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金庸7

  • A+
所属分类:情色文學 科幻武俠
摘要

洪七公奸笑道:「哦……嘿嘿,你這小娃娃滑頭啊……」分手離去不提。我心想,好歹自己跟韋小寶有一點交情,要御膳房的廚子做手好菜應該不難吧,當下直奔京城。

洪七公笑了笑,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你這小娃娃行……要我教你剩下那三掌不難,只是……」

我忙道:「只是什麼?」

洪七公狡詐地說道:「嘿嘿,只是你剛才說可以孝敬孝敬七公的東西,嘿嘿嘿,七公要看看滿意不滿意!」

我笑道:「哦,原來如此!好,七公,您先到京城外一間客棧住下,我去去便來。」

洪七公奸笑道:「哦……嘿嘿,你這小娃娃滑頭啊……」

分手離去不提。

我心想,好歹自己跟韋小寶有一點交情,要御膳房的廚子做手好菜應該不難吧,當下直奔京城。

「哎呀!」什麼東西絆了我一個跟頭,低頭一看,「咦!」好東西啊,只見一兩銀子放在路邊…
…嗯?好端端應該不會有銀子在路邊啊?仔細一看,不光是銀子,還有衣服,褲子。裝備來看應該是
女人的衣服,而且兩個人均不是中土人士哦?!

悄悄地往坡下看去,只見四人打作一團。

「嗯?耶律齊?大小武?」我奇道,眼下耶律齊和大小武正在與一獨眼雙刀之人打鬥。

「夏侯惇?不……公孫止?」我便明白什麼事情了,身旁偎依在一起的裸女想必便是耶律燕和完顏萍了吧!

嗯,嘖嘖!那完顏萍確是一個美人,不怪得公孫止那個老色胚欲先我一步下手,那水汪汪的眼睛
也曾令楊過心動;耶律燕就比較一般,但是那異族的風味,加上嫋娜的身段,確實也是令人難以捨棄。

眼看耶律齊和大小武都被公孫止打飛了武器,赤手空拳和手執雙刀的公孫止對打,那公孫止左一
刺右一砍的,使出陰陽交錯刀法,數招間就將三人踢倒,刀指著耶律齊道:「哈哈哈哈,你們幾個小
卒就想打倒老夫,實在是太天真了!」

舉刀欲砍,忽地一顆小石子飛過,「鏗」的一聲擊中了公孫止的鋼刀。

公孫止虎口劇痛,鋼刀幾欲脫手,喊道:「誰?」

忽見一男子站於坡頂,以一藍色肚兜蒙臉,便正是在下啦(不要讓她們認出來)。

「公孫止你這個淫棍,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婦女?」我大聲喝道。

完顏萍細聲道:「我的肚兜……」臉上紅得緊,與耶律燕在一旁遮遮掩掩,生怕被人看見。

耶律齊喜出望外,道:「這位少俠,快快殺掉這個淫賊,為民除害!」

我笑嘻嘻地說道:「公孫止,有這挺好康的東西咋不找我啊?」

公孫止剛才便已領教了我的武功,心存忌憚,現我表明立場,他立時眉開眼笑,入道:「
哈哈,少俠跟老夫原是同道中人,剛好有兩個美人,咱們一人一個吧!」

「你……」耶律齊、大小武和二女的心頓時便像掉進谷底,耶律齊道,「你……想不到……」

我緩緩走進耶律齊,道:「嘿嘿……你想不到的事還多著呢?」

公孫止連連賠笑道:「少俠,你看這兩個小妞你要哪個呢?」

「我嘛∼!」我笑嘻嘻地想了想,說道:「當然是全部都要啦!」

說罷五指成爪,扣著他左腕一扭,但聞「喀嚓」一聲,聽聲音便知道是粉碎性骨折,鋼刀應聲落地。

公孫止捂著斷了的左手道:「你……」

我「嘿嘿」地冷笑一聲,他望著我犀利的眼神打了一個寒戰,心有不甘地離開了。

耶律齊霍地站起,指著我說道:「你……你這個淫賊,不要過來啊。你敢亂來的話,我對你不客氣。」

「哈哈哈哈……」我仰天長笑,道:「好,臨危不亂,不愧是名門之後。」說罷取了件衣服,扔向二
女,道:「我不方便以真面目示人,姑娘的肚兜遲些再還你。」再向耶律齊揖道:「耶律兄,剛才言語多
多得罪,那乃是緩兵之計,千萬不要見怪。」

耶律齊、大小武和二女都是同時傻了眼。

客棧中,我換了條布巾蒙面,這群人都見過我了,好似知道我跟陸無雙有一腿,其他人知道就算
了,那完顏萍和耶律燕知道了還肯跟我的嗎?所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蒙著臉上了她們再說。

話說了回來,蒙了臉也不會讓人看見,現在江湖上盛傳我敗壞良家婦女……唉,打發了一個洪七
公還有第二個洪七公啊。

「篤篤」兩聲敲門,我連忙喊道:「進來吧!門沒鎖!」

門「伊呀」一聲打開了,完顏萍端著一個燉盅進了門來,面帶微笑道:「張大哥……還沒睡吧?」(我慌稱自己姓張)

「哦,沒有,完顏姑娘,你有什麼事呢?」我說道。

完顏萍放下燉盅,關上門道:「我剛才吩咐小二替我燉了點人參雞湯,不知道張大哥愛喝不愛喝?」

我笑道:「完顏姑娘燉的湯我怎麼會不愛喝,謝謝了。」說罷微掀開一點布巾一飲而盡,問道:
「完顏姑娘,為什麼你不問我為什麼要蒙臉呢?」

完顏萍笑道:「張大哥,既然你不願以真面目示人,那也是有你的理由,所以我不敢問。」

我點了點頭,掏出那個淺藍色的肚兜,說道:「對不住了完顏姑娘,用你的肚兜蒙臉。」

完顏萍「噗哧」一聲笑開了,說道:「你也不怕霉暈……」

話音未落已被我緊緊地抱在懷中,四唇緊緊連在一起(只是中間隔了一層布巾),雖隔著布巾也感受得住她雙唇的柔軟……

「完顏姑娘,自剛才見到你我便心神恍惚,我知道我可能已經愛上你了。」我給她來個試探試探。

完顏萍羞紅了臉,偎依在我懷裡,細若蚊聲地說道:「張大哥,其實我也一樣,雖然之前以為你是淫賊,但是你卻救了我……」

我又一次吻向她的雙唇,繞了繞她絲般的秀髮,笑道:「你可沒說錯,我當真是個淫賊啊!」

完顏萍臉紅得像個蘋果,細聲道:「現在若是我也不怕……中原女子不是有一句,張大哥捨命相救,小女子願意以身相…
…相那個……」後面越來越小聲,幾乎聽不見了。

我第三次朝她雙唇吻去,左手繞著她的纖腰,右手不安分地蓋上了她柔軟的胸脯,輕輕揉了揉,
完顏萍便發出輕微的呻吟聲。我乘勢將她一把抱起,放在床上,一邊吻著她的耳垂。(蒙著臉賊不方便,不如蒙著眼好了。)

我輕輕吻著她的額頭,順勢解開我脖子後面的布巾結,綁在完顏萍腦後。

「張大哥……」完顏萍一驚,喚起我來。

我又是一吻,這次可就深深的吻了下去,輕輕地用舌頭撥開她的雙唇。她也伸出舌頭
,與我的舌頭纏在一起,「嗚嗚嗯嗯」地發出呻吟聲……

我緩緩褪去她的衣服,露出雪白的雙峰。

「你沒穿肚兜?呵呵……」我笑道。

「你真壞……」完顏萍臉紅道:「肚兜不是在張大哥那裡嗎?」

她的乳房屬於嬌小玲瓏型的,我右手囊括了她整個乳房,輕輕地畫圈,忽地一口含下她的小櫻桃,並用舌尖輕輕在上面旋轉……

完顏萍目不見物,如此突如其來的襲擊,讓她全身一顫,口中呢喃道:「嗯嗯……啊……張大哥……你怎麼……這樣好舒服……」

根據非正式統計(小弟統計),十個女人有九個在做的時候都喜歡男人在耳邊說愛她。

我解開她的褲帶,把手伸進去,輕輕觸碰她黑森林中的桃源;一邊用嘴唇在她耳邊蹭,細聲道:「我愛你∼」

此語一下,完顏萍便欲罷不能,下體汩汩的流水更是如噴泉般的流出。我吸著她的小櫻桃,不住的玩弄她下體的豆豆
,那肉縫濕潤,一不小心手指便滑了進去。

「啊∼∼」的一聲,完顏萍露出享受的模樣,肉壁忽地用力,夾緊了我的手指,使前進和後退都增加了難度。

我下體也是脹熱難當,昂然的小兄弟在褲子外面便已若隱若現,突出甚多。

完顏萍看了一眼我下面的東西,忍不住握著玩弄起來,一陣酥麻傳上我的大腦,女子手上的柔軟和溫度都感受
得到。完顏萍下體一緊,便是忍不住將手探進我的褲子內,不隔著任何東西撫弄我的小兄弟。

「張大哥……你的……怎麼那麼大啊?」完顏萍氣喘吁吁地說道。

我笑道:「你有見過別的男人嗎?」

完顏萍羞紅了臉,道:「小時候偷看過哥哥洗澡,便看到過男人的……」

我吻了她一下,「傻瓜,男人的那裡不單單是用來摸的……」

完顏萍奇道:「那要怎麼做才能令到你高興呢?」

我讓她坐直,將小兄弟塞進她嘴裡,說道:「你試試含著她看看!」

完顏萍很乖巧地含下我的小兄弟,依依嗚嗚地說道:「然後呢?」

 
我教導她說:「不要用牙齒,用舌頭和嘴唇一吞一吐,舌頭盡量捲著它。」

完顏萍咂咂地含了起來,生怕弄痛了我一般,不敢用力,雖說是第一次,可是已經可圈可點了。

含了一陣,我也忍不住了,褪下她的褲子,柔聲說道:「等會可能有點痛,忍著點哦。」

完顏萍點了點頭,咬著嘴唇不說一句話。她雙眼被蒙,不能視物,卻能感受到那份兩性之間的交流。

「啊……」完顏萍在我插進的時候叫了出聲音來。

「不要緊吧?」我問道。

她搖了搖頭,說道:「沒事,只是一點點……現在倒有點癢癢的……」

我一挺腰將小兄弟送到最深處,又拔出至洞口,如此抽插了起來。

「嗯……啊……啊啊……嗯……張大哥……你好棒……」完顏萍呻吟道。我一面撫弄她的酥胸,一
面圓圈似的扭動我的腰部,秘洞口咂咂發聲,伴隨著聲音噴出點點淫水。

我又將她整個抱起,讓她坐在我大腿上,我吻上她的雙唇,並重新解開她眼上的布巾綁在我的臉上。

「嗯……啊……張大哥,終於見著你了……嗯……我也愛你!」

我緊緊抱著她挺了數十下,自己躺下並讓她轉180度,說道:「你試試看自己動……」

她蹲在床上,屁股一扭一扭的,只見到小兄弟在她的秘穴中一隱一現,性感異常。一股衝動湧上大腦,
我欠身起來,令她趴在床沿,分開她的雙腳,以小兄弟在她後庭蹭了蹭。

「那裡不行………」完顏萍話音未落,我的小兄弟便一鋌而入,但聞一聲呻吟,完顏萍也開始扭起腰來
,插了百餘,我放了九陽神功,重新將小兄弟投入秘穴中,抽插至陽精盡瀉……

我和完顏萍緩緩穿上衣服,她端起燉盅,微笑著對我說道:「張大哥……我……明天見…
…」臉上一紅,頭也不回地跑了下樓。

我撿起地上的卡片一看:「卡片編號:050;卡片名稱:完顏萍;簡介…難易度C。
」正當收起卡片之時,又聞門外「篤篤」的敲門之聲。

「進來……」我喚道。

便見耶律燕盈盈地走了進來,說道:「張大哥,我燉了人參雞湯,你要喝點嗎?」

我勉強賠笑(喂喂,要喝多少才能補回來啊?)……

取得完顏萍和耶律燕(049D)兩張指定卡片,我連夜修書逃跑,畢竟洪老公公在京城等我。
只要說我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便好,若要兩個女人都跟著來,遲早還是得穿幫的,嘿嘿。

趕了好一陣路,終於到了京城,卻被門前的衛兵攔在門前。

「你哪門子的乞丐?去去去,就憑你就想進皇城?趕快滾開,否則請你吃板子!」門口衛兵道。
(切,不給我進?我不會自己進啊?)

皇城的城牆不是很高,只是弄得像是神聖不可侵犯一般,輕輕一躍,便已在皇城之內,但是若
四處亂走動,肯定會惹起不必要的麻煩,所以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走了半晌,卻像是在同一個地方兜圈子,皇城真他媽的大,正當我尋路出
去的時候,卻被我看見了她,一個黃裳的美貌女子雙手托著下巴,望著遠方怔
怔地出了神。那水靈的眼睛便像是游動的藍色的寶石一般,粉嫩的雙唇、雪白
的肌膚都給人一種聖潔的感覺。

我也怔怔地望著她出了神,那麼美的姑娘應該是女主角之一吧?如果不是
的話就說不過去了,看她穿著回族的服裝,該是什麼人呢?

忽然一個人從身後摀住了我的嘴巴,將我推至牆角,細聲說道:「雷大哥,
怎麼你跑來這裡了?」定睛一看,卻是韋小寶。

「韋香主……」我細聲說道。

「噓!」韋小寶噓停了我,說道:「這裡談話不方便,到我房間去吧!」

跟著韋小寶數步便到了韋小寶寢室,(開始認得一點點路了。)韋小寶警覺地視察了一
下四周,鎖上了門。向我說道:「雷大哥,怎麼那麼空閒來找我?是不是師父有什麼對我說?」

我笑了笑,說道:「其實今日是有私事相求,跟天地會無關的。」

韋小寶笑道:「呵呵,總之不要我東去西去的就好了,什麼事?」

我說道:「我想拜託韋兄弟幫我叫御廚煮三樣菜。」

韋小寶喜道:「還以為雷大哥有什麼困難,我就是御膳房的頭頭,煮個菜還有什麼難的?到底是什麼菜非要御廚煮呢?」

我取來一張紙,洗了洗筆(韋小寶從來不洗,還真為難我了),自個兒磨了墨,用筆蘸了墨寫道:
「鴛鴦五珍膾、玉笛誰家聽落梅、二十四橋明月夜。」

那兩道黃蓉做的菜也生怕御廚不會做,寫了材料和做法,應該會了吧?調味的事就交給御廚忙去。
韋小寶將菜單交給下屬,便帶著我出了皇宮。

京城的市集還真熱鬧,到處都可以看見商舖林立,我問道:「韋香主,我想問一下剛才在皇宮裡看
到那個回族的……」

我話音未落,韋小寶便嬉笑的對我說:「那個啊……那個是小玄……不……狗皇帝的老婆啦。前些
天皇帝派人把回族的寨給滅了,就為了抓她回來。他奶奶的……要不是皇帝的老婆,我還想上她呢?

我吃了一驚,心道:「我的女人也敢動?」又回頭想一想,「反正都是我的女人,他也是迫不得
已的NPC,算了。」想著想著便到了一個小房子,那房子雖小卻裝潢得金壁輝煌,傢俬古董一應俱全。

韋小寶笑道:「皇上的老婆你見著了,來見見我的老婆吧!」

韋小寶一拍手,一個少女盈盈步入大廳,向我們作了個揖。

我傻眼,眼前的女孩成熟間帶點稚氣、可愛中略顯穩重;步伐沉穩,心思細密,兩個小辮子……

「我老婆--雙兒!」韋小寶道。
得天獨厚
發表於
2009-1-4
07:10
PM
第二十四章

眼看定靜老尼念珠顫動,顯是灌注上乘內力,非同小可,我立時挑起腳邊那截斷劍,向念珠踢去。

那斷劍的去速甚快,但聞「鏗」的一聲,念珠與斷劍相擊,斷劍竟被彈了回來,那念珠僅僅去向略偏。

定靜老尼的內力已臻化境,初級九陽竟然不是她的對手?我身子一歪,她念珠擊入地上,激起一陣塵土,
定靜手腕一轉,已是變了招,念珠便如利劍一般,一揮一擺均透出陣陣勁風。

那群弟子見師伯得勢,三五人一組使開萬花劍陣,直向我衝來。(哇∼A難度嘛?怎麼不太像?哦∼
可能它還包含了眾多女弟子的難度……暈)

我心中一驚,急速撿起了那半截斷劍,架在躺在地上,全身裸露的儀琳脖子上,狠狠地叫道:「別動!」

這一叫果然了得,定靜和眾恆山弟子都不敢再動半分。我嚇得出了一頭汗,輸給高手還說的過去,輸給
這群女人還真過不了自己那關。

我笑道:「往後退開……退開!」

定靜仍是英姿颯颯,竟異常平靜地說道:「邪魔外道,我佛門弟子決不退讓半分!」

眾尼都吃了一驚,跪下叫道:「師伯……」

定靜緩緩說道:「我們佛道中人追求的是精神的解脫,那一副臭皮囊留著作甚?」(喂喂,你該不會不理會儀琳吧!?)

為首恆山弟子儀清站起說道:「師伯教訓得是!」

什麼?定靜竟然不理會儀琳的死活。哼,還以為你是什麼得道高尼呢?我腳下凌波微步一走,已經提著儀琳
來到樹梢上了:「哼!還給你們!」說罷將儀琳往下一扔,那群尼姑應該不會見死不救吧?果然看著她們湊過
去接住了儀琳,嘿嘿,我當然是溜之大吉啦。

唉,一把鼻涕一把汗啊,我竟然要要脅一個小尼姑才可保命,正證實了一樣東西,我的武功太差,這個網
路遊戲需要自己練功的時間太多。

走了許久,忽地遠遠便見一老乞坐在路旁,樣貌慈祥,眉宇之間透出一絲英氣,便知道他乃非凡之人。於
是我便走前去,仔細打量著這老乞丐:衣衫襤褸,頭髮蓬亂,背著個大紅葫蘆,手上……嗯?手上只有九隻手指

「難道他便是丐幫現任幫主九指神丐洪七公?」我心道。

可那樣子像是神色有異,看來還是小心為上,便裝著不認識,扔了幾兩銀子進他的缽裡,轉身便走。

「好小子啊!見到老乞丐還懂得施捨一點,看來我要對你改觀了。」忽地老乞丐說話了?

我疑道:「這位前輩,難道您在什麼地方見過我嗎?」

老乞丐欠欠身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笑道:「江湖傳聞你風流成性,敗壞不少良家婦女
的名節,此次老乞丐來,便想試探試探。若是假的,老乞丐掉頭便走;若是真的,那老乞丐可容不得你!」

那眼角邊露出一絲殺氣,我的心不禁一寒。連忙揖道:「敢問老前輩高姓大名?」

老乞丐晃了晃葫蘆,笑道:「嘿嘿∼我便是乞丐老祖宗啦……至於名字嘛,暫時你還用不著知道!」

「你便是洪七公,洪老前輩!」我朗聲道。

洪七公愣了一愣,驚道:「喲!這娃娃好眼力!老乞丐還沒看出來。」洪七公笑了笑,又說道:「
看你娃娃內功根基不錯,學的是佛門正宗內功吧!那江湖上對你的傳聞就太過了,說什麼敗壞良家婦女
的名節……」洪七公又頓了頓,說道:「若你以後撞在我手裡,那就沒有情面說了。」

我心中一凜,心道:「看來以後上女人的時候,還得看看她願不願意才行,以前武功差的時候都
是靠騙的,武功稍稍好一點兒,就到處姦淫擄掠(擄掠沒有啦!),還是收斂一點好!」

「洪老前輩教訓的是!」我揖道。

洪七公笑了笑,喝了口紅葫蘆裡面的酒,說道:「既然如此,老乞丐就要走了。」說罷正欲離開。

「前輩請留步!」我急忙喚道。

洪七公奇道:「小娃娃還有什麼事啊?」

我深深一揖,說道:「雖知前輩生平不易收徒,只是晚輩久慕洪前輩之名,望前輩收晚輩為徒,以了晚輩平生之志。」

洪七公皺了皺眉頭,道:「什麼晚輩前輩,前輩晚輩的,麻煩死了。你就叫我七公就好了,只是你既然知道老乞丐
收徒不易,卻怎麼知道老乞丐會收你為徒啊?」

我笑了笑,道:「七公,我既然開了口,便知道怎麼才能滿足七公……」說罷奸詐地笑了笑。

洪七公聽了嚥了嚥口水,左手食指不停顫抖,洪七公見狀慌忙按下那隻大動的食指,裝作一切毫不
在乎的樣子,說道:「去去去,小娃娃用不著用老乞丐的弱點來激我。」說罷咬了咬牙,飛身即去。

「前輩!」看著他遠去的身影,一陣不甘心湧上心頭(那麼難才遇到這挺高手,不請教兩招太浪費
了),於是拔腳便追。

追了好一陣,仍是只是看到洪七公的背影,心中不禁一陣感歎:凌波微步乃輕功之中佼佼之者,
卻追不上區區逍遙游的輕功。

正當我準備放棄之際,洪七公忽然一個空翻停下了腳步,笑著對我說道:
「小娃娃,輕功不錯
,當今武林能追得上老乞丐的已經不多了,你竟然可以和老乞丐不相上下,老乞丐佩服!」

我追得氣喘吁吁,只喘著粗氣,緩緩說道:「七公,還有……還有更令你吃驚的呢!等我……休
息一下,再給你看看!」

洪七公一呆,笑道:「嘿嘿,娃娃還有什麼可以令老乞丐吃驚的啊?」

我笑了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左手虛劃一圈,右掌呼出,正是那練得熟練的「亢龍有悔!」。

「喲!小娃娃不得了……什麼時候把老乞丐的絕學偷學了去了?」洪七公驚道。

我得意地笑了笑,說道:「什麼偷學啊?那麼難聽。那是我結拜大哥喬峰教我的!」(我又開始
扯那漫天大慌。)

洪七公像是恍然大悟,心想除了自己便是只有喬峰才會此等降龍十八掌,便對我說道:
「喬幫主乃我前任幫主,不知被什麼小人安了個外族的名分,以至被逐出丐幫,但論人格,卻
是一等一的大丈夫、真君子。小娃娃既然和喬幫主結成兄弟,那自然也是光明磊落之輩(嘿嘿,
誰說的?)……」又想了想,說道:「你這小娃娃好不過分,既然學得降龍十八掌,好好練後天
下便難逢敵手,幹嘛非得拜老乞丐為師啊?」

我挽著他手臂,說道:「七公你別急,我慢慢說給你聽。當年喬大哥只教得我十五掌,便
道幫中有要事,去了便沒再回來,所以我那三掌,卻是遲遲沒機會學著。」

洪七公笑了笑,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你這小娃娃行……要我教你剩下那三掌不難
,只是……」

我忙道:「只是什麼?」

洪七公狡詐地說道:「嘿嘿,只是你剛才說可以孝敬孝敬七公的東西,嘿嘿嘿,七公要看看滿意不滿意!」

我笑道:「哦,原來如此!好,七公,您先到京城外一間客棧住下,我去去便來。」

洪七公奸笑道:「哦……嘿嘿,你這小娃娃滑頭啊……」

分手離去不提。

我心想,好歹自己跟韋小寶有一點交情,要御膳房的廚子做手好菜應該不難吧,當下直奔京城。

「哎呀!」什麼東西絆了我一個跟頭,低頭一看,「咦!」好東西啊,只見一兩銀子放在路邊…
…嗯?好端端應該不會有銀子在路邊啊?仔細一看,不光是銀子,還有衣服,褲子。裝備來看應該是
女人的衣服,而且兩個人均不是中土人士哦?!

悄悄地往坡下看去,只見四人打作一團。

「嗯?耶律齊?大小武?」我奇道,眼下耶律齊和大小武正在與一獨眼雙刀之人打鬥。

「夏侯惇?不……公孫止?」我便明白什麼事情了,身旁偎依在一起的裸女想必便是耶律燕和完顏萍了吧!

嗯,嘖嘖!那完顏萍確是一個美人,不怪得公孫止那個老色胚欲先我一步下手,那水汪汪的眼睛也曾令楊過心
動;耶律燕就比較一般,但是那異族的風味,加上嫋娜的身段,確實也是令人難以捨棄。

眼看耶律齊和大小武都被公孫止打飛了武器,赤手空拳和手執雙刀的公孫止對打,那公孫止左一刺右一砍的
,使出陰陽交錯刀法,數招間就將三人踢倒,刀指著耶律齊道:「哈哈哈哈,你們幾個小卒就想打倒老夫,實在是太天真了!

舉刀欲砍,忽地一顆小石子飛過,「鏗」的一聲擊中了公孫止的鋼刀。

公孫止虎口劇痛,鋼刀幾欲脫手,喊道:「誰?」

忽見一男子站於坡頂,以一藍色肚兜蒙臉,便正是在下啦(不要讓她們認出來)。

「公孫止你這個淫棍,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婦女?」我大聲喝道。

完顏萍細聲道:「我的肚兜……」臉上紅得緊,與耶律燕在一旁遮遮掩掩,生怕被人看見。

耶律齊喜出望外,道:「這位少俠,快快殺掉這個淫賊,為民除害!」

我笑嘻嘻地說道:「公孫止,有這挺好康的東西咋不找我啊?」

公孫止剛才便已領教了我的武功,心存忌憚,現我表明立場,他立時眉開眼笑,入道:「哈哈,
少俠跟老夫原是同道中人,剛好有兩個美人,咱們一人一個吧!」

「你……」耶律齊、大小武和二女的心頓時便像掉進谷底,耶律齊道,「你……想不到……」

我緩緩走進耶律齊,道:「嘿嘿……你想不到的事還多著呢?」

公孫止連連賠笑道:「少俠,你看這兩個小妞你要哪個呢?」

「我嘛∼!」我笑嘻嘻地想了想,說道:「當然是全部都要啦!」

說罷五指成爪,扣著他左腕一扭,但聞「喀嚓」一聲,聽聲音便知道是粉碎性骨折,鋼刀應聲落地。

公孫止捂著斷了的左手道:「你……」

我「嘿嘿」地冷笑一聲,他望著我犀利的眼神打了一個寒戰,心有不甘地離開了。

耶律齊霍地站起,指著我說道:「你……你這個淫賊,不要過來啊。你敢亂來的話,我對你不客氣。」

「哈哈哈哈……」我仰天長笑,道:「好,臨危不亂,不愧是名門之後。」說罷取了件衣服,扔向二
女,道:「我不方便以真面目示人,姑娘的肚兜遲些再還你。」再向耶律齊揖道:「耶律兄,剛才言語多
多得罪,那乃是緩兵之計,千萬不要見怪。」

耶律齊、大小武和二女都是同時傻了眼。

客棧中,我換了條布巾蒙面,這群人都見過我了,好似知道我跟陸無雙有一腿,其他人知道就算了,
那完顏萍和耶律燕知道了還肯跟我的嗎?所以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蒙著臉上了她們再說。

話說了回來,蒙了臉也不會讓人看見,現在江湖上盛傳我敗壞良家婦女……唉,打發了一個洪七公還
有第二個洪七公啊。

「篤篤」兩聲敲門,我連忙喊道:「進來吧!門沒鎖!」

門「伊呀」一聲打開了,完顏萍端著一個燉盅進了門來,面帶微笑道:「張大哥……
還沒睡吧?」(我慌稱自己姓張)

「哦,沒有,完顏姑娘,你有什麼事呢?」我說道。

完顏萍放下燉盅,關上門道:「我剛才吩咐小二替我燉了點人參雞湯,不知道張大哥愛喝不愛喝?」

我笑道:「完顏姑娘燉的湯我怎麼會不愛喝,謝謝了。」說罷微掀開一點布巾一飲而盡,問道:
「完顏姑娘,為什麼你不問我為什麼要蒙臉呢?」

完顏萍笑道:「張大哥,既然你不願以真面目示人,那也是有你的理由,所以我不敢問。」

我點了點頭,掏出那個淺藍色的肚兜,說道:「對不住了完顏姑娘,用你的肚兜蒙臉。」

完顏萍「噗哧」一聲笑開了,說道:「你也不怕霉暈……」

話音未落已被我緊緊地抱在懷中,四唇緊緊連在一起(只是中間隔了一層布巾),
雖隔著布巾也感受得住她雙唇的柔軟……

「完顏姑娘,自剛才見到你我便心神恍惚,我知道我可能已經愛上你了。
」我給她來個試探試探。

完顏萍羞紅了臉,偎依在我懷裡,細若蚊聲地說道:「張大哥,其實我也
一樣,雖然之前以為你是淫賊,但是你卻救了我……」

我又一次吻向她的雙唇,繞了繞她絲般的秀髮,笑道:「你可沒說錯,我當真是個淫賊啊!」

完顏萍臉紅得像個蘋果,細聲道:「現在若是我也不怕……中原女子不是有一句,張大哥捨命
相救,小女子願意以身相……相那個……」後面越來越小聲,幾乎聽不見了。

我第三次朝她雙唇吻去,左手繞著她的纖腰,右手不安分地蓋上了她柔軟的胸脯,輕輕
揉了揉,完顏萍便發出輕微的呻吟聲。我乘勢將她一把抱起,放在床上,一邊吻著她的耳垂。
(蒙著臉賊不方便,不如蒙著眼好了。)

我輕輕吻著她的額頭,順勢解開我脖子後面的布巾結,綁在完顏萍腦後。

「張大哥……」完顏萍一驚,喚起我來。

我又是一吻,這次可就深深的吻了下去,輕輕地用舌頭撥開她的雙唇。她也伸出舌頭
,與我的舌頭纏在一起,「嗚嗚嗯嗯」地發出呻吟聲……

我緩緩褪去她的衣服,露出雪白的雙峰。

「你沒穿肚兜?呵呵……」我笑道。

「你真壞……」完顏萍臉紅道:「肚兜不是在張大哥那裡嗎?」

她的乳房屬於嬌小玲瓏型的,我右手囊括了她整個乳房,輕輕地畫圈,忽地一口含下她的小櫻桃,並用舌尖輕輕在上面旋轉……

完顏萍目不見物,如此突如其來的襲擊,讓她全身一顫,口中呢喃道:「嗯嗯……啊……張大哥……你怎麼……這樣好舒服……」

根據非正式統計(小弟統計),十個女人有九個在做的時候都喜歡男人在耳邊說愛她。

我解開她的褲帶,把手伸進去,輕輕觸碰她黑森林中的桃源;一邊用嘴唇在她耳邊蹭,細聲道:「我愛你∼」

此語一下,完顏萍便欲罷不能,下體汩汩的流水更是如噴泉般的流出。我吸著她的小櫻桃,不住的玩弄她下體的豆豆,那
肉縫濕潤,一不小心手指便滑了進去。

「啊∼∼」的一聲,完顏萍露出享受的模樣,肉壁忽地用力,夾緊了我的手指,使前進和後退都增加了難度。

我下體也是脹熱難當,昂然的小兄弟在褲子外面便已若隱若現,突出甚多。

完顏萍看了一眼我下面的東西,忍不住握著玩弄起來,一陣酥麻傳上我的大腦,女子手上的柔軟和溫度都感受
得到。完顏萍下體一緊,便是忍不住將手探進我的褲子內,不隔著任何東西撫弄我的小兄弟。

「張大哥……你的……怎麼那麼大啊?」完顏萍氣喘吁吁地說道。

我笑道:「你有見過別的男人嗎?」

完顏萍羞紅了臉,道:「小時候偷看過哥哥洗澡,便看到過男人的……」

我吻了她一下,「傻瓜,男人的那裡不單單是用來摸的……」

完顏萍奇道:「那要怎麼做才能令到你高興呢?」

我讓她坐直,將小兄弟塞進她嘴裡,說道:「你試試含著她看看!」

完顏萍很乖巧地含下我的小兄弟,依依嗚嗚地說道:「然後呢?」

 
我教導她說:「不要用牙齒,用舌頭和嘴唇一吞一吐,舌頭盡量捲著它。」

完顏萍咂咂地含了起來,生怕弄痛了我一般,不敢用力,雖說是第一次,可是已經可圈可點了。

含了一陣,我也忍不住了,褪下她的褲子,柔聲說道:「等會可能有點痛,忍著點哦。」

完顏萍點了點頭,咬著嘴唇不說一句話。她雙眼被蒙,不能視物,卻能感受到那份兩性之間的交流。

「啊……」完顏萍在我插進的時候叫了出聲音來。

「不要緊吧?」我問道。

她搖了搖頭,說道:「沒事,只是一點點……現在倒有點癢癢的……」

我一挺腰將小兄弟送到最深處,又拔出至洞口,如此抽插了起來。

「嗯……啊……啊啊……嗯……張大哥……你好棒……」完顏萍呻吟道。我一面撫弄她的酥胸
,一面圓圈似的扭動我的腰部,秘洞口咂咂發聲,伴隨著聲音噴出點點淫水。

我又將她整個抱起,讓她坐在我大腿上,我吻上她的雙唇,並重新解開她眼上的布巾綁在我的臉上。

「嗯……啊……張大哥,終於見著你了……嗯……我也愛你!

我緊緊抱著她挺了數十下,自己躺下並讓她轉180度,說道:「你試試看自己動……」

她蹲在床上,屁股一扭一扭的,只見到小兄弟在她的秘穴中一隱一現,性感異常。一股衝
動湧上大腦,我欠身起來,令她趴在床沿,分開她的雙腳,以小兄弟在她後庭蹭了蹭。

「那裡不行………」完顏萍話音未落,我的小兄弟便一鋌而入,但聞一聲呻吟,完顏萍也
開始扭起腰來,插了百餘,我放了九陽神功,重新將小兄弟投入秘穴中,抽插至陽精盡瀉……

我和完顏萍緩緩穿上衣服,她端起燉盅,微笑著對我說道:「張大哥……我……明天見……
」臉上一紅,頭也不回地跑了下樓。

我撿起地上的卡片一看:「卡片編號:050;卡片名稱:完顏萍;簡介…難易度C。」
正當收起卡片之時,又聞門外「篤篤」的敲門之聲。

「進來……」我喚道。

便見耶律燕盈盈地走了進來,說道:「張大哥,我燉了人參雞湯,你要喝點嗎?」

我勉強賠笑(喂喂,要喝多少才能補回來啊?)……

取得完顏萍和耶律燕(049D)兩張指定卡片,我連夜修書逃跑,畢竟洪老公公在京城等我。
只要說我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便好,若要兩個女人都跟著來,遲早還是得穿幫的,嘿嘿。

趕了好一陣路,終於到了京城,卻被門前的衛兵攔在門前。

「你哪門子的乞丐?去去去,就憑你就想進皇城?趕快滾開,否則請你吃板子!」門口衛兵道
。(切,不給我進?我不會自己進啊?)

皇城的城牆不是很高,只是弄得像是神聖不可侵犯一般,輕輕一躍,便已在皇城之內,
但是若四處亂走動,肯定會惹起不必要的麻煩,所以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走了半晌,卻像是在同一個地方兜圈子,皇城真他媽的大,正當我尋路出去的時候,
卻被我看見了她,一個黃裳的美貌女子雙手托著下巴,望著遠方怔怔地出了神。那水靈的
眼睛便像是游動的藍色的寶石一般,粉嫩的雙唇、雪白的肌膚都給人一種聖潔的感覺。

我也怔怔地望著她出了神,那麼美的姑娘應該是女主角之一吧?如果不是的話就說不過去了
,看她穿著回族的服裝,該是什麼人呢?

忽然一個人從身後摀住了我的嘴巴,將我推至牆角,細聲說道:「雷大哥,怎麼你跑來這裡了
?」定睛一看,卻是韋小寶。

「韋香主……」我細聲說道。

「噓!」韋小寶噓停了我,說道:「這裡談話不方便,到我房間去吧!」

跟著韋小寶數步便到了韋小寶寢室,(開始認得一點點路了。)韋小寶警覺地視察了一下四
周,鎖上了門。向我說道:「雷大哥,怎麼那麼空閒來找我?是不是師父有什麼對我說?」

我笑了笑,說道:「其實今日是有私事相求,跟天地會無關的。」

韋小寶笑道:「呵呵,總之不要我東去西去的就好了,什麼事?」

我說道:「我想拜託韋兄弟幫我叫御廚煮三樣菜。」

韋小寶喜道:「還以為雷大哥有什麼困難,我就是御膳房的頭頭,煮個菜還有什麼難的?到底是什麼菜非要御廚煮呢?」

我取來一張紙,洗了洗筆(韋小寶從來不洗,還真為難我了),自個兒磨了墨,用筆蘸了墨寫道
:「鴛鴦五珍膾、玉笛誰家聽落梅、二十四橋明月夜。」

那兩道黃蓉做的菜也生怕御廚不會做,寫了材料和做法,應該會了吧?調味的事就交給御廚忙去
。韋小寶將菜單交給下屬,便帶著我出了皇宮。

京城的市集還真熱鬧,到處都可以看見商舖林立,我問道:「韋香主,我想問一下剛才在皇宮裡看到那個回族的……」

我話音未落,韋小寶便嬉笑的對我說:「那個啊……那個是小玄……不……狗皇帝的老婆啦。前些天皇帝
派人把回族的寨給滅了,就為了抓她回來。他奶奶的……要不是皇帝的老婆,我還想上她呢?」

我吃了一驚,心道:「我的女人也敢動?」又回頭想一想,「反正都是我的女人,他也是
迫不得已的NPC,算了。」想著想著便到了一個小房子,那房子雖小卻裝潢得金壁輝煌,
傢俬古董一應俱全。

韋小寶笑道:「皇上的老婆你見著了,來見見我的老婆吧!」

韋小寶一拍手,一個少女盈盈步入大廳,向我們作了個揖。

我傻眼,眼前的女孩成熟間帶點稚氣、可愛中略顯穩重;步伐沉穩,心思細密,兩個小辮子……

「我老婆--雙兒!」韋小寶道。
第二十五章

一進門,映入眼簾的便是鹿鼎記中最乖巧,最可愛的雙兒……咋辦呢?俗話說得好,朋友妻不客氣…
…不,不可欺。可是韋小寶幫自己那麼多,想要在他毫無察覺之下奪走雙兒還真是個不容易的事。

我滿臉賠笑,心下倒也盤算了一段時間。雙兒的確對韋小寶忠心不二,若貿貿然進逼可能會適得其反。

「雷大哥大老遠來京城,恐怕不是單單為那三道菜吧?」韋小寶忽然問道。

我先是一呆,連忙答道:「其實就是為了那三道菜。我有個朋友,啥都好就是嘴饞,前幾個月到皇宮
吃了餐鴛鴦五珍膾,就是忘不了那味兒,所以我便想再弄一餐讓他嘗嘗。」

韋小寶笑道:「進宮吃御膳?你的朋友我認識嗎?是什麼官兒?」

我笑道:「嘿嘿∼他啥官都不是,只是一個乞丐……」

韋小寶吃了一驚,忽地回過神來,笑道:「雷大哥,你又跟我開玩笑了。

我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就當是吧!」

韋小寶呷了口茶,說道:「雷大哥,其實這次我有事相求!」

我一驚(不會有什麼苦差吧),卻笑道:「韋兄弟有什麼事儘管說,雷大哥決不說不!」

韋小寶正經地說道(難得正經啊):「皇上叫我去打神龍島!」

我疑道:「韋兄弟是想我去神龍島幫忙?」

韋小寶搖了搖頭,說道:「其實我已經找了施琅負責海戰,已經放了一百二十個心,只是…
…」他把嘴湊到我耳邊悄悄地說,「雙兒這丫頭硬是要跟著去,我會分心的嘛!所以想讓雷大哥
看著她,別讓她到處跑……」(嘿嘿,這不是叫一隻狼去看管一隻羊嗎?)

我笑道:「我還以為要我去抓洪安通呢?這點小事兒,放心放心,就交給我了。」

第二天,韋小寶把三樣「御膳」打了個包,差了一個小太監跟了我。京城內最接近皇城的
便是悅來客棧(怎麼武俠小說隨便便是悅來客棧,好像沒什麼其他客棧似的;它連鎖店還真大
……)。我步入大堂,對掌櫃問道:「掌櫃的,不知道有沒有一個老老的乞丐來這裡投過棧呢
?還背著個大紅葫蘆的……嗯,只有九隻手指!」忽地一股殺氣掠過,我疾視四周,卻不見有神色異樣的人。

忽地一隻粗糙的大手放在我肩膀上,一股內力透了過來,微微一用力,卻被反彈了回來……壞了壞了,這下遇到高手了。

「小子!你口中的老乞丐到底是誰啊?」背後的聲音問道。

聽聲音來說,應該不是GM,那兩把聲音我怎麼也不會忘記。回頭一看,卻見到一個藏邊打扮的中
年鬍鬚男子搭著我的肩膀,手中還捏著一根蛇杖,蛇杖上面兩條怪蛇蜿蜒盤在上面,不住地吐著信兒
,煞是可怖。我鶩地驚覺:「你是西毒歐陽前輩?」

那人聽了哈哈大笑,搭在我肩上的右手也放了下來,走了兩步道:「不錯,我就是西毒歐陽峰!
小子,你說你認識洪七公,我倒要問問你,老乞丐到底在哪裡?」

我嘿嘿一笑,說道:「久聞歐陽前輩大名,如雷貫耳。洪老前輩嘛,晚輩還在找他。」

歐陽峰看我挺乖巧的模樣,心下甚喜。當下便道:「你這小子找那個老乞丐幹什麼?」

我心中一驚,卻不能讓他察覺到我的神色,馬上回答道:「晚輩找他實是有要事相告,是有關《九陰真經》的……」

話音未落,歐陽峰臉色一變,抓著我的肩頭一用力……「哎喲哎喲!痛痛痛痛痛!」我嚷嚷道。

他朝我一喝:「說!《九陰真經》到底在哪裡?」

我呈痛苦狀,喊道:「歐陽前輩,你先放手嘛!我慢慢說給你聽!」

歐陽峰「哼」的一聲,放開了我,惡狠狠地說道:「說!知道什麼全都說出來!」

我笑嘻嘻地說道:「是這樣的,我是皇城裡的一個侍衛的兒子。家父因意外在外頭救了一個叫梅……」

我裝作想不起來的樣子,「梅……不管了,一個女的。唉……說來慚愧,家父生來便有雙巧手,凡出
外做事都到處找人『拿』點東西。這次救了那個梅……也順手牽條羊回來,怎麼知道那女人什麼
都沒有,就有一塊羊皮之類的東西藏得緊緊的。家父不是江湖中人,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便予了我。」

「我也在江湖上也走過一會,一看就知那便是《九陰真經》,只是晚輩武功低微,實在看不懂如此高
深的武學。恰好前些天看到洪老前輩,就上前請教,結果也是看不懂,洪老前輩便借了去,說回去參詳參
詳,約好了今天來教我的!」

本來歐陽峰是半信半疑,只是我越說便越覺得自己說得精彩,不自覺地加了兩份感情,他也就信了…
…聽到後面竟然還生起氣來:「你…你好糊塗啊!《九陰真經》怎麼可以拿給老乞丐?這下好啦,他一定
是拿回去自個兒練了。還想他今天來教你?發夢!」

我搔了搔頭,呢喃道:「不是啊,洪前輩是江湖上的有名人物,應該不會食言的。」

歐陽峰差點沒被我氣死,罵道:「蠢材,我才沒空理會你這臭小子!」當下立即招了白駝山眾蛇僕,頭也不回地走了去。

才走了一會,忽地屋頂樑上一個熟悉的笑聲:「哈哈哈,小娃娃厲害!」抬頭望去,便看見洪七公坐在屋頂樑
上,笑嘻嘻地看著我。突然一個縱身跳下,拍著我的肩膀說道:「小娃娃厲害,有我那徒兒的插砥秣捸K…嘿嘿,你還
是第一個能在老毒物手下逃生的人……」

我忽然一驚,急忙道:「徒兒?是蓉兒嗎?她現在在哪裡?「

洪七公笑道:「你也認識蓉兒?咂咂…她煮的那兩味玉笛誰家聽落梅和二十四橋
明月夜真令人吃完還想吃,再吃還想繼續吃啊…」(都有點語無倫次了!)

我才想起正經事兒,喊來小太監,將三樣菜放了一桌,道:「七公,你嘗嘗鮮!」

洪七公立即眉開眼笑,滿嘴口水滴得整袖子都是……他迫不及待夾起一塊肉條,咀嚼
了兩下便吞下肚內,歎道:「香∼雖比蓉兒還差了點,但是也是美味之中的美味!」

「嗯……這個鴛鴦五珍膾做得比蓉兒還好吃,還有冰鎮著……」洪七公試了勺湯,不自覺的
讚道。這樣三扒兩撥,三個菜都被洪七公吃個精光……

「好飽啊!」洪七公打著飽嗝,笑嘻嘻地看著我道:「你小子不簡單,這些擺明了就是宮裡的
東西,你怎麼弄得出來的啊?」

我笑了笑,說道:「嘿嘿,七公!這你就甭管了,只要你吃得高興,下次我還讓你吃!」

洪七公瞪大了雙眼,喜道:「真的?」

我說道:「決不食言!」

「哈哈哈哈……」洪七公笑道,「好,小娃娃既然完成了老叫化一個心願,我也該完成你一個心願!走吧
!」說罷一提我後背衣領,就不知道飛哪兒去了,待落地之時,又是落在一片林子裡。(怎麼場景那
麼像師父帶我來的地方啊?)

洪七公認真說道:「你看好了啊!現在就教你三招!」說罷連比帶劃,又加以說明用勁巧妙。
忽地「BOOM」「BOOM」「BOOM」三聲,三張卡片

落於地上,正是履霜冰至、羝羊觸蕃、龍戰於野三招。「嗯?這是啥?」洪七公奇道。

我慌忙道:「沒什麼,沒什麼。」急忙撿起卡片往兜裡揣,口中默默細聲念道:「GAIN!」

洪七公「嘿」的一聲,說道:「你這小兔崽子,叫化祖宗要看的東西你還不給我看,我偏要看偏要看。
」說罷便來翻我的衣服,盡翻出些火刀火石(雜貨鋪買的)、銀兩銀票(韋小寶送的,之前還留了一點
,現在就多咯!)什麼的,卡片的東西卻早就變走了。

「不見了?奇怪!」洪七公奇道:「小兔崽子,老實說,剛才的那東西是什麼?」

我歎了一口氣,道:「我的祖宗啊,那只是厚一點的紙,沒什麼要緊的。」

洪七公佯怒道:「你這小滑頭,不給我看我就不教下去了!」

我「嘿嘿」笑了一聲,說道:「七公,你看!」說罷馬步一穩,雙掌遞出,便見兩條氣勁呈
金龍狀呼躍而出,擊於一棵老松上面。但聞「轟」的一聲巨響,老松斷為兩截,這正是那降龍十八掌
最後一掌「龍戰於野」!

「好小子!」洪七公吃驚道,「我才教了一遍你就學會了,難得啊!就跟我那寶貝蓉兒一樣聰明!」

我得意道:「那個自然,嘿嘿!」

洪七公拍了拍我肩膀,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需要久留了。小娃娃記得學了七公的武功不要為非作歹啊!
」說罷「呼」的一聲風般跳走了……

一陣極度喜悅的心情湧上心頭,我左手一個虛晃,右手便是一個「亢龍有悔」,緊接著左手一個「鴻漸於陸」…
這一十八掌打完後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頭上的汗水滴落在手心上,心裡有說不出的快活!

我歡天喜地地回去找韋小寶接任務,任務便是留在雙兒身邊,嘿嘿。韋小寶臨去攻打神龍島的時候對雙兒說:「
我的好雙兒,現在送個保鏢給你,乖乖地留在這裡不要到處去哦!」說罷便帶兵走了。韋小寶一走雙兒便是坐也坐
不穩,吃也吃不安樂。一會兒問我要不要茶,一會兒問我要不要點心的……我心裡突然多了個疑問:韋小寶真的沒
有當她是丫鬟使嗎?

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向雙兒說道:「雙兒姑娘,你坐下歇歇,我看到你也覺得累……你不累嗎?」

雙兒為難的說道:「雷大哥,雙兒是個苦命的人。平時手腳麻利慣了,一時叫我別做我實在是很無聊啊!

我說道:「韋香主都對你這樣的嗎?」

雙兒愁眉舒展,道:「小寶對我很好的,他給我吃好的,穿好的……雖然平時沒點正經,可是卻在做反清復明這件大事。」

我冷笑了一聲:「呵∼好笑了。給你吃好的穿好的就叫對你好?反清復明的大事除了他還有陳總舵主、徐
天川、錢老本一群人在做啊!而且他見了一個愛一個,你的心不會難受的嗎?」

雙兒想了想,說道:「不會啊,這說明他有魅力,我知道他是對我好的。」(……我暈,這才是真正的好女人)

我也沒什麼好說的啦,看來要泡她還得從三少奶奶那下手,此事暫時作罷!

雙兒忽然問道:「雷大哥,小寶一個人去神龍島不知道有沒有事呢?……我想……我想跟去看看……」

我安慰道:「韋香主有那麼多人跟隨,不會有事的。再說,韋香主不是囑咐你千萬留在伯爵府嗎?」

雙兒卻是越想越擔心,說道:「不行,我要去幫相公!」說罷一轉頭便往外衝。(誒?這女人什麼回事?)
我也只好往外跟,跟著跟著便到了天津港碼頭,隨著她坐船出了海……

我無所事事,坐在船頭上曬太陽,順便練練九陽神功。那雙兒可就坐不定,時不時問我道:「雷大哥啊
,究竟相公會不會有事啊?」我又不是神仙,怎麼知道那麼多!越是安慰她,她就越擔心。好容易來到神龍島
外的一個小島,卻見島上官兵密佈,槍炮如林……雙兒急忙衝了過去問道:「韋大人呢?韋大人到哪兒去啦?」

為首的施琅皺起了眉頭,好容易吐出了個字兒:「韋大人被神龍教教主抓去了。」

「什麼?」雙兒大驚道,「被神龍教教主抓去一定很危險的……」

施琅安慰道:「雙兒姑娘,那韋大人聰明機智,凡事兒都化險為夷,想必這次也……

「不要再說了!」雙兒打斷了他的話,「我要去島上救相公!」

「喂喂∼」我拉著雙兒的手,說道:「雙兒姑娘你不能去,那裡很危險!」雙兒小手一甩,便朝
著神龍島的方向游過去…(什麼?游過去?!神經病發作、救了也白活!)幸好我游泳也有一套,那個距離
不是很遠,還能勉強游過去……

游至靠岸,一塊海礁附近,雙兒躲在海礁背後遠眺(我緊緊貼在她背後)。那濕了海水的衣服開始變得
透明異常,嫋嬈的身形在水中顯得出奇的性感,髮絲尖的清香令人心神蕩漾……我的小兄弟不自覺地站了起來,頂著她的臀部。

「雷大哥,那個是什麼東西?拿開好嗎?」雙兒語畢回頭一看,不禁吃了一驚,臉紅得像熟透了的蘋果一般。

我也是一呆,連忙後退一點,說道:「對不起!」

雙兒搖了搖頭,羞道:「不要緊……」(也好像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我實在是忍得太過辛苦了,看著四下無人,海水清得可以見底,連魚也不多一條,便開口說道:「雙兒姑娘
,我可以幫你把韋香主安然無恙的送回來……其實我在看你第一眼的時候……已經喜歡上你了。」

雙兒羞紅了臉,看也不敢正眼看我,過了一會兒,才緩緩說道:「我…我已經是相公的人。雖然相公
很花心,但是做大官的都是三妻四妾,只要他對我好,我不會辜負他的!」

「如果我把吳之榮抓來,讓他在莊家眾祖先面前跪下叩頭呢?」我說道。

雙兒立即一呆,接著便咬緊了嘴唇,露出一臉的苦思…過了一會兒,說道:「相公也答應了我……」

我馬上打斷她說道:「那你都相信?韋香主雖是咱們天地會的人,可是也是朝廷伯爵。吳之榮再怎麼壞也好歹
是個朝廷命官,你想想,韋香主如果殺了吳之榮,會不會瞞得過皇帝?皇帝要是興師問罪的話,不要說官位不保,
就連他的小命,莊家上上下下都得受到牽連!」這幾句話斬釘截鐵,雙兒不禁打了個寒戰。

我見她有些動心,便又說道:「我就不同啦,天地會的一個小嘍囉(才不是!),殺個朝廷命官就如吃飯一
樣,不會有人懷疑,不會有牽連,就算皇帝要問罪下來……也不一定抓得了我。」

雙兒咬了咬牙,像是十分難作取捨。我說的話不無道理,但這麼做又會傷了韋小寶的心。……
忽地雙兒流下了眼淚,喃喃自語道:「莊家的仇不能不報,但是也不能再讓相公犯險了……就算
沒有了雙兒……沒了雙兒,相公還有大小老婆伺候……」說道這裡便已經是嗚嗚噎噎了……

一陣酸味兒湧上心頭,好像自己硬是將什麼東西從別人處搶了過來。雖然得到了雙兒,可是卻
好像還沒有得到。我歎了口氣,說道:「雙兒姑娘,就當我什麼也沒說過吧。吳之榮那邊我遲些就出發,
到時候抓到了這個狗官就通知你…」

「雷大哥∼」雙兒臉上一紅,雙眼一濕,便撲在我心口哭了出來,邊哭邊說道:「雷大哥,是雙兒命苦…
…一女始終不能同事二夫……就怪我們相識太遲…你的恩情雙兒來生再報!」

我在她額頭輕輕一吻,說道:「好了雙兒,咱們去救韋香主吧!」雙兒停止了哭泣,點了點頭。

潮汐一直拍打著岸上的礁石,在礁石的後面似有一艘大船,上面還隱隱約約看到瘦頭陀在巡邏……我和雙兒
悄悄地游了過去,順著船錨爬了上去……

突然雙兒往回縮了一點,面色鐵青地定在那一動不動。「怎麼了,雙兒?」我細聲問道,雙兒不作聲,緩
緩沿著船錨爬了下去……我忍不住探頭一看,那竟是韋小寶和方怡交合的畫面。韋小寶的陽具在方怡陰戶中
一進一出,發出咂咂的淫水聲。韋小寶一面吻著方怡,一面還用手在方怡的乳房上抓著……

我生怕被人發現,急忙退了下來,心中尋思:「怎麼跟原著的不一樣?韋小寶跟方怡交合應該是在揚州妓
院和通吃島啊?怎麼現在卻在這裡搞起來了?」心中不禁懷疑,是不是程式出現問題了,還是遊戲本來就是這樣?

聽韋小寶和方怡的淫聲,像是很ENJOY一樣,旁邊的瘦頭陀和陸高軒的對話卻是在說洪安通和蘇荃用方怡
引誘韋小寶,讓他聽話一類的……

我也順著船錨爬到海中,游到雙兒所在的海礁後面,撫著雙兒的肩膀一個勁的安慰。雙兒嗚咽道:「其實…
…其實我不介意的……我早就知道……就知道他喜歡大小老婆,我只是個丫鬟,也不奢求他能給我個名分,只…
看起來真的是香豔刺激阿
thanks
for
sharing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