍,袍上繡著一個紅色火焰。峨嵋弟子
紛紛拔出長劍,靜玄師太大叫:「是魔教的妖人,一個也不可放走!」
兩名女弟子、兩
名男弟子遵從靜玄師太呼喝號令,分別上前堵截。

魔教四人手持彎刀,出手甚是悍狠。但峨嵋派這次前來西域的弟子皆是派中英萃,
個個武藝精強,斗不七八合,三名魔教徒眾分別中劍,從馬上摔下來。餘下那人卻厲害
得多,砍傷了一名峨嵋男弟子的左肩,奪路而走,縱馬奔出數丈。

峨嵋派排行第三的靜虛師太叫道:「下來!」步法迅捷,欺到那人背後,拂塵揮出
,卷他左腿。那人回刀擋架,靜虛拂塵突然變招,刷的一聲,正好打在他的後腦。這一
招擊中要害,那人登時倒撞下馬。

「小師父?!你剛才看見魔教妖人,怎麼不過來幫忙!?」滅絕師太突然冷冷的說
道。

我心中一驚,如此的沉默實在是很有壓迫感啊!我賠笑道:「小僧武功低微,決不
敢在師太面前獻醜!」

滅絕師太忽地轉過頭來,道:「哦∼那倒奇怪!六大派圍攻光明頂如此九死一生
的壯舉,汝等武功低微竟也敢加入……而且我才剛想起你是虛字輩的小僧,
就算你師
父也不一定能參加,你又怎麼會獲得玄慈方丈的同意來參加這次圍攻光明頂呢?」

(壞了!)我心下一驚,雙手已經運足了內勁,緩緩說道:「……其實是這樣的,
師太可能對我有點誤會!我確實是師父帶下山的……」

未等我話說完,滅絕師太右手疾速一拔,但聞「嚶」的一聲,鞘中長劍應聲而出,
頓時整個場面劍氣橫飛,彩光四溢……「倚天劍?!」我一驚。(被它碰到可不是玩的
,不是斷胳膊就少腿的了,我可不想變楊過)頓時運起九陽神功,真氣激射,身後的氣
浪呼出,吹得身後峨嵋弟子幾乎站不穩。

「哼!小小虛字輩弟子竟有如此內力,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是什麼人?」滅絕師太冷笑一聲,一劍朝我刺來。

我也冷笑一聲,道:「哼,別說你峨嵋弟子沒鬼用!跟我少林弟子相比,那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我一個箭步搶上,便使出落英神劍掌的殺著,直取滅絕師太太陽穴。

滅絕師太一驚,畫了一個劍圈,迫得我收招回擋,又說道:「少林沒你這種魔教妖人!」又
一劍攻來。此等運足了內功,又在打鬥中竟然可以有餘暇回話,滅絕老尼果然厲害。

當下又拆了七八招,我便感到呼吸倉促,劍氣直壓著我的招數,使我不能將渾身解數使出來
,再繼續下去恐怕我要受內傷,「滅絕老尼!你有本事就不用倚天劍跟我過招!你這老虔婆恃著
倚天劍的鋒利在這裡作威作福。」

滅絕師太並不搭話,她奶奶的,跟我鬥狠啊?我一個轉身晃開她一劍,連運兩腳凌波微步
,搶到在她身後的周芷若之前。「啊……魔教妖人,卑鄙!」滅絕師太回過神來,罵道,當下急忙跟我搶人。

我凌波微步又豈會輸給那老虔婆?我自然是先一步到周芷若面前。「芷若,小心!!」身後傳來滅絕師太又慌又急的聲音。

未待周芷若拔劍,我右手一拂,便點了她身上三處大穴(蘭花撫穴手果然好使!)
。正欲將她抱走之際,「蓬」的一聲,我背後中了一掌。但說也奇怪,這掌雖然打在身
上,卻像是無礙一般,只覺得對方內力跟我卻有幾分相似,倒流近我體內。回頭一看,卻是張無忌下的手!

「我靠,你也來跟我急?」我罵道。眼看滅絕師太便要殺到了,我一拍屁股就溜……說打我不夠你打,說溜我還不會啊?哼!

【換第三人稱】

「小子!雖然你行為不檢,但也救了芷若一命,貧尼就饒你一命。看在你不是魔教中人的分上
,你走吧!」滅絕老尼對張無忌救了周芷若好像有點感激之意卻又不方便表明。

張無忌連連作揖謝道:「多謝前輩不殺之恩。」

後面丁敏君難聽的話又來了:「哼,我看他們就有點什麼的,要不是為什麼一個鄉
下人冒著生命危險來從魔教中人手中救回周師妹?」

周芷若全身不能動彈,卻氣不過,道:「丁師姐,請你說話尊重點!」

滅絕師太臉色微變,「哼」了一聲,姓丁的便不再說話了。

「芷若,待為師幫你解開穴道。」滅絕師太道,周芷若點了點頭。但見滅絕師太又是敲
打、又是搓揉按摩,卻是無用。滅絕師太也心裡稱奇,道:「怪了,芷若!你被那魔教妖人
點了哪幾個穴道啊?」(嘿嘿,好歹也是獨門點穴功夫,那麼容易被你解了我不是很沒面子?)

周芷若皺起眉頭道:「應該是神門、風門、大樞三穴……不過他下手太快,我不知道有沒有記錯。」

張無忌微笑道:「晚輩略懂醫術,不如……」

話音未落,滅絕師太怒道:「多管閒事!難道我峨嵋偌大一個派,連區區解穴都要你曾少俠來代勞?!

張無忌無奈,喚道:「蛛兒,我們走了!」連叫數聲,卻不見有人應,「蛛兒!蛛兒?」張無忌衝到隊伍尾巴那裡一
看,卻哪裡還有人?「師太!蛛兒不見了!」張無忌慌道。

滅絕正苦於解周芷若身上的穴道,不耐煩道:「你問我,我怎麼知道?想必可能是剛剛的魔教妖人抓走了吧!」……

(不錯,真是被我順手牽羊、反手牽牛牽走了)

【換第一人稱】

我見眾人的目光均落在周芷若身上,在隊伍最末的蛛兒卻無人理會。雖然她長得醜,好歹也是重
要配角之一啊。我便臨走時拂了她的穴道,夾在脅下帶走。

一陣輕功,想必滅絕老尼已經追不上我了吧。我見前邊不遠有個破廟,便帶著蛛
兒走了進去。(武俠小說裡怎麼到處都是破廟啊?)

剛進破廟,放下蛛兒那一霎,忽地感到背上一癢,緊接著便麻了起來。我
急忙放下蛛兒,脫下衣服一看,但見衣服上靠腰的地方有個洞,洞的邊緣散發出一陣濃香……

「哈哈哈,淫僧!我可警告你,你方才把我背來背去的,我雖不能動,可手指只要和你有接觸,便要了你的命!」蛛兒笑道。

我一看腰間,果然有個圓形黑斑,(壞了,方才顛簸過於大才使蛛兒有機可乘,我卻懵然不
知。)當下急忙點了四處要穴……

「哼,點穴就有用的話我還練這『千蛛萬毒手』來何用?」蛛兒冷笑道,
「勸你還是乖乖放了我,如果不是,哼!」

我冷冷笑道:「哼哼!區區『千蛛萬毒手』怎麼傷得了我分毫?」「BOOK」的一聲,喚出卡薄,取出數
條水蛭卡。「GAIN」的一聲,便看見幾條黃斑黑紋的水蛭在我手上扭啊扭的,甚是可怕。

「你……你打算逼供?」蛛兒慌道,「我可不怕你……你的毒物。」一邊說不怕,一邊還全身打顫。

我笑道:「哼,對付你還要用到我的寶貴水蛭?這幾條水蛭可抓了我整整三天!」當下
將一條水蛭摁在我腰間黑斑處,再將其他的摁在黑斑附近,接著「GAIN」了幾顆自煉的逼毒丸。

剛吞食了便聽見蛛兒笑道:「就幾顆藥丸就想壓住毒性……」

我未等她說完,道:「我可沒打算去壓啊!」當下盤腿坐下,運起了九陽神功……一盞茶的功
夫後,我頭上氤氳白煙儼然冒起,臉色也漸漸轉紅。但見我腰間水蛭不斷吸取鮮血,忽地透過突出
的青筋看到一條黑血直流向黑斑處,使黑斑越來越大,並發出比方纔還要濃烈的香氣……那水蛭吸著
吸著便變成像墨汁一般的黑,微微露出淡黃的細紋……

蛛兒驚訝得合不攏口,只見那幾條水蛭吸得滿體漲大,便像一顆顆黑珍珠…忽地中間一條跌了下
來,扭了扭便不動了。緊接著那幾條都掉落在地上,扭了兩扭便死了。自水蛭咬上的地方漸漸流出
血來,顏色由黑轉紅,紅了後一會兒便自行止住了。

蛛兒一驚,便見我站起身來,笑吟吟地看著她:「怎麼樣啊,蛛兒小朋友?你的『千蛛萬毒手』不管用了吧。」

蛛兒驚道:「怎麼會這樣?娘教我的『千蛛萬毒手』天下無敵,怎麼會…」

我也懶得再穿衣服了,直接走近蛛兒,點了她右臂八處大穴,讓她右臂完全不能動彈,說道
:「說真的我還真不想什麼你。誰叫你又是指定卡片?雖然你半邊臉醜得可以,但另半邊也見得
人……嘿嘿。」說罷,我便直接將衣服蓋在她臉上,「算了,以免倒胃口,我還是直接不看的好。」

「淫僧,你想幹什麼?」蛛兒被衣服蓋住了臉,慌聲叫道。

眼前便只看見一件和尚袍,蛛兒在衣服中雖然可以透氣,卻不能見物……忽地胸前一涼,便知道
衣服被扯爛了,嚇得幾乎哭了起來,罵道:「淫僧!你……你不得好死!」又忽地下體一涼,褲子也
被扯個稀爛。這回她便哭了出來,嗚嗚噎噎地哭道:「嗚嗚……你……你這個卑鄙小人!你禽獸不如
……你…啊……」胸部忽地被一雙溫暖的手包裹起來,頓時她全身一震,便覺得雙乳被一圈一圈的搓
揉……一陣觸電的感覺衝上大腦。

蛛兒從來就沒被男人這樣摸過,漸漸發出呻吟的叫聲:「啊……你…你……禽獸……啊……」

我笑道:「我禽獸?還是你喜歡這麼被我碰啊?」蛛兒頓時不說話了。咬緊了牙,躲在衣服裡直落淚……

忽地乳頭被濕濕的東西捲了起來,那濕濕的東西蠕動著,挑動著乳頭還真舒

服。「啊……水蛭嗎?不要…啊……不要放水蛭……可是,好舒服……嗯……」蛛兒呻吟道。

蛛兒雖然練「千蛛萬毒手」,可身體肌膚仍是那麼的白。我的舌頭一直在她身上打圈圈,自
脖子到乳頭至肚臍,全都留下我的唾液……嘿嘿。我右手順勢滑下去一摸,「哇,河水氾濫啊!」
我叫道。

「不要喊了!」蛛兒叫道,「那裡……那裡不行……」聲音越來越小。我輕輕觸碰著她的秘穴
,那粘粘的液體便一直湧出來。我也忍不住了,輕輕

托起她的雙腿,讓微紅嬌嫩的秘穴毫無保留的呈現在我的面前。我俯身便吻……

「嗯……」的一聲,蛛兒傳來一聲嬌喘。我索性埋頭在叢林中,吸取著早晨的露珠……舌頭一
個勁的往裡鑽。頓時蛛兒便感到秘穴中若有一活蹦亂跳的黃鱔一般,直往裡鑽,急忙喊道:「不要
再進去了,再進去就……就不行了……」我緩緩收回舌頭,用舌尖輕佻她已經又紅又腫的小黃豆。

頓時傳來的一股強烈爽感令蛛兒全身打顫,「啊……嗯嗯……不要這樣……這樣……啊!好…
…好爽……」蛛兒一個勁叫道,卻苦於全身無法動彈,只是小腹在一抽一抽地動著。見她淫水淋漓,
我挺起小兄弟對準她的秘穴便是一插。「啊……」的一聲,一絲處女的鮮血沿著小兄弟流下,「好痛
……不要動了!」蛛兒央求道。我不理會蛛兒的哀求,一下一下直插到底,直到小兄弟像頂到什麼我才抽回來。

因為陰道口太濕潤的關係,我也像是沒什麼感覺一般,我抬起她的雙腿併攏,頓時覺得緊了許多。
我插得數十下,蛛兒的嬌喘聲便大了起來:「嗯……嗯……好舒服……啊……呵……再來……再來…
…」我聽得起勁,快速扭動腰部,插得百餘,便拔出瀉在她白皙的那邊臉上……

「BOOM」的一聲,便又是熟悉的卡片聲響起:「卡片編號055;卡片名稱蛛兒;簡介…
;卡片難度B。」(其實要破解千蛛萬毒手還真不簡單啊!)

蛛兒像是累了,長長地喘著粗氣,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自然動不了嘛!我又沒給她解穴)。
我穿起衣服,說道:「你的穴道幾個時辰後便會自行解開,我先走了。」說罷便一躍出廟
,往西走去……光明頂的架怎可不參一腳呢!嘿嘿!
得天獨厚
發表於
2009-1-4
06:42
PM

第二十二章

嗯……此去光明頂卻是十分凶險啊!有武功高強的張無忌、明教眾高手和六大派的高手。但是
有秘功《乾坤大挪移》,還有倚天劍在滅絕老尼手上,這兩樣東西拿到手那我便是小高手一個,
哈哈,到時候直取S級卡片就爽大了。

我一直向西走,漸漸便看見黃沙滾滾,丘陵凸現,便連風中都混著沙子……看來應該快到光
明頂了吧?卡薄的顯示就在此附近……忽地一驚,我被突然間從地上冒出來的數個紅衫男子嚇了
一跳。「你們幹嘛躲在地上啊?想嚇死我啊?」
我怒道。

那幾個男子遲疑了一下,為首的喊道:「他身上是少林的衣服,不要管了,先殺了他。」
說罷一湧而上,舉刀便往我身上招呼。

我鶩地晃開一刀,大吃一驚道:「你奶奶的?你爺爺也敢砍?」當下潛運內功,五指成爪
,一招凝血神爪扣在為首那人的咽喉……餘下的人竟然不理會他死活,戒刀仍往我身上砍的。我
舉著那人轉了兩圈,晃開砍過來那兩刀,急速往後一跳,道:「不要再打了,再打我掐死他!」但
聞「茲茲」聲響,低頭望去,那被我抓住的人竟然點燃了一支火藥……「哇!」我大吃一驚,一腳
踹過去,正中那人的屁屁。那人撲向去打了兩滾,忽地「轟」的一聲雷響,頓時血肉橫飛,硝煙瀰
漫……(竟然做得如此逼真?)我幾欲想嘔,這種場面簡直連想都不敢想。

「呀啊!」的幾聲狂呼,又有幾個紅衫男子點燃火藥,朝我扔來……「還玩真的啊?」我驚
道。那些男子應該就是烈火旗下的卒仔,看著武功高強的又是六大派中人,便用炸藥與之同歸於
盡,以達到阻攔的目的。

「我沒空跟你們顛哦!」我拔腿就跑,雖說對方是卒仔,跑的話有損形象,可是小命總是
比形象值錢,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沒柴燒嘛!一頓跑的功夫,身後叫聲漸小,又是「轟」的一聲巨
響,便沒了聲息了……不知道那群笨蛋有沒有在爆之前扔掉手中的炸藥呢?不理了。

看來此地就是光明頂了,既然烈火旗的人都在這裡,那麼恐怕上面差不多也要大戰起來,得
趕快找到上光明頂的路才行。當下加快腳步,直奔上山。

但見路旁屍體漸多,便好比是看殺戮電影一般,六大派的弟子和明教的弟子都死傷慘重。死了
的還就算了,那些被人砍了幾刀又沒死的人躺在地上直哼哼,想站都站不起來,只有在一旁等死……

「咦!」我忽地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同志,你醒醒啊!」看著他滿臉的血污,我隱隱覺
得這個人是認識的。撥開散的一塌糊塗的頭髮一看,竟然是當年教我華山心法的『納各水』。

「那個誰?!你怎麼了?振作一點啊!」我喊道。

他悠悠轉醒,本是還沒有斷氣:「……你……你也來了!呵呵……我……我重返……返華山門下
了……,替我…我高興……吧!」說完便頭一歪,斷了氣。傷心之餘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好,上面的路該不該繼續走呢?

我脫了一件比較乾淨的華山弟子的衣服,戴上儒巾,翻開卡薄來:「BOOK!」拿出先前藏
起來的軍官的鬍子…「GAIN」的一聲,只粘一些在下巴,其餘的都粘在後腦勺,起碼不要讓人認
出我的樣子才好。當下拍拍身上的泥塵,直奔光明頂……

漆黑的天空翻滾著黑壓壓的雲,血腥的刺鼻氣息幾欲讓我窒息;瀟瀟的風聲伴隨著簌簌的葉片
摩擦之聲,便像四周都埋伏著高手一般,每一步都令人舉步艱辛。拭了拭額上的汗水,看著火光沖
天的光明頂……為了愛情(拜託,沒有那麼嚴重啦),即使是龍潭虎穴我也要闖……

「他奶奶的,師弟!你在這裡幹嗎?還不快點上去幫忙!」忽地從草叢中衝出一個人來,全
身華山弟子的裝扮,一衝出來就亂叫道。

我當下一呆,很快回過神來,說道:「師兄,剛才在山下有點肚子痛,就方便了一下……」

豈知那個華山弟子像是嚇了一驚,道:「你怎麼知道我也是……師弟,趕緊上山吧!」說罷臉一
紅,慌忙拉著我衝上山去。

衝至半山腰,便見六大派的人和明教的人交起手來。頓時殺聲四起,刀劍聲不絕……只見明教五
行旗自山上衝下,聲勢大起。山上擂鼓聲大作,搖旗?喊者百數。忽地一青影晃過,一人身影自山上
衝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叼起一個峨嵋女弟子,自脖子處便咬去……那峨嵋女弟子「啊」的一聲
,便全身凍僵、面無血色地死去。

那華山「師兄」拍了拍我,我轉頭一看,嚇了一跳,那「師兄」臉上一額汗水……「哇!師兄,你洗過臉啊?」我道。

那華山師兄道:「師弟,我肚子痛啊……這裡你先頂著,我等會兒就回來幫忙啊!」說罷直奔下山,跑得比
我凌波微步還快。(哇……這傢伙)

又見滅絕師太在左邊一劍一個(還是躲著點,別讓她認出來了)。我急忙往右轉移…
…在眾人之間插來插去還真不賴。凌波微步帶給我另一種感覺……嗯,像是升級了,跑步比以
前快得多。忽地眼前青影晃過,待我回過神來我已在半空之中……「青翼蝠王?!」我大吃一驚。

「嘿嘿,小子,給我抓到你就認命吧∼!」青翼蝠王奸笑道。

我急運內功,在他欲咬下的那一刻使出「凝血神爪」,緊緊扣住他喉嚨……

「咳!小子……咳!」青翼蝠王一擊不中,吃了一驚,一掌朝我腹部擊去…

「嗯!」我左手也是五指成爪,扣住他的右腕……這幾下兔起鵠落,動作乾淨利索,我也不禁自歎一聲。

「哼哼∼小兄弟,你忘了我還有一隻手!」青翼蝠王忽地目露凶光,左掌朝我天靈蓋打來。(媽呀,
這下危險!)我嚇出一身冷汗,當下撤了抓住他右手的手,去硬接他那掌。

「嘿嘿,你上當了!」青翼蝠王笑道,原來那掌是虛招,下面這掌直向我腹部打去……忽地全
身內力急瀉出去,韋蝠王吃了一驚,驚訝地朝我望去。

「豈有此理啊!咬來咬去,又使這種奸招,你看我怎麼收拾你!」我危險中也顧不得那麼多
了,反正現在兩人貼在一起如此相近,北冥神功是最好的選擇,雖然不知道可以吸到多少,但總
可以擋住他一時半刻的攻擊。

想不到這一吸還真有用,韋蝠王輕功雖高,內力卻是平平,被我這麼一吸根本沒有能力反抗更強大的吸力
。那內力自咽喉急速外瀉,韋蝠王越是掙扎便越瀉得快……那內力一到身上我忽地全身一震,頓時奇寒入骨
。我一掌將他拍開,卻用不上十分內力,只是輕輕將他擊退而已。

我當下馬上盤腿坐下,運起九陽神功,頭頂氤氳白氣悠然而起,寒冷瞬間消失得無隱無蹤。再一盞茶的
時間,我鶩地站起……「咦?人呢?」四下竟然沒有半個人,怪不得剛才沒有人偷襲我。原來剛才韋蝠王敗
北已經令得明教眾人無心戀戰,撤回光明頂;而六大派的人乘勝追擊,都已殺了上去。

「壞了,《乾坤大挪移》?!」我恍然驚起,據原著記載,張無忌先是學好乾坤大挪移才出去力戰六大
派,若六大派攻了上去,那麼我的乾坤大挪移豈不泡湯了。我趕緊加快腳步,直奔上山。

「壞了!」我衝到光明頂,看到正在比武的擂台旁站滿了許多人,擂台上站著的便是殷天正和崆峒五
老中的宗維俠。接著便輪到武當宋遠橋……接著便是張無忌會出來啊,暈……那現在張無忌應該在練乾坤
大挪移了。嗚嗚……我的神功啊?

鶩地看見一個樣貌俊美、樣子曰三四十歲的阿叔,身旁有個貌美的小姑娘在伺候著他,那小姑娘像是
在哪裡見過,好熟悉的臉孔……那是……紀曉芙,我終於記起了,那應該就是楊不悔,那那個阿叔可能就
是楊逍了吧!看著她十六歲花樣年華的模樣,不禁令我的小兄弟快高長大。不能這樣,要從智將楊逍身旁
帶走楊不悔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嘛!我苦苦思索……

壞了壞了,宋遠橋都已經上場了,再等下去張無忌就要出來了……嗯?張無忌?有辦法!我趕緊往回走
,找到一個明教弟子的屍體,又是剝了他的衣服,自個兒穿上,那套華山弟子的衣服變成卡片也留著,以後
可能用得著。

我裝著氣喘吁吁的樣子衝進明教那堆人中,對著阿叔喊道:「報告楊左使,剛才在內廳發現張無忌公
子和圓真和尚大打出手,無忌公子身受重傷,圓真和尚卻不見了。」

那楊不悔果然吃驚道:「什麼?無忌哥受重傷了?」

楊逍也是一驚,卻疑道:「什麼?張無忌上了光明頂?」

楊不悔道:「是啊,爹。剛才看到他和小昭一同去找一個黃衣和尚……現在不知道怎麼樣?」

楊逍當下微笑道:「原來那小子就是無忌啊?英雄出少年啊!」有他女兒的話,他也就消除了疑慮。

楊不悔道:「爹,我想去看看無忌哥!」

楊逍嚴肅道:「也好,六大派的高手雖然都在這裡,可是我想那個和尚還在光明頂,你要小
心點。見到無忌就帶來這裡,我來幫他療傷。」又轉頭對我道:
「保護好小姐的安全,去吧!」

「遵命!」我正中下懷,楊不悔也快速拉著我進了內堂。

 「無忌哥哥在哪裡受傷了?」楊不悔急道。她像個無頭蒼蠅,四處亂撞。

我在想什麼地方沒有人呢?唉,反正現在全部人都在擂台那邊,光明頂是暫時沒有人的了
。當下說道:「小姐,這邊……張公子在這個房間!」隨便指了一間房間,

楊不悔道:「那不是我的房間嗎?無忌哥哥怎麼會在那裡!」(那是楊不悔的房間?
發財了,看來秘道的入口就在眼前)【原著中張無忌只是練了乾坤大挪移,小昭也只是看
了幾下經文,並沒有將秘笈帶出秘道】

「是啊,我看到張公子就在裡面!」我急道。

楊不悔一驚,「蓬」的一聲衝進房間……自己的床像是被人移開了,床底下有一個大洞,洞口卻有樓梯,像是一條秘道。

「怎麼我床底下竟有這樣一條路?」楊不悔奇道。

我忙道:「怕是什麼秘道吧!張公子本來在這裡和圓真和尚打得不可開交,後來就不見了。」

楊不悔看了看秘道,想了想,說道:「可能圓真和尚打算把他活埋在這裡,不好了,我要去救他!
」楊不悔來不及多想,衝進了秘道裡面。(嘿嘿!)

「小姐,危險啊,裡面不知道有沒有埋伏!小姐∼」我一邊裝著叫,一邊跟著進了秘道,扭上了秘道中關上入口的機關……

秘道中有微弱的光,像是什麼發光的青苔,而牆壁上也有火把……即使我關了入口也不會覺得有
多暗,只是走著走著面前竟多了一塊大石頭。「咦?」楊不悔走過去推了推大石頭,大石紋絲不動,
「怎麼辦?」

我心想,這可能就是圓真用來封住張無忌出路的石頭,不打碎他,不可能進得去裡面的!當下說
道:「小姐,讓一讓!」說罷雙掌交叉於胸,一口真氣提上來,「呼!」的一掌「潛龍毋用」之擊向岩
石縫隙……但聞「碰」的一聲巨響,巨石中間竟也打出個洞來,足夠一人通過。

「你究竟是什麼人?」楊不悔一驚,顫抖地往後退了幾步。我收回雙掌,便知道再也隱瞞
不住了,要有這等武功,不是做四大法王便是五行旗、五散人,怎麼到現在還是個卒仔!我大吼
一聲,撲了上去……(怎麼最近都是用強的,難道是武功好了?)一把扯開楊不悔的衣服。

「啊∼!救命!」楊不悔叫道。(張無忌都出洞了,現在還有誰來救你?)我一把抓過她柔
軟的乳房,使勁地揉著……

現在可不是什麼憐香惜玉的時候啊,楊逍見女兒久去不歸,一定差人來找,要是被找到的話,
一個傷風敗德,六大派的人饒不了你;一個光明左使的女兒竟然敢上,明教的人饒不了你。最好還
是乘著人還沒到,便先上了再說,別吃了像阿珂一樣的虧。

既然這麼想了,我二話不說扯下她的褲子,挺起紅腫的小兄弟往她又乾又澀的小穴便是一
插……「啊∼嗚嗚……好痛……嗚嗚……」楊不悔叫道。性器的交合處一條紅紅的血絲緩緩流
出……我的心忽地一酸,悠然生起一種憐惜之意,便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好痛……不要,嗚嗚……放了我……」楊不悔哭道。

我托起她的雙腿,為了減少她的痛楚,讓它盡可能的張開,腰部緩慢的一前一後……

我想了想,得想個萬全之策,便緩緩說道:「大小姐,其實小的暗戀你很久了,只是一
直不好意思開口,如今既冒犯了小姐,我也不好意思留在光明頂!」說到這裡,那小穴的淫
水漸漸增多,楊不悔的呼吸聲也開始急促起來(本來已經害怕得很急促啦)。

我便加快了腰部的動作,收了九陽神功,按照本來的功力插得百餘,瀉了與她。面如死
灰的她應該就認定是一個明教弟子姦淫了她吧……

我也不及想那麼多,聽到外邊像有人的腳步聲,慌忙提起褲子,撿起那張剛跌出來的卡
片:059,楊不悔,簡介:明教光明左使和峨嵋女俠紀曉芙之女,紀曉芙改其名於不悔和
楊逍交往……卡片難度E(難度來說應該沒有什麼後著了吧)。我趕緊鑽進那個被我打出來的
洞,再用洞內一塊小石塞住了那個洞(該是沒什麼用了,只是障眼法而已)……

進入山洞,第一件事當然是換裝。我趕緊脫下明教弟子的衣服,變成卡片和楊不悔的
卡片一起收入卡薄,再變出華山弟子的衣服:「GAIN!」嗯?「GAIN?」怎麼不
行,華山弟子的衣服變不出來了……

我慢慢查找卡薄,好像還有什麼功能我沒有發覺。嗯?那裡有個HELP的字樣,我一
按,一整條遊戲規則彈了出來……很多都是我見過的,忽地一條規則映入我的眼簾:每
張卡片變成實物後只能使用一次,若再次變成卡片後便無法使用……我暈,咋不早說。
(還是我沒有看清楚介紹的錯)

鬍子第一次我是直接割下來貼上去的,所以好像現在也無效了,軍服、華山弟子
服、和尚服、明教弟子服也不能再用了…以後多偷點衣服變裝才行,討厭。

只好穿回原來的裝束(好像只有這個沒有限制,自然沒有限制,這都不是卡片變出來的)。

我在微弱的火光底下摸索著,穿過一個又一個山洞……忽地看到兩具骸骨。我大喜
,仔細找尋下,那塊羊皮就跌在一副骸骨身旁,上面的血跡未乾,圖像文字都很清楚…
…我拿著一捏,「BOOM」的一聲,我滿心歡喜地接過卡片:

卡片編號:231,卡片名稱:乾坤大挪移……看到這裡我不禁落下兩行熱淚(
我感動啊!)。接著看下去:簡介:明教至高無上的武功心法……難易度S(到手的第
三張S級武功卡片)【第一張先天功(沒練成)、第二張九陽神功、第三張便是乾坤大
挪移了】學習條件……

「什麼?我靠!另一A級武功十級或S級武功五級以上?!」我驚訝道,

如果我A級武功十級或S級武功五級以上我還練你干P啊?」我怒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